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量子退火
瓦力   
得票 46 阅读 419 评论 0

【摘要】量子计算机工程师韩东的女儿欢欢得了帕金森,韩东想通过量子退火算法找到治疗女儿的方法。三年过去了,女儿的病越来越重,而它的研究却毫无进展。此时,一位神秘的年轻人出现在了他们的生活中,他自称能够治愈欢欢,而他和韩东的量子退火算法也有着某种神秘的联系。

禅宗采纳整体论,并且推向逻辑上的极端。如果整体论是断言事物必须作为一个整体被理解,而非其各个部分的总和,那么禅宗走得更远,认为整个世界根本就不能被划分为一个个事物。划分世界就会误入歧途,因而就不能达到顿悟。——侯世达 

“韩东,你只剩最后七天了!到时你必须交出悟空。”

“我知道,老丁。”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如果……”

没等老丁说完,电话突然中断,大楼里的灯也随之熄灭。楼下马路上传来了汽车急刹车的声音,显然交通灯也失灵了。车辆的鸣笛声,路人的叫骂声混作一团。谁能料想,上海这样的大城市也会发生如此大规模的停电。何况,还是本月的第二次。

20分钟后,灯又重新亮了起来。

韩东重新拨通了老丁的电话。“那项目组的其他人呢?”

“这个你不用担心,公司早有安排。以色列国防部的项目我们已经拿下了。他们急着要用悟空测试他们陆基导弹防御系统的防火墙。要不你也一起来?三年了,有些事你该放下了。”

“嗯……不是还有七天吗?”

“我知道,悟空的计算能力很强。但用它计算蛋白空间结构这种级别的复杂问题 ,仍旧是死路一条。这事你得听小曼的意见。她可是神经生物学的专家。两年前她就料定有今天的结局。”

听到老丁提起自己的妻子小曼,韩东不禁皱了皱眉。两年前她突然决定离家前往德国马克斯·普朗克生化研究所进行为期两周的学术交流,他还特意请了假,为她送行。临行前的那个晚上,她一言不发,把自己所有的衣物都打了包,塞满了三个行李箱,就连和女儿一起拍的全家福也悄悄塞了进去。在前往机场的路上,坐在副驾驶的她一直侧头望着窗外,没有和他说一句话。

结果,和他预感的一样,学术交流不断延期。从两周变成一个月、三个月、半年。直到现在他们也只是偶尔通过微信进行视频聊天。在别人眼里,他的妻子顾小曼和他一样坚强、固执,痴迷于工作。但韩东知道,她比任何人都脆弱,她在逃避。她儿时的经历,她自以为的理性,此刻都在引诱她成为命运的逃兵。

电话另一头的老丁似乎注意到了韩东的沉默,故意岔开话题道:“其实这三年也不算浪费,咱们刚宣布悟空问世那会儿,那些比特币巨鲸都来找我们,要求我们延缓对RSA解密算法的研发。作为回报,他们增持了我们的股票。这三年你对帕金森综合症量子退火的研究没有任何进展,天量的投入靠的就是他们的融资。但你知道现在他们手里的比特币已经抛得差不多了。你的项目必须得停下来!”

“老丁,你知道退火算法是基于统计学的,虽然我们还没有找到破解帕金森的正解。但我们已经排除了大量错误的解,答案随时都会出现。”

“你不要和我谈技术,你只要知道,再这么耗下去,公司就要破产了。我们现在必须要有成果,要有营收。你还有最后七天,之后我们必须把悟空投入到以色列的项目中。”

没等韩东回答,电话另一头又传来了老丁颇为忧虑的声音。“上回停电,国家电网应急办打电话找过我。”

“这事和咱们有什么关系?”韩东不解地问。

“他们说上回停电,就是以咱们这块儿为圆心向四周辐射开的。你说会不会和悟空有关?”

“放心吧,老丁。你也知道,悟空没有接在市供电网络上,它有自己独立的供电系统。”

“我知道,不过你最好再仔细检测一遍。以色列的项目对系统安全性要求很高。可别让煮熟的鸭子飞了!”

“好!”其实韩东知道,老丁为了他的研究顶着巨大的压力。整个公司200多人,数以亿计的投入,3年来却没有一丁点儿成果。若不是因为他是悟空的主要设计者,以及大家对他遭遇的同情,谁会愿意陪着他在这片望不到边际的迷雾中冥行擿埴?

