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飞迪与提米
李霜氤   
得票 106 阅读 703 评论 0

【摘要】在这个四口之家,有两个孩子,一个叫飞迪,一个叫提米,其中一个是陪伴机器人。一家人生活在一起,不亦乐乎。可教育问题也让双亲感到头痛不已,特别是“真正的孩子”和“机器人孩子”之间的微妙关系,真的很难以平衡。两个孩子之间的矛盾爆发,一家四口,将何去何从呢?

1

我讨厌提米。

我不想看到他。我要他离开我的家。

他太讨厌了。而且他连“他”这个词都不配。对,应该管他叫“它”。因为它是个机器人。讨人厌的机器人。

人人都讨厌机器人。哪怕他——不对,“它”——是我弟弟,也叫人讨厌。有个机器人弟弟真是天底下最讨厌的事了。

最讨厌的就是爸爸妈妈都喜欢它。

凭什么!气死我了!我才是爸爸妈妈的儿子,真正的儿子!

我一定要想个办法把它赶走。

一定!!!!                                                                     

                                                                                                    ——飞迪的日记

“哥哥,我们两个是一样的,都是爸爸妈妈的……”

“哼!我跟你怎么会一样呢?我是真正的人类小孩,而你,只是个机器人。你,不,是,人!”飞迪傲慢地哼着鼻子,还特别重读了后面四个字。

“我们都是爸妈的宝贝。”提米还是接了下去。

飞迪不说话,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显然,他的内心无比抗拒和一个机器人并称为“爸妈的宝贝”。

提米粉白圆润的脸上浮现出悲伤的表情,奶声奶气地请求着:“哥哥,求求你,不要赶我走。”

要说飞迪一点也没被打动,当然不是。但那微微的感动转瞬即逝,取而代之的是另一个想法。飞迪想起那日弟弟健步如飞的身影,对比此时这个无比孱弱的孩子,他很是不解,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弟弟?他弄不明白,很是头疼,所以干脆讨厌弟弟,“反正机器人弟弟就是讨厌”。

“哥哥,我从来到这个家开始,都只为了这个家的幸福考虑。”提米说。

“你走开了,我才幸福。”飞迪说。

“既然这样,”提米似乎犹豫了一下,“那么,这样吧哥哥,我有个提议——我们决斗。决出胜负,胜利的人才可以留在这个家里,输了的那一个,去福利院居住,从此和这个家断绝关系。”

“决斗就决斗!”飞迪激动地大喊。

飞迪这个孩子,脾气并不是很大,但他最好面子。这个令他讨厌的机器人弟弟竟敢向他提出决斗,若是不应战,面子往哪里放?

在筑月城,人与陪伴机器人的决斗权是法律赋予的。一个家庭要接纳一个陪伴机器人,需要得到所有家庭成员同意。陪伴机器人进入家庭后即成为家庭中的一个成员,之后,如果有家庭成员和陪伴机器人水火不容,可以提出与陪伴机器人决斗(前提是不造成人身伤害或机器人损坏),输的一方离开家庭。决斗方式可以是某种运动,也可以是智力比拼,由陪伴机器人和提出决斗的人类自行商议——这也是陪伴机器人才有的特权,其他种类的机器人没有。陪伴机器人,与一般的机器人不同,它们——其实很多人会称陪伴机器人为“她们”或“他们”,具有一定的情感和个人意愿,在社会上亦享有部分和人平等的权利,比如和人类拟定契约,自行决定自己的去或留。

按照筑月城法律规定,作为家庭成员的儿童,在家庭事务的表决方面,话语权是弱于成年人的,但在与提出与机器人决斗这件事上,享有独立决策权,父母不得干涉。飞迪现在就要行使法律赋予他的权利了。

飞迪与提米的决斗方式是一场情感强度测试。

决斗这天,飞迪和提米的爸爸妈妈始终没有说话,面无表情地站在一旁。不管怎样,看着两个心爱的孩子“决斗”,放在任何人身上,恐怕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这类测试是专门为有陪伴机器人成员的家庭准备的。

“那么,飞迪,提米,你们两位被测试者,准备好了吗?测试即将开始。”提示音响起。

“准备好了。”

