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第六感
曹扬磊   
得票 11 阅读 541 评论 0

【摘要】我明明是一个刑警,为什么要整天处理自杀事件?BY 张启明 我明明可以统治世界,,为什么要拯救人类?BY汪兆铭 我想要退休BY 李勇盛 我不要背锅BY 钱安

  (一)

张启明一把揪住那人的领子,将他逼到了墙角,随后歪着脑袋盯着他说:“你这人怎么回事?”

那人站在墙角,眼神中透着迷茫,不知所谓地说:“啥?”

“别装蒜,你刚挥手叫我过来,然后又冲我竖中指,故意找事儿?”张启明眼睛瞪得铜铃般大,只稍微把声音提高了一些,就把他吓的往后退了一步,贴在了墙上。

“我我,你,这周围可都是人,你别想欺负我,我会报警的。”他把背包拽下来,挡在了胸前。

张启明顿时哭笑不得,从怀里掏出证件,在他眼前一晃,“瞧见没,我是警察,不会欺负你的。”

“你这是刑警。”

“别拿豆包不当干粮!”

那人放松了一些,“我没挑衅你,我刚刚在回微信。”

“你挥手回微信?”

“真的,不信咱俩加个微信试试。”

张启明一脸狐疑,不过还是把iWatch打开,展示了自己的二维码。

那人看了一眼,然后说:“好了,我发过去了。”

然后张启明震惊的发现真的有个好友申请发了过来,“你这是什么操作?”

“新出的一个通信设备,直接植入人体的,叫‘第六感’。我要去上班了,回头再说咯。”他冲张启明笑笑,然后跑开了。

张启明看着这个叫‘佛系程序猿’的昵称,想了想,点了通过,然后突然一拍脑袋:“我也要迟到了。”

张启明跑进警局的时候,李勇盛正在接电话。李勇盛是他的搭档,快要退休的年纪,仍然奋斗在第一线,为社会发展奉献余热。

没等张启明坐下,李勇盛把电话放下,对着他说:“小子,有案子了,我们走一趟。”

(二)

张启明把座椅向后调,顺势躺了下来。李勇盛把目的地设置好,也把座椅调平,躺了下去。 警车启动,缓缓驶出警局,车内座椅微微下陷,将两人保护起来,随后自动开启了按摩模式。张启明把头微微抬起,看了看挡风玻璃上显示的行程图,又把头放了下去,然后开口说:“老李,清风小区怎么了?”

“据说有人跳楼了。”

张启明长长的叹了一口气,“我就知道又是这种事情,有吃有喝的,咋总有人想不开。”

李勇盛没有理他,车内安静下来。警车平稳的在路上行驶着,很快到达了目的地。

报警的是清风小区13号楼的住户,那个住户上班的时候看到楼下趴着两个人,其中一个血肉模糊、白的红的涂了一地,当时就给吓傻了,等他缓过神儿后就立刻打了110。附近的派出所派人过来,检查一番后发现,那个血肉模糊的已经死了,另一个年老的只是晕了过去。然后他们一边叫来120把晕过去的大爷送到了医院,同时保护现场,和市公安局联系。

张启明到了现场,没去看尸体,先与旁边的警察攀谈:“这位同事,这两个人的身份确定了吗?”

“叫我小刘好了,” 一旁的民警冲他点了点头,回答说:“我们只是做了简单的询问工作,死者叫刘琦,是这栋楼的住户,住在六楼,另一个晕倒的人叫王东升,也是楼里的住户,住在二楼。救护车来的时候王东升已经醒了,他说他是早上出来晨练的时候看到死者,受到太大的刺激,然后晕倒的。”

这时,在旁边检查尸体的李勇盛凑了过来,对张启明说:“小子,我去楼里检查一下,你把现场扫描记录一下,然后让他们把尸体送回局里做尸检。”

“嗯,对了,那个死者是楼里的住户,住在六楼,呃.....哪户?”