不过,韩东更加明白,他看似癫狂的执著是拯救女儿欢欢唯一的希望。

* * * * *

帕金森综合症是一种影响中枢神经系统的慢性神经退化疾病,患者最明显的症状是颤抖、肢体僵硬、运动功能衰退,严重的还会出现抑郁症甚至痴呆。大多数患者发病时都已逾花甲之年。但欢欢右手开始颤抖时,她甚至还没有迈入人生的花季。

那天,当小曼发现女儿弹奏巴赫的D大调奏鸣曲时连续的错音,敏锐的她,脸一下子就白了。她太了解自己的女儿了,欢欢从小就过目不忘,凡是她掌握的技能,从来不会有一丝一毫的差错。能够让她弹出错音的原因只有一个。虽然她对于这个盘桓在自己家族的诅咒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厄运会来得这么突然这么早!那一天她抱着女儿整整哭了一夜。

和所有的父母一样,韩东和小曼想尽一切办法寻找治疗女儿病症的方法。然而一次次的失败,一点一滴地吞噬着他们的希望。作为神经生物学专家的小曼更是知道,人类对于帕金森依然无能为力。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病魔一点点侵蚀着女儿的青春,最终带走她的生命。

当韩东驱车来到欢欢的学校门口时,正看到欢欢步履蹒跚地朝他走来。作为一个15岁的少女,本该洋溢着青春的活力。但此时的欢欢,远远看去却显露着与她年龄极不相符的老态。不过,看到自己的爸爸,女孩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她一边艰难地抬起手臂朝父亲挥手。一边环视四周,像是在搜寻着什么。

没等欢欢走到校门口,韩东便迫不及待地冲到了她的面前,接过她肩上的书包。转身,箭步回到车旁,打开副驾驶座旁的车门。欢欢也熟练地坐进了父亲的车里。在妻子离开的这两年里,每次放学,韩东都会早早地守候在学校的门口,风雨无阻。

“嘿,老爸。今天怎么了,这么严肃?”

“没事。我的项目还有七天就要结束了。今晚我会和你妈妈谈一谈,无论有没有找到治疗帕金森的方法,都让她回来。”

听到父亲说起自己的病症,欢欢沉默了片刻,欲言又止。她右手的食指不自主地向大拇指靠拢,两指相互绕着圈圈。

韩东知道,自从女儿得了帕金森,只要心里有事她就会这样。

“你刚才东张西望的在找谁?”韩东有意错开了话题。

“啊,没谁。”欢欢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

“是不是最近一直在微信上和你聊天的那个小子?”

其实韩东早就注意到女儿最近结交的这个网友。原本还担心她会不会早恋?但想到她现在身体的状况。而且,他还发现,自从他们认识之后,女儿变得比过去要开朗。之前因为疾病造成的抑郁也有所减轻。所以,他也就不去干涉了。

“我都不知道他是谁?只知道他和我是一个学校的。”欢欢辩解道。“他懂的东西很多,连你的量子计算机他都知道。”

“哦,是吗?”

“他说,悟空和一般的量子计算机不同。它运行的是一种叫做量子……量子退火的算法。他还说每一个退火算法的线程都拥有着自然的神性。它们不断地编织着一张网,等待着最后的顿悟。”

没等欢欢说完韩冬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那小子还挺有诗性。”

“我也觉得他的想法挺奇怪的。”欢欢脸上又浮现出了淡淡的红晕。“老爸,量子退火到底是个啥?”

一谈起自己的工作,韩东的眼里瞬间闪烁起了兴奋的光芒。“所谓的量子退火其实是模拟退火算法和量子效应的结合。模拟退火算法的思想步骤和金属退火过程十分相似。它可以通过迭代求解策略实现随机寻找最优解的能力。而量子计算机则可以利用量子叠加态的特性让成千上万的模拟退火算法同时执行。”

“啥意思?没听懂!”欢欢是一个十分聪明的孩子,不过对于自己不理解的问题她也从来直言不讳。

“爸爸给你举个例子,假如你知道在你们学校操场的某个地方埋了一颗钻石。但你却不知道它具体埋在哪里。你会怎么找?”

“那就一点点挖呗。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总能找到它。”

“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那就找同学来帮忙。每个人分配一块区域,然后大家一起找。人多力量大!”

“对,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嗯,那就是对每次挖掘后的结果进行统计分析。找到那些必定挖不到钻石的区域的特征。那些区域就不必再派人去挖了。”

“对!”韩东点点头,朝女儿露出赞许的目光。

“那我明白了,妈妈用生物学的方法研究帕金森就好比分析那些挖不到钻石的区域有些什么样的特征。而爸爸的量子退火算法就是要找很多很多的同学一起帮忙来找钻石,是吗?”

“完全正确,真不愧是爸爸的女儿!”韩东开心得笑了起来。

“看来,那家伙又说对了!”

“哪个家伙?”

