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SC05的奇妙物语——高中生的一次危险旅途
千湖    来源社团:酷银河科幻协会
得票 3 阅读 428 评论 0

【摘要】阴谋阳谋都不及轩妹的眼眸。谁说高中生就一定要担负实验室的大义?遇到危险时能念着欣喜的人就已经算是难得了!人工虫洞背后的秘密?等轩妹回到地球上再讲吧。

学生们懒懒散散地走在去参观SC05实验室的路上,上实践物理课。我们边走边聊,转到西南角的时候恰好看到老师,打了招呼后老师说:“梓安你来帮个忙,这个是过两天要进行公测的那个虫洞的一个小装置,需要数个数放到那里。”
  装置很轻,放在盒子里,数量却不很多。我需要挨个拿出来放在展示台旁的仪器上进行扫描监测,看一下是否有问题,是否有缺漏。老师则先去组织大家进行系统的学习。之所以叫我来“打杂”,是因为接下来要讲的东西我都会,并且仪器监测的使用我也会。
  整理完四处看的时候发现一张写满字的纸,就放在前往虫洞的通道外侧,看样子像是不小心从墙上掉下来的。
  这个虫洞属于时空联结通路,也就是以前小说里经常写的“平行世界”,而时空联结通路并非随意联结,因为不论是哪个社会都有一种相对平衡,按照自然界的规律来说,即便是通过人工虫洞的通路,到达的也只会是与原本世界相似的社会。那张纸上便是表明了这个观点。
  也许是时空的结点将这两个时空分割的吧,而结点同时又将这两个时空连在一起。时空结点一般指的是,未来做了时空旅行的人,无意或者强行改变了原有的时空轨道,进行了更改,产生了新的变化,而变化并不会强加于已发生的世界本身,而是会知道一个时空结点,创造出一个新的故事。就像亚马逊森林里挥动翅膀的那只蝴蝶。
  那张纸既然是掉下来的,怕是因为粘胶不够粘,那么我也没办法把它重新放回墙上,便只好放在架子上,这样也方便教研员看到它。刚放好,警报响了。
  实验室一片红光,想起实验室二把手林喻婧之前说的话,我当机立断拉下了虫洞通道另一侧的开关,打开了虫洞,一边远程操控开实训室的门,另给群里发消息让同学们来虫洞通道这里。同学们纷纷从实训室冲出来,“这边!”我招呼大家往通道里进,挨个发放装置。刚巧看见同班的宋艺轩,不假思索就让话脱口而出:“轩妹先帮忙发着,我去把闸机门关上。”她“啊”了一声,便把装置接了过去开始发放。
  从警报响起开始,远处的红光一点一点扩散开来,直到把整个实验室都染上一层红色。红光的深浅意味着防御破开的等级。一级防御在最内层,向外递减,最外层为五层防御,而硬度与厚度同样向外递减。防御措施最为完善的是内围,接着是偏内围。我们目前处于三级防御区,有些许危险。不过虫洞通道位置就算是二级防御区了,可以安心许多。
  通常来讲,一级防御区被攻破的几率为10%,其实里面并没有十分重要的东西,只是数据规划整体上很是重要。老师说要留在最后,语气很担忧,我以经常来很熟练为由拒绝了。只剩下我和轩妹两个人,她看着黑漆漆的洞口,眉头稍微皱了一下,眼神分外凝重。
  外面的噪音越来越大,红光急剧闪烁,说明危险升级,不知道是什么人强行闯入,目前已经马上接近第二等级了。我也有考虑过来的人会是谁,因为什么原因。觉得最大的可能就是虫洞通道相关的那件事。虽然那件事瞒得很严实,但也是有些人知道的——比如我,难保不会聊天的时候漏嘴泄了密。不过我倒不是谁泄密说的,而是自己发现端倪拿去问安伯伯他讲的。他特意叮嘱了要保守秘密,我便遵照了。
  果然是“树大招风”。
  轩妹问我,“他们也可以进去的吧?”我愣了一下,旋即明白过来,看着架子上剩下的装置说,“也许可以,毕竟有装置。”
  “那我们能把这些都藏起来吗?”
  我摇了摇头,“也没法带过去,一个人只能携带一个。不然的话会出问题。”
  “那可以销毁吗?”轩妹从桌子上拿起来一个,拆开后进行了开机。
