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征服
薛飞飞    来源社团:暂无
得票 18 阅读 140 评论 1

【摘要】黑衣文明是个什么存在?当时空紊乱人类进入原始外太空世界又会有什么影响,如果致力于宇宙保护消灭文明的话,那么地球迟早也会成为目标,而灾难来的太快了……

征服

飞雪

这场战争早就应该爆发的,这是来自太空深处的威胁,黑衣文明的战书早就递交,大约二十年前的时候,那时的地球还处于萌芽阶段,当然现在也一样。

一束激光,仅仅一束激光,也可能不是激光,总归来说月球因这一束激光而华为灰烬在月球轨迹周围行成一小片尘埃云,这个导火线的文明是怎样的科技!

怎料虎视眈眈的黑衣文明并没有如约降临,以至于人们都认为那个信号只是来自太空的玩笑,就这样二十年过去了,那封宣战书早已被抛却历史的长河,而这个时候,黑衣文明来了。

所谓的黑衣文明即全身被黑色衣料覆盖的文明,提醒似人又比人高的多,就像被黑衣文明征服的几个文明一样,地球上谁也不知道他们内部是什么,黑衣不是他们与生俱来的,可能是出于对宇宙的畏惧才诞生了今天的黑衣文明。

当人们从传来视频中明晰对方要吞并并消灭地球文明的时候,黑衣文明已经进驻火星了。说来可笑,人类的探测器如此能定位太阳系的每一粒原子,却没有发现已经进驻火星的黑衣文明。

那是一艘飞船,一艘谁也不知道已经达到什么科技水平的飞船,据科学家推测飞船外表所采用的是黑洞,只有这样才能吸收电磁波,当然他们也可能诞生了类似虫洞的科技,谁也说不准的。

一年前,人类收到半人马座的求救信息,当时黑衣文明正在对其进行侵略,谁曾想今天他就来了,要对地球进行侵略,与去年的无动于衷一样,地球发出去的求救信号注定要以影子的形式消失于茫茫宇宙中。再者说来根据光速恒定原理求救信号飞到据地球第二近的巴纳德星也要六年,想必黑衣文明对地球的侵略怎么可能会维持这么长时间?就像对半人马座的侵略,按照黑衣文明拥有光速技术,五年前半人马座被侵略,五年后侵略者就到达了地球,要知道半人马座距离地球只有四光年左右的。

人类必亡。眼下人类除非逃走要么死亡,这是无可争论的事实。对于刚刚控制核聚变的地球文明来说,在黑衣文明面前只不过是一直待宰的羔羊,什么时候消亡只不过是他的一声令下。而作为侵略者的黑衣文明来说在这个无边的宇宙中拥有尽量多的空间无疑更利于其生存,可能就是如此,也可能是其他缘故,总之人类完了。那只是一只飞船,没人知道最高载量,也可能是一支军队,对于时空掌控的程度,才是在宇宙中能够生存并扩张的保证。

要是上来就直接毁灭人类也好,人类不必处于惊恐之中,黑衣文明早就光临太阳系,如果不是要立即开战的话那么事实上他们更可怕,如果是在离开前夕开战,那么毁灭只是一瞬间的想法。可是这样耗着无端消耗人们意志对于人类而言是很严峻的问题,生活在恐惧之中的人们还有什么做不出来呢?暴乱,犯罪,杀人事件屡屡发生,换言之黑衣文明还未动手,人类已经在覆灭了。

眼下只有一个方案可行并达到联合政府同意,那就是谈判。凭借地球的能力根本不可能逃亡,即使逃亡也是很小一部分人的特权,而地球人口接近六十亿,这显然不可能,若像大规模逃离只能采用虫洞技术,而人类的虫洞实验真的糟糕头顶,最严重时方圆百里的土地瞬间消失,谁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人们都知道的是随之而去的人类不可能活着。

经过评判陈然获得了前往火星谈判的名额,这只有一个名额,这是为了节约时间,人类将倾尽资源以最快的时间将陈然送到火星。

王威廉导师送行路上,托马斯拍了拍陈然的肩,“人类的未来就交给你了。”

“可是……”陈然有些迟疑,但没有说出来“如果薛平川还活着就好了,他比我合适。”