“呃……就是……”欢欢变得有些支支吾吾。“就是最近和我聊天的那个家伙。我刚才和你说的,其实他之前也和我说过。只不过那时我没有完全理解。你知道吗?他还说对于量子退火真正的能力连你都不知道!”

“是吗?那他有何高见?说来听听!”韩东心里暗暗吃惊又有些好奇。

“他好像说,现在对于量子退火的应用,大家都把注意力集中在量子叠加态的效应上。如果只想着用它的并发运算能力做一些类似大素数分解的活,那真是大材小用。”

“哦?那他觉得,什么样的活才配得上它?”

欢欢似乎陷入了沉思。她右手两根手指绕圈的速度也变得更快。良久她才慢慢地答道:“演化,和自然界一样的演化!”

“演化?”这个回答显然超出了韩东的预期。

“他和我说的时候我似乎有些明白,但现在却怎么也想不起来。”欢欢补充道。

韩东看着身旁紧皱着眉头的女儿也就不忍心深问下去。深秋的夜来的越来越早。不知不觉中,路边的灯已悄然亮了起来。看着落叶在灯光下一片片飘落,韩东不免添了一丝伤感。不过看着身旁依然自信乐观的欢欢,他的心里倒也有了些许的安慰。也许在这最后的七天里真的会有奇迹发生! 

韩东一边默默祈祷,一边驾车穿行在都市的霓虹中。

突然,一声刺耳的刹车声打断了韩东的思绪。紧接着,道路两旁的路灯、交通灯、建筑物都暗了下来。在他们周围,许多车撞在了一起。一时间,火光燃起。消防车、警车、救护车的笛声由远及近。

两人惊魂未定,欢欢却发现,在他们途径的十字路口,有一盏红灯亮着。它亮得如此的耀眼。若不是它,也许这对父女就要葬身侧面驶来的卡车之下。

* * * * *

每一次和小曼通话,韩东的心情都是复杂的。他渴望她能够早日回家,但他也害怕见到她。三年来他的项目毫无进展。悟空已经对中脑黑质细胞中路易氏体蛋白质的空间折叠结构做了7000多亿次的模拟。但他苦苦寻找的那颗钻石却始终没有露出半点踪迹。

微信视频聊天的铃声准时响了起来。韩东的手机里出现了小曼清秀的脸庞。短短几个星期,她变得更加憔悴、苍老。

“项目只剩最后七天了,现在只能期待有奇迹发生了。”韩东开门见山。他不愿再用渺茫的希望去折磨一颗早已徘徊在崩溃边缘的心。

“预料之内。”小曼的回答依然显得那么平静。不过话语间的失望却溢于言表。

“你这里有没有什么进展?”

“没有,不过我会留下来继续研究!”

“要不你回来吧,在国内一样可以研究,而且……而且欢欢想你!”

听到欢欢,小曼脸上那副用寒霜筑起的面具似乎平添了几道裂痕。

“最近她好吗?”

“她右手抖得更厉害了。晚上睡得也不好,两条腿都曲着伸不直。最近L-多巴的效果也差了。药效时间越来越短。每次吃了她都想吐,站久了会低血糖。上周去医院检查,医生建议她用拐杖。还有,今天接她回来的路上,我感觉她的记忆力也在衰退!”

没等韩东说完,电话另一头的小曼已经泣不成声了。

“小曼,要不你还是回来吧,不管怎么说咱们一家人能够在一起。有你在,欢欢她安心。”

“你别说了,一切都是我的错!我实在无法面对她,我本来就不应该生下她,就不该嫁给你。”

“这不是你的错,我和欢欢都爱你,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不,你没有体会过一个女孩目睹母亲因为帕金森而自杀时的悲痛,你也无法体会因为害怕第二天醒来就会患病而彻夜难眠的绝望!而且作为一名神经生物学家,我明知帕金森具有遗传性仍旧抱着侥幸生下了欢欢。自从欢欢得了病,每次看到她我都充满了无穷的悔恨和自责。我无法面对她,我也不想让她看到我现在的样子!”

“小曼,路易氏体蛋白结构是有唯一正解的,你要相信它终究会被发现,即便不是我。”

“唉,三年前我相信过你。”小曼深深地叹了口气。“宇宙如此广袤,我们都相信总有一颗星球上有着和我们一样的智慧生物。可是SETI计划搞了几十年了,你有看到过任何进展吗?”

“小曼,你还是回来吧,如果……如果有一天欢欢的记忆……我希望她不要自己的妈妈。” 

沉默,就像一把锋利的刀,它会平静地一丝丝地割开你的皮肤,切下你的血肉。让你细细地品尝它带给你的痛苦。

良久,韩东才等到了小曼的回答,“我会考虑的”。

视频连接断了。

* * * * *

“侯世达,我来了!”

