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为骨
桔梗茶   
得票 5 阅读 551 评论 0

【摘要】微型文明一日游。

混沌。林钥开始时只有这样一种感觉,盘古开天辟地之前,是不是就一直生活在这种状态里?

 “顽石为骨,方知自身;稀泥做肉,方觉外物;烁河点血,方通明智,得其三者,是为盘古。”

不对,这种时候,自己为什么要想这些啊!

林钥又是恼火又是恐惧,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了,转换器把她拉进了一个诡异的地方,好似没有时间和空间……林钥不知道怎样描述,只觉得什么都扭曲了,自己好像在这里无处不在,又根本不存在,像一个扭曲混沌的清醒梦,意识被抽离在外,恶心感从灵魂深处蔓延出来。

但是脑子里冒出的声音在循环响着,就像在提醒自己不是在做梦。

“盘古死后,他的子子孙孙们过得越来越不好,直到‘人祖福特’出现。”

“别拿瞎改的神话糊弄我,造人的是女娲!而且怎么会有‘福特’这种莫名其妙的名字啊!”

你是林钥,今天是你的生日,这些是你让你父亲给你讲的故事,关于研究室内微型文明的神话故事。

“钥钥,这是真的神话哦,不过有我们人为地干预,所以神话里的主人公名字和我们神话里的一样。”

你发现了一个综合能力超过了“福特”的男孩。

“‘福特’和‘盘古’一样,都是代号。之所以有‘福特’这个名字,是因为他大大推动了烁河文明的发展,就像我们历史上的‘工业革命’一样。你看,这是当时记录下来的,他的脑袋非常亮。”

“爸爸!爸爸!这个脑袋好亮!比福特更亮!”

“能成!这个项目有救了……盘古那个家伙就不应该死在里面,我不是被放弃的……”

“那我是不是有奖金?我也想要这么一个箱子!造自己的游乐园!”

“对……经费,要申请经费……”

你将要来到一个,曾杀死过研究员的世界。

烁河暗红污浊的河水携带着浮浮沉沉的垃圾,翻涌着,拍打在岸边。起起落落间,多数垃圾都被一些带状的东西给拦了下来,网的紧紧的,河面也没一开始那么拥挤了,只是暗红的颜色仍然污浊。两岸的垃圾遍布河滩,从河滩深处的垃圾山里延伸出来的‘带子’,在晃动中网住了越来越多的垃圾,而后向河中央蔓延,和水波一起晃荡,和蛇一样在捕猎前伺机而动。

这里是烁河的下游,这里的人们看水吃饭,靠的就是这些东西,他们叫它“金腰带”。它网住的垃圾每天都会被捋下来,用来换取生活必需品,这一天过得怎么样,就看“腰带”上有多少“金”了。

一个脑袋突然从一条“金腰带”边上冒了出来——是一个男孩,眼睛里还泛着蓝光。他熟练的爬上了离他最近的金腰带,坐下喘着气,费劲的咳嗽了好一会儿。用空心的垃圾做成的腰带往下沉了沉,一小段没入了水面,远远望去只看到一个人浮在水面咳嗽着。一道口子在他脸上,缓慢的往外渗着灰色的液体,但它显然没受重视,男孩只是警惕地打量着四周。在他确定了四下无人时,右手下意识要往口袋探去,突然看见河中央有些什么,手碰到拉链时停了停,转了个弯,抬起抹了把脸,往那个方向仔细瞧了瞧。

有个人。

林钥只觉得浑浑噩噩的,自己没有淹死?她记得自己失去意识前,好像在不断地坠落,明明光亮就近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但她却已经没有力气了。那时她刚脱离混沌的状态,感受到了声音,光,和重量,就又坠入了深渊一样的暗红中……

胳膊突然传来一阵钝痛,林钥打了个激灵,猛地睁眼看过去,却被正午的光亮刺得头晕。有水从她的脸上流进了眼睛,是温的,条件反射地闭了眼,再睁开,看到的一个模糊的人影却蒙上了一层浅淡的红雾,和脑部短暂失血带来的灰白噪点。

他在干什么?