“你不应该抱有这样的心理的,真的陈。”身为国际航空站的教练员王威廉知道了陈然的想法很严肃地说到,“世界上只有你和薛平川两人进过火星,但是他已经不在了,他的人生都献给了人类最宝贵的虫洞实验他是英雄,他的责任已经尽忠,难道你还不想他安眠吗?”王威廉最后的语气很大声,惊动了在场的所有人。

是的,载人登上火星的计划迟迟未完成,即使当时航天事业最发达的美国都十分困难,于是联合政府提议所有国家组建国际航空站,得到的消息全球分享,这个提议自然有很多国家反对和支持,像美国俄国欧洲国家这样的资本航天科技大国自然不屑与小国为伍,于是在鲜有大过参与的国际航空站就这样成立了,开始没有成效是自然,人类早已经成功向火星发射探测器,载人只是阶段,终于后来成功了,这得益于华籍的美裔王威廉的大胆阶梯资源尝试。

所谓的阶梯资源就是把资源安放在地球到火星的轨迹上,然后通过载人飞船于非载人飞船之间的相互组合而达到人员的转载,就这样承载着人类火星梦的两名飞行员薛平川和陈然达到史无前例的火星着陆居住并安全返航,从此火星的孤单被打破,当然后来还是鲜有人涉足,因为对火星的探索与对月球的探索一样,没有任何价值。

后来科技飞升也就不满足于星际之间无用的探索,而将目的放在维度空间虫洞探索,结果自然很不乐观,因为那比登天要难万倍的,这就是后来掌握了核聚变飞船甚至控制了核裂变都减少太空探索的缘故,除非飞出太阳系,不然根本没任何价值,说没任何价值也不确定,因为满水星的砖石和满木星的氢气都是很重要的饰品与能源,可是当能源危机解除谁还将其重视呢?

对于谈判除了独特的航天经验和谈判口才之外最重要的就是不能背叛人类,一旦战争打响,相比于熟悉地球的战场还是陌生对人类更有利,所以在测试时忠诚度自然更重要,拥有前两者的陈然竟然在最后一项也产生了出色的成绩,陈然无疑是最佳人选,当然陈然的好搭档薛平川再世时绝对没有陈然什么事的,有些人就疑惑可能是陈然捣的鬼,那自然是很少数,陈然什么都不知道的,薛平川独自驾驶微型太空船进入四维虫洞飞船被撕碎时陈然根本不在场,一般的飞船碎片在这个世界说明了薛平川的逝世,即使逝世,陈然也是很久之后才知道的,陈然没有愧疚,但是这次任务薛平川无疑是最好的人选,陈然顿时疑惑不已。

“看看周围,所有人都对你充满了期望,这是你第一次独自执行任务有点负担是难免的,但只有克服才能成长,你是知道的。”王威廉不停地给陈然进行心理疏解,甚至比心理学家都要认真。

陈然环顾了周围,身边从来没有这么多注视与期许,鼓舞着陈然的内心促使着陈然不能退缩,无论如何。

“是的。”陈然的声音不大但见证了他的坚强内心。

虽然人类再未登临火星但是模拟还是很成功的,耗费资源的阶梯资源耗能的方法肯定行不通了,聚变飞船的资源足以支撑数人多次来回,当然人越多时间也就越久。

熟悉的夜幕,熟悉的星空,陈然没有被勾起的久违的记忆打消念头,当时危险重重的记忆犹深,要不是薛平川一路上的鼓舞陈然早就跳会地球自然坠落了,结果自然消失在空中。陈然只是训练很顺利,但要论航天,陈然还真有点恐惧夜空,模拟的时候不明显,只有真正进入太空时才会显现出来,其实本不应让陈然上来的,还不是除了这一点问题陈然都将其他人远远抛在后面。陈然没有被懦弱的记忆打败,陈然知道飞船很安全。

也许是墨菲的作怪,飞船竟然出问题了,原本揪心的陈然疯狂地咆哮。在接近火星时飞船好像受到了什么干扰不受地球控制,错乱的仪表疯狂提示人工操作,慌乱的陈然宇航服和降落伞已经准备好,但是他不能,这样飞但跳不下去反而会飘荡在宇宙中,即使进入火星大气层也不能跳,如果距离不能把握好无疑在敲死神的门,而流落火星失联才是更恐怖的,会活生生的在希望中死去。

地球方面乱作一团,但是只能交给陈然自己处理,尽管地球不断尝试,但发现根本找不到飞船,这样的现象很容易导向黑衣文明的干扰。陈然试图平复内心的波动却只能加度紧张,陈然空白的大脑还在尝试着曾经的教学,那个模拟器里占领整个太阳系的小霸王的风采何在?

