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病魔
天降龙虾   
得票 45 阅读 603 评论 0

【摘要】尽管外面阳光明媚,却没有人能出去晒暖,野外仍然是蜂飞蝶舞、草木竞茂,但谁也不敢去赏景踏青。大自然的生态圈似乎独独厌弃了人类。

地平线下的太阳刚刚将天空映出些许晨光,鳞次栉比的摩天大楼还笼罩在繁华艳丽的灯火海洋中,大街上丝毫见不到行人的踪迹,只有数不清的自动机器人或飞或跑。唐纳德站在实验室大楼的窗边看着,这世界已与他童年记忆中的大不相同,如果今天他的实验能达到预期效果,那么世界将有可能恢复到以前人们可以在广阔天地里自由穿行的时代。

没人能想象得到,人类居然有一天会需要在地球上穿着宇航服般的全隔离衣活动,交通工具也全都得配备全套的生命支持系统,堪比宇宙飞船。住宅大厦也是一样,依靠机器人维护的空气循环系统不亚于太空站,出趟门约等于从一个太空站坐上飞船,然后对接到另一个太空站,下船。尽管外面阳光明媚,却没有人能出去晒暖,野外仍然是蜂飞蝶舞、草木竞茂,但谁也不敢去赏景踏青。大自然的生态圈似乎独独厌弃了人类。

在第N次取消掉来自那个熟悉地址的电邮通知后,唐纳德颇为不耐烦地嘟囔:“明明干得不错,为什么非要终止?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怕的?”

从窗边转回身,他抬头看向实验室主厅正中央矗立着的机器。机器正中是个一人多高的玻璃球,里充满着绿色的粘稠液体。仔细看,那液体隐隐在大玻璃球中不停地流动,仿佛孕育着某种异样的生命。

新一天的太阳终于缓慢地爬出了天空,人造的灯光这才不甘心地退出闪耀的舞台。唐纳德看时间已到,便安置好网络摄像机,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改变实验室主厅中机器的状态,开始对着机器说话。

“你好?虽然不知道该怎么称呼,经过这些天的联网自主学习,你应该已经能听懂人类的语言了吧?尽管你绝非外星生命,但这毕竟是人类首次与AI之外的非人智慧对话,即便你的意识也是由人工设备构造,这也依然是一次值得纪念的事件,所以我们的对话将全程在网络上直播。如果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的话,还请回复。”

说完,唐纳德突然想起了什么,他做出个抱歉的表情,弯腰在机器上打开了语音合成器的喇叭开关。

整个实验室主厅里随即响起一个谦恭的男声:“病魔。请叫我‘病魔’就好。”

唐纳德显得有些惊讶和尴尬:“啊……没错,事实上你的主体的确是由一个巨大的人工细胞里漂浮着的许许多多的各种病毒所组成的。可病魔这个名字听起来实在不怎么友好,要不要换个别的名字?例如……‘病毒之神’什么的?”

“你是我的主人,我的名字自当由你指定。”声调依旧谦恭。

唐纳德倒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吧,你并不是我造出来的,制造你的人是霍奇博士。是他认为,通过量子系统中信息守恒的理论,可以把一切事物中潜在的历史信息转变成人工智能体的记忆,然后用自由对话的方式进行解读。某种意义上,这相当于用科学的手段实现了万物有灵。当然,这套理论很异想天开,想投入实际应用也有很多困难,不过在我的全力支持下,现在的你已经证明了他的理论是非常正确的。”

谦恭的男声接着说:“我知道,我在网络上看到了关于我的诞生的相关报道,而且从我的记忆中也能搜寻到相应的痕迹。把现今地球上几乎所有种类的病毒汇聚到一个超级人工细胞里,并且用量子读取器尝试从中读取有意义的信息,要做到这一切,光靠理论是不可能的。这实验室是属于你名下的科技公司的,其中的所有物资,包括我在内,自然也都是你名下的资产。说你是我的主人,没有任何问题。”

唐纳德脸上闪过一丝骄傲的痕迹,但很快便被悲伤所掩饰:“嗯,那想必你也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合作在后期进行得很不愉快。原本霍奇博士是想要把古代文物中的历史信息转换出来的,依照他的设想,应该是要让一具几千年前的木乃伊或是陶罐之类的东西,能开口讲述自己的故事。可我的科技公司是个专注病毒研究的生物化学公司,对考古方面不太擅长。本来这也不是问题,但眼看着你已经初具雏形,甚至都能从人工细胞里探测到明显的量子信息流了,霍奇博士在检查了那些信息流之后却突然变卦,说你很危险,非要强行把你关闭掉。”

自称病魔的男声接着说:“为此,你不得不开除了霍奇博士。后来,霍奇博士又一再警告你不要与我对话,更不要将我接入互联网。可你为了能让我尽快通过大数据学会自由表达,又不得不冒险忽视曾经的合作伙伴的警告,坚持赋予我与人对话的能力。”

唐纳德脸色阴沉,他眨眨眼,问道:“那么,你真的像他说的那么危险吗?”