测试间开启了全息模式,周围的场景变了,爸爸妈妈的脸也逐渐被全息影像沁润,逐渐消失。

全息影像带领他们进入一个全新的赛博世界。

2

“飞迪,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妈妈半蹲下身,把脸移到与飞迪身高等同的高度,用轻柔的声音问。

年幼的飞迪眨着大眼睛,望着妈妈的脸,脸蛋上忽然泛起一阵红晕,又微笑起来。

“要不,就弟弟吧。”妈妈看看飞迪,又回头看看爸爸。

“随便你,亲爱的。”爸爸在一旁拍拍妈妈的肩膀,温柔地说。

飞迪也乖巧地点点头。

妈妈站起身来,走向柜台。“我们要定制一个男孩。外貌是……”

“请在这里签字。”柜台前的工作人员说。

夫妻俩在落款处签上名字:张大美,王小明。

他们定做的当然不是真正的孩子,尽管现在已经有了成熟的体外培育婴儿技术,大部分孩子都是通过机器孕育出生的——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飞迪就是,但对于真正的孩子,法律是不允许父母人为设定其性别和外貌的,一切都根据基因算法随机产生,与自然条件下的筛选机制相似。只有在定制作为替代的陪伴机器人孩子的时候,才可以设定性别和外貌。

陪伴机器人孩子,是人类子女的替代品。随着全自动化时代的到来,人们的生活越来越方便,人们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也越来越高。生育,这个艰苦而危险的过程,亦可由机器替代人类完成。历史上,这项技术摆脱了重重伦理束缚,在上个世纪末得到了推广。养育更多的孩子,让他们体会世界上的幸福,成了不少人追求的目标。这样一来,地球人口迅速增加,而此时,人类的寿命也越来越长,这就急坏了各国政府和环保组织,于是,全球大部分国家都开始颁布限制生育的政策,口号是“为了地球”。筑月城亦不例外,根据筑月城法律规定,一个家庭只能有一个真正的人类孩子,除非这个家庭为社会做出更多贡献,才可能获得批准生育二胎。

飞迪的父母没有达到考核标准,自然是不被允许生育二胎的。

可是飞迪却很想要弟弟或妹妹,或许比爸爸妈妈更想。他曾在日记里写道:今天,体育课上,班里的莫小宝同学差点从攀岩石上掉下来,他的哥哥跑过来,像个超人一样接住了他,他才没有摔在地上。莫小宝的哥哥叫莫平凡,他们俩的妈妈是了不起的城市设计师莫鹰。莫鹰阿姨为社会做出巨大贡献,所以她可以有两个孩子。我也想成为一个了不起的大哥哥,可是,我的爸爸妈妈不如莫鹰阿姨对社会的贡献大,所以我不能有弟弟妹妹,真遗憾!

飞迪不知道,他的父母也差一点就通过了考核,获得生育二胎的资格。只是爸爸曾经辞职一段时间,导致家庭贡献没有达到标准。他更不知道,爸爸那时辞职,是为了照顾飞迪,陪伴飞迪成长。那时飞迪很小,每天都过得充满笑声,但随着岁月流逝,他逐渐长大,就忘记了那时候的事。

“他叫提米,是我们家的新成员。”这一天,飞迪觉得爸爸的声音变得很温柔,抱着弟弟的样子,更是无比暖心。

飞迪看着提米粉扑扑的脸蛋,咿呀的软语,心也像被融化的冰激凌一般,柔软而甜蜜。

“爸爸,妈妈,哥哥!”提米开口叫每一个人的时候,会用圆润的大眼睛望着那个人的脸。

这时候,每个人都会发出惊喜的欢呼声。

提米虽然是机器人,却要遵循人类孩子的生长规律,通过自身机械组件的伸展,给人以身体逐渐变得高大强壮的视觉效果,再通过自带的神经网络系统逐渐学会说话、走路等技能。飞迪希望弟弟早点长大,能够和自己玩耍。他幻想着,弟弟爬上比较高的地方玩,这时候,自己在一旁保护弟弟,如果弟弟不慎掉下来,他就冲过来一把接住他。接着,人们会向他投来赞许的目光,称赞他“真是个了不起的好哥哥”。

