分享
地球最后一名战士
蓝薄荷   
得票 161 阅读 286 评论 0

【摘要】星际战争结束了,胜者为王,败者为奴,只剩下最后一名战士扛起人类的大旗,他还能坚持多久?

到地球上的最后一个战士颓然倒下,其实战争也不过发生了七天。

 

他们俘虏了他,因为他是敢于拿起武器抗争的最后一个人,剩下的人都已经死在了那场战争里。

 

哪怕他只是拿着一把菜刀,面对着茫茫有若海洋一样的外星舰队,和冲向他的好像蚁群的全副武装的外星战士。

 

他还是面对着他们举起了手里的菜刀,背影巍峨犹如地球上最后一道铁壁。

 

他再次清醒过来已经是三天之后的事情了,他躺在一尘不染的白色床铺上,房间装修得光怪陆离,像是一间巨大的五彩糖果屋,他简陋的白色床铺与这间华美的屋子格格不入。

 

他认出这是自己曾经的床,但这张床从未如此干净过,退伍之后,他白天出去杀猪,晚上在肮脏的床上睡去,没有老婆更没有孩子,他是这已经崩溃的社会里最平凡的底层人。

 

他摇了摇头让自己从久睡中清醒过来,才发现有个硕大的绿色脑袋带着友好的笑容望着他,他不禁啊地一声叫了出来--这还是他第一次见到活的外星人。

 

“幸会幸会,”大脑袋微笑着冲他点点头,“我是林克文明第三舰队副指挥官,你可以叫我为李明。”

 

李凯奇又使劲摇了摇头,驱散脑海里巨大的荒谬感,他记得那些身披黑色甲胄的外星战士们,哪怕是导弹也无法破坏他们的铠甲分毫,他们所到之处尸横遍野,被他们击中的地球战士皮肉瞬间蒸发只剩下一具快要碳化的黑色骨架…那些残酷的黑色身影以一种如此滑稽的形式出现在他眼前,李凯奇甚至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他木讷地点了点头,大脑袋便开心地笑了起来,他不认生,一屁股坐在了凯奇的床头。

 

“你们的星球被我们完全征服啦,你知道这件事嘛?”他仿佛谈起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用拉家常的口吻。

 

凯奇沉默着,脸色变得狰狞起来,他想起他的好兄弟亮儿,高中他们天天逃课去网吧,最终双双落榜,后来他们一块开始混社会,混出了些小名堂了又同时喜欢上一个小太妹,最终是闹翻了不欢而散,之后凯奇开他的肉铺,亮儿混他的社会,前几天他跌跌撞撞到了凯奇的破肉铺,跟他说城已经破了,他和几个兄弟都很不甘心,他嘱咐凯奇他们走了之后注意安全,说他一直很后悔当年的事…他的身影在记忆里忽然被撕碎了,沉重的回忆像是坦克车的履带一样碾过,大脑袋诚恳的笑容也仿佛变得凶戾起来。

 

“对,你们赢了。”他咬牙切齿一字一顿地说,“那为什么不杀了我?彰显你们的仁慈么?”

 

“不杀了我,迟早有一天我会杀了你的…”他语气低沉,但那种凶狠与决绝让听者为之动容。

 

“优胜劣汰,这是全宇宙的通用法则。”李明收起了脸上的笑容,肃然道,“我们占领了你们的星球,让你们归化于我们的文明,是对于你们的恩赐,我们可以赐予你们更好的生活,赐予你们更先进的科技,让你们的子民得到更好的教育,有了我们,你们的文明能至少前进一千年,我们只不过需要一些微不足道的资源而已,这是一场伟大的变革,鲜血只是为了新时代的献祭。”

 

“那我算什么?不成功的祭品么?”凯奇嘲讽地问。

 

李明沉默了一下,“你们的文明生命力非常顽强,哪怕明知道是白白送死,也有超过一个亿的人前赴后继地涌上来,你是地球上最后一个敢于正面抵抗的人了,其他人都已经被我们杀光了,根据我们以往的经验,你们这样的星球并不会懂得感恩的,据我所知,你作为地球的最后一名战士,在私下里被许多愚昧的地球人四处传阅,奉若神明,如果要是能让你归化于我们的文明,对于整个地球的归化意义非凡,所以我们留了你一名。”

 

“我们想试一试。”

 

“别做梦了!”凯奇死死地瞪着李明,“我死了也不会降服于你们这种狂妄残忍的人的,你们武力再强,科技再高,你们也就是一群侵略别人家园的渣滓,妈的,别为自己做的垃圾事儿粉饰了,真恶心。”

 

他不屑地看着李明,用手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李明沉默了一下,站起身,背影冲着凯奇。

 

“给我们三个月时间,我相信你会改变主意的。”

 

