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集市里的怪人
李杰   
得票 0 阅读 63 评论 0

【摘要】作品讲述了一个喜欢在集市闲逛的先生,本来打算为儿子准备一份生日礼物,没想到遇到一个神神秘秘、打扮奇怪的人正在卖货,他好奇的询问对方,没想到这个人卖的物品更加神秘、奇怪。

                                                             集市里的怪人

自从集市搬到郊区后,索维尔就从两天逛一次集市变成了每周逛一次,即便这样,他还是会时常听到来自老婆的抱怨,说他玩物丧志,毫无进取心。

他不知道市政厅为什么一定要把集市迁到城外,难道就因为这些可爱的小精灵会掉毛,或者像人们所说的,会带来很多的噪音,可集市不就应该是这样热热闹闹的吗?

无论如何,即便不坐电车,徒步前往,也不会令索维尔放弃这次短暂的旅程,他所喜爱的人和物都在那等着他。

在老婆的咒骂声中,索维尔像一只泥鳅一样溜出家门。那一刻,他觉得自己身上突然变轻了,仿佛能飞起来,不由自主地吹起口哨,嘿,今天的天气真是不错!

他买了一张报纸,准备坐上电车后打发一下时间,但报纸没有起到想象中的作用,上车后他的目光完全被坐在侧前方的一位金发女郎吸引住了,当铃铛响起,通知到站时,他还意犹未尽。

不过这种遗憾很快就被抛之脑后了,索维尔已经被更美丽的“小精灵”们吸引住了!

这个市场主要贩卖古董、珠宝、宠物,还有一些稀奇古怪的玩意,索维尔第一次跟朋友到这个集市后,就爱上了这里,他就像女人们进了百货商场,腿在琳琅满目的宝贝牵引下,不自觉得往前迈。

这里大部分人都认识他,他跟每个摊位上的人打招呼。今天他准备买一只小鸟,像黄雀或者鹦鹉什么的,送给儿子当生日礼物。

“索维尔先生,您好!我这里有一个鹿皮套,刚好配上您之前买的古董银酒壶。”

“是吗?快拿出来我看看……你这鹿皮套大小倒是合适,不过保养得不好,你打算卖多少钱?”

“不要钱,换你手里那件楠木的烟斗!”

“嘿嘿,想得美!除非你搭上那个马刺!”

“那可是银的!”

“舍不得?那就算了吧!”

索维尔摇了摇手里的烟斗,晃着肩膀走了。

不远处路边的空地上围了一圈人,不断传出吆喝声、欢笑声、咒骂声,索维尔仿佛是受到磁铁吸引的铁块,脚步加快靠拢上去。

他走到一个人身后,这个人长着满头乱糟糟如同鸟窝般的棕发,索维尔一巴掌扇到他的后背上,使得鸟窝剧烈震颤一下,对方回身举起拳头,待看清来者后,立刻张开大嘴露出了里面发黄的牙齿:

“哈哈,老兄,你怎么才来,快点加入进来,我今天的手气真是糟透了!”

人群中央的地上铺着一块红蓝相间的方形餐桌布,四周一圈用白色颜料写着1到6几个数字,桌布中间放着一个黑色的瓷质小茶杯,倒扣在一个灰色的茶托上。

一只粗糙的大手一把抓起茶杯和茶托,举到空中,摇晃起来,茶杯中传出清脆的撞击声,如同悦耳的铃声。

“索维尔,还犹豫什么,赶紧下注吧!”对方的话里带着挑衅的语气。

索维尔露出神秘的微笑,他用手轻轻摸着下巴,皱着眉头,竖着耳朵,棕色的鸟窝头凑过来,刚要张嘴说话,就被他的手势制止了。

索维尔闭上眼睛,仔细听着,随着撞击声戛然而止,他的耳朵也随即抖动了一下,仿佛获得了某种指示或者灵感,索维尔啪得把五法郎扔到了数字5上,然后翘起下巴,向对面的人们点了几下。

索维尔喜欢在这里耍钱,这里更像是游戏,而不是赌博,这与赌资大小无关,他只是喜欢这种感觉。他也去过豪华的赌场,当然是偷偷和朋友去的,如果被他的老婆知道,后果不堪设想。

赌场里灯火辉煌,自从有了电灯,人们再也不用蜷缩在昏暗的烛光中,如同干着某种见不得人的交易般进行赌博游戏了。贵族们可以在白天呼呼大睡,然后酒足饭饱走进赌场里,继续觥筹加错、一掷千金,尽情地享乐,直到深夜,他们的夜生活甚至会延续到天际露白。

