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单摆宇宙
叶翚   
得票 5 阅读 434 评论 0

【摘要】本文通过一场蹊跷的实验室爆炸引出故事,主人公星夜等人在查找真相的过程中,逐渐发现人类正面临的宇宙末日危机,并在末日面前做出了自己的抉择。本故事纯属作者沉浸在物理世界时的贪玩奇想,除单摆宇宙的理论模型外,其他的科学阐述基本引用现阶段的科学事实,欢迎探讨。

引      子

“哥哥,如你所预料,我们的这个世界马上就要消失了,谁也逃不掉。噢,差点忘了,现在的你已经不认识我了,自我介绍下吧,我叫星夜,当你看到这封邮件时,在你的那个新世界中,我一定已经不存在了……”

夜幕渐暗,华灯初上,城市中一座座高楼林立,霓虹闪烁。透过城市的灯火,夜空中的繁星依然闪着寂寥千年的微光,点缀着这个已经存在了数十亿年的美丽行星,深遂的宇宙天幕仿佛一幅亘古不变的暗黑画卷。

地球上的日子和以往一样,一切都显得那样稀疏平常。谁又能知,数天后宇宙所发生的巨变,会让这个我们所熟悉的世界走向覆灭。

某高等物理研究所里万籁俱静,黑漆漆的实验大楼只有一两扇窗口透出明亮的灯光。

五楼的窗口,偶尔可见到一个高瘦的人影独自忙碌个不停,似乎还在进行着某项白天没做完的实验。突然,毫无预兆地,伴随着一声巨响,实验室在一片耀光中剧烈地爆炸,人影也瞬间被火海吞没……

倒计时:100小时

在轻柔的R&B音乐吟唱中,巨大的落地镜面前,摆着古怪造型的舞者们纹丝不动地站着,音乐突地变调成节奏感强的hip-hop舞曲,所有人如瞬间苏醒一般,时而在节奏中舞动,时而在音乐停顿中凝固。

一个女孩忽然瞥见放在角落的手机闪烁不断,抄过手机一边跳一边接听。

“不可能!你们肯定搞错了!”

队友们有点被吓住:“星夜,发生了什么事?”

星夜的眼神空洞而悲戚:“星宇在实验室中爆炸身亡了……”

倒计时:60小时

星夜家中,卧室的门紧闭,星夜趴在哥哥的床上,泪水顺着脸颊不断滑落到枕巾上。哥哥临走前留下的书稿依然安静地躺在星夜面前,眼前仿佛出现了哥哥那双深遂而刚毅的眼睛,似乎仍然在思考着宇宙间的各种秘密。

门口隐约响起了敲门声。

“来了,等下!”

星夜,揉揉红肿的眼晴,想先洗把脸再开门,但敲门的人显然没听到她的回应,居然开始“呯呯呯”使劲地拍门。

“星夜,你再不开门,我跟董薇要报警了!”门口响起了一个宏亮而略带紧张的男声。

星夜无奈地拉开门,门口站着的两人,萧劲和董薇,都是星夜最好的朋友,见她好端端出来,两人都松了口气。

萧劲打量了星夜一眼,几天不见,她憔悴了好多。

萧劲叹了口气,径自走进来:“你爸妈呢?他们出去了?”

星夜:“他们这些天出远门,还没回来。”

萧劲坐下来,停顿了会儿:“星宇的事我们都很难过。但是我很想知道,为什么都已经两天了你还不把这件事告诉你的爸妈?”