“东户,六楼东户,” 一旁的小刘赶紧回答。

“好,” 李勇盛点了点头,向楼里走去。

李勇盛走开后,张启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黑色圆盘状的东西。他在上面按了几下后,圆盘表面展开,组合成了一个无人机。然后他把手摊平,无人机从他的手掌起飞,开始在警戒线内的区域里拍摄。

“我要再去和报案的人聊聊,你帮我联系一下死者和那个王大爷的家人吧。” 张启明冲小刘吩咐了一下,转身向一旁走去。

李勇盛顺着楼梯往楼上走,边走边四处打量。这栋楼有些年头了,总共六层,所以没有电梯,不过楼道里打扫的还算干净。一路上去,并没有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直到走到六楼时,他站住了。六楼东户的大门没有关。

这时他的手腕开始震动起来,他抬起手腕,张启明的全息头像出现在他手表的表盘上方。

“老李,死者的家人我们联系不上,只怕又是一个孤独死的宅男。你在楼上有什么发现?”

“他家的门没锁,似乎有点问题,你下面的事情处理好就直接上来吧。” 李勇盛皱着眉,他有种不好的预感。当他推开门后,这样的预感变成了现实。

大门正对着的是饭厅,桌子上摆着菜和酒,都还没有动过。桌子下面趴着一个人,头发灰白,穿着老年睡衣,一动不动,身下流了好大一滩血。李勇盛先上去检查了一下那人的情况,发现他已经死去多时了。随后,他不再走动,掏出无人机开始记录屋内的情况。

张启明上来以后,看到屋内的尸体,眼前一亮。“老李,这啥情况?”

李勇盛看了看地上的尸体,说:“如果楼下的死者是刘琦的话,这个应该是他的父亲。”说着,他指了指墙上的一张照片,然后又接着说:“应该是菜刀割破喉咙才死的。”

“一家都死了?有问题呀!”张启明舔了一下嘴唇,激动地说。

李勇盛看着面露喜色的张启明,有些微怒道:“你这是什么态度!!”

张启明看着发怒的李勇盛,撇了撇嘴,毫不在意地说:“我怎么了?这都两年没啥正经案子了,你想养老,我可不想。赶紧干活了。”

李勇盛摇了摇头,看着忙碌起来的张启明,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三)

汪兆铭接到电话就往他的办公室赶,然后在门口看到了钱安。他走了上去,笑着问:“钱总,怎么不进去?所里的权限你是最高的,这门可挡不住你。“
钱安也笑了,回答说:“这可不能随便进,万一里面藏了个美女秘书呢?”说着把手里的袋子递给汪兆铭,”这是专门给你带的。“
汪兆铭接过袋子,领着钱安进到了办公室里。然后转头看着钱安说:”钱总怎么有空过来?也不提前说一下?“

钱安摆摆手,笑着说:“还这么见外,兆铭,你最近如何?“

“挺好的。“
        “你看新闻了吗?今天死了两个人。”
        “凶杀?”
      “说是自杀,有一个还是咱们所的。”钱安在手表上一点,一个男人的全息头像出现在手腕上方。“这个人你认识吗?”
        “这,这不是小刘吗?”汪兆铭满脸的惊讶。
      “据说是因为失手杀掉了他爸,心怀愧疚,然后跳楼自杀的。”钱安看着那个头像,一脸无奈,“媒体说是因为工作压力大,导致他精神失常的。”
    “可能是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吧。”汪兆铭叹了口气,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对着一旁的钱安问道:“钱哥,我之前说的那个控制情绪的项目申请,通过了吗?”

