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安非他命
海之女   
得票 2 阅读 464 评论 0

【摘要】一位医生在诊室意外地接待了一位神秘女子……由此牵扯出十年前的一段故事……一个因为基因技术造成生命缺陷的女孩在一次意外中得知自己命运的真实状况下,选择了怎样的方式来面对自己,以及面对将要跟自己结婚的男人……他们之间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

“亲爱的,没有别人会在我梦中安睡。

你将离去,我们将一同跨过时间的海洋。

没有人会伴我穿行过阴影,

除了你,千日红,永恒的太阳,永恒的月亮”

——聂鲁达

《安非他命》

 一

这个世界,每一刻钟都有人在诞生,每一刻钟都人在离去。3050年了,那又如何,总得有人死掉,否则地球根本承载不了。我们至今还没有在外太空找到另一个可供人类生存的星球来代替现在这个家园啊!

曹赶来时,一切都晚了。女子一动不动地躺在床上,平静安详,甚至嘴角还带有隐约的微笑。她身上裹着丝质的薄纱,看上去很美,美到放佛她是不属于这个世界。哦!J已经死了,J已经死了。曹一眼就看到了放在床头的那盒安非他命,他感到天翻地覆地一阵眩晕……

     曹,一名精神科医生,今年68岁,长得一表人才、风度翩翩、英俊潇洒。3050年了,不好看的人早已灭绝了,这个星球上只剩下好看的皮囊和好看的灵魂了。哦,忘了说,感谢科学技术带来的巨大馈赠,现在人的平均年龄可是150岁左右啊!所以68岁绝对是一个最好的年纪。另外有必要再提一点的是,现在做一名医生可比一千年前轻松多了,每天工作五小时,而且病人非常少,因为大家都身体健康,很少有人会去医院呀!

     这一天,和往常一样,我们的曹医生早早就坐在就诊室,等待着第一位病人。

     这时进来一位女子,高挑身材,尽管戴着口罩和一顶宽檐帽子,把自己密封的严严实实。但医生还是能够感觉到女士的一丝丝不安。医生的电脑上出现一行她的信息——“姓名:L,年龄:68.职业:保密。”

她摘下口罩,勉强向医生挤出一个微笑,并问好,便又低下头。医生这才看清她的长相,这位女子皮肤白皙,脸型优美,精致的五官,尤其是那乌黑的大眼睛,像两颗透亮的宝石一般。尽管她看上去无比优雅美丽,但眼神里却透露着淡淡的感伤,还有一丝丝深情。作为医生,每天都要见很多人,像是这般美丽女子,却是见怪不怪了,只是她的眼神看上去又是那么特别。毕竟都是3050年了,我们不仅可以选择性别,还可以选择身高长相,乃至双眼皮、头发的颜色和质感。造物主的英明如今已经被人类掌控了,这是令一千年前的人们怎么也想不到的吧。

“您有什么问题吗?女士。”

“我感觉很不好,尤其最近……”她欲言又止。

“说说看”曹医生直视着她。

“睡眠不好,心情低落,我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

“平时喜欢社交吗”

“不喜欢,我一直不喜欢这类事”

“你是一个人生活吗?”

“是的,我一个人生活”

“您有工作吗?”

“已经辞去了”

“您有作个相关心理咨询吗?”

“有的,但是效果不明显”

“我认为您可能有抑郁症的倾向……”

……

“可以吃安非他命吗?”女子突然笑着问道。

曹医生感到一阵惊讶,急忙说:“这属于二级毒品,根本不适用于治疗抑郁症,而且我们医院早就不提供了。现在也只有一些非常落后的地区还有此类药物。”停了片刻,看女子不说话,曹医生继续说道。“我们现在有了更多的新型抗抑郁药品,像美拉西普兰,米氮平酞,舍曲林汀这些,效果都是特别好的,且也副作用极小。”

