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出笼记
孔令国   
得票 1166 阅读 3068 评论 0

【摘要】为了人类的永续繁衍,在历史进程中,个体是否要牺牲个性化追求,而服从集体的统一安排?是或者不是,这是个问题。

 1

小于此生最大的遗憾跟自己家的传家宝有关。

他们的传家宝是一个叫“仓鼠笼子”的故事,爷爷每周日晚上给他讲,讲了好多年,他都没在意,甚至没听完。当他意识到故事里似乎有什么秘密的时候,却再也听不到了。

这个周日来临之前,爷爷刚到150岁,这是他年轻时选择的“生命终点”。小于从没关注过,而小于的父母则天天忙着工作,没意识到这一天这么快就到来。于是,爷爷就这样悄悄停止接受了社会生命供给。

小于痛苦不已,父母便来安慰他:“没关系,爷爷的所有数据将会永远保存,包括他的意识。等我们厌倦了这个世界,还会在数据世界里与爷爷相遇的。”

“可是这个世界里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呢。”小于说。

“所以我和妈妈要努力工作,你要努力学习,都是能增加社会信用值,扩大我们寿命选择范围的,只要我们努力,就会有足够的时间留在这个世界。”爸爸说。

小于爸爸说的没错,他们确实在努力工作。他们每天对着全息屏,重复着简单但不可或缺的体力和脑力劳动,为这个世界提供基本的能源需求。即便到了周末,能放下工作跟家人聊聊天的时候,他们也拿着随身全息屏处理着简单事务,关注着自己的社会信用值,似乎屏幕里的虚拟交流比真实世界的交流更重要。

小于没有再说话,他心里感到遗憾的,其实还有那个没讲完的故事。如果放在以前,小于根本不会在意这个故事讲了什么,可经过了好朋友小音那件事后,他对于听完整个故事有了很强的欲望。此时,小于心里除了对爷爷无限的怀念,还多了一个再难解开的结。

回到自己舱里,小于打开全息屏,搜索“仓鼠笼子”,脑海里回忆起了爷爷和蔼的脸庞和那个没讲完的那个故事:

“早在21世纪,爷爷的爷爷还年轻的时候,人们喜欢养真实的动物当宠物,爷爷的爷爷养了三只仓鼠。为了不让他们乱跑,他给它们做了一个很大的笼子。笼子里有各种娱乐设施,为的是让里面的仓鼠不至于太无聊。三只仓鼠每天在里面吃睡玩耍,可突然有一天,其中一只似乎对所有娱乐设施不再感兴趣,在笼子里走来走去,不停地望着外面……”

这是小于听到的最长的部分,每次故事讲到这儿,他往往就呼呼大睡起来,后面的内容便不得而知。

屏幕画面模拟出了古代仓鼠笼子的样貌:一只雪白的仓鼠在一个圆形的笼子里跑啊跑,似乎很努力,但永远跑不出去,因为那个圆笼子只是挂在那里原地打转,一点位移都没有。

小于看着屏幕里的画面,感到一阵压抑,这种压抑随着仓鼠笼子的转动越来越严重,他开始额头出汗,双手发抖。终于,他用力关掉屏幕,大喊一声,抱头坐在舱里,喘着粗气。

不多久,平静下来的小于再次打开屏幕,找到好朋友小音的ID,对小音说:“能见个面吗?还在那个屏幕拐角处。”小音立即回复:“好的,一会儿见。”

街上所有的全息屏整体调暗了光线,推送了繁星景观,表示现在已经到了晚上。小于和小音在来到一个屏幕拐角处,这是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

小于说他知道了爷爷讲的故事的结尾:“那个故事后来是这样的,有一只仓鼠学会了思考,用力撞破了笼子,跑了出去,发现了更广阔的天地。”

小音听着,半信半疑。

小于接着说:“这是个寓言,它想告诉我们,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其实就是一个全息屏围成的笼子,我们都是关在这个笼子里的仓鼠。”

“你确定是这样吗?不管家长还是老师,从来没人这么跟我们讲过。”小音问。

“不是很确定。”小于说:“但是我有心去找一找,我相信世界肯定跟大人们讲的不太一样。你想跟我一起吗?”