  我再次摇了摇头,“一般来说有自爆系统,但我监测的时候没能找到。”我顿了一下,继续道,“即便我们可以借助外力销毁,时间也不够用了。外面的人随时可能闯进来。”想到这里,我拿出来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没有信号。本来还疑惑家里或者学校怎么不来消息,起码SC05实验室负责的林阿姨也会打个电话来,竟然是信号被屏蔽了。
  我们沉默了一会儿,警报声又急又刺耳。轩妹叹了一口气,“我们怎么回来啊?”
  “或者需要这边的人打开通道,或许那边直接就有通道。”我想了想说。
  我害怕外面的人闯进来,便让轩妹先拿装置。
  “梓安。”轩妹走到我面前定定看着我。
  “恩?”我低头看她。
  轩妹眼睛真黑真亮啊,轩妹皮肤好白感觉好细腻!想捏一捏她的脸蛋。
  “你怎么会叫住我?”
  “恩……就是,”我犹豫着,要不要说实话呢?“因为我……们熟嘛!”
  “这样吗?”
  怎么会突然提到这个呢?我们平时聊学术话题、书本之类的比较多,日常琐事偶尔会提及,但是关于我们两个的关系,却极为少见。
  想了一下,我鼓起勇气道:“因为我喜欢你啊。”与此同时传来一声爆破声。
  我和轩妹都震惊地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一片尘雾,看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什么可以遮挡住我们拖延一下时间?我飞速思考着,“噌”地一下(当然我认为自己速度很快的,实际上可能会有点体型上的限制吧…)跑到了通道斜前方的一扇门旁。门旁边是一个紧急制动按钮,不知道怎么回事一开始竟然没想起来。
  紧急制动按钮是偏内围每个区域都必须安装的,按下去的同时可以起到几个作用。对外发射信号,短时间内隔断屏蔽恢复一定量信号,关闭偏内围区域间的连接阀门。另外按钮具备指纹识别功能,像我这样的“常客”,可以直接启动区域性下沉,将偏内围的这个区域下沉一层,同时上一层下沉到原来的区域。
  整个区域开始缓慢移动,没有发出丝毫声音。轩妹挪动到了我身边,警惕地盯着那片尘雾区,依然没有看到任何动静,但灰尘感却加重了许多。紧张充斥了我整个心脏,还好没什么问题,我们成功降了下来——连带着通道。
  我走到装置箱前,拿起来几个端详比对了之后递给轩妹。轩妹似乎有些走神,心不在焉的接了过去。我心里有了个大胆的想法……“轩妹你知道的吧?”
  “什么?”轩妹攥着装置抬头看我,嘴唇微张着,眼睛瞪的大大的,满是不解。 
  我磕了一下牙齿,还是问出来:“今天实验室会被袭击,你一早就知道的吧。”
  “这是不是早就安排好的?把研究员调开、高干子弟送到安全的地方,然后毁灭那里?”若是把这一切连在一起,那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虽然这个做法不让任何人伤亡是一个优点……不对,重点在于,时间!为什么把我们送到这里才毁灭?
  “你在说什么啊……”轩妹咧开嘴笑了,“这种事,我怎么会……”
  轩妹笑得没有之前好看。我暗暗地仔细观察她的表情,眼睛没像日常开心笑的时候那样弯弯的,脸部肌肉也有些僵硬。是撒谎吧?我在心里默默问自己。大概是了。
  如果轩妹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不去知道好了。我应该信任她,我们相处了两年(虽然确立关系不过几天),她是个善良聪明的女孩儿。我也不大愿意去细细琢磨,这一定与领导层、与军队有关。会不会涉及科界派别冲突呢?如果是的话,那就更复杂了。螳臂不可当车,蚂蚁不可撼树,我只是一介平民,一个学生,一个未成年。
  我便也冲她咧了下嘴角,“咱们配备上装置出发吧!”我担忧地看了眼楼上,什么也看不见,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好。”轩妹应了一声,转身进了通道,她的肩膀松弛下来了。
  继续走着偶尔说两句话,很快便到了微型发射场。
  发射场利用了空间折叠技术,占地面积小,实际面积大。内部有五十个发射器,现在还剩下二十个。发射器是个人使用、自动驾驶的,在发射场内可以自动添加燃料和供电,外壳采用碳复合材质,具备自主控温能力,可以根据外部环境调控内部温度。