林钥脑袋有些发蒙,血液渐渐往上回流,噪点褪去,视野里的红雾也散去,但她仍然看不清这个人的脸。

“你的血是红色的啊。”

是男孩子的声音。和我们说的话一样啊。对哦,爸爸说过,这个世界的发展都是研究员引导的,如果最后的研究成果我们读不懂就麻烦了。

“我们的血是灰色的哦。”

“啊,灰色的呀。”林钥不自觉喃喃说出了声。男孩听到她的回应笑了一下,之后控制不住地又笑出了声,笑得越来越厉害,林钥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却让男孩笑的更厉害了。好一会儿,笑声才渐渐止住。

“你干嘛?”

“啊,只是确认了一些事。”他把手上红色的血随手抹掉,站起来背过身去,在口袋里摩挲着什么,“走吧,你想一直躺在这里吗?”

林钥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垃圾堆上,一面是暗红的河,另一面是高高耸起的垃圾山,中间是一条细细的山缝——看起来住了好些人。她赶忙站了起来,嫌恶地拍了拍裙子,问:“去哪?”

“我家。”

“为什么去你家啊?”

“我刚救了你。”

“……”林钥找不出理由反驳。

男孩沿着河岸,朝河流下方走去,带着林钥从一个坡度比较缓的地方爬上了垃圾山。

“你没有住在那道,嗯,裂缝里吗?”

“那个地方,上游的人叫它消化道,所有东西它都吃的进去,甚至包括活在里面的人。我不喜欢那群腐食动物,住的地方什么味道都有,从出生到腐烂都不换地方。”

林钥听了觉得不太舒服,是吃人吗?她问了点别的:“什么是上游人啊?”啊,嘴快了!她心里有点忐忑,这好像不是当地人会问的问题,自己会不会被嘲讽没见识?还是……这时她才想起,这个世界也吃过人。

“喏,看到没,河里上游那块大石头,石头上的屋子,里面信仰福特的那些就是上游人。”

没有被发现……林钥松了一口气,转头往男孩指的方向看去——这条河七拐八拐,离上游已经有些距离了,中间隔着好些不低的垃圾山,但都没能挡住那块石头。它的形状隐约有些像人,上面的建筑有些像苔藓一样附着在石头上方,有些从“苔藓”中蜿蜒出来,和条条银蛇一样盘旋在石头上方,随风飘动,反射出带着些许蓝色的银光。

和这里比精致太多了吧。

正好他们已经走到了那条“消化道”的正上方,有股味道从下面飘了出来,林钥忍不住探头看了一眼。

层层的板子绳子挂满了这条缝隙,每个都连着两个洞口,像将要张开的大嘴,嘴里粘液拉着丝,每个洞里随时会冲出巨大的牙齿……往下太阳触及不到的地方,星星点点挂在绳上的烁鱼矿砂亮着,引诱着猎物深入。有根绳子上挂着晾晒的东西,守着的人就坐在一边,和这里隔的不是很远,看起来年纪不大,瘦的能看到肋骨。那人察觉到了什么,猛地抬头,神色瞬息就变得无比贪婪和饥饿,林钥还没反应过来,目光就被男孩挡住了。只隐约听到惊恐短促地一声“舟牙!”,就没了下文。男孩示意继续往前。

“那个……谢谢呀,还有之前也是,你帮了我两次了。你是叫舟牙吗?感觉好厉害,他看到你就跑了。”

舟牙“嗯”了一声,没否认:“少往下面看,消化道里比我小的都能生撕了你。”又突然想到了什么,笑了一下:“不过,你不会被吃掉。”

“为什么?”林钥问。

男孩回头意味深长地看了林钥一眼,林钥也终于看到了男孩的样貌,比自己大不了多少,脸上有一道口子,灰色的血已经不流了,眼睛闪烁着蓝光——他会不会是自己观测到的那个人?

“因为他们讨厌红血的人。”

他们走了很久,太阳早已偏离了正午在的地方。

“想知道为什么他们讨厌红血的人吗?我在上游那些‘蓝外套’的加密资料库里,找到了些有意思的东西。”

“是什么呀?”

