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烁河
桔梗茶   
得票 1 阅读 358 评论 0
先看评语
· 本文从神话故事入手,走了现实和实验两条线来叙述故事,但整体上来看篇幅不够,一定程度上没有体现出文章应该表达出的那种作者的想象力。 · 这是个相当有想象力的创意,很能体现科学实验的规律。实验环境内和现实中的两条故事线最后能够交织,将所有伏笔统一起来。唯一遗憾是篇幅不够,这个宏大的创意需要更多篇幅来表现。另外,想象力还要通过细节来充实,实验环境和转换箱都描写得比较模糊。 · 本文采用神话故事入手,构建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在讲完科幻的神话故事之后,有拉回到了一个类似于现实的一个世界。从追随神的脚步,变成了造神,这个想法还有些别出心裁,令人眼前一亮。整体文章的转折点十分突出,分别道出了这个世界和建造的世界的关系。但最后的转折稍有突兀,突然发现一个不同寻常的现象,如果在这之后能够在深入下去会有不同的体验。但作者在此之后,很快结束了文章,使人感觉意犹未尽,并且觉得戛然而止,故事性并不算完整。作品的文学性令人相对满意,一个凄美的神话故事和一群兢兢业业的科学家,但还是由于故事的长度,让几个角色没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使得人物在前期类似于摄像机的存在,后期的转折就显得突兀。神话的故事虽然不算新颖但是作者的想法却颇有想法,如果能再讲后面的故事那么对于读者来讲共鸣些许会更大 · 很好的创意,很好的人物。在叙事节奏方便掌握得不好,情节推动比较刻意,对情绪的渲染和描述也需要进一步打磨。 · 先说说优点。文字流畅,对于事件的叙述较为清晰简练,寥寥千字,较为完整的一个故事已经跃然纸上,对于大学生来说,不错了。前半部分颇有一些荷马史诗以及中国古代神话(直译风格)的意思,除却部分语句不通,尚可;至于新意则略显不足(近几年这种神话改编或者以此为引子的看的太多了,sfw上就登过不少)缺点后半部分父女间情感描写糟糕,似乎双方都是工具人:“他只好在每周周六才有一次的和女儿相处的时候尽量耐心的陪伴她”,”尽量耐心“四个字读的我起鸡皮疙瘩,不寒而栗;“尽一下原本他应当尽的义务”,说得太直白单纯了,亲情没有那么廉价与简单;“在7岁的早熟聪慧的林钥看来,这不过是各取所需的一个过程——林常在可以从这种过程中弥补他自己心中的愧疚感,而她自己则可以悄悄放纵一下自己——父女俩相处的还算愉快“———见面只是满足自己的情感需要?亲情变得如此冰冷。与其写情感细节,不如不写,读着别扭。可能在作者眼中现在的这种小女孩也很多?“烁鱼为什么会在这种故事里啊?这不是我们点灯的能源吗?”没把设定讲明白,一头雾水(专门去搜了没有这种鱼,就算是虚构的也要至少提一嘴啊烁鱼怎么就成了能源了很奇怪好不好)。文末的结局交代过于冗赘。

【摘要】我们在的这个世界,会不会是一个巨大的培养皿?

顽石为骨,方知自身;稀泥做肉,方觉外物;烁河点血,方通明智,得其三者,是为盘古。

盘古是烁河的第一个儿女,也倾注了最多的心血,他心脏如闷雷般轰鸣,呼吸自有飓风龙卷,站时顶天立地,沉睡的鼾声会使大地微微震动,一喜一怒皆有天气变化,一顿可食百头牛羊,一口能饮数吨河水。

