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眼
浅山   
得票 6 阅读 760 评论 2

【摘要】为何建国七十周年阅兵现场突然静止?霍金对中国“天眼”招引外星人的担忧是否会成真?地球与百万亿光年外的宇宙最高等文明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无论文明程度高低,每颗星球每个人应如何对待彼此?

“爸爸,他们知道我们在看着他们吗?”蔚蓝站在星志博物馆入口的透明展示柜前轻声问道,说完看看异常专注的父亲又低下头,充满小小男子汉气概的明亮双眼有些困惑。他从所生活的三号移居星球来新星探望父亲,一下曲率飞船便按约定来此。原本以为父亲会在离开前带他再逛一次星志,此时颇为不解父亲为何要把宝贵的时间耗费在入口。

父子两人的视线在柜中交汇。一丛黑色蚂蚁是这一平米立体展示柜中的主角,它们正专心致志搬运着食物碎屑,蜿蜒越过柜中的白色鹅卵石小径,消失在茵茵绿草中。

“你觉得呢?”父亲朝他微微一笑,一张更为坚毅沉稳的相似面庞。

“应该不知道吧。”

“为什么这么说?”

蔚蓝抬起头,注视着父亲的双眼:“如果发现有人盯着我看,我一定会冲他喊。”

父亲不语,默默凝视展示柜后一百米处的星志博物馆的圆形入口。上半截白色半圆部分为地上展区入口,下半截黑色半圆入口嵌入地面,指向地下展区。地上展区是一片仿佛没有边际的透明半圆形建筑,内部由透明隔离装置分割不同区域,通过智能系统模拟不同星球气候,以让来自不同星球的植物在相应区域蓬勃生长。

阳光热烈清冽如酒,天空是微醉般的钴蓝色,绵长的云朵环绕地上展区的透明穹顶,沐浴在同一片阳光下千姿百态的植物熠熠生辉,最斑斓恢宏的想象力也在这片景致前黯然失色。

父亲收回目光:“那一天,是对话的开始。”

“他们又能说什么呢?”蔚蓝脱口而出,发现父亲脸色微变,眨巴着眼睛连忙补充:“我们已经是宇宙已探测范围内最先进的文明种族了……”他的声音越来越小。

父亲挺身昂首,身着宽大白袍的身影伫立万里碧空之下,天神般慈爱而威严。

蔚蓝仰视的目光一刻不离父亲。

“为什么,它会在这里?”父亲将手放在展示柜上展示柜,看一眼愣住的蔚蓝,不待他出声,拍拍他的肩,转身离去。

“下次,我们一起去。”蔚蓝冲着父亲背影大声喊。他知道,父亲正前往发射中心,即将展开一段人人向往的神圣旅程。

父亲的背影消失后,蔚蓝独自进入坐地下展区。半圆形地下展区嵌入地面,里面所收藏展示的是各星球的标本和遗迹。定居新星后,新星人派出无数艘无人探测飞艇飞往宇宙各个角落探寻生命迹象,定期向有生命迹象的星球派出探测艇,并带回物质样本储放在星志博物馆。人工智能会根据增加的标本情况自动扩展建造展示区域。

蔚蓝站在自己最喜欢的地球岩石标本前,脑海中萦绕着父亲最后的提问。这不规则的方形石头和父亲一般高,红褐色表面布满大小不一的气孔,像一个握紧的拳头,像一颗随时跳动的心。这是13亿年前无人探测艇从故乡地球带回的第一份标本。

……………………

“蒙着银色面纱的蔚蓝星球,

哼唱着遥远的生命之歌,

来吧,来吧,

迎向金色朝阳,

这寰宇最清新的露珠,

永无干涸。”

三天后的清晨,在全体新星人的和声吟唱中,湛蓝镜面般的天空中飞速升起一道银色亮光,利刃般划破正逐渐展开的金色晨曦,在大气层顶端发出耀目一闪,消失在蔚蓝仰望的极目镜视域中,消失在全体新星人仰望的视域中,只有冉冉歌声久久回荡。

