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鹤鸣九皋
唐冠螺    来源社团:上海自然博物馆
得票 8168 阅读 9575 评论 4

【摘要】太阳垂垂老矣,它在不断膨胀,地球上能感受到的光和热越来越强烈,长江黄河中的水正在加速蒸发。人们一直在尝试找到一个新的家园。鹤皋号宇宙飞船,在庄严的带领下开始了太空航行。他们在宇宙中遭遇了超新星爆发。

壹 黛云篇 迁徙

夜黑如墨,星际航行中,只能偶尔见到光年以外的星光。

黛云今天要执行巡视任务。这会她巡到船长室,第一眼看到的是庄严,这么多年来每一次巡视,她都习惯性地第一眼去寻找他的影子。

庄严坐在机舱,眼睛盯着显示器。他是中国宇宙军的上校,已经在星际航行了五年。五年前他在黛宇森将军的办公室里,接受了现在正在执行的任务,寻找宇宙中的虫洞隧道。

太阳垂垂老矣,在过去的几十亿年,它在不断膨胀。地球上能感受到的光和热越来越强烈,长江黄河中的水正在加速蒸发,物种灭绝的速度前所未有地变快。人们一直在尝试找到一个新的家园。五年前天文中心的科学家们终于在距离地球300亿光年外的迷雾星系中,找到了一颗类地行星。类地行星的风与水,最符合人类整体搬迁的需求。虽然并非罕见,但随着太阳系的凋零,只能迫使人类将视野放至宇宙深处。人类一直拥有迁徙的强烈愿望,就像史前第一次走出非洲一样。

然而人类大迁徙是个巨大的工程,以现有飞船的速度,在还没有到达之前,人类就已经在途中死去。于是有些宇宙学家重提旧话,要迁徙,先找到虫洞,打开时空通道,这是最经济最便利的方法。庄严所在的这只飞船,正载着这样的宏愿,在宇宙中航行。

在五年的共事中,黛云越来越感受到这个男人的魅力。只要他在,整座飞船的机舱,就有了生机。她经常不敢直视他的眼睛,害怕被他眼眸里的深沉吸引过去,就像黑洞一般让人无所遁形。

这个男人身上是有故事的,在地球时黛云隐约听过一些。他从小兵做起,入伍后,包揽了每一年宇宙军体能大赛的冠军,以致小兵们都流传着一句话:“流水的宇宙军,铁打的冠军严。”

新闻中几个震惊全球的大事件,都有他的影子。

比如“大鹏号”宇宙飞船氧气泄露事件中,是庄严带领宇宙军抢救了濒死的宇宙专家。比如A国发射的卫星试图干扰中国“天枢”全球定位系统,是庄严釜底抽薪让卫星被迫“失事”。

比如追回逃逸的月球。在太阳膨胀的影响下,地球能量日益衰弱,月球抓住了机会,从围绕地球的公转轨道成功逃逸。是庄严戴着宇宙军追踪到了月亮逃逸的轨迹,配合天文中心把地球推回了原来的公转轨道。

庄严的“兵王”传说,震撼了全球宇宙军界。


贰 庄严篇 梦蝶

三十五岁的庄严,正在脑海中回放着妻子的影像,这一天是他妻子的生日。五年来他一直在思念妻子,随着时间的推移,他越来越记不清楚妻子的笑靥,只能凭借全息影像去回忆她曾经的模样。

“如果再找不到虫洞隧道,我就要记不住她的样子了。”庄严在心里感叹着时光的强大威力,明明曾经他们那样相爱。

庄严的妻子叫周梦蝶,他们的相识纯粹是偶然。那时庄严还在学校,研究天文学,在日月星辰里探索着自己的正道。在这个AI时代,很多工作已经被人工智能替代,大部分人不用像史书上写得那样,日复一日地从事某种枯燥乏味的工作,人类有宽裕的时间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直到有一天他去学校天文台看星星,遇上了那个喜欢画画的女孩。