星夜默默地将星宇发来的最后一条手机短信给两人看:

“这条信息是我预定时间发送的,实验如果成功,我会第一时间取消发送。所以,如果你能看到这条信息,那么哥哥肯定就已经不存在了。

研究小组对外界严格保密,所以我还不能透露研究内容。哥哥也请你5天内不要告诉爸妈,我不想让他们徒增没必要的伤心。

我现在能告诉你的只是,宇宙没有童话,我们的命运已经注定了要戛然而止,但是我仍然情愿拿自己的生命搏一次,希望能够多少改变整个世界的命运。”

萧劲和董薇都愣住了。

星夜:“这条短信是哥哥走的那天发来的,我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这么说。这几天我想了好久,还是想不通。现在警方已经排除了所有的他杀可能,定性为自杀,不再管这事了。”

萧劲沉思了一阵:“星宇是理论物理博士生,他的性格是个标准的死理性派,按理来讲绝不可能做自杀这种傻事。对了,他最近到底在做什么研究?”

星夜摇摇头:“我问了他的同事,他们似乎也不知情。”

董薇转念一想:“那星宇的演算手稿有没在?我们一起来找找有什么线索。”

星夜:“好,他的很多手稿都没扔掉,但是很乱。”

星夜打开星宇存放书稿的书橱。三人开始在星宇的文山书海中翻找线索。两个小时过去了,却依然毫无所获。就在三人抓耳挠腮快要放弃时,坐在地上的董薇忽然站起来:“你们看这里!”

 三个脑袋凑到一起。董薇手中拿着份稿纸,上面写着:

“有件事我想了很久,宇宙的年龄将近140亿年,为什么刚好在70亿年前突然从减速膨胀逆转为加速膨胀?”

星夜翻到手稿第二页,上面仍旧是密密麻麻的公式,在最后的计算结果上画了红圈,旁边写着:

“所有的神灵,请保佑这个来之不易的世界吧,不要让我的猜想成真。”

三人抬起头,视线疑惑地交融在一起。

倒计时:56小时

中科院物理研究所。

齐飞正在和几个年轻博士正在办公室内讨论物理。

星夜出现在门口。

“星夜?你怎么找到这里来了?”齐飞一脸诧异。

星夜从忧伤中挤出笑容:“我有事情想请教你一下。”

齐飞看着星夜的表情,似乎嗅到了什么不对劲,马上带着星夜走到办公楼外无人的空旷地带。

“什么?”齐飞难以置信地道:“自杀?这怎么可能?星宇在我们班上是头脑最理性的一个。”

星夜从包中取出一叠书稿:“我也不敢相信。这是我哥去美国实验室之前最后的一批手稿。他的最后一条信息上说,他留下一批实验的记录数据,我和美国方面联络过了,但不管是实验室还是警方都说那与哥哥的死因无关,不肯给我。你能不能帮我继续看一下,看看最后的计算结果到底意味着什么。”

齐飞接过那些书稿草草地看了一遍,星宇的计算虽然漂亮而简洁,但内容却是他从没见过的。那些公式让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希望那只是错觉。

“看公式,似乎在暗示宇宙的某种周期性变化,”齐飞看着手稿,眉尖逐渐蹙起:“不过,有几个参量我还想不明白,他那时候应该还没真正计算完。我继续推演下去试试看。星宇也是我最好的朋友,你放心,我会尽快找到答案。”

倒计时:24小时

窗外,乌云笼罩,快下大雨了。灯光下,齐飞仍在奋笔计算,写得密密麻麻的稿纸铺满了桌面。他从普林斯顿关系较好的同行那,弄来了星宇的最后的数据记录,但是,正如美国方面跟星夜所说,那些只是爆炸时辐射能量的分析,找不到什么特别。齐飞抬头看看墙上的钟,忽然联想到前段时间和同事的一次闲聊。

前些天,坐在他前面的郭博士问大家:“你们听说了吗,前几天新闻刚说,西班牙两所大学的教授宣布了一个相当别出心裁的发现,他们认为宇宙并非像人们想象的那样正在加速膨胀,而是由于时间变慢留下的痕迹。”

“真牛,”他无奈一笑:“这样的模型最大的优点就是没法验证。”

郭博士道:“改天我们也整一个不靠谱的东西去上新闻发布会。呵呵。”

