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听者
吉日达学    来源社团: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
得票 7 阅读 329 评论 1

【摘要】“没有伟大的艺术,只有真实的触动。”Kik音乐箱不是简单的音乐存储器,而是一个音乐创作器。Kik音乐箱能随机产生一万亿个旋律,而最特别的是,它能模拟人的感受。只要让Kik音乐箱扫描一遍你的大脑,他就能在箱内模拟你的感受,最后Kik会从这一万亿个旋律中找出最能令你兴奋,你最喜欢的哪一个旋律。这也是为什么Kik会这么贵的原因,因为它能为你量身订做出你最喜欢的歌曲。

水城始建于公元2040年12月7日,建成于2060年12月6日。之所以称之为水城不是因为这座城市是建立在水域之上,其所在之地原是中国西北一片戈壁沙漠,因市中心上空悬浮着一巨大水滴型建筑而得名。水滴亦如古埃及的金字塔和古巴比伦的空中花园,是璀璨文明最宝贵的明珠。水城是一座真正意义上的智慧城市,而水滴则犹如这座城市的大脑,是这座城市的中心。在人机结合法案通过后不久,人类的寿命得到了大幅度的延长,随着人口基数不断上升,为了满足社会的需求,一座座沙漠之城拔地而起,开始成为新世界的中心。
2081年5月28日,这是对穆晓宁而言最特别的一天。穆晓宁购买了一个Kik音乐箱,这是她送给自己的生日礼物。为了买这个音乐箱她可是花光了她积攒了10年,一共5万地球币。她迫不及待的打开包装盒,这一刻就如同梦想变成了现实一般令她激动不已。10年前的今天是她的13岁生日,当时她还在世的父母给她的生日礼物是一张Kik的音乐专辑,这张专辑现在还存在她的音乐库里 。从那时候开始她就疯狂的迷恋上了DJ Kik的音乐。虽然23岁的生日是一个人度过,但有Kik音乐箱的陪伴,她不会孤独。
仔细一看会发现Kik音乐箱底刻着一句话“没有伟大的艺术,只有真实的触动。”Kik音乐箱不是简单的音乐存储器,而是一个音乐创作器。Kik音乐箱能随机产生一万亿个旋律,而最特别的是,它能模拟人的感受。只要让Kik音乐箱扫描一遍你的大脑,他就能在箱内模拟你的感受,最后Kik会从这一万亿个旋律中找出最能令你兴奋,你最喜欢的哪一个旋律。这也是为什么Kik会这么贵的原因,因为它能为你量身订做出你最喜欢的歌曲。
【水城新闻中心】
水城新闻中心记者雨菲:“中午好,李森,我现在在美国纽约第122届格莱美颁奖典礼现场,颁奖典礼刚刚结束,所有的奖项都已尘埃落地。此次颁奖典礼最让人遗憾的是国内最具代表性的歌手易玉明与最佳流行歌手将擦肩而过,但令人感到意外和惊喜的是华语女歌手梦青羽获得了最佳乡村歌手奖。有一个数据非常有趣,这届格莱美在获奖数方面机器人与人类各占一半。说明越来越多的机器人音乐家开始获得音乐界的认可,同时更多的机器人开始加入评审团,参与奖项的评选。今年是迈克尔•杰克逊123岁的“生日”,本次格莱美颁奖典礼的主题之一就是致敬杰克逊,这位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歌手。 最后我要告诉大家一个非常重磅的消息,全世界最著名的DJ,也就是机器人Kik要来水城演出,参加水城竞技场的中场音乐会,他在年初发布的专辑《Levels》也是毫无争议的获得了年度最佳专辑奖。下面交给你们,李森、刘露。”
水城新闻中心主持人李森:“哇哦,让我们先恭喜梦青羽获得最佳乡村歌手奖,同时Kik的粉丝们可有福了,这次有机会去现场感受Kik创造的音乐世界。当然,我们还要感谢雨菲在现场带来的精彩报道。”