虽然有美酒、美人,有金灿灿的金币,但索维尔不喜欢那里。所有人都紧张兮兮得盯着绿呢台面,他们的手像蛇一般,时而匍匐不动,时而如吐出信子般伸出食指敲击,时而猛然弹出,将筹码狠狠压在下注的黑圈内,如同咬住了猎物一般。

但是当你看向他们的脸,就发现他们都仿佛戴着面具,挂着同样的表情,冷漠,没有生气,故作镇定,任何慌乱、窃喜或者忐忑的心思都隐藏得好好的,只有假笑和自嘲的叹息声。

索维尔更喜欢在这里玩上几把,不管输了还是赢了,他都可以肆无忌惮得叫喊,咆哮,声音都会与周围嘈杂的狗吠声、鸟叫声交融,变成这里的一部分。

“哈哈,看来我的手气不错,阿希姆,怎么样?”索维尔得意起来,他冲着旁边挤了挤眼睛。

“这才刚开始,今天我要让你输得只剩下裤衩!”

接下来,索维尔又潇洒得挥掷了几次,不过出手越来越不果断,甩出去的法郎也经常有去无回。

“怎么样,索维尔,高兴得太早了吧?看来,今天上帝站在我这边!哈哈!”

“哼,你别得意,上帝才没工夫管你!再来!”

索维尔彻底被对方激怒了,虽然他只是把这当成是一场游戏,但是他也十分好胜,不喜欢被对方讥笑。直到又连输几把后,索维尔明显着急了,他摸了摸自己的口袋,钱已所剩不多,如果再不住手,恐怕就把给儿子买生日礼物的钱也输没了。

“索维尔,你要知道,当骰子在茶杯里滚动时,你根本无法知道它是怎样的,非得等到骰子停止摇晃,茶杯掀起来的时候,才能知道哪一面朝上,所以这事,你只能听上帝的,不能听你那只小耳朵的,哈哈!”

索维尔压住火,重重得喘了口气,“嘿嘿,也许你说得对,不过,上帝不会总站到你那边!更不会帮你掷骰子!”

索维尔站起身,拍了拍裤脚上的土,举起手,在帽檐下打了个响指,这是他的习惯动作,告诉对方来日再战,之后在胜利者愉快的口哨声中,他挤出人群。

今天卖鸟的摊位不多,可能是因为天气变冷的缘故,他好不容易才发现一个。一共两只笼子,一个笼子里装着十几只虎皮鹦鹉,一个笼子里装着几只太平洋鹦鹉,但是都没精打采。

索维尔逗了半天,它们都视而不见,看来今天很难买到满意的小鸟,送给儿子当生日礼物了。难道一定要送鸟吗,送给儿子一只更新奇的宠物,不是更能让儿子高兴吗?

他记得前面有一个小摊,卖从非洲和南美洲运过来的一些小动物。他自顾自地往前走,眼睛没有注意脚下,不留神踩到了一个人的身上,引来“嗷”的一声尖叫,就像踩到猫尾巴发出的声音。

他自己也被吓得摔倒在地上,“对不起,我没有留意!实在抱歉!”

索维尔一个劲儿得道歉,当他起身看到被踩的人时,差点儿又被吓得跌到地上。这个人身材矮小,身上披着土黄色的斗篷,脸上蒙着灰色的面纱,分不出男女,看不出年龄。

“没关系,先生,您不必在意!”从面纱后面钻出来一个低沉男人的声音。

索维尔本来想再客气两句,突然发现他身边放着一只大箱子,足有半人高,整个箱子外面罩着蓝色的绒布。

“这里面是什么?为什么要用布包着?”

“哦,这个嘛,怎么跟您说呢,就是一只宠物……”

“一只宠物?是狗还是猫?”

“啊!差不多,就是这一类东西。”

“多少钱?”

“哦,嘿嘿,有点儿贵!”

“有点儿贵?”

“是的,先生,我昨天在这呆了一天,大部分人都觉得它有点儿贵,所以我今天打算卖便宜点儿,可大家伙还是觉得贵,不过我也不能赔太多,不是吗?先生。”

“那是多少钱?”

“500法郎!”

“什么?!一只狗卖500法郎?”

“不是一只狗,是一只猫,先生!”

“可就算是纯种的波斯猫,也不值这么多钱啊!”

“也许吧,先生,可是,它比波斯猫少见多了!”

“哈!”索维尔觉得眼前的这个人真是能故弄玄虚,或者就是一个十分精明的买卖人,想要抬高价格。

“好吧,这位先生,我经常到这个集市逛,也算见过世面,您可否打开箱子让我开开眼,见识一下您的宝贝!”索维尔的语气中带着一丝调侃。

“这个嘛,先生,对不起,我不能打开箱子……”

“为什么?”