齐飞看着墙上的时钟在慢悠悠地走,思绪却在不断跳跃着。70、140、加速膨胀……他忽然怔住,眼前掠过了稿纸上的公式,他盯着墙上摇摆的时钟,世界在他眼里忽然左右摆动起来。齐飞忽然站起来,似乎顿悟了什么。窗外的雨越下越大,外面的世界在他眼里瞬间变得一片灰暗,暗得令他窒息。

倒计时:12小时

空旷的房间内,一地的稿纸和酒瓶。齐飞倒在饭桌边,仍穿着昨晚的睡衣。

手机铃声响了。

齐飞醉意浓浓地接起电话:“谁?”

“是我。”星夜怯怯地开口:“我想问你下那份手稿——”

齐飞有点火了:“你有完没完啊!老为这事给我打电话。我现在告诉你,我算不出来!你不要整天因为这样的破事烦我行不行?”

星夜听出了他的醉意:“你喝酒了?”

齐飞:“管那么多干什么,我困死了,不要烦我行不行!”
    星夜顿了一下:“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齐飞不耐烦地道:“别瞎猜!没什么其他事我要挂电话了。”

星夜急了,声音中带着哭腔:“齐飞哥,我哥哥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走了,看在我哥的份上,如果你知道了什么,不要瞒我好不好?”

齐飞有些不忍,顿了很久,才长叹口气:“你猜得没错,我确实已经明白你哥面对的是什么答案了。不过我现在非常后悔自己知道了真相。星夜,你本应该听你哥的话,对这件事保密。因为多一个人知道,只会多一分痛苦,没有任何好处。一切已经注定了。”

星夜固执地道:“不,我就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齐飞醉脸通红:“好,我告诉你!包括我的计算结果也会发到你手机上,后果你自己负责。”

星夜在电话那头听着齐飞说完,彻底呆住了,手机滑落到了地上。

倒计时:6小时

晴朗的午后,星夜矗立在钟楼前,手中拿着单反相机,神情复杂地仰头凝视着面前教堂顶上的时钟,上面显示已经下午四点整。

一个年轻妈妈抱着一个手中拎着黄色氢气球的四岁女孩过来,看了眼星夜,微笑地对她说:“小妹,能帮我们照张相吗?以这个钟楼为背景就好了。”

“好的。”星夜从年轻妈妈手中接过相机,调整了下角度,按了快门。

“谢谢,跟姐姐再见!”年轻妈妈接过相机,拉着女儿挥手和她再见。

星夜微微一笑,和煦的阳光照在星夜仰起的脸上,她手搭凉篷,认真地望着钟楼。时钟指向了下午四点零九分时,突然,钟楼似乎震颤了一下,整栋楼在阳光下反射出一道耀眼的彩光,同时钟楼背后不远处有一片天空呈现出一道半球状的微光闪烁,若隐若现,十分诡异。

她的脑海回荡着齐飞最后说的话:“如果你不信,按我得出的时间和座标去这几个地点,那里是时空的相对静止位点,你会看到证据!”

她赶紧对着钟楼和那个方位一阵猛拍,此时钟楼上那道彩色光晕很快又隐没在太阳的光辉中,光芒刚消失,周围的空间似乎产生了一次不小的震动,一阵轻微的眩晕袭来。

星夜定了定神,那个年轻妈妈竟又一次抱着女孩走了过来,微笑地对星夜说:“小妹,能帮我们照张相吗?以这个钟楼为背景就好了。”

星夜惊骇地下意识看了看周围,似乎身后所有行人都回到刚才的位置。她猛地抬头看钟楼,时钟显示现在是四点整,时间似乎后退了十分钟!

“好的。”星夜照做。

“谢谢,跟姐姐再见!”年轻妈妈接过相机,拉着女儿挥手和她再见。

星夜绝望地看着钟楼,一切恍若在梦中。看来,如齐飞所说,哥哥的计算结果已经成真。

倒计时:2小时

萧劲载着董薇驱车赶到星夜家,星夜一开门,萧劲急道:“你为什么要说那么奇怪的话,什么叫用我们最后一次的聚会迎接世界的终结?”

