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通往命运的门
张行天   
得票 12 阅读 601 评论 0

【摘要】大门之外是什么? 或者说,这扇门通向何方? 卡洛琳不知道。

上 敲门的人

这已是卡洛琳没能好好入睡的第四个晚上了。

之前的三个晚上,每到22:30的时候,门外就会准时响起敲门声。每次卡洛琳打开门后,门外站着的,都是她完全不熟悉的人。而且,这些人似乎都不懂得该如何打招呼,就那么大咧咧的闯进了卡洛琳的房间,这让她感到又气又怕。这些闯入者,每次进入了她的房间后,却总是表现的十分怪异。总之就是各种无厘头,这几乎要把卡洛琳给逼疯了。

好在,这些人只会待到午夜0点。然后,他们就又会如同来到时一样,从房间里冲出房门,接着,就消失在了门外漆黑的走廊里,不见踪影。

如此3天后,卡洛琳对于自己所面对的这些怪异的事情总算是开始慢慢熟悉。所以,当第4天的夜晚来临时,卡洛琳非但没有了前几日的恐惧和不安,反倒开始有些小小的期待,仿佛那扇门会给她带来一些意想不到的快乐。

于是,当今晚时钟终于来到了22:29时,卡洛琳屏住了呼吸,等待着22:30的到来。

可当时钟都已经走到了22:31的时候,那扇这几日都会被敲响的门,却静的出奇。这让卡洛琳感到有些失望。

时钟跳到了22:32,正当卡洛琳打算转身回房的时候,响起了一阵十分急促的敲门声。而且,似乎敲门的那个家伙用了很大的力气,想要将整扇门从门框上给敲下来一样。

开,还是不开?卡洛琳犹豫了。

似乎是敲门的人有些等的不耐烦了,又加重了敲门的力道。同时,一个让卡洛琳打起寒颤的声音在门外响起。

“开门!”

那是父亲的声音。

卡洛琳的父亲是一名在煤矿里工作的矿工,身材高大、壮实。由于常年和煤炭打交道,卡洛琳的父亲似乎总也洗不干净,看上去就仿佛是一个黑人一般。如果他再笑一笑,估计就能和那些老电影里的黑人形象没什么太大的区别了。

卡洛琳的父亲也是个很慈祥的人。对于自己唯一的女儿,父亲总是竭尽自己所能去满足女儿的要求。初二时,父亲送给她的那架单筒望远镜,让当时才14岁的卡洛琳好是开心了很久。

但当卡洛琳18岁生日来临时,父亲却在矿井下因为瓦斯爆炸而不幸离世。由于当时整个矿道都发生了坍塌,所以卡洛琳和其他的遇难矿工家属一样,都没能找到自己亲人的遗骸。虽然卡洛琳坚信是因为矿主管理不善导致了悲剧的发生,但无论是警方在她要求下的多次勘验,还是其他家属们自发的调查,最终都指向这只是一次意外引发的悲剧。

可此时,突然出现的父亲的声音,以及那急促的敲门声,却不断在叩击着卡洛琳的心灵。无数个梦里,卡洛琳都回到了父亲的身边,和父亲围坐在自家的壁炉前,一边听着父亲那轻柔的话语,一边用父亲送给她的单筒望远镜去看星星。可现在,当“父亲”真的再一次以现实的方式重现时,卡洛琳没有丝毫的喜悦。

相反——是恐惧。

敲门声愈发的急促,而卡洛琳内心里对于真相的渴望也在不断折磨着她自己。这门后,到底是什么,自己应不应该去开门呢?卡洛琳犹豫着。突然,敲门声消失了,一股失落感涌上卡洛琳的心头。

