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亲爱的
张行天   
得票 33 阅读 501 评论 4

【摘要】当第一个会做梦的细胞诞生之时,我们便在这条情感之路上,越走越远......

Vol.01.呢喃

起初,一切皆为混沌。

一小段孤独的碱基残片,无助地漂浮在这虚空之中。

仔细观察不难发现,这段残片非常的短,只由23个孤零零的碱基组成。所有碱基突兀地伸出自己的“手臂”,就好像是在等着氢键与它“重归于好”。而两端的碱基上,更是连一个磷酸分子都看不到。显然,这段残片是被遗弃的。

但遗弃它的是谁?

是原来的主人?亦或是捕食者?又或者是捕食者的捕食者?

鬼知道!

只是,同样地漂浮在这虚空之中的塔利对着这漂浮于虚空之中的有机物,有着两种不同的情绪——既有想冲上前吞掉对方的冲动,又担心着这来路不明的碱基是否会带来某些可怕的后果。

但最终,生存的本能压倒了一切,塔利在虚空之中奋力蠕动着,一点一点,终于来到了处于虚空之中的残片旁。然后,用还十分原始的细胞膜将对方包裹起来,并在自己的体内形成了一个小小的膜泡。最后膜泡解体,而那段碱基残片也被塔利体内的酶注意到,并分解成为了更加细小的残片。

或许是无意识的,又或许纯粹是冲动作祟,塔利自己的DNA居然鬼使神差般的,将那23个碱基中的16个纳入到了自己正在复制的一条碱基链中,并为之完成了配对。

等到一切完成后,塔利并没有感受到任何异样,一切似乎照旧。

是的,似乎。

然后,一段呢喃开始在塔利的体内往复循环,并随着它的第一次分裂,传导到了下一个塔利那里。

Vol.02.延续

一条巨大的身影从头顶上缓缓掠过,它那笨重的骨质外甲,在塔利眼中是牢不可破的代名词。而那由骨质头甲衍生而来的巨大下颌,则让塔利一阵不寒而栗。

因为,那意味着死亡。

是的,塔利只是一条鱼,一条只会游走于浅海底层的小鱼,一条与头顶上那个巨大的怪物完全不成正比的小鱼。

所以塔利并不想死去。

哦不,这并不是说塔利害怕死亡,它只是有一堆卵需要孵化,还不能死去。

塔利努力的将那些小小的偷卵贼从它辛苦建筑的巢穴中驱赶出去,并且时不时地四处游走,清扫着那些可能会附着到卵上的浮游生物。

当然,最重要的事,是藏好自己。

所以塔利特别选在了这处海藻丰茂的地方。既有阳光的照拂,也有好邻居海百合的对空防御——虽然那些家伙,根本就没法进行交流。总体上,一切是那么的平稳、有序。而塔利要做的,就是在忙碌之余,静静地等待。

等待新生命的降临。

但估计塔利自己都说不清楚,自己这么一条好勇斗狠的雄鱼,为何自己要如此尽心竭力地来保护这些卵。虽然它的个头并不算同类中最大的,当然就更没法同那些头顶的巨兽相抗衡。但欺负欺负一下那些趴在海底的软柿子,或者是好吃又美味的多足甲壳生物,对于塔利而言,简直不要太轻松。

可为何,自己要来主动守护这些卵呢?

塔利说不清楚,或许它永远也说不清楚。毕竟,它只是一条鱼,一条曾经听到过呢喃的鱼。

仅此而已。

而在塔利思考的这7秒钟时,它身下巢穴中,某个卵囊里的大眼睛正在做梦。在它那已经非常先进的脑中,一段来自于遥远时空的呢喃,响彻梦境。

Vol.03.母亲

杀戮场中,巨大的身影似乎获得了胜利。一阵尖利的长啸声划破了黎明时的沉寂,让这片森林再一次意识到,谁才是真正的主人。

当然,胜利也绝非没有代价。

短小的左前肢在刚才的打斗中被撞断,此时正如同一根断掉的树枝一样,毫无意义地悬挂在那里。而它的腿上,几条鲜明的伤口,依旧还在渗出血液,让人不免担心它能否撑到回家。当然,最糟糕的是,它那一身鲜艳的羽毛,在打斗中脱落了不少,在脚边形成了一片泛着彩色光泽的薄地毯。