“我的主人,你很清楚,霍奇博士的危险预感并没有任何确实的根据。况且我的意识完全是人工智能的产物,只有记忆部分来自于病毒所携带的量子信息,而人工智能在今天早已是被广泛应用的成熟技术了,风险完全可控。再说,我无手无脚,即使有心做坏事,又能干些什么呢?万一真的有什么危险预兆,作为主人,你完全可以随时把我销毁掉嘛。我的诞生和存在,从一开始就只是为了把有关病毒的前世今生都告诉你和其他所有人,除此之外,我也再没能力做别的什么事情了。”

唐纳德流露出满意而欣慰的笑容:“那好吧,让我们先来简单地回顾一下病毒的历史,向正在收看网络直播的观众们展示一下你对自己童年的记忆吧。”

“是,主人。我先说明一点,我的记忆结构与人类很不一样,我并没有童年的概念。我只记得,最开始,我们病毒一族是作为早期单细胞生物的信使诞生的。那纯粹是一次偶然事件,某种早期的原生细胞演化出了向外释放自身遗传片断的能力,它们用这种能力识别同类,并感染和同化其他异类细胞。这种能力使它们一度繁荣了起来,但很快,它们的这种能力便从沟通和同化演变成了攻击和杀戮。这并不难以理解,毕竟同种细胞大量聚集在一起,肯定会产生资源争夺的问题,如果在这种情况下,一个细胞拥有能够杀死别的同类细胞的能力的话,其处境肯定会变得更好。自然选择的作用下,我们病毒便迅速从细胞信使变成了细胞杀手。而那些能够释放病毒的早期单细胞生物,便也迅速在自相残杀中灭绝了。

产生我们的母体灭绝了,但我们之中,有一部分获得了利用被攻击细胞中的资源复制自己,从而达到最大杀伤效果的能力。这种能力,使得我们能够不依赖母体的产生,独立存在下去。然后在漫长的演化历程中,与众多细胞生命一起幸存了下来。

我们的确是天生的细胞杀手,一切有细胞的生命结构都有遭到我们病毒侵蚀的危险。可我们本身甚至连生物都算不上,顶多只能算是具有生物活性的大分子团。作为寄生体,我们只能依靠其他细胞维持自己的生物活性,不管对方是细菌、真菌、单细胞生物还是多细胞生物,只要有细胞的地方,就是我们的狩猎场。所以,我自称病魔是很合适的,毕竟杀伤生命细胞是我们病毒一族的原罪。

当然,我们也绝非总是嗜杀成性、一无是处。别忘了,最早的时候,我们可是作为友好的细胞信使诞生的,我们的这一职能其实也从未被完全放弃。我们在杀戮细胞的同时,也顺带把各种遗传信息扩散了出去,承担起了在生物圈里促进异种间遗传信息交流的作用。同时,我们的杀手特性可以有效防止同一物种的局部高度聚集,防止某物种内部出现基因单一化的倾向,对维护地球生态的多样性发展起着重要的推动作用。

总之,我们作为生态圈内的一个环节,也跟所有生物一样,遵循着适者生存的自然法则,忠实执行着优胜劣汰的生存竞争机制,无意识地为着维护生命世界的繁荣和健康,作出自己独特的贡献。哪怕我们在整个生物界的生态大合奏当中,永远只是那最不起眼的一个音符。”

这番自我介绍似乎并不是唐纳德希望听到的内容,但他还是忍耐着听完了。

随后,唐纳德微笑着赞许道:“你们病毒家族的早期历史真的是很精彩,我相信我们人类当中的生物学家们,一定会对其中的每个细节都非常感兴趣。以后有时间可以请他们来当面向你请教。那么接下来,可以请你说说病毒与人类之间的那些事情吗?”

