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望乡的麋鹿
耿娴   
得票 1 阅读 236 评论 0

【摘要】《望乡的麋鹿》是一则儿童科幻故事,讲述“我”和爷爷等科学家对抗平行宇宙天籁星人,保护麋鹿不被夺走的故事。不但介绍了麋鹿这个物种前世今生,同时引入外星人的生态观及保护措施,引发我们对人与自然如何共存共荣、向前发展等问题进行思考。故事还将科技人文融入其中,展示了科学家身上具有保护生命多样性的强烈的使命感,也通过地球人和外星人各自对麋鹿存亡的不同态度,呈现人性复杂的一面,体现保护生态任重道远。

如果人们按照字面理解,把工作视若谋生,须得良苦用心计“谋”一番,方可找到称心如意的职业的话,那我真是个例外。我更像是被天上掉下来的馅饼砸中了,得到了城市生态规划师的工作。在我的倡议和设计下,人们退出了曾经大有作为的土地,让湿地和滩涂星罗棋布于城市郊野,与飞禽走兽共享一片蓝天。不过,我不是被真的“馅饼”砸中,我是被一颗名叫“天籁”的星球砸中。说起这段往事,必须要回到我十岁的那年夏天。


                      一 神秘飞碟

期末刚考完,我照例被爸爸妈妈送到爷爷的镜湖谷度假。那个幽深的山谷因镜湖得名,有城市看不见的莺歌燕舞、落霞孤鹜。

一个让人睡眼惺忪的午后,我张着捕蝶网追赶着一只足有手掌大的橘色黑斑凤尾蝶跑跑停停。它在湖面和草地上来回蹁跹,我被它映照在湖里的倒影搞花了眼。而那个被我看过不止一百遍的湖里,突然浮现出一个盘状银碟。

“谁家光盘扔水里了?”我头脑中第一个冒出来的念头是,那应该是个光盘。但很快意识到,在这人迹罕至的大山湖里躺一个光盘太莫名其妙了。眨眼之间,湖里又只剩下了蓝天白云。银碟和狡猾的蝴蝶都不见了。我不禁抬头看向天空。天空宁静得没有一只鸟飞过。但是原本刺眼的太阳在我看它的那一刻,收敛起了光芒。有那么1、2秒钟整个世界陷入一片昏暗,顷刻间又恢复明亮,就像一场演出从黑暗中刚刚拉开帷幕。

在体检时医生说我有些贫血,可能刚才是大脑一过性缺血吧。我为自己从医生那里学到的名词感到兴奋。接着就忘掉了愚蠢的蝴蝶和“光盘”。我把网子伸向水里继续打捞鱼苗和水草。麋鹿阿九时不时在水里践踏几步,再回过头凝视我。它把我的鱼都吓跑了,我气呼呼地冲它摆摆手。这个家伙并不走,反而跛着腿一点点靠近我,舔我的脚后跟,让我痒痒得站不住。看得出,阿九不喜欢继续玩下去了。

阿九这个胆小鬼刚在求偶大战中负了脚伤。爷爷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在丛林里找到了它。当时的阿九因为失去行动能力,已经饿得奄奄一息了。爷爷用货车把它带回自己驻地,精心治疗和调养它。我常常跑过去给它喂草喂水。阿九很快便恢复了元气。它见了爷爷还会撒娇地蹭爷爷的脸,也喜欢和我形影不离地在驻地附近玩耍。

看到站在镜湖里无精打采的阿九,我拍拍它漂亮的鹿角说,那我们回去吧。


                        二 恐怖信件

自打我记事起,爷爷就住在镜湖谷的这栋两层楼房里。我喜欢他把每个房间都布置上麋鹿的画、照片或者标本。他是个工作狂。他能记住每一个麋鹿的名字、年龄和习性。他有一点想法或者心得,就把记录随手记在哪里,根本等不及去书房。500多头麋鹿散落在这山谷里,然而它们的“影子”却在爷爷的家里到处都是,就好像这500头麋鹿统统住在这栋房子里,跟孩子们一样满处跑。爷爷只要想查看谁,他就能马上在房间里的某个位置找到那个“孩子”。