钱安愣了一下,然后才想明白他说的什么,回答道:“兆铭,那个项目你不能做。”

汪兆铭皱起了眉头,“为什么啊?钱哥,你是知道的,‘第六感’最开始设计出来就是为了这个目的。”

钱安有些无奈,“兆铭,这个项目没有意义啊,而且风险也很大。”

“怎么会没有意义!现在自杀的人这么多,如果能检测他们的情绪变化,适当的干预,就能减少这种悲剧啊。如果有这个功能,小刘也不至于死了!!”汪兆铭脸胀的通红,激动地说着。

“这不是一回事儿,你不能去干预别人的想法,这样风险太大了,我们的事业才刚刚有起色,不能冒这个险。”

汪兆铭顿时说不出话了,他低着头,钱安看不到他眼中的失望。

钱安站起身,拍了拍汪兆铭的肩膀,然后说:“我待会儿还有事儿,就先走了。你周末来我家,咱俩到时候整两杯。”

汪兆铭看着钱安的背影,渐渐握紧了拳头。

(四)

张启明看着手里的报告,一副难以置信的样子。“所以你们就打算给出这样一个结果?这个小伙子杀了他的老父亲,然后跳楼自杀了?”
    李勇盛捧着一杯豆浆,“尸检的结果就是这样,而且咱们也调查过了,他们一家基本上没有什么亲戚,没有人会对这个结果有什么异议。”
    张启明跳了起来,“怎么又这样处理?老李,这个案子有问题呀。”
    李勇盛把豆浆喝光,然后把杯子扔进垃圾桶里,这才转头看着张启明说:“别想了,整理一下材料,把案子给结了吧。”
    “但是这不合常理。”
    “我们已经可以结案了,不管它合不合常理,不要没事儿找事儿,小伙子。”李勇盛往椅子上一摊,“我已经联系媒体去调查了,剩下的东西不是我们该管的。”
     “然后媒体就给出个工作压力大,精神失常的理由?”张启明满脸的不屑。
    李勇盛撇了撇嘴,没有继续说什么,他能理解这小子的心情,但是他知道大家都无能为力。这时,桌子上的电话响了,他拿起听了一会儿,然后挂断,抬头看着张启明说:“走吧,又有新情况了,”

张启明叹了口气,往门外走去。

昆仑大厦是这个城市的地标性建筑,它由四栋500米高的大楼组成。这四栋大楼各具特色,但是屋顶却是连接在一起的,在500米的高空,弄出了一个大平台,大概能容纳上千人。这种独特的环境很受大家的追捧,经常会有各种活动在上面举行。今天下午的时候,就有一个偶像团体在上面举行见面会。结束以后,大家陆陆续续的散场,然后有人纵身一跃,从楼顶跳了下来,在大厦旁边的马路上砸了一个坑。万幸的是没有砸到人,但是飞溅的血肉把刚从大厦里出来的粉丝们给糊了一脸。
    张启明站在尸体旁,一边扶着帽子,一边抬头向上看。死者跳下来的地方位于大厦的东面,太阳拼了命也只是给楼顶镶上金边。他只看了两眼就转过头对李勇盛说:“咱们上去看看?”李勇盛面无表情的点了点头。
    两人在大厦内部换乘了几次电梯,轻车熟路的来到了楼顶。楼顶上已经没有人了,几个扫地机器人在忙忙碌碌的清理垃圾。凉风呼呼的吹着,张启明把帽子摘下来,头发瞬间就被风揉成了一团。他看着面前两人多高的围栏,说:“他们肯定会把围栏再加高一倍。”
    “除非他们用围栏把顶上也给围着,不然弄再高也没用。”李勇盛叹了口气,把腕表展开成一个屏幕,在上面操作着。
    张启明凑了过来,看着屏幕上刚刚调出来的监控画面。看了好一会儿,他把目光收回,走到围栏边向下望。“这500多米,掉下去差不多要10秒钟呢。老李,你说他下落过程中会后悔吗?”
    “不知道,不过他跳的时候肯定没后悔。几步就窜了上去,我当年在警校的时候也没这么利索。”李勇盛也抬起了头,有些出神儿。
      “他们为什么要自杀呢?”张启明问。
      “活不下去了就会自杀。”
        张启明不解地问:“为什么活不下去了?”
   “因为没有事情做。我们有百分之八十的职业在短短二十年就消失了,年轻人从学校里出来以后,发现社会已经不需要自己了。”
     “那也不至于活不下去吧,国家不是有补贴吗?”张启明还是不太理解。
     “那你老想着办案子是图啥?你怎么不去领补贴?”
       张启明说不出话了,静静地看着围栏外面。
      “走吧,赶紧把事情处理一下。”李勇盛拍了拍张启明的肩膀,转身离去。
     张启明没有动,他的背后宽阔的平台上铺满阳光,而面前的虚空充斥着凛冽的风,如果不是有围栏,只要向前一步就能踏入阴影中,然后向下坠落,直到永远陷入黑暗。他想起那个年轻人矫健的身影,奋不顾身的从围栏上跃过,好像飞向了光明。他不理解,也无法接受这样的结果,每一次经历这样的事情都会加重他内心的无力感,随后是一种强烈的羞耻感,他耻于自己的无能。