董薇也着急地道:“你可别做什么傻事。”

星夜没说话,打开电视,屏幕上播音员正熟练地播报着新闻:

“根据美国普林斯顿大学高等物理研究所的最新研究结果,宇宙将在今晚7点22分由加速膨胀转为减速膨胀。此前,宇宙微波背景辐射图曾表明,宇宙诞生以来经历过一次急剧暴涨,而后就一直处于减速膨胀期,直到70亿年前开始出现膨胀速度的突然加速。科学界认为是由一种看不见的暗能量促使宇宙膨胀加速,但现在即将发生逆转。另据报道,研究小组的带头人史蒂芬教授和学生沈星宇均被发现在研究所内相继意外身亡,死因结果初定为自杀,暂无可疑线索。”

董薇小心地道:“你的意思是,星宇和他的导师都是因为发现了这个新闻上所说的今晚的宇宙变化而走的?”

星夜点了点头:“齐飞已经把星宇的计算结果推演出来了。”

萧劲叹口气:“虽然研究星宇手稿是我们的主意。可是,我说句实话,宇宙减速膨胀无非就是星系互相间分开的速度没有原先那么快而已。如果光是这一点去推断他们的蹊跷自杀,完全不符合逻辑。”

星夜:“你们注意到新闻中所说的宇宙膨胀变化规律没?其实宇宙就像这墙上的钟一样,是一个以70亿年为一个摆幅周期的时空单摆,正反宇宙一直交替运行。董薇,你脖子上的玉坠项链借我用一下。”

董薇愣了下,摘下来给星夜。

星夜拿着玉坠的顶端,让其自由下摆:“假设这条玉坠项链就是星宇计算出的宇宙大单摆,那么宇宙的0-70亿年期间为单摆第一期,相当于玉坠从一侧最高点向最低点加速运动,时间逐渐变快,天文观测上表现为宇宙的减速膨胀;而我们的世界从单摆第二期开始,即70-140亿年间,单摆从最低点向另一侧最高点做减速运动,宇宙从减速膨胀突然转为现在的加速膨胀,这是天文学上已经观测到的发生在70亿年前的事实。”

萧劲想了一下:“也就是说,所谓导致宇宙加速膨胀的神秘暗能量不存在是吗?”

星夜:“是的,而现在宇宙单摆即将开始反方向的加速运动,宇宙将步入单摆第三期,也就是镜像反宇宙期,所有的物质将同步发生CPT对称反转!”

董薇迷惑地望望萧劲:“C什么反转?”

萧劲的声音有些颤抖:“CPT反转就是整个宇宙逆转成镜像中的反宇宙,包括电荷、时间、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物质粒子!如果是真的,每个人都变成反我,连时间的箭头都会发生同步逆转。”

星夜神色颓然:“不过,重复过去也不会是种乏味,在新的宇宙中我们都会得到重生,虽然那已经和现在的我们没有关系了。我想,星宇或许是受不了这样的宇宙真相才提前走的。”

董薇害怕地道:“我不相信会这么离谱的事!反世界怎么可能凭空从我们的世界中衍生过来?”

星夜:“狄拉克方程早就预言了正反电子对可以从真空中直接产生,真空本身就是生成反物质的摇篮。物理学家们都知道,真空绝对不是一无所有的虚空,而是一片起伏涨落的能量海,蕴含着巨大的潜能!但显然,现在看来,真空的诡异结构还隐藏着宇宙终极的奥秘,而这个奥秘就是单摆反向运行时所触发的反物质世界!”

萧劲打断星夜:“等下,我想知道你说的这些,有没什么证据?”

星夜正要回答,突然门口响起了敲门声。

十一

星夜打开门,一个背着大书包的、戴着鸭舌帽的年轻快递员出现在面前。

“你好,能否帮忙收一下隔壁的快件?”