那是父亲的曲率探测飞船自发射中心起飞,代表着新星人自十四亿年前离开地球并整体定居新星后的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返乡。

这是新星有史以来最盛大的仪式。每一个新星人,无论身处移民星球或遨游太空,都通过极目镜共享飞船升空的景观,以及之后父亲在飞船中所看到和感受到的一切。在飞船飞跃百万光年所需的短暂时间内,极目镜中暂时与飞船停止信号链接,并通过每个新星人头部的大脑增强芯片,帮助他们快速回顾从地球来到新星的史诗历程。

新星人的祖先诞生于地球并创造了灿烂的地球文明。当他们刚刚发展出光速飞行技术时,一场突如其来的超级太阳风暴扑向地球,把它变成火星一般的焦红荒芜。滔天火焰吞噬殆尽他们在地球留下的所有痕迹,为他们的一亿年地球时光画上了宏伟的惊叹号。于是,他们乘上光速飞船,回头向正被金红色恶魔羽翼吞噬的蔚蓝星球投去最后一瞥,耳中再不闻它的悲怆呼号,向着浩渺无垠的宇宙扬帆出征。

宇宙征程千万年后,科技水平持续进步的他们最终找到了仙女座星系的这颗宜居星球,为之起名新星并定居。历经亿年历史起伏和文明净化,新星人的心思已和他们所惯穿的白袍一样纯粹,将所有精力和尖端科技用于探索人与宇宙的终极奥秘。寻找其他星球文明,便是最重要的部分之一。

而经历过祖先所创造的亿年地球文明灰飞烟灭的锥心之痛,新星人决心担负起探测记录宇宙星球文明的使命。随着所发现的文明星球不断增多,新星由曾经的家园,成为了全宇宙博物馆,包含了发射中心、研发中心、星志和星轨四部分。新星人则移居前往宇宙各处的原始宜居星球。

一周前,根据常驻探测器发回的影像资料显示,地球出现石器制造技术,说明地球生命开始显示产生文明和智慧的潜力。父亲将前往地球亲眼见证。

……………………

“哇……”站在发射中心观测天台的蔚蓝发出惊叹,身子前倾,仿佛这样能将父亲飞船传回的画面看得更清楚。

曲率飞船出现在距离地球表面500公里的空中,重新接通极目镜并进入超音速飞行。新星人便看见棕色的大陆板块静卧在蓝色海洋之上,像一个忽然涌现的巨大谜底。

飞船披着金色阳光,穿过温柔的大气层,极目镜中原本玩具模型般的地面景致快速放大,明亮翠绿的地表礼花绽放般轰然占满视域,一条银色溪流蜿蜒其中,溪流旁移动的几簇黑点便是父亲此行的目标。

溪流1公里外一处山崖上的高大树丛忽然剧烈抖动、摇摆,树丛中间较为平坦的草丛同样如同被狂风席卷般伏地,草地上显出四处明显的挤压痕迹——开启隐身设置的飞船着陆了。明亮的鸟鸣和暗沉的兽吼顿时像粗犷的协奏曲撑开新星的每一双耳朵。苍翠欲滴、形状鲜明的绿色枝叶盈满极目镜,蔚蓝的鼻尖沁出细汗,仿佛感受到地球生命喷薄着的无形热气,那是地球多年期盼重逢的炽热。

蔚蓝忽然感受到脚底一片柔软的韧性……他恍悟后虚掩住嘴,父亲穿着同样开启隐身设置的防护服出舱了。当父亲迈出历史性的这一步,踏在浓稠的草地上,这颗涅槃重生的希望之星,真正将相隔数十亿年的两个世界紧紧连在了一起。