“最开始没有上游下游,人类只有一个聚集地。记载里没有写盘古是什么时候第一次出现的,只记载了最稳定的间隔是80多年,时间好像遗忘了他。每次他都会待上整整一天,朝九晚五和上下班一样。他的工作就是了解我们的生活状况,和科学的最新研究进展,还有指点迷津,直到灾祸降临。

“盘古离开了。那之后洪水,旱灾,天火,同时出现。然而最严重的是——烁河里没有新的烁鱼了。没有烁鱼,新生儿都无法点血明智,神话里顽石为骨,稀泥做肉,都是父母自身能给的。没有烁鱼,一个新鲜血液全是痴傻儿的文明怎么发展?所有人都在找烁鱼,和制造烁鱼的方法,也坚信着盘古的到来能够解开他们的困境。但是过了不只100年,盘古一直都没有出现。新一代里没见过盘古的人,开始觉得盘古抛弃他们了。

“没有!盘古一直在的!他只是不能干涉太多……”林钥忍不住插了嘴,这个她知道,爸爸讲过啊。

“那段时间转换器坏了……只是暂时的!我们只是,只是修复的时间用的久了些。盘古一直悄悄生活在一个……他一个学生那里,他一直没有向那些小人传授违规的知识技术。因为……”

“规定。”

“规定。”

舟牙瞥了林钥一眼,扯了一下嘴角,说,“规定让他不能过多干涉,但后来在他的形象崩塌的时候,你们不是给了新的指令吗?找一个可信的人作为自己在烁河的代理人,教授他有限的技术,让其他人维持对‘盘古’这一形象的敬畏和信任,为确保代理人可信,必要时可对其一人透露这个世界的本质,让其失去反抗的希望。”

“怎么可能,那本来就是他自作主张!如果不是……”爸爸全部心思都在研究上,怎么会在这方面出错?但她的话被打断了。

“看来盘古是一个弃子啊,研究失败了,总有人得要负责任。反正死人也不能反驳不是吗?”

“我爸爸不会骗我!这个研究失败就是盘古的错!他就是在这里待太久犯糊涂了,你不可能比我爸爸知道的还多!”

“哈哈哈。”舟牙没回头,笑了一下,感觉有点无趣。

“你笑什么!”林钥感觉自己被无视了,她讨厌这样的感觉。

“我笑,一个笑话听两次,就没那么有意思了啊。”

前面有扇门的垃圾山顶就是舟牙的屋子了,那里不是周围最高的垃圾山,却最险峻——这座山只有半边,朝着河微微倾斜。沿河的那一半因为暴雨坍塌了,在河岸遗留了零零星星的“礁石”——它们原来是山体内部的垃圾,因为经受了雨水和各种化学物品长年累月的侵蚀,被融成了大大小小的形状扭曲的杂质,只在冬季水线下降的时候露出一角,但也能隐隐从这一角窥见它们的峥嵘面貌。

这个屋子只是简单做了加固防水的处理,为了采光开了扇窗,里面只有窗是亮的,还有一个正在工作,播放着满是噪点影像的三维投影仪。放的是从前的点血仪式。

里面古老充满着异域风情的服饰,以及吟唱和祝词,都让林钥十分好奇,她想看的更清楚一些,但舟牙把投影仪关掉了。

“喂!”她抗议着,“我想看!”

“讲了三次的笑话已经不好笑了。”舟牙站在窗前,似笑非笑地看着林钥,眼睛里的蓝光在黑暗的环境下越发明显,“你好像到现在都没搞清楚状况啊?”

他的语气让林钥有点不安,毕竟这不是那个她再怎样无理取闹,都有人会站出来说:“她还是个孩子”的世界,她完全不熟悉这里,就算是这个和她聊了很多,还救过自己两次的男孩,林钥也不真正了解。

她想回家了,可是,爸爸什么时候会注意到自己不见了?

“我是不是还没说到他们为什么讨厌红血的人?”