我要做点什么,他转过身,我一定要做点什么。

“老李,”张启明回到警车上后,看着李勇盛说:“我想去一趟医院。”

“医院?”李勇盛一时没有缓过神来。

“我查到刘琦在自杀前在人民医院脑科看过病。”

李勇盛想了一会儿才意识到刘琦是谁,他看着张启明严肃的面容,和他对视,半晌,他转过头说:“那好吧,你就是闲不住。”

(五)

汪兆铭坐在办公室里,窗外的太阳一点点落山,手边的屏幕中正播放着新闻,主持人介绍着今天发生在昆仑大厦的一起自杀事件,他看着屏幕拨通了钱安的电话。

电话很快接通了,钱安气喘吁吁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了出来,“兆铭,怎么了?”

“钱哥,在运动啊?”

“对,和你嫂子打会儿羽毛球。”

“钱哥,今天下午咱们市又有个小伙子自杀了。”

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然后是一声叹息,“兆铭,如果你真想为他们做些什么,咱们找个时间,安排一个调查机构,先去做个调查,你的那个方案真的不行。”

“钱哥,我这个想法起效是最快的。如果你肯批这个项目,只要三个月,不,只要两个月我就能把东西做出来。咱们能快一步,就能拯救更多的人啊。”

“兆铭,这个不是可以用技术解决的问题,你那个想法太激进了,我没办法同意。”

“钱安!”汪兆铭的声音立了起来,“你别忘了,‘第六感’这个技术是我发明的!”

“所以呢?你想分家?汪兆铭,过分了啊,公司发展到现在我也付出了很多心血,我不会让你毁了它的,你好好冷静一下吧。”

电话那头随后传来挂断的声音,汪兆铭叹了口气,将刚才发生的事情抛在脑后,继续工作起来 。

(六)

“呃,头疼,”张启明趴在桌子上,看着手里的屏幕,把自己的头发揉成了一团。

李勇盛在一旁看着,呵呵一笑,“怎么样,张大警官?对着这些材料瞅了两天了,发现什么惊天大案了吗?”

张启明冲他翻了个白眼,指着屏幕中播放着的视频说:“这怎么看都像是有问题的吧。”

“对啊, 医生也觉得他有问题。”李勇盛撇了撇嘴。那天这小子受了刺激非要去医院调查。结果医生告诉他,死者刘琦可能患有阿尔茨海默病,然后给了他一个死者犯病的视频。视频中,刘琦会突然一动不动,愣在原地,在等待十多分钟以后,又回复过来,接着之前的事情做,根本不知道刚刚自己发生了什么。看着视频确实很奇怪,但是世界上奇怪的病多着呢,也不差这一个吧。

“医生说他没检查出什么,而且医生说刘琦的父亲当时一直怀疑是因为刘琦的工作导致的这个病,你说会不会真的和刘琦的工作有关?”

