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最好的礼物
唐冠螺    来源社团:上海自然博物馆
得票 42 阅读 531 评论 0

【摘要】三〇七天文研究所的工程师陈墨,得知丈夫辜彦的死讯后,孤身前往他最后出现的地方——克尔敦戈壁。原来在克尔敦戈壁的地下实验里,丈夫进行着人类硼基改造计划。他还活着吗?计划最后成功了吗?当陈墨走进克尔敦戈壁,才发现辜彦留给了她最美好的礼物。

巨大的射电望远镜,直径达2000米,仿佛张开双臂,拥抱苍穹。

有一个男人,熟练地控制着“天眼”的信号发射器。他向星空发射了一段信息,对无垠的宇宙许下了庄重的誓言。

遥远的星球接收到了这段信号。沿着信号来时的轨迹,狂热的探险者,航行了漫长的时光,终于找到信号的故乡……


陈墨舔了舔皲裂的嘴唇,干涸带来的刺痛,让她保持清醒。这样的痛,远远比不过她得知丈夫死讯时的痛。

她是三〇七天文研究所的工程师,来到这片戈壁,就是为了找到她丈夫辜彦死去的原因。

一切都要从三年前说起。 

那晚,她在值夜班。凌晨3点,她恍惚间从梦里惊醒,转身走出监测室,去外面的卫生间洗了把脸,回到监测室,觉得有些不自在。

她已经在这间监测室呆了十年。跨过透明的隔离门,她开始检查一台台机器,一次次看过来听过去,终于在25号机器那里发现了异常。

连接“天眼”的设备,发出的红光不再有节奏地闪烁,仿佛受到刺激上蹿下跳。

陈墨当即跑回监测室,在大显示屏上调出25号机器的画面。凭着经验与直觉,她决定上报:

“天眼”号射电望远镜接收到一段信号。这个可以实现宇宙对话的通道,终于行使了它的使命。

科学院信息研究所随即召集宇宙信息学家进行破译工作。经过艰苦的研究,信号被破译成“坠毁、能源、硼、救援”几个关键词。

在能源纪,能源多寡决定一个国家的生死。中国作为世界第一能源消耗大国,亟需找到新的替代能源,非化石能源成为新的突破口,硼成为诸国必争的重要资源。

奇异的宇宙光波信号,破译出来的内容和硼元素有关。随后辜彦被派往信号辐射坐标地——克尔敦戈壁。

陈墨再一次听到辜彦的消息,是他的死讯。


陈墨在戈壁中驾着车子,开了三天三夜。一条条断断续续的长条形土墩以及凹地沟槽,像极了她迷乱的思绪。在恒久的寂静中,她迷失了方向。

克尔敦戈壁是片无人区,外界对它知之甚少。一望无际的褐色布满天地,最单调而又最斑斓的景色莫过于此。

这里曾是大陆上赫赫有名的能源城。人们把这里的石油开采完时,探井打到了10000米的深度,深埋地下的硼化液体喷涌而出。这座即将废弃的小城因硼矿梅开二度,又随着硼矿的枯竭而沉寂。

陈墨不敢相信辜彦死去的消息。他活着的时候,没有给她一个交代,他死了,她也没在他身边。她不甘心,凭着一腔孤勇,驶向辜彦最后到达的地方。

望向天空,她看见星辰眨眼。天上的星子像极了辜彦的眼睛。当年辜彦吸引她的就是那双眼睛。

“如果人死后都要化作星辰,你会不会就住在某颗星上呢?”