“实在对不起,先生,真的不能……”

“你是怕这里人多眼杂,宝贝被别人盯上吗?我想500法郎也不至于吧!”

这个人像一尊小雕像一样立在那,索维尔仿佛能看见面纱后那张无可奈何的脸。

“好吧,那能不能跟我说说里面到底是什么?”

“这当然可以,先生,里面是一只猫!”

“一只什么样的猫?什么颜色的?白色的?蓝色的?什么品种的?波斯猫?还是暹罗猫?还是英国短尾猫?”

看着这尊小雕像的脑袋像拨浪鼓一样来回摇个不停,索维尔真是火冒三丈,他觉得这个陌生人是在戏耍自己。

“嘿!大家快来看看啊,多神秘的宝贝啊!不能看!也不能问!”

“先生,求求您,别嚷嚷,求求您,我不是不告诉您,我是不知道!”

“什么?你不知道自己卖的什么东西?”

“是的,先生,我只知道里面是一只猫,但是这只猫是什么样子的,什么颜色的,什么品种的,我真的一概不知,我甚至不知道它是死是活!先生,我向上帝保证,我一句假话都没说!”

“真是怪事!那你凭什么卖这么贵!”

“先生,我花了600法郎买的这只猫,现在想赔钱卖出去。”

索维尔想说对方是个傻子,但是他忍住了。

“你从谁那买的这只猫?我想你是被骗了。”

“先生,您说得太对了,我也感觉自己被骗了,可这只猫是我从一位身份高贵、很有名望的人的手里买到的,不然我也不会傻到花这么多钱!”

“那你为什么不打开看看呢?也许它真的是一只很少见很珍贵的猫呢?”

“可是,先生,不瞒您说,那位卖给我猫的身份高贵的先生说了,我绝对不能打开,因为哪怕打开看一眼,我都要承受非常大的风险。”

“什么样的风险?”

“有可能给这只猫带来灭顶之灾!”

“什么意思?”

“说实话,那位先生说的话我也不是很明白,他说,箱子里的猫处于‘死——活叠加态’,就是既死了又活着!只有当你打开盒子的时候,叠加态突然结束,用数学术语说就是‘波函数坍缩’,我们才知道了猫的确定态:死,或者活。”

“这是什么混账话!我敢肯定你就是被骗了!你所说的这个身份高贵的先生是谁?我陪你去把他揪到警察局!”

“这位先生您应该听说过,他叫埃尔温·薛定谔,是个有名的科学家!”

索维尔好像确实听到过这个人,也确定他是个科学家。

“你敢肯定是薛定谔先生本人吗?不会是冒充他的骗子吧?”

“不会的,我肯定就是他本人,我在报纸上看到过他的照片,而且当时另一位科学家普朗克先生也在场,他还说这是个稳赚不赔的买卖呢!”

“哦,好吧,既然这两位令人尊敬的先生都这样认为,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是谁会在不看到里面的东西是死是活的情况下就花钱买下呢?”

索维尔肯定对方也陷入了同样的困惑,如果他真的相信这是一桩稳赚不赔的买卖的话,就不会带上面纱了,他一定是怕被熟人看到,遭到嘲笑,索维尔的心里突然产生了一丝同情。

“是的,先生,您说得有道理,我想也许我是一时糊涂……”

索维尔有些内疚,他不应该雪上加霜,毕竟对方已经很可怜了,所以他赶紧说:

“也许没有那么糟,毕竟您是从那么有名望的薛定谔先生手里买到的这只猫,所以它一定是与众不同的,肯定能卖个好价钱!”

“借您吉言,先生,您真是个好人!”

在对方欠身致谢时,索维尔赶紧迈步离开了。

一周后,索维尔终于又逮到一个机会,溜出家门,他没忘了在上电车前买了一份报纸。这次他没交上好运碰到一位金发女郎,所以只能无聊得打开报纸,然后一行醒目的标题映入了他的眼帘:

“重磅消息!!重磅消息!!重磅消息!!

——一只不知死活的薛定谔猫竟卖出10万法郎!!!”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集市里的怪人
李杰

学校:沧州师范学院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电子信息

职业:教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虽然使用了量子力学概念,但更象一个现实题材的骗局故事,而不是科幻,类型特征极不明显。从故事叙述角度来看,进入主要矛盾的时间过慢,前面铺垫的很多内容和后面的主线情节没关系。

2020-09-16 07:49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