不过,它胜利了,这就足够了。

俯下身,不去思考那些疼痛,只是大口大口地从失败者身上撕下越多越好的肉,然后再囫囵地将这些肉吞咽下去。等到它觉得自己确实已经无法再吃下更多之后,它开始一瘸一拐地离开这个屠戮场,向着某个记忆中的方向,缓慢前行。

身后,那已经毫无生机的巨大残骸旁,早已等待得有些烦躁的瘦小鬼影们,在发出一阵似乎是欢呼的高叫之后冲上前,开始在其上搞起了欢乐的趴体。

但巨大的身影已经没有力气去关注这些,只是颓然地孤独前行。

也不知道走了多久,巨大身影头顶上的太阳换成了月亮,然后又是星月隐去,东方初白。终于,它抵达了自己的目的地。

它举目四望,并没有发现它想要的东西。但好在,它的声带并没有在那场惨烈的打斗中损坏,于是它发出一段呢喃般的低吟,低到近乎听不到的程度,如是几遍。

终于,似乎是作为回应,先是一声清脆的鸣叫,然后是两声、三声。最终,当4个懵懂地身影从低矮的丛林中钻出来时,它的脑海中,闪过一个名为“欣慰”的概念。看着4个活蹦乱跳的小家伙,它忍着巨疼所带来的折磨,向它们缓步走去。片刻后,它显示发出一阵不明所以的低吟,而后竟然从嘴里将之前从失败者身上撕扯下来的肉,又吐了出来。显然,经过了这长达一天一夜的消化过后,那些肉块已经变得不那么坚硬。特别是经过了胃酸的腐蚀过后,那些肉已经变得更容易被稚嫩的牙齿撕咬。于是,4个小家伙围绕着这些尚还温热的肉块,大快朵颐,时不时为了抢夺一两块更好的肉而发生着小规模的打斗。

而它,在经历了那场生死搏杀和长途旅行过后,早已变得虚弱无力——断掉的前肢让它疼痛难忍,而腿上的伤口也同样因为感染而开始变得肿胀和疼痛。终于,当它最后一丝力气也被耗尽之后,只能任由地心引力将庞大的身躯拽向坚硬的地面。

它还是倒下了。

一旁的4个小家伙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它们在食物和巨兽之间不知道该做出如何的选择。但犹豫并没有持续太久,生存的本能驱使着它们,继续回头吃着母亲带回来的肉。

只不过,它们并没有注意到的是,巨兽此刻已经失去了生命的迹象。在它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一阵不知有多古老的呢喃,在它的脑海中泛起波澜,轻声哼唱。

Vol.04.远行

“指挥中心,这里是‘塔利’IV号,一切准备就绪,请求准许起航。”

一阵银铃般的女声在耳机中响起,其中毫无任何情绪的波动。张行天则微微低头,看了一眼正前方的显示屏。上面,“塔利”IV号的各项数据均在正常范围内,一切已经准备就绪。他望向指令长,后者此时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望着漂浮在虚空之中的那艘银白色舰船,显得有些出神。

张行天将目光收回,再次确认了所有数据正常后,他跳过了指令长,吞咽了一口唾液后,对着麦克风说到:“‘塔利’IV号,准许起航。”

“收到,指挥中心,‘塔利’IV号,现在开始离港。”

银铃般的女声再次响起,而张行天则陷入到了一段不久前的回忆之中。

……

回忆中,那个女人的面容并不出众,但身材却十分的高挑、丰满。此刻,她正坐在一面窗户前,翻看着自己手中的那份报告,而窗外就是无垠的星空。

此刻,张行天从唯一的入口进入到这个空间内。

“露西,你确定你真的要做这个手术吗?”张行天显得有些焦虑,因为他知道这个手术意味着什么。

“是的,这是前三次长航程后所得到的教训,如果我们不去重视它,那就意味着人类注定无法走得更远。”被称呼为“露西”的女人放下了手中的报告,她抬起头,望向张行天,“我们被这颗星球束缚的太久了,我们彼此伤害着对方,然后陷入到无尽的死循环中。只不过,它的体量足够支撑下去,而我们不行。人类,太渺小了。”

张行天知道,今天的劝阻可能不会有任何效果,但他还是想要再做一做努力:“我们之所以与动物不同,就是因为我们有情感,而且是丰富的情感表达。如果连这些都舍弃了,我们和这些生物有什么不同?”