庄严还记得,女孩说“我要用望远镜里的景象做素材,画出最璀璨的星空”,那时她的眼睛里闪着光,释放着像恒星一样闪烁的光芒,彻底击中了庄严那颗一直被星光所惑的心。

和所有沉溺在甜蜜中的人一样,他追求她接受,他们约会,他们结婚。生活里的琐碎并没有消磨他们的爱意,而是让他们感情越来越深厚。

后来,庄严入了伍,他们聚少离多。庄严无法陪伴周梦蝶的时间越来越多,他不是在基地,就是在宇宙中飞行。周梦蝶只能在地球上等待庄严从宇宙中发来的信号。

全息影像让他们远在天边,近在咫尺。

庄严曾经无数次用手穿过全息影像,想要触摸妻子的脸庞,可他能碰到的,仅仅是一片虚空。他想假如宇宙中有虫洞隧道,说不定可以梦想成真。

庄严想起周梦蝶温柔的笑脸,心底产生了一种浓浓的倦怠。“出完这次任务,如果还活着,那以后就一直在地面陪着梦蝶吧”,庄严这样想着。

这是离开地球时间最长的一次。以前出任务,再艰难也会与妻子保持联络,因为知道有人在地上等他,他一定要活着回去。可这次再也不能,因为周梦蝶死了。

周梦蝶的死源于意外。庄严上天执行任务时,周梦蝶经常也要出去写生。她生前最后一次写生去了海上。她搭乘游艇前往圭那岛,想要在旅途中把蓝鲸出水的画面,留在自己的画布上。那天为了追寻蓝鲸的踪迹,她上了一艘快艇,请了一名水手帮她开船。鲸鱼把她引向了大洋深处。

她不知道的是,A国发射的卫星一直在释放干扰电波,试图扰乱“天枢”全球定位系统。她的快艇在她没有觉察之下,慢慢改变了原本的航向。

庄严在指挥室经过三天三夜持续作战,终于找到A国卫星的运行轨迹,并制定出精准打击方案,被打下来的卫星残骸,将掉入大洋深处的无人区。

当他坚定地按下“开始”键时,才看见无人区不知道什么时候驶入一艘快艇。全息影像让快艇上的人成像非常清晰。当定位到快艇到那人的脸时,庄严已经来不及暂停。

他的妻子,就在他的眼前化为齑粉。

世界进入一片空白,他的妻,他的爱,他的家,所有的一切都在这一刻终止。

庄严带着罪与愧,接受了黛宇森将军的委派。长达五年的时间里,他一直在忏悔。

黛云曾经问他,如果可以重新选择,你还会按下那个按键吗?五年相处下来,两人也发展出偶尔可以谈私事的交情。

庄严思考良久,答案是“会”。尽管脸上都是痛苦,但身为军人,维护这个国家的安全与稳定,是他的责任。


叁 黛云篇 赎罪

黛云第一次见到庄严,是在父亲的办公室。那时她刚刚从学校毕业,进入宇宙军不久。庄严正在和父亲讨论某个作战计划,她只是恰好想去见见每天忙碌久未见面的父亲。

那时的庄严不像现在这样波澜不惊,还有着年轻人特有的锐气。那个认真讨论的人,穿着宇宙军制服,正在努力说服父亲同意自己的方法,他肩上的徽章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黛云知道自己动心了,这个男人从长相到气质,完全符合她对于异性的全部幻想。后来在宇宙军待得越久,听到那些关于庄严的传说,越发觉得这个男人弥足珍贵。她像所有有暗恋情节的女子一样,心里开着一朵花。很多年里她只敢默默地关注着庄严的一举一动。

有一个秘密,黛云从未和庄严说过。周梦蝶死于意外,是源自A国精心策划的阴谋。庄严登上鹤皋号,不知道会发生什么,黛云有她的勇敢,她在用自己的身份守护这个男人。只要她在这艘飞船上,父亲舍不得让鹤皋号发生人为的意外。她相信自己的父亲,不会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政治利益。

她不愿意告诉庄严,在庄严按下让周梦蝶死亡的按键前,黛宇森已经收到周梦蝶进入那片海域的信息。如果他告诉庄严,也许庄严不会经历那样的惨剧。可是黛宇森选择了沉默。

黛宇森有自己的私心,一来他想借A国卫星事件打击A国的国际声望,二来他想为女儿争取机会。

当年新闻中播报的内容是A国有意攻击中国导航系统,操纵国人出海航向,导致国际知名画家周梦蝶和同行的A国水手在太平洋罹难。当时国际社会一片哗然,让A国的国际声望一落千丈,并且由于A国水手的死亡,A国国内对执政党出现了很多指责的声音。执政党的民调数据下滑惨烈,第二年的大选中,如黛宇森所愿,沦为在野党。

