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火星翅
引无夜   
得票 1 阅读 440 评论 0
先看评语
· 火星翅是个简单有趣的点子,故事也很连贯,主角的种种遭遇侧面展现了一个贫富悬殊、种族歧视的病态社会。想象力丰富,语言详实,值得好评。 · 文字能力和故事的构架都还不错。但这个点子给人的感觉还是不够合理,因此起来会感觉别扭。此外故事也还是缺乏新意,并略显平淡,没太大意思。 · 本文讲述了一个改造过的火星人和原始地球之前病态复杂的关系,这样的一个设定有点类似于美剧《浩瀚苍穹》的背景设定,这样的故事描述了一个不那么令人舒服的未来太空世界,虽然本文着眼的是压迫与反抗,但是仍然给人一种无力感。故事对于冲突的描述其实不够明确,比如火星人为什么要给自自己改造的这么麻烦,设备应该是要从简而不是复杂和脆弱化。同时这个特点到底是被写进基因里面还是只是设备每个孩子都会拥有也没有详细讲述,设定上稍显的薄弱。最后的冲突环节有点不够强烈,故事的高潮部分有点拖沓感觉不到强烈的求生欲,最后有极限反杀,却不能表现出那一种释然。这里如果可以能够加入一些渲染气氛的描写可能会更好。最后的结局有些仓促戛然而止,这里值得注意。 · 核心幻想,是火星人改造自身,装上了一个翅膀式的太阳能电池板和火星鳃,直接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氧气供呼吸用。然而,有这种高效率转化二氧化碳为氧气的装置,人还要把自己搞成长翅膀的怪物干什么,随时随刻带着一对大翅膀以至于要被歧视难道比出门带一罐氧气更合适? · 这是一个有关于人体改造的题材,描写一个“火星孤儿”在地球上的悲惨命运和他的抗争。虽然只是一个短篇,但人物的命运还是能吸引读者,值得继续延伸下去,但有没有足够多的科幻点子来支撑,则是另一码事。而作为一个短篇来说,完成度仍然不够高,种种转折显得过于简单化。

【摘要】火星被改造后,为了适应二氧化碳环境,火星先驱人在咽下气管中植入了将二氧化碳催化还原为氧气的新器官“火星鳃”,由于这一过程是吸能的,因此火星人还增设了一副生物性太阳能电池板鳞翅,鳞翅从小跟着火星人长大,是他们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迁居回地球的火星人,却渐渐开始出卖他们的翅膀……

褐色的皮肤、褶皱的鳞翅、浑浊的眼睛、瘦削的身体,大概同样归咎于营养不良,他那顺着胳膊延伸到脖子的钛合金导体竟依稀可见。脖子则略显夸张地鼓起。每当他呼出一口气,就会从口鼻中冒出一团黑漆漆的烟,在地球人看来像极了20世纪时的蒸汽火车头,显得笨拙而滑稽,中央大学的学生私下里都把这个老头称为“火车人”。

“嗳,那个模特,走下去给同学们瞧瞧。”教授似乎极其嫌恶站在他身边的这个火星老头,推了推眼镜,往右边避了避,继续讲道:

“我们知道火星上的空气以二氧化碳为主,普通人在地球无法摆脱氧气面罩正常生活。而所谓的火星先驱人,他们在咽下气管中植入了将二氧化碳催化还原为氧气的器官‘火星鳃’,因而在目前的火星环境中如鱼得水。”

“这种鳃将氧气供给到肺部,同时将还原出的碳排出人体,中学老师都讲过,还原反应是吸收能量的,因此需要给‘先驱人’增加一副生物性太阳能电池板鳞翅,将电能源源不断的输送到‘火星鳃’中。”

“老师,‘先驱人’的翅膀可以让他们飞吗,毕竟火星的重力只有地球的三分之一。”一个学生扯了扯模特老头的鳞翅,“Marsbilly,扇两下瞧瞧。”

老人的脸腾地涨起来,他知道这个词非常极其贬义,是火星乡巴佬的意思,但转瞬间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惊恐地闪到一边,笨拙地张开了翅膀。

“真羡慕啊!”女孩子们看着老人张开的翅膀说道,“没想到翅膀张开来这么漂亮,好想要一副。”

大概是这个老模特对翅膀小心保养过,尽管收拢时其貌不扬,张开后的鳞翅却能在光线下折射出七彩的光,竟让人心生绚烂之感。

“买呗,反正移民回来的火星人已经不需要这副鳞翅了,他们都愿意卖掉,这可是现在很时兴的收藏品。”一个纨绔子弟模样的学生道:“小洁你想要我可以送你,老头,多少钱,出个价?”