卡洛琳有点着急了。

她连忙冲到了门前,然后按下了门把手,门就这么被打开了。

门外,父亲黢黑的脸上满是疲惫。他的眉头紧锁,更多是出于对女儿的关心。好在门开了,父亲只是撇了撇嘴,没有多说什么,让过卡洛琳,走进了房间。

而关上了门的卡洛琳,在回头的一瞬间,吃惊不已。

随着父亲的进入,现在的房间变成了卡洛琳小时候那间并不大小屋。那张老沙发,此时正对着点着小火的壁炉。墙上,那一排有些年头的挂衣钩上,挂满了父亲那些还来不及清洗的衣服。而那件卡洛琳小时候最喜欢的蕾丝边连衣裙,则被衣架撑起,挂在墙上。那张空荡荡的大餐桌,此时放上了父亲从矿上带回来的脏兮兮的餐盒。

就在卡洛琳被眼前的一切惊呆的时候,父亲从卫生间的方向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一张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毛巾,然后一脸疑惑的看着眼前的卡洛琳。

“怎么了,卡洛琳?”父亲对于眼前女儿的行为显然有点不太理解。

“爸爸?”卡洛琳略带着哭腔轻声的发出了自己的疑惑。

“是我啊,怎么了?”父亲显然也有点被卡洛琳给搞糊涂了,“隔壁的小强尼又欺负你了?”

卡洛琳摇了摇头,只是又狠狠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疼!

卡洛琳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嘴里一边发出“爸爸,我终于等到你了”的话语,一边向着父亲扑了过去。眼睛则如同打开了闸门般,泪水止不住的喷涌而出。

略微吃惊的父亲虽然搞不清楚眼前的状况,可面对女儿,他依然张开了怀抱,将卡洛琳迎进了自己的怀中,任由着女儿将自己本就脏兮兮的衣服给蹭满了泪水和鼻涕。

壁炉前,父女二人就这样依偎在一起。

时间,在这份温馨的无言中一分一秒的划过。卡洛琳享受着来自父亲的温暖,那份久违的感觉将她包围着。

直到墙上的时钟指向了23:45。

猛地抬起头,卡洛琳这才发现,父亲在用温柔的眼光看着自己。

“爸爸。”卡洛琳带着颤音说道,她害怕15分钟之后,父亲也会如同别的那些人一样从那扇门离去,“你会离开我吗?”

父亲看着卡洛琳,良久,他开口道:“你是怕我又去值长夜班吗?”

听到这句话,卡洛琳浑身一抖,那是当年父亲出事前,留给卡洛琳的不多的几句话中的一句。

“爸爸,你可以不要去上班吗?”卡洛琳害怕,她太害怕了,她不想再失去父亲,她想要留住父亲。

“傻孩子,我只是去上班,又不是离开你。”父亲微笑着,他觉得是独自一人在家的寂寞感,让女儿感到恐惧。

“不,爸爸,你不要离开我,好吗?”卡洛琳不知道该如何阻止父亲离去,她的内心感到一丝绝望的无助。

“傻孩子,只是一个夜晚而已,我明早就会回来。”父亲将开始哭泣的卡洛琳抱起,轻轻地在她的额头上给了一个长长的吻,如同当年一样。

“爸爸,不,爸爸,别走,爸爸!”卡洛琳挣扎着,哭闹着,但父亲只是用温柔的大手安抚着卡洛琳。

当时钟来到23:58时,卡洛琳的父亲将卡洛琳抱起来,放进了老沙发中。然后,父亲拉开了门,满是慈爱的看着卡洛琳笑着说:“别怕,爸爸会回来的。”

卡洛琳从沙发中挣扎着爬起,想要拉住快要被关闭的门。但当她接触到门把手时,那扇门还是彻底关上了。而摸着门把手的卡洛琳,不知道这样近似一场梦的经历,到底是真的,还是只是一场梦,又或者是时光倒流?

