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里海梦魇
尹俊杰    来源社团:西北工业大学学生科幻...
得票 3 阅读 298 评论 0

【摘要】内森和瑞恩是两名狂热的军事爱好者,他们不远万里地来到里海,去一睹苏联曾经研发里海怪物的军事基地。军事基地早已人去楼空,正在他们失望之时,某些没有见过的东西似乎引起了他们的兴趣……

内森竭尽全力地从大门口跑了出来,他四处张望,一眼就看到了卡车。他没有停下脚步,快速向车的位置跑去。

在副驾驶的门外,他停下来喘了口气。他回过头,那些东西还没有追上来。但他不敢再耽误时间了,毕竟它们的动作也很快,他必须赶紧摆脱他们。

他迅速打开车门,坐了进去。瓦列里还戴着耳机躺在驾驶座上,对即将到来的危险丝毫没有察觉。内森一把扯下来他的耳机,瓦列里先是很不悦,然后一脸吃惊地看着他。

“你……”瓦列里说不出话来。

“快开车!”内森喊道。他没工夫再浪费了。

瓦列里把座椅调正,拧了一下钥匙点火,打了个哈欠。“你怎么还穿着潜水服,发生什么事了?”

“一件会让你送命的事,”内森把之前子弹用光的弹匣取出,并为手里的格洛克手枪安装新的弹匣,“你还在犹豫什么?赶紧开车!”

“可是,你的朋友……”

“他已经被那些东西干掉了!”内森打断他,“它们追出来了,马上就会把我们也大卸八块!”

瓦列里愣了一下,他一定在想“那些东西”是什么。内森转过头,几个人影已经从大门处跑了出来。“赶快他妈的开车。”内森再次强调道。他拉下车窗,沉着地向它们射击。他的枪法尚可,一个弹匣打中了它们数枪,但依旧无法阻挡它们前进的步伐。

瓦列里也意识到了事态的严重性。他没有耽误时间,立刻踩下油门、挂挡,让汽车倒出目前的停车位置,面向大门。

内森把目光投向后座。他拿起靠在椅座上的杠杆式霰弹枪,慌忙地往其中填满12号霰弹。那些东西的速度很快,它们马上就要跑到卡车这里了。但是瓦列里的车技还靠得住。现在,他们面对基地的大门,正全速往外面开。

内森松了口气。他握了握手中的霰弹枪,放空神经。但卡车的前方忽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结实的撞击。咚——


    两小时前

卡车晃晃悠悠地在沙滩上前进,拖出两道整齐的车轮印。内森喝了一口手中的矿泉水,向远方阳光耀眼处眺望。

“嘿,伙计们。我觉得如果真的想在俄罗斯找些什么,你们应该去西伯利亚才对。”瓦列里的口音带着浓厚的俄语强调,但这几天中内森早已习惯。

“我们这次要找的不同,其实,我们已经去过西伯利亚了。啊,在那里也有不少收获。”内森说。通过内后视镜,他看了一眼坐在后方的瑞恩,显然,瑞恩也对这趟令人激动的探险也充满期待。

“好吧,你们在找什么我不在乎。这里既没有核弹发射场,也不存在空军基地。这里就是连渔民都不愿意来的荒地,几十多年来连鱼都打不到,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想来。”

“放心,我们不会做什么危险的事。你知道,我们就是两个单纯的军迷。”

“随意,你们付够了钱就行。”瓦列里回答。

车内的气氛再次变得沉默,只剩下内森不时往嘴里灌矿泉水的声音。

五分钟后,瓦列里活动了一下肩膀,似乎再次准备抱怨,但是前方出现了模糊的建筑物轮廓。内森抢先说:“看!我们没有在骗你吧。”

瓦列里把脑袋凑到玻璃上,眯着眼观察了一会儿。“这我还真没见过。”他嘀咕道。

“这不是什么机密,也不是什么毁灭武器。它只是……呃,前苏联的某种大型地效飞行器而已。”内森说。

“里海怪物。”瑞恩补充道。

他们更加接近了那堆建筑——官方叫法应该是里海军事基地。内森把水瓶放下,仔细端详着基地。他亲眼见到的苏联军事基地已经不少了,依他所见,里海军事基地也是标准的苏式风格。换句话说,就是没什么好看的。他本来就不是来这里欣赏建筑的。