“这个……”小音眼神里充满疑惑:“会影响社会信用值吧。”

“是会影响,不过,你不觉得这个很值得冒险尝试一下吗?”小于鼓动起来。

小音想了想说:“可我还是担心爸妈,担心我们家里的社会信用值。那可是他们一生最在乎的东西。”

“好吧。”小于有点遗憾地说:“没关系,我先研究研究,但你一定要替我保密。”

“嗯!这个可以。”小音坚定地回答。

小于用犀利的眼神盯着“星空”,仿佛要在这全息屏上撕开个裂缝,冲破这个笼子,找到更大的世界……

2

小于开始了“出笼计划”。他表面上一切如常:去教育区上课,到娱乐区玩耍,在医疗区看病。周末,看着父母手捧全息屏心不在焉的聊天,他也心不在焉地应和,心里怀念着已故的爷爷。

但除了这些常规动作外,他还在做着一些秘密的事。小于在做这些事的时候小心翼翼,生怕被全息屏采集到行动数据,影响社会信用值。他唯一的倾诉口就是小音。

的确,这样的事他也只能找小音聊,因为他们是彼此除了家人之外,交往的唯一真实的人,这对于每天几乎24小时通过全息屏交流的现代人来说,简直有点不可思议。并且,小于之所以有找寻故事结局,探索世界面貌的冲动,也是因为和小音交往中的一件事。

那是小于第一次见到小音,也是他这辈子见过最美的画面之一。

那天是一个工作日,小于像往常一样离开自己的舱,匆匆赶往教育区去上课,他记得,当时路上的全息影像推送的是雪景,逼真的雪花在身边飘落,甚至让他感到一丝凉意。行人们多数赶往工作区,只有跟他年纪相仿的学生朝教育区走,大家都穿着统一的制服,制服颜色随着推送景观变成了银白色,人与景融为一体,叫人不易分辨。

突然在一片银白中出现了一点红,它不停地跳动,很是乍眼。小于慢慢走近才发现,那是跟他差不多大的一个姑娘,手里在编制一条红色的绸带。他惊讶极了,如今人们做任何事几乎都是用手在空气中操纵全息影像完成,这种操作实物的古老方式他还是第一次见。他跟着姑娘走了半天,终于鼓起勇气搭了话。

姑娘起初有点拘谨,可几句话后,两个孩子便如同故交般结识了。小于得知姑娘叫小音,住在离他两个社区外的舱群,跟他在一个教育区上课。而她手中的红绸带,则是为了编制一个叫中国结的东西。小音告诉他,这是古代一种节日饰品,如今很少有人用这种实物饰品了,即便有,也是机械手流水生产。这种操作技术是她家的传家宝,是奶奶教给她的。

小于觉得这个新朋友和她手中的绸带有意思极了,以至于那天在课堂上总是心不在焉。全息屏里的AI老师正图文并茂地给大家讲科技史,告诉大家,发生在21世界末的信息技术大革命是奠定我们现在世界形态的一次重要事件。可小于脑子里全是中国结的画面。直到屏幕上提醒他走神即将超过三分钟,他才赶紧把思绪拉回到课堂上。偷偷瞄一眼周围的同学们,都死死盯着自己的屏幕,哪个都比他听课认真。

这是小于觉得在这个世上遇到的最真实的事情,可这种真实却只存在了那么一下,让他感觉比虚拟的东西还虚幻。一个周末过去,情况全变了。

他再见到小音时,小音居然像从未发生过这件事一样对此只字不提。小于一个劲地追问,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原来,小音跟小于编制中国结的行为数据被全息屏悉数搜集到,很快反馈给小音的父母。从小音父母口中,他们才知道这件事的严重性。

据小音父母说,这种古老的手工技术在现代社会是不允许存在的。它不能创造价值,浪费人们精力,还会引发人们对努力工作之外的事情不停思考,这些都是不利于整个社会的稳定和进步的。因为这件事,小音父母的全息屏被重点提醒,如果再这样下去,全家的社会信用值都会受到严重影响。

于是,在父母的要求下,小音只好上交红绸带,看着父母把它们烧掉,并把实时画面上传全息屏,从此不再提及此事。

知道事情原委的小于感到跟愧疚,他觉得是他断送了小音的传家宝,但他更是想不明白,为什么这样的操作不被允许。直到小音提醒小于他们家传家宝的时候,他才意识到,一些疑问或许能从爷爷的故事里找到答案。于是他回家找爷爷,可是,已经晚了。