“不……”慌乱中陈然发现飞船极速向火星加速,很明显已经进入火星大气层,陈然如果不能在一定高度操控飞船减速那么只能跳离飞船,而那样无疑自寻死路。

火星上环绕的黄色暴风团在陈然的眼中像是一只魔鬼的眼睛,“啊!……”陈然回去操控台,不断操控着,疯狂操控着,不行了,只能放弃飞船。陈然刷的一下打开舱门搜的一声在空中打转陈然接受过这样的训练却没想到这么严重,陈然极力保持平衡,极力与大脑身体作斗争 终于还是失败了,陈然在空中飘荡着失去了知觉,地球通过火星探测器祝融号找到了飘荡的陈然,像片树叶,在大自然面前人类是如此的脆弱,他们只能眼看着陈然摔成渣,尽管哭着怒着试图唤醒陈然。

就在即将落地时,忽然一道光打到陈然然后光走了陈然消失了。地球方面赶紧放大方面,才发现是一个小型飞船。

陈然连昏迷都不知道是谁把他带走的,当陈然苏醒时已经在一个满白色的空间内,陈然也不知道这是哪里,一开始以为是天堂。

“可笑。”陈然叹了一口气,“还没登上火星就已经上了天堂。”陈然这样想。

“不,这里确实是火星,只不过你在飞船里,我们的飞船。”一声雄厚清亮的男声回答,然后走进来一个黑衣人。

“你是……”陈然吓得瞬间瘫痪在地,一字一句地顿着,“黑衣文明……”

“真正的黑衣文明并不存在,我只不过是宇宙的流浪儿罢了。”那人说,声音是从里面发出来的,标准的普通话,甚至连陈然说的都没这么标准,有理由怀疑黑衣文明已经破译了地球语言。

陈然不断尝试缓解,但都不能拉起瘫痪的身躯,像不能把地球举起一样,因为太沉重了。

陈然扶着白色的床问“你们的目的是什么?”看着与白色环境对立的黑色长袍人陈然一直有种压抑感,说不出来的那种。

“如你说知,占领宇宙,成为宇宙的主人。”

“你会把我们都杀光吗?”陈然问。

“不会,你们是活的试验品,我怎么忍心将你们杀光?”黑衣人疑惑。

“事实比我想的更糟,看来我们只能成为小白鼠了。”

“什么小白鼠?你怎么理解的?”黑衣人无奈,“我会保留你们生存,但是不能在地球生存。”

“那与死亡何异?”陈然哆嗦了下身子,全身的麻感好像消失了,慢慢爬了起来。

“你们会的,凡是有高等文明生存的地方我们所过之处还没有不成功的。”

“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你能想象一下没有高等文明的地球是什么样的吗?”黑衣人走进陈然问。

“会倒退到原始时代。”

“这就是我们的目的,高等文明危害了他们的生物圈,我们要做的就是把他们赶出去,恢复原始时代。”

“然后通过你们的科技把它保护起来?”

“那不是更好吗?”黑衣人疑惑。

“会有新的文明霸主的。”

“不会。”黑衣人笑了一下,“我们的谈话到此为止吧!我会把你送回去的,我给你们十年时间准备离开,十年后将对地球进行除自然造就生物之外的人类产物及人类进行清扫。”

“十年?这那么多人怎么可能?”陈然紧张到出汗了,室温自动调低陈然也感受到了冷气,陈然试着冷静,在与薛平川处事的时间里陈然得到的最宝贵的经验就是冷静,也正是因为冷静薛平川的事业才一往无前的,可惜……唉,悲哉。

“好吧!”陈然长出一口气,“能让我见识一下你的真面目吗?”

“我本人都来了还有什么不真呢?他们劝我派个人工智能的。”黑衣人幽默地笑了一下。黑衣文明消灭人类科技却又用人类科技保护地球生态,说来也可笑。好在这种矩阵——多星共主人的模式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安全。

“不是,我是说你能拿开黑袍让我看一下你的真面目吗?”