辜彦当年是矿物生化研究所的青年才俊,陈墨在天文与矿物研讨会上与他相识。作为会议报告人之一,他探讨的主题是硼元素用于人体基因改造的可能性。

“人类以碳元素为生命基础,是名副其实的碳基生命,那有没有可能以其他元素作为生命基础?我们正在探讨一种设想,将人体改造成硼基生命,让人体在宇宙有更大适应性……”

辜彦讲的很多内容,陈墨已经忘记了,但她记得辜彦的眼神。他的眼神里充满了对未来的期待和自信。

后来两个研究所有合作项目,陈墨和辜彦成为跨所合作的搭档。辜彦的表白就在“天眼”之下。

“以‘天眼’为证,以日月星辰为证,我辜彦会一辈子对陈墨好。墨墨,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辜彦抱住陈墨,在她耳边说道。

“好。”在辜彦温柔的誓言里,陈墨心跳如鼓。她喜欢的人,做着科研,却有着文学家的浪漫。

“墨墨你看,我已经把我刚才说的话转译成信号,通过‘天眼’发到宇宙空间了。我要让全宇宙都知道我对你的爱。”

“那时候真是幸福啊。”戈壁的夜空星辰闪烁。陈墨很想念辜彦,如今她的思念,只能对星辰吐露。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陈墨曾经对辜彦说,这是她最喜欢的诗句,因为这句诗里藏着两人的名字。

陈墨心里最好的爱情,是恒久的陪伴。那时候她和辜彦过着平凡而幸福的生活,在日复一日间培养了深厚的默契。可后来两人的感情开始出现裂痕,问题的根源在于孩子。

陈墨结婚时,全球进入少育时代。各国千方百计鼓励国民生育,然收效甚微。人们主动选择非婚生活,更加不愿生孩子。

还有更多人,生不下孩子。这年不育病毒“2990-IVR(Infertility Virus)”传染速度很快,女性受孕非常困难,怀孕过程中,胎儿也多先兆性流产,最终顺利分娩的少之又少。“2990-IVR”在全球传播,恐慌也开始蔓延,有些自媒体甚至把“末日说”奉为圭臬。

备孕前,陈墨从来没有想过她也会感染“2990-IVR”。她怀上过孩子。那时候她和辜彦满心期待着孩子的到来。她想象孩子柔软的肌肤、稚嫩的脸蛋,让她全身心都放松下来。事先想了好多个名字,却迟迟无法决定要选哪一个。孩子还没出生,就要担心男孩熊女孩怯。

环境对孕育并不友好,陈墨同样出现先兆性流产,她尽力把孩子留下来。治疗“2990-IVR”没有特效药,每天吃的药片很多,但抵不住心里的甜。

第一次流产,辜彦非常迁就。孩子走后,陈墨安静得让人揪心。他一遍又一遍地亲吻着妻子,在她的耳边轻轻说,会连孩子的那一份一起爱她。

心理的痛远超生理,医生建议她回家静养。辜彦想用爱意唤回陈墨的开朗,可陈墨陷入了长久的抑郁。

陈墨的抑郁,让他无计可施。他暗下决心,再也不要让妻子遭受这样的痛苦。他准备送一份礼物,帮助她走出来。


时间是最好的止疼片,可以舒缓心灵的剧痛。

好不容易缓过来,在再次备孕这个问题上,他们发生了分歧。

陈墨坚持认为,她一定要再生一个孩子。而辜彦则不想重来一遍。这个时代的孩子很珍贵,二人世界也能快乐生活。

再次有了孩子,陈墨百般珍惜。然而孩子再次离她远去。她的心理陷入崩塌。仿佛进入一个死循环,他们一直无法走出来。

辜彦出现以后,她觉得自己被幸福眷顾着。辜彦的温柔,是他赠予的最芬芳的玫瑰。

她决定生下自己的孩子,给孩子最丰满的爱意,也要让孩子把辜彦对她的爱意延续下去。孩子没有顺利地出生,陈墨很焦虑,可越努力越徒劳。

陈墨的沉默,让辜彦束手无策。这份无力感,也让辜彦非常挫败。渐渐地两人从交叉线变成离心圆,辜彦回家越来越少。异常信号破译后,辜彦受命前往硼矿所在的克尔敦戈壁。

辜彦走前,只在通讯器上给她留下一句:“等我的礼物。”