他大踏步走了出去,凯奇死死地盯着他,像一只噬人的雄狮。

 

在那天之后的三个月内,李凯奇还是被禁锢在那间华丽的屋子里,他并没有遭到什么虐待,相反的是他的食物与生活起居的标准比起他原来天差地别,那些叫不出名字的华美食品入口即化,李明还总是来看他,说些无关痛痒的话,也会旁敲侧击地问他改没改主意,被骂之后也总是乐呵呵的,活像一尊绿色的弥勒佛。

 

日出日落,三个月的时光转瞬即逝。

 

夏末的光从门外照进来,凯奇站起身,活动着躺了太久僵硬的肢体,李明带着笑意冲他比了一个请的手势,他于是起身走出,与夏末的光融在一起。

 

李明带着凯奇坐上了一架流线型的飞行器,“离你们小县城最近的城市,用你们的话说叫天津,你总该熟悉吧?”李明随意问道。

 

“当然熟悉的。”凯奇回答道,他的儿时便是在这里度过的,那时他的姑姑还没有去世,虽然最终被送走了,也始终留着些对这座城市温暖的印象,他忽地想起了南京路,不知道那些高大的树现在还在不在。

 

“那太好了,请你自己看吧,我们带来的改变。”李明笑着说,不出五分钟,飞行器便开始缓缓下降了。

 

李凯奇突然开始颤抖起来。

 

“你们把天津怎么样了!”他抓着李明的领子嘶吼道。

 

“别激动嘛,只是重新规划了这座城市的结构而已嘛,土石结构的重铸对我们来说简直是太简单了,你们居然用石油驱动那些愚蠢的机器……简直是明珠暗投!”

 

李明把凯奇的手从自己的衣领上掰开,“放松些,没死人的。”他笑着说。

 

飞行器逐渐下降了,从未见过的奇妙景象便在凯奇面前缓缓铺开,天津已经完全不见原来的模样了,整个城市被错落有致地分为了四层,每一层大概高低相隔一百米,道路在天空中以一种不可思议的方式四通八达纵横交错,将四层城市连接起来,四层城市都不是完全的平面,每层都像是一张破洞了一半的白纸,阳光从天上照下来,即使是最下面一层也保证了优良的采光,整座城市古怪而富有美感,而又被色彩鲜艳的楼点缀着,哪怕是最杰出的建筑师在这里,也会对这座巧夺天工的城市啧啧称赞。

 

“你们的人口不算少,但是空间规划实在是太差了,现有的城市完全无法容纳这么多人,你们能想出楼房,把二维化为三维,尝试解决问题,也不差了,可惜眼界还是太窄了些。”

不怪你们,你们的技术太低下了。”他评论说。

 

李凯奇刚刚从巨大的震惊中缓过来,飞行器缓缓在空旷的道路上降下,路上已经有车在行驶了,不过着实很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猝然变得发达的道路系统,虽然战争刚刚结束月余,但是路上大多数司机已经不见如何悲痛了,甚至有许多看起来颇为开心。

 

李明和李凯奇就这样坐在路边的石椅上,继续看着来往的车流,“我们对于人体工学的研究比你们深入得多了,这个石椅是完全依照你们的身体结构建造的,我保证这是你有生以来坐的最舒服的椅子了,哪怕它是石头做的。”李明絮絮叨叨。

 

李凯奇没有接他的话,只是侧过去头,看下面百米下的下层城市,鲜艳的高楼远看并不清晰,就像是可口的甜点被人随意放到地上了,忽然间,那甜点好像化成了一张巨口,反倒想把人吃下去了……

 

李凯奇打了个寒噤,收回了目光,他站起身,“不过如此罢了,我还是更喜欢原来的天津城。”

 

“曾经的城市有什么好怀念的呢,时光流逝迟早会面目全非的,你们还是太落后了。”李明笑着评论,“看来对于城市你已经看够了,看看人吧,你的同胞。”

 

李凯奇的心一下子紧缩了一下,“好啊,怎么看。”他假装不在意地问道。

 

“下面所有蓝色的楼都是住宅区,你随便选择一栋走访去了。”李明是真的浑不在意。

 

所有的楼除了高度不同,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凯奇选择了一栋很普通的居民楼,在小区中间毫不出彩。

 

他们一起走了进去,开门的是一个中年女人,就是那种生活中最常见的、平凡到有些粗俗的中年女人,刚开门时她的神情是带着点疑惑的,随后那种疑惑迅速消退,换成了夹杂着畏惧的尊敬神色,她用一种过分谦卑的态度邀请两人进门,凯奇这时才有机会打量这房间里的陈设,房间是很华贵的欧式装修,却又不失优雅,大概有一百五十平左右……还没有打量完,男主人诚惶诚恐地从卧室里跑出来,客气地招呼两人坐下,然后才敢落座在对面的沙发上,他双手合十放在膝盖上,一幅紧张不安的样子。

 

“你不要太紧张,我们就是过来随便聊一聊。”李明的脸上挂着仿佛亘古不变的笑意,“这是你们的大英雄,你们的‘地球最后一位战士’,网上最火的那个,”他的语气带点戏谑,“就是他想要跟你们聊聊。”

 

夫妇这才开始注意到一边的凯奇,他们的神色有点复杂,场面一下子安静下来,凯奇组织了一下语言。

 

“你们…对于现在的生活还满意么?”

