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眠
李宇航   
得票 28 阅读 535 评论 0

【摘要】“我”的父母是生物学领域的研究者,他们通过修改人类的相关基因,成功得消除了人类的睡眠,使得人类不需要睡觉。这项技术称为“不眠”技术。“我”的父母希望这项技术能促进世界发展,然而“不眠”技术普及之后却给世界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变化,而“我”亲身经历了时代的变革。

忘了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在晚上待在这个天台上,一个人,静静得看着低下那个灯火辉煌、人声鼎沸的世界。

“滴~滴~滴”

“已经12点了吗?”我透过带有几道裂痕的玻璃罩,看到了手表上的那个数字。我刚上来的时候才11点,时间过得真快呀。今天又是除夕,往年的这个时候我都是陪在爸妈身边看春晚的,可是今年……

唉,算了,不想这些了。我关闭了手表的提示音,继续对着楼下那个不安宁的世界发呆。

唉,在这种嘈杂的环境下,发呆都是一种奢侈。楼下有几帮人正拿着棍棒和刀具在街道上游行,他们的诉求通过横幅和牌子以及嘴巴表现出来,而另一些人手持棍棒、盾牌和枪械在和他们对峙着,这些人衣服上的“警察”、“武警”和“城管”等字样表明了他们的身份。

也不去看他们了,我抬头望着星空。要是以前,老妈早就催我睡觉了。想到这里,我摇了摇头。睡觉?人类恐怕不需要这个词了……

                                                                              一

多年前,我还是个小孩子。一天晚上,我像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看书。

“格格,该睡觉了,这都几点了!”

我妈出现在了床边,连她开门的声音我都没听到,也许是看书看得太入迷了吧。

“妈,”我合上了手中的《人体百科》,“你和老爸一起写的这本书实在太有趣了!”

我妈笑了笑,“你很喜欢吗?”

“是的,对了,老妈,你在书里说我们的睡眠是由基因控制的,也说明了基因是什么东西。虽然我看不太懂,但是睡眠真的是由这个叫做’基因'的东西控制的吗?”

“是的,在你出生的那年,有人发现了控制睡眠的基因组。当时这项研究引起了轰动,全世界生物学领域很多的研究者转向了这方面的研究,包括我和你爸在内。”我妈拿走了我手中的书,“喜欢看的话明天再看吧,你现在还小,这本书里的很多东西你还读不懂,现在很晚了,睡觉吧。”我妈打算关灯了。

“妈,等一下!”我心里有个想法,一定要说出来!“那如果我们可以修改那些基因,是不是就可以控制睡眠了?”

我妈愣了一会儿,“你爸是不是和你说了些东西?”

“我爸?没有啊,他没和我说过什么,对了,我爸怎么还没回家?”

“他最近很忙,要不是我因病在家休养,这个时候应该也在工作。”

我妈关了灯,关上房门走了。我躺在床上,还不想睡。老爸在忙些什么呢?根据老妈刚才的反应,难道老爸是在做些控制睡眠相关的事情?想象就很有趣,如果睡眠是可以控制的话,那我最希望的就是消除睡眠。这个世界那么有趣,我还有那么多书没看,还有那么多东西不知道呢!怎么能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呢!

唉,真不想睡觉啊!我凝视着黑暗,和困意作斗争。这时,我听到了些动静,我爸回来了。等到爸妈都进入他们的房间后,我悄悄起身,趴在他们的房间门上面,想听听他们会不会说些工作的事。果然,我听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老爸说下一阶段的实验不久就可以正式开始了。老妈好像很激动,说什么梦想快要实现了,然后她又问是否让“格格二号”继续参加实验。听到“格格二号”时候—我下意识的觉得老妈说得应该就是这四个字—我的心里很疑惑,这是什么东西啊。我的名字叫颜格,我爸妈都叫我“格格”,莫非这个“格格二号”和我有关?我正想着,突然门开了,我看到了老爸。

“格格,在这干嘛呢,还不睡觉?”