蔚蓝不禁露出微笑,随着父亲行走地球的感觉真的太好了,像趴在浅海的软体动物享受着阳光和海浪的双重抚慰,新星人静静沉浸在这份久违的微醺感中。

随着父亲迈开步伐,他们共同经过高大入云的乔木和粗壮灵活的藤类,极目镜中流淌的无尽绿色中,不时快速掠过各色虫鸟花卉,同那绿色一样饱满浓烈耀目。他们在这座同时充满自由和凶险的生命乐园中,尽情展示生命百态。新星人露出会心微笑,思绪飞掠祖辈曾经的地球时光。

接近山崖边缘,父亲放慢脚步,藏身于一株三人合抱粗的树干后。溪流便横入视域,波光粼粼,像无数银色戒圈在水面晃荡,上游一直没入绿色原野和蓝色天空交接处。

一些猿人三两一簇,像顽强的黑灌木分散在溪流南侧,和山崖下方的天然大石块丛里。他们毛发浓重,面色发黑,清晰残留了猿类的塌鼻瘪嘴,发黄的棕黑色眼睛瞪得老大,不时发出咿呀叫声。

溪边的一个猿人的左手按住一个栗色果实,右手举起被砸开的石块,将它的锐利边缘对准果实重重砸下,发出清脆撞击声。一个个子稍矮、脸孔稚气的猿人孩子蹲在他旁边直盯着,眼珠子随着石块的反复举起砸下而上下微晃,看着露出的白色果肉增多,发出好奇又兴奋的轻叫。

这一刻,新星人默然,热泪盈眶,他们正注视着的是一个正在展开的崭新文明世界,却又熟悉地仿佛目睹自身起源。父亲挺身敬礼,转身返回。

极目镜共享自动断开,飞船再次起飞,向着太阳而去。父亲此行还需完成另一个任务,探测近来略显异动的太阳黑子情况。现在的新星人有足够的信心和能力,保护地球不再受到太阳风暴的袭击。

蔚蓝摘下极目镜,长出了一口气,很快就能再见到父亲了,他脑子里有许多问题跳动着,只等当面问他。他刚带着笑意咧开嘴,一声尖利短促的噪声冲出极目镜,像钢尖刺入耳膜。万物寂静,蔚蓝长长的睫毛颤动着。

同时,一声巨响传入猿人耳中,他们睁大惊异的双眼,举目望向空中的声源,天尽头巨大的火光久久印在他们琥珀般的瞳中。

……………………

10年后,已和父亲一般高大的蔚蓝快步进入星轨,站在高入云端的总控室,举目远眺。

朵朵永不凋谢的巨型莲花在无垠的蓝绿色冰一般的地面闪烁,仿佛莫奈的睡莲世界。它们大小不一,从直径数米到篮球场大小。每一片花瓣表面有无数细小的棱面,色彩斑斓、变幻不息,光影映照地面,反光似彩虹碎片闪动。而墨绿色花茎反射出纤细如尘的发散光,那是直通地下数据中心的缆线。一花一世界,每一朵都正记录着一个星球。每一瓣,都实时映射着一个星球的生命进程。

这便是星轨,记录新星所探寻到的高等文明星球之所在。每一颗被探测到生命的星球都会在星志中留下记录,但不是每一颗星球都能够进入星轨并拥有专属的莲花。高科技锻造的莲花不会凋谢,花瓣的影像却未必永恒。有些莲花上,定格着单调、荒芜的末日景象,而对应星球曾有过的文明进程便永远留在了地下数据中心。

蔚蓝乘上总控室外侧的悬浮式云梯,很快抵达星轨地面。云梯停在一朵毫无光影、直径不过30公分的冰蓝色莲花前。他缓缓蹲下,沉静的目光落在这朵显得异常纯净娇小的莲花上,心中记忆的火种腾地跃起。

父亲前往地球并不再回来的那一天,派往地球的侦察机返回新星,只带回了父亲飞船的记录仪。那一天,宇宙再一次展示了它的无常与莫测,太阳黑子突然剧烈运动,超出所有人的预计,一场扑向地球的太阳风暴突发。父亲的飞船为探测而设计,能量装备不足。他却不顾飞船系统警示,驾驶飞船挡下了风暴。