在黛宇森看来,他做了一个政客该做的,大家实现了共赢。同样,他也自认为是个合格的父亲,他之所以这样做,也是在为女儿的幸福争取。

庄严在周梦蝶去世后,全身心投入工作,感情进入了寂静状态。他的职位上升很快,慢慢成为了宇宙军的二号人物。黛云也因为工作的关系,与他有了接触的机会。

黛云无法忽视庄严的落寞。周梦蝶走后,庄严就没有真心地笑过,每年周梦蝶的祭日,庄严会去她的衣冠冢,在那里陪她一整天。黛云会在庄严看不到的地方,默默地陪着她。她终究是胆怯的,不敢打扰庄严与周梦蝶团聚的时光,而是等庄严离开墓地后,为周梦蝶献上一束百合。

“只有死去的人才会被铭记被怀念,才会永垂不朽。”黛云有时不得不这样自嘲。

父亲有他的立场,带着罪恶感的人,除了庄严,还有她。她以自己为饵,守护着她爱的这个男人,让他不要再成为政治牺牲品。

“身为将军的女儿,你有很多选择,为什么来鹤皋号?”庄严在她登上鹤皋号的第一天,就问过这个问题。

“因为毕业以后,不知道该干什么,感觉每天的工作,很无聊。当时我又找不到自己喜欢什么。一路按照父亲的安排,乖乖毕业,乖乖上班。可是我不想这样按部就班。听说鹤皋号要来宇宙探险,我就来了。”黛云合理地解释的动机。

“那挺好的。”对他人的想法,庄严一向很尊重。他能做的,就是尽全力保证鹤皋号能完成任务,顺利返航。

“最重要的是,你在这里。”这是黛云在心里对庄严说的。她一直觉得自己有罪,因为她周梦蝶才那样死去。可她无法指责自己的父亲,只能指责自己。她一路小心翼翼,以自己为筹码,只要她的父亲不下台,她就可以保证地面的人不会把鹤皋号当做弃子。这是她能为赎罪做出的最大努力。


肆 庄严篇 逃逸

机舱中突然响起的警报,打破了漫长的宁静。

“飞船前行将遭遇超新星爆炸,是否返航?”这是“鹤皋号”宇宙飞船的导航AI瑞翔的声音。

庄严很清楚,继续前进,超新星爆炸的碎片会将“鹤皋号”撕裂,而爆炸形成的黑洞则会将整座飞船吞噬。

“返航呢?”黛云轻轻地问他。

庄严没有说话,他摇了摇头。

“不到最后一刻,绝不返航,这是宇宙军的天职。”

他知道是这样的结果。这一路来,他们已经牺牲太多了。

到了AI时代,最珍贵的是士兵的性命。

在中国历史上,曾经有一只军队,在建制不完全、补给完全没有保证的情况下,穿越了大半个中国,走了两万五千里,整支队伍十不存一,史称“长征军”。

他觉得自己所在的这支宇宙军,就像曾经的长征军。从地面起航时,他们的军队建制是完整的五百人。现在还活在船舱中的,不过一百人。他们的敌人不再是人类,而是宇宙中潜藏的未知敌人,这些敌人有缺氧、有宇宙辐射、有飞船故障,还有最新遭遇的超新星爆发。

“瑞翔,绕过爆发的超新星,让飞船超光速前进。”飞船开始颤动,庄严冷静地发出指令。 

他看到黛云投过来满怀信任的眼神。宇宙中危机四伏,没有人可以未卜先知。每一次危险他都用尽全力,带领大家航行,这一次也不例外。

他在仪表中看到,鹤皋号离爆发的超新星越来越远,但他的神经依然高度紧绷。

“报告,超新星爆炸的能量释放速度超过鹤皋号飞行速度,碎片将在3分钟后击中飞船。超新星的能量释放让它的运行轨道膨胀并加速。飞船已经无法逃出超新星轨道。”瑞翔的声音没有波动地汇报着。

庄严的表情依然很平静,这样的危险,他们在五年中已经遭遇很多次。

“瑞翔,启动逃逸机制,摆脱超新星轨道的捕捉。”

“是。”瑞翔收到命令,开始飞船变行星的花式操作。鹤皋号变身成一颗小型行星,顺应超新星围绕它公转,而后反捕获机制开启后,鹤皋号用加速度撞向超新星,企图摆脱公转轨道。