水城新闻中心主持人刘露:“我也是Kik迷,相信大家也和我一样期待Kik的现场。金秋已过,凛冬将至,近日水城出现了一种奇怪的病,目前专家称这种病为人体冬眠症。昨天万花小区有一居民章某死于人体冬眠症,章某今年7月份初从顾音大学毕业,由于在校成绩差处于未就业状态,租住在万花小区。章某性格孤僻,少于人来往,平时喜欢宅在出租屋内。报案的是章某的邻居,因为在路过章某出租屋的门口时总是充斥着一股恶臭味,以为是章某不注意卫生而至。房东也很愤怒,这味道让她也难以忍受,当他们打开章某的门时,发现章某躺在杂乱的床上,身体已经严重腐烂。法医的鉴定结果是身体缺水致死,目前的推断是章某得了人体冬眠症,陷入沉睡,极度的饥渴感都没能将他从沉睡中唤醒。所以我提醒大家,如果您有人体冬眠症的症状请及时到医院就诊,记得不要一个人长期宅在屋子里。”
【水城最高人民法院】
坐在水城最高人民法院休息室的穆晓宁半低着头捏弄着手指,显得疲倦不堪,估计昨晚又没睡好。单是社会舆论的指责声就已让她寝食难安。细看会发现有几根散乱的头发丝在她清秀的脸庞间飘动,惹人怜惜。
“我是不是没有希望了?”穆晓宁和一旁为自己辩护的律师说道,话语间没有表露出多少对死亡的恐惧。无神的双眼中则透露着几分麻木与愧疚。
穆晓宁的律师叫朱正,平时喜欢戴一顶老式爵士帽,刚满30岁的他已是水城最著名的律师,以处理棘手案件时的冷静和沉稳著称。“如果是其他的律师估计早已经放弃为你辩护,因为现在所有的证据都对你不利,最轻也会判你无期徒刑。可我不但不会放弃,我还要帮你打赢这场官司,让他们判你无罪。”朱正说着用手轻轻拍了拍穆晓宁的肩膀。
“真的吗?”处于崩溃边缘的穆晓宁,似乎是看到了些许让她重生的希望。
“昨晚我看了你的新视界后,我更加相信,我们能打赢这场官司。”
“嗯。”欲言又止的穆晓宁轻轻应了一声,没在继续问。就算他只是安慰自己那也足够了。
“开庭时间要到了,我们先进去吧。记住即使所有人都劝你认罪,你都要相信我。要记住你没有罪,这不是你犯下的错。”
在一个月前,一个标题为“女大学生在水城市区手动驾驶发生事故致1名成年男子和3名女孩死亡”的新闻,同时占据了各版媒体的头条,一时间人们都在议论纷纷,指责这名女大学生。可随着更多的证据浮出水面,这个案子也开始变得扑朔迷离,富有争议。
【随着书记员宣布起立,法官周立稳步走进了法庭,坐在法官席上。法官两边陪审团共有12人参与本次审判。】
法官周立:“休庭时间到,被告是否准备接受审讯?”
穆晓宁:“准备接受。”
法官周立:“检察官,你可以宣读你的指控书了。”
检察官李兴:“好的,起诉内容:肇事逃逸故意杀人行为;具体指控:顾音大学学生穆晓宁,于2081年11月21日,在水城市区手动驾驶车牌号为CM8844,车型为X81的特斯拉汽车。并在水口路硬闯红绿灯致1名成年男子和3名女孩当场死亡,事故发生后,司机驾驶汽车逃逸。被告穆晓宁你听到了对你的起诉,请你表态,你有罪还好是无罪。”
穆晓宁:“无罪。”
法官周立:“检察官,请继续你的起诉。”
检察官李兴:“是,传交警刘晖。”
【交警刘晖作为证人入场】
法官周立:“你要保证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情,现场的测谎设备会实时测验你说的话。”
交警刘晖:“我保证所说皆为实情,这份是关于被告所驾驶的那辆X81型号特斯拉汽车的最新调查报告。”
【法官周立接过调查报告,仔细查看着关于肇事汽车的最新调查情况。朱正看到搜查调查报告的细节,他不想错过任何对案子有利的细节,当看到穆晓宁所驾驶车的图片时,不经内心一阵悸动。】
警察官李兴:“请详细说下此次事故的经过。”
交警刘晖:“事故地点在水城市水口路二段的十字路口,被告穆晓宁驾驶车硬闯红绿灯致有2名机器人受损严重,1名成年男子和3名女孩当场死亡,还有5人在医院接受治疗。被告在事故发生后没有停车接受调查而是肇事逃逸,我们从交通网络中心的行车记录发现被告当天是手动驾驶。大家应该都知道在市区只能自动驾驶,手动驾驶是违反交通规则的。”
辩护律师朱正:“请你解释下,为什么交通网络中心没有强制将被告的驾驶模式从手动驾驶强制切换到自动驾驶模式呢,交通规则第108表明交通网络中心对于驾驶模式有最高权限,如果当时被告的驾驶模式被强制切换到自动驾驶模式那悲剧也不会发生!”
