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长发公主的蜘蛛保姆
陆夏莺   
得票 1 阅读 816 评论 0
先看评语
· 用对话的方式展开童话故事,文笔流畅,手绘插图的运用,也使本文增色不少。在角色对话中,穿插进一个个知识点,读来亲切有趣,记忆深刻,对于引导青少年热爱科学、认真观察与科学思考有很好的启迪作用。在章节布局上,还有提升的空间。 · 信息点描述比较详实,但是故事的组织有些凌乱,并且开篇故事引子略显牵强,诸如“早婚早育”的类比并不贴切,中段的知识点加入略显生硬,如果能更好地结合故事会更好。 总的来说,还是成人视角模仿少儿口气写的文章。 · 文章趣味性较强,但有部分语言较为累赘,知识点的出现也缺乏逻辑。 · 一篇别具匠心又十分有趣的科普文。科普文的四大要素转换自如且善于权衡。作品不只文学性十足,还融入了多种文学要素。这一点从文中表现出来的主题多元性就能看出来,关于家庭教育,蜘蛛自然现象的揭秘与审美,成长的反思等。 另外,文章开头写到适合读者6—8岁的小朋友,其实不然,文章只是以孩子的视角比拟,但并不是只适合小朋友看。 这也是作者把握较好的文学的特性之一—呈现复杂性带给我们的不同的感知和样态。 · 本文结合了动画片长发公主、手绘插画以及拟人访谈,对蜘蛛相关科学知识做了丰富的介绍。通俗性趣味性与科学性兼备,适合小孩子阅读。个人感觉对话开始部分的背景介绍略长,导致读起来进入主题有些慢,希望在后期可以稍作调整。

【摘要】长发公主在高塔中是自己照顾自己吗?原来有一群蜘蛛兵团负责公主的生活起居及安全。那么是不是所有的蜘蛛都会织网?盲蛛是蜘蛛吗?蜘蛛有哪些神奇的技能?这次的访谈对象就是陪伴长发公主的蜘蛛团长,请她为大家解惑。访谈在了解蜘蛛的同时,也带出大自然的生存法则。总结出人类将孩子保护在高塔中固然是一种爱,但是也要学会放手让孩子自己闯荡世界、获得成长。

文:陆夏莺  图:王舜

读者对象: 6-8岁的小学生


在场的小蜘蛛们,欢迎来到鸡阿毛的现场秀!

今天你们不用害怕我,女巫给我施了一个小魔法,让我一整天都不会对蜘蛛产生半点食欲。

因为,今天我们的嘉宾是——

长发公主——

的蜘蛛团长!跳蛛夫人!


鸡阿毛:其实我们原本还邀请了长发公主。

跳蛛夫人:很抱歉,公主被禁止外出。

鸡阿毛:我听说公主快要做妈妈了,这是真的吗?

跳蛛夫人很生气:都怪那个混蛋王子!可怜的长发公主,她只有14岁……

鸡阿毛:呃……如果王子生活在21世纪,让14岁的未成年少女怀孕,可是要坐牢的。

跳蛛夫人:21世纪……女巫说在21世纪,女孩子都会去学校学习,长大后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是一个好时代,她也希望自己的女儿过这样的生活。

鸡阿毛:长发公主不是女巫亲生的女儿。

跳蛛夫人:这有什么关系呢?公主的亲生父母,啧啧啧,差远了。据我所知,面包师傅一家可没想过让女儿受教育。

鸡阿毛:我们毕竟生活在童话里,读书有什么用呢?公主总是要嫁给王子的。

跳蛛夫人:在这方面,我支持女巫。我们蜘蛛就是女的比男的厉害。

鸡阿毛:听说公蜘蛛为了讨好女士们,总是冒着生命危险。一不小心就会被母蜘蛛捕食,这是真的吗?

跳蛛夫人:我们不是故意的,我们真的分不出它们是在讨好,还是想要侵犯?而且为了孕育下一代,母蜘蛛需要很多食物。有的公蜘蛛会送来食物,对母蜘蛛来说,这才是有礼貌的拜访。

鸡阿毛:看来蜘蛛的礼节关系到生命呀。

跳蛛夫人:礼节当然很重要。那个混蛋王子从来都是偷偷摸摸、躲着女巫来的。身为王子,难道他不知道拜访的礼节吗?