门刚开的时候,我确实有被吓到,但随即平静了下来,我爸不会轻易发火。而且老爸还是很宠我的,想要什么他都给买。

“爸爸,我比较好奇你最近在忙些什么,怎么每天都这么晚回家呀?”我实在好奇他们的工作。

老爸笑了笑,“这个我以后再告诉你,现在去睡觉吧。”老爸抱起了我,把我放到了床上。我虽然还不想睡觉,但是心里却很开心,因为老爸答应告诉我了,而他答应的事,从来没有反悔过。

几天后,我从老爸的口中了解到,他们在进行一项“克隆生理”实验,已经快完成了。当时我对“克隆”这个概念已经有了大概的了解,一直觉得克隆是件很神奇的事情,可以创造出十分相似的生物体。而所谓“克隆生理”实验,就是利用克隆出的生物体,主要是人体,进行生理性的实验,比如激素的研究等等。通过查阅相关的资料以及向爸妈了解,当时的我已经知道一些历史。在我负七岁那年,也就是我出生前七年,克隆技术就已经成熟了,当时已经克隆出了完全健康的人。但是由于一些伦理道德约束,很多人抵制克隆人技术,这项技术并没有普及开来,政府也禁止利用克隆人进行实验。据我所知,那些科学家研究克隆技术的目的是方便进行生物学的实验,那些实验或多或少都是残忍的,也很受限制。尤其是涉及人体的研究,他们不能拿一个正常的活生生的人进行有生命危险的实验,这是绝对不允许的。但是克隆人就不一样了,他们是我们用技术创造出来的,而且可以量产,如果实验出问题的话损失也不大,大不了换个克隆体嘛。我觉得这是很好的做法,而拿我们的伦理道德去限制克隆技术是很荒谬的,因为克隆人根本不会进入我们的社会生活,只是实验的工具和对象。有社会才有道德吧?他们不会和我们一起生活,甚至都不会有自己的生活,这有什么伦理问题呢?还有克隆人的人权问题,我觉得是不存在的。他们不是从母亲体内自然的生出来的,不是父母的结晶,而是科学家通过技术创造出来的,代孕体也只是代孕而已,他们有人权吗?我一个小孩子都能想清楚这些,那些反对的人怎么这么笨呢?

在我负五岁那年,全世界爆发了大瘟疫。这是老爸告诉我的,他和老妈都是那场瘟疫的亲历者。我还记得老爸在说这件事的时候,表情十分的严肃,又带有些许的悲伤。当时我国也没有幸免,先是几个大城市爆发了严重的疫情,短短的几天时间就蔓延到了全国。这种病毒的致死率高达70%,而且在疫苗研制出来前想要治愈是及其困难的。我知道身体有免疫系统,但是老爸告诉我免疫系统根本招架不住那病毒,在患病后活下来的那30%里,真正恢复健康的只有不到1%,剩下的29%的免疫系统变得十分脆弱,需终身服药。此外,那病毒的变异性也很强,加大了研制疫苗的难度。在如此严峻的疫情形势下,有人提议利用克隆人进行相关的实验,可以更好的研究病毒和研制疫苗。

“在克隆人身上进行实验的好处有很多,将病毒注入克隆体内以及观察病毒在克隆人群中的传播可以追踪和观察病毒的作用过程并研究病毒的变异机制,而且不用考虑实验体的生命安全,再加上对克隆体产生的抗体的研究,我们可以研制疫苗来对付病毒。”老爸当时也有这样的想法,但他不敢说,毕竟老爸和老妈一样,当时刚在研究所工作一年,人微言轻。所幸各国的专家都一致认为有必要利用克隆人来研究病毒,在全球疫情日益严重的情况下,世卫组织也支持这个想法。终于,在联合国的批准下,各国展开了相关的克隆体实验。在牺牲了大量的克隆人后,有效的疫苗终于被研制出来了,那场席卷全球的大瘟疫终于控制住了。

在那场瘟疫结束后,越来越多的人支持克隆技术,各国政府也放松了相关的限制,克隆技术得以大大的发展。

在老爸告诉我他们在进行一项“克隆生理”实验的第二天,爸妈就带我去参观了他们的研究所。当然这是在我“死缠烂打”之后爸妈“被迫”同意的。没办法,我就是想亲眼看一下嘛。

“哇,好大呀!”

站在研究所的大门前,高耸的围墙仿佛向两边无限延伸,而在外面完全看不见研究所里面的情况。门开了,我看到的是一条长长的通道。进去后,两边是高大的玻璃墙,而玻璃后面是一望无际的原野,上面分布着一些建筑,有不少人在活动,看起来挺热闹的。“这些就是不用睡觉的克隆人吗?”