然而我回去的那个傍晚,爷爷却出奇地在书桌前发呆。我饥肠辘辘地站在他身旁很久,他才发现我回来了。他把一张照片递给了我,我吓得尖叫起来。照片里麋鹿很齐整地碎成三截,血淋淋地躺在地上,头却不知在何处。切割断面如此地平整,恐怕任何一个屠夫都做不到这样。

“侦防部门方旭队长已经来过了。他勘察了现场说,那是特殊的纳米材料布下的网,结实而又锋利,就像看不见的刀,生生活切了麋鹿。这不是地球人能做到的。”爷爷颓唐地说,“我把麋鹿藏在镜湖谷,还是被他们发现了。”

“他们是谁?”我小心翼翼地问。

爷爷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秘密。平行宇宙中的天籁星早就在靠近我们。他们会在某个时刻与我们的宇宙相撞,利用近距离接触的机会进行物种迁移,带走麋鹿。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天籁星的存在。而且是平行宇宙中的另一个“我们”。

“爷爷,你说的都是什么呀?”我以为爷爷深爱着的麋鹿身遭不测,他因此受到了刺激,开始胡言乱语。慌乱中我抓起茶壶给爷爷倒了一杯茶。爷爷已经打开了电脑,说要给我看样东西。

“十年前某一天,我的电脑在下午3点奇怪地闪烁。闪烁有那么5、6分钟之后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接连几天都是这样。我怕电脑里的资料丢失,就抱着电脑去修。师傅说是电路板接触不良,三两下就说修好了。结果抱回来的当天下午3点钟又开始闪烁。我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爷爷陷入了回忆。

“后来呢?”

“后来,我带着电脑去了自动化研究所找到我的老同学老范。他和我共同目睹了下午3点的闪烁。几天之后,他告诉我,电脑不会再闪烁了,因为外星人把信写完了。”

“外星人……写信?”我几乎因为恐惧而惊掉了下巴。

“是的。外星人用特殊频段把要说的话说完了。老范找到了它们在电脑里的存储位置,并破译了它们。”

于是,我紧张地盯着屏幕,读到了那封信。

“……你们已经统治地球世界20多万年。为了你们的口腹之欲,生存之需,不计其数的生物在你们面前倒下。即使它们勉强存活下来,却仍然难逃人类因为贪婪而发动的战火。我们目睹了这全部的一切。尽管在你们当中出现了聪明人,比如你,终于想到要保护它们。但又如何?以你们几个人的杯水车薪之力,不足以拯救病入膏肓的地球生态,给动物重建家园。只有我们天籁星才能做到这一点。是时候让我们天籁星接那些苦难的生物回家了。麋鹿也将踏上拯救之旅……”

“爷爷,你确定凶手一定是天籁星人吗?” 因为害怕,我的声音有些颤抖。

“国际多个天文台都收到了平行宇宙靠近地球的信号。天籁星也正在以越来越快的速度靠近我们。以他们的科技能力,完全可以做到现在就把‘触手’伸到地球上……”爷爷又陷入了痛苦的回忆,“十年前,我给麋鹿研究所看过这封信,很多人说我是为了一己私利胡编了这个故事,目的就是要把麋鹿据为己有。当时的天文台还不能把零星捕捉到的宇宙奇怪信号确认为来自平行宇宙。我一意孤行,为了躲避天籁星人的视线,带着麋鹿离开塘亭冲积扇,来到镜湖谷。这十年中风平浪静。可是结果呢?……”

 “但是,他们口口声声说拯救麋鹿,为什么现在又要杀死它们?”我被信中的话和眼前的事实搞晕了头脑。

“不知道。他们对我们了如指掌,而我们对他们却一无所知。也许他们在对人类示威。背后有一场深不可测的阴谋。”爷爷陷入了紧张和不安之中。

我赶紧把下午看到的“银碟”和太阳昏暗的事情告诉了爷爷。爷爷说,“太阳昏暗的次数会越来越多。这是平行宇宙的巨大引力扰动了我们的宇宙,使得太阳光无法完全直射地球。我们的地球会间断性地陷入黑暗。”至于银碟,爷爷说他要赶快告诉麋鹿研究所。