“呵,你还真敢想。知道刘琦在哪儿工作吗?华盛研究所,最近那个很火的‘第六感’就是那里研究出来的。真有啥问题,人家早就检查出来了,还用你说?”

“不好说啊,老刘,我有预感,这事儿肯定没完。”

李勇盛听到他又说犯嫌的话,正想说他两句,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他听完电话,看向张启明的眼神变得奇怪起来,“小子,又有人自杀了。”

这次的死者是一个年轻小姑娘,她在和男朋友在站台等车的时候,先是呆在原地愣了很久,然后突然冲着她男朋友大吵大闹,之后就翻出栏杆跑到了行车道上。路上的车辆都是自动驾驶,规避的很是及时,她最后是站在行车道中间,掏出一把水果刀把自己喉咙割破的。

处理完相关事宜后,张启明看着李勇盛一脸玩味地说:“老李,你有什么想法?”

李勇盛皱着眉头,他也从这起案件中感受到了浓浓的熟悉感和诡异感,“查吧,我先去看看那个小姑娘的医疗记录。”

“我想直接申请动用数据库那边的人工智能帮助分析。”张启明盯着李勇盛,严肃地说。

李勇盛吃了一惊,“现在还用不上那个吧?”

“时间紧迫,我感觉不太对。”张启明露出一丝苦笑,“这个女孩儿的死和刘琦一样诡异,如果两者有什么联系,我担心很快会有下一个受害者,咱们不能耽误。”

“如果最后查出来没什么问题,咱们是要担责任的,我是无所谓,你想要升职恐怕就难了。”

张启明挠了挠头,有些为难地说:“......要不你就说是你要求的,我拼了命都拦不住?”

“滚蛋,”李勇盛一脚揣在张启明的屁股上,“走走走,赶紧动身,希望你小子的感觉是错的。”

市公安局没有自己的数据库和人工智能,如果想要使用,就必须要递交申请,层层审批,然后去市政府那里使用。那里的人工智能负责管理整个城市的运行,市政服务,交通管理,政府事务,医疗保障,它能够面面俱到,而且细致入微。因为它如此全能,所以使用它的审批也很繁琐。饶是两个人马不停蹄地四处奔走,等他们的使用资格审批下来也到了第二天了。

张启明把他们需要检索的信息输入进去,这是他们昨晚商量一夜才确定下来的内容。检索的结果很快就出来了,他们两个聚在一起,紧张地盯着当中的屏幕。

在人工智能给出的报告中显示,过去两年中,没有发生刑事案件,但自杀死亡的案件有400多起。与刘琦死亡案件有类似特点的共4起,都发生在今年,而且时间分布在过去三个月内。四个案件发生前,死者都有异常行为,除此之外,四位死者最大的共同点是都有‘第六感’这款产品的测试版。在以使用过‘第六感’测试版为条件进行检索后,发现有40起案件的死者死前使用过这个产品。

两人看过报告,对视了一眼,然后张启明先问道:“老李,我记得‘第六感’就是两年前开始火起来的吧?”

“报告上有相关的信息,前年的时候,这个产品专利被提交,去年的时候华盛研究所宣布他们做出了成品。随后他们成立了保护伞公司,开始大量宣传,但是直到今年年初才开始卖。”

“七八个月也够他们卖不少产品了吧?”