“5——4——3——2——”庄严倒数计时,鹤皋号开始偏离公转轨道,只差最后一次飞跃,鹤皋号将成功穿越超新星,摆脱它的捕获。

“1——”他吐出最后一个数字,松了口气,宇宙军战无不胜。


伍 黛云篇 等待

然而就在那一刹那,警报再次响起。

“警报!警报!鹤皋号被超新星行星迎面击中,又重新被推回超新星的卫星公转轨道。”

黛云很想爆粗口。突然想起曾经庄严说过的一段话:“宇宙自有平衡。”

“我们这算不算扰乱了天道的平衡?这个超新星真是邪门,它的世界自有一套运行规律,鹤皋号的到来打破了它的和谐,所以要遭受惩罚。要么被超新星征服,要么被毁灭。”这个邪门的超新星,折磨人真是够够的,黛云不禁抱怨。

“现在怎么办?”下属的士兵开始发问。

“不怎么办,等。”黛云听到庄严的声音,回头看看他的神色,这个男人还是没有太大的情绪波动。

“什么?宇宙军什么时候坐以待毙过?”黛云很急切,这样的等待快要耗尽她全部的耐心。

“等,也是种机遇。我们所在的,现在是烟火星系。通常恒星爆炸,能量耗尽后,会因为重力作用坍塌,变成黑洞。但是这个星系的恒星不会,它的爆发会间歇性暂停。诸位可以理解成恒星如火山爆发,会有休眠期。”那个男人的话一说出来,黛云的躁动慢慢变得沉静。

“真是太好了。我就说宇宙军不会轻易被一颗超新星打败。”黛云七上八下的心,总算重新落到了肚子里。

“这段时间也不能掉以轻心。瑞翔,尽量围绕轨道的远点飞行。等超新星这一段爆发过后,我们再尝试逃脱它的捕获。”黛云眼中的庄严,似乎永远都是那样从容不迫。

“为什么我们现在不再逃一次?”黛云继续追问着庄严的打算。

“鹤皋号的能量现在不足以逃脱捕获。从飞船变成行星,每一次都要消耗能量。我们正好趁着超新星爆发时,让鹤皋号充分吸收能量补给。”

黛云不再追问下去,在这座飞船中,庄严的决定就是生机。她重新闭上眼,进行修整。

来到宇宙以后,如果不是船舱内有钟表,标记着地球时间,他们可能已经模糊了时间的概念。

不同星系的一天,时间并不一样。就像黛云曾经在古书上看过的,天上一日,地上千年。

黛云永远会记得,这次星际航行中,她和庄严一起见证了宇宙的光辉与灿烂。

飞船本是放缓运行,尽量在公转轨道的远星点向近星点移动。超新星的这一轮爆发慢慢平静下来。黛云以及鹤皋号的一百多名在船士兵,无不松了一口气。鹤皋号在自转中实现了昼夜更替,在超新星光芒的照耀下,视线所及之处,是极光般绚丽的光彩世界。

“瑞翔,保持光速,到达超新星远地点,调整光速加倍器,超越超新星运行速度,离开迷雾星系。”黛云听到庄严向瑞翔下达指令,她知道紧张的时刻即将过去。

“收到,上校。”在黛云看来,瑞翔的声音没有感情波动,它准确的回复,是最动听的音乐。

茫茫宇宙,鹤皋号开始了它的大逃亡。


陆 庄严篇 分离

鹤皋号慢慢到达围绕超新星公转轨道的远点。船头调转,由围绕超新星公转,变成在远点与超新星轨道相切。鹤皋号的轨迹,仿佛在天际为超新星画出了一条长长的切线。

鹤皋号的光速加倍器调整后,由行星态变回飞船态。全体成员进入武装戒备阶段。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不可预料的事情。

看着仪表盘的飙升数据,鹤皋号离超新星越来越远,庄严的表情依然没有放松。

突然,表盘数据变化剧烈,一下蹿高一下跌到谷底。整条数轴的变化非常不规则。这意味着有种力量,在拉扯鹤皋号。仿佛有只上帝之手,在戏耍鹤皋号,当它调皮地出走时,这只手又会粗暴地把它拉回来。