烁河是盘古的母亲,母亲给了他智慧,他才能知晓如何捕猎,如何种植,如何造屋,如何繁衍,以及最重要的——如何用烁河里的烁鱼,给子孙后代带来如他一般的智慧。

烁河不让盘古走出她的流域,于是盘古就只在流域内扎根,他用顽石、稀泥、烁鱼造出了许多子子孙孙。他教会子孙所有他的技艺,还教他们要互帮互助,相亲相爱。土地不够用了,小人们就去开垦,在河边,盘古子孙们遇到了推不开的顽石,踩上就会深陷的稀泥地,于是他拍碎了河边的顽石,让碎石在稀泥里打滚,再把它们洒进烁河里,被烁鱼吞进腹中,被吞了的沾了稀泥的顽石变成了小人,湿漉漉的爬出了烁河,没遇上烁鱼的顽石沉没,稀泥也化在河底。于是河边没有了大块的石头,没有了容易下陷的土地,盘古的子孙们得以更安全的在烁河边开垦,有更多的劳动力开垦更多的土地。

但是烁河流域不像烁河水一样无限,盘古已经许久没有造人了,但是他的子孙遵循本能繁衍出的后代依旧越来越多,烁河流域对于他们来说已经越来越狭小了,有些盘古的子孙实在饥寒交迫,不顾盘古的警告偷偷离开了烁河的流域:有的沿着烁河去了更上游,有的沿着烁河去了更下游,有的尝试着背离烁河找寻更多的土地。但从上游离开的人出现在了下游,从下游离开的人出现在了上游,离开烁河的人则再也没有回来。

盘古巨大的体型给子孙们带来的负担越来越大,他不忍看到子孙们受苦,于是站到烁河中心,不吃不喝,不愿占用土地和食物,他的子孙们苦苦哀求,举着食物希望他能吃一口,,盘古都没有回过一次头。这样三年后,盘古终于饿死了自己,在烁河中心化作一块巨大的直冲天空的顽石,一滩冲刷了百年才冲刷掉了的稀泥,和千百条在盘古死亡时冲进烁河里的烁鱼。盘古死去的那天,他的子孙们都跪在烁河边恸哭,有许多人随着盘古死亡时化为的烁鱼一齐跳入烁河,但都被盘古化成的烁鱼推回了水边,盘古的子孙们于是更加珍惜来之不易的食物和土地。

然而盘古不在了,各种灾害也随之出现,食物的收成越来越少,盘古节省下来的食物和土地早就被快速增长的人给消耗完了,没有人再继续繁衍,青壮年越来越老,老人越来越多,所有人都等待着衰老的人死去,但是对盘古的信任和尊敬让他们不敢违背“互帮互助,相亲相爱”这一教诲,就在社会即将崩塌的时候,一个叫做福特的人从盘古通过烁鱼赋予子孙智慧这件事里得到了灵感,用烁鱼给顽石、稀泥锻造的农具器械赋予了智慧,这些器械不需要食物,也不需要生活,他们拥有的所有智慧和构造都是为了工作,这些器物为自己得到了智慧而赞颂福特,而得到这些器物的人们则喜极而泣,他们发现这种智慧的事物能学会,也能做到所有盘古教授他们的技能,于是盘古子孙们抛下了盘古的教诲,转身崇拜福特,将福特赞颂为“人祖”

盘古化身成的烁鱼一直在子孙生活的土地附近的河流中徘徊,关切后代们的生活,当所有人们陷入一个死循环时,这些烁鱼也在河里恸哭,福特制造第一批通晓灵智的器物时,所有盘古化身的烁鱼都震惊兴奋的从烁河中跃起,帮助了福特完成了“点血”这一最重要的一步,但至此之后这些烁鱼就离开了子孙们生活的地方,到烁河的最下游,吞入了一些最开始盘古造人时剩下的一些细小的顽石和沉淀的稀泥,化成了一些小人,和那些改信福特的子孙们遥遥相望,不再交流。

“爸爸,老师和妈妈不是这么说的!造人的是女娲!盘古开天辟地!而且女娲只用了黄泥和水,再说了,烁鱼为什么会在这种故事里啊?这不是我们点灯的能源吗?烁鱼让人有智慧了感觉很奇怪啊。还有还有!为什么福特这种外国名字会突然变成人祖啊!”林钥不开心爸爸用这种乱编出来的“神话故事”来糊弄自己。