“我很隐蔽的,万能的主创造了我们让我们永远禁锢黑袍之中不得世人,除非所见者愿意以死谢一见。”

“不不不。”陈然着急了,“还是算了吧!我可不想这么就死了,我的人生还很长呢!”

陈然就这样被送了回去,地球以英雄的名义迎接陈然,陈然带来的十年发展期消息给了人类奋斗的勇气,人类必将倾尽资源离开地球,不然肯定要一直生活在恐惧之中,虽然黑衣文明给的信中提到过十年缓冲期,但是人类的错误解读造就了十年占领宇宙的谣言。不过还好了,总之还有希望。

核聚变已经装载飞船,量产并不是难题。这也不归陈然管,眼下要做的就是参加薛平川的葬礼,黑衣人来之前薛平川刚消失,他的家人不相信薛平川的逝去也不得不举办葬礼,作为陈然的挚友虽然陈然对薛平川了解不是太多,但是陈然有必要去参加一下。

那是一个两岸覆盖阔叶林的山河,薛平川平日里十分喜欢自然风光,总爱拍拍照什么的,对于宇宙的喜爱也同样如此,每次上天薛平川都要私人携带一个小型摄影机上去的,足以见得其对夜空的喜爱,对于地球陈然倒是没见过,只是听说也平日里几乎见不到人,都在森林中,也不怕被狼吃了,虽然森林里早已经没有狼了。

唢呐声响彻山谷,仅有的飞鸟也被扰动,这片寂静之林不再寂静,其实本如此,这里不止薛平川来过,仰慕的人数不胜数,只是这个山谷没有归为旅游区罢了。

薛平川没有多少朋友,家人自然不可能太多,围成一圈也不大,陈然就这样忍耐着老套的习俗,如果薛平川看了肯定会恼羞成怒的,像他那样节俭到抠的人来说稍微的富足就是铺张浪费。山谷中回荡的幽鸣就是薛平川的回声,眼下这些人都已在政府的通知下知道了灾难的到来,但又有什么用呢?该怎样还怎样就是了。

蓝色的天中火红的太阳发着热烈的光,普照在这片充满生机的土地上,土地上生物共同维护着家园,却不料因为人类这个物种的出现迎来了横灾,可能是天神有眼给人类降下灾难,虽然人类已经开始维护环境,但只要人类在地球就不会安全,这审判有趣。

陈然独自在丛林中行走,葬礼并没有什么吸引人的地方,在这仅有的时间里还是多多欣赏一下这自然美景吧!虽说十年也很长。

谁也不知道黑衣文明科技达到了什么水准,谁也只能为茫茫的未来期许。

薛平川仿佛在陈然面前,陈然没有对薛平川有多少怀念,也没什么可怀念的,但是他来了,悄无声息地来了。陈然知道这是幻想作祟,作为航天员的陈然怎么可能被鬼魅迷信思想左右?

陈然径直朝溪水边薛平川的身影走去,果然什么都没有。

“大惊小怪。”陈然这样自言自语,陈然是胆小,那是在太空中,虽然现实中也鲜有主见,反科学还是无法令陈然信服的。

从那之后陈然的生活一直有非自然事件发生,整整十年,人类社会热火朝天地准备飞船离开地球,陈然却被地球的神奇吸引,总感觉有某种力量在吸引着陈然探索。

当陈然起床时,总感觉被人叫醒,当陈然在城市里时感觉很空虚,当陈然在远离人群的自然风光里经常看到薛平川的身影,甚至后来胆子变大可能和这脱不了关系,当然其他人不这样认为,认为是陈然多次单独执行任务锻炼的,陈然经常在太空里看见地球的影像的,陈然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长大了吧!压力大了吧!