不过,小于感到事情或许正如他所想,他们所有人都像是被关在笼子里的仓鼠,被什么人控制着。于是他给那个故事编了结尾,立志一定要找出个所以然。

他的努力没有白费,“出笼计划”进行了一年多,他表面上看似和常人一样,可背地里却发现了很多不寻常的东西。目前,小于心里有了一个比较完美的计划,可这个计划还缺一个重要部分,那就是,他希望小音也加入。

3

没有了中国结的小音失落了好一阵子,但很快恢复了正常生活。有时她想,这个传家宝断了也好,毕竟这个“非法”的事存在便有隐患。她现在最担心的就是小于,他因为这事产生的那些思考,做的那些事,总让小音觉得不寒而栗。

他俩常在周日见个面,只有这时候小于才会提起“出笼计划”的内容。当然,小于总不会忘了适时地对小音游说一番,小音则几乎毫无例外地婉拒。

其实小音也犹豫过,小于计划的进展经常调动起她的好奇心,也撩动着她对中国结的怀念。可每到这时候,对社会信用值的担心也会恰逢其时地出现,把这种好奇和怀念狠狠压下去。就在这种好奇与担忧此消彼长的过程中,小音的奶奶也去世了。

奶奶也选择在150岁的这天离开,全家人举行了简单的送别仪式,然后继续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小音十分失落,小于便像当初父母安慰自己一样一直安慰她,告诉她奶奶的数据一直都在。

这天,小音舱里的全息屏弹出一条消息,是小于发来的,他说:“别难过了,我送你一件礼物吧。”

小音说好啊,然后打开了屏幕里的礼物接收盒子。

小于说:“不在这儿送,我们还在那个屏幕拐角见吧。”于是在一个周末,他俩又来到最初认识的地方。

小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当小于拿出一个布包,慢慢打开时,里面竟然躺着一条鲜艳的红绸带。

这次全息屏里推送的是麦田的景色,大片金色的麦穗像波浪一样慢慢滚动,让这条红绸带显得更加美丽。小音眼眶湿润,不自觉地把红绸带举起,似乎它会随着麦浪一起摇摆。

小于赶紧按下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声张。这时小音才反应过来,问小于:“你是从哪弄到的这个?”

小于神秘地说:“想知道吗?明天是周日,我带你去个地方。”

第二天,街上的全息屏里都下起了小雨,路上偶尔设计的一些水渍,让这种景象更加逼真。小于和小音两个人在街上走着,和路人穿着一样的制服,脸上是一样的表情,但内心却十分激动。

他们一直走,走过消费区,绕过教育区,又过了几个居住的社区。路上的行人越来越少,身边的全息屏幕也越来越旧。在一个年代很久的社区旁边,他们转进了一条小巷。

小音感到雨停了,但仔细一看,是这里的全息屏没了,街两旁的建筑居然大部分是用水泥做的。他们继续走进一栋大楼里,小音被眼前的画面震惊到了:

大厅两旁摆着很多实物物品,样子就像历史里讲到的商店。物品多种多样,除了小音的绸带,还有实物的乐器,实物的玩具,以及实物的古代工具。看到感兴趣的,小音习惯性地用手在空气中划动,却不小心打到了物品后面的人脸上,她这才意识到,就连后面站的人都是实际存在的。

小音感到不可思议,问小于是怎么知道这里的。小于神秘地一笑,告诉她,从书里。

“书?”小音惊奇地问:“现在还有人看书吗?信息技术大革命之后,所有知识不是都通过全息屏传播了吗?怎么还会有人看书?”

小于说:“你只说对一部分,全息屏是收录了人类文明几乎所有的知识,但是却刻意回避了思想,目前只有书里才有思想。”

“可为什么我们不继续传播思想呢?”小音问。

“这正是数据主义不想让我们得到的东西,因为有了思想,人们就会思考,就会威胁到数据的统治。”小于解释道。

小音越听越糊涂,接着问:“数据是谁?”

小于说:“我也不知道。”

小音:“那我们现在在哪?”

小于:“在一个没有全息屏,好像也没有数据抓取的地方,他们管这里叫鬼市。”

小音:“这些人在这儿做什么?”