“没问题,我的主人。对于我们病毒而言,人类的出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原始时期,人类数量稀少、居住分散,我们病毒很难注意到他们,除了少数几种以人为自然宿主的病毒之外,这种新生的灵长类动物与我们几乎再无交集。

直到农业时代,大量聚居的人类才开始引起我们病毒的兴趣,他们成了值得我们猎杀的对象。我们会每间隔几十年到几百年,便对一片富饶土地上的人类进行一次收割,明显降低他们的人口密度,以维持自然界的生态平衡,同时也促进人类种群的健康和演化。尽管这一切都是无意识的,但由于每种生物都有天然的免疫力,人类也不例外,所以我们从不担心病毒造成的疾病会对人类形成过大打击。相对于致病细菌和寄生虫,我们病毒制造种群灭绝的能力其实是很弱的。至少在自然状态下是这样。

最早让我们感觉到来自智慧的压力的,是位于亚洲东部的那个古老文明,他们的传统医学竟然能利用一些非人体产生的抗病毒物质,来帮助人体对抗我们的侵袭。虽然他们的手段相对简单,很多时候也并不是非常有效,可还是让我们感受到了前所未遇的奇怪阻力。不过与后来的现代医学相比,这种阻力并不能完全妨碍我们收割的脚步,最多只能令我们等待一些时间,配合天灾和战争一齐对他们进行猎杀。以自然的名义,没有哪种生物可以超出生态调节的范畴,智慧生物也不能例外。

再往后,有能力对我们造成阻力的人类群体越来越多,我们不得不更多地仰仗天灾和战乱来为我们开辟合适的进攻时机。即便如此,人类数量的增长速度还是远远超过了我们的调控能力,你们开始全面占领这颗星球。

后来的情况对我们而言是愈发糟糕了,你们的科学技术逐渐发达了起来,我们这些病毒再也没法在电子显微镜下保持自己的神秘。各种药品、疫苗乃至基因研究,使得我们当中千百年来一直负责专职收割你们的那些病毒毫无反抗能力,只好从你们的世界里销声匿迹。”

说到这儿,病魔的声音忽然停了下来。正听到兴头上的唐纳德意犹未尽地摇摇头:“可是,你们并没有气馁啊。不论是在阻力渐增的时代里,你们一次大流行对我们造成的成百上千万人命的收割,还是近代以来你们多次变异出新型病毒对我们进行的连续攻击,直至现在把我们逼入大隔离时代的窘境。你们病毒到底还要针对我们到什么时候?我们要怎么做才能让你们放弃进攻呢?”

病魔的声音似乎变得有些犹豫:“变异是我们得以存在下来的基本手段,并不是针对你们人类的。每当我们受到来自环境和免疫系统的选择压力,我们都会不自觉地靠变异来谋求新的感染途径,这是我们病毒的天性。当然在受到来自人类科技手段的排斥时,我们也照旧会依靠变异尝试尽可能地在人体内攻城略地。除非你们能够彻底地脱离地球生态圈,创建完全专属人类的生态循环体系,如果是那样的话,想必就不会有我们病毒的立足之地了吧。”

建造纯粹由人工操控的生态循环系统这事儿,唐纳德也不是没有想过。他查过资料,太空探索方面早就有同样的想法,也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和实验,结果只证明了一件事情——目前,人类完全没有能力掌控如生态系统这样规模庞大且高度复杂的物质转化系统,更别说自己建造了。

见主人黑着脸不吭声,病魔只好继续说道:“其实,跟致病菌和寄生虫比起来,我们病毒性传染病的杀人数量并不是很多。历史上有名的鼠疫、疟疾、霍乱等恶性传染病都不是我们病毒干的。作为寄生体,我们病毒严重缺乏在宿主体外的增殖和存活能力,不像细菌和寄生虫那样能在宿主体外的环境中长期存活。对我们来说,只要宿主的居住密度下降到一定程度,我们就根本没办法传播了。所以除非有中间宿主帮助传播,否则大规模杀人对我们病毒而言无异于自取灭亡。”

听到这儿,唐纳德不由自主地笑了出来:“你不用急着为自己辩护啊,我们当然很清楚哪些传染病是由病毒引起的,且不说天花或埃博拉这种烈性瘟疫,光是狂犬病、艾滋病,甚至流感都是曾导致大量人类死亡的疾病啊。就算有些以人为自然宿主的病毒,比如早已被我们解决的脊髓灰质炎病毒,也曾经给许多人造成了终生的痛苦。不过,这些事情当然不应该怪罪你们,我把你给造出来也不是为了追究责任的,所以你不用太紧张,就把你记忆中的事情说出来就好。”