搭在门把手上的手,卡洛琳不知道该放下还是该按下。这是,门突然又被打开,父亲从门缝里伸进头来,他伸手从门旁的衣架上,拿走了那件他出事时带走的衣服。这时,父亲才发现卡洛琳居然就在门后,他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了微笑,摸了摸卡洛琳的脑袋。然后,转过身,关上了门。

磕哒一声,门终于彻底关上,而墙上的时钟也最终来到了凌晨子时。

突然反应过来的卡洛琳连忙打开了房门,但门外没有半点父亲的身影。失望的卡洛琳转过身,这才发现,房间里也变回了原来的样子。

默不作声,卡洛琳走进了房门,然后将门又轻轻地关上。接着,这个可怜的姑娘将头埋在了自己双手之间,一边发出啜泣的声音,一边背靠着房门缓缓滑落到地面坐着。

此刻,那条脏兮兮的毛巾依然静静的躺在桌子上。


中 门外的声音

父亲离开之后,已经过去了三天。

卡洛琳的房门再也没有被打开过。

期间,卡洛琳一直都相信,父亲还会回来。但等了三天,也哭了三天的卡洛琳,终于在第四个夜晚,在门后沉沉地睡了过去。

一阵烦闷的感觉袭来,卡洛琳从昏昏沉沉的状态中醒了过来。四周还是那么的明亮,卡洛琳用手遮了遮自己的额头,想要逃避这种光亮。于是,她从坐着的地方爬起来,然后慢慢走进了卫生间里。

脱去已经有三天没有换洗过的衣服,卡洛琳满脸疲惫的看着镜中的自己。一双大眼睛满是失望,高高的鼻子因为哭泣而颤抖,薄薄的嘴唇则早就被咬的满是伤口。

就在这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这让刚刚走进了淋浴房的卡洛琳感到意外。此刻,她来不及穿上衣服,匆匆为自己裹上一条浴巾,然后冲到了门边。

可在卡洛琳想要按下门把手的瞬间,她犹豫了。门外,到底是父亲,还是别的什么人?想到这里,卡洛琳的犹豫又加重了几分。毕竟,不可预知的危险,让卡洛琳感到一丝恐惧。

就在这时,敲门声也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则是一个富有磁性、十分温柔的男性声音。

“是你吗,卡洛琳。”

听到这个声音,卡洛琳浑身一震。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这个世界上唯二爱过自己的男人——爱德华·怀特。

在卡洛琳记忆深处,爱德华的样貌已经不是很清晰了。她只是记得,爱德华身材高硕,16岁时就已经快要1米8了。他的长相并不出众,但却十分的阳光,脸颊上恰到好处的几颗雀斑,让每一个见过他的人都会生出喜爱的念头。

当年,所有的小伙伴都不同卡洛琳玩,唯有爱德华总愿意陪在她的身边。,爱德华总是显得有些腼腆,给人一种平易近人的温柔感。可以说,在小镇的那段无忧无虑的生活里,爱德华就是她生活中唯一的玩伴。

然而爱德华在许多年前就已经随着父母一起离开了卡洛琳所居住的那个小镇,后来他们也有过一些通信,但那些信早就被卡洛琳遗失在了老屋里,并没有带在身边。

可是为什么时隔多年,爱德华会找到自己呢?

卡洛琳开始有点搞不清眼下的状况了,到底要不要开门呢?卡洛琳没了主意。就在这时,门外那个声音再次响起。

“卡洛琳,我知道你在家,如果你不愿意开门的话,我们就这么隔着门聊天吧。”

听完这句,卡洛琳仿佛被拉回到了当年的那个夜晚。是的,当年爱德华全家搬离的前夜,他也这样跑到了自己好朋友卡洛琳的门外。那时的卡洛琳和爱德华就这样隔着门,从深夜一直聊到了天明。

“好,我们就这么聊吧。”卡洛琳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说这句话,但似乎这句话能给她带来无尽的安慰。

门外的爱德华发出了声音:“卡洛琳,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吗?”

