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坠入深海——关于抑郁障碍
邹沂桐   
得票 1 阅读 548 评论 0

【摘要】抑郁障碍的发病率和致死率都不容小觑,然而对患者的识别率和有效治疗率却令人担忧。身边的人微笑着,看起来比谁都乐观,可TA或许正被抑郁障碍困扰着,并且难于寻求帮助。 怎样知晓某人是否具有患抑郁障碍的风险?如何正确认识抑郁障碍?抑郁障碍患者到底经历着什么?怎样的诊疗能够科学地帮助患者? 从何媛的诊疗经历中来看看吧。

常看心理鸡汤里引用一句话“你有没有见过凌晨四点的纽约?”本意是论证努力才能成功,何媛抱着膝盖坐在床上想,可是我已经看了凌晨四点的校园至少大半年了,一切却都变得越来越糟糕。

晚上翻来覆去地睡不着,睡着了也总是一个梦跟着另一个梦,有时候比醒着还累。常常是喘着气从噩梦中挣扎着醒来,窗外还暗沉沉地没有光亮,打开手机看看时间,又是只睡了四五个小时。

明明很困很疲乏,头重而隐隐作痛,却始终难以入睡。

她坐在那里,有一瞬间感觉有一部分的自己离开身体漂浮起来,冷冷地看着坐在床上头发乱得像个疯子一样的自己。窗外缓慢地蒙上晨光,又是一天开始,所有糟糕的事要再重复一遍,这样疲惫这样折磨,还……活着干嘛呢?

她被这个念头一惊。

 

白天的课并不多,何媛往背包里装了两本书,走出宿舍楼门,太阳已经完全出来了,是个好天气。然而何媛却在这铺天盖地的阳光里感到窒息和无力。四肢似乎不是自己的,每走一步路都需要小心翼翼,就这样还是在下楼梯的时候一个恍惚,摔倒在两级阶梯之间。那一瞬间她特别想哭,想干脆从这地方跳下去死了算了。

好像就是从那一刻起,死亡变成了一种诱惑,时不时地出现在她的脑子里,她甚至很仔细地想要怎么样才能死得干净利落:跳楼和车祸都不好,如果没死成却残疾了就更糟糕了;割腕也不好,很容易被发现……

又在走神,老师点名的声音把她从重重思绪中拉回一点神智,何媛看了看屏幕上早就不知道放过了多久的PPT,感到一阵绝望。这样下去毕业都成问题,之前期中考试考得太糟已经被辅导员叫去谈话。

说到谈话,何媛突然想起那时候辅导员建议过,如果实在精神状态很差,可以去找一下学校的心理辅导老师。

但是心理健康中心离得太远,何媛一想到要走那么远的路就有一种没来由的抗拒。因此她只是回宿舍打开电脑,想先查一下资料。

输入关键字“失眠”“累”“想死”。

缓冲的小圆圈转完后摆在第一条的链接中有三个很显眼的字:“抑郁症”

 

如果一个人发现自己很长时间都很难高兴起来、过去能让自己高兴起来的事物好像突然失效了、很容易累,那差不多就该考虑考虑去看看医生了,因为这已经符合《国际疾病与分类第10版》(ICD-101992)中抑郁障碍诊断标准的三条核心症状:①心境低落;②兴趣和愉快感丧失;③导致劳累增加和活动减少的精力降低。

此外还有七条附加症状:①注意力降低;②自我评价和自信降低;③自罪观念和无价值感;④认为前途暗淡悲观;⑤自伤或自杀的观念或行为;⑥睡眠障碍;⑦食欲下降。如果这七条里也有好几条不幸中枪,那真的就很需要去看医生了。”

 

是这样吗?我生病了吗?抑郁症?精神病?