“哦,好。”星夜心不在焉地签收,快递员收了单子,蹭蹭就下了楼。

星夜关上门,将包裹扔在桌上,一个不小心把桌上的橙汁杯碰翻了,橙汁洒了一地,董薇忙去找抹布。

星夜拿出手机递给萧劲:“你要证据么,我现在就给你。”

只见齐飞的短信写着:

“这个世界已经临近终点,我们周围的时空已经开始崩塌,时空碎裂点到处到是。时空碎裂点会插入反世界的时间片,使得计算区域内产生γ射线的微光闪烁,这是正反物质湮灭后的辐射现象;并且反世界片将导致单摆周期运动受阻,使时间片段出现叠加和重复。”

星夜怆然道:“今天下午,我按齐飞给的参数到钟楼广场那儿,恰恰就看到了强光闪烁和时间片段的倒退重复。我还照了相片。”

星夜将照片拿给他们看,看着照片中那诡异的辉光,三人沉默不语。

萧劲长吁了一口气,思考了一阵,缓缓道: “星夜,你说的现象会不会是还有其他的解释,我不敢随便下推断……”

星夜生气道:“你难道认为我哥哥傻到为了一个可有可无的理论模型而牺牲自己的生命?亏你还认识了他十几年!”

萧劲:“正是因为我认识了他十几年,所以我更想为他的死找到绝对没任何疑点的理由,而不是光凭你说的还有齐飞的计算!”

两人正争着,董薇已从厨房找来了抹布,却怔住了:那个包裹竟然不见了,而玻璃杯竟然原样不动地复原了,橙汁一点都没洒。

董薇道:“那个包裹呢?玻璃杯不是刚刚碰翻了吗?”

两人回头,全愣了:桌子上只有那三个玻璃杯,包裹莫名其妙地消失了。

萧劲:“见鬼了!看来齐飞说的时空碎裂点这里也有一个。”

  星夜怔怔地看着那安然无恙的橙汁杯:“不,这个不一样!”

萧劲:“你说什么?”

星夜将手机短信上的数字给萧劲和董薇看:“齐飞短信上并没有提到这个时刻和这个地点。”

董薇思索了下:“你的相机再给我看一下。”

星夜将单反相机递给董薇,她仔细地查看那钟楼的照片,指着钟楼时钟上的一个个微小的黑点:“你这镜头当时是不是有灰尘?还是钟本来就有黑点?”

星夜看了下镜头:“没有啊。”

董薇将照片导入到电脑中:“我刚才就感觉那里有点不对劲,我们放大看看。”

三人的脑袋凑到了一起,盯着屏幕上逐渐放至最大的黑点,竟然是一幅幅缩微的宇宙星空背景图!

董薇颤声道:“难道这就是反宇宙?”

三人面面相觑:“怎么会这样?”

萧劲指着屏幕上那个半球状光晕的天空:“齐飞所在的中科院理论物理研究所是在这个方位吗?”

星夜点点头:“巧了,还真是。”

“那齐飞有告诉你,星夜留下的实验数据是什么意思吗?”萧劲又问。

“他说那是爆炸时记录下的能量参数。”星夜回答着,心跳却在加速,她也预感到了什么。

萧劲在屋内来回踱着步子,思索了片刻,抬起头严肃地道:“星夜,恐怕我要的证据已经找到了。时空凌乱得这么严重,物质会凭空消失复原,一定有其他原因,这个额外的时空波动可能和齐飞有关系。”

星夜呆了一下:“为什么?”

萧劲道:“你刚才不是想打电话给齐飞吗?现在马上打,我有种很不好的预感。齐飞并没有告诉你全部事实。”

星夜怔了一下,拨通了齐飞的电话,电话响了很久,终于被接起。

“喂,齐……噢,请问能帮我找下他吗?我有很急的事情。什么……”

星夜放下电话,怔怔地道:“齐飞同事说,两个小时前,齐飞进了激光实验室,然后就不见了人。”

“不好!”萧劲脸色一变,对星夜和董薇道:“快走!我们快去中科院物理所看看!”