“第一次吗?”卡洛琳在脑子里十分努力的回忆着,由于时间太过于久远,第一次到底是什么时候,什么地方,什么样子,卡洛琳一点印象也回忆不起来了。

“我就知道你忘了。”门外的爱德华笑了笑说道,“那时候我7岁,你6岁,你还只是个小不点,我已经很高很高了。”

“哦,是的呢。”爱德华这么一提醒,卡洛琳脑海里那段第一次见面的场景就如同放电影般,快速的闪过。

“我记得,那时候的你很喜欢穿一件蕾丝边的白色连衣裙。”门外的爱德华似乎在回忆过去的美好时光,“每一次都是。每一次我见到你,你都穿着那件蕾丝边的连衣裙,就好像永远也穿不厌一样。但真的很好看。”

“谢谢你的夸奖。”卡洛琳只有那一件白色的连衣裙最漂亮,也是她最爱的。

“那时候,所有的孩子都不太乐意和我玩,只有你。”门外的爱德华发出一些声音,仿佛他转了个身,面向了门的方向,“只有你愿意和我一起玩。虽然我知道,你其实并不喜欢那些游戏,但你还是愿意和我一起玩。我真的很开心,谢谢你。”

“嗯。”卡洛琳心里感到一阵暖意,就如同多年前的感受一样。

“卡洛琳。”门外的爱德华似乎又想起了什么。

“嗯,怎么了,爱德华。”卡洛琳转过身,也面向着门。

“你还记得,那年我们和隔壁镇上的中学比赛吗。”门外的爱德华又弄出了点动静,似乎他对于这场比赛很是记忆犹新。

“嗯,我记得,那场比赛很激烈,最后是我们赢了。”这段记忆相对最初的见面时间要近一点,卡洛琳也相对记得更清楚一点,更重要的是,爱德华也参与到了那场比赛中。

“嗯,我当时是外野手,也是击球手。”门外的爱德华略微停顿了一下,“我记得,那场比赛里,我一共接到3个球,直接出局了好几个人。但在我每次击球的时候,却都被三振出局了,要不是你一直在旁边给我加油鼓劲,估计我是坚持不到最后的。”

“你自己也很努力呀。”卡洛琳脸上没来由的微微一热,“因为我知道,那时候的你,一定是最棒的。”

“谢谢。”这次,反倒是门外的爱德华有些迟疑了,“谢谢你的夸奖,卡洛琳。”

“不客气。”卡洛琳背靠着门,微笑着。

“那时候,我14岁,你13岁。”门外的爱德华也发出了笑声,“那时候的我都快1米7了,可你还只是一个小姑娘的模样。”

“是,那时候的你就像个电线杆子一样,又瘦又高。”卡洛琳像个小姑娘一样,略带一点顽皮的回应着爱德华。

“还好,不像考克斯。”门外的爱德华发起了反击,“那可是又矮又壮。”

“是的,是的。”卡洛琳听到这里,发出了银铃般的笑声,“还有水牛比尔。”

“是的,水牛比尔。”门外的爱德华似乎也想起了这个人,一阵笑声透过门传进来,“又高又胖,当然,后来他因为把校长给揍了,被老爸撵去当兵了。”

“嗯,是的呢,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卡洛琳对于水牛比尔的记忆到这里打住,而似乎爱德华的记忆也在这里停顿下来。此时,门里和门外,都在一阵笑声过后,再次陷入了沉默。

不过好在,门外的爱德华率先打破了沉默:“卡洛琳,其实,我一直都想和你说一句话。”

“什么话?”卡洛琳心里虽然知道答案,但长久以来,她都期盼着爱德华能够亲口说出来。

“我喜欢你。”门外的爱德华听上去有些害羞,“嗯,我其实一直很喜欢你,只是从来没有机会告诉你而已。”

“我知道,我都知道。”卡洛琳内心翻涌着,泪水止不住的滑过了脸颊。

“不,你不知道。”门外的爱德华有些激动,“你无法理解,我对你的喜欢是从看到你第一眼开始的。”