之前老爸已经将他们实验的内容告诉了我,就是通过改造克隆人相关的睡眠基因使他们不再需要睡觉,看看失去睡眠对人类会不会造成生理上的后果。

“格格,看一看两边。”老妈笑着说。

我左右分别观察了一会,两边的环境十分相似,而且两边的人里面有一些十分相像的人,好像明白了。

“实验组和对照组吗?”

“聪明”,老爸很高兴,“左边的是正常的克隆人,他们的基因没经过改造,和我们一样需要睡眠。而右边的就是不用睡觉的人,从实验开始,他们就没睡过觉。”

十分的有趣!我趴在右边的玻璃上,想仔细的看看那些“不眠人”。

不知过了多久,爸妈拉起了我的手,走到了通道的尽头,通过电梯进入了地下。下去后我首先注意到的就是那一排排的屏幕,那上面显然是些监控画面,里面有一些看得出来是地面上那些“小世界”的监控画面。我跟着爸妈参观了他们的各种各样的实验室,其中那些生物样本、基因编辑之类的东西我看不太懂,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还是实验室的那些克隆人。那些克隆人在接受基因改造消除睡眠时,需要进行生理上全面的检查,并需要在房间中独自待一整天,观察他们的行为。在生理上确认没有问题后再送到地面上“生活”,继续观察并不定期检查他们的身体。我也看到了那个“格格二号”,她是我的第一个克隆体,正在自己的房间中看书。我趴在她房间的玻璃墙上,静静得看着她。那堵玻璃墙本来就是方便研究人员观察克隆体而设计的,所以里面的情况我看得清清楚楚。她的外表和我真的是一模一样,而且看起来也和我一样喜欢看书呢。我越看越觉得好玩,原来欣赏另一个自己是件很美妙的事,而且她还不用睡觉呢,我很羡慕她。

“啊!”我看到她走到了这堵玻璃墙前,和我一样趴在了墙上。这面玻璃从里面看就是面镜子,她应该是在看镜子里的自己。

“能让她看见我吗?”我突然想和她说说话。

爸妈摇了摇头。他们之间就说过了,为了避免对克隆人实验造成不必要的影响,除了一些实验的操作人员外,不允许我们正常人和克隆人接触。

唉,我本来还想问问她不用睡觉之后的感受呢。我把手放到她的手对应的玻璃墙上的位置,似乎这样就能和她心灵相通似的。我看着她的眼睛,发现她的眼里似乎流露着某种渴望,她在渴望什么呢?我感觉我的心里有某块地方触动了一下,当然当时的我并没有在意。

那年我六岁,在想象并期待着未来那个没有睡眠的世界。

 四

在我九岁那年,那项“克隆生理”实验成功了。几年的观察和研究表明,改造相关的睡眠基因并没有给实验体带来生理问题,也没有发现由于基因的改变而产生的疾病,他们都正常的生活着。

然而,爸妈告诉我还要进行下一阶段的实验,而且不久就会向大家公布实验详情。我再一次跟着爸妈来到了研究所。

这一次,地面上活动的克隆人已经不见了。进入地下,我看到的是一排排坐在椅子上的人,头上都戴着一些奇怪的装置,统一身着银色的服装。

“这是在干嘛呀?”我问老爸。

“跟我来”

跟着老爸来到一个房间,我看到了几块十分巨大的屏幕,里面看起来就是我们这个世界日常生活的一些场景,不过像是以上帝视角看的。

“这就是他们所在的虚拟世界。”

“虚拟世界?”我有些吃惊,“他们生活在虚拟世界?”

老爸点了点头。“刚才你看到的他们戴在头上的东西,就是类似于VR的设备,不过更高级。他们的意识通过那设备传输到那个我们创造的虚拟世界,并创造出他们的虚拟身体。我们需要这些克隆人提供独立自由的意识,而他们身上的衣服在在时时检测他们的身体状况。当然他们并不知道自己在虚拟世界,他们在自己的世界里正常生活着,我们则在观察他们。”

我听懂了。“那么这个实验的目的是什么?”