小于:“他们在交易实物。”

小音:“交易实物?那可是犯法的。”

小于:“是啊,可是他们不得不冒这个险,他们都被扣过大量社会信用值,想靠这个给人生翻盘呢。”

小音看看小于送他的红绸带说:“原来是他们无形中保留下来的这些实物物品。”

小于说:“没错,他们某种程度上可算是功臣呢。”

他们又逗留了一会儿,小于用自己半学期的信用值买了两本书。他对小音说:“其实那个故事的结尾是我编的。开始只是单纯的想象,但后来我不断思考,又接触到了书,了解到鬼市,这种想象就越来越肯定。我们生活的空间其实就是个全息屏幕围成的笼子,我们就像仓鼠,在里面忙碌一生,永远逃不出去。我们每天做着数据让我们做的工作,吃着数据让我们吃的食物,学着数据想让我们知道的东西,就连街景都是数据给我们呈现的。说到这里,你见过真正的星空和麦穗吗?”

小音摇摇头。

小于接着说:“不止你,我们所有人都没见过。因为数据时刻在看着我们的一举一动,不让我们思考,不让我们走出笼子。爷爷之所以只能在周日晚上给我讲故事,也是因为那时候是服务器维护,数据搜集最薄弱的时候。”

小音听得有些激动。

小于继续:“所以我更加坚定我的计划,也一直在努力实现。现在,离计划能实施还有段距离,不过,我十分期待你的加入。你愿意吗?”

小音惊了一下,这个结果在情理之中,却又有点出乎意料。她没有了往日拒绝的坚定,却也不敢立即答应。嘴巴嗫嚅了半天,吐出几个字:“我再想想吧。”

一天快结束的时候,他们离开了鬼市,分手时,小于把用纸层层包裹的两本书递给小音,同时递过去的还有一个在鬼市买的小铁棒。他说:“要是感兴趣,可以看看,记住,一定要等到周日晚上把全息屏关了再看,用这个照明,这叫手电灯,据说古代人偷偷看书都是用它。”

深夜,小音偷偷爬起来,打开手电灯,悄悄翻开了那两本书,书页的霉味有种虚幻的真实感,书皮上分别印着书名,一本印着《华氏451度》,一本印着《未来简史》。

全息屏已灭,舱里一片漆黑,只有舱角的红灯一闪一闪,显示供电正常。

4

读了书的大脑看到的世界多数是悲观的,正如小于和小音这个周日赶往鬼市时,天上又飘着小雪,他们不自觉地说服自己,这哪里是雪,无非就是个全息投影,和星空、麦田没有区别。但他们并未因此而过于悲伤,因为他们一直在为能看到真正的雪而努力。

有了小音的加入,小于的计划进度快了很多。来过几次鬼市之后,小音早已没了当初的惊奇,反而感到有些亲切。这里的人身上穿着不同的衣服,脸上带着不同的表情,跟鬼市外的人相比,没有那种整齐划一的节奏和千篇一律的姿态。小于告诉她,这就是个体世界与集体世界的区别。

经过一年多的相处,小于已经跟鬼市里的人打成了一片。正是在他们的帮助下,小于的计划有了一个质的飞跃。这正是他和小音此次过来的目的,他们要找刘瞎子。

刘瞎子其实并不瞎,只是因为信用值受损严重,自己舱里的全息屏几乎丧失了所有信息功能,在这样的社会就像个瞎子一样,所以别人给他起了这么个绰号。他长年混迹于鬼市,对很多“非法”的东西了如指掌。

这是他俩第三次来找刘瞎子。前两次不是因为他生病不在,就是因为吃的不够去囤食物,都让他俩扑了个空。这也让小音体会到鬼市的一个缺点,就是离开了现代文明,所有大事小情操作起来都显得那么麻烦。

还好第三次没让他们失望,他们终于在刘瞎子的店里见到了他。

刘瞎子十分健谈,虽然比他俩大好多岁,聊起天来却好像是他们的同龄人。他跟两个年轻人从历史到科技,从合法都非法,天南海北地聊了一大堆,但提到小于的“出笼计划”时,他却一下子没了那股精神头。语调缓慢下来的刘瞎子突然像个长辈一样提醒他俩:“你们还是趁早断了这个念想吧,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

“怎么连您也这么说?”小于感到不可思议。

“是啊。”小音补充:“他们可是说,只有您才有这样的本事,把我们送出去。”