“哦,是这样吗?”卡洛琳抹去了泪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是的,卡洛琳。”门外的爱德华激动的语气愈发明显起来,“你知道的,其实我们那群男孩子间都觉得我是怪胎。”

“怪胎?”卡洛琳不知道爱德华居然是这样被人评价的。

“嗯,怪胎。他们说我不是我父亲的孩子,而是我母亲和从不知道哪里来的野男人生出来的野孩子。”门外的爱德华声音中带着一丝扭曲的伤痛,“这让我的母亲,以及我的童年,都过的十分艰辛。”

“我知道,我能理解你,爱德华。”卡洛琳听到了她以前从未听到过的信息,惊讶万分。

“嗯,谢谢你的理解。”门外的爱德华似乎是得到了宣泄,情绪平复了一下,“但那些日子确实太艰难了,卡洛琳,真的太艰难了。直到你出现,我的世界仿佛才有了一丝光亮。”

“嗯。”卡洛琳觉得面颊有些微热,如果她此时照镜子的话,那美人儿的脸上早已绯红一片。

“那时候的你就很漂亮,在一群小姑娘里,是那么的出众。”门外的爱德华语气愈发的温柔,仿佛沉浸在过往的美好回忆中,“你知道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才6岁。可那个时候的你,仿佛天使一般,用你的光将我照亮,把我从深渊中拯救了出来。”

“嗯。”卡洛琳的声音变得非常细小了,脸上也愈发的滚烫。

“我想你还不知道吧。”门外的爱德华卖了个关子。

“知道什么?”卡洛琳被这个关子给吸引住了。

“其实,我知道你特别喜欢卡斯特老师的天文兴趣班,所以我原本是想给你买一架望远镜的。”门外的爱德华语气中有一丝期盼,但仔细一听,又略带一点失落,“可你爸爸已经帮你买了,所以我后来也不知道该在搬走之前送你什么好了。”

“不需要的,爱德华。”卡洛琳娇羞的说道,“其实有你在身边,就是最好的礼物了。”

“可能还是不行,卡洛琳。”门外的爱德华语气中的失落,突然被放大了很多,“你知道的,我们早已不是小孩子了。我们现在都有了各自的目标,我们都需要好好的活下去。”

“目标?”卡洛琳感觉到自己脸上的燥热瞬间消退。

是的,目标,卡洛琳自己的目标是什么呢?

虽然父亲很早就离世,但独立的卡洛琳始终没有放弃自己的学业。尤其是她后来获得了麻省理工天体物理学的博士学位,最终成为了天文学方面造诣极高的学者。可爱德华呢?爱德华的目标又是什么呢?

“你呢,爱德华,你的目标是什么呢?”卡洛琳坐起身,面对着门。

“我的目标。”门外的爱德华似乎也坐直了身子,面对着门,“我到底想要什么呢?”

门外陷入了一片寂静。

门内,卡洛琳轻轻抚摸着门,默不作声。因为,她知道,爱德华的目标是什么。

从小就酷爱农业的爱德华,在离开了小镇后,来到了马萨诸塞州的纽维尔市——一个并不起眼的小城镇。在那里,爱德华通过自己的努力,最终成为了一名令人尊敬的农业技师。再后来,爱德华娶妻、生子,就连妻子,也和卡洛琳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但卡洛琳知道,爱德华其实真正想要的,是自己。也正是因为这样,卡洛琳才最终断了同爱德华的联系,将他从自己的生活中彻底的淡出。

沉默,但也是各自的平静。

许久,门外传来一阵身体移动的声音,然后,就听到爱德华说:“卡洛琳,其实我是来告别的。”

“嗯,我知道。”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黎明时分,门里和门外,那场早已发生过的告别,此时此刻又重现。

“所以,我想我们也许不会再见了。”门外的爱德华声音中,那份忧伤是如此的令人心碎。

“嗯,我知道。”卡洛琳依旧忍不住,泪水如同多年前的那个夜晚一样,滑过了脸庞。

“不过,这次,我知道我该送你点什么。”门外响起某种声音,接着,门外的爱德华说道:“我知道,你一定会喜欢。”