为了纪念父亲,新星人提前在星轨建造了属于地球的莲花。但它何时能获得像其它星球一样闪耀的资格,能否像其它莲花一样随自身文明进程而不断更新增大,只有地球生命能做出回答。

为什么,它会在这里?这朵莲花,就是父亲的回答吗。

正在他沉思之时,东南边一朵篮球场大小的莲花中心升起一道数米宽的璀璨银色光束,同时一处花瓣上某处光影亮度增强,影像在光束中放大,立体呈现出一个六肢长身的生物影像。那生物迫切张望的眼神射向星轨的四面八方,克服了内心忧惧的嘴唇翕动。而星轨总控室响起一阵喝彩。

蔚蓝不再迟疑,立即前往发射中心。沿着父亲曾经的轨迹,他穿上防护服,坐上新一代曲率飞船升入太空。半小时后,他已站在父亲曾伫立的山崖之上。

大地沉睡如磐石,一缕金线正奋力撑开灰白的东方地平线,黛色梦靥的原野飒飒起风,透出万物生长的隐秘嘶声。笼罩四野的蔼蔼雾气如父亲无处不在的宽大白袍,他仿佛再次感受到父亲的抚摸,一种莫名的浩然之气充盈在他的胸膛,蒸发了他眼中的热泪。

谦逊,是他终于确认的答案。

万类霜天竞自由,他摘下防护头盔,附身亲吻了这块土地。

回到新星后,他进入冬眠,一梦便是二百多万年。

……………………………………………………………………………………………………………………………………………

2019年,中国,贵州省克度镇大窝凼,天眼总部宿舍楼301室。

“爸爸,看。”

儿子的头快速撤出晃动的屏幕,半截居民楼、几棵银杏和一丛金边女贞快速闪过,最后画面定格在铺就绿化带小径的六边形褐色地砖上,地砖拼接缝隙间泥土冒出三两葱绿小草。儿子要他看的则是画面中最小却位于最中心位置的一列蠕动黑点,细看还有更小的白点——一列正在搬运馒头屑的蚂蚁。他们晃动的触角,有条不紊的步履,细小但专心致志的模样,令人肃然起敬。

南飞隐有笑意:“不要打扰他们,他们有他们的世界。”

“可是我想和它们聊天。”画面没有变化,儿子的声音钻出耳机,像在给蚂蚁配音。

“你想聊什么?”

耳机飘出一声儿子沉思的鼻音,“比如,干馒头屑有什么好吃的。”

一缕笑终于光一般掠过南飞严谨的脸:“我先问问你,早饭有没有吃完吧……”

儿子的窃笑重新回到屏幕中央,笑声像一群白鸽扑棱起飞。

“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父子俩不约而同说完,相互莞尔一笑。

“爸爸,你一定要来。”

南飞点头,儿子这才满足地合上电脑屏,由妈妈带去参加建国阅兵仪式排练。南飞则匆匆离开宿舍,赶往天眼总部控制室。

……………………

位于总部顶楼的控制室里,总工程师南飞站在巨幅钢化玻璃观察台前,紧张注视着窗外青山脚下的500米口径球面射电望远镜“天眼”。当最后一块巨幅银色面板严丝合缝嵌入,宣告天眼完成了启用3年后的首次更新升级。

曾经合身的白色工作制服绕着南飞瘦削笔挺的骨架悠然晃荡,像柔风拂动静悬湖面的天鹅细羽。他双肩紧绷,双眼在因反射光而一片白茫的镜片后紧紧注视着天空。

须臾,他深吸一口气,转身。倾斜屏风般的总控操作台后,260台电脑在300平米的控制室内扇形排开,260名研究人员紧张注视着电脑屏幕上五颜六色的各项指标读数。

南飞快走到总操作台前,垂下的右侧袖口掠过密布的功能键,在中间偏右位置的绿色启动键上方停止,右手干脆落下,圆键亮起。安卧层峦叠嶂之中的天眼,中国投向寰宇的深远凝望,张开了更为清澈的眼眸。