何媛茫然地看着电脑,一时间觉得手脚冰冷,只是右手还在机械地转着滚轮,眼睛惯性地把剩下的内容看了下去。

好在接下来又出现了一段文字:

 

我国法律对于抑郁症等精神障碍的诊断有明确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第三章第二十九条精神障碍的诊断应当由精神科执业医师作出;第三章第五十一条心理治疗活动应当在医疗机构内开展。专门从事心理治疗的人员不得从事精神障碍的诊断,不得为精神障碍患者开具处方或者提供外科治疗。心理治疗的技术规范由国务院卫生行政部门制定。

因此在生活中我们无权擅自认定某人(包括自己)患有或者不患有抑郁症,并且如果认为自己或亲朋好友有疑似抑郁症的症状时,应当及时就医明确诊断,减少不必要的担忧和困扰,也避免不恰当的‘治疗’。”

 

只是有几条符合,不一定的,何媛想,我没病,我只是状态不太好,努力一下就可以变好的……就可以……真的可以吗?

脑子里又开始反复地回放同一个念头:“不会好起来的,已经这么糟糕了,怎么可能好起来?我就是个没用的应该被放弃的人。”

这念头像是一条钻进脑袋的虫子,何媛觉得自己魔怔了,然后在QQ提示有消息的时候打开对话框想也没想地发过去一条消息:“我怎么还没去死。”

直到消息通知的声音又响起来何媛才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

 

好在不是家里人,何媛缓缓呼出一口气,看着对话框里写着的“旭旭”。

是程旭,她两年前认识的一个网友,说是网友,其实比何媛生活中的大多数人更亲近。程旭曾经提起过她吃了很长一段抗抑郁的药,和她说这些,应该不会被当成矫情吧?

程旭本来发了句“我跟你说”,大概是又有什么事要跟她吐槽,看到她的话后发过来一句:

“因为我需要你呀。”

何媛看着着简单的七个字,突然觉得郁结在心里的那口气散去了不少,我不是那么没用的,还有人需要我。

对话框显示正在输入,片刻后对方发过来长长的一段:

“你怎么了呀?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了吗?可以告诉我的,总是你听我抱怨,好不公平,也把让你困扰的事告诉我吧。”

“也没什么,”何媛慢慢地打字,“和你说几句话就好多了,跟你说这些把你心情也弄坏了怎么办?没什么事的,别担心。”

“怎么能是没事?!你都想到死了,告诉我吧好不好,有人分担会好很多的,别害怕。”

何媛还在犹豫,毕竟这种念头很难说清楚,没有缘由的消极,不就是矫情?

“告诉我吧,你不需要只挑选出积极向上的一面给我看的,难过也好悲伤也好都是你呀,所以告诉我吧,不要自己扛着,没关系的,别害怕。”

“虽然我不能为你做什么,但是至少可以倾听的,说不定还能给你一些建议呢?”

 

“我……”

“我失眠很长时间了,每天都睡不好,精神很差总是走神,总是忘记东西,可是让人难过的事情却会记得很久,有时候特别想砸东西,没原因地暴躁,有时候又想把自己关起来,谁都找不到……”

“我觉得我生病了。”

“我查了一点抑郁症的资料,和我现在很像……我很害怕,我如果真的是精神病怎么办?”

对话框有一会没动静,何媛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脑。

“别怕,如果觉得生病了,就去看看医生。抑郁症是心理方面的疾病,但即使是确诊了,你也不需要担心自己是别人眼里的‘疯子’。抑郁症发病率挺高的,有很多这样的病患,最主要的表现就是连续很长时间的不开心,但这不是你的错,抑郁症有一些神经生理方面的病因,所以不要扛着,去看医生,拿药,会让你感觉好一点的,或者不是抑郁症,你至少去看看医生有没有什么办法改善你的睡眠。”

“真的要去吗?”