鸡阿毛:那么那位不小心的……呃……没礼貌的混蛋王子,你们真的把他弄瞎了吗?有传闻是这么说的,王子被荆棘刺瞎了双眼。

跳蛛夫人:这都是谣言。我们没有真的弄瞎他,我们用蜘蛛丝蒙住了他的眼睛,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鸡阿毛:蜘蛛丝?

跳蛛夫人:你知道蜘蛛丝是什么样的吗?

鸡阿毛:我知道,蜘蛛丝很有粘性,可以粘住小飞虫。

跳蛛夫人摇摇头:这只是其中一种用来捕猎的蜘蛛丝,蜘蛛丝的用处很多。我敢说,蜘蛛丝是自然界中最神奇的材料。

跳蛛夫人把事先准备好的蛛丝制品一一拿出来。

跳蛛夫人:这些都是用没有粘性的蜘蛛丝做成的。

衣服、玩具、小碗……很明显,这些精致的制品是为了即将到来的小宝宝准备的。

跳蛛夫人:一只蜘蛛最多可以制造出七种不同用处的蛛丝。这件衣服是用一种光滑又有韧性的蛛丝编织的,一般蜘蛛用来作为蛛网的支架。这种蛛丝衣服轻薄舒适又很耐磨,据说人类模拟这种材料来制作防弹衣呢。

跳蛛夫人又拿起一只小碗:最硬的蛛丝可以做成小碗,不怕摔也不怕水。蜘蛛妈妈用这种丝做成卵包保护蜘蛛卵。蛛丝还可以做成储存食物的袋子,蛛丝可以承受零下40摄氏度的低温、以及220摄氏度的高温,还可以防霉防菌。所有这些东西,被小宝宝放进嘴里都会很干净、很安全。

鸡阿毛:这些都是艺术品哪,公主一定也很满意吧?

跳蛛夫人:那当然,公主想要的东西,我们都能做出来。

鸡阿毛:这些都是你做出来的吗?

跳蛛夫人:倒不是我做的,是蜘蛛团中的织网小队准备的。我们蜘蛛团里有不同的分工。

鸡阿毛:可以为我们介绍一下吗?在场的年轻人一定非常感兴趣,他们中有不少想要加入蜘蛛团呢。我也很好奇蜘蛛会有多少种?

跳蛛夫人:当然可以,蜘蛛是个大家族,我没有办法为你介绍每一位成员,但是我可以为大家介绍一下蜘蛛团的分工。

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好几只蜘蛛。

跳蛛夫人:园蛛夫人是编织高手,它能织出非常完美的圆形蜘蛛网,它的织网蜘蛛小队主要负责生活用品的制作。

狼蛛先生行动迅速,它带领的游猎型蜘蛛队负责日常的巡逻和守卫工作。

负责日常清洁的蜘蛛们,主要是由小巧灵活的跳蛛、猫蛛组成的。

Image title

鸡阿毛:我很好奇狼蛛先生是怎么进行巡逻的?我知道蜘蛛织好网之后,会等待猎物上门。那么狼蛛先生又怎么带着蜘蛛网进行巡逻工作呢?

跳蛛夫人:哈哈,那你可想错了。游猎型的蜘蛛不会织网,它们会四处巡逻。当发现入侵者的时候,游猎小队的蜘蛛丝就要派上用场了。有的队员会做一张小抛网让对手无法逃脱;有的队员会把粘稠的丝做成一柄流星锤,赶得对方屁滚尿流。

鸡阿毛:你的意思是,不是所有的蜘蛛都会织网,但是所有的蜘蛛都会吐丝是吗?

跳蛛夫人从尾巴尖那里拉出一根细丝:除了“吐丝”,你说的都对。蚕宝宝结茧的时候,会从嘴里吐丝。蜘蛛丝不是从嘴里吐出来的,我们有特殊的纺丝器,所有蜘蛛都能制造蜘蛛丝,但是游猎型蜘蛛不会织固定住的大蜘蛛网。


鸡阿毛:我想公主应该不会害怕蜘蛛吧,那公主害怕别的昆虫吗?

跳蛛夫人看上去有点不高兴:别的昆虫?

鸡阿毛:是啊,和你们不一样的昆虫。比如毛毛虫、蜈蚣、蚂蚁,这些会让一般的公主尖叫的昆虫。

跳蛛夫人:我的天,总是有人弄错。昆虫有六条腿,你数数看我有几条腿。

鸡阿毛的助手急忙将一份资料递给鸡阿毛。

鸡阿毛:非常抱歉,我的夫人。蜘蛛和蜈蚣……都不是昆虫,没错,都不是昆虫。

跳蛛夫人冷漠地点点头。

鸡阿毛:我要纠正一下刚才的提问。除了蜘蛛,公主会害怕其他的虫子吗……?