“我们会见到那种飞行器吗?”瓦列里问。

“不会。这东西只造出过两架。而现在仅存的那个早就搬走了。我们是想翻翻房间,看看有没有留下来的资料。或者说,我们只是单纯想来一下这里而已。”内森回答。

“真是群怪人。你们最好快点,我不想在这荒郊野外露营。”瓦列里又开始抱怨了,内森无奈地摇了摇头,早知道他应该雇一个吃苦耐劳的人。

“好了,我们到了。”内森转移话题。他回头看了瑞恩一眼,又转头面向瓦列里:“你可以在车上等着,也下来可以跟我们一起走走。这没什么大不了的。”

“盛邀难却,然而我最好还是在车上等着吧。一堆文书有什么好看的。祝你们好运。”

“谢谢。”内森客套地回了一句。他和瑞恩走下车,开始整理自己的装备。其实没什么好带的,就算真忘了什么,回来拿就行。

“别忘了潜水装备。”瑞恩说着向他扔来一个包。内森接住,把它挂在了登山包后。

“我觉得我们用不上,水里又能剩些什么?”

“说不准。不过还是先带上吧。”瑞恩耸了耸肩。

内森点了点头,最后再检查了一遍,确认自己腰间的格洛克手枪弹匣满载。他们开始了新一次的探险。


从某个角度来看,瓦列里说的是对的。内森期望能在这些废弃了三十多年的大楼里找到点“好东西”:比如关于里海怪物的一些设计图纸,或者相关的文字资料之类的。不过看来之前苏联人收拾得很干净。所有文件柜都一干二净,保险柜也大敞,当然,里面什么也没有。

这里保存得完好,而且,一切看上去井然有序,与之前内森在西伯利亚见到的那些坦克设计工厂或者地下化武研究所完全不同。他望着一间会议室里没有被撕掉的里海怪物概念图,惋惜地摇了摇头。这架飞行器装备了八个涡轮引擎,背上扛着六个导弹发射仓,庞大的舱体内部能够搭载八百多名士兵。它能在海平面上方十米处以八百千米的时速航行,航程则达到了惊人的七千五百公里,这些数据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苏联人不应该这么轻易就放弃它,毕竟,它的确具有强大的实战效果,尽管造价昂贵。

他没心情再为里海怪物的前世今生感叹了。不远万里的赶来,他对这里感到非常失望——他甚至找不到一个值得带回去的纪念品。每次出去玩花销都不菲,可这次他觉得没什么收获。

“喂——内森——”内森听到了瑞恩的喊声,他停止思考,前往瑞恩的位置。

“怎么了?”刚一走进房间,内森便问道。

“我认为,里海基地不仅仅只有里海怪物这么简单。当年的里海舰队实力也不容小觑。”

“你的发现是什么?”

瑞恩在他身边的小舱口处蹲下,同时打开手中的手电筒。内森来到一旁,顺着光线的方向看去。

“水里面有东西,我刚刚好像看到什么玩意在动。下面或许藏着一些秘密……”

瑞恩的话没说完,从舱口处突然跳出来了一只老鼠,把他们两人吓了一跳。老鼠倒是心定神闲地溜走了,他们俩站在原地面面相觑。

“这——”瑞恩张开双手,表情里更多的是疑惑。

“只是一只老鼠而已。”内森说。

“见鬼,你见过能在水下呼吸的老鼠吗?”瑞恩问道,“水里有些什么东西。”

内森的神经再次被调动起来。“老天,我还以为这次真要扫兴而归了。你说的没错,还好我们带了潜水设备。”他卸下背包,拿出氧气瓶和潜水服。

“呼啦。”瑞恩做了个鬼脸。

当冰冷的里海湖水没过内森的头顶时,他抖了个机灵。他打开头顶的照明设备,又摸了摸无线电,一切就绪。“感觉如何?”他问道。

“不能再好了。两个气瓶都是新的,我觉得我能撑上两个小时。”瑞恩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

“真不错,那我们出发了。”内森说着开始下潜。他们不需要往下游多久,因为那栋水下建筑就在不远处。很快,内森便看到了它。它比内森想象的要大不少,它像是一个类似机库的东西,巨大的穹顶式外壳内几乎能装得下两架里海怪物,黝黑的外表也神秘感十足。随着进一步观察,内森发现它的结构不是完整的:它是从海平面沉入湖底的。

又是一处苏联的秘密,内森想。

“令人惊叹,”瑞恩简短地评价道,“它里面会藏着什么东西?”