  装置上要先输入个人信息,然后进行指纹等生物识别码的输入与匹配,再与发射器相连,两者均嵌入使用者信息。
  我坐到了发射舱内,带好了氧气,系上了安全带。透过小窗,看着轩妹一步步走向她的发射器,这才开启了启动阀门,看着数值一点点往上升。马上就要启动了。阖上眼,手边好像触碰到了一个温热的东西,机器吗?却有些柔软。耳边传来了机器不带感情的声音,“准备启动!”我睁开眼睛想看一下是什么,却留意到小窗外面有个身影。
  轩妹!她大步向通道跑去,头也未回。
  怎么回事?一时气急,旋即强行关掉阀门,拔下氧气管道就翻到发射舱外面。身子有点软,使不上力气。我切实体会到自己有多弱了。
  轩妹,轩妹!我在心中喊着她的名字。宋艺轩你在干什么啊!做了个深呼吸,我也不管不顾地往外跑去。
  马上就到出口了。
  “我…我来取个东西。”轩妹说话也气喘吁吁的,“这个!”她把那个东西递给我,“我觉得应该很重要。”我没有接那个东西,一把把轩妹抱进了怀里,越抱越紧。“什么东西都没有你重要。”
  轩妹进入发射舱,她的发射器腾地被烟雾笼罩,倒计时开始,逐渐离开地面。这时我也才走向我的发射舱。发射场上空的伸缩顶层也缓慢开启,露出浅红色的天空。
  直至轩妹的发射器看不见踪影,我的还没点着火。系统告诉我,因为上一次强行退出,还在冷却时间。我狠狠锤了一下面板,发射器随之开始抖动,数值猛然增加,机体抖动着,发射器升空了。
  成功升空并没有让我开心半分,反而心沉了下去。强行突破阈值进行启动的机器谁知道是怎么回事啊!万一半空掉下来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到,也不会有人救我。
  发射器的窗子忽明忽暗,天气好得离谱,平流层能看见橙色的太阳,远边的云彩流光溢彩,绚烂夺目,层层叠叠,整个儿都是红色系的,是被太阳染红的天空,却又像是云朵染红的太阳。我瞪大了眼睛,想记住地球上这少见的美景。
  也许是运气好,直到即将脱离大气层都没有出任何问题。
  太空不像宣传片一样五彩斑斓的,不是有光的地方就是黑暗。戴上发射器配备的眼镜,可以清晰地看到太空中每个物质甚至质地,发射器速度减缓,就像科幻片里太空垃圾一样漂浮着。远远看着轩妹的发射器转了个弯便不见了踪影,想来那里就是……不!不对!明显轩妹的发射器是被迫换了轨道吸进去的!
  自从1916年路德维希·弗莱姆把虫洞概念带入大众眼前以来,研究者前仆后继,质疑声也未曾断绝。爱因斯坦和纳森·罗森虽然完善了虫洞概念和理论学说,但在爱因斯坦看来,虫洞并不是个客观存在。直到1962、1963年,罗伯特·富勒、约翰·富勒以及罗伊·克尔几人发表研究论文,才为虫洞正名。而在2013年的里雅斯特国际高等研究院则利用银河系暗物质分布图,推测称银河系完全具备存在虫洞的条件,甚至认为银河系本身就是个巨大的虫洞。
  正是由于暗物质研究的理论支持,数十年来不断有天文学家伙同物理学家进行虫洞研究,寻找自然虫洞的同时致力于打造人工虫洞。SC05实验室凭一己之力打造成人工虫洞并在学界宣称,极有可能可以投入使用。由于涉及国家安全机密,数据不能进行公开。但表示之前已按步骤做过实验,虫洞可重复制造,但两个虫洞会进行融合吞噬。与此同时,自然虫洞的探索与发现也在紧密进行。
  轩妹竟然在无意中碰到了自然虫洞!
  也就是说,轩妹极有可能通过这里从而到达另一端的白洞进而被辐射出去。对于人工虫洞来讲,其只能通过助推器助推进入,并不具备黑洞那么强大的吸引力。而既然她被虫洞吸入,也就意味着在不远处,几百光年的距离极有可能存在一个质量大于这个虫洞的黑洞!而它的吸引力必然是无穷大的。
  发射器上有定位系统,等轩妹到虫洞另一端,定位系统应该就可以发挥作用了。向地球上持续发射电波,并接受地球上信号追踪,从而获得救援。而她需要做的就是在虫洞那一端好好地活下来。