“报告,超新星磁场受鹤皋号逃逸扰乱,原本休眠的爆炸,正在加剧。”瑞翔的声音再度在船舱中响起,宣告鹤皋号进入紧急状态。

“全力加速,以最大速度冲出烟火星系。”庄严果断下令。

“收到,上校。”瑞翔严格执行上校的命令,驶出鹤皋号的速度极限。

“用好固定装置,飞船可能遇到颠簸。”庄严冷静地补充。

船舱外,能量剧烈释放,熊熊的焰火让人感受到超新星的超大能量。仪表盘上的数据曲线仍像顽皮的小孩,上蹿下跳地调皮耍脾气。

“上校,我们被拉回了超新星轨道。飞船和超新星间的距离越来越近,再飞下去,鹤皋号扛不住这种高温,会被融掉的。超新星烤人肉来一串试试?”一阵气流冲击过来,鹤皋号没有了平时的平稳。黛云在安全椅中,用她的冷笑话,掩饰着对鹤皋号的担忧。

“你这种担忧是多余的,超新星爆炸后外壳会坍塌,还没烤熟,我们就会被爆炸坍塌的黑洞吞没。”庄严一本正经地回应着黛云的冷笑话。显然这个笑话有点黑色幽默,因为庄严所说的正在变为现实。

“受超新星引力场影响,鹤皋号驾驶系统已经失去控制。我将陷入——沉睡。”瑞翔的声音受电波影响,以往的铿锵有力,变成了断断续续的嘶哑。

“好。”庄严给瑞翔下达最后一个命令。他把身上的固定装置都撤掉,从安全座椅迅速匍匐爬至驾驶座椅上,以最快的速度掌控鹤皋的飞行方向。

“砰——”仪表盘再也发不了脾气,跳动的指针无法承受巨大的能量变动,一声爆炸后,溅出了刺眼的电火花,燃烧后的焦味充斥了整个船舱。

“各位战士,鹤皋号遭遇了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瑞翔已经陷入休眠。我将开启鹤皋号最后的逃生机制,驾驶室与机舱将在两分钟后分离,用鹤皋号剩下的所有能量,把机舱推出烟火星系。船身其他部分将与机舱剥离,请全体就位。”庄严有条不紊地操作着鹤皋号的手动操作系统,400个按钮在一分钟内全部精准地按下。

机舱中的所有战士都明白,等待他们的,不是一场死亡,就是一场星际流浪。他们的上校,将在驾驶舱的带领下,飞向正在坍塌的超新星。

所有人都回答着“收到”,除了黛云。

庄严听到有哽咽的声音,那是这个船舱中最小的孩子,只有23岁,登上鹤皋号那天,正是他的成人礼。庄严还记得那孩子说:“鹤皋号是我最好的成年礼物。”


柒 黛云篇 告白

鹤皋号驾驶舱与主船舱的通道正在关闭。她加快了手上的速度,安全带“咔嚓”一声终于打开,她用最快的速度奔向驾驶舱。在舱门合上的那一刻,她飞身扑进了驾驶舱,跌到在庄严脚下。

鹤皋号正在拆解,黛云回过头,看到战友们全都望向驾驶舱。那个年纪最小的孩子,掀开宇航帽,抹着眼睛。

庄严没有责备她违抗军令。黛云趴在地上望着庄严,他的表情是她从来没有见过的凝重。他缓缓举起右手,向隔着透明舱门的战士们,敬了一个军礼。

战士们紧紧盯着飞速远离的驾驶舱,向庄严回敬了军礼,开始了他们的星际流浪。

本是很严肃的场景,黛云突然笨拙地爬起来,留给对面的人一脸傻笑。庄严看着这一幕,莫名觉得有些喜感。

他无奈地摇摇头,扶起还在发傻的黛云。黛云坐到驾驶座后,打开宇航帽摸摸脸,原来她的脸上正挂着一行泪。

庄严在心里感叹:“真是个傻姑娘。”

“庄严——”黛云第一次直接叫出来了这个名字:“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我想告诉你的是,我登上鹤皋号,就是为你而来。我怕再不说,以后就没有机会了。为了和你在一起,就算死我也愿意。”此时此刻,在危机四伏的鹤皋号驾驶舱里,黛云终于说出了她的心声,她等着庄严的回应,心跳如鼓。