听到张行天这样的言论,露西似乎受到了某种打击,她站起身来,冲着对方说到:“张,就是因为有你这种思想,地球才会变成如今这样。人性脱胎于兽性,因为我们先是兽,而后为人。这已经被从化石演化的角度,完全证明了。可为什么,你们偏偏就不能放低身段,将自己当做是这颗星球上的普通一员来对待呢?”

张行天听完对方的话,并没有急着做出回答,因为这个问题本身就是个悖论——承认自己也是万物万灵中的一个,那你就是普通的野兽罢了,你那些所谓的情感,也不过是兽性更高级一点的表达而已。可人类的情感,本身就存在着更为复杂的目的——我们哭,可以是悲伤,也可以是欢喜;我们笑,也可能是高兴,又或者是气极。张行天相信,地球万灵,从几十亿年前的第一个细胞开始,关于情感的记录想必就已经存在于我们的基因之中。而人类,又恰好是这段漫长记录的集大成者。所以,如果只是单纯且野蛮地将这些东西舍弃,那人类又何以被称为人类呢?

或许是看到张行天并没有说话,露西的情绪略微有些缓和:“漫长的外太空探索,本就是一场枯燥且危险的旅行。人类的情感,只会是这段旅途中,最大的绊脚石。所以,我们选择剔除这些存在于我们基因中的‘糟粕’,是迫不得已,也是必须为之。因为,没有人知道,下一个疯掉的会是谁。又或者,下一次事故会在某个人的漫不经心中,悄然爆发。”

听完露西的话,张行天心中默然。他缓缓抬起头,艰难地露出一个微笑,望着自己的爱人,说到:“我尊重你的选择,亲爱的。但请你记住,我,永远爱你。”

……

“指挥中心,‘塔利’IV号已经完成离港,即将进入加速阶段。”露西面无表情地望向虚无且缥缈的远方。

“收到,‘塔利’IV号。”一个男声从扩音器中发散出来,弥漫在整个空间之中。“只不过,露西,亲爱的,请你记住,我,永远爱你。”

“收到指令,指挥中心,再会。”露西面无表情地监控着“塔利”IV号的数据。只是,在她并没有注意到的角落里,一滴眼泪从她的面颊划过,最终变成了飞舞于空间之中的小水滴。

Vol.05.纪念

张子木已经706岁了。

这是他从冬眠中清醒过来的第58次,也是最后一次。因为,他和他所在的船队,已经穿越了100光年的距离,来到编号为开普勒579c的这颗遥远行星上。

当然,张子木和船队来到这里的目的,可不是观光旅游。作为人类太阳系外移民计划的一部分,开普勒579c是一颗被选定的宜居星球。这里的大气、水都非常适宜人类生存,只是空气中的二氧化碳略微多了一些,需要进行大约不超过20个地球年的行星地球化改造。这些只是小事情,张子木他们只需要在建设好的穹顶城市里生活到这么长时间即可。

但让张子木和船队感到意外的是,他们居然在这颗距离地球已经超过了950万亿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艘古老的载人探索飞船。

等到人们将这艘已经半埋于沙漠地带中的飞船挖出来的时候,张子木惊讶的发现,那居然是他的曾祖母,露西所乘坐的恒星际间探索飞船,“塔利”IV号!