临出门,爷爷突然告诉我,“照片上死掉的那个……是阿八。”

我失声痛哭起来。


                       三 麋鹿争霸

阿九负脚伤,和死去的阿八有关。我在爷爷的望远镜里亲眼目睹了它们因为争夺配偶而大打出手的全过程。

我和爷爷潜伏在一块高高的平地上,隔着一片树林,就着满月的亮光可以清楚地看到十几个成年的雄鹿混战。麋鹿们和人类一样,摩拳擦掌,先是围着比大小,然后突然进攻,用角相互顶撞,弱的一方必须机警而且擅于躲闪,如果不能反身一击,就会让强者不停地进攻,直至败下阵来。

阿九被阿八轻松地逐出了第一轮战斗。不幸的是,阿九的前脚还被阿八狠狠地踩骨折了。阿八头也不回地继续参加后面几轮大战。阿九就一瘸一拐地消逝在夜色里。如果没有爷爷后面的营救,阿九很可能伤口化脓或者感染,外加体力不支,一命呜呼。我曾经问爷爷为什么不给鹿群分配男女朋友,放任它们打架,他还得自讨苦吃给“伤员”看病。爷爷却笑着说,“优选下来的动物才能强壮这个物种。这样的物种才算自立于物种之林呢!”

“那你还管阿九干嘛?自相矛盾嘛!”

爷爷婆婆妈妈地讲了很多,最后我就记住了,“阿八阿九不是阿猫阿狗,它们是钻石,一颗顶一颗。离开塘亭,躲在镜湖谷,已经是让它们委屈将就了。”

慢慢地我才逐渐搞清楚它们是爷爷掌上明珠的原因。它们的祖先驰骋亚洲湿热地带,沿着江河分布。它们比人类出现早得多。可是,人类一登场,它们就开始遭殃。整个族群的生命就不断地被人们拿来果腹、治病、或者赏玩,脚下的土地还被人类化作耕田。麋鹿几乎消失殆尽,一度屈指可数,作为珍稀动物,被养在皇苑中供贵族享乐。国运衰落之时,又被外国列强当成稀罕物件拉到西方,死的死,丢的丢。最后几十只麋鹿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才又回到了亚洲故乡。

雄鹿角逐大战中,老鹿王蝉联了那一届冠军。阿八输给了鹿王,但它并不沮丧,它和自己喜欢的一个雌鹿偷偷地私奔了。但是在战斗中,它为自己亚军的地位付出了惨重的代价。脸几乎被撕碎,长长的疤痕从耳朵到下巴,上脸下脸就跟粘在一起一样。

阿八和新婚妻子选择在另一处水草丰美的地方安居下来,准备繁衍生息。谁知它用生命觅得的伊甸园却成了它的葬身之地。

在阿八之前,爷爷一直对阿五的死不能释怀。我没有见过阿五。它死在了塘亭,而我还没有出生。它的命运比阿八更令人遗憾。阿五被发现时,全身僵直地裹在渔民废弃的渔网里。它生前经过怎样痛苦的垂死挣扎直至力气殆尽,从它失去光泽的惊惧的眼神中就能猜出一二。所以,爷爷把鹿群带到镜湖谷,虽然最主要的原因是躲避外星人,但是也确实避免了人类对鹿群无意间的伤害。

然而,吊诡的是,天籁星人使出了比他们所鄙夷的地球人类更残忍的手段杀死了阿八,却还要在信中口口声声说“拯救”?无耻之极!