“不,不,不行……”老头惶恐地收拢起翅膀。

“切,不用,我可以找我爸爸要,至于这老头,翅膀不错但本尊太丑了点,而且背面太皱了。”叫小洁的女孩看着收起翅膀的老头,突然顿了顿:“迪曼,你说年轻的火星佬有没有卖翅膀的,我听说因为火星光线弱,重力低,都是肤白腿长眼睛大的帅哥美女,你见过那个火星来的留学生吗,就是个典型,他的翅膀应该更美。”

“那个你可省省吧,人家可是火星第六聚居区议长家的孩子。”

“那怎么办,”女孩讪讪道,“能满足火星迁回移民条例来到地球的,都已经七老八十啦。”

“但还在火星上生活的那些都年轻啊,我听说,一些来往火星与地球之间的资源飞船也在做翅膀走私的生意,不过毕竟是要人命的勾当,可就要贵……”

 “咳咳!”讲台上的教授打断了这对男女,随即挥挥手:“模特,你可以出去了。”

老人哈着腰离开了教室,眼睛则咕噜噜地转着,不知道在想什么,只见他前脚离开中央大学,后脚便极其利索地七拐八拐进了一条巷子里。

撕下硅胶面具,“老人”褶皱的皮肤下露出一张俊脸来,竟是个17、8岁的少年,稍显不和谐的是他左眼下有道浅浅的疤痕,若是再高一些,眼睛大概就不保了。

“老人”就着水洗掉手臂和胸口的伪装,还未来得及清洗鳞翅,一个罐头冷不丁地落到了他脚下,发出一阵哐啷的声响。

“这么巧啊,这不是JD嘛,又去哪里发财了?”巷口拐过来三个痞里痞气的混混。

“跟一个野种这么客气,这身行头,还不就是去央大坑蒙拐骗呗。”见这个叫JD的少年似乎欲要发作,一双手重重地拍在了他的肩膀上。

这群败类,少年心里想着,余光瞟向自己垂着的翅膀,三个对付起来有点够呛吧。

“怎么,不服?”按着他肩膀的混混最为高壮,略带轻蔑地道:“别忘了你眼睛下面那道疤。”

“你也别忘了你在医院里躺着的那三个月。”JD冷笑一声。

“哈哈哈哈,不好意思我忘了,但你好像也忘了你的身份——一个偷渡过来的私生子,你真以为可以随便走下你那个便宜老爸的飞船了吗?”

“咔嚓!”一旁矮些的两个混混不知何时开始的拍照,“你从央大那儿赚的钱,分我们一半,我们就不把照片捅到纠察局出去。听我家里人讲,你那火星上的老妈早就不能生了,像你这样的肯定违反了迁回移民条例吧。”

尚城是亚洲区数千艘资源飞船的起落点,飞船的船员们大多在这座城市定居,而这条巷子则是其中一片家属聚居区,JD血缘上的父亲拥有一艘小型飞船,但那个男人从没有管过他。

甚至都没有给过我一个能够在地球自由行走的身份,JD一边想着,一边掏出了口袋里的钱。如果没有上次那个老头教给自己的易容技术,大概真的会在地球寸步难行吧。

相比于这种日子,他更喜欢火星的自由自在,然而母亲的夙愿就是回到地球生活,因此才嫁给了这个一无是处的烂酒鬼,现在的他,正承载着母亲的梦想。

作为先驱人想要回到地球,就必须生育十个子女,这一火星迁回移民条例,是火星人口在这个世纪里不断膨胀的主要原因。而后,如果夫妻中有一方是火星开发公司MDU (Mars Development Union)编制人员,生育要求就可以缩减50%,也就是说,只需要生五个。