“可能是超级里海怪物或者相似的东西吧。”内森回答。他们不再浪费时间,进一步下潜,寻找进入建筑的入口。

直至下潜到湖底,他们才对这座建筑所受的损伤有了一个系统的了解。它原本是和其他湖面上的建筑一样,由地基支持着它建立在湖面上。显然,苏联人曾经把地基炸毁,让建筑沉入湖中。真是奇怪,里海怪物已经足以让人震惊,但他们只是费尽心机隐藏了这座建筑,事情一定没有那么简单。

在周围转了十分钟左右,他们找到了一处可以进入的舱口。他们没有多想,游了进去。瑞恩在前,内森则跟在他的身后。建筑的内部和外面的大楼差不多,只不过浸泡在咸水中让它的腐蚀程度更高了。内森推测,他现在应该位于类似员工办公区的地方。

前方的道路出现了分岔,他们停了下来。“好吧,看上去我们要暂时分别了。你左我右?”瑞恩说道。

“我无所谓。”

“那就这么决定了。记得注意自己气瓶里的气量,我们在舱口处集合,回见。”瑞恩干净利落地结束了对话,他们两人分开了。内森向左侧前进,这是一个有着小小倾斜角度的斜面,但他游了一段距离也没有见到其他不同的东西。内森推测,这是条向办公区深处前进的走廊,而瑞恩走的那条路一定是前往机库的。内森再次叹了口气,为自己凄惨的运气而感到沮丧。

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回过头去追瑞恩。他只能接着顺着路来到尽头。不久他发现他从水中走了出来。办公区的结构设计还是非常严谨的,即使建筑沉入水中,最高的部分依然形成了一处不小的气室,这让内森有些惊喜,因为那些文件不会被水给泡坏了。他犹豫了十秒钟要不要摘下面具,最后他还是决定不去呼吸已经三十多年没有更新过的空气。

他边向上走,边观察各个房门上的牌子。像他这种常年奔袭俄罗斯的人,特意花时间学了俄语,而且对大部分军事词汇也熟记于心。忽然,他看到了“指挥官”这个词。这里一定是指挥官办公室!他兴奋地走上前,房门没有上锁,他轻易地推门而入。

房间的结构没有什么特别的,他甚至都没有花时间观察。不过,他发现这里保存着不少资料。他从文件柜里抽出一张,上面净是些数据资料。他开始继续翻找,直到一张概览性图纸让他停下动作——

“H”级战略核潜艇,里海军事基地

内森确信在苏联公布的潜艇研发计划中不存在H级,而“H”的全称也验证了他的想法;赫鲁晓夫。赫鲁晓夫级核潜艇,听上去还有些好笑。但是最让内森难以理解的是潜艇的外表,它的设计完全不符合流体力学,粗犷的外表带着很浓厚的苏式钢铁风格,然而这并不是一个很实用的设计。理想的潜艇应该做成圆滑的棒槌型,在航行时阻力最小。这艘潜艇的样子却像一些科幻电影里的太空船一样,又扁又长又宽,舰首下搭载的两个二联装鱼雷发射管倒是有些核战末日的风格,有279工程的影子。如果不是他身处此地,他肯定会把这东西当做某个苏联军官不切实际的狂想。

他把这些资料都放进防水背包中,准备带回去以后慢慢研究。无论如何,这都是一个新的发现,揭密了前苏联一项古怪的计划,这绝对够有趣了。他屏住呼吸,更换了气瓶。含氧丰富的空气吸入鼻腔,让他精神舒爽。他开始翻找办公桌。

桌面上的东西都在建筑下沉时被震到不知道什么地方了,于是内森只能一个个察看抽屉。抽屉里净是些精致的小东西,估计是这个潜艇项目总负责人的私人物品。内森挑了几个保存还算不错的、好看的物件放进包中。他打开最靠近桌面的抽屉,那抽屉其实带锁,估计事发紧急,负责人忘记给抽屉锁上了。内森从中发现了一个使用痕迹明显的精装笔记本。