“是吗?”刘瞎子点着一根烟,说:“那是他们表面上抬举,其实内心肯定在说,只有我才这么傻,才会干出这样的傻事。”

“他们不是这么说的。”小于说:“他们说只有您这儿能提供出去需要的物资,也只有您知道出去的路线。”

刘瞎子长长吐了一口烟说:“没错,我是能做到这些,但是我不想帮你们这个忙。”

“是因为社会信用值吗?”小音问:“我们可以尽己所能给你。”

“社会信用值?”刘瞎子坐直身子:“姑娘,想要社会信用值我有的是办法,不在乎你们这点,我不帮你们做这件事,主要是因为,出去并不是件什么值得称道的事。”

“不出去就值得称道吗?”小于说:“我们每天被数据控制着,统一工作,统一学习,统一吃喝睡觉,这样就是生活的全部吗?”

“哈哈哈。你们太天真了,统一有统一的道理。”刘瞎子举了举手里的半根烟说:“就拿这抽烟来说,数据统一给人们设计了既能体会到抽烟快感,又对身体没伤害的程序,全息屏前带个帽子就能抽一辈子,省事又健康,有什么不好的,总比我在这儿费半天劲弄个真烟来,又伤身体又危险要好。”

“抽烟能说明什么问题?”小于不想放弃。

“抽烟能说明大问题。”刘瞎子说:“我还是奉劝你们一句,有的险可以冒,有的险最好别冒。”

“好吧。”小于站起身:“如果您不同意,我们下次还来,我们每周来一次,直到您同意为止。反正您不会去告发我们。”

说完,已经起身走到了门外。

刘瞎子看着俩年轻人的背影,脑中迅速闪过几个场景。最终他掐掉手中的烟头,走到门口,冲两人大喊:“过一个月,找个周末再来一趟。”

小于和小音回头看着刘瞎子,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

5

再次见到刘瞎子,是两个月以后。用刘瞎子的话说,帮他们凑这些物资的精力,够他赚半年社会信用值的。

“我们一定把社会信用值分期付给你。”小于说。

“那都是后话,等你们回来再说。”刘瞎子说完问小音:“姑娘,想好了吗?跟这小子送命去?”

小音笑着看小于,眼神里充满坚定。

小于对刘瞎子说:“别开玩笑了,快看看东西齐不齐。”

“好嘞。”刘瞎子拎来两个包裹,把它们打开开始清点:“水和食物,够好几天的。手电灯,充满电的,外面照明靠太阳,它可不会随时在线。这些是一些古代人登山的工具,睡袋、手杖……。”

“这是什么?”小于指着两个厚厚的包裹问。

“登山防寒服。”刘瞎子说:“没见过真的吧。咱们现在的环境是恒温,用不到这个,出去可没人听你的,全靠这玩意保暖呢,这时候应该是冬天,这个用得着。”

“冬天会下雪对吗?”小音眼睛一亮。

刘瞎子瞥一眼小音:“会下雪,但也会很冷,姑娘,别总想好的一面啊。”

“好了,应该没问题了。我们抓紧出发。”小于背起包裹,也给小音带上。

他们跟刘瞎子告别,小于说:“老刘,谢谢你指的路,等我好消息。”说完和小音朝鬼市另一端走去。

刘瞎子看着两个年轻人的背影,心里默念:“可别学我,水还没喝完就让人给抓回来了,落得今天这下场。”

穿越鬼市用了一天时间,他们在林立的水泥建筑中看到了各种平时见不到的东西,小音甚至觉得,没有了全息屏,心里反而更踏实。傍晚时分,他们在一个古代楼宇大门口撑开帐篷和睡袋歇息,准备明天的跋涉。

睡前,小于给小音简单解释了他们出去后的任务,就是寻找服务器。小于说:“我们一直生存的‘笼子’叫生存区域,每四到五个生存区域会有一个服务器来维持,那里有我们生存区域里所有的数据,应该也有我们想要的答案。”

小音似懂非懂,但眼神依然坚定。在不远处的大楼旁,有一条古代铁道,刘瞎子告诉他们,过了铁道,就意味着要离开自己所在的生存区域了。

鬼市没有全息屏闹钟,第二天一早小于和小音还是早早地醒来。他们吃了些东西,便收拾起包裹,向外走去……

几乎同一时间,小于和小音的父母都收到了一条提醒信息,但他们太忙了,谁也没有注意查看。他们此时还不知道,这是一条能让他们发疯的信息,内容是:“您的孩子已擅自离开生存区域,请处理!”