随后,一切又重新归入寂静。而卡洛琳则闭上了早已湿润的双眼,轻轻按下了门把手。门外,爱德华已踪影全无。卡洛琳低下头,那份礼物映入眼帘。

卡洛琳将那件物品捡了起来,发现,那是一枚雕刻的异常干净简洁的蓝色石头。她将石头放在手心上端详,石头里,一行字吸引了她的目光。

我在群星处,等你。


下 群星

卡洛琳没法入睡。

消失多年多年多年的父亲敲响了自己的房门,远去的恋人来到门外和自己对话。这两件事虽然都是那么匪夷所思,但卡洛琳心里清楚,这一切都是必然发生。

就如同,那块蓝色的石头。

卡洛琳的记忆里有这块石头,那时候的她,还只是个两三岁的小婴儿。为什么会有这么深刻的记忆,卡洛琳却完全记不得了。

可这个亮闪闪的蓝色石头,却好像被蚀刻机雕刻在了卡洛琳的大脑中一样,被她的记忆牢牢存储了下来。而且,这种记忆并没有让卡洛琳表现出兴奋。恰恰相反,似乎是一种警告——警告卡洛琳不要碰这块石头。至于为什么不要去碰这块石头,记忆却并没有向卡洛琳透露一丝信息。

到底该怎么办?

初恋留下的礼物,孩提时的记忆,让卡洛琳陷入到了一种矛盾,到底拿还是不拿,卡洛琳愈发的纠结。

最终,卡洛琳还是拿起了石头。但除了一股冰凉的感觉从指尖传来,并没有什么可怕或者奇异的事情发生。

这就让卡洛琳有些泄气了。

难道记忆是错误的?卡洛琳觉得不太可能,因为那份记忆里,对于那种未知的恐惧,是那么的清晰和明确。可现在的表现,却明显不是。对此,卡洛琳实在是有点不解。

卡洛琳将那块蓝色石头完全从桌子上拿了起来,对于石头上的那句话,卡洛琳没有任何记忆。但卡洛琳依旧还是在这段文字上,找到了点蛛丝马迹。

那似乎是她自己的笔迹。

这个意外的发现,让卡洛琳略微有些吃惊。要知道,这块石头最早是出现在卡洛琳两三岁的懵懂记忆里。接下来,则是由爱德华传递给了她。这期间有着漫长的空白石头都没有再出现过。那卡洛琳和这块石头之间无论如何都不会有任何的接触和联系,就更不可能会在石头上刻字了。

卡洛琳又再次确认了一遍,那块蓝色石头上的字确实是自己的笔迹。这让她实在有些坐不住了。就在卡洛琳打算起身去找自己的笔记本来再次对应笔迹时,一幅宏大而又壮丽的场景展现在了她的面前。

原本应该是天花板的地方,现在已经被一片一望无垠的星海所笼罩。那无数颗隐藏在彼此光辉间的群星,此时如同一颗颗璀璨的珍珠,洒落在黑色的幕布之上。而这片星海的范围还在不断的变大,正从天花板开始向着四周和地板蔓延。同时,星海本身也在不断的变化着,变得更加深邃,也更加浩大。

身处其间的卡洛琳,此时此刻,已经不知道是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撼,还是因为恐惧,总之,浑身颤抖着的卡洛琳抬头仰望星空,想要从中找到可能连她自己也不知道的秘密。

一颗,一颗,又一颗,卡洛琳一边数着星星,一边让自己慢慢平复下来。但星星实在太多了,多到让卡洛琳无论怎么数都没法数完,这反倒让她愈发的紧张和激动。

紧张,是因为对于眼前的一切无法理解。明明刚刚触碰到蓝色石头的时候,什么都没发生。可一转眼,宇宙便如同一幅巨大的画卷将整个房间填满,这让卡洛琳感到有些无所适从。

激动,也是因为对于眼前的一切无法理解。穷尽一生,卡洛琳一直都希望能够亲身感受宇宙的宏大。曾几何时,孤独一人飘荡在宇宙中的感觉是那样的幸福,纵使整个宇宙有1000亿光年的直径,但依旧没法满足卡洛琳那对于未知的渴求之心。