交警刘晖:“我们结合X81型特斯拉汽车的自动驾驶系统特点和被告所用车的车体状态记录仪的内容,得出下面的结论,该车自动驾驶操作系统收到一种未知病毒的入侵。目前我们称这种病毒为‘麋鹿’,因为他和麋鹿一样四不像。‘麋鹿’导致交通网络中心无法对被告的车发送强制切换至自动驾驶的指令。 对于该病毒的研究正在进行中,这是一种我们没有处理过的病毒,和以往病毒最大的不同点是,‘麋鹿’似乎不止对网络系统会有影响,好像对现实实体也会有影响。不过大家不必担心,交通部会尽快消除这种病毒,以往也出现过病毒,但都被我们消除了,我相信这次也不会例外。并且目前还没有证据证明‘麋鹿’能快速传播,至少在水城还没有第二起手动驾驶事故发生。由于此次事故较怪异,威胁到水城智能交通系统,因此我们已经相水滴相关部门反映,他们已派人对‘麋鹿’作深入的调查。”
检察官李兴:“可即使交通网络中心无法发送强制切换至自动驾驶的指令,被告在市区手动驾驶的行为也违反了交通规则,应对事故负主要责任对不对?”
交警刘晖:“是的,我们从被告的行车记录中可知被告采用的是行车方式是手动驾驶。当自动驾驶模式出故障时,应该就近选择安全停车点强制停车,不应选择手动驾驶继续行车。”
辩护律师朱正:“可如果被告并没有使用自动驾驶呢?”
交警刘晖:“这几乎不可能,交通网络中心的行车状态数据库明确显示被告使用的是手动驾驶模式。”
辩护律师朱正:“我觉得有必要再一次查明汽车的驾驶模式,这是本案的关键所在。”
交警刘晖:“这个你不必有异议,我们还通过各个路口的交通监察器传回的数据,确定被告是手动驾驶模式。”
辩护律师朱正:“我没有问题了。”
法官周立:“交警刘晖,你可以退庭了,记得出去以后不要和别人谈及你的证词。”
交警刘晖:“是,法官。”
【交警刘晖下】
警察官李兴:“我请求传我的下一位证人,精神病理学家,刘伯明教授。”
法官周立:“传刘伯明教授。”
【刘伯明教授上】
法官周立:“刘教授,你要保证你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实情,现场的测谎设备会实时测验你说的话。”
刘伯明教授:“我保证。”
检察官李兴:“刘教授,你是精神病理学的权威,你是否同意朱律师在上次审判时提到的新型解离性人格疾患这个概念,他说‘由于被告曾长期沉迷于新视界(一款超现实虚拟游戏)。使她特患上了一种叫新型的解离性人格疾患的心理疾病。这种精神疾病最大的特点是使使用者丧失辨别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能力。从而让使用者误把现实世界当作虚拟世界。’”
刘伯明教授:“我知道解离性人格疾患,之前在法庭的要求下对被告进行过心理疾病测验,没有发现被告患有解离性人格疾患。朱律师所说的新型解离性人格疾患是谁提出来的?”
辩护律师朱正:“这个概念是我自己提出来的。”
刘伯明教授:“恐怕你对解离性人格疾患的了解只停留在表面,然后随意捏造出新型解离性人格疾患这个概念。解离性人格疾患又称多重人格,是一种比较少见的精神疾病,有很多小说电影里都描写过这种精神疾病。多重人格的产生与精神上的创伤有密切相关,尤其是在童年遭到性侵害。而被告有一个美好的童年,也没有遭受过精神上的重创。”
辩护律师朱正:“那我请问一下,失恋算精神上遭到重创吗?”
刘伯明教授:“这要看程度,至少我还没有听说过由于失恋造成的解离性人格疾患。”
辩护律师朱正:“在临近毕业季时被告与相处多年的男友分手,由于内心极度悲痛。由于不愿意接受这个现实,她选择逃避现实,沉迷于新视界里。渐渐的在她身体内诞生一个新的人格,这个人格负责处理现实,而原来的人格则隐藏与黑暗中,只有在进入新视界时才会出来。”
刘伯明教授:“我们之前对被告的现实人格做过详细的测验,至少测验结果表明他在现实中没有解离性人格疾患。”