“去看看吧,没关系的,而且要尽早去,说不定还要排队,去看心理医生的人比你想的要多,所以没什么的,都是很平常的,以前我告诉你我有抑郁症的时候你也没觉得我不正常呀。”

“你和我说的时候不是都痊愈了吗?你看起来比我热爱生活多了。”

 

一边聊天何媛一边查了心理医院的地址,不是很远,走路就能到,程旭说她对抑郁症还是挺了解的,虽然患病是不幸的,但是也不是说一定会给患者带来天翻地覆的变化:

“去看看医生不会让情况变得更糟,就当是去体检。”她这么说,还给何媛发了一些资料:

抑郁障碍(depressive disorder)是指由多种原因引起的以显著和持久的抑郁症状群为主要临床特征的一类心境障碍;抑郁障碍的核心症状是与处境不相称的心境低落和兴趣丧失;在上述症状的基础上,患者常常伴有焦虑或激越,甚至出现幻觉、妄想等精神病性症状。

“其中,‘由多种原因引起’指的是抑郁症患者体会到的抑郁症状,并不像是健康人因为一些不太顺心的事引起的抑郁情绪那样,是正常的对于外界刺激的响应,而是还有其他的各种各样的原因,比如发生在大脑里的一些病理变化、家族遗传因素等等

“病理变化?遗传因素?”何媛有些惊讶。

“是的呀,你知道神经递质吧?就是大脑里传递情绪、记忆等等一切信息的物质。抑郁症现在一般认为是和5-羟色胺和去甲肾上腺素的功能紊乱有关系,前者稳定情绪,后者提高兴奋感,它们的分泌量都不足,人就会感到抑郁。”

“……不明觉厉。”

“你只要知道是有神经功能紊乱的原因就好啦,另外既然涉及到神经递质和神经细胞的功能,就一定和遗传因素有关系,有一些人在处理负面情绪方面的神经功能生来就比其他人弱一些,也更容易患上抑郁症,这样的人我们称为抑郁症易感人群,就和流感易感人群一样的。”

“虽然感觉你说的挺有道理,但是用流感来比喻总有哪里怪怪的……”何媛吐槽,不知道为什么,和程旭说话的时候总是容易吐槽起来,大概是她比较有感染力?

“肯定是和流感不一样的呀。不过大方向是没错的,流感易感人群不一定会得流感,只有没有接触到流感病毒;抑郁症易感人群也是一样的,如果生活中一直没有发生能够打破心理防御的事情,就也不会患病,但是一旦发生了,同样的受打击的程度下,他们会比不易感的人更容易由抑郁情绪转变为抑郁症。”

“我似乎可能大概明白了……那个我找到我的医保卡了,我明天去医院。”

“嗯呐,加油呀,我们媛媛特别勇敢。对了你找个人陪你去吧。”

“算了吧……不想让别人知道,我觉得有人陪我更紧张。”

程旭好像想了一会:

“实在不愿意和别人一起就自己去,别忘带东西,有什么情况一定要立刻马上告诉我哦!!!”

“知道啦知道啦老妈子旭旭。”

“都说不要这么叫了我明明这么年轻。”

“那我睡啦,晚安。”

“晚安~

 

走在路上才发现踏出每一步都那么艰难。说不清自己在想什么,但就是非常抗拒。何媛咬着牙摸出手机给程旭发消息:

“我不想去!特别特别不想去!”

“你到哪里了呀?”

“……我出校门了……但是我不想去,真的不想去。”

“没关系的,去看医生不会让情况更差,我们只是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别害怕,我在呢,不怕。”

“我心跳特别快,我觉得我快窒息了。”

“深呼吸,来,慢慢地走,别着急,但也别放弃,别怕,我在呢,别怕。”

……

就这样磨蹭到医院门口,手机屏幕上满屏地车轱辘话。

“我到了。”

“嗯嗯,我们媛媛非常勇敢,来给自己点个赞。然后进去挂号吧。”

“那我去了,待会聊。”

“好的~我等你。

 

挂号、问诊、做了三个量表,初诊结果是抑郁状态和焦虑状态,有一定的躯体化症状,医生开了一周的药,让何媛下周再来复诊。另外因为她有自杀倾向,所以需要告知家人,于是何媛给妈妈打了个电话。

“你别想那么多嘛,医生开了药就好好吃,有什么事要告诉我,别老憋着。”

妈妈是这么说的,何媛想,她虽然不像程旭那样能告诉何媛抑郁症有生理原因,她虽然觉得何媛这样只是因为想太多,但她好像马上就接受了自己有个想太多的女儿。

“还挺开心的,”何媛给程旭发消息,“我妈都把我感动哭了。”

“那太好了,因为抑郁症要康复,主观社会支持也是很重要很重要的,主观社会支持和抑郁严重程度本身对抑郁症患者自杀行为的影响是高于负性生活事件的。社会支持是一种应激的缓冲和保护系统,这类支持最重要的是,夫妻、挚友、父母及同胞间情感上的关心和帮助。

“又专业起来了你。”

“反正大家能看懂,我就不费力气翻译了嘛。”

“我看到医院有贴什么团体心理治疗的海报,没来得及细看,那是什么?”