提米一天天成长着,飞迪想要成为好哥哥的愿望也日益变得强烈。他打开自己整理的柜子,找出珍藏的“宝贝”。那是一整箱的玩具!有飞机、航母、潜艇、太空飞船、时光穿梭机,也有穿着精致衣服的娃娃,它们被尘封了很久。飞迪只有六岁,但这些东西已经被他遗忘了很久,是爸爸妈妈提示,他才想起自己有这些玩具。如今,他无比大方地拿出来,擦去上面的尘土,把它们拿给弟弟。

提米眨巴着大大的眼睛,欣然接过,认真地玩起来。

3    

这一年,飞迪读二年级了,提米一岁了。

“爸爸,妈妈,提米,我回来啦!”飞迪进了家门,奔跑着将书包甩在沙发上,像只小燕子一样飞向爸爸的怀抱,“明天学校要举办运动会,家长可以去观看,爸爸妈妈,你们能带弟弟去吗?”

爸爸妈妈对视一眼,简短的眼神交流之后,对着飞迪点了点头。

飞迪开心地跳起来。

 他在脑海中幻想着,在运动会结束后,自由活动环节,他像莫小宝的哥哥一样,带着提米玩有一定风险的体育项目,在一旁保护他,被弟弟依赖,被同学称赞为“好哥哥”。

这一夜,飞迪好久才入睡,第二天又起得非常早。兴奋的他,不知疲惫。

这次运动会,飞迪参加的项目有长跑和攀岩,都是他的特长。冠军?在他看来已经是囊中之物了。尤其是当看见比赛选手都是他手下败将的时候,飞迪的骄傲抬着他上升到自尊的高点,俯视着对手们。

然而,飞迪没有想到,这一次他发挥失常,只获得了一个季军奖杯。也许是因为骄傲大意,也许是因为昨夜睡眠不足。于是,在一片欢乐的气氛中,飞迪闷闷不乐。  

运动会结束了,到了飞迪期待已久的自由活动时间,其他的同学已经开始玩。飞迪注意到,莫小宝的哥哥莫平凡也来了,兄弟俩在双杠上玩的不亦乐乎,弟弟在双杠上“倒挂金钩”,像猴子捞月一样,哥哥站在一旁护着弟弟,温情脉脉。

飞迪一贯不擅长掩饰喜怒哀乐。现在,他嘟起的嘴和紧紧皱起的眉头暴露了他的不悦,似乎等待着爸爸或者妈妈哄他,哪怕给他一个拥抱或者一句鼓励,都能抚平他的情绪。可是…… 

飞迪抬起头,看见爸爸将提米放在脖子上,提米咯咯咯地笑,妈妈的脸上也绽放着花一样的笑容。

飞迪觉得心房被滴进一小股醋,酸楚在血管中流淌。

飞迪转过身,走向攀岩区。

“真是的,我挺厉害的,可不知怎么搞的,失误了!”可是时光无法倒流,比赛亦不能重来。飞迪一边心不在焉地爬,一边烦恼着。不知不觉中,他达到了攀岩石的顶部,即将碰到代表登顶成功的铃铛。

此时,飞迪的心情好转了不少,他回过头,想与爸爸妈妈分享自己成功的喜悦。但回头的那一刻,就看到……

爸爸妈妈在两边拉着提米的小手,教他走小独木桥,完全没注意到飞迪刚刚的奋斗和成功。

“飞迪,你爬得真高啊!”爸爸终于看到了,朝着飞迪喊了一声。

“嘿嘿!”飞迪立刻感觉到,全身被喜悦灌满。可人一得意便要忘形,飞迪手上一松,不小心从攀岩石上滑落下来。

攀岩石不高,攀岩人身上也会绑安全保护绳,所以跌落的后果并不严重,但会受到惊吓。

“飞迪!”爸爸妈妈同时发出惊呼声,在周围玩的同学们也望向这边。

飞迪也吓坏了,他闭上眼睛,这是人类面临危险时的本能。但下一秒,他发觉自己被一只有力的手托住了,故而没有坠下去。飞迪定了定神,回过头去,竟然看到了提米的脸!