“我知道。”庄严早就洞察了这个女孩的心事,可是他不会去回应。黛云太美好,他已心如止水,余生只想守着故事过一生。

“我——”黛云没有来得及说完,驾驶舱就被吸入了黑洞。


捌 庄严篇 降维

“上校,您还好吗?”是瑞翔的声音。五年的陪伴,这个AI虽然没有实体,但只要他的声音响起,庄严总能在第一时间给出回应。庄严和瑞翔已经成为了一对颇有默契的队友。

“还活着。”庄严清冷的声音响起,证明了这场灾难过后还有幸存者。

当庄严醒过来时,他的世界陷入了一片黑暗。他扯了扯腰部,安全座椅的带子还固定在座椅上。

“报告上校,超新星外壳坍塌,形成了一个质量有太阳一亿倍的黑洞。目前驾驶舱正随着黑洞不断旋转,向奇点飘去。”

 “我们居然还活着!”黛云醒来后,为自己尚在人世感到惊奇。

飞船驶至黑洞的奇点。庄严发现自己的身体产生了惊人的变化,眼看着自己的手变成了平面。

“我们正在降维。”瑞翔的声音仿佛也被挤压,变得窄长。

飞船的空间产生了扰乱,在三维和二维间不断切换。降维不仅仅是打击,也是新生。

“启动飞船变维模式。”庄严下令,在维度切换中,他勉强维持自己的声线不动摇。

鹤皋号在建造之初,为了应对宇宙极端环境,设计了维度切换机制。在极端恶劣的环境中,不断降低维度,以躲避各种未知的危险。当回到稳定环境时,飞船的维度也会随之稳定。只是这个功能在地球的实现程度有限,能实现三维到二维的降维,就已经是了不起的成就。降维过程极其容易出意外,此前庄严从未用过这个功能。

飞船不断浓缩,从立体变维平面,再浓缩成线条,最后线条不断缩小成一个点。

鹤皋号载着一男一女加没有实体的瑞翔,2.5个人,以零维形式随着奇点呈螺旋形旋转,并不断接近它。从无极宇宙到黑洞奇点,鹤皋号的维度变得越来越低。宇宙有它的运行法则,它知道鹤皋号从何处来,也会告诉鹤皋号去往何处。


玖 黛云篇 回归

旋转的黑洞,让空间被模糊,又让空间变稳定,时间为空间赢得了机会。

黛云觉得很幸福。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不是朝朝暮暮,而是即使变维原点也能和庄严在一起。不管葬身宇宙,还是化为星辰,她都始终和他在一起。

“感谢你,奇点。让我和我爱的人消失在宇宙尽头。”在清醒的最后一刻,黛云在心里表达了她的谢意。

但黛云并没有得偿所愿,奇点让他们来到了白洞。

白洞与黑洞相反。黑洞主宰吞噬,白洞主宰释放。这一次,黑洞吞噬了黛云和庄严的肉体,白洞释放了他们的灵魂。

他们重新回到了地球,回到了过去。庄严一心想要回到有周梦蝶的世界,而黛云一心想要追随庄严。庄严重生回到了他与周梦蝶相识的那一年,黛云也回到了那年的她。那时候她还是个小姑娘,觉得自己充满了力量,可以拯救世界。

一切都重新来过,这一次她满怀欣喜地想要提前与庄严相识相知,她努力变得更加优秀,想要成为庄严眼中期望的那种女人。

现实狠狠甩了她一耳光。庄严在她还没来得及努力之前就联系了她。

庄严把装有瑞翔情志的芯片给了她。芯片也装有他在黑洞里捕捉的暗物质,这些暗物质将搭起一座可穿越时空的虫洞隧道。瑞翔的芯片就是通往虫洞隧道最好的钥匙。

不得不说,庄严了解她。他知道她还有很多放不下的。

黛云看到那个为与爱人重识而努力的庄严,忽然释怀。这个少年有着青春的壳,还有异世的魂。那些没有说出口的爱恋,永远埋藏在奇点模糊的时空边界。她还有她的使命,在另一个时空里,还有爱她的父亲在仰望星空等她回归。

她进入了虫洞隧道,回到了父亲苦等她的时代。

不过她没有直接回到黛宇森将军所在的空间,而是先去寻找依然在宇宙中流浪的鹤皋号。当她出现在主船舱,船舱里已经没有食物,导航系统瘫痪已久,支撑战士们活下去的,只有队友的尸体。在生存面前,当技术的效力为零,战士们恢复了茹毛饮血的本能,仿佛回到史前文明。他们所做的,和直立人为了获取更大生存空间而出走并没有什么不同。