辜彦不辞而别,陈墨很介意,没做任何挽留。她无法原谅他的出走。

直到有一天,辜彦惯用的那只青花瓷杯被她失手打翻,碎片扎破了她的手指。把止血药剂撒在淋漓的伤口,细碎的疼痛,让她意识到辜彦再也不会回来。她终于认清现实。

还没等她理清将来如何相处,就传来辜彦的死讯。


为了减少能量消耗,陈墨尽量去回忆美好时光。

这些年过去,她已经差不都忘记了对辜彦的怨与恨。辜彦送过的鲜花,挖过的硼矿,说过的情话,都在他离开后,成为她回味的佳肴。

饮水已经断了一天,陈墨躺在车里陷入困境,车子陷入了戈壁黄沙,数次启动无果。

陈墨觉得自己有些可笑,她过于相信通信器的作用。听到噩耗后,她一头冲进了戈壁,却因准备不充分进退维谷。她原本打算在食物与水源不够时,用通讯器来联络外界,获取必要的补给。

通讯器也暗了。能量耗尽后,她启动了休眠状态,陷入沉睡。

人类在百万年的进化中,需要面对各种挑战。能源纪人类的大脑中被植入芯片,以便在能源枯竭时进入休眠,就像远古的蛇蛙,进行冬眠。

陈墨再次醒来,迎接她的是机器人保姆。

“陈女士,欢迎您来到克尔敦地下硼基实验室。”

“这里是戈壁的地下城?”

“是的,陈女士。”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陈女士,昨晚机器人战队在戈壁巡逻时,发现驾驶器中处于休眠期的您,然后您被转移至地下城。”

“原来是你们救了我,谢谢!”

“不客气,陈女士。如果身体状况允许,请您与赵一川博士见一面。”

“赵一川博士?”

“您好,我是赵一川。”出现在陈墨面前的赵一川,三十多岁,戴着眼镜,个性有些严谨,发丝齐整光洁。不过她耳垂上的矿石小耳钉,泄露出了一丝意趣。

“赵博士您好。”陈墨与赵一川寒暄。

“辜彦经常在我面前提起你。”

“你认识辜彦?”

“在我接手硼基实验室之前,辜彦是实验室负责人。三年前。他一手组建了硼基实验室。我是他的助手。”

“他为什么组建这个实验室?”

“说起来,一切都源于你发现的宇宙信号。受信号信息的指引,辜彦被派到这里考察。”

“可是后来,我被禁止继续参与这个项目。”陈墨作为异常信号的首位发现者,本来功不可没,却被禁止参加所有后续项目。

“是辜彦不让你参加这个项目的。他不想要你卷进来。”

“那辜彦呢?”

“这三年里,他在实施人类硼基改造计划。

“硼基改造计划?”

“这些年来,辜彦一直在研究硼元素用于人类基因改造的可能性。就在三年前,他的研究实现了重大突破,找到了人类从碳基转向硼基的关键步骤。‘2990-IVR’以人类的碳基生命形式为基础,不断伤害胎儿,导致流产。而硼基孩子则不会受到病毒的影响。如果改造计划成功,不仅可以让婴儿在子宫更好地存活,帮助人类战胜‘2990-IVR’,而且可以让人类更加适应多种外太空环境。目前人类星球移民碰到的瓶颈,就是碳基生命体的适应性。”

辜彦的研究领域的前瞻性,让陈墨引以为豪。

陈墨还记得,在她和辜彦慢慢走向陌路的过程中,有段时间她很少见到辜彦。她一直以为,辜彦是在外面有了新的家。没想到,赵一川却告诉她,那段时间辜彦为了让实验能成功,在实验室废寝忘食。