                       四 凿洞避难

爷爷汇报了银碟之后,一场避难的措施就紧锣密鼓地开始实施了。按照平行宇宙的移动速度,距离他们接触我们的宇宙还剩下不到70个小时。麋鹿该躲在哪里,这个问题摆在眼前。山洞就成为了可行的首选。数个盾构机、挖掘机、炸药在一两天之内,将镜湖谷最幽深庞大的山体挖出了一个大洞,建成了“麋鹿避难营”。麋鹿是警惕性很高的动物,被一点儿动静就吓得魂飞魄散,四散奔逃。爷爷不得不在它们的草场上施用镇静剂,然后把麻醉的麋鹿带到麋鹿避难营。母鹿和小鹿关在一边,雄鹿们关在另一边。很多草料被空运过来,足以保证在这几天之内,麋鹿可以吃到充足的食物。

整个工程都在隐形侦察机的巡逻保护下进行。方旭队长认为如果一旦与外星人开火,阵地必须远离这里。他收集了麋鹿们留下来的气味,并将那些气味投掷在远离麋鹿避难营的一片空旷的水域丛林边,又将爷爷的麋鹿标本放置其间,伪造了一个栩栩如生的麋鹿活动区域,用来吸引天籁星人的目光。方旭队长安排特种兵队员将武器埋藏在这个“伪装鹿区”的丛林里,随时待命。

当爷爷还是个年富力强的小伙子时,就和这群“脸像马、角像鹿、蹄像牛、尾像驴”的“四不像”朝夕相处,做它们的保姆、产婆和医生。与爷爷一起搞动物学研究的同行们后来下海经商成了大老板。等他们再看到爷爷一身农民的打扮后,反倒有点儿自惭形秽了,他们很愿意再为麋鹿做点儿什么。所以当爷爷一意孤行想要带着麋鹿离开塘亭的时候,他的一个地产大老板同学曾强立刻站出来,把还未商业化开发的自然林地镜湖谷介绍给了爷爷。爷爷就毫不犹豫地带着一百来头麋鹿过来了。从那时起爷爷就有了“鹿王”的称号。一眨眼十年过去了,天籁星人果然找上了门,拥有500多头麋鹿的“鹿王”能撑过这一关吗?

这次打造山体“麋鹿避难营”的还是曾强。为了防止天籁星人探测到这里,他给麋鹿避难营房间的四壁和天花板装上了隔离罩。为了防止“切割事件”再次发生,自动化研究所的老范给整个镜湖谷密林加装震荡感应器,用来感应纳米材料分子的震荡。一旦又有纳米凶器出现,震荡感应器可以察觉并报警。

阿九是唯一一个在清醒状态下由我带进避难营的麋鹿。它信任我为它所做的一切。但是它很恐惧自己和其他雄鹿关在一起。曾强就给它做了个单间。阿九看着我给它锁上了门,并且平静地目视我离开。


                       五 河边偶遇

离开阿九,从山洞出来,我又独自一人来到镜湖。这一次留给我的是无尽的孤独。我和爷爷一样,习惯了和麋鹿相伴的日子。它们虽然兀自生活,却享受着爷爷的暗中照料。不管它们有没有察觉到我和爷爷对它们的特殊感情,至少我已经无法想象,假如没有麋鹿,这里会怎样,我会怎样,爷爷会怎样。

躺在草地上,我感受着来自大地母亲的温度和湿润。也许在人类文明发达之前,我们的祖先和我一样无数次地头枕大地,仰望苍穹。他们享受一餐一饭带来的满足,也有着继续繁衍和发展的不满足。就连他们自己也不知道,不满足导致了整个人类在欲望膨胀的路上越走越远,直至站在食物链金字塔的顶上。人类一厢情愿和自私自利的举动,让最基本的空气、水、土壤都不再属于别的动物。

直到有一天,人类被更强大的族群威胁并深感无力时才懂得了什么是怕。这种恐惧和被动与曾经走下历史舞台的动物一模一样。

我竟然迷迷糊糊地进入了梦乡。只听一声巨响从天而将。我猛然被惊醒,恍惚中眼睛朝着巨响的方向望去。那是一片山林,平时很少有人上山。在最近的一段时日更不会有谁在山上。紧接着我听到湖面上有人大喊“救命”。

显然因为紧张,那人虽然用力拍打,同时也在一点点下沉。慌乱中我发现离我不远的狼尾草里躺着几根截下来的原木。我用力将其中一根粗壮的原木推进水里。那人拼尽最后一点力气追上原木,抱着它,并腾开一只胳膊划着水,在靠近我的水浅的地方上了岸。

我慌忙走近他才注意到他穿着奇怪的连体衣,躺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他不是本地人!他是谁?