  不过还有一个问题,也就是我的轩妹能不能活着通过虫洞。毕竟几乎所有物理以及天文学家都认为,只能通过黑洞进入虫洞再被辐射出去,而且物质会在黑洞深处就已经瓦解成了基本粒子,虫洞过于强大引力使得万物在被吸引之时,就已经难堪于引力而瓦解。即便不会瓦解,贯穿虫洞的巨大辐射,附近的恒星以及宇宙微波背景,都会蓝移到一个极其高的频率,而试图穿过这里的人可能在穿过之前就会被X射线和γ(伽马)射线烤焦。虽然我们发射器以及发射舱均加上了厚厚的防辐射涂层。
  我还是想跟上去,和轩妹一起。
  虽然也许我会被黑洞吸引,拆解成原子,甚至中子、质子,呆在黑洞中,但ye可能会随着轩妹通过虫洞到达另一端进行重新组合。——虽然这两种情况都会使我们失去自己。
  应该有控制面板才对,要不也会有手动方向操纵手柄。一定有办法的。抱着这样的想法,心一横就把安全带解开,趴在座椅上找椅背后面的装置。
  正在翻找着,发射器猛地一晃,外壳似乎传来“霹雳啪啦”的声音,我急忙转过头看发生了什么。窗户上产生了两道裂缝,面板“砰”地崩裂开,迸出了碎片敲上了窗户。
  电光火石间,我摸到了摇杆!发射器颤颤巍巍调转了方向,我也不知道会往哪里去,意识已经开始丧失。如果我可以看到自己的样子的话一定会被吓到,身体在发射器里扭曲着,肚子紧紧被吸到了窗户上,发射器的外壳因为摩擦生热迸出火星,“嗖”地燃烧起来,发射舱内部警报尖锐刺耳的提醒着,也许是要爆炸了吧。
  希望来生……
  当我醒过来的时候看见的是熟悉的面孔,爸爸妈妈,林阿姨,安伯伯。
  “安安醒了啊。”妈妈看着我,眼里噙着泪,想伸手触碰我却又缩了回去。我还活着真是太好了,之所以有这么大疏漏责任还是在我。在医院躺了个把月才让我回家,我能说话之后就问他们SC05是怎么回事,同学们怎么样。他们没有告诉我,只说让我好好养伤。我提起轩妹的事,妈妈后来悄悄告诉我,那是个大学教授团队做的人工虫洞,但之前说有点问题,处于封闭状态,不知道是谁过度自信又给打开了,由于无法控制轨道和SC05的虫洞险些碰在一起。我问是不是教授团队请人来更改SC05的轨道,妈妈说她也不知道。
  实验室修缮一新,门口警卫多了起来,并且整个防护都加了一层。我到门口想刷卡,发现卡机也更新了,除了必需的卡外还要同时验证虹膜和指纹。我掏出手机联系林阿姨,她声音异乎寻常的温柔,拒绝让我进入,“里面的东西还在修缮着,梓安先回去吧。等过段时间开放了我带你录入新系统。”
  进不去我还如何验证自己的猜想呢?我绕着SC05走了一圈,还是没发现突破口,只能先回家想想办法了——顺便理理思路。
  警报响起,轩妹最后离开的实训室,整理装置,警报升级,切换楼层,进入发射舱,轩妹返回取东西并给我,再次进入发射舱,轩妹被二号虫洞吸走,我坠回地球……
  轩妹为什么最后离开?返回取的东西有什么用处?我掉下来之后东西去哪了?发射舱里柔软温和的东西是什么?为什么我能精准掉在SC05里?为什么会被入侵?强制入侵的话应该立即就会有人来阻止,但我感觉当时他们基本上是长驱直入,全靠各路闸机门阻拦。入侵之后造成了什么后果?是否有东西被毁坏,是否有东西丢失?
  没想到的是,我的这些问题被小喵昊破解了几个。
  小喵昊是邻居家养的猫,邻居正在攻读博士研究生,学的材料,就在SC05实验室,跟着安伯伯。
  打开窗台看见小喵昊在晒太阳,分外可爱,便走出门转悠,想顺便揉揉他。小喵昊一反常态,没有看我,而是自顾自地往前走。这就比较奇怪了。我跟着他看他要往哪里去,不知不觉居然到了SC05实验室附近。小喵昊叫了两声,钻进了附近一条小道里,是两栋楼的缝隙,恰好能通过一个人,我吸吸肚子就跟了上去——现在想想觉得这种举动根本没过脑子,一来我伤刚好,身体还比较虚弱,若是卡进去或者发生什么事根本没有力气帮助自己,二来谁知道那里有什么,进去了能不能出来。
  小喵昊停了下来,猛一跳便跃到了一个窗台上,上面尽是灰尘,他叫了一声后看向我。窗台上有东西!我伸手摸过去——是轩妹给的东西!我发射舱里呆的应该就是小喵昊了!小喵昊这种举动是很怪异的,而我太过激动却也没考虑这么多,左右大跨步离开了夹缝,迅速往家里赶。