6

小于和小音越过铁道,眼前一片开阔。远处,太阳刚刚升起,被照亮的大地上呈现出一幅他们此生从未见过的画面。淡黄的大地踩上去十分坚硬,地面上空荡荡毫无生气,并不像全息屏里展示的会长出植物的样子。单调的地面上倒是保留着许多古代的公路高架桥,桥上不时会有全自动汽车经过,小于解释说,那是在不同生存区域间运送物资和垃圾的。

他们来到一处高架桥入口处。这是一处高地,在这里,他们的视野更开阔些。

只见在稀疏的高架桥之间,散落着一些白色的蛋壳形状的区域,小于指着左边的一个说:“看,那就是我们的生存区域,就是我们的‘笼子’。”

“原来就这么点。”小音惊讶地说:“从小到大,一直以为这是个很大的世界。”

再向远处看,阳光有些刺眼,但从轮廓可以看得出,目所能及之处,都是这样景观的循环。突然一阵风吹来,两人同时打了个寒战。他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冷,离开生存区域后首次感到一丝不安。两人迅速穿上了防寒服。

小于说:“我们要抓紧时间,在食物和水用完之前找到服务器。”于是两人走下高架桥,按照刘瞎子提供的信息,他们开始了寻找。

太阳挂在头顶的时候他们行动,落下时休息。平生第一次,他们靠大自然提醒作息。两天过去了,他们绕过一个更大的“笼子”,却还没找到服务器。大自然的景观一成不变,这让小音觉得似乎还是全息屏里的景观丰富些。水和食物还够,但寒冷的气温成了他们最大的挑战。而事实上,正值初冬,真正的寒冷还没到来。

第三天一早,小音还在睡梦中,就被小于晃醒了。他激动地说:“我看到服务器了!”就在这个大“笼子”的另一侧,有一座高大的水泥建筑,小于昨天睡得晚,看到建筑里时刻有灯光闪烁,便意识到那有可能就是服务器所在的地方。

小于和小音的父母终于看到了提醒信息,原因是信息第三次提醒的时候已经开始扣除社会信用值。而此时,他们早已不在乎社会信用值了,看到两天前的信息内容,他们唯一担心的就是孩子的安危。于是他们按照程序提示,选择了立即找回,而这也将耗费他们半生的社会信用值。

此刻,小于和小音站在大楼门口,望着里面一排排规则的装置,心里说不出的激动。正在他们不知所措时,天空飘起了雪花,是真实的雪花,他们从未见过的雪花。服务器闪烁的灯光和雪花交相辉映,两人激动地抱在一起。

他们越抱越紧,不舍得分开。起初是因为激动,几分钟后,激动渐渐退却,他们才发现,这种拥抱,大概是为了抵御对寒冷的恐惧。然而在茫茫大雪中,两个人根本给对方提供不了任何热量。意识到这一点的小于赶紧拉着小音跑进大楼。

避开了寒风,但温度依然在不停下降。这对于从出生就生活在生存区域里的小于和小音来说,无异于极端恶劣的生存环境。睡袋和防寒服已形同虚设,两人坐在巨大的服务器旁,互相抱着对方。

门外雪越下越大,再没有当初憧憬的那般可爱,而楼里服务器的灯光还是自顾自地闪烁,显得异常冷静。小于看着这无数的灯光,不知道自己的数据在哪,也不知道控制这些数据的是谁,他找不到答案,陷入一阵迷茫。身边的小音渐渐没有了声息,任他如何叫也没有反应。他开始后悔,开始恐惧,甚至希望有人把他们抓回去。终于,在混乱的意识中,小于也渐渐闭上了眼睛。

昏迷中的小于和小音应该感觉不到,楼外的大雪中已经停了两辆车。那是从生存区域中心赶来的救援车队,他们接到指令后迅速定位,立即行动,总共用时没超过半个小时。

7

“为了人类的永续繁衍,在历史进程中,个体是否要牺牲个性化追求,而服从集体的统一安排?选项A,是,选项B,不是。”