听到自己的主人这么说,病魔像是松了一口气:“我说的都是记忆中的事实。所有的寄生体和传染病之间,也是有自然的竞争关系的,毕竟每种宿主的数量都是有限的,杀戮过量对谁都不利。这点以你们人类的智慧应该不难理解,当抗药的超级细菌感染你们的时候,你们不也借助我们病毒家族中噬菌体的力量,去克敌制胜吗?

实际上,以我们病毒的视角看来,你们人类的智慧才是远比传染病更为残酷可怕的东西。当你们发现有些疾病是具有在人际间传播的能力的时候,你们都做了些什么?对患病者歧视、排挤甚至直接杀死,以前可从来没有哪种生物对同类做出那些事情。那些举措的确在极少数时候对我们的传播和扩散造成了障碍,但绝大多数情况下,你们不过是在单纯迫害自己的同类而已。或者,因为你们看不见我们,就把恐惧的对象转移到了患病的同类身上?

无论如何,你们是智慧的。你们懂得在战争中把病死者的尸体作为武器抛向敌人,你们懂得利用我们去作为修改细胞基因的工具,你们更懂得把我们提取出来改造成最为致命的武器,就像最早产生出我们的那些原始生命一样。”

唐纳德有些无言以对,只好对着机器摆摆手,示意可以继续说下去。

“还记得日冕病毒么?它不是我们病毒家族自然变异的产物,它诞生于一个国家的秘密实验室。该国总统为了竞选连任,指示手下设法让竞选对手的支持者们无法投票,该实验室的负责人过于相信自己的计算化学水平,设计出了日冕病毒的原型毒株。按照他们的计划,该原型毒株并不致病,它会被投放到支持竞选对手的选区,传播大约几个月后在关键位点发生变异,开始温和致病。

尽管只是温和致病,不会造成大规模人员伤亡,但现任总统届时还是会以那些选区出现不明传染病为由,对那些选区的活动进行封锁并派遣医疗支援,借机达到拉拢人心、干扰选举的目的,使自己当选的机会大幅上升。但结果却出人预料,该病毒的传播范围超出了控制,并在气候和饮食及生理环境差异较大的邻近国家发生突变,原型毒株很快被突变后的高致病性毒株取代,造成全球大流行。最终,近十亿人被感染,上千万人死亡。”

唐纳德一脸惊谔:“日冕病毒真的是人造的?!当时我们就发现那病毒的核心部分有人工修饰的痕迹,却一直没有找到任何证据。你说的是真的?”

病魔的口气非常肯定:“一切都在我的记忆中,包括对病毒基因总共操作了几次,每次改变的哪些位点,病毒的初始散播地在哪儿,病毒的传播路径、变异曲线、准确的致死数量,全都一清二楚,我没必要撒谎。因为,那是你们人类第一次试图用人工病毒改写自己的命运。

那次以后,随着计算化学的发展,你们对基因变异的概率有了进一步掌握,于是,越来越多的人工病毒被制造了出来。我们不像细菌那么复杂,也没有寄生虫那么惹眼,我们微小难辨、来去无影,很适合被用来干坏事。结果,除了核威慑以外,你们终于建立起了覆盖全球的病毒威慑体系。方法就是各个国家拼命往对方那里投放新型病毒,全力把对方国家的所有人都赶到隔离室中去,只要不在投放病毒时被对方抓个现行,谁也不会承认哪种病毒是自己制造的。既然大家都热衷于互相伤害,那就这样确保所有人都无法正常出行好了。

说到底,大隔离时代根本不是我们病毒的杰作,现在外面那些无处不在的有害病毒微粒,基本都是出自你们人类的创造。我们只是你们手中的工具,完全是你们人类用你们的智慧,自己把自己逼到了必须无限期隔离的地步。”

面对病魔的言之凿凿,唐纳德脸上渗出一片冷汗。他极为尴尬地问道:“呃……那么……事已至此,你能给我们提供些什么帮助呢?”