我管他们喜不喜欢我,林钥没敢出声,现在的舟牙有点可怕,她忽然想到自己刚醒来时,舟牙隐约也是这样的,手上还沾着自己的血,笑着。

“因为盘古是红血的啊。

“盘古按照你们的指令,找了一个最聪慧的做代理人,因为他注定要推动烁河文明发展,所以代号‘福特’。但福特的野心超出了盘古的预料。他散布‘灾难是盘古带来的,并且对所有人的死一直袖手旁观’的谣言,同时自称‘人祖’,是来终止灾难的。在人心动摇到顶点的时候,他用计逼出了盘古,把谣言坐实。

“盘古带着部分依旧相信自己的人,向‘人祖’福特发动了战争,输了。福特没有对战败方赶尽杀绝。因为盘古已经死了,这个项目几乎被封存;反对自己的人也在战争中消失了;过多的人口也减少了,这些可以压榨的劳动力为什么不留一命呢?

“他们就是如今的下游人。”

林钥终于觉察出不对来,他和自己聊研究聊得太自然了,这些并不是作为被研究对象的他应该知道的。福特和舟牙一样,也知道这个世界的真相,而他杀了盘古。

面前的男孩看到她的表情变了,带着恶趣味继续说着:

“杀死盘古不难,福特没有花太多力气,但是他死后却带来了大麻烦。他恢复成了在你们世界的原来大小,血染红了这条循环的烁河,好些普通人惶恐下觉得自己杀了神,要受天谴,引发了不小的暴乱。于是福特把他封进了石头里,放在了烁河中央。一来安抚民众,二来可以在石头里暗中研究。可惜你们后来把他的身体带出去了。”

“和血一样,有些边边角角带不出去的,现在还留着哦。”

视线里,在窗框住的黄色天空正中央,男孩黑漆漆的轮廓突然模糊了些,朝自己靠近。林钥以为自己尖叫出声了,但却只听到一声呜咽,还有舟牙说的一句,怎么哭了呢。

我哭了吗?

林钥使劲眨了眨眼,面前的轮廓清晰了一会儿又模糊了,有什么流进了嘴里,腥咸苦涩。她忽然就想起盘古的血在烁河里,而自己从里面出来不过半天……

黑色轮廓里的两道蓝光闪烁了一下——舟牙眨了眨眼。

林钥整个人颤抖了一下,蜷缩了起来。

“我不在意你叫什么,什么都行,就女娲吧。但是女娲。

“我留着你只是想和外面的世界联系,你暂时还是安全的。其他问题如果你有什么隐瞒,那么你在我这里的下场,不会比‘分尸’或者‘被研究到死’来的更好。

“好啦~现在,我问,你答。”

太阳逐渐西沉,微黄的天空变成了橘黄,黑底框出的橘黄画布中,一个男孩的剪影坐在画布底边上,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金字塔样的东西,无聊地抛玩着,一条腿蜷起,另一条垂下,破开了规整的框,给平静的画面增添了一丝锐气。

林钥面朝窗抱膝坐着,已经平静下来了,只是眼神空空的,发着呆。她不想思考,怕思考后会发现更多可怕的事情……在家多好呀,她为什么进来了呢。

舟牙手里的金字塔在被抛起的时候,忽而亮了起来,闪烁着幽蓝的荧光,他伸手把光握住,侧头看向林钥,看到这个女孩的眼睛重新亮了起来。

“爸爸……”她哑声叫道,眼睛干涩,已经哭不出来了。一道道波长不同的光从林钥上方出现,把她扫了个通透,扫描结束之后传出松了一口气的声音,很轻,但是舟牙听到了。

“林常在先生,我等你好久啦……”

“有句话我一直想说,” 舟牙把手中金字塔上的蓝色尖顶扣了下来,往窗外狠狠摔去,“你们造了这么大的玩意儿出来,研究个屁的烁鱼可再生啊!”

林钥瑟缩了一下,屋子里静默了一会儿。

“你是什么意思。”一个干涩的中年男性的声音响起。

“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舟牙。我就直入主题了——我用‘让蓝外套对烁鱼进行再生研究’,这一条件,来交换‘你们世界里不算重要的知识’。如何?”

林常在的观测视角里,这个男孩的脑袋闪烁着令人眩晕的光亮,仪器显示的数值让他的鼻尖微微渗出了汗,虽然这些数值只有参考意义,但这个男孩说出的话,还有发生在仅仅几年前的事故,都让他感到紧张。他只是一个边缘的研究员,远远不如盘古。他从林钥这里知道了多少?