“两三百万套应该是有的。”

两个人的眉头都拧到了一起。

“我们要尽快控制住这个公司的负责人。”李勇盛指着资料上的名字,严厉的说。

张启明看着资料上钱安的照片,点了点头,“他跑不掉的。”

(七)

钱安刚接到张启明的电话时,一头雾水,电话那头的张警官只说让他尽快来市警察局一趟,也不告诉他具体是因为什么问题。在他再三追问下,才在对方那里勉强得知是因为‘第六感’出了问题。等他再想继续问下去的时候,那个警察竟然突然发起火来,严厉的告诉他,让他快点过来,不然后果自负,说完挂断了电话。这通莫名其妙的电话让钱安察觉到一丝危机,只是事先没有什么前兆,一时之间竟然有些措手不及。深思熟虑以后,他觉得先去研究所看看,如果是‘第六感’出了什么问题,汪兆铭那里应该知道些什么。于是他离开公司,驱车前往华盛研究所。

张启明放下电话后,看到李勇盛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更加憋屈了。本来李勇盛是提议要直接去保护伞公司抓捕钱安的,他非要自我表现,说不用亲自过去就能让钱安自投罗网。结果几句话下来,反倒自己泄了底。“这下怎么办?他肯定有所察觉了。”他看着李勇盛,一脸无奈地说。

李勇盛没有继续落井下石,安慰他说:“无妨,我们可以时刻定位他的行程,他跑不掉的,先看看他要去哪儿再说。这个案子还存在很多的疑点,敲山震虎的话,说不定能得到更多的线索。”

“那好吧。”

(八)

汪兆铭在钱安走进他的办公室时,正在专心办公,听到声音后抬起头,被眼前的钱安吓了一跳,一句话脱口而出:“钱哥?!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钱安在来的路上琢磨了一路,他联想到之前和汪兆铭的几次争执,心里越来越慌。但是当他站在汪兆铭面前的时候,反而稳了下来,他盯住汪兆铭的眼睛,严厉地说:“你的事情暴露了,警察刚和我通过电话。”

汪兆铭一时没缓过劲儿,愣了一下,随后脸色煞白,慌乱地看看桌上的屏幕,又看看面前的钱安,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钱安看着汪兆铭此刻的模样,心里那些最不好的想法都蹦了出来,一股邪火蹭蹭蹭的往上冒。他注意到汪兆铭总是看向桌上的屏幕,于是伸手一把将汪兆铭给提了起来, “你起开,让我看看你在搞什么名堂。”然后坐了下去,浏览起屏幕上的内容。一旁的汪兆铭直愣愣的站在那里,脑袋里晕晕乎乎,不知道该想些什么。

钱安才看了第一眼,就叫出声来:“你竟然背着我搞‘情绪控制’的项目!!”随着他继续看下去,面前的内容把他的心一点点的往上提,阻塞住喉咙,他转头瞪着汪兆铭,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汪兆铭在一旁站了许久,胆气慢慢的回来了。看见钱安瞪着他,他直接瞪了回去,“这本来就是我的东西,你凭什么不让我做!”

“你这是草菅人命!!”

“这是科学进步必要的牺牲,杀一人可以救百人。”汪兆铭理直气壮,甚至还得意洋洋了起来,“我稍微拿点钱,那些人就屁颠屁颠的来做我的实验样品,完事儿以后还很骄傲。哼,东西都是我做的,和他们有什么关系?最可气的是刘琦家的那个老头子,刘琦不过是稍微有点副作用,他竟然还找上门来了。不依不饶的,那我只能不好意思了。可惜技术还是不完善,不然刘琦在我的控制下能做的更加完美的。”

“你这还是想救人吗?!”愤怒炙烤着钱安的神经,他猛地跳起来,扑向了汪兆铭。

汪兆铭此刻反而感觉状态良好,轻轻一闪,就让过了钱安。钱安扑在了一旁的玻璃矮桌上,把桌子砸了个粉碎,破碎的玻璃在他的手上、脸上划出了细细碎碎的伤口。

汪兆铭弯下腰看着侧卧在地上,一时站不起来的钱安,笑着说:“我已经快要完成了,只要咱们两个配合,有了这项技术咱们什么事情做不了?钱哥,你考虑一下。”