我看着他的脸,吓了一跳。他也同时吃了一惊。我看着他就像我看着我自己。他和我长着同样一张面孔。

我知道,在遥远的平行宇宙,生活着另一个自己,因为遥远可能永远无法相遇。因为无法相遇,我们很难理解,这世间有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存在。但是一旦相遇了,结果或许是个灾难。

“我知道你。你是我地球上的兄弟。我和你一样,我是天籁星麋鹿部落的守护人。”他慢慢坐起来和我说话,并伸出一只手想要和我握手,我冷冷地看着他,他的手又缩了回去。

“你来这里干嘛?”我充满敌意地问他。

“找到你是我的使命。”他虽然和我长相一样,但是明显高出我很多,就像个大学生。他着急地说,“我想请你告诉我麋鹿在这个山谷的什么地方?不管怎样,我们都会让地球麋鹿回到天籁星球。那里才是它们真正的家。”

“不可能的。”我斩钉截铁拒绝了他,“麋鹿是我爷爷的命。麋鹿是镜湖谷的精灵。它们最终会走出镜湖谷,在整个大地上驰骋。”

“你别激动,我不是来吵架的。我其实想告诉你,麋鹿迟早要在地球上消失的。我们眼睁睁地看着地球上的剑齿虎、猛犸象、袋狼一个个地灭绝,而它们在天籁星还生龙活虎地活着。”

“你们可以看到地球生命的一切?”我惊呆了。

“当然。不止这些。如果地球人无视每一天对地球资源的掠夺,和对其他生命生存空间的争夺,人类最终会亲手杀了自己。”他给我上了一课。

我愤怒地回敬他,“我和爷爷就在做‘保护’这件事。镜湖谷过去是个荒谷,现在成了麋鹿的乐园。如果不是你们的骚扰,麋鹿在塘亭冲积扇会更快乐。”

“如果你还记得阿五死在渔网里,你就该知道,只有你爷爷几个人在保护,力量是远远不够的。”

那一刻我气愤至极。他居然可以轻而易举地逃脱隐身侦察机的监视,堂而皇之地出现在我面前指手画脚。但同时我又陷入了迷惑:天籁星人莫非真的是某种力量的化身,来警告人类的吗?

但我很快冷静下来继续说,“我知道你们天籁星的目的,你们杀死了阿八,这个事实骗不了我。你们中的败类一样懂得麋鹿的肉可以吃,鹿茸可以入药,鹿角可以观赏,皮毛可以做衣服。它浑身都是宝。”说到阿八的死,我又流下了眼泪。

他静静地听我说完,长叹一声说,“这正是天籁星人一定要带走麋鹿的原因。你说的这些天籁星都不存在。还有,阿八,它……”

“我不想跟你继续聊了。”我打断他,然后背转身准备离去,“特种部队包围了这里,你跑不掉的。”我大步流星要离开他。

他又追上来,想起了自我介绍,好像对我这个地球双胞胎恋恋不舍一样,“我叫鹿灵,你呢?”