提米不知何时爬上了攀岩石,一手抓着攀岩石,另一手托住了飞迪的肩膀——这个动作,人类孩子是无法完成的。

飞迪惊魂未定之际,周围竟然响起一阵掌声。这掌声当然不属于飞迪,而是属于弟弟提米。

“提米真了不起,救了自己的哥哥!”在飞迪听起来,这句话十分刺耳,更让他难以接受的是,这句话出自莫平凡之口。

“这机器娃娃真厉害的哇!我也想去定制一个了,给我家孩子一个伴儿。”不知谁的家长说了这么一句。

“飞迪呀,你怎么搞的,这么不小心!”妈妈在一旁说了一句令飞迪觉得无比刺耳的话。

刚刚平安落地的飞迪,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哭了起来,他把脸埋进膝盖,发出闷闷的“呜呜”声。

虽然老师说过,男孩子也可以哭泣,因为人都会有伤心的时候。但现在,他似乎缺少哭泣的“正当理由”,只因为嫉妒弟弟比自己优秀?这太不符合“小男子汉”的形象了。

可是飞迪忍不住了。

“没事的飞迪,人没事就好,别哭了,哭鼻子不好看,羞羞的!”爸爸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看,飞迪哭鼻子了!”飞迪听得出,这是莫小宝的声音,语气中带着些许嘲弄。

飞迪此刻真想抓住莫小宝的领子,向他大吼“再说一遍?”这个平日里胆小的莫小宝,回答问题都不敢的莫小宝,样样不如他的莫小宝,竟然敢在这时候嘲笑他!飞迪当然知道动手打同学是错的,可今天——这些事加在一起,真的让他觉得好没面子呀!

当然,飞迪没有这样做,因为莫小宝的哥哥在这里。他晓得,此时动手一定讨不到便宜。

“哥哥”,多么刺耳的词。

4

这个晚上,飞迪又睡不好了。

在他浅浅的梦境里,依稀浮现出五岁时的记忆。当时,他刚刚学攀岩,有一次,他脚下没注意,从攀岩石上滑了下来,被一双有力的大手抓住了。

那双手属于妈妈。

“飞迪,没事的,刚学攀岩的时候难免这样的,不要因为一点小挫折就灰心。只要你好好努力,一定可以成为攀岩高手的。”妈妈的脸上露出微笑,小小的飞迪看着妈妈的脸,也跟着笑了起来。

“飞迪,你好好跟着妈妈学攀岩吧,你妈妈年轻时可是个攀岩运动员!”爸爸在一旁说。

“妈妈现在也年轻呀!”飞迪眨巴着大眼睛说,把爸妈逗得笑起来。

“爸妈有了飞迪,就不再年轻啦!”爸爸半开玩笑感叹道。

飞迪睁开眼,突然感觉到全世界都黑黑的,他紧紧抓住被子,将脸埋进枕头里。

飞迪脑海中反复想着:这个提米,在极短的时间内,一跃而起爬上攀岩石,又在飞迪滑落的瞬间托住了他。这样的速度,就连莫平凡都达不到。太可怕了!虽然知道提米作为机器人,有人类没有的优势很正常,但飞迪还是觉得有些可怕。

“他这么厉害,会伤害爸爸妈妈和我吗?”飞迪忍不住担心起来。

事实上,飞迪不是第一个为此感到担忧的人。早就有大人觉得,机器孩子很危险,他上一刻还是个在父母身边蹒跚学步的孩童,下一刻飞檐走壁;明明他可以说很多话,却要装作咿呀学语的娃娃。即使他没做伤害人的事,有这样的能力,本来就超出了一般人对“孩子”的认知。这样看来,被恐惧也不足为奇。总有人类害怕比自己强的生命体,无论大人还是孩子。

片刻之后,飞迪打开电脑,搜索“危险的机器人”、“机器人伤人”等词语。

关于机器人,尤其是陪伴机器人,社会各界一直存在争议,有专家认为具有高度智能的陪伴机器人可能会威胁人类自身的安全,另外一部分专家认为,陪伴机器人应该享有和人平等的权利,不能因为少数的人和陪伴机器人冲突事件就认为陪伴机器人一定有错。如今,后一种观点是被主流价值观认可的观点。飞迪爸妈也是持后一种观点的。