南飞抬头直视观察台对面墙上20平米的整幅光子大屏幕。上面陆续出现的观测数据信号图,像萤火虫穿越神秘森林的轨迹,比升级前更清晰,那是来自宇宙的呼吸和心跳。同时,后台数据显示,本次升级达到了综合性能提升100倍的预计目标。

升级成功,南飞露出一丝笑意。全体研究人员起立,就在奋斗多日所积攒的期待和压力即将化作欢呼喝彩之时,一道浅绿色信号忽然出现在深绿色屏幕上,断续起伏间连成一条棱角分明的折线,幽灵般在有限的屏幕上无尽延伸。

面对这前所未有的新信号,南飞迅速回复面色肃然,语气锐利道:“捕捉信号。”

众人立刻坐下进入工作状态,略带激动的键盘敲击声此起彼伏。

这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的新信号是什么?对地球和人类意味着什么?包括南飞在内所有研究人员的心仿佛在彩色云雾中跳动。

在众人协作调适下,天眼对信号进行了精确定位,大屏幕上的绿色信号逐渐稳定,像新生婴儿强有力的心跳。

南飞接连发问:“方向?”

“由地球前往仙女座星系方向。”一位研究员回答地干脆利落。

“发射源?”

“离地高度500米。”

“通知相关部门排查间谍活动。”南飞吩咐右侧座位的总工助理,之后继续发问:“波长?”

“10……10的负……30次方米。”

“重复。” 南飞眼中一道光射出镜片。

“10的负30次方米。”

控制室一片哗然,助理愣在了座位上,间谍排查似乎已没有必要。人类现有科技水平能实现10的-12次方米波长的微波,10的-15次方米用于测量原子级别的物质,空间尺度最小的微观粒子夸克小于10的-19次方米,而此微波波长远远小于前三者。且波长越短,频率越高,所携带的信息量越大。综合结论即,超出人类科技水平的超短微波携带着巨量信息由地球发往外太空。

科幻!简直就是科幻!但如果这不是科幻……全场工作人员睁圆了眼,欢呼声卡在喉咙里,视线交汇于南飞。

“信号分析。”南飞的话简洁有力。

众人额头渗出汗来,微颤的十指在键盘上快速弹跳,控制室的气压仿佛陡然间升高。

“现有程序无法分析,仅能确定此为高度压缩信号。”总工助理像吞了颗铜丸在说话。

“选取一个波长信号进行解压。”南飞的命令传入每个人耳中。

众人倒吸一口气,开始执行命令。

伴随着阵阵敲击声,一点盈盈绿光在大屏幕中出现、游荡,时大时小,像一个解不开的魔方,弹奏着无声的乐曲。众人屏息静气等待着,口中无声喃喃。

尖利的“嘟嘟”声突然响起,大屏幕弹出黄色警告——“解压进度无法预测”。

“立刻停止解压……快。”南飞第一个反应过来。

众人立即解除解压程序,随即明白过来。系统无法预测解压进度,是因为信号压缩率超过现有科技水平。如果坚持解压,超载的数据量很可能会压垮服务器。

随之空荡的屏幕像一串盲音落入无边谷底,众人一片沉默的怔忪,不约而同想起霍金对于外星文明侵扰地球的担忧。许多双眼睛彼此相望,最后齐齐落在南飞身上。

南飞环视众人,炯炯目光逐渐柔和。他掏出手机:“餐饮中心吗,给你们两个小时,我们要庆功……对,所有人。”

