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重生
杜欣昇   
得票 96 阅读 1632 评论 0

【摘要】他们肯会在人海中随波逐流,也可能在一个我身上看见另一个我的存在,总之为王威廉还是王威廉,但他到底是谁呢?

    反对威廉制药科技操纵人类灵魂的游行示威这个月达到了高潮。马路上那些颤颤巍巍拄着拐杖的老人举着电子显示牌,艾娃你回来吧该死的王威廉解散威廉制药的标语比比皆是,有许多人加入到他们的行列,队伍愈发地显得壮观。

但在一排排冰冷的机器警察注目之下,老人们暂时克制没有作出特别胆大的越轨行为。反而是那些奔驰在大街上的环保节能车辆无奈靠在街道两旁避让这一支队伍,生怕这些过于激愤的老人把他们也拖入到声讨的大军之中。

威廉生物科技大厦周围围聚着越来越多的人们,他们盘坐在大门口,喝着纯净水就着面包望着大厦的创始人王威廉的巨幅头像,双目喷射出浓浓的怒火,嘴里尽是咒骂之音。

政府当局派出了机器警察部队准备应付失态的扩大发展。警察局长的电话几乎被人打爆。始作俑者的王威廉却站在五十层大厦的玻璃墙内俯视着芸芸众生。民众是善忘的,当这些亲属的家眷躺在冰冷的床沿上,身上插满了管子,眼神混沌,无力望着雪白的天花板的时候,忘记是谁救了他们。让他们的亲属重获亲生。是王威廉,他以一个救世主的身份,让一个个在医生口中宣告无可救药,没有任何希望的病人。用了威廉制药研发的精神脑病治疗仪,把那些在此一世郁郁不得志的卑微之人或者患有痴呆症精神脑病的病人通过赋格手术使他们拥有了新的人生,他们还是他们,只是原有的性格发生变异。虽然公司事先要求家属们签署了自愿协议,但这些大病治愈的患者行为日渐乖张,有人开始怀疑王威廉用人工智能消除了原本宿主的性格,然后根据死者生前的记忆再造了一个一摸一样的人,因此声讨者日益增多,害怕人工智能投射的傀儡人格控制人类,要政府当局取缔王威廉的公司,把他拥有治疗脑病的生物技术彻底销毁。

此时王威廉望着全息投影之中的警察局长审阅着病患授权书一脸凝重,他嘴角露出一丝轻蔑地微笑:局长阁下,手续没有问题吧。

嗯,没有问题。警察局长蹙眉冷哼一声,但是不打算就此放过他,王威廉我还是奉劝你一句,不要触犯作为人类的底线。

局长阁下,我还有一个视频远程会议要开,再见。王威廉不容他多说话,关闭了远程控制通道。传送通道的那一头只听到一句混蛋便没有了下文。

秘书小文走进了威廉办公室,忧心忡忡道:老板,市长来电话了,希望你能想一个办法平息此次的风波。不然面对公众舆论他无法交代。

知道了,你去忙你的吧。王威廉爱不耐烦地摆摆手道。

可是,老板,王威廉两眉上扬,怒视着小文说道,我不希望说第二次,不要忘了,现在是你希望看到我这个样子,而不是我想自己这个样子。你出去吧!

小文表情哀伤地退出了办公室,轻轻把门带上。

你用不着发那么大的火。王威廉自言自语道。

你这个家伙我叫你安分一点,你又跑出来了。王威廉马上从桌子的抽屉里找出一瓶药剂,倒出一粒药片准备吞服,但是奇怪的一幕发生了,他的双手不受控制,左手摁住了右手想要把药片塞进嘴里的动作,那个温和的声音又响起来:威廉,我们是一体的,我也是你的一部分。

王威廉并不想妥协,现在还是他的主人格支配身体,他突然张开大口,嘴巴朝前凑近桌上的药瓶用嘴堵住了瓶口,作了一个仰头吞服的动作,十几片抑制片剂进通过食道进入他的身体,他的表情愈发狰狞,我不会让你干扰我的。接着便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等到他苏醒,已是午夜,私人医生海默和秘书小文陪伴在他身侧,还有一副他发明的感应隔离人格控制头盔戴在他的头上,他虚弱地问道:我昏睡了多久?