“他借助传统的CRISPR技术,根据精子的cDNA序列,获得基因组DNA全长序列。精子与卵子发生作用后,在目标基因的第二外显子上,选取一个靶标位点,设计并合成sgRNA和硼基-mRNA,并将合成的sgRNA和硼基-mRNA注射于子宫内的卵子。经过硼基改造后的精子和卵子结合成受精卵,再用体外保育使受精卵发育成胎儿,通过基因检测技术,就可以知道胎儿是否携带硼基。”赵一川为陈墨解释辜彦的技术。

“我亲眼见到他为了测试得到一组准确的数据,尝试了5498次实验。他为了第一时间得到数据分析结果,程序跑了七十二小时,他就七十二小时没合过眼。你不懂他,压根就不关心他。你把所有委屈,都发泄在他身上。可他总是在体谅你,安慰你。”赵一川终于可以发泄为辜彦的不平。

“你喜欢辜彦?”陈墨得出了自己的结论。

“是的,我爱他。他走了以后,我才接手硼基实验室,这是他的遗愿。”

“谢谢你,赵博士,让我知晓这一切。”

“可这仅仅只是个开始。灾难还在后面。他拿自己做实验。”

“什么!”

“他编辑了自己的基因,定期往自己的身体里,注射能让身体产生超量硼元素的酶,他的基因,逐渐被改造成以硼元素为基础做生理循环。他中毒了。”

“很痛苦吧?”陈墨从来没有想到,辜彦竟然受了这么多苦。

“一开始他只是头痛,脸色很苍白。”

“后来呢?”

“后来越来越严重,意识混乱、嗜睡,最严重的时候会突然昏迷,他被多次被抢救。为了验证实验效果,他不允许我们使用解毒剂,身体一天天衰败下去。”赵一川讲述着当时辜彦的情况,眼睛慢慢地红了,“他从来都不抱怨,总是云淡风轻。如果不是我看到他手臂上的咬痕,根本就不知道他的苦。”

“辜彦很怕痛的。他不好意思叫痛的时候,我会拥抱他。后来我们分开了,再也没人给他拥抱。”陈墨记得的都是他的好,所有不好仿佛都在记忆里抹掉。

“我很嫉妒你,曾经拥有过那么好的男人,而我只能默默地看着他。”

“我也很庆幸,我们曾经相爱。”


“不是曾经,是一直。他一直深爱你。”

辜彦离开后,陈墨会常常怀念,同时又无法原谅他的出走。然而当她听到赵一川描述他的痛苦时,突然释怀了。她明白自己对那人的眷恋,爱之深才责之切。

“他没有消失,在这个世界上,留下了自己的孩子。”

“孩子?”

“你先休息,等身体恢复,我会带你去见孩子。”赵一川结束会话时,陈墨依然会不过神来。

“他怎么会?”等赵一川离开后,陈墨捂住双眼,任眼泪流下来。她从来没有想过,辜彦有一天会和其他人有孩子。

“辜彦,你就这么走了,为什么要背叛我们的爱情?”陈墨想要的答案,没有人再回应。

“那个孩子,延续着他的生命。我一定要见。”陈墨决心去见辜彦的孩子。这可能是她缅怀辜彦的最好方式。人死如灯灭,只要有一息灯火,她也愿直面。

陈墨见到了那个孩子,它正在志愿者妈妈的子宫里生长。

“陈女士,这是我们的硼基宝宝项目。胚胎完成了受精卵的硼基改造,再把硼基受精卵移入女性子宫,孩子出生后,就是硼基人。”

“这些女性为什么能进入地下实验室?”

“这些准妈妈,都是我们在全球招募的志愿者。”

“那辜彦的孩子呢?”陈墨追问。

“这是卢娜,辜彦孩子的母亲。”赵一川把一位挺着肚子的女性介绍给她。

”您好,卢女士。”眼前的女人很温柔,右手放在腹部摩挲,仿佛在抚慰子宫里的小生命。陈墨心里涌起深深的难过,她求而不得的,这个女人却拥有。

“您好,陈女士。”

“这是你和辜彦的孩子吗?”

“对,这是他的孩子。”

“它发育得怎么样?