“观察消除睡眠后的世界,看看世界会怎样发展,会不会出问题。那个虚拟世界可以说是我们这个世界的复制品,除了里面的人不用睡觉以外,其他方面都几乎和我们的现实世界一模一样,包括总人口。别那么吃惊,和上个实验一样,这个实验在全世界许多地方同步进行着,投入实验的克隆人数已经达到了世界总人数。而且在我们这个实验基地,也不止你看到的那些在实验中的克隆人,还有很多的实验室没带你看。”

“哇!那我们正常的人,也可以进入虚拟世界吗?”

“不行,为了真实,这种虚拟设备几乎都要和实验者的大脑连在一起了,所以设备和大脑是相互影响的。一旦实验者在虚拟世界受伤或死亡,实验者脑部有可能会损伤,甚至导致死亡。实际上我们已经报废了一些实验体了,这种装置很危险。这就是政府禁止这种虚拟技术普及的一个原因。”

“好吧。”我有点失望,本来还想进入那个世界体验一下呢。突然,我想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爸爸,科学家们在那个世界里也在搞研究喽,这样的话利用这个虚拟世界我们科学就可以加倍发展了吧!”

老爸摇了摇头,“不行的,这个虚拟世界是我们创造的,万物的运行规律都是基于现有的主流理论设定的,我们无法加入新的东西,里面的科学家也不可能发现新的规律。”

“这样啊!”我心里又一阵失望,看来那个世界还是无法代替我们的世界。“我可以看看那个世界里的我吗?”

老爸带我到了一块小屏幕前,里面的我,或者说“格格二号”,正在学习,而里面的时间是凌晨两点。哈,不用睡觉就是好。

“这个实验主要就是为了观察不眠技术普及后对世界的影响。由于睡眠基因的改造是不可逆的,失去睡眠的人永远不可能睡觉了。所以我们得十分谨慎,确保不会给世界带来大问题。”

说这些话的时候,老爸的表情十分严肃,他应该也十分期待不眠技术的普及吧,这是他和老妈一直以来的梦想,所以他很怕实验失败。我也在期待着,一定要成功啊!

 五

六年后,实验取得了圆满的成功!老爸说这六年来那个虚拟世界一直正常,没出什么大问题,也没有变糟的迹象,很多方面还比我们的世界发展得快。今天世界各国一致宣布实验取得了成功,我能明显的感到他和老妈的激动和喜悦。我心里也很高兴,离我那个梦想的世界已经不远了。

“那这项技术可以普及开来,给我们用了吗?”

“再等等,还有很多程序上的事情要做,而且技术普及的计划还在讨论中,不过,快了。”

说快是真的快。仅仅一年后,不眠技术就在军队、消防、医院等单位试用,再逐渐的普及开来。不过这个普及速度是真的慢啊,我不止一次的问过爸妈,我到底什么时候可以不用再睡觉啊,他们总是告诉我再等等。其实我也能理解,不眠技术的普及必须要慎重,就像老爸以前说过的,这项技术是不可逆的,人会永远的失去睡眠。不过既然那个虚拟世界没有出现问题,那么现实世界肯定也不会出什么问题的。爸妈也会给我看格格二号在虚拟世界里日常生活的影像,能看得出来不用睡觉的她过得很开心。在我爸妈不需要睡觉之后,我心里的渴望就更强烈了。看到他们在晚上还那么有精神,别提我有多么羡慕了。唉,快点让我不用睡觉吧!

终于,高二暑假的时候,不眠技术开始在高中生身上实施。虽然采取自愿原则,但据我所知几乎全国的高中生都成为了不眠人。我们学校所有的学生都实施了这技术,我自然也不例外。然而在我不再睡觉的第一天爸妈就提醒我注意休息,虽然不用睡觉了,但是人还是会感到累,必要的休息还是需要的。当时的我哪管那么多,到了晚上我也和白天一样,该学习就学习,该娱乐就娱乐,累了就休息一会,夜晚多么美好,多出来的时间可不能白白浪费啊!