医生在给这位女士开了一个疗程的药物后,女士离开,医生独自陷入了沉思。

十年前的那个夏天,曹医生差点结婚,没想到在婚礼上出现了意外。尽管已经十年过去了,他一直对往事无法释怀。他的新娘,哦,不,未婚妻,J,一对大学教授夫妇的女儿。他们是在大学里相识并相爱,她是一位独特的女孩,学得艺术史,尽管她可能不是最好看的,但一定是最迷人的。最重要的是,他跟她相处时非常舒适,说话也十分投机。医生完成学业后,向女孩求婚,女孩也答应嫁给他。双方父母都感到高兴,正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婚礼,可是在婚礼当天,新娘却不见了!在场的宾客一片哗然,双方父母不仅尴尬,而且又气又恼。两家的交情也在那一天终结。曹医生总是竭力避免想起这一天发生的事情。但不知为何今天又想起了。

新娘的父母——张教授夫妇——是一对很好的人。夫妻非常恩爱。他们不仅学术造诣高深,且为人温和大度。学生们很喜欢他们,在他们60岁那年结婚,他们想要一个女孩,他们完全可以自己生产,因为60岁还是一个非常年轻的数字嘛,但张教授夫妇跟其他夫妇一样,不想要自然分娩的孩子,他们想求助于国家基因管理局,让他们拥有一个他们自己参与设计的新生命,一个在实验室里培养出来的一个孩子。这是多么激动人心一件事啊!

于是,他们就去那边登记并采集基因了。

“身高在1.7吧…”

“不要胖,也不能瘦,身材合适”

“大眼睛,双眼皮,白皮肤”

“哦哦,对了,高鼻梁,瓜子脸”

 ……他们一边说,智能机器人一边迅速地记录下来并传送到电脑保存了。

张教授夫妇满意地离开了。阳光明媚,照在他们自豪与兴奋的脸上。

回到家中,本来以为等待的是惊喜,没想到基因管理局那边来人通知了。据说是给受精卵做基因编辑的时候,基因管理局那边的机器出了一点小问题。尽管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大概也只是万分之一吧,但毕竟还是发生了。事后基因管理局的人向张教授说明了情况,并表示道歉,并说明如果他们不想要这个生命,他们也愿意免费再次帮助张教授夫妇进行一次基因编辑婴儿服务。

为什么会这样呢?原来由于基因编辑出错,这名女孩的基因表达将被受到影响。科研人员预测,她的外貌在她60岁左右的的时候会急速改变,最后她会变得又老又丑,而且她的生命据估测只有80多岁……80多岁啊,这不是跟1000年前的人类寿命一样吗?!

如果把J的基因缺陷去掉,那么她将是非常完美的。她乐观开朗,积极向上,学业优异,品味高尚,并且待人接物非常有修养。但是非常但是完美的东西真的存在吗?我们说的缺陷又是在何种意义上被称作缺陷呢?瑕疵又是在何种意义上被称作瑕疵呢?很多人真正成年之后才开始喜欢那些使你与众不同的东西。如果你总是担心瑕疵,这等于使瑕疵更为明显,大家都把目光转向了瑕疵。事情总是如此、所谓欲盖弥彰。但是,当你接受了自己的瑕疵,忽然之间地球上就没人注意了。瑕疵变成了财富。只是,我们很多人都不懂这个道理,都3050年了,我们怎么还有那么多的道理弄不明白呢?!奇怪的人类……

张教授夫妇两人从欢喜一下子跌落到了失落的低谷,不过最后他们还是接受了上帝给与的这个残酷意外。还能怎么办,孩子都已经成型了,张教授隔着透明玻璃看到一个可爱的小宝宝正在在培养皿里安静地睡觉,也不免心生怜悯。

我们的曹医生继续沉浸在对往事的追忆中,他又想到与J第一次在植物园约会,在一棵好看的开着白花的广玉兰树下,他们互相看着不说话。往日时光显得十分美好。

还有一次J去参加了一个学术项目,项目研究的主题是21世纪的艺术家生活及创作状态。回来后,这个姑娘很兴奋地和他谈论所见所闻。据说有一些极近疯狂的艺术家会大量服用精神类药品来进行艺术创作。这让J一段时间对精神类药品很感兴趣,比如安非他命,曹还故意调侃她说,干脆你也跟我做同行吧。我们还可以可以一起探讨呐!