“非常好。”卢娜微笑着回答。

“孩子什么时候出生?”

“还有三个月。”卢娜满脸笑容,期待着孩子的降生。

“你为什么要来这里?”陈墨问出了自己的疑问。

“我本来是做生物科研的,婚后连生了两个宝宝。我和辜先生接触以后,对他的硼基改造计划非常感兴趣。受他邀请,我参与了他的项目。辜先生很有科学家精神,牺牲很大。‘2990-IVR’爆发后,人类繁衍面临着很大的挑战,辜先生希望用改造计划提升婴儿出生率。能帮助他,我感到很荣幸。”

“这个项目在人体实验以前,已经在许多哺乳动物身上获得了成功。”赵一川展示着她的成果,“到目前为止,已经有五位志愿者妈妈通过生殖技术,怀上了硼基宝宝。卢娜将是最早生产的一位。”

“这是辜先生的孩子,我很荣幸,为他提供生长的子宫。我钦佩辜先生的科学精神,希望他的血脉得以延续。”

“你不是这个孩子的基因提供者?”

“这个孩子的精子和卵子,分别来自辜先生和您。”

“你说什么?”陈墨的声音就像她的心一样被提了起来。

“这是你和辜彦的孩子。这里所有的孩子,从基因上来说,都是来自你们夫妇。”赵一川给了她结论。

“辜彦爱你,爱到愿意为你造一个孩子。”赵一川很不愿承认这个结论。

“什么?”陈墨心头震撼,无法回神。

“辜彦发起硼基改造计划,最大的动力,是你。当年你流产后很崩溃,辜彦想要通过改造计划,帮你留住孩子。”

“他是为了我,才来到克尔敦戈壁?”陈墨猜测的答案,被赵一川证实。

“你跟我来。这里供奉着辜彦的骨灰。”赵一川带领陈墨,来到一间安静的房间。

“他是怎么死的?”

“为了抢救实验室基因库里的样品,那里有你的卵子。A国的特工们攻击地下城,我们被迫启动实验室的爆炸系统。他当时连路都走不动,却跑到实验室把样品抱了出来。他的愿望就是送你一份礼物,让你拥有一个自己的孩子。”赵一川在陈墨的哽咽声中,说出了辜彦的遗愿。

陈墨被巨大的悲伤与愧疚淹没。原来,她的丈夫从未走远,在用这样的方式爱她。

陈墨回去上班后,每天都要和卢娜通电话。在她的争取下,卢娜同意孩子出生后,由她抚养。

赵一川把辜彦的通讯器给了她,通讯器里存储着辜彦一生的记忆。透过辜彦的视角,她知道了辜彦这几年的记忆片段。

辜彦的记忆碎片里,装满了陈墨。有他们的初见,还有每一次相互依偎。他们曾经那么相爱,看对方的眼神里都是欢喜。

“我居然忘记了当初怦然心动的感觉,仅仅沉湎于自己的情绪海洋。”陈墨后悔当了那么久鸵鸟,不愿怜取眼前人,以致把最初的心意忘记了。


又是一个值夜班的日子,这天是陈墨的生日。从克尔敦回来后,她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孤独,反反复复读取着通讯器里的数据。

通讯器里出现最多的,就是辜彦在“天眼”号下表白的场景,以及三年前“天眼”号收到的信息。

“莫非,这些事件之间有什么联系?” 

陈墨走向25号机器,再次听到急促的机器声音,还有飞速跳动的红光。一切仿佛回到了当年的那个日子,陈墨开始埋头记录这段最新收到的信息。

“坠毁、能源、硼、救援”,这是几年前出现过的词语。

几年过去,宇宙信息学家们已经把这套未知的符号破译了。陈墨到数据库里找到对应的字母,译出了这段信息。

 “亲爱的墨墨,很久不见。我非常想念你。”

陈墨激动得跳了起来。是辜彦,他在情浓时总会这样叫她。

“我很想你。你还好吗?”陈墨回复,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雀跃。

“想告诉你三年前的真相。”

“什么真相?”