“钥钥,这是真的神话哦,不过有我们人为地干预,所以神话里的主人公名字和我们神话里的一样。至于福特,是因为他作出的贡献标志着他们的文明的一次进步,而我们历史上同样做出了从农耕手工业走进工业时代标志性事件的人名叫福特,所以给他起了“福特”这个代号。烁鱼是这个神话之所以存在的根本原因哦,因为这个玻璃箱子里的实验,就是为了研究烁鱼能否再生。这些小人存在的意义就是在我们的引导下,发展针对烁鱼再生的一系列研究。”林常在脾气很好的和自己的小女儿解释道。

“这里面有很多东西的名称和我们日常生活中的东西一样,其实结构完全不是一个东西,只是为了方便称呼,把更多精力放在我们需要针对性研究的地方而已。”

他之前因为全身心投入到这个项目的研究里,无暇分心去照顾家人的感受,所以前妻带着女儿林钥和他离婚了,然而如今他的项目已经停滞不前,在不甘可惜的心情下,空闲下来的林常在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亏欠家人的实在是太多了,只是挽回已经太迟,前妻已经再嫁,林钥的后爸对他们母女俩都很好,不需要他再担心什么,他只好在每周周六才有一次的和女儿相处的时候尽量耐心的陪伴她,尽管他这个时候总是刚值了一个晚上的班,精神不济。

周六是他每周唯一的一天假期,他通常会借着这个机会和女儿一起去游乐场或者动物园玩一玩,尽一下原本他应当尽的义务,而林钥,虽说并不很亲近这个亲生父亲,但是在周六,这个便宜父亲会尽量满足她的各种要求,她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吃很多妈妈不准她吃的东西,玩一些妈妈说太危险的项目……所以,虽说在7岁的早熟聪慧的林钥看来,这不过是各取所需的一个过程——林常在可以从这种过程中弥补他自己心中的愧疚感,而她自己则可以悄悄放纵一下自己——父女俩相处的还算愉快。

一般在这种时候会有一个其他项目的空闲人员过来接他的班,这种有微型文明的项目不能离开人,尤其是林常在待的这种老项目,由于设备较老,有些后期分开放置的设备是一体化的,只要箱内的生命维持装置通着电,其余的设备就是不需要使用也开着,而这些设备是不能随意触碰的,不然就会像几年前的事故那样……

想到这里,林常在不由得看了一眼玻璃箱子边上的转换装置,绿色的代表着通电,随时可以启动的灯光亮着,不知道勾起了他的什么回忆,引得林常在浑身起了一阵寒战。暗自抱怨道值白班的人怎么还没来,女儿都快等到不耐烦了。

他继续刚才的话题,想缓解女儿的无聊,不经意就戴上了一些抱怨:“自从这种箱内微型文明的实验设备慢慢改进之后,我们的各种研究项目设备没换,需要的资源和经费倒是先减少了一大半,作为第一个国家重点开展的微型文明实验项目,原本我们的经费是最足的……可惜被盘古那家伙坏了事。“

林钥察觉到了父亲在看箱子边那个有着一个亮着绿灯的按钮的装置,于是好奇问到:“盘古是研究员?那个事故和这个装置有关系?”

林常在暗道不好,一不小心抱怨出了应当保密的事,好在讲的不多,女儿又还小,讲些其他的吸引眼球的故事就能掩盖过去了,他忙说:“是的,盘古其实也是代号,这个微型文明的实验箱虽然在当时已经很先进了,但是和现在的能直接程序设置文明发展进程的箱子不能比,我们需要送一个研究员进去引导他们发展一段时间,直到这个文明走到了我们希望他们走的路上。”

“他是用这个装置进到箱子里的吗?”林钥一针见血的问,“是后来出来的时候出现问题了吗?”