5

“飞迪啊,妈妈要找你谈谈。你最近的表现很不好,总是发小脾气,还欺负弟弟,这……”在一个星期天,妈妈对着正在吃着早餐的飞迪说。

“干什么?”飞迪心不在焉地回应。

“你这是什么态度?你是个大孩子了,应该懂事,怎么这样和妈妈说话呢?”妈妈把筷子往桌上一丢,愠怒地看着飞迪。

“我懂事,呵呵,谁来懂我?”飞迪漫不经心地回答,“我想离开这个家。”

“什么?”妈妈急的眉峰如聚,但她还是把即将爆发的火气压了下去,因为她知道事情不简单。她决定暂时离开,先不让矛盾进一步激化,和爸爸商量如何解决教育大问题。

飞迪心不在焉地大口咀嚼着食物。

晚上,一家四口,终于坐在了桌前,心平气和地交流了几句,却没能解决问题。

家庭气氛终于变得紧张起来。

“你们有了这个机器人,就再也不关心我了。我才是你们的孩子!”飞迪指弟弟大吼道。

“住口!”爸爸竟然冲动地扬起了巴掌。这一刻,他自己也被吓呆了,一只手停在半空中,好久才放下。

飞迪张大了嘴巴,惊惶而悲伤地看着爸爸。

“他是你弟弟呀!当初,你也同意要个陪伴机器人当弟弟妹妹的。”妈妈伤心地说。

“都怪我,我的错,我来到这个家,就让这个家不和睦。”提米突然开口道,语气柔软稚嫩,令人心疼。

“哼!”飞迪不搭理弟弟,拿出自己从网上找到的资料,放到桌子上,“这些是机器人伤人的新闻,我找到的。爸爸妈妈,继续让这个家伙留在家里,会非常危险。”

“飞迪,不要信这些片面之词!”爸爸语气严厉地说。

“爸爸,刚才为了这个机器人,你竟然要打我。你可说过,打人不对的。”飞迪刚受了惊吓,此时终于找补回来,他振振有词地说道。

“我……”爸爸此刻竟然心虚起来。

“哥哥,我从来到这个家开始,都只是为了这个家的幸福考虑。”提米说。

“你走开了,我才幸福。”飞迪说。

“既然这样,”提米似乎犹豫了一下,“那么,这样吧哥哥,我有个提议——我们决斗。决出胜负,胜利的人才可以留在这个家里,输了的那一个,去福利院居住,从此和这个家断绝关系。”

“决斗就决斗!”飞迪激动地大喊。

“飞迪,提米,你们……”爸爸妈妈再次面面相觑,孩子们之间的对话,让他们觉得惊讶又恐惧。

“好哥哥,你说比什么就比什么。”提米顺从地说。

“我们比情感强度。”飞迪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因为他从课本上学习到了相关知识,熟稔于心,“科学家发现,人类和机器人的情感都是可以量化和监测的,检测结果可以用曲线的形式展现出来。”

提米点头。

飞迪狡黠一笑,他没有说课本上还有后半句,“人类的平均情感强度高于机器人。”

不管怎样,送走任何一个孩子,对父母来说都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但两个孩子是平等协商的,这是孩子的权利。

一家人商议之后,就这样决定了。

6

全息景象逐渐淡去,飞迪和提米回到现实中。他们都没有想到,情感测试的内容,竟然是回放家庭冲突的全部过程。

飞迪一眼就望见了爸爸妈妈脸上那仿佛写满千万句话的表情,他张了张嘴,却欲言又止。

检测结果已经出现在屏幕上。

飞迪的情绪色彩地图上布满鲜艳的颜色,而提米的则是一片混沌。情绪曲线方面,飞迪的曲线贯穿了代表快乐的正轴到代表悲伤的负轴,而提米的曲线几乎是一条直线,停留在悲伤的负半轴。