 

“满意。”男人想都没想地回答道,“你是勇士,我知道你想听到什么,对不起,可我们真的更满意如今的生活,有大房子住,没有多少工作压力,福利比起原来好了不知多少……我受够原来的生活了,说真的,六点起床去上班九点回来,就为了还清不到五十平房子的房贷,我真的很不喜欢那个社会…”

 

“说实话,他们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都是好的变化,也没有作出什么干预,也没有欺男霸女,反而大大提高了我们的生活质量,反正都是被统治,换一个东家不一样么,他们还更平易近人…我觉得,比原来的政府,是要强得多了。”

 

凯奇沉默无言,这时大门突然被推开了,走进来的是一个七八岁眉眼间带着稚气与天真的男孩,他惊愕地看着坐在沙发上的凯奇,而后欣喜至极地跑过去,“先生,你真的是太棒了!你是我们全人类的英雄!我真没想到您还活着!您太了不起了,我要向您学习…”他由于过度的激动,有点语无伦次。

 

“放屁!”短暂的沉默后,坐在对面的父亲忽然站了起来,他抬眼偷偷看了李明一眼,吼道:“你都在说什么屁话!平时我是怎么教育你的!他能说是英雄么!你能受到这么好的教育应该感谢谁!”他一巴掌打在男孩脸上,男孩的眼里立马盈满了泪水,他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跑出了大门,留下了不断对着李明道歉的父母,他们说自己教子无方。

 

李凯奇不想再看下去了,“走吧。”他轻声对李明说,李明笑着与那对夫妇告别,两人一同走出了门。

 

“怎么样,你改变主意了么,其实你不仅是在帮助我们,你更是在帮助他们,和我们对抗下去,我们不会有什么仁慈的,反抗的人都会死的,你知道的。”

 

“要不是人手不够,需要帮忙经营着,你们星球是不会有人活着的,这已经是我们最大的仁慈了,希望你能想清楚。”李明轻声说道,此时他的表情像是一条阴毒的蛇,凯奇脑海里终于把这个大脑袋和披着黑色甲胄的身影对上了。

 

“能不能让我自己走走?”凯奇低声问道。

 

“可以,三个小时之后我会来接你,希望你能想清楚。”

 

李明就这样,目送凯奇走出了他的视野之外。

 

男人在街上孤独地走着,战争虽然刚刚结束一个月,步行街上已经有了相当多的人了,大家的眉眼里带着欢喜,男人低着头,没人注意他,所以也没人认出他来,他就这样孤孤单单、凄凄惨惨地走着,这些热闹、这些喜悦都与他无关,他与这个健忘的世界格格不入了。

 

他看到刚才一对情侣刚刚买了一份桂花糕,男生把桂花糕送进一脸甜蜜的女孩子嘴里。

 

他看到四五个染着黄头发的社会青年咋咋呼呼地冲向台球厅,大家都避让着走。

 

他看到抱着孙儿的老爷子买了一大袋零食,孩子的脸上绽放出幸福的笑容。

 

他也不由得微笑起来,身边的人认出了他,许多人在他附近窃窃私语,他们看向他的目光里有尊敬,有畏惧,有期盼,但没有人走近他,他的身旁留出了两米的空白。

 

就在议论声越来越大的当口,突然有位老人挤开人群,他来到凯奇的面前,肃容,正衣,然后长鞠一躬,落日的余晖将他银白的发丝染成金黄,像是一头不屈的雄狮。

 

“我的两个儿子,都死了,在这场战争里,但我不后悔,我们都不后悔。”他轻声说,“只要你还在,我还在,他们永远都赢不了,他们无法让我们的意志屈服……”

 

老人直起身,转身挤出人群,他的背影已经有些佝偻了,人们沉默着目送他远去。

 

李明接走了坐在商场里沉思的凯奇,他们又回到了醒来时的那间屋子里。

 

李明微笑着看着他。

 

“你想好了么?”