钱安抬头瞪着汪兆铭,怒火从眼眶中汹涌而出。他没有回话,忍痛爬了起来,重新回到屏幕面前,开始在上面操作。

汪兆铭站在一边,没有阻止钱安,只是安静地看着他。等到钱安准备离开时,他突然说:“你把这些资料交出去的话,保护伞公司就全完了,而且你也逃不了。”

钱安没有回话,直接走出了办公室。

(九)

走廊上空无一人,钱安铁青着脸,快步走着。这时两侧紧闭着的房门突然打开,一个个员工走了出来,两眼空洞的站在走廊两侧, 脸上毫无表情,始终对着钱安,没有一人发出声音。

钱安心中的愤怒逐渐被恐惧替代,他厉声训斥道:“你们干什么?赶紧回去工作!”然而没有人理他,只是空洞的盯着他,目光似乎透过他身体,始终聚焦在他后背的虚空处。

“钱哥,”汪兆铭的声音突然在背后响起,“让你看看我的研究成果。”

话音落下,走廊两侧的人,突然之间变了表情,面容狰狞了起来。钱安顿时汗毛根根竖立,头皮发紧。他低着头,快步走着,背后开始响起密密麻麻的脚步声。他速度越来越快,开始小跑,背后的脚步声也随之急促起来。钱安终于大步飞奔起来,背后开始出现愤怒的低吼和野兽一般的喘气声。他不敢回头,飞一般的冲下楼梯,冲向停车场。

为什么没人帮我?这么大的动静,没人出来看一下的吗?难道整个所区的人都被他控制了?钱安觉得自己的肺部在冒火,所幸车已经不远了。他拉住门把手,车门检测需要的半秒钟好像一个世纪一般漫长。钱安扭头看向身后,那群人离他只有几辆车的距离,他们的怒吼声似乎就在耳边。随着‘叮‘的一声,他拉开了车门,赶紧钻了进去,然后在车里大喊,“快,市公安局,快开车。“

“路线确认,市公安局,行程大约需要半个小时,请您系好安全带。“车内声音甜美的人工智能不紧不慢的说着提示语,钱安的眼神中透出了绝望的神色。

‘砰‘,那群失去理智的人,一头撞到钱安的车上。车内的提示音又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车辆周围存在行人,请耐心等待行人通过,行程马上开始。“钱安从座椅上滑了下来,绝望充斥心头,他脑海里只回荡着一句话,”去他妈的自动驾驶!“

(十)

“老李,钱安的车已经在研究所停了有段时间了。”张启明看着李勇盛提醒了一下。

李勇盛皱着眉头,“能看到所区内的情况吗?“

“不行,他们安保系统不联网的,而且所区的信号也是屏蔽的。“

“不等了,咱们直接过去。“

李勇盛一行人很快到达华盛研究所门口,然后被门口的机器人保安给拦下来了。入所请求递交上去后,好半天也没人回应。张启明把李勇盛拉到一边,“老李,不能等了,咱们直接闯进去。“

“这影响不太好吧,咱们没啥直接证据,叫钱安来也只是问询。“

“老李,说不定他现在正在清理证据呢,不能等了!”

李勇盛咬咬牙,“那好吧。”

张启明见李勇盛点头,也不耽搁,从怀中摸出一个警棍,对着那机器人就是一下,瞬间的超高压直接把机器人击倒,然后所区开始响起刺耳的警报声。

钱安慢慢在警报声中勉强睁开眼睛,脑袋一阵阵的剧痛让他备受折磨,等到他的视线终于清晰下来,他发现自己仍然身处汪兆铭的办公室,劫后余生的经历,让他浑身瘫软。他慢慢直起身体,疼痛让他忍不住又呻吟了一声,然后发现汪兆铭正坐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他。

“你感觉怎么样?”

“你怎么没杀我?禽兽也还有些良心?”