“还记得当初我在‘天眼’号下对你的许诺吗?”

“以‘天眼’为证,以日月星辰为证,我辜彦会一辈子对陈墨好。”陈墨记得当时辜彦的眼神里只有纯粹。

“当年我把这段信息转译,发到了宇宙。”屏幕上,显示着辜彦的自白。

“后来呢?”

“后来欸乃星人接收到了我发送的信号。他们沿着信号发射的路径,来到了太阳系。在过去的时间里,他们收到过很多来自外太空的信号。但他们害怕泄露自己的存在,从来不回应。欸乃星人在评估这段信息无害后,第一次派出飞行器探险。飞行器穿越大气层时,无法适应大气层压力的改变,飞行系统故障,能源耗尽后坠落在克尔敦戈壁。而后他们发出了那段求救信息——坠毁、能源、硼、救援。”屏幕上的符号讲述着当时的故事。

 “他们在地球没有信号接收站,只能把信号发向太空。信号被‘天眼’号辅助卫星监测到,传回了25号机器。正好那天晚上你值班,你记录了这段信号。”

“三年前你去克尔敦戈壁难道是去援助他们 ?”

“我一开始,是作为生物专家,去研究外星生命形态。没想到欸乃星人的到来,帮我解决了困扰已久的人类硼化问题。他们有元素转换器。”

“这是什么东西?”

“能够让一个人从碳基生命转为硼基生命的利器。欸乃星人和地球人渊源很深。两万年前,地球文明已经高度发达,但气候变化剧烈,全球海平面上升,多座城市被淹没至海底,地球遭遇洪水时代。灾难迫使人们寻求出路,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广袤的宇宙。少数精英带着地球上最先进的技术,去宇宙找寻新的家园。《山海经》里的乘黄、吉亮,指的就是当时的宇宙飞行器。大部分人淹没在汹涌的洪水中,留下来的幸存者,费尽地球上最后的资源,建了一艘超级航母,也就是‘诺亚方舟’。”

“什么!”陈墨觉得三观都要被颠覆了。

“洪水把地球文明摧毁殆尽,幸存者们在方舟上度过了漫长的时光。后来,他们在地球上重启文明炉灶,从未向灾难屈服。历史上涌现了一些治水勇士,其中最有名的人物就是大禹了。原来的文明被消灭,又经过数千年的发展,地球文明才发展到如今的模样。”

“那些离开地球的人呢?”

“他们在宇宙中流浪了很多年,历经千辛万苦,最后带着载有动植物遗传基因的地球生命信息库,来到了欸乃星。这批人就是欸乃星人的先祖。欸乃星没有生命,却有丰富的海洋。那里的矿石含量最多的是硼,这是一个硼基星球,如果他们想要在这个星球存活下去,就必须改造自身元素适应星球环境。欸乃星已经是他们在流浪过程中能找到的改造量最少的星球。一开始他们不能离开飞船,在飞船实验室里一代代地改造着生命基因,一点点地提升飞船外存活率。繁衍,让生命延续下去,正是他们的使命。”

“这些不都是很好的趋势吗?”

“确实是很好的趋势,但他们的基因改造技术有一个缺陷,只要是新出生的婴儿,就必须在实验室里进行硼化基因改造,否则无法在这个星球生存下去。后来随着欸乃星硼化技术的发展,他们发明了元素转换器,可以快速地改造生命元素,让孩子还在母体的时候,就预先接受改造。这样大大地提高了欸乃星孩子们的存活率。”

“所以你也想到把它用到地球孩子身上吗?”

“是啊,我迫切地把元素转换器用到了改造计划中。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让你拥有自己的孩子,这是我能送给你最好的礼物。”


“你还好吗?”

“我很好。不要担心。”

看到显示屏上的回答,陈墨确认这个人不是辜彦。

这是他们的小暗号。当陈墨问出这句话时,代表着她在想念,辜彦要回“我也想你”。

“这个人到底是谁?”