众人面面相觑。

南飞微微一笑,向来严肃的脸竟然有一丝调皮。

一股隐秘的脉冲同时在众人心中跳动,笑声、掌声逐渐荡开,他们相互击掌、拍肩,离开了控制室。

一场前所未有的庆功宴,众研究人员高声谈笑,连那素日最害羞的也一桌一桌跑着碰杯,前几天因不同学术观点争论地面红耳赤的划起了生疏的酒拳,爱好街舞的几个新进研究员甚至在地板上转起了圈。饭后的间隙,他们纷纷打电话回家,简单问候之后便不再说话,静静聆听对方,品味着素日不曾在意的柴米油盐中的点滴幸福。

当他们回到控制室,面容已如出征的战士一般坚毅。

……………………

夜已深,群山素色,隐约呈现山之脊梁充满韧性的起伏曲线。蛙声蝉声的对垒争鸣已弱不可闻,山野幽香夹杂着水汽弥漫。天眼总部的点点灯光与满天星光默然相对,微弱而执着。山峦之上的星比城市的星更大更亮,仿佛伸手可触。

南飞的眼睛像钉在电脑屏幕上,映在镜片上的各色信号图和分析数据变化闪烁着。他眉头紧蹙,不知不觉中贴近屏幕,两鬓早生华发在灯光下渗出银光。

三天了,全球大型服务器联网进行着解压,仍然没有结果。同时,天眼总部不断接到来自全球各地的观察结果,表示按照天眼总部发出的信号特征,也在各自上空发现了同样的不明信号。

助理揉揉发蒙的眼睛,起身后发现控制室只剩自己和南飞。他看看南飞,欲言又止,最终默默独自离开。南飞永远最后离开,没有任何人、任何尝试曾改变这一点。

不明信号笼罩全球,为什么?

信号所包含的巨量数据信息,是什么?

找到答案,对地球意味着什么?

空旷的控制室像一艘在暗夜中静谧飞行的飞船,载着南飞的思绪驰骋宇宙,逼近那道答案的神秘绿光。然而他无数次惊涛拍浪的思维冲刺却始终冲不破最后的迷雾,有时甚至像将答案推远。

南飞豁然站起,一夜僵直的身躯伫立观察台前。天色茫茫,山峦如逐渐变浅的灰色波浪推向远方。忽然一声鸡鸣刺破寰宇,朝阳按捺一夜的金色光芒漫过山顶,无数金色火种瞬间在他熬红的双眼之中燃烧,忽然亮起的银色天眼追问着天地,他不禁脱口吟诵:

“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闇,谁能极之?

冯翼惟象,何以识之?”

屈原的《天问》,穿越千年时空,在他的胸腔灿烂回响,将他探寻路上的阻闷化作了继续前进的巨大动力。

研究人员早早来到座位,和南飞一起平静而专注地投入新一天的工作。身为顶级科研团队的成员,他们早已习惯对困难甘之如饴。

然而,仿佛心有灵犀,他们在某一个时刻纷纷将视线移开了电脑,含着不言而喻的默契彼此相望,一只手在抽屉里暗暗抚摸。

“总工……”助理小心翼翼走近仍然埋头调试的南方,轻唤了一声。

南飞熬红的双眼颤了一下,从激烈深邃的思考中回过神来。

他点点头,接过助理递来的VR显示器,众人会意,取出抽屉里的VR显示器。

他们一起戴上了VR显示器,通过虚拟实境进入天安门建国七十周年阅兵现场,共享那激动人心的时刻。

千人兵乐团奏响迎宾曲,56门礼炮交替鸣放70响。当国旗护卫队走向旗杆,阳光在钢枪尖旋出朵朵雪绒花,天眼总部工作人员与现场民众、全球华人一起唱响国歌。熟悉的红色城台和金色城楼,辉映在碧蓝苍穹之下,像刚跃出地平线的朝阳,五星红旗闪电般招展升空。整体威武的三军方阵走来,像雄鹰翱翔的影子划过,抬腿,踏步,将庄严誓言刻入大地。人民英雄纪念碑依旧缄默无言,抗战老兵眼角闪光,笑得像孩子。