薛平川的身影总萦绕着陈然,陈然找过心理医生,结果只是太空压力过大,陈然甚至上过华山找道士,当然只能无功而返,这十年里陈然竟然相信了鬼魅的传说,这对于经常肚子太空作业的陈然来说是致命的,这就是后来陈然被撤销太空实验的缘故。

十年了,科技还是没有进步,那些妄想通过十年发展超过黑衣文明的守卫者的信念被摧毁到消失,生命竟如此可笑。

是时候离开了,向太空流浪的舰队已经在启航,陈然莫名对太空有种畏惧,当人类过半离开地球时陈然没有任何行动,只是在一座山的一条小溪边痴呆地坐着,看着薛平川的身影。

“你还活着,是吗?”陈然这样问,薛平川自然一次没有回过,也是那样地看着陈然。

终于,除了少数老年和一些其他缘故没有离开的人已经全部离开,地球将开始逆向演化恢复原野。

陈然嘈乱着胡须还在溪水边坐着,眼看着一座座高楼被摧毁,留给自然的演替将会永存,在黑衣文明的保护下。

薛平川竟然朝陈然走来,陈然一惊,因为薛平川重来没动过,而现在他来了,他越近越黑,直到化身黑衣人。

“你没有离开,你应该离开的。”黑衣人说。

“是的,我会死亡我知道,但我这十年来一直有个心愿,想知道你们脱去黑衣后的样子。”陈然站起来说。

黑衣人迟疑了一下,应该是请示了上级,“可以。”黑衣人的语气很轻,“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只见这黑衣人渐渐脱去了外衣,所出现的竟然是一个裸露的男子,地球男子,是薛平川!

“平川!”陈然刚想上去拥抱黑衣人赶紧裹严了自己,并且有些畏惧。

“对不起我不是,薛平川早就死了。”黑衣人说。

惊愕的陈然一直处于惊讶之中,“怎么回事?”陈然的声音不大,却充满愤怒与咆哮。

“想让你成长,然后消灭你,对不起这些年来的投影,你果然忘不掉他,你杀了他。”黑衣人说。

“不,我没有。”陈然惊慌地反对,“当时我根本就没有参与实验。”

“正因如此,你知道薛平川这人平日里胆大好战未知近乎疯狂,而你的谨慎能救他。”黑衣人说,“虽然你没有他优秀。”

“真相是什么?”陈然问,“仅仅如此?然后然后你们来占领地球?可笑。”

“不!薛平川被传送到了一个未知时空但适宜他生存的世界,在那里他一步步征服并占领那个星球,但是由于突飞猛进的文明令世界破碎不堪,于是他杀掉了所有跟随他的有独立意识的生命,然后克隆出黑衣人部队,在他死之前的遗愿是消灭文明意识,恢复自然原始。”

“你们本应向地球开战的。”陈然惊愕。

“是的,在开始的征程中我们都是先将当地文明消灭后再重整当地,但是后来发现那样的建设很困难,于是我们改成了赶出文明,这样也没有违背薛平川的命令,即使违背我们也会做,因为我们虽然是克隆的但你要知道我们也有独立意识,这就是薛平川最后自杀的缘故。”

“你们不怕吗?如果遇到高于你们的文明怎么办?”陈然问。

“并不是没有,过去就有过,我们战败得很惨重,后来我们发现掌握小文明的科技可以提升自己 于是就开始从小文明入手,果然经过不少文明的补充后我们强大了,至今为止还没有超过我们的文明。如果文明想进步,那只有占领别人,消灭别人。”

“但是你放走了他们,依然是如果,如果多个流浪文明联手呢!你们还有胜算吗?”

“不会的,想必你连同地球上少有的人类是人类文明最后的种子了,但是不就你们连种子都没有。”

陈然大惊失色,原来根本没有赶走,只有消灭,为了保留地面安全将文明毁灭在太空,这就是黑衣文明的计划,不然怎么可能纵横万里而无敌呢!

“我明白了,在我临死前能明白很满足,感谢你。”

“不谢,为了世界,为了环境,当然你的日子也不多了,好自珍重吧!”

“我知道。”陈然接着坐下看着天上的太阳,“你们的世界不需要我们。这太阳很美,可惜我已经不可能在明天也见到了。”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飞雪 2020-09-18 23:49
在看到比赛时当即胡写了一篇,好多东西都没写呀!
科幻作品
征服
薛飞飞

学校:湖南大众传媒职业技术学院

学历:专科

专业:影视编导

社团:暂无

职业:自由作家,剧作家,歌词作家,摄影爱好者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作者既不具备基础科学知识,也缺乏基本的叙述能力。很多词句都不通顺,故事结构十分凌乱。反人类的主题更是很阴暗。最后的翻转是故事唯一的亮点。

2020-09-17 06:53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