后来的日子,陈墨会在值夜班的晚上,被25号机器唤醒,收到信号波段。那个人会在宁静的夜晚,在屏幕上与她聊天,陪她度过未央长夜。

这样的辜彦,温柔体贴而完美。可陈墨明白,太完美,反而不真实。

 “那些来地球探险的欸乃星人,一直被关押在克尔敦地下城实验室实验室。我对他们的生命形态进行了采样研究。”辜彦把之前的事一一道来。

“生命形态研究?”

“我每天都会去提取欸乃星人的生命元素。虽然欸乃人发源于地球,但经过长期演化,他们如果想在地球生存,就必须用元素转换器,把他们的生命形态转换成碳硼复合体。”

“你后来为什么开始拿自己做实验?赵一川说,你在实验室受了很多苦。尤其是元素出现排异时,你很痛苦。你不是最怕痛吗?”

“碳硼转化的人体实验风险很大,用元素转换器做实验,我必然是第一个试验对象。只要实验能成功,我愿意付出所有。”

“那些未出生的孩子们,可以活下来吗?”

“我也不知道,地球人只能重蹈欸乃人的覆辙,一遍遍试错。我很遗憾,没能见证那些孩子的出生。”

“你现在在哪里?”

“我在欸乃星。”

“为什么会在那里?”陈墨其实有些不敢问,害怕捅破这层窗户纸,辜彦就再也回不来了。

“欸乃人被关押后,从来没有放弃过逃跑。他们不断地向太空发射地面无法捕获的信号。后来他们成功逃走了。”

“是爆炸那次吗?”

“我离开地球的那天晚上,A国派出特工队潜入实验室。被囚禁的欸乃人利用爆炸爆发的动力,启动了实验室的飞行器。飞行器启动后,前来救援的同伴把他们接走了。他们也带走了我的生命数据。”

“那你现在怎么样?”陈墨很想问出辜彦的下落。

“我很好。”辜彦就像以前无数次的回复一样。

“你并不是我所认识的那个辜彦。”陈墨终于忍不住了。

“我不是辜彦,我也是辜彦,我的身体已在这个时空烟消云散。我现在只是由记忆数据计算出来的虚拟生命体,在运算中不断进化和生长。”

“虚拟生命体?”

“欸乃星的生命是从地球过去的。基于欸乃星整个星球的硼化环境,那里的生命都进化成了硼基生命。地球上人口日趋稀少,欸乃星上却人口爆炸。他们被迫走出欸乃星,走向其他星球寻找生路。本来以为来到地球有了希望,没想到地球也居不易。欸乃星定义生命有很多形态,探险者带着我回到欸乃星,把我的生命数据复制后,用他们的算法,把我变成数据人。”

“数据人?”

“是啊。这也算另一种永生的存在了。”

后来的日子,辜彦会时不时地出现。陈墨无法主动联络到辜彦,或者说那个数据人,直到有一天他发来信息。

“不要再和我联络,这是最后一次通话。在欸乃星的仪器里,我会启动自毁程序。我自愿放弃在欸乃星这个星球上所有的生命形式,无论是具象的还是数字的,都不要了。我不想日复一日地被观测。他们发现我与你联系,我不能拿你的安全冒险。我的自我意识已经培育得很完善,他们阻止不了我自我毁灭。我把我的记忆数据传送给你,有了这段数据,无论将来怎样,都代表我会陪着你。爱你的辜彦!” 

 “辜彦——”

辜彦消失了,她收到的数据,成为他最后的痕迹。


三个月后,卢娜诞下的第一个硼基宝宝,被起名为“辜鹏”。

在陈墨的争取下,她获得了辜鹏的抚养权。毕竟,这是辜彦的遗愿。

“陈墨,恭喜你,将成为辜鹏的母亲。”赵一川给她发来祝福。

“谢谢你,我很开心。”这个孩子,继承着辜彦和她的基因,更是辜彦的夙愿,陈墨只愿一生都能陪伴他。

“我把授权文件传给你,请对这些文件进行确认。”赵一川很快把文件发过来。

陈墨在文件上确认,她正式成了一位母亲。

“赵博士,孩子们还好吗?”