我头也不回,“鹿尘。”

我走了几步,听到身后并无紧跟的脚步声。我再回头一看,鹿灵已经消失了。地上却有一束光反射到我的眼睛里。我小心地捡起来,看到那是一枚精致的钥匙。

我的身边出现了紧张的方旭队长和他的特种兵队员。


                       六 探秘飞碟

和鹿灵的短暂接触让我非常不安,我拒绝了他,不知道下面等待我的会是什么?但是那声巨响打乱了整个山谷的宁静。爷爷、曾强、老范和我带着那枚钥匙,找到了降落在树丛里的飞碟。它和几天前我在湖水中看到的倒影一模一样。用爷爷的话说,天籁星人一不做二不休,把一个飞碟抛弃在这里,无疑又是在骄傲地示威。他们不吝惜展示自己的技术,让地球人开开眼,好缴械投降。可我却怎么也忘不了鹿灵诚恳的眼睛。我虽然厌恶他,但是却有一点点说不清的好感。这个直觉就从他名字里也带一个“鹿”字而来。

这枚钥匙在我们的手里摆弄半天。那个撞掉了头的飞碟却没有半点动静。曾强说不行就把飞碟切割开来。爷爷调侃说,“我们不要轻举妄动,他们这个‘诺亚方舟’里一定有很多秘密。”这句话刚落,突然,钥匙在我手上动了一下,我看见它的柄上弹出了一个按钮。

爷爷和老朋友们相视一笑,莫非觉得自己说对了一个控制语,那个控制语应该就是“诺亚方舟”吧。天籁星人果然自以为是,雄心勃勃。

顾不得回味,我们好不容易打开变了形的门,钻了进去。

飞碟里面的控制台和显示屏都完好无损。老范摆弄了一会儿,终于在屏幕上呈现了飞碟坠地前最后的画面和指令。指令来自天籁星球一个叫做“九天”的地方。“疑是银河落九天。”我默念了出来。

爷爷静静地听我们说话。

“飞碟给‘九天’回复:降落‘伊甸园’北纬32°,东经96°附近。”老范看着两个老朋友说,“他们给地球起的代号不错呀。”

曾强冷笑一声,“拉倒吧,他们把地球当成炼狱,还能说是伊甸园?一定是他们那里管地面叫伊甸园还差不多。”

爷爷还是十分严肃,只是思索,没有接话。

“看这张照片,”老范找到一个文件,从里面发现了一只麋鹿的头颅照片,然后把它放大。

“是阿八。”我一下子认出了它的疤脸。“这是从哪里找到的照片?”

“我看看,这张照片是从一个叫‘恒星天’的地址发来的邮件里找到的。照片名称叫《样本1》”

“我知道了,”爷爷突然打开了话匣子,然后就滔滔不绝地讲给我们听,直到让我们目瞪口呆为止。

爷爷说,从十年前收到天籁星人的信时,他就在思考天籁星是如何让各物种和谐发展成为可能。只有一种情况,那就是让一个庞大的生物活动系统从地面向天空立体分布。而今天终于得到了证实。

“你们看,他们把地面叫‘伊甸园’。指令却来自‘九天’,而阿八头像来自‘恒星天’。‘恒星天’在但丁的《神曲》里是指天堂第八层。因而可以推断,天籁星球被有意设计成立体结构。极有可能整个星球指挥系统是第九层,而第八层是人类活动系统,第一层就是自然原始生态系统。至于其他层的结构功能,仅凭这些材料,还一时辨别不了,但是分层看来是确定无疑了。”爷爷意味深长地继续说,“只有当人类离开地面,不施加过多影响给自然生态,各物种才有自由发展的机会。”

爷爷这番话让大家突然来了灵感,但是也不禁更加紧张:这是怎样的一种科技实力,足以支撑一个立体结构的庞大运转体系。

然而更令人惊讶的是,老范又找到一张叫做《样本2》的照片:阿八在一群穿着白大褂研究服的科研人员的簇拥下,骨瘦如柴地站立着,一脸慌张和惊惧。脸上的疤痕看上去更深了。

“阿八活着!”我们异口同声地说。照片上复活了的阿八,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我吓出一身冷汗。


                        七 夺鹿之战

天文台已经监测到宇宙背景上有一个明显的亮斑,而且这个斑越来越大,这说明平行宇宙已经与我们的宇宙接触上了。并且根据斑的移动速度、辐射强度、粒子性质推测,从斑的出现、变大直至缩小,应该超不过5小时。也就是说平行宇宙中的天籁星距离地球最近的时刻快要到了。天籁星人随时会大批量出现在地球上实施夺鹿计划。但是这个计划会怎样开展?我们又该如何应对?战前会议一时陷入僵局。