“好呀!我很乐意呢!”J说道。此时,曹医生自己本人正在参与做一个药物合成实验项目,在国家药物中心实验室。于是,J经常跟他在那里进进出出。那一段时光,也是令曹医生难以忘怀。

让我们再次将镜头切换到60年前的张教授家里。一个活泼可爱的女孩逐渐成长。随着时间悄然流逝,在张教授夫妇的精心抚养下,小姑娘长得亭亭玉立,只是,但多年来,张教授夫妇对这个秘密一直守口如瓶。

然而,该来的一切都会来的,或早或晚。由于一次偶然的皮肤过敏,女孩去医院,医生说她的这个情况有点特殊,一般情况下,经过治疗都会好转的,但女孩脸上的红斑非但没有消失却还在继续加重。女孩回到家中,把这件事告诉了张教授夫妇,谁知,夫妇俩脸色突然大变。

J看到父母的脸色大变,预料到一定是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她追问父母是不是知道什么事情。张教授夫妇得知这件事事到如今也不可能再继续隐瞒下去的。只得告诉了女儿一切……

“我的存在只是一个错误……爸,妈,你们说是不是?”女孩在小声啜泣。屋子里安静地可怕,安静到听得清女孩每一声哭泣,以及张教授夫妇的每一声叹息。

“不,不是,我们爱你,所以选择留下你。”

“爱我——?是吗?这就是你们对我的爱?”女孩哭笑不得。停了一会儿她继续控诉道,“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是我跟别人不一样,而且我只有他们不到三分之二的寿命!”女孩此刻已经有点歇斯底里了。

张夫人看到女儿那么痛苦,也不由的哭了。她不知道怎样去安慰女儿,或许应该早点告诉她这个事实。她转向她的丈夫,痛苦又埋怨:“都怪你啊都怪你!是你说我们不告诉她的,哎,我可怜的女儿,妈妈对不起你……”张教授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张夫人正准备伸手抚摸浑身颤抖的女儿,却被女儿一手甩开了。

女孩跑到楼上自己的房间,把自己锁在房间——“不该出生,不该出生,为什么我要被创造出来……我要怎样去把这个事实告诉曹,他还会爱我吗?他知道了还要跟我结婚吗?”她自言自语道。

“世界是一个巨大虚空,无人可以逃脱……”女孩在日记里写道。J看着自己曾经的照片和影像,多么年轻活泼啊!但是一想到自己很快就要变得又老又丑,她就不由自主地落泪了。

晚上,父亲正站在门外。“J,开门吧,一切事情总会有解决的办法的,让我们一起面对吧……”此刻女儿平静了很多。

“爸爸,你走吧,我现在好多了,也不怨恨你们。是你们给了我生命,不管是怎样的生命,我都得接受。”

“如果真是这样那再好不过了。你不要太消极了,还有三个月就要结婚了,女儿,你一定要开心起来。”

J打开门,说,“爸爸,您请进来。”张教授看见女儿眼里满是绝望,甚是心疼。“我为今天向您和妈妈发火这事道歉,另外,麻烦你们通知曹,取消婚礼吧。”J轻轻地说。

“什么?取消婚礼?”父亲很惊讶,“这怎么行,我们俩家都定下日子了,再说,你先不要灰心,肯定有办法治好的,现在的科技这么发达……”

J沉默了几秒钟,她忽然抬头直视着父亲,说:“爸爸,您不觉得这是一种欺骗吗?我很快就会变成另外一个人了,曹不可能接受的……”J继续说,“再说,怎么可能治好,基因的错误在我出生时就已经注定了,所以悲剧已经注定了,爸,您还是不要安慰我了……”

张教授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最后他说道:“这样吧,我去告诉曹,如果他能够接受,婚礼照常举行,若他不接受,那…那你们就散了吧……”

父亲起身准备离开。

J突然叫住了张教授,她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不,还是由我来说吧。让我来告诉曹这件事。”