汪兆铭皱着眉头说:“警察现在就在外面,我刚刚把实验数据给清理了。”

“没用的,你跑不掉的。”钱安笑了起来,然后牵动了身上的伤口,笑容顿时扭曲了。

“还有一个办法,只要你肯帮我。”

“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你束手就擒吧。”

汪兆铭没有在意钱安的嘲讽,解释道:“有你在前面挡着,警察应该没有注意到我,只要你肯替我顶罪,我就会安然无恙。我的实验马上就能成功,不出一个月我就能完美地控制所有人,到时候救你就是轻而易举。”

钱安怒极反笑,“我凭什么救你,就凭你差点把我弄死?”

“钱安,这个东西的价值你不会不知道,我们只差最后一步了。你攥着我的把柄,不怕我不救你,这是最后的机会了!!我被认定主谋的话,你也跑不了的!!”

钱安沉默了一会儿,说:“没有机会的,警察会把我们都抓起来,我们会被直接枪毙掉。”

汪兆铭见钱安态度总算不再强硬,心中大喜,连忙趁热打铁,“钱哥,你也不想死对吧。我一切都安排好了,待会儿你不要抵抗,被抓以后什么都不要说,我保证,不出一个月,我们就能站在世界的顶端了。”

“他们肯定会把‘第六感’给停掉的,你怎么保证一个月后还能有用?。”

“一个月他们清理不掉全部的东西,最多把网络服务给关停。相关的技术人员我都给处理了,他们想要破解会相当的困难。钱哥!!”

钱安深深的看了汪兆铭一眼,心中悔恨、不甘、愤怒和一丝侥幸在不断的翻腾,最终他叹了口气,说:“好吧,我具体该怎么做?”

(十一)

“老李,你要走了?”张启明看着李勇盛,心中很不是滋味。

“这个事情造成现在这么大危害,我要负主要责任。如果我能更有担当一些,就没有那么多事情了。”

“你没必要把错误全给担着,如果不是我想逞强,咱们直接把钱安给抓住,研究所的那些人也不会变成那样了。”

“所以你现在也是待罪之身,领导把你留着是为了让你继续调查下去。证据现在全被毁了,钱安也什么都不说,他背后肯定还有人,不然他们没必要把研究所的人都给弄成白痴。你要抓紧时间!”李勇盛把手放在张启明的肩膀上,用力的捏了捏。

“李警官,我们走吧。”旁边站着的一个警察,走上前,给李勇盛带上手铐。

“小子!赶紧把那些家伙都给我抓紧来陪我!!”

张启明看着李勇盛远去的背影,咬紧了牙关,心中默念,我会的!!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第六感
曹扬磊

学校:中电55所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微电子与固体电子技术

职业:在读研究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这篇小说讲述的故事并不复杂,但是涉及了一些现在人们关心的问题。比如,工业4.0的推进是否会导致许多职业不复存在?而这又会对社会造成怎样的影响?此外,作者还表达了一个观点:科技是双刃剑,无论发展到什么程度,人类的生活或许都不应该过于依赖科技。文章也有一些方面有待改进:节奏处理不好,前面引入太慢,结尾戛然而止却不够意味深长;人物刻画不到位,角色扁平;对于“第六感”的原理没有阐明等。

2019-09-11 00:53 匿名 ——

前面写的比较稳,设置悬念、步步铺陈,但后面稍显仓促,设定没有做细,社会关系和人物动机没展示完整。建议对后半部分进一步修改完善,会是不错的作品。

2019-09-10 15:23 匿名 ——

小说文笔很出色,叙述流畅自然。从逻辑线上看,小说本身是个完整的故事。但是前半部分很现实,后半部分很科幻,并且科幻点削弱了主题。自动化导致职业消失,年轻人生活无意义,这些素材本来能构成很深刻的主题。把它们都写成一次阴谋的结果,反而令主题弱化。

2019-09-04 11:18 郑军 ——

文章以一个破案视角进行推进,但文中的“第六感”并没有详加解释,“第六感”的设定不清晰。

2019-09-02 09:00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