六个小时,海默是个四十岁头发浓密,方脸阔眉的中年人,我要发现的在晚一点,你真的去见上帝了。

小文,我没事了,去准备晚餐,我和海医生有话说。小文默契地无语走出卧室,王威廉挣扎坐起来,海默为他后背塞了一个柔软的腰部靠垫后关切地问他:这种状况持续多久了,你知道解放第二人格让他们得以重生,这项技术牵扯到脑部重建,这是人类至今没有探索完全的神秘区域,我们却撕开了一角迷雾,不知道是祸是福。

王威廉脸部还有些抽搐,这是第二人格反扑的后遗症:海医生,我们没有回头路,你记得我们治好那些精神分裂患者的时候,你是多么开心和欢呼。现在呢?只有满腹的牢骚和丧气话。这不行,我们不能妥协。

他慷慨激昂,不容许有丝毫反对意见。这样的强势人格在他领导公司之时,每个人都心悦诚服,但自从一个月前那懦弱胆小的人格出现后,他不得不花大部分的时间配置抑制多重人格激素来同化这个自己。消灭是不存在的,因为他自己也会灭亡。

我还是担心你的身体,用药不是长久之计,这样会增加你的抗药性的。海默临走前忍不住提醒他,王威廉心不在焉答应考虑海默的话,海默叹气无奈地走出房间。

这期间他用感应头盔链接到共享网络把他昏迷间隙遗漏的公司近况又梳理了一遍,边看边骂。小文把餐车推来,掀开瓷盘上的碗盖,是一大碗的白粥,还有一些佐餐,王威廉见她过来,挥一挥手道:没有你什么事了,你先回去。

小文盛了一碗粥给王威廉,然后道了晚安,准备离开王威廉的别墅,突然王威廉从背后叫住她:小文你睡客房吧,明天我有事要交代你。

小文只是愣神可怜,又不打折扣执行了王威廉的命令。王威廉的恻隐之心可不常见。只是小文没有发现他走后王威廉的表情露出一丝轻松:小文啊,小文啊,你果然还是留恋那个一事无成的家伙。

王威廉本来是个一事无成的二世祖,为了继承家业他请海默为他动了脑部的改造手术,完成了主人格的重建。但是他曾经的主人格并没有完全消失,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它又再次出现,本来利国利民的赋格手术已经到了失控的边缘,就像原来房子的主人用了非法手段要夺回原本属于自己的一切。

王威廉睡的迷迷糊糊,他总感觉曾经的主人格温和地对他絮絮叨叨,他一直不耐烦,试图挥手打散这一段影像。影像分分合合,支离破碎,如雨中断续的线条,凄风苦雨。一个炸雷,天空裂出一条巨大的缝隙,像镶嵌在脸部狰狞的刀疤。他就像现在这样,从床上醒来,噼里啪啦的雨点逐渐变大,风助雨势,无情敲打在落地窗上。密集的雨点像重金属打击乐,震颤着人的灵魂。他听见了卧室外的响动声。

是他,曾今的主人格王威廉裹着一条毛毯在壁炉前烤火,他笑意盈盈望着鸠占鹊巢的王威廉道:你把我关在屋外,不是下雨,我也不会再进来。

你打碎了玻璃吗?你这个胆小鬼,既然无能为力,还回来做什么?此时占主导地位的王威廉怒气值爆发,他强壮的体格蔑视着这个瘦骨如柴的王威廉,他是那么弱小,正因为如此,在家族生意受到严重危机,他无能为力之际。王威廉进行了主人格和潜藏副人格的置换。一个强壮有思想的家伙,在他整合了公司以后,留了一道后门的弱小王威廉又一次从小脑区域给他设置的监狱越狱而出,今天他要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后门没有关,我自己走进来的,不欢迎吗?瘦弱的王威廉道。

强壮的王威廉乜了他一眼,冷笑道:你进来又怎么样?我只要把你赶出去,这里还是我说了算。

你太自我了,这样会吃大亏的。瘦弱的王威廉据理力争。

强壮的王威廉哈哈大笑:成王败寇,你以为这点小把戏我看不穿嘛,粥里放了人格释放剂,保证你这个废物出来,那又如何?小文知道我是你,你也是我,他敢害死自己的情人吗?