飞迪完胜提米。这意味着,提米要离开家,去福利院生活了。

送提米去福利院那天,飞迪心里或多或少还是有些不舍,不知怎么,他总是想起提米刚刚来到家里时的样子。但是,约定好的事情,总不能反悔吧。

“再见了,哥哥,爸爸,妈妈。”提米对着一家三口挥挥手,便跟着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走出了飞迪一家的视线。

飞迪成功地把“入侵者”赶走了。可他预想过的胜利喜悦,却不知搁浅在哪个小岛上。他的心里像被塞进了一车柠檬,柠檬们互相挤压着,流出酸得不得了的汁液,淌满心房的每一个角落。

回家路上,一家三口各自走着,三个影子彼此分离。

飞迪,这个幼小的男孩,此时深刻地感受到了“孤独”这个词的重量。

飞迪脑海中浮现曾经的一幕,爸爸妈妈各自拉着他的一只手,他在中间跳得高高,笑着,闹着……

一家人,回不去那时候了吗?

7

飞迪把散落的玩具一件件拣回箱子里,把箱子塞进床底下。他已经是大孩子,不会再玩这些玩具了;他也不是个可以任由大人逗弄的小宝宝了,所以,家里少了小宝宝咿呀学语和大人们欢声的笑语。

家里突然安静了,冷清了。

妈妈坐在桌前读着时尚杂志,近日,她改换了穿衣风格,把自己打扮得像个少女。

爸爸坐在电视前看着他最钟爱的篮球赛,时不时发出一声喝彩。

飞迪也许没注意到,弟弟在家的时候,妈妈长期顾不上打扮,爸爸也错过了好多场篮球赛。如今,这些都被补回来了。任何事情总有两面性,弟弟的离开也是如此,家人重获曾被弟弟占据的个人时间,这便是好的一面吧,可不好的那一面呢?

吃饭,上学,上班,放学,下班。

早安,再见,晚上好,晚安。

飞迪一家,像是各自穿上了一件无形的衣服,甚至遮住了容颜,彼此看不清对方的脸。

但所有的情绪都会有个出口。夜是宇宙的怀抱,它能包容所有的脆弱,在夜里,平时被压抑的情绪会一点点扩散开。在许许多多个夜里,飞迪紧紧地捏住被子,脑海中回放着和弟弟一起的一点一滴。

“爸爸,妈妈,我想弟弟了。”一天早晨,在餐桌前,睡眼惺忪的飞迪终于忍不住开了口。

爸爸和妈妈立刻放下手里的餐具和食物。两人在经历片刻的惊讶之后,脸上逐渐浮现笑容。

“那,我们把弟弟接回来?”妈妈试探着问。

“你赶走了弟弟,他一定很伤心,去接他的时候,该对弟弟说什么?”爸爸也跟着问。

“嗯,”飞迪点点头,“我要和弟弟说一声,’对不起’。”

爸爸妈妈欣慰地笑了。

8

这一次,是要去福利院接回提米。

妈妈换上心爱的长裙,爸爸穿上整洁的西装,飞迪带了亲手做的蛋糕,一家人决定好好地跟福利院院长道个歉,请求她批准接回提米。

院长是位稳重的中年女性,她倒是没有为难飞迪一家人,还说:“经常会有这样的事发生,特别是两个孩子的家庭,所以,一定要处理好教育问题。接回去也好,不过……”

“阿姨,怎么了?”飞迪十分焦急。

院长叹了口气,说:“他来到这里之后,想念自己的家人,总是闷闷不乐。于是,他请求我们删除他在你们家的记忆。机器人享有处置自己记忆的权利,所以我们只好……”