宇宙深处,一双眼睛同样注视着,包括国庆阅兵在内的地球图景在足球场大小的莲花上实时流转。当松涛般的国歌声响起,蔚蓝陷入回忆。他眼前所注视的铿锵画面,和他脑海中送别父亲出征的辽阔清晨,正逐渐重叠。他克制住冲动,保持着沉默。

……………………

“蔚蓝……”清冽柔和的声音流水一般萦绕耳畔。蔚蓝以为是父亲的呼唤,猛一激灵,240万来第1次睁开眼睛。是人工智能唤醒了他。

240万年前,他登陆地球返航后,自愿进入冷冻状态,只为迎接地球投向宇宙的目光。星轨的人工智能会根据从地球发回的探测信息,按照他的意愿唤醒他。

他步入星轨的莲花之中,五光十色的不同星球影像映在他由始至终的白袍上,为他披上一身斑斓袈裟。人工智能接入他的大脑芯片,他于是在步行的同时飞速遍历了240万年间的地球发展历程——智人出现,使用火种,最早的岩画,文字,丝绸之路,文艺复兴……

以及,三艘历经艰难、伤痕累累的帆船在无垠海洋中喘息前行,哥伦布船长将望远镜贴近眼睛。忽然,他挥动望远镜指向前方,帆船劈开大海般加速前进……根据人工智能的计算,哥伦布将于一小时后率领船队驶入美洲巴哈马群岛的华特林岛海域。

光影褪尽,微荡的袍角垂落,蔚蓝已停在前往地球前曾探望的娇小莲花前。他的眼中溅起星光,这朵属于地球的莲花终于迎来了点亮的时刻,地球终于迎来了进入星轨的时刻。百万年的信念,他将亲手实现。

他按下按钮,48架侦察仪飞跃百亿光年距离,均匀分布在地球上空,无形的侦察射线交织覆盖,360度俯瞰记录地球文明进程。

就在人工智能算定的时刻,芯片停止向他传输地球进程。因为,地球正在进行的事件已即时出现在莲花之中,人间在花瓣绽放——1492年10月12日,船队驶入华特林岛海域,哥伦布登上美洲哈马群岛。

哥伦布发现了美洲新世界,敲响了全球化的钟声。有太多曾产生生命和智能的星球,由于种种原因,不能达到这一步,它们的历史便只能像一具干尸,保存在星志博物馆。全球联通,便是星球进入星轨的时刻。至此,星球文明发展的深度和广度会大幅增加,速度不断加快,属于地球的莲花也会在人工智能管理建造下相应增大、生生不息。

他不再睡去,始终注视着。240万年的等待后,带着希翼的目光,他继续等待着。

500多年来,他亲眼见证人类迈着与新星祖辈相似又相异的步伐,仿佛看见祖辈从时光上游走来。他们穿越尸骨与鲜花,由此岸向彼岸不懈挣扎,经反复冲刷成为历史岸边一块卵石,表面光滑柔和,内里包藏欲望与弱点,却始终反射希望之光。

……………………

南飞在人群中寻到了儿子。儿子站在广场东北角少先队员方阵中,胸前红领巾将脸蛋映得更红。他和其他孩子一样手捧白鸽,注视前方,像棵小白杨,小小男子汉的面庞流露抑制不住的骄傲,他知道父亲正注视着自己。

阅兵仪式结束,孩子们张开双手,一群白鸽从这从小白杨林展翅起飞,像许多虔诚的问号洒向天空。

南飞跟随儿子的视线仰望,追随白鸽的飞行轨迹。鸽群分散、回旋,远去的身体因角度改变而时大时小,像天空在眨动着眼睛。

“你们看到了什么?”一道电光划过脑海,南飞昂首问天。

蔚蓝凝视着南飞的坚毅面容,仿佛看见仰望父亲飞船离开的自己。人类的外形远不能与经过数代基因选择优化的新星人相比,然而南飞脸上依然透出与父亲一样天神般的威严庄重,充满使命的心灵所迸发出的照进未来的光芒总是相同。