等等,为什么自己会有孤独一人飘荡在宇宙中的记忆呢?卡洛琳猛然记起,自己从来没有上过太空,为什么却会有那种令人感觉到激动和兴奋的情绪。这让卡洛琳的思路突然的被打断。而伴随着思路被打断,卡洛琳身边浩瀚的宇宙也开始变得不稳定起来。随后,这份不稳定变得炙热起来,卡洛琳惊恐的发现,自己居然在向着一颗橘黄色的恒星掉落着。掉落速度越来越快,周围也变得越来越热。卡洛琳试图从这种感觉中逃离,但越是挣扎,炙热的感觉越是清晰。

“啊!”

卡洛琳闭上眼睛大叫着,而坠落感和炙热感依旧在加剧,这又反过来逼迫着卡洛琳闭紧双眼。就这样,坠落感和炙热感伴随着卡洛琳一直向下,向下,向下。

似乎没有尽头。

……

突然,周围变得异常的明亮和清凉。而坠落感此时也被身体触地的感觉所取代,重力再次以卡洛琳熟知的方式作用在了她的脚上。可她依旧不敢睁开眼睛,害怕自己睁开眼后,会再看到什么可怕的事情。

但总不能一直闭着眼睛吧,卡洛琳心里也对这个念头表示了赞同。

如果睁开眼睛后,世界会真的恢复到正常情况吗?卡洛琳不知道,也不敢去想。但好奇心如同以前每次那样,最终战胜了理智。

卡洛琳,缓缓睁开了双眼。

这是一个只有白色的空间,一望无际。卡洛琳想要在视野中找到边界所在,可惜这片白色望不到头。发现没有结果,卡洛琳低头看了看地板,脚下铺满了说不出是什么材质的物质,好像是纯羊毛的地毯,又仿佛是人造绒的。总之,很舒服,却不知道是什么做的。好吧,卡洛琳放弃了继续猜下去的想法,因为她实在没有办法弄清楚眼前的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将视线重新放回到所处空间里,卡洛琳依旧没法分清自己到底距离边界有多远,又或者,其实这个空间本就没有边界。可流动的空气,却又提醒着卡洛琳——这里并非是一个封闭的空间。果然,不久之后,先是一个小黑点,很快,小黑点迅速的扩大,占据了几乎一半的视野。但卡洛琳发现,那只是黑色而已,似乎没有更多一点的含义。随后,这黑色中,亮起了三点亮光,而且这亮光也在快速逼近卡洛琳。

略微感到一丝恐惧的卡洛琳,想要往后退。但这时,地面上的粗糙感让卡洛琳不禁回头,才发现,她的身后也已经同眼前一样,变成了一片黑色。只不过,她眼前的这一抹黑色,已经变得十分具体。原来,那是大火过后的痕迹,一切都烧为了黢黑的焦炭。而等到卡洛琳再回过头来时,那三点亮光已经变成了自己头上的三个大光球,每一个的直径都差不多有两米。

光球就这么照耀着卡洛琳,后者根本不敢有丝毫的移动。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大约1分钟过后,其中一个光球慢慢降落在不远处,随后变成了一个发光的人形,缓步走向卡洛琳。

面对这一切,卡洛琳没有从那个未知的人影身上感到不安。相反,一种熟悉的温暖就在那光晕之中。发光的人形最终走到了卡洛琳的面前,然后,轻轻地拉起了卡洛琳的双手。卡洛琳这才发觉,那双她原本以为会灼伤自己的发光的双手,只是温暖而已。但那人形的脸,依旧无法看清。