林常在没想到林钥反应这么快,一时间有些愣住,顿了会儿说:“这属于保密条例……”

“那么亲爱的爸爸,您亲爱的女儿已经知道了这个“保密条例”的一部分了,我又控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要是那些穿黑西服戴黑墨镜的人察觉到我知道了这些,他们会不会把我关起来啊?您就告诉我吧,满足一下您亲爱的女儿一点小小的好奇……我发誓!知道之后我连一个字都不会提的,就连妈妈和爸……后爸也不会告诉。”

林常在出了一身冷汗,值了一天夜班还有些混沌的头脑一下子消去了睡意,犹豫了半晌,还是熬不住女儿的撒娇和多年来自身的倾诉欲望。

小人们的进化速度很快,可塑性也很强,盘古是什么样,小人们也就进化成了什么样。和人类相似的结构以及相似的文明发展历程会让研究得来的结果更贴近实用。盘古进入箱子里之后,逐渐引导里面的小人按照实验步骤形成了这样的结构——这些小人出生后,只有经过烁河水中的烁鱼的刺激,脑部才会继续发育,脑部闪烁的光值越大,小人也就越聪慧。这样一来,等到他们的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时候,逐步减少烁河中烁鱼成分的数量,就能够促使他们进行相关方面的研究,利用小人们快速的进化进程和可控性,以及低能耗,达到缩减时间物质的投入并取得更高效益的目的。

而最促进这种微型文明发展的往往是需求和供给不平衡带来的灾难。这种灾难可以压榨出小人们的潜力,于是盘古不再引导小人,不再提供富足的食物,在小人们看来就是盘古抛下了他们。盘古站在小人们触及不到的烁河中央,在通过烁河与外界联通交流的同时观察着小人们的进化状态,很长时间里,都有他亲手带出的小人哭求盘古不要放弃他们,拿出对他们来说最珍贵的食物求他回心转意,但盘古没有动摇,他清楚自己的目的和立场,那时他是我们项目里最优秀的一个研究员。

但是后来,转换器出了问题……只是暂时性的问题!我们把它修复好了,虽然花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段时间里我们没办法通过转换器给他送食物,他只能通过烁河,测量数据的仪器远远地和我们单项交流。盘古为了生存只能离开烁河,他悄悄的上了岸,只找了一个最崇拜他的小人,在小人几乎是手舞足蹈的迎接下,他不得不说明自己不会再教他们任何技能,也不会再提供任何东西,还需要受他们的供养。小人在盘古的要求下,在烁河最靠近上游的一个偏僻角落为他盖了一座简陋的屋子,让自己的儿子定期给他送食物。随着断开联系的时间越来越久,小人的生活也因为资源的短缺和各种实验需要制造的“天灾”越变越差,虽然小人们给盘古送去的食物都是最好的,但盘古吃的东西质量仍然下降了不少。

盘古认为他永远也不会回到他的家人身边了,于是他悄悄教授了他最信赖的,一个给他送饭的男孩关于工业的知识,想通过这个男孩让小人们更加尊崇自己,以稳固自己的地位,活的更长久。当男孩做出了智能化器械的时候,盘古很高兴,他给这个男孩起了一个代号:“福特”,并且帮助了男孩完成了最核心的技术部分,最后这批器械极大地提高了小人们的生活水平。为了控制这个男孩,盘古甚至告诉了他自己所在的那个世界,和这个世界的本质,想让这个男孩对他产生发自内心的畏惧和尊敬。

但没想到适得其反。

福特将一切成果据为己有,利用智能器械给人们带来的声望,自称为人祖,并且将盘古讲述的事实换了一种表述方式,告诉所有人盘古背叛了他们。盘古震怒,但他原本就只是一介研究员,又在这么长一段时间里没在人前巩固崇拜,人心在福特的挑唆下失了大半,最终,盘古带着最忠于他的人,从这个最大且唯一的人类聚集地里离开了。

说是离开,实际上和被赶走是一样的,盘古不再被允许靠近他在烁河上游的小破屋子和外界交流。他憋着气在烁河下游,不管不顾想要用外面的科技造出点东西,打回去,他忍不了被“低等的小人”背叛,又对回归外界绝望了,居然做出这种不明智的举动……

外面的东西和里面的东西名字一样,但实际上完全不同,也是被福特逼急了才会在这些粗制滥造的试验品还没完善的时候就带着人发动战争……不过也不能要求一介研究员能在这些方面做到多好。

“然后呢?”