按照当年的飞行计划,这艘飞船绝无可能会来到这里。这让所有人都感到震惊的同时,更加好奇这艘飞船到底都发生了什么。

只不过让人十分失望的是,这艘飞船几乎已经完全朽烂,其上也没有发现任何的人类活动遗迹。估计,很可能那些人的遗骸,也已经在十数万年的时间里,化为了虚无。只有一块被从地球上带走的石头,还安静地待在自己的位置上,仍由着风沙侵蚀。

抢救行动进行的很顺利,石头被带到了实验室中。各种实验设备将这块来自于950万亿公里外家乡的石头精心看护着。

只不过,让众人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块石头的核心位置,似乎镶嵌着某种金属部件,后者似乎具备向外发送讯息的能力。但或许是时间真的过去太久太久了,它的最后一次尝试发送讯息,已经是十万年以前了。所以,想要不破坏岩石就得到这个金属部件是不太可能的事情。

经过了飞船上五人议会的表决,决定由张子木来亲自打开这块石头——毕竟,里面的那块金属部件,或许会和他的曾祖母有什么联系。

于是,在众目睽睽之下,张子木略微有些颤抖的手,握着一件极为原始的工具——锤子,用力敲向了那块来自地球的石头。后者并不是花岗岩那样顽劣的东西,所以在这一锤子的猛烈冲击之下,迅速地四分五裂,散得到处都是。而早就候在一旁的清理机器人,立马冲上前,将那些碎块都收集起来,好作为未来地球遗址博物馆的藏品,供人瞻仰。而等到众人将目光从碎块上,重新聚焦到张子木锤子落下的位置时,那块金属部件此刻也终于呈现在了人们的眼前。

那是一块看上去很像是硬盘的金属人造物,只不过,是十数万年前的地球款式。其上的接口繁多,但经过量子主机的分析后,发现只有一个才是可用的。所以,在系统的提示下,张子木小心翼翼地将硬盘放到了一个出现底座的插口上。然后,又是一阵嗡嗡地数据读取之声,先是一阵“滋啦”的电流杂音,而后,终于一个人像投影出现在了半空之中。

那是露西。

所有人看着眼前这一幕,不禁发出了惊讶地赞叹。而张子木则略微有些呆住了,他从没想过,自己还能看到早已经消失在星海之中的曾祖母。

或许是加载完毕了所有的预存程序,“露西”开始扫视起在场的所有人。很快,她完成了扫描,开始说到:

“你们好,来自未来的人类。又或许,是别的文明。我叫露西·张,我是一个来自23世纪的地球人类。你之所以会在这里看到我,是因为我想将我们的故事记录下来,并分享给所有人。因为,或许从‘塔利’IV号启程的那一刻开始,我们就错了。

“地球,从几十亿年前开始,孕育出了最原始的生命,最原始的细胞,再经历了几十亿年的漫长演化,我们人类才最终得以在这颗星球上建立文明。在这漫长的过程中,人类中的一部分人始终认为,情感表达作为一种被镌刻在基因中的‘程序’,不过是一段冗长且毫无意义的代码,是影响着人类发展的无用之物。而这种想法,最终在‘末日战争’中发展成为一种思潮。人们普遍认为,抛弃无用的情感,拥抱完全的理性,是人类完成自我升华的最终选择。于是,我们选择了自我阉割,将代表情感的基因表现彻底的封闭起来。

“最开始,我们或许得到了我们想要的——更高的效率,更快的发展,更优的方案。至于那些没有接受改造的人类,他们依旧沉沦于那些情情爱爱之中,不可自拔。可等到我们这些‘改造人’进入太空之后,一切都变了。一旦离开了地球的怀抱,人类就如同被切断了脐带的婴儿,只是在无尽虚空中,随波逐流的那一个而已。缺少了蓝色星球慰藉的人类,这才发现,已经被剥夺了情感的我们,只能如同行尸走肉般,过着行尸走肉的生活。一切的枯燥无味,都如同巨大的海啸,不断敲击着我们的神经。但这还只是开始而已。