  用电脑连上装置之后我发现那似乎是一个星图,有几十个点汇集在一起,另外一个点在另一端,两者之间似乎没有通路。我把图放大,放大,发现并不是那样,几十个点分布得很是分散,而那一个点似乎沿着一条轨迹移动——准确说似乎是某样大的东西带着这个点移动,而不是点本身的位移。
  会是什么呢……是配备装置的定位图!
  轩妹为什么特地拿来交给我?第一留在那里会被入侵者发现拿走,第二会被实验室的人拿到。但是……第二种不是好事吗?想想轩妹说的话,她问我入侵者是不是也可以过去,又问我们如何回来,并把定位给了我而不是自己拿着。这起意外事件内的意外事件是轩妹被吸入了其他虫洞,还有我没跟上去。
  等等……假设轩妹是主动进入的呢?她给我定位导览的时候手里似乎还握着一个东西……我想到了一种可能。
  经过一番搜寻之后果然如我预料的一样,导览的侧面有个微不可察的圆弧形凹陷。我没有手指甲,于是找了根笔戳进去,弹出来一个小抽屉,空窗似乎之前是塞了什么东西的,而现在里面是一个有点焦糊的纸条。
  打开看之前我甚至脑补里面写的是摩尔斯电码,还好轩妹没那么可怕,只是写得非常简略。
  代码:……找我,通路,联络,自救。自侵,反叛,利用。芯片
  如何理解呢?假设轩妹是主动进入另一个虫洞的,她应该预先掌握了不少资料,我找到她一定是利用定位导览,当时提到离开虫洞的两种方式,既然说是自救那么应该是通过虫洞内的位置离开。句号后面指的看上去像是入侵事件。
  谁都没想到我竟然留在了地球上,既然有电脑那就更方便了。导览用的是国家内部研发的耀光系统,指令输入两种模式,使用中文还是很友好的。几番操作之后看到了轩妹的消息,我突然泪就来了。
  “梓安?”
  “我很安全”
  “那边如何”
  “查看通路坐标”
  “挺聪明的梓安怎么还没发现导览的奥秘吗”
  “我现在仍然很安全,不用担心”
  “梓安啊”
  看时间是刚开始几天连着,后来就一直没有消息,最近又发来两条。
  “这个虫洞本身好像发生了位移”
  “你还好吗?”
  我一堆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打着字手略有些抖。
  “坐标:X:255,Y:143,Z:58,ict:”写到这里我卡住了,四维空间的话,时间坐标岂不是?不过我还是写上发过去了。没想到给心心念的轩妹是个多日发过去的第一条消息竟如此正经。
  “你是说5号是主动放开的?”
  “咱们需要做什么?我只要你回来就够了”
  “发错了,要大家回来”
  我“啪”地合上了电脑,脸有点发烫,一不小心表露出了真情实感。虽然后面的事于我不重要,不过芯片的意思是什么呢?再过几天去实验室看看吧。
  再打开导览的时候就看见轩妹的坐标点和那群坐标点汇集到了一起。
  晚上收到了安伯伯发来的消息,喊我去新开的餐厅尝尝鲜。我这个体型有一半都是安伯伯的功劳——急切甩锅。边吃边聊,我也知道了SC05实验室此次入侵的内幕以及它背后的危机。(只是涉及机密,暂且不表。)
  饭吃到最后安伯伯说:“梓安一会儿去趟实验室吧。”
  我摸了摸包里的导览,正要开口,他摇摇头走了。
  实验室的出入卡一直在口袋里放着,我即刻动身,不消片刻就到了实验室。
  内里变化很大,仿佛成了一个参观景点,所有的隔间都换上了透明的隔板,一览无余。虫洞的通道还开放着,发射舱全都不见了,墙上贴着各种科普向的海报,颜色活泼可爱。操作室的电脑屏亮着,我走过去上面正在一行行刷新数据:
  XH01 land X:111 Y:111 Z:1000
  XH02 land X:122 Y:122 Z:1780
  XH03 land X:133 Y:133 Z:6340
  ……
  DS01 land X:40 Y:40 Z:300
  我站在那里看着打开的顶层,似乎有光亮慢慢倾泻下来,最近的一颗散发着柔和的光芒。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SC05的奇妙物语——高中生的一次危险旅途
千湖