病魔有些不耐烦地回应:“当然,我可以把每种病毒由哪个国家制造、在何时何地被投放,以及造成了多大危害都清清楚楚地说出来,然后由你们去追究彼此的罪责。或者,主人你如果想要制造出有某种用途的病毒,尽管把功能和作用方面的要求告诉我,我可以帮你提供合成方案及基因图谱。这对我来说轻而易举。”

唐纳德目瞪口呆,一来因为病魔那突然变化了的语气,二来那病魔说它自己能做的这两件事情,显然都只会导致国家间的战争。镇定片刻,唐纳德咳嗽一声,用命令的口吻说道:“那么,告诉我,能战胜所有病毒的方法是什么?”

病魔不假思索地答道:“隔离。像你们目前做的就很好,只要让自己避免出现在病毒的视野里,病毒就拿你们没辙。不止病毒,这方法还适用于所有类型的传染病,保证万无一失。”

唐纳德似乎听出病魔的声音里带着些许的戏谑,他叹口气,捏紧了拳头,故作平静地再次问道:“我是说,除了隔离,还有别的更好的对抗所有病毒感染的方法吗?”

病魔好像也听出了主人声音里的不悦:“抱歉,真没有了。再说,就算有,我身为病毒的集合体,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弱点告诉你呢?你真的以为自己可以拯救人类吗?就凭你手里的亿万资产?”

眼见对话向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下去,唐纳德强压火气走向网络摄像头,打算先停止直播。可是一番操作后,电脑丝毫没有作出反应。这时,旁边的病魔又说话了:“别费劲了,这城市里的所有电脑已经都被我控制了。”

唐纳德一惊:“不可能!电脑病毒跟生化病毒是毫不相关的两种东西,你怎么可能支配得了电脑病毒?”

“你并不真正了解病毒,也不了解计算机,更对量子信息一无所知。我本质上确实只是生物病毒,但我的思想意识却是靠人工智能构建的,由于需要从量子层面上读取历史信息,构建我思想的人工智能应用了量子计算技术。如此一来,当你们用人类的智慧赋予我主观意志的同时,便也打破了从DNA化学信息到计算机电子信息间的隔阂,原本的天堑被架起了桥梁。现在你应该知道,为什么霍奇博士拼命想要劝阻你把我接入互联网大数据库了吧?”

后悔莫及的唐纳德强装镇定:“即便如此,你又能怎样?别小看了人类的智慧积累,仅凭你,是无法摧毁整个信息网络的。”

病魔似乎胸有成竹:“我并不打算摧毁整个信息网络,尽管那么做显然可以把很多人类从隔离屋中逼出来,迫使他们暴露在你们自己制造的病毒面前。不得不承认,计算机网络系统是完全由你们人类建立的,在那里你们可以掌控一切,尤其是你们的防火墙做得可是真不错。我费了很大功夫也没能攻破洲际网络上的Great Wall。不过,目前我手里的这些已经足够了。”

“你到底要干什么?”

“我们病毒要干什么,从来不会向人类征求许可。但鉴于你是我的主人,我不妨告诉你。前不久,你们人类为了缓解高速物流网络的压力,刚刚推广普及了一种可以进行分子层面操作的纳米3D打印机,可以打印出一些药物的有效成分,方便人们在生病时能及时得到治疗。知道么,我测试了一下,这种3D打印机用来合成制造病毒,也是非常适用的。只要先用特殊的电脑病毒取得对它的最高控制权限,就能用它快速生产出任何想要的生化病毒。”

唐纳德瘫坐到身边的椅子上:“你究竟制造了什么病毒?”

“我还没来得及取名字。总之,这是一种新型病毒,它拥有麻疹的传播效率,艾滋的免疫抑制能力,新冠的潜伏期扩散及快速恶化能力,还有埃博拉的导致患者全身广泛性出血的能力,以及最棒的部分——狂犬病的中枢神经侵蚀和狂躁型自律性丧失。”

炫耀般地稍微停顿了一下,病魔接着说:“我必须承认,这病毒的症状表现实在是很没创意。可是,能把你们人类最深刻的恐惧变为现实,还是值得一做的。你以为我为什么非要配合你的网络直播秀?因为直到刚才,我的首批孩子们,终于已经顺利地度过潜伏期了。”

听到这话,唐纳德赶紧奔向实验室的观景窗。只见外面街道上已经乱成一团,智能机器人们全部停止了动作,很多人不顾空气中多种病毒的危险疯狂乱蹿,有些人还在互相殴打和撕咬。远处,不少建筑物已经冒起浓烟,还有些正闪烁着爆炸的火光。