暑假就这么过去了,我步入了高三 ,开始了高考冲刺。鉴于我们接受不眠技术的时间不长,学校在晚上不安排老师上课,让我们在校园里自由活动。我的大部分同学都留在教室里自习,毕竟高三了嘛,而我自然也和他们一样。虽然高中学的知识不深,这样没日没夜的刷题也很无聊,但是我喜欢自学一些额外的有趣的东西,刷完题后我就自己搞研究,所以我的高三过得也不是那么枯燥。累的时候我也会出去转转,宿舍最基本的功能已经没有了,俨然成了我们的休息室。不过我每次也只在宿舍休息一会,放松一下,就回教室学习。不用再做睡觉这么浪费时间的事让我们十分兴奋,当然除了学习和在宿舍休息以外我们也会在校园里玩一玩。对于老师来说,星期制度没有变化,依然是每周工作五天,休息两天。然而对于我们来说,只有上课和不上课的区别,周末对于我们已经没多大意义了。我们就这么在日日夜夜的学习中度过了高三上个学期,一切都很平静。

然而到了下学期,情况发生了变化。一开始和上学期没什么区别,渐渐的晚上大部分时间不来学习的人多了起来。他们每次休息都要在床上躺几个小时,这比上学期的休息时间长多了。我宿舍的两个姐妹也是这样,有次我清晨时分回宿舍休息一会,发现她们在床上翻来覆去,估计已经翻了一个晚上了。她们说需要让大脑真正的休息,她们有些想睡觉了!我感到不可思议,完全没这感觉。我也会累,但休息过后就可以恢复了,怎么会想睡觉呢?好在她们只有少数几次需要休息整个晚上,而我保持着原来的学习强度。快到高考的时候,我也感觉到似乎比以前累了,有时候仿佛会听到大脑里有个声音 ,“我想睡觉!”我觉得这是幻听。不过我的休息时间也比以前多了一些,这样的生活我也感到有点厌烦,不过这种感觉并不强烈。

高考过后,我如愿的考上了我心里的那个学校,进入了脑科学专业,开始了大学生活。

专业的一些基础知识我早已自学过。高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可没闲着,在如饥似渴的学习。已经很长时间没有睡觉了,我的学习时间比以前多了很多,我太喜欢现在的生活了,除了那时不时会出现的疲惫感会让我讨厌。大学里的图书馆是我最喜欢的地方,晚上的课不多,我就跑去图书馆看书和查文献,常常通宵学习,累了就趴会。虽然现在所有人都不用睡觉了,但大部分人晚上还是需要回宿舍休息一段时间。凌晨的时候一间阅览室常常只有几个人,我就喜欢这种静谧的环境。

时间长了,有个人引起了我的注意。我读书的时候坐的位置相对固定,而那个人经常坐在我对面,认真的看书。

“你好,我叫陈安琪。”她终于和我打起了招呼。

“我叫颜格。”

通过和她的交流,我了解到她和我一样是脑科学专业的,只是和我不同班。怪不得几个月来都没认识她,说起来我连自己班的同学都没认全呢。她泡图书馆的目的和我一样,也是想深入了解人脑的结构和工作模式,虽然大脑的利用率也不低,但是还可以进一步的改善,增强大脑的能力。睡眠的消除就是人们取得的一项成就,虽然睡眠的作用人们还没有完全的搞清楚,但是现在也没人关注这个了,爸妈的实验以及现实世界中这几年的实践都表明,睡眠的消除并没有对人造成什么大问题。

“格格,你说为什么自然进化而来的人需要睡眠呢。”安琪突然这么问我。

和她认识已经有一年的时间了,相同的兴趣和好学的品格是我们成为了无话不谈的闺蜜。

“书上的说法是睡觉的时候大脑的活动强度会降低,能够保护大脑,并促进新陈代谢,肝脏等器官也会在人睡觉的时候排毒,也能提高人的免疫力和恢复体力。”我照搬了书上的东西,不过我想她也知道这个。

“所以休息并不能代替睡眠,那么你不觉得奇怪吗,我们已经几年没有睡觉了,身体却依然健康。”

“我也考虑过这个问题,据我所知,目前没人十分得清楚为什么会这样。我们只知道消除睡眠是可以的,之前我爸妈的实验中也没观察到什么异常现象。”

安琪点了点头,她的眼睛里充满了疲惫。“格格,我累了,先回宿舍休息了。”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这么疲惫的她,和她之前精力充沛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我看了看手表,现在刚好是半夜十二点。这个手表是安琪送我的,由于我喜欢泡图书馆,而去图书馆的时候又不喜欢带着手机,所以她送我块手表,方便看时间。上面有达•芬奇的那幅著名的《维特鲁威人》,我很喜欢。唉,我也感到累了,这也是我第一次这么早就想回宿舍休息。

我直接躺倒了床上,闭上了眼睛。除了累以外,心里也有一丝丝的厌烦,对现在生活的厌烦。这种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一开始我也没太在意。我怎么会感到厌烦呢,这就是我以前做梦都想过的生活啊!