他把笔记本拿出来,粗略地翻看了一遍。这是负责人的日记本,记录了从他接手项目直至他葬身湖中的日子。内森看了一眼气瓶的压力表,空气充足,他还有机会草草地把它看一遍——他实在太想了解这个H级潜艇了。其他地方也没什么值得寻找的,那么,就在这里看一下笔记本再回去吧。

他找到一处墙角靠下,打开笔记本,从第一页读起。

第一次来到黑海,我对这里印象还不错。

谢尔盖耶夫元帅亲自推荐我作为新式潜艇开发的总负责人,这让我诚惶诚恐。我知道,里海那边正在搞一种大型的地效飞行器,不过元帅告诉我,那东西其实是为陆军服务的,我参与的项目可是一等一的绝密。据说,这东西是用于对付美军航母的。(看到这里,内森微微皱眉,他想不明白如何用长相这么怪异的东西应对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美国海军。)

我刚报道完毕,就跟雷巴尔科博士聊了聊。他是个热情洋溢的人,对自己的设计充满信心。他大体向我介绍了一下H级的结构,它奇怪极了,我认为它都根本不应该叫做潜艇。雷巴尔科博士赞同了我的疑惑。他告诉我,由于官方还没有更加准确的叫法,所以它一直被称为潜艇。

H级其实是一种多用途水面航行器。它主要是用来在水面上航行的,只不过必要时候可以潜入最深五十米的海中,增强自己的隐蔽性。所以,他们并没有过多地考虑外形设计。不过我依然没有理解这种潜艇的设计愿想:它似乎是一个护卫舰的换装方案,在增大排水量的同时又改良了隐身性能,不过武器少得可怜,而且,它甚至没有位置装备导弹发射管。我以玩笑的口气问雷巴尔科博士,我们不会真的要靠那四个基本没什么实际效用的鱼雷管攻击航母吧。他说当然不是,H级潜艇的核心不在这些地方,过几天他会详细地介绍。

所以我最终还是没有理解,不过没什么,元帅都看好的方案,一定有它的可取之处。

与雷巴尔科博士的简谈结束了,我把大家召集起来,开了个会。

接下来很大一段是一些杂七杂八的记录,内森现在没有时间详细了解它们,他把这段略过,直接进入比较重要的部分。

今天是个重要的日子,设计小组决定为潜艇安装主炮。

我们所有人都待在车间里,等待这一伟大时刻的到来。潜艇周围都是忙碌的工人,我看着体型宏伟的H级,它的震撼程度丝毫不亚于一艘巡洋舰。很难想象,经过这些人近十年来的努力,它真的被造出来了,接下来它将进行下水实验等进一步评估。如果顺利的话,它将在五年之内进入海军的服役序列。

雷巴尔科博士拍了拍我的肩膀,口气中压抑不住自己的自豪:“怎么样,它很棒吧?”

我没有回答,反而打趣道:“我们隔壁研究的东西叫做里海怪物,要我说,那算个什么。我们这可是里海梦魇。”

“不错的名字,雅科夫。”雷巴尔科博士说。我不再说话,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H级上方吊装的一个圆柱形装置所吸引。几名工作人员围在一旁忙碌,确保它被安装在正确的位置。我趁这个时刻,抓拍了一张照片。

(内森翻页时看到了那张照片。H级全身呈现出金黄色,整体结构与他在图纸上所看见的基本一致——舰首的鱼雷管,鱼雷管上方的通风系统,在舰身左右两侧布置的定制可收缩式AK-630近程防御系统,以及被挡住看不见的尾部两个螺旋桨。不过最让内森好奇的是上方吊下的那个“装置”,那一定是他们说的核心,不过从那张清晰度不高的图片来看,它就像个逃生舱。)

“这就是你们说的航母杀器吗?”我问道。

“没错。它可是一个激光发射器啊,雅科夫。想一想,有一个核反应堆为它供能,它能产生多大的威力。我们已经测试过了,它可以在十千米的射程中毫不费力地击穿五十米的船身,而且最关键的是,没有东西能够阻拦X射线。”

我完全明白了设计的构思。H级其实是一个武器搭载平台。它那点隐身能力在第一次开火后便毫无用处,而它更无法抵挡攻击。不过,只需要一次攻击就够了。它可以轻松地撕裂“小鹰”号的船体,而且是毁灭性的破坏,任何手段都弥补不了。虽然H级造价昂贵,但用它一换一航母,简直是无可挑剔的战术选择。

“我明白了!但我还有一个问题,船壳上部那些横条是做什么的?”