王威廉,你忘了我们的初衷吗?希望这个世界美好,人人无病痛。瘦弱的王威廉凄惶地说道。

虚伪之极,曾经的你一点没有任何担当,凭什么去约束我的行为。我不是帮你完成了你自己的希望了吗?这才是你自己,自我的体现,现在你可以去房子外边了,我会把你永远隔离,永远。他快步走到瘦弱王威廉面前,把他提了起来,那个早晨和自己分庭抗礼的家伙消失了,淋了一夜的雨,长期的囚禁使他这个人格脆弱不堪,他呼吸困难,双手把住强壮威廉的捏住他喉咙的手臂道:  “你杀了我,你也会陷入意识混沌的,我们是一体的,没有人能把多种人格消灭,只能囚禁,囚禁。

他说的对,我们是一体的。一个空灵的声音传来,雨夜暗室,从另一间封闭的房里走出了一个人,他年轻的面容,朝气蓬勃,举手投足,意气风发。当他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强壮的威廉手一松,不可思议看到年轻时代的威廉。瘦弱的威廉软软倒在地上,苦涩地说道:  “我曾经有一个梦想,那是超越自我的梦想。

我是你们的完美印象,超我威廉,我们是朋友,和平共处不好吗?超我威廉露齿微笑。

绝对不可能,强壮的威廉一脚踢向瘦弱的威廉,是不是你搞出来的,还有海默,他一直想踢我出局,弄出一个人工智能来混淆视听,很好,你们终于联手了。

强壮的威廉退到一处墙角,发现身边并没有任何利器,自己杀死自己的人格,笑话,威廉生物制药公司的技术还没有到把每一个人格都消灭的地步,不然何谈治疗,这项技术还没有成熟,我们未来会发生不可控的地步,那就从我做去,海默,往事如潮,拍打着在岸上的威廉。威廉慌乱了。

海默,你这个藏头露尾的家伙,现在给我撤去幻象,我们谈谈。强壮的威廉大叫大嚷,他觉得是海默捣鬼,必须遏制这两个人格,不然会有更多的人格分裂,他将会湮灭其中。房间空旷,没有回应。

我意识到这并不是多种人格,而是存在三个自我,本我,自我,超我,所谓的多人格只是脑意识的一次病态爆发,是我们内讧才衍生出他们,他们把我们关起来了。超我威廉分析道。

对的,威廉,手术是抑制,是解放身体中本来存在的我们,让三种人格互相代替,我现在才明白,我们的大脑是潘多拉魔盒,一旦开启就会万劫不复。瘦弱的威廉晃悠悠站起来,而且,他们快到了。

强壮的威廉还想斥责两人荒谬言论,这时雨中有二十几道身影向房子袭来,他们全是白发,在风中飞舞,拖着疲惫的身躯,在雨中狂吠,一道惊雷划破天际,他们的脸一一印在三人的脸上。房子在颤抖,老年威廉们要求进入这间房间,强壮的威廉凌乱了,瘦弱的威廉惊呼道:快,快,后门!

年轻的威廉朝后门跑去,他抄起拳头就打到一个企图进入房间的老年威廉,他着急道:你们还愣着干什么?

强壮的威廉也加入了战斗,瘦弱的威廉也投入到门外的战斗中,这个时候全乱套了。输了的话就一无所有了。

王威廉躺在病床上,他的胡言乱语让小文不知所措,海默马上给王威廉打镇定剂,但显然没有什么用。王威廉语无伦次,战斗,战斗。小文捂着脸哭泣道:昨天我给他服了太多释放药剂,我想我想帮他!

海默起初以为只是两个人格之间的互相纠缠,原来小文无意之间打开了脑封锁,释放了多种人格暴动,当年他就研究出精神分裂者能治愈就是把自我设为之人格代替病恹恹的本我,加设防火墙隔离多重人格。然而一味地拦截并不能解决问题,他曾经和王威廉说过,当超我觉醒的时候,就是所有封锁瓦解,河堤崩塌的到来便无可避免。

王威廉现在的情况不容乐观,镇定剂已经失去应有的疗效,排他反应强烈。海默为王威廉带上了感应头盔,这样可以减少外部环境的干扰,时长多久他也不知道,他从警察朋友口中得知第一例接受精神病康复的脑病患者在今天凌晨三时跳楼自杀了,他生前告诉家人,他感觉到有无数个自己在和自己说话,他要去死,他要安静地死去。但是他选择的是激烈而且反响巨大的死法。

门外的老年威廉们渐渐少了,中年的威廉开始出现,雷雨更是急切,一道道劈在房子外的草丛上,这天地之威终于使门外威廉们的行动略有迟缓。三人合力终于把后门关上,但这间房子的波动幅度频率持续增加,仿佛有一双大手要把它推到。

瘦弱的威廉气喘吁吁,强壮的威廉也大汗淋漓,境况好一些的年轻威廉望向窗外密密麻麻的人群,苦笑一声:看来我们要消失了,我们的衍生人格正在企图吞噬我们成长,然后我们将不复存在。