或许,根本就没有五官吧。

卡洛琳这么想着,而发光的人形突然凑近了她的耳边。仿佛天籁般,卡洛琳的脑海里响起了无数柔和而甜美的声音。这让卡洛琳感觉到了一丝诡异的惬意。

就在这时,发光的人形从身后将一条毛巾拿了出来,递到了卡洛琳的眼前。

那是父亲留下的毛巾。

卡洛琳这时终于看清了发光人形的脸庞。

那是,一张苍老无比的脸庞。

那是,卡洛琳自己。


尾声

肖恩博士对于“门扉”计划已经感到厌恶了。

虽然可以通过追溯记忆的方式,来获取到那些他们所渴求的信息或者知识,乃至于一些历史谜题真正的谜底。但这种残酷的方式,实在过于泯灭人性了。

眼前这个已经停止呼吸的姑娘,虽然生前只是一名精神病人,但她的曾祖母,是21世纪里最伟大的天体物理学和量子前沿的领军人,卡洛琳·沃米尔斯基。通过对她大脑的断层扫描,以及基因追溯技术,一些当年卡洛琳一夜之间,能够在她所主导的领域里获得那些成就的原因,终于得以浮现出一些端倪,可这种技术所带来的副作用是巨大的。这名已经死去的可怜姑娘,就是鲜活的例证。

而且这项技术有个最大的缺陷,就是当追溯开始时,被追溯人和与之有基因关联的这名载体,会在某些方面发生重合。这也就是为什么被追溯出来的这名“卡洛琳”在这一系列的虚拟现实之中,会有那么一丝疯癫表现的原因。

然而,现在说什么都已经太晚。作为全球最大的基因追溯技术垄断企业,金塔山公司依旧是这个领域里无可争辩的主人。所以,他们认为一两个无足轻重的人死去,实在不是什么可以值得说道的事情。

可是对于肖恩博士而言,这依旧是无法被接受和原谅的。

看着姑娘的尸体被运出了实验室,肖恩博士略显惆怅的走进了已经空荡荡的房间里。他来到姑娘曾经躺着的试验台旁,沉默地盯着,似乎想要让死人复活。

突然,一个蓝色的反光吸引了肖恩博士的注意。那似乎是一块被藏在枕头下的蓝色金属片。肖恩博士有点犹豫,但片刻后,他还是伸出手拉开了枕头。

那是块美丽无暇的蓝色石头。

肖恩博士整个人都呆住了,他不知道这块本该只是虚拟空间的石头,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犹豫了片刻,肖恩博士将手放在了石头上。

果然,很凉。

不过好在什么都没有发生。不是吗?

肖恩博士在内心自嘲着。然后,他将石头拿了起来,仔细端详着。但下一秒,肖恩博士彻底愣在了原地。因为,他发现,石头里,有一行娟秀的文字。

我在群星处,等你。

转瞬间,深邃的黑暗与群星,降临。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通往命运的门
张行天

学校:四川鸿通

学历:本科

专业:生物工程

职业:房地产策划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笔很好且描写细致,但作为科幻作品点子与故事并不新颖,继续努力。

2019-09-20 14:33 匿名 ——

结局过于仓促

2019-09-18 09:49 匿名 ——

不是很吸引人的故事,再好的文笔,也需要好的故事承托,这就是点子的价值,故事讲究跌宕,阴谋,悬疑,情感等等。作者可以先列大纲,找重点要写的地方,这段只能算其中的一段情节。

2019-09-13 00:12 李雷 ——

前半段语言不错,结局仓促了一些,没有将故事讲清楚。

2019-09-11 20:02 匿名 ——

想象力出色,故事完整流畅。有种源代码的即视感,但相比之下主线剧情的发展轨迹很模糊,主角没能成为剧情推进的动力,完全处于“摄影机”的状态。结尾处有些仓促,仅仅交代了“门扉”计划的设定,却没有用故事把设定展示出来。

2019-09-10 16:2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