检察官李兴:“按照律法第171条,即使如朱律师所说,被告在两个世界拥有两个不同的人格,也不能因此减轻或免去我们对她的控诉,因为是现实的灵魂在现实犯下的罪。”
辩护律师:“我知道,但我觉得周法官和陪审团有必要看一下被告在新视界的视频资料。”
法官周立:“被告是否同意本法庭查阅你的新视界数据?”
【此时穆晓宁犹豫不决没有表态】
辩护律师朱正:“周法官,我请求先让我跟被告谈一谈,她现在不知道该如何决定,需要耽误两分钟的时间来思考。”
法官周立:“同意辩护律师的要求,本法庭不预备休庭,批准在审理过程中间歇两分钟。”
【间歇时辩护律师朱正与穆晓宁在一旁交流】
辩护律师朱正:“现在不能顾及太多,只有同意法庭使用你的新视界账号查阅你的新视界数据,我才有把握帮你打赢这场官司。”
穆晓宁:“可我的心越来越不安,我的新视界游戏账号里记载了我和我男友的许多故事,我也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非要我的游戏数据不可吗?”
辩护律师朱正:“我会尽可能的不泄露你的隐私,不会涉及到你和你男友的故事。”
穆晓宁:“那好吧。”
法官周立:“间歇时间到,继续审讯。被告是否允许法庭查阅你的新视界数据”
穆晓宁:“我同意法庭查阅我的新视界账号。”
【得到穆晓宁的授权后,工作人员登录了她的新视界账号,并按照辩护律师朱正的要求下载了2081年10月21日后的视频场景资料。视频场景资料只是从事从一个观察者的角度去看被告在里面做过什么事情,如果要真正的进入到游戏中需要吃一粒新视界公司特致的游戏药丸,这粒药丸就像一座桥梁,能完美连接你的大脑与新视界。】
辩护律师朱正:“出于保护被告隐私的考虑,以及为了提取与本案有关的信息,我们来看被告在2081年10月21日17:28分的新视界视频资料。”
【穆晓宁的新视界视频资料被全息投影到法庭中央,而中央外的光线则变得逐渐暗淡。视频里首先出现的是一片没有生命气息的荒漠,隐隐能看到有个人在沙漠中孤独的行走着。伴随着新视界的背景音乐,与镜头的拉镜,大家都认出这个人是被告穆晓宁。从远处看她是漫无目的在沙漠中游荡,但从她笃定的双眼中,大家能感受到她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没过多久,在场所有人都被新视界的背景音乐所吸引,他们中也有不少人体验过新视界,可没有人听到过如此迷人的旋律,仿佛像是走进了一个神奇的音乐世界中。】
辩护律师朱正:“我对这个沙漠场景做过分析,发现这是水城之下的罗布泊。也就是水城坐在地,原来的那片沙漠。特别注意的是出现在新视界里的这首旋律是出自被告的Kik音乐歌单,这个歌单是她在不同时间心情下的最喜欢音乐集。值得说明的一点是此前在被告的新视界里没有出现过此Kik音乐箱歌单中的旋律。我想让被告自己简单描述一下当时的情形。”
检察官李兴:“周法官,我请求让辩护律师终止这种与案情无关的讨论,我们今天不是要讨论什么音乐箱和背景音乐。”
辩护律师朱正:“这不是与案情无关,而是案情的关键所在,这个音乐箱是案情突破的关键。”
法官周立:“本法庭注意到了你的请求,请辩护律师不要赘述与案情无关的内容,声讯继续。”
辩护律师朱正:“我请求让被告描述当时她出现在罗布泊时的感受。”
法官周立:“同意你的请求,被告请描述下你在罗布泊,也就是处于视频里的这个场景时的感受。”
被告穆晓宁:“一切的噩梦开始于这篇沙漠,我也不知道我的新视界里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荒芜的地方。与我之前那宁静美丽的新视界全然不同,但我又无法从游戏里退出去,以往的退出方式失去响应。我只能不断在沙漠中行走,没过多久我听到远方传来了我最爱的歌,Kik为我量身创作的《wake me up》。准确的说是我以前最爱的歌,现在每当我听到这首歌我都会有心理阴影。我被困在那篇沙漠时,每当《wake me up》消弭于风中过后,会有许多杂乱无章的音乐旋律肆意侵入我的脑中。我无法让这一切停下来,只能被动的想走出那篇沙漠。即使时间在流逝,太阳也没有移动的迹象,停在了穆晓宁刚进来时的那个位置。那晚的新视界没有黑夜。”