“他们都很好。放心吧,我们模拟了欸乃人待过的环境,孩子们会健康成长。”

“在被移植到子宫前,他们有些基因来自欸乃人,是吗?”

“你知道了?”

“辜彦告诉了我一切。你是那个被选中的人。改造计划有欸乃人在背后操纵,而你就是那颗棋子。硼基改造计划的始作俑者是欸乃人,他们想知道,硼化的欸乃星孩子不借助仪器,在地球能否生存。如果成功,等待地球的,将是他们的入侵。”

“这些孩子是我最得意的作品。只要孩子们顺利出生,他们就会慢慢长成欸乃人想要的样子。”赵一川自豪于自己的作为。

“欸乃星人口爆炸,想要来地球挤占空间。他们的最终目标,就是从基因上消灭地球人,让欸乃人有生存空间。不孕病毒‘2990-IVR’的传播,可以最快地降低出生率,为他们腾出更多生存资源。辜彦知道这些,他拿自己做实验,也是迫切地想要找出解决方案。辜彦偷偷把样品换过了,孩子们是纯粹的地球基因。他用元素转换器,以己之矛攻己之盾,战胜了不育病毒。你没机会了!”

赵一川没来得及销毁证据,在陈墨提供的证据支持下,赵一川以反地球罪被判处终身监禁。

后来数十年,克尔敦的硼基实验室,被国家生命中心接手,工作重心转向硼基孩子的地球适应性生存研究。不育病毒“2990-IVR”依然蔓延,硼基孩子的存活,带来了更多希望。许多妈妈都来到这里,期待迎接孩子的降临。

克尔敦,这个曾经资源枯竭的地方,成为了国家孩子的摇篮。

为了纪念辜彦为人类基因改造作出的贡献,辜彦被称为“硼基人类之父”。

“辜彦会在哪儿呢?或许他以某种生命形态,存在于这个宇宙吧。”陈墨想起那人,满眼都是怀念。

陈墨精心照顾辜鹏。辜鹏的身体并不好,但一直顽强地活着。有一天,陈墨买了一个男性机器人,将辜彦那段能够自我增殖的记忆数据,传输到了新来的机器人身上,虚拟生命体再次拥有躯壳。

最好的礼物,不是其他,而是爱与生命的馈赠。

陈墨教导辜鹏走路说话,辜鹏在这个世界上学会的第一个词是——爸爸。

新来的机器人,对眼前稚嫩的孩子,许以赞赏的眼神。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最好的礼物
唐冠螺

学校:上海自然博物馆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中文

社团:上海自然博物馆

职业:科学教育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剧情连贯完整,表达清晰,人物形象比较丰满,略显中规中矩,但已经展现出超越新人的掌控能力了。硼基生命的设定有争议,但无伤大雅。

2020-11-10 15:33 葛麟 ——

绝大多数主题为“人体改造”的小说,往往都将注意力放在“经过改造后的人还属于人类吗”这样的议题上。作者在这个故事中直接拥抱了这样的可能性,难免让人眼前一亮,辅以科学家之间的爱情延续,是完成度和生活艺术都具备的作品。可以适当提高一下故事中关于“硼基生命”的理论依据以增加科学性。

2020-11-08 21:26 巨星海 ——

构成地球生物的有机物分子都是碳链结构,所以我们可以通过进食和呼吸实现新陈代谢。硼基生物在地球环境中怎么补充硼元素?不过本文的最大问题还不是科学性,而是在于选择了很生硬的方式来表达主题。作者其实可以选用更合理和自然的设定来推动故事,不要为科幻而科幻。

2020-11-07 15:5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