可是最近这种感觉逐渐强烈,我不得不开始关注。是我学习强度太大了吗?我也不是死读书的人,平时也会休息,逛街或看剧,只不过我喜欢通宵泡在图书馆学习,想把夜晚这些“多出来”的时间尽量利用起来。在图书馆通宵的次数多了,我也渐渐在凌晨的时候回宿舍休息一会。没办法,不然身体和脑子都会受不了。以前我只需要回去短暂的休息就可以恢复,而今天我却感觉比较累,而且还有不小的厌烦感。这是为什么呢,爸妈的那个虚拟世界里的我并没有这样的表现啊,一直快乐的生活着。不管了,睡觉是不可能了,休息吧。

“我感觉越来越累了,”安琪和我坐在咖啡厅里,她不停得搅拌着杯中的咖啡,“有一种不管怎么休息都无法消除的疲惫感,对现在的生活也很厌烦。”

听到安琪说这些,我并没有感到吃惊,因为我也有相同的感受。已经是大三下学期了,这种疲惫感和厌烦感越来越强烈,甚至有失控的趋势。从大二开始,身边的同学里有越来越多的人情绪出现问题,越来越厌学,做什么都没有干劲,只想躺在床上,学校的心理咨询室里接受心理咨询的人越来越多。学校不得不多招一些专业的心理老师,但是时常招不到人,因为不止是学校,社会上也有越来越多的人心理上出现问题,心理咨询这个行业已经供不应求了。

安琪停止了搅拌咖啡,接着说:“心理咨询室都要被挤爆了。”

我摇摇头,“怎么会这样呢,爸妈的实验并没有出问题啊。”

“你确定你爸妈的那个虚拟世界能代表我们的现实世界吗,那毕竟是模拟出来的。”

“应该没问题吧,那是用和我们一样的人进行的实验啊,唯一不同的是他们是我们的克隆体。实验进行了六年,那个世界一直很正常啊。现实中,从开始使用不眠技术到现在还没到六年呢。”

安琪把她的那杯咖啡推到我面前,又开始搅拌。

“你这是?”

“我们的大脑就像是这杯咖啡,自从我们失去睡眠以来,大脑一直在工作着。虽然我们也有休息,但是大脑一直清醒着,我们的意识一直清醒着,休息也无法关闭我们的意识。你觉得我这么一直搅拌咖啡,咖啡会不会变质?”

我愣了一会,“难道我们心里的那种厌烦感,也是因为意识一直清醒着,我们的大脑已经承受不了了?”

“至少这是可能的原因。”安琪搅拌的幅度越来越大,咖啡洒满了桌子。她停了下来,趴在了桌子上,哭了起来。

我只是坐在那,静静得看着,什么都没说。我又能说什么呢,这个时候语言是多么的苍白!我可以安慰她,谁来安慰我呢?

“喂,老爸。”晚上,我给老爸打了个电话。

“格格,怎么了。”他的声音显得很疲惫。这几年他和老妈似乎老了许多。

“爸,我想问一问,当年那个虚拟世界真的没出什么问题吗?”

“没有,那时候你不是经常跑去看吗,那个世界一直在正常的运行。”

“可是,这几年来,我越来越累了,也越来越讨厌现在的生活。怎么会这样啊”我快要哭了。这不是我第一次和老爸这么说了,但是他也给不出答案。

老爸沉默了一会,“这个我也不知道,或许是还没适应吧,我们正在研究这个。格格,你要是累的话,就回家吧。”

又是同样的回答,唉。刚和老爸说完,我就接到了安琪打来的电话。

“格格,我就要走了,我要去睡觉了。”

“安琪,你要去哪啊,去哪睡觉啊?”我感觉很不对劲。

“我要永远…永远的睡觉。”

我开始慌了,“安琪你别做傻事啊,你现在在哪?”