黛云让瑞翔重新掌握航向,五年后鹤皋号降落在地球。她的父亲黛宇森将军拄着手杖,在舱门外等着她。她忽然想,历史上那支“长征军”到达终点后,是否和她一样悲伤。

宇宙军烈士纪念园在城市中央建起,庄严的名字赫然列在纪念碑第一位,在黛云的证实下,庄严为了救她,永远地留在了宇宙之中。每年清明,她都会为他献上一束鲜花。

黛云终身未婚,在她回归地球三十年后,再次启动了虫洞隧道,带领全人类向遥远又咫尺的星系完成历史大迁徙,就像远古的直立人掌握火种后,第一次走出非洲。


拾 庄严篇 相守

庄严在一个清晨苏醒,他回到了学生时代,校园里那个美丽的画画女孩正在等着与他相爱。

曾经在地球上,在漫长的宇宙航行中,庄严觉得很悲伤,如果他死去,再也没有人会怀念周梦蝶,他的爱将无以为继。那一刻,他只想回到过去,看看他的爱人。

他曾经一度以为黛宇森将军让他寻找虫洞隧道的命令,是一场骗局。他明知可能会死,依然向往,哪知向死而生。

“回去以后,可以建立宇宙军烈士纪念园。那些在宇宙航行中牺牲的战士们,值得人们永远铭记。”这是黛云回去之前,庄严提出的最后一个请求。那些与他并肩作战的队友,同样值得被铭记。

庄严看着慢慢在空间中消失的黛云,心里在想:“这一次,我一定要和梦蝶白头到老。”

他回到了当年去过的天文台,去那里等待着和周梦蝶的偶遇。他不再像当年那样青涩,准备了很久。

这一次一切都不一样了,蝴蝶煽动了它的翅膀。

庄严这一世没有选择进入宇宙军,也没有与周梦蝶聚少离多,更没有成为在宇宙翱翔的英雄。选择成为一个平凡的男人,可以与周梦蝶长相厮守。当周梦蝶要出海写生时,他陪伴在她身边。他们可以一起欣赏海豚的跳跃,东方的日出。后来他们还有了孩子。

庄严用心感受每一秒微小的幸福,在白发苍苍的时候和周梦蝶相互搀扶。

他们同样遭遇了太阳的凋零,这个时代有大英雄,成功带领他们找到宜居的星球,人类进入了新纪元。

后来的人们把这个时代称为“后太阳时代”。


科学出处:

1 电影:星际穿越

2 李娟娟. 星际穿越:那些匪夷所思的宇宙常识[M]. 中国法制出版社, 2015.

3 加来道雄 超空间[M]. 重庆出版社, 2018.

4 10维空间的世界是什么样子?

http://www.sohu.com/a/243371977_570536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Xz 2019-09-04 20:28
这真是一篇“神作”,短短一天多的时间,阅读量就超过了7000,投票数竟然达到了5000多,名次直接成了第五名,照这个速度三天后就会超过现在的第一名了。佩服!佩服!
贝壳 2019-09-02 13:56
作者心思缜密,细节描述的很好,故事虽然很普通但是末尾看到作者的列出文献忍不住点个赞,很好
唐冠螺 回复 贝壳 哈哈,感谢您的点赞与鞭策!
2019-09-02 19:43 回复
贝壳 2019-09-02 13:56
作者心思缜密,细节描述的很好,故事虽然很普通但是末尾看到作者的列出文献忍不住点个赞,很好
科幻作品
鹤鸣九皋
唐冠螺

学校:上海自然博物馆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中文

社团:上海自然博物馆

职业:科学教育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像是照着一个爱情小说的模板改成的科幻小说,核心设定的创新性偏弱,对一些关键概念的解释不够

2019-09-02 03:39 匿名 ——

优秀的作品与惊艳的故事,无论是科学性和文笔都很好。

2019-09-02 03:14 匿名 ——

优秀的作品!一篇优秀的科幻爱情小说,情节曲折,描写细腻。虽然开头有点所谓“俗套”:女主角是将军女儿,男主角是丧妻的军官等,但中间感情线以及故事线描写精彩,结尾很美好,还列出了“参考文献”,很棒。

2019-08-26 16:39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