 

“是的,我已经想明白了,我不会屈服的,我不会输的,我们不会输的…”凯奇低声说。

 

“你们怕的是我们的意志,我们的意志是不会屈服的,起码有些人不会,哪怕十年百年,我们也不会忘记仇恨的,种子还在,薪尽火传,我们会在背后看着你们,学习你们的技术你们的思想,血债需要血来偿还,总有一天,我们会反抗,会打败你们,会杀了你们。”凯奇的声音越来越轻,但有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力量。

 

李明的笑容消失了。

 

“这是你最后的决定么?”他寒声问。

 

“是的。”

 

“真是浪费时间…”李明的表情变得狰狞而可怖,“要不是这次人员太少,谁会注意到你们这些渣滓的感受,打不垮你们的意志?真是笑死人了,我们的文明建立以来,征服了四十五个星系,没有人敢说他们的精神是我们无法击垮的。”

 

“太遗憾了。”他挥挥手,两个穿着黑色甲胄的战士走进门来。

 

“给他上刑吧。”

 

凯奇大汗淋漓地醒来,他的太阳穴上连接着两个电极,信号直接传入他的大脑,他被无穷尽的烈火焚身,又眼睁睁地看着数以亿计的蠕虫吞噬着自己的肢体,巨大的痛苦让他险些发疯,然而肉体上的痛苦还在其次,无数次地,亮儿与他告别,然后被黑色甲胄撕碎,血液与残碎的肢体淋在凯奇的身上,他浑浑噩噩的,不知过了多久。

 

李明平静地望着他,“你改主意了么?”

 

“滚…滚吧…”他喃喃道。

 

于是巨大的痛苦再次袭来,反反复复地,他在这地狱里沉浮着,时光在这痛苦中失去了意义,只有仿佛能撕裂一切的巨大痛苦

 

“不同意,我不会屈服的…”他的神志涣散了,口中不住地说。

 

李明望着床上的那个地球男人,巨大的折磨使他的身体消瘦得如同一具骷髅,却有一种巨大的力量支持着他,他不曾倒下。

 

“无法改变他的意志么…”李明低声自语。

 

“没有什么意志是科学改变不了的。”李明的声音逐渐坚定起来,“没有办法了,我真的不愿意对你使用的,造价太高了,得不偿失,可能你们半个星球的资源也不能发动一次,但是为了向你证明,没有什么永垂不朽的意志,我们能掌控一切,科学是万能的。”

 

凯奇定定地看着他,深陷的眼窝里似乎燃烧着火焰。

 

他们被接引到巨大的飞船里,凯奇被送进一个‘棺材里’,这个棺材连接着无数精密的仪器。

 

“没有什么意志是无法改变的,你所引以为傲的强大意志只不过是无数神经元之间的一种奇妙的连接方式罢了,甚至可以说‘意志’本身也是所谓生命的错觉,这种错觉也并不是无法改变的,只不过,就算以我们的科技,也并不是那么容易做到…”

 

“你作为第一个有幸享受到这个技术的我们文明以外的人,已经足够骄傲了。”

 

“我很尊敬你。”李明轻声说,盖上了‘棺材’。

 

“开始吧。”他命令道。

 

2020922日,地球上的最后一名战士,李凯奇,以视频的方式号召地球人听从林克文明的号令,他发自内心地称赞了林克文明的先进与仁慈,并且为自己螳臂当车的抵抗感到羞愧难当,他诚恳呼吁所有地球人不要再抱有抵抗思想,被这样的文明统治,简直是地球的巨大福分。

 

他笑容满面,感到无上的快乐与荣耀。

 

 

 

作者:蓝薄荷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幻作品
地球最后一名战士
蓝薄荷

学校:中央财经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会计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尽管文笔质朴、剧情简单,可从故事中传递出来的主角最后坚忍的反抗精神还是着实令人动容。不论自然界还是国家乃至文明和民族之间,彼此吞噬的事件总是发生得层出不穷,在那贯穿时空的历史中有人刚强地折断,有人顺从地弯曲,但永不妥协的点点星火始终埋藏在正义与永续的骨血之下。地球上最后的一个战士,值得致敬。

2019-07-15 10:13 巨星海 ——

本文描述了外星文明占领地球后,通过改善普通人的生活水平,试图实现对人类征服的故事。征服与战胜之间的区别很微妙,从昂扬的宣告和字里行间的渗透都能体现出这一点。人类作为种族生存的意义是什么,普通民众的生活诉求和理想化的生活憧憬间有怎样的关系,文中也有所探讨,从思想性上来说是有一定深度的。科学性上相对合理,没有超越行文的突兀和硬伤;想象力上稍逊,阅读开头时已大致能判断后面的情节发展线索;文笔上略有生涩,时而出现的简单直叙的描述或对话,使得行文风格与人物的自然状态有疏离,文中某些部分之间存在割裂感,在一定程度上消解了作品营造出的真实感。个别关键位置存在错别字。

2019-07-11 20:0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