鸡阿毛看了一眼跳蛛夫人,生怕自己又说错话。

跳蛛夫人:我也说不清楚,公主长大以后几乎没有机会见到别的虫子,巡逻队会把它们赶走。

鸡阿毛:这么说,公主小时候还是会接触其他虫子的?

跳蛛夫人:在公主小时候,蜘蛛团捉过各种蝴蝶、毛毛虫、蚂蚁、西瓜虫、蟑螂、蚂蚱……总之抓过很多不同的虫子给公主认识。不过我不能肯定她现在是不是也不怕虫子。

鸡阿毛:那倒是。据我所知,人类的胆量总是随着年龄增长而变小的。

鸡阿毛:说到胆量,我想替这些年轻人问一个问题。如果为女巫工作的话,是不是需要提供几条蜘蛛腿给女巫做实验呢?

跳蛛夫人:女巫早就使用新的实验方法,已经不用蜘蛛腿啦、老鼠尾巴之类的东西了。再说了,我们蜘蛛也不怕少条腿,只要一次蜕皮就能把腿长回来,虽然一开始的新腿会小一些,但是多蜕几次皮之后,就会完全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鸡阿毛:本来我觉得蜘蛛是出色的艺术家,没想到你们还有这么厉害的技能。我猜猜,你们还有哪些厉害的地方?有八条腿,还有八只眼睛,我想蜘蛛的视力一定也是虫子里最厉害的吧。

跳蛛夫人:这倒不是。织网型蜘蛛的视力可差了,只能分辨出是白天、还是晚上。

鸡阿毛:是不是给它们安排的针线活太多?用眼过度?

在这种特殊时期,鸡阿毛猜想园蛛夫人的工作压力一定很大。

跳蛛夫人马上辩护说:哪里的话!女巫从来不压榨我们,视力都是天生的。蜘蛛的眼睛都是单眼,单眼的主要功能是感光。

鸡阿毛:对了,我还听说过一种很瞎的蜘蛛叫做盲蛛。

跳蛛夫人白了鸡阿毛一眼。

鸡阿毛的助理赶紧递上另一份资料。

鸡阿毛:抱歉,盲蛛不是蜘蛛,虽然它们都是猪,不对,都是蜘蛛。不对,都是“蜘蛛”的“蛛”。

鸡阿毛擦了擦汗,白了助理一眼。心想,这些资料怎么不早一点给他。

鸡阿毛:蜘蛛的视力都很不好吗?当您盯着我看的时候,我真的很难相信您是看不清的。

跳蛛:呵呵,我们游猎型蜘蛛是个例外,我们的眼睛有很棒的排列组合,可以清楚地看到形状和颜色。当我盯着你看的时候,我是真的在认真观察你。

跳蛛夫人骄傲地说:而且,我们跳蛛的视力特别好,我们看到的颜色比人类还要丰富。

鸡阿毛也很骄傲:我们鸡看到的颜色也比人类多,人类的视力实在是太不值一提了。


跳蛛夫人:鸡阿毛,我也有问题要问你。

鸡阿毛:您说?

跳蛛夫人:关于王子和女巫的传言,你都是从哪里听来的?

鸡阿毛:是长发公主的亲生父亲告诉我的,就是那位面包师傅。

跳蛛夫人露出一副鄙夷的面孔。

鸡阿毛:我知道很多人不喜欢女巫,不过我在节目开始前和她呆过一会儿,没觉得她哪里讨厌。所以女巫到底是什么样的?她现在不在,你可以对我们说实话。

跳蛛夫人:要我说,女巫就是心肠太好了,才让谣言满天飞。以人类的标准来说,她大概长得不漂亮,又太强大了,所以不讨人喜欢。

鸡阿毛:人类都这样,见不得别人比自己厉害。不过,如果我的女儿——如果我有女儿的话——被别人抓走了,我也会气急败坏的。

跳蛛夫人:当初是他自己答应把女儿用来换莴苣的,而且他深更半夜溜进菜园子里,就是个小偷。

鸡阿毛:再怎么说……面包师傅是亲生父亲……公主毕竟不是女巫亲生的……

跳蛛夫人:女巫对公主的好,我们都看在眼里。不管是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全都很细心,而且还教公主读书写字。面包师傅那样的父亲、那样的言传身教,也不知道能把孩子教成什么样。

鸡阿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跳蛛夫人:不过,我觉得女巫对公主保护过度了,这样不好,公主都不懂得保护自己。我们蜘蛛从来不管孩子,但是每一只蜘蛛长大后都很出色。

鸡阿毛:你的爸妈没管过你吗?