“什么?”飞迪一家齐声惊呼。

提米被带出来,一家人看到了这个眼睛里闪烁着天真的男孩。

“提米,这是你的爸爸妈妈和哥哥!”院长向提米介绍道,她脸上的表情带着些无奈。

“提米,我是你哥哥!”飞迪更是难以掩饰哽咽。

“提米,这是我的新名字吗?好啊,我喜欢!爸爸,妈妈,哥哥!”提米很快进入了角色。

飞迪一家强颜欢笑着,连小提米都可以看出来。他看得懂,但他不解。

9

原来,在情感测试的那一天,提米是故意输给飞迪的,他不是没有感情,而是隐藏了自己的感情。飞迪在课本上学到的知识没错,“人类的平均情感强度高于机器人”。他本着“知识改变命运”的想法,才想到这个办法,赶走弟弟。可飞迪还小,没有学过统计学,所以忽略了一个关键因素:大部分机器人被应用于艰苦工作环境和理性计算,它们自然不需要多少感情,但陪伴机器人除外。陪伴机器人是为了满足人类的情感需求而打造的,情感强度甚至高于一般人类。陪伴机器人只占机器人总数的一小部分,所以,机器人情感强度的平均值很低。 飞迪更不知道,陪伴机器人可以隐藏自己的情绪。

“我觉得,我做错了。”飞迪躲在墙角自言自语。    

提米回到了家,家里又充满了欢声笑语。

飞迪看得出,爸爸妈妈都在非常努力地表现着开心,所以他也要努力表现得开心。可他还小,学不来那些,越是努力微笑,就越是笑得尴尬。

“要是我也能忘记和提米有关的那段记忆就好了。可我是人类,不能抹去记忆。”

筑月城法律禁止人类抹去自己的记忆。尽管“遗忘药”这种技术早就问世,但法律却禁止售卖和生产,市面上根本就买不到这种药。

“我要是机器人就好了。”飞迪心里想着,便睡着了。

门外,爸爸妈妈在商量着一件重要的事。

“飞迪现在不快乐。这么小的孩子,我不忍心看着他这样,我们要不要抹去他的记忆?”妈妈说。

“他到现在还觉得自己是人类小孩,是我们真正的孩子。突然告诉他真相,他能接受吗?”爸爸说。

他们手边有一份死亡证明和一份陪伴机器人定制协议,名字那一栏写着:张王飞迪。张王飞迪是他们真正的孩子,多年前因先天性心脏病去世。父母想再要一个孩子,却未获得批准,原因是他们带有疾病基因,下一个孩子可能还会携带该基因。于是他们申请定制陪伴机器人孩子,把真正孩子的记忆灌输进机器人脑内。

那个陪伴机器人孩子就是现在的飞迪。

“他是机器人,他有权知道真相,也有权决定要不要抹去自己的记忆。”妈妈坚定地说,“他大了,我们不该向他隐瞒任何事,包括他的身份。”

爸爸被说服了。

片刻之后,爸爸妈妈轻叩飞迪的房门。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幻作品
飞迪与提米
李霜氤

学校:上海大学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计算机

职业:编程教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写得很抒情,文笔流畅。但主线是多子女家庭的日常矛盾,与机器人的设定关系并不大,写成一般少儿文学也不影响叙述。兄弟二人“情感测试”本应该是全篇高潮,但不知道什么原因,作者躲开了这个情节。大部分篇幅都在铺设伏笔,却没有必要的呼应。

2019-09-04 11:44 郑军 ——

剧情节奏很快,衔接也很流畅,进展总会出人意料,结尾两次揭露让人为之动容。颇为孩童语气的文风也让人更容易融入主角心理世界,加分

2019-08-28 08:58 匿名 ——

故事完整,设定合理,是一篇较为工整的作品。

2019-08-27 15:45 匿名 ——

本文的核心设定是陪伴机器人,文中的人工智能走进了人们的生活,甚至成为了家庭成员。而作者在这样的背景下,真正讲述的是一个有关原生家庭和二孩的家庭故事。在文中,哥哥和弟弟的真实身份是什么并不重要,关键是兄弟俩都展现出了一如人类孩子的丰富情感,尤其是哥哥飞迪。虽然这是一则虚构的科幻故事,但同样也是现实生活中的一则寓言。

2019-08-25 17:04 匿名 ——

非常具有讨论意义的话题,机器孩子和人类孩子该如何平衡。作者以一件件琐事的回忆来塑造两个孩子的形象,但却存在以决斗的形式来决定去留。或许用人类和机器人小孩来朴实的写会更有感染力,而不是最后来一个没什么作用的转折。

2019-08-23 16:49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