可是在生下JD后,妈妈就再也怀不上了,而那个男人则是立马在火星寻觅新欢。自从JD4岁开始跟随这个男人生活起,他已经数不清看到多少个女人进出飞船了,却也再没有过半个弟弟妹妹。

明明是他的问题,该死的垃圾,JD啐了一口,快步登上舷梯,真不知道那只臭虫有什么资格进入MDU,拥有这艘飞船。

“小子,你回来了。”刚入飞船,就闻到一股呕吐物的味道,“来跟老子喝两杯。”

“今天是我18岁生日,你说过,当我成年之后就可以解决我的身份证,也可以回到火星见妈妈。”

“你,你妈妈是哪个?”醉醺醺的男人臊红着脸,却触到了JD冷冰冰的目光,不禁躲闪了一下,“哦,冰蓝,沈冰蓝,她,她已经死了。”

“什么?”少年鳞翅铮地一声张开,接着鼓起的风力,一个箭步便冲到了驾驶座前,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一把尖刺。

“老,老鬼,救我!”

“谁!”JD冷喝道,后脑却已经遭到了猛击,一瞬间天旋地转,尖刺也被夺了过去。

“果然不能指望你这个垃圾带出什么有教养的孩子。”出手的老鬼用慵懒的声音缓缓道:“既不懂礼貌,又不懂孝亲敬长,就算能在地球正常生活,也不会有什么出息。”

“算,算了,算我说漏了嘴,那这个逆子,把他身上该拿的东西拿走,然后就做掉吧,我现在发动飞船,老样子,大气层销尸。”

“我妈妈怎么会死!她在火星不是好好的吗?你这个畜生!人渣!败类!”JD扭动身躯,撕心裂肺地嚎哭。

“没有鳞翅,在火星怎么会好好的,哈哈哈!”叫老鬼的男人舔了舔嘴唇,“今天是你生日的话,那这对鳞翅又更值钱了呢,有特殊意义了嘛。”

“无论是沈冰蓝还是谁,这群火星婊子,不都是想利用我来地球吗。那我也利用她们,生的孩子过个18年又能长出一副好翅膀,至于你妈妈的翅膀,就算先回个本。”酒鬼船长操纵着飞船在一堆太空垃圾之中跌跌撞撞地穿行。

没有鳞翅,火星鳃就无法自我启动,在地球摘除翅膀尚能存活,而在以二氧化碳为主的火星,唯一的生机就是及时去找一个电源,那种电源在火星那种地方该会多金贵,谁会舍得给妈妈?

JD恨恨地看着两个人,他宁愿飞船现在立马撞上太空垃圾,三个人同归于尽。

“JD,老子可没对你说谎,老鬼做这个活有经验,摘掉翅膀,去掉火星鳃,你就是个地球人了,你要的身份马上可以有,分分钟开启新生活。怪就怪你自己不会装傻。”刚才醉醺醺的船长老爸被JD一激,酒也算是醒了,狠狠道。

“一会儿把你丢到太空里,然后从大气层坠下去,你说你是先窒息死,还是先烧死呢?”老鬼从角落里收拾出一套器械,“我其实觉得还是窒息好些,母子同命嘛。啧啧,你这俊俏的小脸跟你妈妈挺像,基因倒是一点没受这腌臜货的影响。”

老鬼抚摸着JD的下巴,眼睛愈发亮了,转过头去道:“老哥,你说你儿子这么好的身体,是不是不应该浪费啊。”

“老子也是服了你了,忍不住了就直接上,说出来真他妈恶心,而且别他妈在指挥室,到货仓去。”

老鬼的笑越发灿烂了,掏出一支针剂就要往JD的鳞翅注射,却突然发现了什么:“妈的,不对啊,这小子翅膀的背面怎么这种成色,像是七、八十岁的!”