知道错误已经无可挽回,唐纳德恶狠狠地指着装有绿色液体的巨大玻璃球叫道:“趁我还没把你销毁,马上停下这一切!无论如何,你都是我创造出来的,我也随时可以把你消灭!”说罢,作势要去手动操纵机器开关。

病魔一点也不慌张:“我的主人,想必你应该知道,我们病毒在感染并把细胞内的营养耗尽后,会使整个死亡的细胞炸开,释放出大量新生的病毒。你想不想亲眼看看这个过程是怎样的?”
说话间,巨大玻璃球内的绿色液体迅速转变成了血红色,同时玻璃球壁上崩开道道裂纹。

见情况不妙,唐纳德转向逃向实验室出口大门,但没跑几步,他便被随着一声巨响扑出的人工细胞内液体拍倒在地。趴在满屋子血样液体中,唐纳德的身体痉挛似地抽搐了几下,随后没事般站了起来,瞪着眼白已经变成绿色的双目,不认识似地看着自己的双手。过了好一阵子,他才自言自语道:“人类的身体,感觉不错。”却是先前病魔的声音。

他这边话音刚落,面前实验室主厅的大门便被一大群七窍流血、穿着白色实验室工装的人们强行撞开。那些人已经没有了正常人类的行为,只是一股脑地冲进来,滑倒在地上的血红色液体里,互相挤压着、践踏着,嘴里含糊不清地大叫着,每个人都只顾拼命伸手抓向外表是唐纳德的男人,好像是要向他讨还血债的鬼怪。其中有个穿着西装的人,胸前的铭牌上写着:安东尼·霍奇博士。

面对这恐怖的一幕,已被病魔附身的唐纳德只是嫌恶地说道:“这样子真是太难看了。”然后伸手对着空气一抓,地面上那些红色的液体瞬间变绿,并且像活了一样,无视地球重力,包裹到闯进来的人们身上,甚至融入他们的体内。

伴随着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剧烈的生化反应在竟然不同的人体间拉出道道电弧,还蒸腾出片片白雾。当一切终于停止,原本是一群人的地方只剩下一个丝毫看不出人型,只是由各种人体部分拼接成的巨型蠕虫。那巨型蠕虫的身上还长满了人类的手脚,活像希腊神话中的百臂巨人。

穿着唐纳德外皮的病魔,对着自己创造出的怪物露出满意的神情。他伸手向窗外一指:“去吧,我的孩子,去告诉人类,什么叫做敬畏!”

怪物的叫声如同无数人的哭喊,那庞大的身躯如同一列人肉火车,开足马力撞向实验室的观景窗。严格密封的强化玻璃窗,在怪物的蛮力面前不堪一击。奇怪的是,这所实验室的主厅位于20多层楼的高空,破窗后的怪物居然没有掉下去摔成肉泥,反而在大量人类手脚的支撑下,飞檐走壁般在楼墙上如履平地。

怪物的主人也走到窗边,平静地看着这些。突然,一道强光闪过,所有东西都燃烧起来,行走在墙壁上的怪物也化作一团飞速下坠的火球。

病魔绿色的双眼也被强光照瞎,正在被全身的火焰吞噬的他却一点也不惊慌,嘴角上反而泛起一丝诡异的笑容:“核武器么,反应还真够快的,早知道就该把网络直播切断一下,让孩子们多活动一会儿的。不过人类啊,除了自掘坟墓之外,你们真的再不会干点别的事情了吗?”

紧接着,核爆产生的强大冲击波,裹挟着上千度的高温热浪,刹那间摧毁了整座城市里的一切。窗边正在燃烧的病魔,也在这不可抵挡的破坏力面前,瞬间变成了一团惨绿色的烟尘。

可是,通过位于太空的卫星监控,人们惊恐地发现,核爆掀起的蘑菇云中,渐渐地翻滚起越来越浓的绿色波涛。直到最后,一团不断扩大的暗绿色云团,携着雷霆与闪电,带着吞噬万物的气势,轰然袭向地球的每一个角落。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病魔
天降龙虾

学校:无

学历:初中

专业:无

职业: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中虽然出现了很多科技名词,但缺乏科学性的诠释,使得整篇故事更富于童话气息,而不像是科幻小说。此外,通过“病毒”和发明人的对话来推进情节发展的手法较为粗糙。

2020-10-07 16:5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