爷爷坚持说,天籁星人应该分成了两派:一派是激进派,一派是保守派。激进派想办法取走地球麋鹿的首级,然后在天籁星上复活它们,方法和阿八一样。保守派是鹿灵,几个小时前他想通过谈判的方式,找到麋鹿后带走,但是被我们拒绝了。我们给鹿群建立了麋鹿避难营,所以激进派应该是无计可施了。但是保守派还有机会,鹿灵极有可能会隐藏在我们身边,伺机找到营地,然后与天籁星人联合打破营地,实施迁移计划。

曾强却不以为然,他认为管他们谁是激进派,谁是保守派,只要耗过5小时,天籁星人势必会收场,他们得防止自己无法回到平行宇宙。所以他们被动的地方是时间。而我们只需要做好隐蔽,不战不动耗着他们就可以了。

老范一边思考一边说,鹿灵即便找到麋鹿避难营,也未必有计可施。他们虽然具有空中优势,但天籁星人未必具有地面优势。

大家对老范的话充满了好奇,尤其是方旭队长,静静地听老范这个机器人专家的每一句话。老范说,他的实验室正在研制反物质机器人,完全可以做到跟踪天籁星人,并主动出击,与他们碰撞,一同湮灭,进而消失。

 “所以一旦在地面上发生冲突,在合适的机会将反物质机器人派上用场,就可以掌握战斗的主动权。” 方旭队长兴奋地说。

“应该是这样的。”老范接着说。

最终达成的计策是:分兵两处,老范等人将大批反物质机器人囤在麋鹿避难营地,以守为主,并伺机出动反物质机器人参与战斗;而方旭队长指挥空中作战,并安排精锐队员驻守在“伪装鹿区”阵地上,用来牵扯天籁星人注意力,确保麋鹿避难营的安全。

就在开会的当口,太阳时明时暗。会议很快结束,大家各司其职严阵以待。我跟随爷爷,在麋鹿避难营的山体办公室里等待即将到来的未知数。

太阳完全暗了下来,有那么一阵让人陷入了绝望的黑暗中。镜湖谷比往常更安静。但是突然灿若白昼,迥然于太阳柔和的日光,让人无法睁眼凝视外界。几十架庞大的飞行器底飞轰鸣而来,仿佛要把整个山谷笼罩。所有人被眼前的一刻惊呆了。

惊扰起来的飞禽走兽夺路而逃。飞行器所到之处,狂风将林木和草全部吹伏倒地。“伪装鹿区”第一时间就暴露出假象。天籁星人似乎被激怒了,对着“伪装鹿区”掀起了狂轰烂炸。好在方旭队长指挥战斗机和地面高射机枪抢在前面开火,伪装鹿区的士兵得以紧急撤退。

天上激战正酣,持续了一段时间之后,天籁星人勉强分散出精力做了一件虽然像大海捞针但是绝对叫绝的事情。一架飞行器携带透视仪给一座座山体做透视。所照山体表里构造一览无余。麋鹿避难营的所有人做出了同归于尽的最坏的打算。

其他的山体被一个个透视完毕,麋鹿避难营即将是下一个透视目标时,阿九突然像发了疯一样窜了出去。在飞行器的探照灯下,它跳跃的身姿就像一道黑色闪电横空出世。携带透视仪的飞行器转而对它产生兴趣,一路追了过去。接着数名天籁星人跳伞而下。团团围住阿九。阿九比群雄争霸时显得更加耀武扬威,高昂不屈。它用角对准了天籁星人,一次次进攻,却换来了天籁星人的口哨和尖叫。我方特种兵想要杀出一条路救回阿九,一次次冲上去,一次次被迎头重击回来,根本无法靠近天籁星人。我简直不能呼吸,埋在爷爷的怀里哭了出来。