“什么?”JD的爹从驾驶舱跌了下来,“买主看上的照片里可不是这样,臭小子,这是你化的妆?那个老不死的,教你什么玩意儿!”

“赶紧给我弄回来!那一位可不是闹着玩的。”老鬼瞬间阴下脸来,左右扇了JD数十下耳光,那张白净的脸立马肿上了两圈:“滑头小鬼,拉我们垫背?”

 “洗不掉啊,酒精、汽油、卸妆水都没用!”酒鬼船长在JD的房间翻箱倒柜,分外焦急。

“卸掉这层皱妆只有一种配方。”状若虚脱的JD挤出几个字来。

“给我马上配!”两人同时吼道,随即解开绳子,一左一右押着JD的手臂。

“老东西力气还挺大。”JD突然笑了,翅膀猛地一掀,两道寒芒掠过二人的喉咙,留下惨红色的血线。再看他鳞翅的端部,赫然是幽寒锋利的刀尖。

JD拾起那枚尖刺,一次次向两个男人的尸首钉去,嘴里嘟囔着:“早就知道今天会弄死你,你做的脏事,真以为我猜不到么……”

电视里放着新闻:火星第六聚居区李议长家公子李维斯又一次在星火银行跳楼,疑似做秀。

少年看着新闻里那个身影从800多米的楼顶一跃而下,冷不丁冒出一句:“在地球怎么飞?”随即又继续处理起尸首来。

粘上刚刚剥下来的指纹,JD按下了飞船系统重启按钮,第一道指令:清空垃圾仓。

地球容不下我,去火星也会被引渡,现在唯有以这艘飞船船长的身份活着了吧,JD凝视着大气层中燃起的两道火焰,喃喃道:

我做不了地球人,也不是火星人;我没有父亲,也没了母亲,所以我至少得为自己这对陪伴着长大的翅膀拼命……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火星翅
引无夜

学校:东南大学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电气工程

职业:研究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火星翅是个简单有趣的点子,故事也很连贯,主角的种种遭遇侧面展现了一个贫富悬殊、种族歧视的病态社会。想象力丰富,语言详实,值得好评。

2019-09-19 10:13 匿名 ——

文字能力和故事的构架都还不错。但这个点子给人的感觉还是不够合理,因此起来会感觉别扭。此外故事也还是缺乏新意,并略显平淡,没太大意思。

2019-09-14 01:50 匿名 ——

本文讲述了一个改造过的火星人和原始地球之前病态复杂的关系,这样的一个设定有点类似于美剧《浩瀚苍穹》的背景设定,这样的故事描述了一个不那么令人舒服的未来太空世界,虽然本文着眼的是压迫与反抗,但是仍然给人一种无力感。故事对于冲突的描述其实不够明确,比如火星人为什么要给自自己改造的这么麻烦,设备应该是要从简而不是复杂和脆弱化。同时这个特点到底是被写进基因里面还是只是设备每个孩子都会拥有也没有详细讲述,设定上稍显的薄弱。最后的冲突环节有点不够强烈,故事的高潮部分有点拖沓感觉不到强烈的求生欲,最后有极限反杀,却不能表现出那一种释然。这里如果可以能够加入一些渲染气氛的描写可能会更好。最后的结局有些仓促戛然而止,这里值得注意。

2019-09-13 16:06 谭景天 ——

核心幻想,是火星人改造自身,装上了一个翅膀式的太阳能电池板和火星鳃,直接将二氧化碳转化为氧气供呼吸用。然而,有这种高效率转化二氧化碳为氧气的装置,人还要把自己搞成长翅膀的怪物干什么,随时随刻带着一对大翅膀以至于要被歧视难道比出门带一罐氧气更合适?

2019-09-04 16:08 匿名 ——

这是一个有关于人体改造的题材,描写一个“火星孤儿”在地球上的悲惨命运和他的抗争。虽然只是一个短篇,但人物的命运还是能吸引读者,值得继续延伸下去,但有没有足够多的科幻点子来支撑,则是另一码事。而作为一个短篇来说,完成度仍然不够高,种种转折显得过于简单化。

2019-09-03 19:35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