“一种新型的反声呐栅格设计,用于潜水时保持隐蔽,聊胜于无。你可能会说它的面积太小不足以保护整艘船,它不需要。它只要能保护我们的激光发射器不被敌人探测到就可以了。”雷巴尔科博士答道。

我确实不理解,不过目前来看,H级怪异的外表下每一处设计都具备合理性,而各个部件竟然通过完美的协调组成了一件强大的武器。我默默赞赏着雷巴尔科博士的想象力,有了它,不管美军有多少艘航母,我们来一艘打一艘。

随着阅读,内森越来越激动。他们真的设计出了这种超乎想象的武器,还把它造了出来!不过当内森冷静下来思考过后,他意识到了这艘潜艇的一个致命缺陷:激光武器的贯穿性很强,但是破坏范围很小。对于一艘大船来说,几十厘米的孔洞根本算不上什么威胁。就算激光持续射击,因为潜艇转向难度大,几秒之内也不会有什么显著杀伤。除非它们想办法改进船体或者激光武器,否则,它依然不具备实战效果。

他跳过接下来一些复杂的技术细节以及各种琐事。这名能干的总负责人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他企图说服雷巴尔科在船体上做出改进,比如在侧翼加装辅助转向器之类的,但雷巴尔科坚持自己的看法。争论不断进展,而笔记本的记录也快到了尾声。

下水比我想象得更顺利些。相比于隔壁的里海怪物,我们进展已经很快了。马特维跟我说,莫斯科那里运过来了一批新的激光武器,它比我们现在所用的功耗低,杀伤性更强,我觉得它已经能够满足H级的既定战术需求了。而雷巴尔科博士同时告诉了我他的另一个设想。

“我在设计初还有另一个方案,那就是把激光武器改进成人员杀伤性武器。操作很简单:只需要分离最外层的几级反射镜就行。大范围的高能X射线直接射击人体,能对敌方舰员造成破坏性的损伤。这样,我们在战争中只需要面对拱手而来的战利品。”

“你对这种设想有过实验吗?”我问他。

“没有。谁也不知道DNA的破坏将造成多么严重的后果,它可能会让人得白血病之类的免疫系统缺陷病,甚至会有其他一些预料不到的现象。这样的实验太不道德了。”

“既然如此,雷巴尔科博士,那我们就不要再提此事了。战争不是儿戏。”我打断了他,结束了对话。我很尊敬雷巴尔科博士,他的一些想法确实很棒,但相同地,有时候他会搞一些毫无逻辑可言的妄想。我必须时刻提醒他,保卫祖国需要实干,我们不能把资金浪费在幻想之上。

(之后几页都没什么有意思的内容,直到最后那部分,笔迹突然潦草了起来。)

在经历了这一切之后,我竟然还能安静地坐在这里写日记。记下点东西吧,我的大脑告诉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反正,我已经是死路一条。

刚刚美国人的特种部队袭击了我们。他们大概有三十多人,分成几个小队,伪装成迷路的工人驾驶着卡车前来,作战效率极高。他们先是攻击了里海怪物的机库,我想他们的目标便是那个。里海怪物被他们的间谍卫星发现后,他们就一直把它当做一个威胁。至于H级,他们恐怕还不知道有这东西吧。不管怎样,他们攻下了那里,安保人员阻挡不住他们。我看到一架里海怪物匆忙起航,但可惜的是,驾驶员太慌张了,它因为操作失误沉入湖底。本来我以为等美国人炸毁里海怪物的机库后,他们就会离开。但另一架里海怪物并不在机库里,所以他们开始搜索我们的建筑。这太不幸了。