“是心理治疗的一种,帮助从心理层面纠正错误认知建立信心之类的,可以是对患者家庭进行提升家庭成员亲密感的团体心理疗法,也可以是相同病况的患者和医生一起进行。”

“还有这样的?我一直以为心理治疗就是去做心理咨询,面对面谈话什么的。”

“很多的,有些还挺好玩的比如沙盘,你可以多关注一下,学校的心理卫生中心会有这方面的活动。”

“啊我之前好像有看见过。对了医生看量表的时候还提了双相障碍,那个和抑郁症有什么区别吗?”

“正要和你说呢,严格来说抑郁症是一类疾病的统称,实际诊断时会划分得更细,除了轻、中、重度这种按照严重程度划分的,还要按照症状划分的,包括抑郁障碍也就是大多数人眼里的抑郁症、混合性抑郁、持续性心境障碍,它们各有各的特征。刚才你提到的双相障碍,以前也经常被划分成抑郁症的一种亚型,不过后来因为患者的表现、治疗、预后还有病因方面都发现和抑郁症有明显不同,现在已经被单独归类了。”

“好复杂……那我这样的,属于哪种呀?”

“这我可没法告诉你,只有医生才能诊断。”

“哦对我之前查资料的时候看到过。”

“乖乖听医生的话,相信医生是保证良好的治疗效果的前提。另外虽然有很多心理治疗的方式,临床上对抑郁症患者的治疗还是以药物治疗为主干的,药物治疗给心理治疗打基础,心理治疗稳固药物治疗建立的良好生理环境,大概是这么个关系,所以一定一定要听医生的话乖乖吃药。”

“你这么有经验?之前都没听你提这些。”

这句话发过去后对面好一阵没有动静,大概突然有事,何媛想,她们以前也会这样,闲聊嘛肯定没有正经事重要,不知道程旭忙完了又有什么要向她吐槽。

 

不管怎么说,这是很重要的一天,何媛拿出日记本开始写日记:

今天走了我长这么大以来最艰难的一段路,但愿这个选择是对的。虽然痛苦依然如影随形,但至少知道自己怎么了,或许以后有很长时间需要每天吃药、每周复诊,但坚持应该会有回报,祝自己早日康复。

加油。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普作品
坠入深海——关于抑郁障碍
邹沂桐

学校:中国海洋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生物技术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科普内容略显生硬

2019-07-01 17:37 匿名 ——

文章通过一个案例为读者剖析了抑郁症患者就医的心路历程,同时也引入了对于抑郁症的相关科普。这种方式比较新颖,也容易让读者接受,尤其是关于主人公的心理描写非常到位;需要提高的是科普部分,有些专业词汇和语句还是很生硬。

2019-06-17 23:51 匿名 ——

作者巧用对话形式呈现了抑郁症的诊断、治疗过程,使读者在了解抑郁症的同时,也体会到抑郁症患者的感受,促进大众理解抑郁症并以正确的态度对待它。但作为文学作品,在口语和书面语之间的转换稍显僵硬。

2019-06-16 23:44 马雪 ——

很吸引人的科普文!通过主人公的叙述和心理独白让读者宛如切身体会。文中穿插的科普内容虽然略显生硬,但仍是起到了不错的科普效果!

2019-06-10 11:54 匿名 ——

用自白式的聊天手法 来叙述抑郁症病人的思想生活和行动乃至与朋友的交流互动,并在对话之中自然而然的引出了科学的内容。自然流畅,略有不足的是科普的内容有些许太过直白和简洁。

2019-06-05 16:03 夏志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