十二

倒计时:1小时

萧劲载着两个女孩匆匆赶到齐飞的单位,星夜和齐飞的那个同事联络上,领他们进了实验楼。周末的实验楼,冷冷清清,只有齐飞的同事一人值守。

“你就是卓时吧?”星夜上前:“齐飞到底怎么回事?你可以简单说下吗?”

卓时边走边道:“这周末我值班,最近这段时间大家手头项目都刚结题,没人做实验了。只有前个小时齐飞进来过,不过他连实验室的激光设备都开着,手机也没带,人就不见了,太不负责了。我正琢磨着等他回来还是直接向系里报告呢,你们就打电话来了。”

卓时领着他们三人来到激光实验室,里面有一个封闭的隔间,从开着的门看进去,只见一台半人高的仪器仍在待机运转着。

“这台是我们的激光和γ光一体发射器,去年才进口的。说来也奇怪,以前从没见到齐飞来用这仪器。”卓时正打算将仪器关上。

“等等!”萧劲拦住他的手:“你能先帮我看看齐飞可能是在做什么实验吗?”

卓时看了眼仪器上此刻显示的数字道:“这是激光的能量强度。他刚才就是打开了这几个按钮。我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不过这个能量强度配合上旁边的γ光照射在放射靶上,刚好可以持续激发出正电子束,这是最近的物理新成果。”

萧劲听到这里,颓然地坐在地上:“完了,齐飞成功了,蝴蝶已经扇动起了翅膀,虽然这个力量还很微弱。”

“什么?”董薇、卓时愣住了。

萧劲道:“齐飞为了干预单摆宇宙的周期,用激光和γ光持续激发出正电子,在时空碎裂点触发了反世界的时空碎片,将自己湮灭!现在他已经从宇宙中永远消失了。他用星宇留下的实验数据完成了星宇没有成功的实验!这也是星宇的自杀真相!他们都在用自己的牺牲去左右宇宙格局,让下一轮反宇宙中的我们每一个人能够摆脱单摆周期的枯燥运行,不再活在周而复始的残酷重复中。”

董薇禁不住哭了起来。

“单摆宇宙?湮灭?这怎么可能,你们在说什么?”卓时紧张地问。

萧劲将单摆宇宙向卓时描述了一遍。

卓时脸色苍白地呢喃道:“难怪!太可怕了!我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难道这就是这段时间普林斯顿好几个物理学家自杀或失踪的真相?”

萧劲点点头:“是啊,星夜的哥哥也是其中一个,咦,星夜呢……”

三人忽地发现星夜不见了,卓时眼尖,惊讶地往前一指:“她在里面!”

只见星夜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进入了激光实验室隔间,三人立即冲上前。

“她到底要干什么?她把我实验楼的整串钥匙拿走了!”卓时惊道。

门打不开,看着玻璃门内忙碌而镇定的星夜,三人升起不祥的预感。

“星夜!星夜!”董薇和萧劲隔着玻璃门喊道。

“快!用话筒!隔间和外面是彻底封闭的。”卓时喊道。

萧劲拿起话筒急道:“星夜!你快出来!你不能学齐飞湮灭自己!单摆宇宙第三期真的来临,也许我们仍然能以另一种形式活着!你要是自我湮灭,就什么也没有了。”

    星夜站在激光器边淡然一笑:“齐飞是一个勇敢的人,他启发了我,但我不会把自己湮灭的,因为那可能还是不够。我现在有了一个新的想法,趁着现在世界终结前的最后一个时空碎裂点到来,让我也追寻哥哥的脚步,为下一轮的人类涅磐带去一丝新的希望吧。”

萧劲和董薇快急疯了:“星夜!你别乱来!卓时,你还有备用钥匙吗?”