     当然,这突然之间发生的一切,曹医生一无所知。前些日子J和曹医生在一起享用晚餐,J只是简单地吃了一点点食物。曹医生也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这几日突然联络不上了未婚妻,不免有些担心。就决定亲自去了张教授夫妇家看望J。但是来到他们家,却发现大门紧锁。曹医生更加困惑,晚点的时候继续联络J。这次J终于向曹医生回复了,她说由于脸部过敏,去了外地的医院治疗。曹医生很担心,他询问了医院地址,说马上来照顾她。但J说不必了,母亲在这边照顾已经足够了。J并没有对曹说实话,她现在不仅仅是痛苦,更是内心充满矛盾,一方面她不想欺骗曹,但另一方面,她不想失去他,她更不敢去考验曹对她的感情。所以,她最后选择去了一家国际顶级的整形中心,她希望能通过手术让自己保持美丽。所以当曹问她在哪家医院准备前来照顾时,她拒绝了。

通过一系列的手续,女孩面部红斑被祛除了,但这样的手术需要每隔一个月做一次,而且,也只是起到暂时缓解的作用。而且也不能阻止在女孩60岁的时候面貌会急速改变这一事实。等到面貌改变的时候,再次实施类似的整形手术后,则丝毫不起作用。

但是女孩管不了这么多了,这个时候,她只想跟曹结婚,而且是愈发迫切。

等到女孩再次出现在曹医生面前时,也没有什么异样。

婚礼如期举行。

欢天喜地,张灯结彩,高朋满座,其乐融融。

马上就要到了吉时了,怎么新娘迟迟不见身影。曹医生开始有点慌张,而且他怎么也联系不上J,这更让他有了一点点恼火,他开始怀疑J是不是故意整他的,或者只是开个玩笑罢了,但是怎么可能会有人在这种场合开玩笑,“shit!”他去问张教授夫妇,得到了意外的回答——“J可能是突然改了主意,不想结婚了。”

“那么她现在人在哪里?”对于这样的回答,曹医生感到简直是不可理喻。

“我们也不知道……或许你可以去XX看一看,她会不会独自呆在那里,小J出了一点事……”

教授沉重地说道。

“出了什么事?你们早就知道了是吗?”曹医生问道。

教授点点头,但又摇摇头说道,“不,我们不知道小J今天会不来……”

“小J患了一种病,她可能…可能不想见你了……她的容貌全部要改变了……”张太太抑制不住悲伤。

曹医生此刻有点懵了,说不清是恼怒还是担忧还是恐惧亦或是不知所措。

最后他稍作平复,上台宣布,新娘突发意外,此次婚礼取消。

现场一片哗然。

紧接着,我们的曹医生便驱车前往XX地。

天哪!多么恐惧的一幕!在那里他看到了什么?!他看到了一个丑陋的女子,她的体型很胖,与J简直判若两人。它的头发散乱,面部扭曲狰狞,像一头野兽。硕大的鼻子在脸部显得尤其突出。眼睛眯成了一条线,让人根本分不清她是睁眼还是闭眼。曹医生吓得不由地后退了几步。女子看见曹医生过来,蜷缩在那里一动不动,彷佛一个死人,接着她抬起头,缓缓地说:“曹,你来了啊…”曹医生不由地后退了两步,声音里都带有颤抖,“你…你是J?”

“是,我是。想必我父母已经告诉你了吧,我需要不停地接受整形手术,我很累,放弃了。”女子停了停又说,“我爱你,所以我不能欺骗你,虽然我很想跟你结婚,但你一定不能接受这样的我。”

“我只有三十多年的寿命了,我想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一个人过剩下的日子比较好。而你,还很年轻——”女子说着说着便哭了。

曹怔住了,他想说点什么但不知道怎么开口,他想去抱着她,但他也好像被什么钉在地上一样。

十一

这是J吗?这真的是曾经陪我度过很多美好时光的J吗?我还爱她吗?我要跟她结婚吗?当一个完全改变了体型、外貌、声音过后,他还是原来的他吗?亦或者是,他的存在在于他所有过去的全部的记忆?我该怎么办?