突然,只听一声巨大的轰鸣,包围着阿九混战一团的地方顿时成为了震动的核心。接着无数震动的碎片叩响整个山谷,激荡起震耳欲聋的更大的回响。我一下子晕了过去。


                        八 美好望乡

我被一缕和煦的阳光照耀着,脚下痒痒的,好像阿九在舔我。梦里出现的这一幕是再普通不过的日常情景。我留恋着不愿醒来。可是这种痒痒越来越剧烈,我睁开了眼睛,发现阿九真的在舔我的脚。我分明躺在草地上。爷爷看见我醒了,停下打扫战场的活计,奔过来看我。老范说我错过了观看反物质机器人立下战功的辉煌一幕。正反物质对撞湮灭结束了一场突如其来的混战。“你没有看见我的机器人有多准确地袭击了他们。”

方旭队长查点队员,发现一个都没少,他冲老范竖起了大拇指。

我看到我的阿九毫发无损就够了。这时我又听到有麋鹿奔跑的声音由远及近而来。竟然是阿八。我抱着瘦骨嶙峋的它哭了起来。

它用角拱了拱我。我注意到在它的角叉间有一封信。

我招呼爷爷,慌忙打开来看。

“鹿尘:

请原谅,我没能说服比我激进的那些天籁星人,阻止住这场战争的爆发。他们一向狂妄自大,自我感觉是救世主,就可以随意惩罚他们认为的罪人,而达到他们所谓‘拯救’的目的。这种自大也让天籁星蒙上了偏执的阴影。一些人打着正义的旗号做了很多丑恶的交易。成功带回麋鹿的人可以在政权选举中赢得更多票数。很多人还为此下了赌注。于是不择手段带走麋鹿其实是为了达到他们邪恶的目的。我为我的族类给你们带来骚扰深感内疚。当我在河边见到你的时候,我就可以断定,有你和你的爷爷在,麋鹿一定能在地球上生活地很好。我尽我所能救出阿八,送还你们,以求原谅。

                                       鹿灵”

我抬头望了望天空,一切平静如水。爷爷已经在准备把醒来的麋鹿遣散在山谷中。他还想着尽快和麋鹿研究所商定塘亭自然保护区的扩大建设问题,以保证麋鹿能安全回到它们最理想的家园。

从那以后,我立志要做个生态发展规划师。以我十年前的那场经历,和我后来不断的努力,我用我的知识和经验,最终获得了这份职业。我致力于让湿地森林遍布城市和郊野,让生灵万物与人类相伴,共享蓝天白云。我的努力,鹿灵也许看得到。而这一切终归是在为人类自己的命运而奋斗。没有那些可爱的生灵,也就没有我们。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望乡的麋鹿
耿娴

学校:中国科学技术馆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中国当代文学

职业:科普影视编导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在环保主题中融入了战争和平行宇宙的元素,措辞比较讲究,叙事结构有待提高。视角转换比较突兀,开头回忆很有代入感,结尾反而显得有些潦草。

2020-11-10 23:00 葛麟 ——

故事虽然从“保护麋鹿”这一很小的主题写起,实则以小见大描摹了一场立足于环境保护、自主与选择的天人交战。外星人抢夺麋鹿种群的行为看似夸张,但这小小的种群不正象征着我们美丽而脆弱的自然生态吗?拯救它的未来,这样的事情也应该由我们人类自己来做。作者将这个故事定义为儿童科幻,但对小读者来说,它的陈述可能还是有点过于复杂了。

2020-11-09 09:22 巨星海 ——

故事结构和文笔尚可,但科幻立意相对简单。

2020-11-06 19:38 匿名 ——

作者立意是好的,但所表现的激进倾向值得商榷。大规模猎杀动物只是小农经济的需要,人类技术已经渡过了那个阶段,开始实施物种保护,现实中也没什么人还需要野生麋鹿。人类已经在陆续退出以前占用的土地,生态文明早就成为现代文明的一部分,文中所做的批判似已过时。 另外,让外星人为一个小物种兴师动众打一仗,尽管作者为此作了不少解释,但仍然缺乏合理性。

2020-09-22 11:06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