卓时怔了一下:“应该在办公室里还有,不过在另外一栋楼,我回去找找!”

十三

倒计时:10分钟

星夜微微一笑,看着卓时跑远,毅然按刚才卓时指出的三个按钮开启了激光器,激光发射器持续发出高强度的激光,与一旁的γ光交融在一起,一起射向放射靶。朋友们对她的关心让她的心中充满了暖意。只是,她没有办法陪着他们一起面临这个世界的覆灭了。

空荡荡的隔间中也慢慢开始出现一个个微小的黑点,她知道,反世界的时空碎片已经来临了,而她所处的小空间中,时空也相应地开始碎裂。星夜开始静下来等待,给哥哥发了一封信,能不能看见就随缘吧。而小黑点逐渐连结成一个旋转的盘状虫洞,边缘带着荧惑微光闪烁。忽然,她看到了闪烁的光芒中,似乎出现了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影。

 “你好,我是反星夜,”对方向她打了招呼,眼神带着同样的坦然与镇定:“你触发了反世界,把我带来了。”

星夜打量着她的神情,微微一笑:“你知道我要做什么,对吗?”

反星夜点点头:“现在的我和你处于一种超距作用下的纠缠态,你想做的事情,我都知道。”

星夜试探道:“那你会阻止我吗?”

反星夜叹了口气:“虽然我知道我们都会牺牲,但这毕竟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我会配合你。因为,你就是我。我们的思想是一样的。”

“谢谢!”星夜看着窗外,几片黄色的树叶在风中飞舞。儿时的回忆划过脑海。那时,星夜才八岁,星宇才十四岁,他们经常肩并肩站在阳台上,兴致勃勃地仰望着夜空。

那一天,他们一起数着狮子座的流星雨,小星夜手指着一颗颗划过的流星:“星宇哥哥,流星上住着什么人呀?我长大以后想到上面去玩!”

星宇很认真地看着自己的妹妹:“流星上什么都没有,而且可冷了,会把你冻僵的。你要记住噢,宇宙永远是残酷的,不要对宇宙抱有幻想。”

小星夜鼓起嘴:“我才不信呢。”

……

星夜的思绪从回忆中回到现实,看了一眼窗外从远处奔跑来的卓时:“可惜现在我们的时间不多了,不然真想多聊一会儿。”

“没关系,不管我们会以什么形式存在,都会永远在一块儿了。”反星夜从时空碎片中伸出略微透明的手臂:“我们开始吧。”

微光闪烁中,星宇仿佛出现在了星夜眼前,带着绝望的神色看着妹妹:“星夜,不要伸手。宇宙是没有童话的。”

 倒计时:40秒

“哥哥,我不信。即使飞蛾扑火,让我试一次吧。” 星夜留恋地看了一眼世界,唇角泛起诡异而决然的微笑。

卓时终于把门打开了,而这时星夜也向反世界碎片中的自己张开双臂,瞬间被吸入那片漆黑的虫洞。实验室里放出刺眼的强光,星夜在亮光的闪烁中消失了。

 萧劲、董薇、卓时三个人笼罩在一片亮芒中,而整个研究所也如地震般发生了不小的一阵震颤。如果这时候进入虫洞,可以看到,星夜和反星夜各自所处的世界碎片相拥成了一黑一白两个环绕相生的半圆,结合成一个酷似八卦图的圆形,而半圆的尾端连结着各自的世界膜,正反两个世界就这样交织交融在了一起。

 “星夜!”董薇哭泣着:“她真的就这么消失了吗?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倒计时五秒,四,三,二,一,零。

萧劲的泪水模糊了视线,刚要张口回答,一切仿佛戛然中止,他张着嘴,目光看向远方,一切都被定格住。

此时伴随着世界刹那间的凝固,时间开始倒流,一切仿佛又重新倒过来演了一遍,萧劲仍然做着他的医生,董薇也没有变,只是星夜和齐飞都在新世界中消失了。忽然,仿佛受到了什么影响,反宇宙中时间倒流的速度越来越慢,直至出现了片刻的暂停,接着,时间的箭头突然再次逆转。

十四

新世界中,星宇正坐在窗前的电脑前苦思冥想地码字,说来也惭愧,最近仿佛思维枯竭了般,作为一个小说写手,他已经三个月没生产出什么像样的故事了。

忽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星宇打开门,一个背着大书包的、戴着鸭舌帽的年轻快递员出现在面前。

“你好,能否帮忙收一下隔壁的快件?”