十二

曹医生已经记不清他是怎样回到了家中,他连续三天没有去医院,这突如其来的事实让他一下子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在第四天,他突然想到他应该去找J,去XX找那个奇怪的女人。不管她如何丑陋,她就是J,她是曾经跟他一起度过大学时光的J,跟他住在海边白色小房子度假的J,跟他一起探讨安非他命的神经毒性的J,跟他一起去植物园玩耍的J,不管她外表变成什么样,她的内心还是原来的J。

但,一切都晚了,等他三天后去XX找J的时候,那个奇怪的女人早已经不见了。而后将近十年的时间里,他也没有再次获得过关于J的消息,J的父母也不知道女儿去了哪里。所以大家一致认为,她可能已经死了。

     

十三

“您好!”外面的敲门声把医生拉回到了现实。又一位病人来了,是一位老人,在女儿的陪同下过来了。

“医生,我爸——”“抱歉,我有点事,请你们明天再来。”

曹医生打断了那位女士的说话,旋即站了起来,脱掉了白大褂,然后大步走出了诊室。诊室里的父女俩惊讶地望着对方。女士嘟哝着一句,“这……这都是什么狗屁医生,都3050年了,怎么还有这样的素质的…”

十四

曹医生一路狂奔出医院,坐上自己的水陆空三用智能汽车。所以他能够立即赶到了张教授夫妇家里,夫妇俩突然看到曹医生,很惊讶,但又有点尴尬。曹医生急忙问道:“J在家里吗?”张教授夫妇说他们女儿很久都没有回家了。张教授问:“你为什么突然来找J?”曹医生激动地说:“我好像……好像……看到她了,今天!在医院!”张教授夫妇继续追问,曹医生也顾不得多说,转身离开了。

“她会去哪儿呢?她会去哪儿呢?”曹不停地在脑海里搜索一个个又一个地名,突然,他脑海里竟然冒出四个字——“安非他命!”啊!我明白了!我知道她在哪儿了!曹医生边想边命令智能汽车立即赶去曾经……

十五

曹把脸孔埋在手里。无人听到他的哭泣。这是他十年来第一次哭泣。他立着,哭得全身抖动,比跪着还要凄楚可怜……

安非他命,安非他命,多好听的名字。安,安全,非即否定,他,他人,命,性命。上帝给予人类的广角天地,往往被我们过得如此局促。这是黄昏的太阳,我们却把它当成了黎明的曙光。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安非他命
海之女

学校:博芃情报研究所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科技与社会

职业:公司职员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前面的铺垫都很好,结尾却写得很乱。安非他命和故事看不出有什么联系。在问诊女人身上花了很多笔墨,但她又与故事无关。这些都是谋篇布局的问题。

2019-09-29 13:39 郑军 ——

本文通过一种对于未来世界的描述,写了一个未来世界的恋爱故事,同时有一个支线剧情通过药物来描述一个情况。 但是文章的分节十分的迷惑,破坏故事的主线的叙述。其次这一款药物对与故事的主线剧我有任何的关系,这不得不质疑文章的主旨和立意。其次,在使用纪年法的时候,描述可以不用很浮夸。总的来讲,去除了科幻的元素,本文依然可以成立,有种类似于为了科幻而科幻的情况。

2019-09-15 22:19 匿名 ——

作者设想了在未来世界中,基因编辑技术得到了大规模的推广,甚至应用到每个人身上后,可能出现的问题。但是文中的一些内容缺乏科学背景的支持,小说的角色、情节、结构等方面都不够饱满,内在逻辑也不够清晰。

2019-09-14 01:47 匿名 ——

原本应该是一篇小清新的文章,有情有爱。只是强行用安非他命并与之联系是一个很大的问题。不过矛盾的选择点是非常有探讨意义的,一个人之所以是一个人究竟是他的外貌还是品行。人生苦短,有限长的生命终归是短暂的,因而也有着短暂的乐趣。

2019-09-12 16:09 匿名 ——

故事本身和安非他命的关系有点牵强。

2019-09-10 23:15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