学校:河南师范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劳动与社会保障

社团:酷银河科幻协会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构思巧妙,有文学性,但科幻设定有些杂乱

2019-09-19 19:04 匿名 ——

本文写了一个关于虫洞的故事,从虫洞出发,到虫洞结尾。但是以一个读者的角度来讲,故事并不好读,故事的逻辑实在是有些缺乏,再加上作者自己对于科学概念的理解,变得十分的诡异。文章的重点是要省略,没必要写很多完整的想法,会冲淡故事的主题,文章在这一点出现了很大的问题,使得故事的逻辑极其混乱和复杂,缺少必要的元素,如果能进行改进,那么效果会好很多。

2019-09-15 21:53 谭景天 ——

可以看出,作者对虫洞进行过一番了解,在文中的科技背景方面也详尽地设定了许多细节,给小说增加了一些可信度。但是,本文在叙事方式和手法上还比较生涩,有许多不够清晰、让人难以理解的地方,有待改进。

2019-09-14 11:38 匿名 ——

冒险性很强,文学性也不错,但科学性没有想明白,看了是设置的复杂了。如果科学设定再完善一点就好了。

2019-09-12 16:54 匿名 ——

行文有些突兀,情节衔接很迷,例子使用不自然。而且第四维度并不能简单地理解为时间。总的来说本文的硬伤较多。

2019-09-10 19:45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