为了不让美国人发现H级的秘密,我下令炸毁这里,让进入这里的美国大兵和所有秘密一起葬身湖底。绝不能让他们发现H级,我已经能够想象他们拿着雷巴尔科博士的研究成果,在全世界四处侵略了。

现在,我正坐在办公室的角落里,地面和墙体晃晃悠悠的,建筑还在下沉。除了金属碰撞的声音,我还能听到工人们的喊叫声,以及不时响起的零星枪声。我很抱歉不能救下他们,但就算我不这么做,美国人也不会轻易放过我们吧。如果说我还有什么遗憾,那就是我没能尝试新的激光武器。项目的失败需要反思很多。

等等。

我突然想起雷巴尔科博士前几天提到的人员杀伤武器。项目已经失败了,那我们不妨试一试。虽然实验的结果不会有人知道了,但至少我们是亲历者,比如可以用它来解决几个美国兵。

我很想再记下些什么,但我知道,时间不等人。这里正在进水,而且美国人也会随时出现。

再见。

内森从阅读状态中回过神来。他瞥了一眼气罐的压力表,是时候回去了。他把笔记本合上,小心地放进背包里。他发现了一个秘密——足以震惊全世界的苏联武器研发史。可他已经不再兴奋,他的心情随着总负责人最后的记录而一落千丈。H级潜艇、激光武器,或者说什么里海梦魇,不管曾经这里发生过什么,它就像军事史上那些被埋没的真相一样,无人问津。

他发出一声叹息,感慨于这世事无常。

虽然他很像再待一会儿,但逐渐浑浊的空气不断提醒他不要这么做。他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他转过头,这才发现办公室其实还有另一个出口,从方位来看,那里应该能直接通向潜艇的机库。内森又来了兴致,如果可以的话,他或许可以通过那条路回去,顺便再看看H级潜艇……

还能跟瑞恩吹吹牛。

他向前走了一步,但鸭蹼踢到了一个硬硬的东西,他停了下来。那是一把弹匣被抽掉的CAR-15卡宾枪。意外的收获!他弯腰捡起来,这把上了年头的绿色贝雷帽部队制式卡宾枪大有收藏价值。

但前方似乎传来了什么东西的叫声。内森皱了皱眉,难道里海里生活着什么叫声奇怪的水生动物吗?

“叮——”内森看向声音发出的位置。一个装满子弹的弹匣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掉了出来,就在他前方大概二十米的地方。他将头顶的手电对准天花板,怀疑是不是上层还有什么东西。

内森什么也没看到。三秒钟之后,汹涌的恐惧感爬上他的心头。他颤抖着拿起格洛克手枪,向前方瞄准。

暗影处,几双幽邃的绿色眼睛逐渐浮现,手电筒照亮了他们模糊的人体轮廓。

(完)

一些历史知识的补充:

里海怪物:确有其物,一种地效飞行器。苏联在1963年就已开始了里海怪物的研发,文中有所介绍。里海怪物确实有飞行员操作失误造成的事故。

279工程:一种四履带形式的重型坦克,同时加装了很多防辐射的设计,为了让坦克兵在核弹爆炸的冲击波下活下来而产生的原型。1957年造出过样车。

绿色贝雷帽特种部队:美军王牌特种部队之一,因为越南战争的不佳表现一度解散,但绿色贝雷帽又在上世纪80年代重新组建,承担一些秘密的特殊任务。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里海梦魇
尹俊杰

学校:西北工业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飞行器动力工程

社团:西北工业大学学生科幻协会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非常有趣的科幻故事,类似于游戏视角,虽然不新奇但是展开了合理的故事想象。

2020-11-08 15:53 匿名 ——

中规中矩的故事。最后通过笔记本中的大段记载来展示背景设定的方法不是很妥当。

2020-11-08 15:50 匿名 ——

一个纯粹由好奇心支撑的探险故事,又是纯粹的军事题材。这在八十年代中国科幻里很常见,现在却很少有人写。有种阅读《珊瑚岛上的死光》之续集的感觉。如今的科幻作品虽然数量更多,题材却大受局限,出于这个理由,鼓励作者这种求新求变的尝试。另外,本篇写法类似电影,充满画面感。

2020-09-17 06:04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