这是小于期末检测中的一道试题。他知道,期末检测试题是对每个人一学期以来的数据进行分析后量身定制的,这道题别人不一定需要答。他还知道,选择A,会得到社会信用值,选择B,会扣除社会信用值,因为这道题在这学期不同检测中反复出现,他早已知道答案。小于想选B,但他的社会信用值太少了,不能再随心所欲,于是他终于第一次违背内心意志,把手指在A的位置,点了下去。

全息屏显示回答正确,照例弹出答案解析:“随着人类数量不断增长,地球上的空间和资源再难满足所有人的个性化需求,为了保证全人类正常繁衍,我们必须用高科技手段,统一规划人类的生活,以达到单位资源的最大利用。”

小于对这答案解析已经烂熟于心,他还在心里对解析进行补充:“所以我们要让大多数人停止思考,停止创造,在自认为丰富多彩的世界里忙碌一生,平平淡淡,为人类繁衍进程完成微不足道却又不可缺少的个体环节。”

小于知道,小音的期末检测肯定也有这道题,但他相信小音并没有他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想法,因为从社会信用值来看,小音恢复地比他快多了。要知道,自从“出笼计划”失败后,他俩都是从零开始攒社会信用值的。

也一直到计划失败,小于才知道,他们一直以来的举动,早就被全息屏一点点搜集成数据并分析,小于和小音的“出笼计划”,或许只是无边数据大海中的一朵浪花,为设计期末检测试题提供了数据支持。

“仅仅这一点贡献吗?”小于问小音。时不时地,他们还会见面聊天,还会提到这次“出笼”经历。

“目前看是这样啊,你还想有什么贡献?”小音问。

“我说不好。”小于说:“但我觉得至少可以让它延长影响。”

“你不会又有什么计划了吧?”小音不自觉地左右看看,似乎怕被人听到。

“那倒没有。”小于说:“但是我想未来设计一款游戏。”

“一款游戏?”小音问。

“是的。”小于说:“把我们离开生存区域后看到的画面做成游戏场景,把我们辛苦的经历做成情节。对了,还有那些高大的服务器,那场差点冻死我们的雪。”

“为什么要做成游戏呢?”小音问。

“继续丰富期末检测题啊。”小于说。

小音一头雾水。

“不过。”小于继续:“这次要丰富一下这道题的答案。为了人类的永续繁衍,个体一定要牺牲个性化追求,服从集体的统一安排吗?我想让玩游戏的人知道自己世界的样子,知道自己能做怎样的努力,从而把这道选择题变成开放试题。”

小音不禁笑了起来,她问小于:“你觉得这次的计划能成功吗?”

有了上次的失败经历,小于也少了很多信心。

“说不好。”他不好意思地说:“但至少我可以先给这款游戏起个名字。”

“好啊。”小音问:“叫什么呢?”

小于想了想说:“就叫《出笼记》吧。”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出笼记
孔令国

学校:天津港集团公司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新闻学

职业:企业宣传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看到了《未来简史》的影子。

2019-08-05 23:05 匿名 ——

读至一半,便觉得有点华氏451的意味,想来作者有借鉴的意思。同样都是被禁锢的思考,沉溺于虚幻世界的人们,不同之处在于一个的敌人是虚拟世界的信用度,一个是引发思考的书籍。而本文虽想对“自由还是服从”做出讨论,但是深度不够,浮于表面,仍有较大的进步空间。

2019-08-02 23:49 匿名 ——

在观看《15000000里程》等剧集时,最让我心痒难耐想要发狂的问题就是“虚拟世界‘盒子’外面的世界,究竟什么样儿?”——本故事给出了一个答案,以流畅清晰的叙事方法展现出一幕“出笼”游戏。在主角们思考真相、结伴出逃的过程中也带出思考,夹叙夹议带有相当的现实意义。不足之处在于细节部分在“出笼”后的高潮部分显得后继无力,而且也有很多到结尾也没能解释清楚的事情,比如主角对“数据统治人类”的猜测等等并没有得到证实。希望能够补全,让这个故事变得更加完整。

2019-08-02 11:03 巨星海 ——

故事的开始很自然,能够设置悬念,表达思考,但本故事为上帝视角叙述,对关键情节的叙述一笔带过,细节不足,对人物的心理变化和情感表现叙述不够,造成人物不够鲜活立体,使观众不能共情。

2019-08-01 18:1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