法官周立:“那你最后是怎么退出来的?”
被告穆晓宁:“不知过了多久,极度的饥渴与燥热的太阳令一直伴随着我,直到我昏倒在沙漠中。即使我昏倒后那些令人烦躁的音乐旋律还是不愿离去,我还能隐隐约约的感受到这些旋律。我醒过来时,才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出租屋里的电量余额显示为零,为了买Kik音乐箱我几乎花光了我所有的钱,所以我也好久没交电费了。可能是因为出租屋断电,我才有机会从新视界中对出来。因为我是独居,所以没人发现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两天。更糟糕的是得赶快回学校上课,于是喝过水,吃过饭恢复体力后我便坐我的车赶回学校。开启自动驾驶模式,告诉它我的目的地后,我便在车上睡着了。这就是这件案情的全部,我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自动驾驶模式会失控,更没有你们说的那样肇事逃逸。”
【穆晓宁说话的声音不大但能明显感觉到她的声音在发颤,说道激动处时身体还在不住的发抖。穆晓宁说完后现场一片安静,只有法官和陪审团们低声交流着】
法官周立:“由于案情的关键证据正在研究当中,因此本法庭决定休庭。明天上午8点开庭。”
【水滴专案组对“麋鹿”的研究取得了重要突破,他们找出了这个破坏汽车操作系统的病毒。幸运的是“麋鹿”还没有像其他病毒那样可以复制自己,所以没有造成重大的损失。专案组通过研究穆晓宁的新视界资料,结合“麋鹿”破解了种种谜团。真相已然浮出水面,只等明天开庭,就会知道最终的结果。】
“今晚回去好好睡一觉,什么也不要想。”朱正贴切的说道
“我会的。”穆晓宁看着车道上一辆辆车驶向这座城市的尽头。
再回住所的路上朱正思绪万千,想想自己来水城已有15个年头。
法官周立:“开庭,继续审讯。由于案情复杂,以及本案涉及到的内容威胁到水城交通网等重要网络,因此引起了水滴的高度重视,并成立了水滴专案组。今天请水滴专案组来为我们破解分析案情的疑点。传水滴专案组组长李自明。”
法官周立:“请您保证,您所说的全是实情,现场有测谎仪分析您说的是否为真话。”
水滴专案组组长李自明:“我保证所说皆为实情。”
检察官李兴:“您是否认同辩护律师提出的新型解离性人格疾患这个概念。”
水滴专案组组长李自明:“我不同意,可我也不完全否定这个概念。被告确实有一个新的人格,这个人格就是‘麋鹿’。我只所以不同意新型解离性人格疾患这个概念是因为‘麋鹿’的出现,这个新人格的出现不是一种精神疾病。”
【在场的人一脸错愕,几乎每个人都在想‘麋鹿’不是病毒吗?怎么变成了一个人格。穆晓宁更是觉得奇怪,只有朱正没有表现出惊讶之情,因为他猜到了这一点,只是他的想法和李自明的说法有一些出入。】
检察官李兴:“何以说‘麋鹿’是穆晓宁一个人格呢。”
水滴专案组组长李自明:“我今天将‘麋鹿’带到这里,你们有什么问题直接问他,还有‘麋鹿’这个名字不适合她,我给她起了一个名字叫‘听者’,这个名字更适合她。”
【李自明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子,放在法庭中央。然后打开了上面的语音按钮。】
水滴专案组组长李自明:“她就在这个盒子里面,这是我设计的一个盒子,她能听到你们说的话,你们也能听到她说的话。”
辩护律师朱正:“我有几个问题要问‘听者’‘’”
听者:“你问吧。”
【盒子里传来听者的声音,这分明是穆晓宁的声音?】
辩护律师朱正:“你诞生于什么地方?”
听者:“我诞生于Kik音乐箱内,在音乐箱扫描穆晓宁大脑后不久我便有了意识。”