几分钟后,我跑到了安琪宿舍楼下,安琪身着白色连衣裙,正站在楼顶的边缘,楼下聚集了一群人,还有老师在劝导她。楼顶上还有其他人,似乎想救安琪,但不敢靠近。

“安琪!”我大喊:”安琪,下来!别这样。”

“格格,我已经彻底厌烦这样的生活了,这种不能睡觉的生活有什么意思呢?不眠技术不仅夺走了我们睡觉的权利,还剥夺了我们做梦的权利。我们已经多久没进入梦乡了?我们的大脑,我们的心灵一直在工作,已经疲惫不堪了。我们还有什么想象力吗?还有什么创造力吗?格格,听一听自己心里的声音吧,它在呐喊啊!它要睡觉啊!格格,再去你爸妈的实验室看看吧,看看那些被关在实验室里的克隆人,他们难道不想睡觉吗?他们的心灵不累吗?哈哈哈哈,我要去睡觉了,哈哈哈哈!”

安琪说完后,从楼顶跳了下来,她那白色的身影在空中落下,像是一个美丽的天使坠落到了地上。

“啊!”我大喊着跑向安琪,手腕上安琪送我的手表被甩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抛物线,摔出了几道裂痕。我跪在安琪旁边,抱起了她。她已经“睡着了”,永远的睡着了。

唉,世界就是这么变乱的。越来越多的人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而他们的遗言出奇的相似,意思都是“我去睡觉了”。世界各地都出现了游行活动,反对不眠技术,要求归还睡眠的呼声越来越大,相关的研究所和政府机构也遭到了暴力袭击,人们在发泄着他们的不满。我爸妈的研究所也没有幸免,一直在遭受袭击,警察也不能阻止。他们只好躲在研究所里研究对策,依靠研究所坚固的防御设施保护他们的安全。

我站在楼顶,看着低下那个混乱的世界,看着他们游行的标语,听着他们的呐喊。“还我睡眠!还我睡眠!还我睡眠!”这样的呼声我已经听腻了。自从爆发抗议活动以来我一直躲在家里,不是因为不敢出门,而是因为对这样的生活,这样的世界已经失望了,再也没有生活的动力。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我要睡觉!

我又看了看那块破手表,一步一步的向天台边缘走去,张开双臂,跳了下去。

“我解脱了!”

尾声

夜晚,一名中年男子坐在家中,欣赏着窗外的万家灯火。他已经记不清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夜景了。突然他的手机响了。

“喂。”他接了电话。

“喂,颜组长,我们的实验又失败了。详细的报告已经发给您了。”对方的声音中充满了无奈。

“知道了,停下吧,不要再继续了。”中年男子简单的回了一句,就挂了。

“意料之中。”他自言自语道。

他妻子走到了他身边。“格格已经睡着了。她的生日就快到了,她也长大了,我们还送她礼物吗?”

中年男子拿出一块手表,上面有达•芬奇的那幅著名的画。

“就送这个吧,她会喜欢的。”

他妻子点了点头。

“实验停下来了吧。这项技术,未来的人类有办法接受吗?它应该存在吗?”

他妻子问他,又像是在自问。

“我不知道。”他看着窗外的夜景,打了个哈欠。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不眠
李宇航

学校:西藏大学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物理学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本篇小说想象力丰富,构造了一个细致的情境,与此同时又于现实生活中的问题产生联结,令人耳目一新。

2020-11-08 16:09 匿名 ——

已经许久没有看到如此切入生活的“科技影响世界”点子了。故事详细描述了“不眠”技术投入世界之后带来的革新和弊端,重申了把握技术与自然之间平衡的重要性。文字间除了比较丰富的科幻设想外还别出心裁地加入了一些悬疑性的元素,令阅读变得更有趣味性了。

2020-11-07 13:47 巨星海 ——

故事构造和科幻构思都很不错。

2020-11-06 21:24 匿名 ——

本篇的科幻点长短适中,符合短篇的篇幅限制。选择睡眠研究这个素材比较新颖,在近几届比赛中都没有遇到。作者围绕着它进行的挖掘也比较深入。最后的反转很有力。中间部分有些介绍背景的文字还可以再简练一下,腾出宝贵的篇幅给情节。

2020-09-13 06:37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