他们是我们,我们不会死,我们还有希望。只要进行手术,我们就能重新拥有新的人格。瘦弱的威廉提出建议,这是最好的办法。

强壮的威廉附和道:我们三个是主人格,他们最多是同化我们,我们还会在他们之间诞生的,我们有的是时间。

年轻的威廉不说话,他紧握着拳头狠命锤在窗沿上情绪低落道:“因为我们不是精神疾病患者,所以主人格尚存。但在我们被他们同化以后,海默即使进行了赋格手术,也只是找出衍生人格之中我们相似的人格进行入住,没有主人格,最后发疯的还是我们。

三人一下子陷入了缄默之中。雷声渐渐止歇,雨势也不像刚才那么密集,中年的威廉们继续拿身体撞向这间屋子。那么证明防御措施即将无效,等到雨过天晴,他们将被人潮淹没,他们肯会在人海中随波逐流,也可能在一个我身上看见另一个我的存在,总之为王威廉还是王威廉,但他到底是谁呢?

年轻的威廉这时候转过身,突然说道:需要做出选择了,我们三个需要有两个人做出牺牲,房间里只能有一个威廉,这是大脑的共识。然后大脑中枢会支持那个主人格重建。

强壮的威廉并不认同年轻威廉的话:谁知道外面那群家伙怎么样?况且万一失败了,我还会存在吗?

瘦弱的威廉突然插一句话:伙计们,你们有没有注意到这些火焰的产生,是大脑神秘区域的灰色介质,大脑的清洁卫兵,它有使人浴火重生的能力。

见你的鬼去吧,要死一起死,谁想让老子我去死,我一定先杀了我自己。让你们一个都活不成。强壮的威廉威胁二人道。

超我本身可能就是一个美丽的错误。让我去死吧。年轻的威廉走向壁炉的火焰区域,回头望了一眼强壮的威廉道:我们是一体的,所以请你终止这项赋格手术。

说完竟然跳入了火焰之中,消失无踪。强壮的威廉以为自己也会死,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他看了一眼瘦弱的威廉:既然我就是你,你也去死吧,这里只需要一个主人。

他到底这么做是为了什么?瘦弱的威廉怯弱望了一眼强壮的威廉,最终也跳入火焰之中不见了。

外部的压力在一瞬间暂定了,那些中年威廉们停止了撞击,眼神渐渐变得空洞,像一具具木偶不再说话不再有任何举动。

强壮的威廉大笑起来,他躺在床上,闭上眼,默默念着数字,一!二!三!

王威廉并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知道一场大火吞噬了他,他的周边有许多的灰色介质,它们保护着他,后来他醒了。第一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还有崭新的碧海蓝天壁纸,壁纸靠近左侧的墙壁旁的木桌上还有一朵绽放的水仙花,水仙花旁是单手扶额正在简易沙发上酣睡的海默。

他想要起身,发现了病床旁的小文,黑黑的眼圈,清秀的脸颊,他忍不住俯下去给她脸蛋一个吻,小文的小鼻子皱了皱,继续地睡觉。

王威廉发现一切都是这么美好,他打开了搁在桌上的手机,打开移动官网,在威廉制药公司的网页上宣布中止赋格手术,把所有的股份抛售,然后长长呼出一口气,原来这就是真实的世界。

有一刻钟,王威廉就要回归了,主人房子里只有一个主人,这是千古不变的道理,在王威廉接管这具身体之前他又吻了一下小文的额头。

重新闭上眼睛,他的眼角留下了一滴眼泪。

一刻钟以后,王威廉再次睁开了眼睛。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重生
杜欣昇

学校: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学历:专科

专业:法学

职业:公司职员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多重人格之间的对抗很有特色,结构清晰完整,语言还需多加打磨。

2019-08-28 09:33 匿名 ——

故事相对完整,语言还需雕琢。

2019-07-12 15:32 匿名 ——

多重人格是科幻小说中常用的题材。“多重人格”线贯穿本文,情节较为生动曲折,是一篇不错的科幻作品。但最后部分“两人”对话部分对白较为生硬、值得反复修改雕琢。

2019-07-11 12:24 匿名 ——

本文活用了多重人格的概念,文学性较强。

2019-07-09 18:02 匿名 ——

这篇小说读起来好像是作者在写人格分裂的故事但事实上是主人公因为过度的药剂服用从而出现了多重的人格,在某种程度上预见了未来脑科学过度发展的危害。个人而言,我很喜欢这篇小说的构思和布局,如果文笔更成熟就更好了。

2019-07-08 14:0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