“爸爸……我要回家……”林钥急切的声音打破了这片沉默,这一声“爸爸”说的顺畅多了。找到了主心骨的她在渐渐恢复了活力,她相信父亲可以打败这个男孩,带自己回家。

“她还不能走。”舟牙没等林常在开口。

“这笔交易要谈成,她是我的诚意,也是你的诚意。”

“我替她隐瞒了你们‘降临’后对探测仪器的影响,不被蓝外套发现,这是我的诚意;愿意和我谈完再把她带回去,是你的诚意,如何?考虑考虑?”

这回林常在没有沉默很久:“她就算不在我也可以和你继续谈,我有诚意……你到底知道多少?”

“成年人这么狡诈的吗?”舟牙摇了摇头,把蜷着的腿放下来,转身面朝林钥,“她不在,这个世界的时间流速就会恢复正常,你想和我谈到什么时候?”

“我可以用半沉浸舱和你谈……”

“你骗鬼呢!”林常在的话被粗暴地打断了, “半沉浸舱是个失败品,盘古暴露前倒是可以用用。你们把他的尸体带出去的时候,不是差点把自己留下吗?你是蠢呢,还是觉得我蠢?”

这不是林钥能知道的!头戴着观测镜片的林常在把鼻尖的汗抹掉,但脸上蒸腾起来的汗气已经开始模糊镜片了,镜架开始自动除湿,但他没有等待雾气散去,直接粗暴地用袖口抹了两下。

“你有什么是不知道的……你还想得到什么……”

“林常在先生,”舟牙的话漫不经心,“你其实不用对‘交易’这个词这么紧张,你们和福特交易还只是不久之前的事吧?他不已经是历史了吗?更何况,这回的交易是双赢的。”

“不可能!他不是……把盘古……”这些我不知道……研究员对自己接收到的信息,第一次产生了怀疑。

“看来你原来在研究组里也不怎么重要,现在也是。”男孩摊了摊手,“你看,我们现在不缺烁鱼不是吗?而且这么多垃圾,烁河这点资源还真造不出来。就现在,每天上游飘下来的垃圾,都在告诉我,你们之间的交易还在继续。”

 “交易的内容……是什么?”那群老顽固怎么可能接受这种交易。

“盘古的尸体。”

又是一段长时间的沉默。林常在感觉嗓子有点干涩,他咽了口唾沫,但嘴里什么都没有。

“我凭什么相信你,你确实会完成这个交易?”这个声音像是被磨砂刮过,让舟牙不自觉地皱了皱眉。他想到了小时候,消化道里那些寿命走到尽头的老人。他们在被分食的前一天,已经嘶吼不出声了,这很像他们抓挠着洞壁时,骨头和墙摩擦的声音。

“我特意在今天早上点了血,女娲不就是因为这个进来的吗?”舟牙用空着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本来想直接和进来的人交涉的……谁想到,我们的世界在你们那里,混的不怎么样啊。”

“点血……点血的事,你也知道?”

这个可怜的研究员已经快要崩溃了,舟牙很善解人意地给他解释了一下,“啊,这个是最近才研究出来的,点血其实有点类似同位素标记,是最简单粗暴的观测方式,不过也只有这个使用了最久。目前上游只有最新一代的蓝外套,和今天之前的我没有点血。我从女娲那里了解了你们世界大致的情况,要是把时间流速调一调,观测技术应该还是能赶上来的。”

屋子里再次陷入沉默。

“我已经很有诚意啦……这种事您想再久也只是发呆,决策权也不在林常在先生您手里,我只需要您的保证,保证会把我的意向传达到位,这就够啦……还有问题吗?时间不多了哦。”舟牙看着右手握着的金字塔,塔的四角出现了一些星星点点的光,缓缓朝中央那个缺了角的平台挪移。

林常在张口想反驳,最终还是痛苦地捏了捏眉心,摸到一手的汗,他颓废地顺着舟牙的话问:“那,你……要怎么让他们研究烁鱼的再生?之前出了盘古的事,这个研究目的他们不会轻易接受的。”

“那就是我的事了。”他好像透过观测仪,看到那团闪烁着蓝光的脑袋,咧开了一个大大的笑容,“那么,我们达成共识了。温馨提醒哦,女娲回去之后,除了通过点血,不要再用其他观测手段了,已经完成的点血,这个世纪是去除不了了。但你们其他的观测手段……太落后了,再送人进来一抓一个准,上游的石头,里面还空着呢。”

“到时候高层的批复……怎么传达给你?”