“当第一个‘无意中’自杀成功的人出现后,我们才发现,情感其实永远都存在。它驱使着我们去吞噬、去生长、去发现、去进化,去死亡。我们只不过都只是这段呢喃的囚徒而已。可一旦你尝试着逃出这牢笼,等待你的,只能是无尽的黑暗与死亡。因为,这不仅仅是囚禁之地,也是救赎之地。或许,正是一次次的欢庆与愤怒,一次次的期待与失望,一次次的高兴与悲伤,才塑造出了我们——人类这来自于地球的造物。

“我或许即将命不久矣,但我仍旧希望这段讯息也能够被保留下来。因为,我们不只是人类,更是地球几十亿万年来所有情感的集合体。正是因为有了这些丰富多样化的表达,人类才会走到今天。但在这最后的时刻里,我想要表达的,不仅仅是对于过往的悔悟,还有对于我最亲爱的人的思念。

“行天,我记得,我也会永远记得,亲爱的,我爱你。”

讯息到这里戛然而止,而所有在场的人们,脸上的表情各不相同。有困惑,有惊讶,有震撼,也有漠然。

寂静蔓延了许久,直到最后,一个声音出现:

“让我们永远记住自己生而为何,因为,正是有了这些爱与憎,我们才会被称为人类。”

所有人将目光聚焦到那个人——张子木的身上,而后者,则目光坚定的望着所有人。片刻后,充满了敬意的掌声响彻整个大厅,人们脸上露出不同的表情,有哭泣,有喜悦。他们相互拥抱,相互俗说着内心的想法,尽情表达着自己的情感。

……

伴随着20年的地球化改造完成,人类第一次走出了穹顶城市,来到了两个太阳照耀着的蓝天之下。望着眼前的世界,人们露出了幸福的微笑。

而在不远处的高地上,一座纪念碑伫立在那里。一段特定的DNA被放置在纪念碑的顶端,而其下的碑身上,镌刻着一行字:

                                                              亲爱的,人类。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声色智造 2020-09-19 17:08
剥离情感,会导致心理问题。 题材虽然老套,但是跨越时空的史诗感还是有的。寓言般的凝练。收尾的点题。 (⊙o⊙)哇,感觉一幕大片将要开始了呦。 情感驱动你,写出来这篇文章。我估计灵感,来自于淘宝的你。亲…………
张行天 回复 声色智造 计划中,会有个扩充版,不过要看有没有时间(额,主要是看我的懒癌到什么程度了)
2020-09-19 17:18 回复
知行合一 2020-09-19 17:03
好残酷啊——哈哈,感情到最后也就是一堆化学分子(按你的设定)。不过,为什么不准备一些控制情绪的药而选择完全抛弃呢?比如《美丽新世界》的那种嗦麻(一磕就嗨),我是觉得也许控制更容易一些,而且可以在之后形成行为反射——额,后面全是我的自嗨,作者可以不必理会····哈哈哈
张行天 回复 知行合一 这里我的想法,更多是想通过科技来直接改变人类本身。最早的设定里,甚至是直接剔除这段基因,但这会导致基因表现出现极大的差异,所以并没有用这个设定
2020-09-19 17:16 回复
科幻作品
亲爱的
张行天

学校:四川鸿通

学历:本科

专业:生物工程

职业:房地产策划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故事从地球生命一路进化走来,到最终进入宇宙时代,以纵深很大的叙事结构凸显出进化长路之中情感所扮演的重要意义。不足之处在于割裂感明显,前后两部分的关系需要仔细品读才能体会一二,如果能加强一下就好了。

2020-11-09 00:18 巨星海 ——

没能看出前半部分和后半部分有什么实质性的关联,同样也没看出“要情感/不要情感”的矛盾在故事中有什么具体的表现。

2020-11-06 12:19 匿名 ——

开篇是本文最突出的部分,借鉴了动物小说的写法。这种小说以动物为角色,但不是拟人的童话,而是以真实的动物习性为基础。普通动物小说只写当代的常见动物,作者将古生物与动物小说结合,是一个很好的尝试。可惜后半段又落入俗套,失去情节,变成大段对话和陈述。另外,虽然“情感无用论”一直出现在科幻里,但它从来不是科学结论,也没有哪门科学要求人类放弃情感。

2020-09-21 07:36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