林钥听的津津有味,有点细节才有趣啊。

“然后盘古被杀死了。”

“……”

林钥有些恼怒,故事听到一半就没了很难受啊,可是回过神来,一阵细密的鸡皮疙瘩从后脑勺蜿蜒扩散到脚底,让她感觉有些不舒服。

“就这么死了?”

林常在默然,也是有些沉重的点了点头。

“……然后呢?”

“然后转换器修好了,我们把盘古接了出来。”

林钥发现林常在这个时候不自觉的又瞥了一眼转换器,表情隐隐有些不自然和不舒服,虽然很快就翻起了纸质记录想掩盖刚刚的失态,但还是被林钥注意到了。这种表现好像不只是因为这些小人杀了盘古。

那些小人趁着我们去接盘古的机会做了什么?找到了暂时屏蔽观察通道的方法了?还是想通过转换器出来,但是由于各种原因没成功?

再问林常在,他却死都不肯说了。

林钥几乎整张脸都贴上了大玻璃箱,睁大眼睛想从箱里的小人生活中表情里看出些刚刚林常在讲的可怕事情,但她只看出了匆忙和她见过的同样的人生百态。

突然她发现了一个从没见过的脑袋, 闪烁的光值比她记得的所里记录的最大值——福特的脑袋,还要明亮!而且是她第一个观测到的!

这时林钥已经志记了父亲讲的故事给她带来的恐惧,她兴奋地拍打着面前的玻璃:“爸!爸爸!这里面有个人比福特厉害!我发现他了!是我先发现的!我是不是可以得奖?有奖金吗?我可不可以买一个自己的研究室?也装个这种箱子!”

到底还是个孩子。

林常在从记录堆里有些茫然地抬起头,他年纪已经不轻了,熬了个通宵,又给精力旺盛的女儿讲了好久的故事,这时突然听到林钥惊喜尖脆的声音,脑袋有些一抽一抽的疼,林钥又一次性说了太多,所以他一时半会儿还没反应过来。木了一会儿,正当林钥瞪着这个便宜父亲要喊第二次的时候,林常在反应过来了,忙摆手阻止女儿的轰炸,慌慌忙忙过来,看到了女儿见到的那个亮亮的脑袋,是个在烁河里差点溺死的男孩,但因祸得福被烁鱼激活了出生时就该激活的大脑。

林常在多年来都快麻木了的心跳动的速度也隐隐加快,几年前的福特虽说受了盘古一点指点,但是那时的盘古还没发疯,在技术上透露的东西上还是很克制的,这样受了一点提点的福特就让箱子里的技术得到了一次飞跃,这回的男孩会不会能解决烁鱼的不可再生问题?这个研究做了这么多年,因为一直没出什么成果,还出了盘古这件事,导致经费越来越少,研究员一个个的能走的都走了,想当年这个项目刚开始的时候是多么风光!

如今只有他高不成低不就,也因为不会与人相处,被排挤只能待在这里,这会儿总算是看到一个出头的希望了。

林钥看着两眼发着绿光比自己还精神的便宜爸爸,嘴里念念有词地算着经费,带着数据跑走写申请了,就知道林常在已经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了,自己同他说话估计也得不到回应,只好自道没劲。无聊的四处张望着,看到了转换器。

灯亮着。

日暮西沉,写完了申请的林常在熬了两天一夜的脑袋更疼了,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饿了一天的他在本能的驱使下朝着二十四小时开放的研究院食堂走去,吃饭的时候林常在掏出了手机,显示有32个未接来电,是前妻的。