新星永远不会介入影响其它文明星球进程,除非,对方先发出讯息。于是,他解锁了一段影像。

天安门广场发出一阵惊呼,因为人们在天空看见了自己——天安门阅兵仪式同步出现在天空,人们愣住了,天地同时静止。人们迷惑重重的心却很快从最初的惊慌中平静,没有哪个角度比此刻的天空更能展示现场的美。在这份庄严而巨大的美之中,人们无法产生可怕的猜想。

你们正看到的一切,人类所经历的一切——南飞热泪盈眶,他明白这是漫天图像对他的回答。

图景悠然散去,天空回复澄净,画面却通过直播和网络快速向全球蔓延。人们因阅兵而激荡的心,掀起了更大的波澜,他们相互凝视,脸色却更加沉静。

你好,地球……蔚蓝默念。你好,父亲……他的心砰砰跳动。此刻,他想起新星人祖辈曾发生的纷争,想起发现新大陆时,发现者的骄傲,被发现者的恐惧。他必须知道,地球人此刻的姿态。于是,他仍在等待。

南飞同样等待着,他已完成自身使命。接下来,是作为整体的人类在宇宙的首次亮相,某种程度将如镜面反映自身未来。我们,该如何应答?

打开窗户,走出房间,人人仅仅仰望天空,地球从未如此安静。思绪汹涌,空气仿佛泛起浪花。同一片阳光下,全人类的影子像花边嵌满地球。

一只白鸽飞返,在天安门上空旋出悠扬的弧线。

无数个细小的声音渐渐汇集:“你好,新世界。”

蔚蓝涌出热泪,用新星人共同的歌声回应:“蒙着银色面纱的蔚蓝星球,哼唱着遥远的生命之歌……”

对话终于开始。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浅山 2019-10-09 06:35
根据各位评委意见进行了再次修改,尤其增加和锐化了冲突。提高就是最大的收获,再次感谢。新摘要如下:天眼升级后收到神秘外星信号,总工程师南飞带领团队率先解析,却导致意外后果,并在国庆日受到调查,他对儿子的承诺也面临倾覆。宇宙深处,一双洞明的眼始终注视一切。一段宏伟跌宕的前世今生等待着中国“天问”来解开。本文情节紧凑巧妙、结局出人意料、风格大气激昂、文笔优美流畅,表达了对祖国、对人类、对宇宙的深切祝愿。
浅山 2019-09-18 06:33
感谢各位评委认真仔细的阅读和热情中肯的点评,令我深受鼓励的同时也明白改进方向所在。在写作修改的过程中,对这些薄弱环节也有所意识,但限于自身现有积累,确实对于进一步改进存在些迷茫,希望可以通过活动平台获得指点和提高。感谢活动平台,感谢推动我国科幻科普发展的所有人。
科幻作品
天眼
浅山

学校: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传播学

职业:社会科学普及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细节描述很好,科幻性强,基调和缓大气,情节需要更多吸引力。

2019-09-20 16:46 匿名 ——

新旧人类相遇的点子还不错,不过情节的吸引力、当下和过去的部分的安排还有些弱

2019-09-15 23:36 杨咏光 ——

刚看摘要时以为一切又要以外星人入侵开场了,但看下来发现其实是……出乎意料的治愈系!在亘古时期便离开地球的先民们亿万年后以科考和观察为目的重返地球,更是以文明和和平的目的重返地球,在众多充斥着敌意和战火的星际科幻中实属一枝独秀,对那“先进的文明肯定是和平的文明”也是一声响亮的支撑。优美中带着激昂的文笔,更是强化了阅读观感——难得的和平科幻,难得的佳作。

2019-09-14 23:43 巨星海 ——

作者的时间顺序有所打乱,但非主线要素过多,可观来说,容易让读者迷失方向。中间穿插着许多时间要素,但不太严谨,仿佛未经思考随笔而写。摘要对正文的指引作用不明显

2019-09-14 20:5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