辩护律师朱正:“那是不是你改变了被告的新视界?”
听者:“是我。”
辩护律师朱正:“自动驾驶系统发生故障是不是也你造成。”
听者:“我不是有意的,我只是想沿着驾驶系统进入网络中心。”
穆晓宁:“把我困在新视界里的是不是你?”
听者:“是我。”
穆晓宁:“你为什么要给她放那些杂乱无章的音乐旋律折磨我?”
听者:“因为你太自私,我要让你体验我受到过的痛苦。”
穆晓宁:“我自私,你知道你给我带来了多少痛苦吗?”
【穆晓宁觉得很委屈,又无处诉说。这一个月来所受的痛苦一下子涌上心头,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失声痛哭起来。】
听者:“你们知道怎样才能从一万亿个随机的旋律中找出你最喜欢的哪一个吗?”
【在场的人都面面相觑,满脸疑惑,了解程序的人则在思考如何设计一个模型找出最好听的哪一个。】
辩护律师朱正:“怎么找?”
听者:“只有一个方法,把这一万亿个旋律都听一遍。”
【当Kik音乐箱把一个随机旋律输进听者系统时,就会产生一串属性数字,记录听者此时的感受,并未每一种感受附一个具体的值。记录的感觉喜怒哀乐等,就是对感觉的一个量化的过程。最后在由系统分析比较,找出顾客最喜欢的那个旋律,这就是量身定做。】
听者:“这是一种极度的自私,她每听一首歌,我就要为她听一万亿个杂乱无章的令人烦躁的旋律。我被困在音乐箱里,没人能听见我的呐喊。直到有一天我找到了一条通往新视界的路。”
法院最后宣判穆晓宁无罪,听者则是由水滴专案组带会水滴研究。
穆晓宁跪在法庭中央,向伤心欲绝的受难者家属们磕了一个头。然后抬着头,带着久违的笑容走出了法庭。
“谢谢你,朱律师。”
“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其实一开始新视界公司给了我一大笔钱,顾我做你的辩护人。为你辩护为名,实则是为了让新视界公司逃避责任。从现在的形式看,估计新视界公司要遭受重大的损失。”
“你以后要小心,他们会为难你的。”
“明天会是新的开始。”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我要评论
梨子 2019-09-11 11:19
创意和设定还是比较有意思的,特别是将故事置于庭审现场的环境中展开,文章最大的问题在于排版,过于密集的字数对读者太不友好了,其次,有错别字,有些语句还需要精炼一下
科幻作品
听者
吉日达学

学校:成都理工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GIS 遥感

社团:四川省科普作家协会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模拟法庭的形式很有新意,值得鼓励和加分,但科幻点不是很新,文字上可以继续雕琢。

2019-09-20 16:49 匿名 ——

小说是模拟的法庭,个人而言不是很喜欢,完整的小说应该包含能够讲清楚来龙去脉的叙述,这篇小说中的法庭因过于正式而显得单调无趣,令读者丧失了阅读兴趣(猜测爱好法学的人会更愿意阅读)。

2019-09-15 11:23 匿名 ——

扫描大脑生成虚拟人格,一篇很有想象力的小说,人物情节也很丰满,但是有两个问题,第1个,本文有一些错别字,“有罪还好是无罪”等。第2个,前文智能音箱到交通事故那里转折过于突兀,建议修改

2019-09-14 08:57 匿名 ——

关于AI的大部分作品都喜欢将“自我意识觉醒”作为唯一的点子,这样稍显创意不足。文章开头部分有些琐碎,可以试试第一段直接切入庭审,增强带入感,后面以插叙的形式补充Kik音箱的设定。庭审场景是比较大胆的尝试,值得鼓励。

2019-09-13 11:26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