跳蛛夫人:我们还是蜘蛛卵的时候,都是由妈妈照顾的。

鸡阿毛偷偷嘀咕着“爸爸大概被吃了。”幸好跳蛛夫人没有听到。

跳蛛夫人:妈妈会用坚韧的蜘蛛丝做成卵包保护蜘蛛卵,等到我们孵化出来,也只能和妈妈相处很短的时间,之后就得各奔东西。用蜘蛛丝做成气球来旅行是我们的乐趣之一,蜘蛛小时候都喜欢乘气球,直到现在,我还偶尔这样飞一会儿呢。不过,离开妈妈以后,是死是活,就得全靠自己了。

Image title

鸡阿毛:是呀……优胜劣汰是野外的生存法则。如果我是一只野生的鸡,也要靠自己活命。

跳蛛夫人:野生动物虽然对孩子是有点残酷,但是也有一些道理不是吗?孩子小时候是要好好保护,但是孩子长大了,就得放出高塔去学习怎么活下去。

鸡阿毛:很多人类的父母根本做不到吧,看来人类的弱点还有很多呀。

鸡阿毛暗自庆幸自己是一只家养的鸡,才能安稳地在爸妈身边长大。如果他是一只野鸡,没准活不到现在这个年纪。

访谈结束后,很多年轻的蜘蛛围着跳蛛夫人,想要知道该怎么加入蜘蛛团。

跳蛛夫人非常愉快:最近就会进行新团员的招募,因为不久后我们就要迎来小宝宝了。

鸡阿毛:会是一位小王子吗?

跳蛛夫人:也有可能是小公主呀。

不久之后,我们得知公主生下了一对双胞胎,一位小王子和一位小公主。听说女巫非常高兴,不过她还没有原谅王子,所以王子什么时候能够重见光明还是未知数,希望他能好好表现,做个好爸爸。

也希望女巫能够向蜘蛛学习如何放手,是时候让长发公主开始独立生活了。


科学出处

▪ 蜘蛛的基本特点、主要种类:Wikipedia

▪ 用蛛丝做防弹衣:https://www.popularmechanics.com/military/research/a21793/army-body-armor-spider-silk/

▪ 小蜘蛛的气球飞行:英文是ballooning。

在国外视频网站上可以找到很多视频。

https://phys.org/news/2018-07-spiders-ballooning-electric-fields.html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普作品
长发公主的蜘蛛保姆
陆夏莺

学校:淘米动画

学历:本科

专业:社会学

职业:图书策划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用对话的方式展开童话故事,文笔流畅,手绘插图的运用,也使本文增色不少。在角色对话中,穿插进一个个知识点,读来亲切有趣,记忆深刻,对于引导青少年热爱科学、认真观察与科学思考有很好的启迪作用。在章节布局上,还有提升的空间。

2019-09-28 23:55 匿名 ——

信息点描述比较详实,但是故事的组织有些凌乱,并且开篇故事引子略显牵强,诸如“早婚早育”的类比并不贴切,中段的知识点加入略显生硬,如果能更好地结合故事会更好。 总的来说,还是成人视角模仿少儿口气写的文章。

2019-09-16 12:13 匿名 ——

文章趣味性较强,但有部分语言较为累赘,知识点的出现也缺乏逻辑。

2019-08-28 10:01 匿名 ——

一篇别具匠心又十分有趣的科普文。科普文的四大要素转换自如且善于权衡。作品不只文学性十足,还融入了多种文学要素。这一点从文中表现出来的主题多元性就能看出来,关于家庭教育,蜘蛛自然现象的揭秘与审美,成长的反思等。 另外,文章开头写到适合读者6—8岁的小朋友,其实不然,文章只是以孩子的视角比拟,但并不是只适合小朋友看。 这也是作者把握较好的文学的特性之一—呈现复杂性带给我们的不同的感知和样态。

2019-08-27 09:13 匿名 ——

本文结合了动画片长发公主、手绘插画以及拟人访谈,对蜘蛛相关科学知识做了丰富的介绍。通俗性趣味性与科学性兼备,适合小孩子阅读。个人感觉对话开始部分的背景介绍略长,导致读起来进入主题有些慢,希望在后期可以稍作调整。

2019-08-26 12:4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