女儿还在研究室!没有自己的门禁卡她没法出来!七岁的林钥被锁在研究室里整整一天了!妻子离婚前的种种指责和这几句话在他的脑袋里打着转,从一边飘向另一边,再飘回来,林常在的脑袋这回真的木了,眼前由于贫血而有些发白,手抖的险些拿不住门禁卡,踉踉跄跄打开了研究室的门:

里面空空荡荡,转换器上亮着红灯,刺目而嘲讽的提醒着林常在这个研究室过去和现在发生的事。

他两眼一翻,终于晕过去了。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幻作品
烁河
桔梗茶

学校:南京工业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视觉传达设计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本文从神话故事入手,走了现实和实验两条线来叙述故事,但整体上来看篇幅不够,一定程度上没有体现出文章应该表达出的那种作者的想象力。

2019-06-27 20:37 匿名 ——

这是个相当有想象力的创意,很能体现科学实验的规律。实验环境内和现实中的两条故事线最后能够交织,将所有伏笔统一起来。唯一遗憾是篇幅不够,这个宏大的创意需要更多篇幅来表现。另外,想象力还要通过细节来充实,实验环境和转换箱都描写得比较模糊。

2019-06-15 13:36 郑军 ——

本文采用神话故事入手,构建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在讲完科幻的神话故事之后,有拉回到了一个类似于现实的一个世界。从追随神的脚步,变成了造神,这个想法还有些别出心裁,令人眼前一亮。整体文章的转折点十分突出,分别道出了这个世界和建造的世界的关系。但最后的转折稍有突兀,突然发现一个不同寻常的现象,如果在这之后能够在深入下去会有不同的体验。但作者在此之后,很快结束了文章,使人感觉意犹未尽,并且觉得戛然而止,故事性并不算完整。作品的文学性令人相对满意,一个凄美的神话故事和一群兢兢业业的科学家,但还是由于故事的长度,让几个角色没能发挥出应有的作用,使得人物在前期类似于摄像机的存在,后期的转折就显得突兀。神话的故事虽然不算新颖但是作者的想法却颇有想法,如果能再讲后面的故事那么对于读者来讲共鸣些许会更大

2019-06-12 20:57 匿名 ——

很好的创意,很好的人物。在叙事节奏方便掌握得不好,情节推动比较刻意,对情绪的渲染和描述也需要进一步打磨。

2019-06-10 10:15 匿名 ——

先说说优点。文字流畅,对于事件的叙述较为清晰简练,寥寥千字,较为完整的一个故事已经跃然纸上,对于大学生来说,不错了。前半部分颇有一些荷马史诗以及中国古代神话(直译风格)的意思,除却部分语句不通,尚可;至于新意则略显不足(近几年这种神话改编或者以此为引子的看的太多了,sfw上就登过不少)缺点后半部分父女间情感描写糟糕,似乎双方都是工具人:“他只好在每周周六才有一次的和女儿相处的时候尽量耐心的陪伴她”,”尽量耐心“四个字读的我起鸡皮疙瘩,不寒而栗;“尽一下原本他应当尽的义务”,说得太直白单纯了,亲情没有那么廉价与简单;“在7岁的早熟聪慧的林钥看来,这不过是各取所需的一个过程——林常在可以从这种过程中弥补他自己心中的愧疚感,而她自己则可以悄悄放纵一下自己——父女俩相处的还算愉快“———见面只是满足自己的情感需要?亲情变得如此冰冷。与其写情感细节,不如不写,读着别扭。可能在作者眼中现在的这种小女孩也很多?“烁鱼为什么会在这种故事里啊?这不是我们点灯的能源吗?”没把设定讲明白,一头雾水(专门去搜了没有这种鱼,就算是虚构的也要至少提一嘴啊烁鱼怎么就成了能源了很奇怪好不好)。文末的结局交代过于冗赘。

2019-06-04 20:51 任旭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