“啊,我定吗?”舟牙兴奋地像个正常的小男孩,“不同意交易就别通知了,同意的话……”

“黑云蔽日,烁河逆流怎样~”

林常在的汗又出来了。

“这不可能!做不到的!”

“以前灾变,更多的花样又不是没玩过。”

“仪器都老化了……”

“你们更换观测仪器,不顺便检查一下其他设备有没有什么问题吗?”

这还真的需要检查一下……不过林常在决定做最后一次挣扎:“就不能换成小一点的变动吗?”

“不做些什么太浪费我短暂的生命了。”

“你不觉得整个世界都是你的观众,很有意思吗?”

林钥的眼睛又失去了光彩,她只是木木地听着舟牙和自己父亲的交谈,越听,神色越暗淡。林常在注意到了,但是他没有时间安抚女儿,只能先把她带回去——他必须抓紧向高层反映这些信息。

“等等。”舟牙叫住了他们。

“你还有什么事!我们不是达成共识了吗!”现在的林常在只是一个父亲,他心疼女儿,也气自己没看好她。

男孩把手里一直握着的金字塔扔向林钥,然后被女孩下意识躲开了。

“这个你们带去,算是我对吓着女娲的赔礼。”

林钥犹豫了一会儿,担心不收起来舟牙不让她回去,还是伸手把它捡了起来。几个闪着荧光的点已经差不多要到顶部的平台了。这个时候,林常在也察觉到了什么。

“为什么福特的人会过来!你动了什么手脚!”

“啊,那只是后手,我一开始扔的那块烁鱼,是屏蔽用的。”

“如果你拒不合作的话,我就只能用上一些威胁的手段了。虽然我很讨厌这种行为,但有时候它很有效不是吗?那群蓝外套可没我友善。这块金字塔除了能屏蔽‘降临’的波动,还能把这些波动记录下来。他们就差这么一组数据,就能让这个世界对你们完全封闭了,到时候你们只能看到不带数据的‘点血的光点’闪啊闪,然后越来越少,然后‘啪!’全灭了。”

舟牙神色如常地讲着自己的设想,却让林常在浑身发冷,他甚至感觉自己眼前的世界开始发白……如果真的变成这样了,就意味着他们,对一个不亚于自己的文明,对自己有敌意的文明,失去了掌控。就意味着他们只剩下了一个选择:把这个投入无数,花费了巨大人力物力的项目,正式封停并且完全摧毁,这样做会引起一阵巨大的风暴,无数和这个项目相关的人和组织都会付出代价,甚至引起社会动荡。这样的后果,他作为风暴中心的小蚂蚱,承受不起。

那样小小的一个金字塔,就能摧毁两个文明之间脆弱的平衡。

“不过,很高兴这样的手段用不到了,我会让女娲把它带走。哦,还有,里面除了女娲‘降临’的数据,还有我对调节时间流速的一点看法,在你们观测手段升级完成前,建议先试试这个,毕竟,我们发展比你们快多了,升级之后还是没法用,不是很亏吗。”

在林钥看来,舟牙的笑就像是在诱人一步步走向深渊,他像个怪物,伪装成了人畜无害的模样,然后在他觉得合适的时候,伸出藏在笑里的獠牙,把陷阱里的猎物一口吞下。原本她害怕消化道,害怕那张将要张开的大嘴,现在她更害怕舟牙的微笑。

那些光点已经到达金字塔的顶端,开始闪烁红光。房屋四面传来了阵阵飞梭盘旋的声响。舟牙在窗边慢慢站起身,整理了一下满是褶皱的衣角。

“不要让我等太久。”

林钥被惊得站起了身,瞳孔微微收缩,不算大的窗却灌满了她的视野——挤压的黑墙框住了一切,被血红的无云天空,暗红的河水翻卷奔涌;荒诞的画面正中,男孩舒展开双臂,放松地朝后躺去,夕阳血红,斜照在他身上,把他照的半明半暗,脸上还带着肆意的笑。