 “哦,好。”星宇心不在焉地签收,快递员收了单子,蹭蹭就下了楼。

星宇把包裹扔在桌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橙汁,回头继续坐到窗前。忽然,他隐隐感到有什么不对,猛地回过头,那个包裹竟然不见了!

星宇摇了摇头,这个世界,时空碎片总是那么多。

起风了,窗外几片黄色的落叶飞舞。屏幕上一阵不正常的颤动后,出现一封信的弹窗。他打开一看,标题竟是:“致另一个世界的哥哥。”

星宇自语道:“奇怪,我哪来的什么妹妹。”

他继续看信,只见信上写着:

“哥哥,如你所预料,我们的这个世界马上就要消失了,谁也逃不掉。噢,差点忘了,现在的你已经不认识我了,自我介绍下吧,我叫星夜,当你看到这封邮件时,在你的那个新世界中,我一定已经不存在了……

你在正世界中发现了单摆宇宙的规律,宇宙从无生有,并以单摆周期性摆动的形式,形成正物质主导和反物质主导的两种世界状态的循环演化,古人云:‘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而今看来,或许就是对于宇宙真相最古老也是最朴素的表达吧。

哥哥,在正世界中你曾试图用正反物质湮灭实验来改变单摆宇宙,却不幸引发爆炸,但这次的尝试却留下了宝贵的实验数据。而齐飞,正世界中你的同学,追寻了你的脚步,修正参数后在时空碎裂点成功触发了反世界中的反自我,进行正反物质湮灭,成功地带来了对反世界的干预,时空出现了更多不稳定的碎片。

我从他那儿得到启发,正世界中的你,曾经跟我提过一种正电子素分子,就是物质-反物质耦合的分子。我想,如果将自己和反世界的反星夜将时空碎片耦合成这样的物质-反物质组合,可能会更加剧烈地左右单摆的单调周期。希望我和齐飞的消失会给新宇宙带来些许生机。不过如果我成功地消失在新宇宙中,也不要为我难过,因为我和反星夜已经一起被定格在联结正反世界的虫洞里,也能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活着吧。”

星宇看着信,泪流满面。

他沉思了一会,写下了一篇小说的题目:

“单摆宇宙 -  - -纪念我最可爱的妹妹星夜”

[全文完]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单摆宇宙
叶翚

学校:福建省水产技术推广总站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海洋生物类

职业:科员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这一篇小说的完成度非常的高。其以单摆宇宙这个想象中的理论假设为主线,在剧情的推进过程中,巧妙地使得科学规律与人物剧情结合到了一起,使得其无论是在想象力上还是在文学色彩上都很优秀。

2020-10-06 12:08 匿名 ——

故事试图从一对兄妹的行动展现一副宏大的宇宙图景,出发点很好。不足之处是过于拘泥技术细节(而且并没有讲清),情节设计也比较生硬,没能表达出打动人心的效果。

2020-10-05 13:25 匿名 ——

用坚硬的基础物理学知识构建出自洽的设定,在宏大的宇宙变化中描写几个人物的命运,本篇是高概念科幻的一个出色范例。可贵的是,如此复杂的设定,作者并没有长篇大论去描写它,而是坚决从故事入手,把整个设定穿插在悬疑情节中,一步步告诉读者。作者在前面留下的伏笔,后面也都有呼应。可以看出写作技巧非常纯熟。

2020-10-01 05:54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