上游的来人也没预料到这种状况,空中划过一道道救援的指令,其余人继续向中间包围。那些林钥都没有注意到,她已经再次感受到了混沌,只是这一次,她最后看到的那个画面,和舟牙最后说的话在她的脑子里交替循环着,在一幕在这个特殊的地方逐渐扭曲变形,最后成为了她永远的梦魇。

他说:“‘为骨’,只是一个开始。”

林钥目光空洞地看着天花板,这里是她父亲林常在以前的研究室。

研究室已经不是林钥熟悉的冷清样子了,这里人来人往,在做着烁河逆流的运算和准备。

忙了好一会儿的林常在,找了个机会脱离了工作状态,推开门,坐在女儿的床边。他看着形容憔悴的女儿,叹了口气。林钥这样已经好几天了,原本是要送去医院的,但是她涉及的事情实在太大,医生检查过后说,只是一时想不开,这才在隔间放了一个床位。

“玥玥,你别怕,我们已经回来了,其他的都不要去想,好吗?”林常在重复着这几天说的话,但依旧没有得到女儿的回应。

他又叹了口气。

“我以后不能带你去游乐园了。我得一直待在这里,直到这个文明能够向公众公开。可能几十年,可能永远不会。”

林钥沉默着。

“也……替我和你妈妈说声抱歉。我以前太混账了,总以为自己进了个多了不得的项目,就成了个多了不得的人,好像这个研究离了我不行。”

“还有你后爸,就说,我求他了。对你和你妈妈好一点。”

“我们真的要听他的吗?”林钥突然开口,声音沙哑地不像是女孩。林常在张了张嘴,看向林钥,林钥也直直地看着他。这个男人不是最强大的人,甚至连陪她的时间都很少,就算她和这个便宜父亲关系并不好,但也消除不了源自血脉的信任亲近。她不希望父亲对那个男孩认输。

在对视中,他移开了目光。

“我们不能确认他还有没有别的后手。而且,这个文明够大了。”

林常在艰难地把眼睛移回来,迎着女儿暗淡的双眼,说:“我们不应该小瞧任何人。”

“研究院那群蓝外套快要被烁鱼搞疯了!”“他们就用我们纳税人的钱做这种不切实际的梦?”“等等,我们在这里也纳税吗?”“应该吧,管他呢!骂就是了。” 晚春正午的风还是很舒适的。这些议论在巨人上方的广场里被风吹散。吹到了站在石头边缘的少年耳边。

少年站着,穿着蓝白条纹的衣服,熟练地倚靠在拐杖边,没有理会那些议论。神情懒散自在。

巨石表面被造成了监狱,里面则是蓝外套的研究院。在下游活的如鱼得水的舟牙,在上游的监狱一样活的滋润。

他只需要等待。然后,进入监狱,或者研究院。

天空中无端聚集起了黑云,像滴在清水里的浓墨一样散开,太阳暗淡下来,失去了颜色;烁河被大力搅拌,清晨往下游飘下去的垃圾,混着翻涌上来的沉积物,朝着巨石涌来,像活了的血管,开始跳动逆流。世界变成了油画的调色板,人们四散奔逃,组成里面活跃的小色块,包括向他跑来的蓝外套。

只有他,享受着观众的喝彩,嘴角越咧越开。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为骨
桔梗茶

学校:南京工业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视觉传达设计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或许很多人都怀疑过,自己生活的世界在外面的人眼里可能只是一个微观模型?又或者自己的人生其实是外星人手里操控的一款养成游戏。本文就是从构建者的角度出发,来观察他们手里已经失控的模型。全篇文字流畅、设定饱满,不足之处在于故事有点没头没尾,更像是从长篇小说中截取的片段,而不是一篇完整的短篇小说。

2019-09-04 21:07 匿名 ——

感觉文章读起来有一些混乱,行文不够自然,有些设定没有讲清楚。分段的逻辑有时候很跳跃,构思还算精巧。

2019-08-30 16:10 匿名 ——

实验室里的微观世界,叙事清晰,又一波三折,引人入胜。

2019-08-27 06:15 匿名 ——

文字不错,故事充满悬念,设定可再加强

2019-08-26 19:53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