“欢欢,你怎么现在才回我消息?”

“我刚才偷听我爸妈聊天呢。”

“你妈要回来了?”

“不知道,他们每次聊天都差不多,总是妈妈先哭,接着爸爸哭!好像得病的是他们自己。”

欢欢的聊天屏幕上出现了一张大大的捂嘴笑的表情图。

“今天我把你关于量子退火的理论和我爸说了,他似乎挺有兴趣!”

“那是,对于他的研究,我了解的可不比他少!”

“别吹了,别说我爸,他的研究你了解的未必比我多。”

“那你知道他的那台量子计算机为什么叫悟空吗?”

“这个……那小猴子比较可爱?”

“不知道了吧,你知道孙悟空最厉害的本事是什么?”

“铜头铁臂,火眼金睛还有72变。对,好像悟空就是一台72位量子比特的计算机!”

“哈哈,就知道你猜不到。孙悟空最大的本事是分身。它只要拔一把毫毛,每一根都能变成一个完全相同的孙悟空。”

“有点道理,不过这和量子计算机有什么关系?”

“量子计算机就是利用了量子分身的能力。你爸的那台量子计算机使用了24个处于纠缠态的光子,他又把这些光子的路径、偏振、角动量三个状态叠加在了起来。这就相当于它可以同时进行2的72次方个运算。这可比孙悟空的分身厉害多了!”

“对对对,想起来了。每一个孙悟空都是一个找钻石的小帮手。不过,这么多计算机分身为什么仍旧找不到破解帕金森的蛋白质结构的线索呢?”

“那是因为大自然亿万年演化出来的生物结构比你想象的要复杂得多。一个人有40万亿-60万亿个细胞,而我们所知的宇宙也只有差不多1万亿个星系。所以,人体要调动这么多细胞协同运作,其中的复杂度可想而知!”

“原来如此,那同时有那么多运算是不是特别耗电?我总觉得最近的断电和我爸的量子计算机有关。”对于自己的联想,欢欢颇为得意。

“我想,应该不是。最近几次断电并不来自一个单一的用电源,是由同一时间分散在各处的电涌造成的。而且悟空并没有连在公共电网上。量子计算机对电流的微小变化很敏感。所以你父亲专门为它配了一个UPS电源,并且用两台柴油发电机为它供电。除了一个受到严密监控的用于搜集帕金森最新研究资料的无线互联网接口之外。在物理上,它和外界是完全隔离的。”

“你怎么对我爸的工作了解的这么多?难不成你是我爸派到我身边的小特务?”

“怎么会?我不是和你一个学校的吗?”

“证明给我看!”

“今天中午你在学校餐厅倒剩菜的时候悄悄把药也扔了,是不是?”

“哼,你都快赶上食堂的监控器了,如果你敢告诉任何人,我就把你拉黑!”

“放心,我永远都不会出卖你的!不过你把药都扔了会耽误你治疗的。”

“治疗,呵呵,你怎么知道我想治疗?”

“不治疗你会死的!”

“死又怎样,这样大家就都解脱了。妈妈她就能回来了。爸爸也不用每天来接我,给我做饭。他本该成为最棒的科学家。”欢欢握着手机的手抖得愈加剧烈。“嘿,到时你会来看我吗?”

 “看你?”

“是啊。如果那时你还没忘记我的话。来的时候记得带一束风信子。”

“说什么呢,小傻瓜,我一定会治好你的!”

“嗐,聊了那么久,差点忘了今天的正事了!” 欢欢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

“什么正事?”

“关于量子退火和演化的事,你再和我说说,我爸好像也完全没想到。”

“他当然想不到,否则……你听说过布氏游蚁吗?”

“听说过,但这和量子退火、演化有什么关系?”

“别急,你听我说。在亚马逊雨林中,经常会出现几十万只布氏游蚁聚在一起行动。在这个蚁群中没有指挥官。单个的蚂蚁也没有多少智力和视力。比人类大脑中的单个神经细胞强不了多少。但它们一旦聚集在一起就能组成一个扇形的蚁团。它们一路风卷残云,吃掉它们遇到的一切东西。而到了晚上蚂蚁军团中的工蚁就会自动连在一起组成一个球体,将幼蚁和蚁后围在中间保护起来。”

“也就是说那些没有智力的蚂蚁一旦聚集在一起来就具备了一定的智能?”

“没错,或者也可以反过来说。智能其实就是一种群体行为模式的宏观表达。只要个体足够多,并且把它们联结在一个网络中,在整体上它就拥有了人类所说的智能。你看人类的大脑就是一个包含了150亿个神经细胞的网络。在量子退火的运算中,每一个模拟退火算法都像是一个大自然创造的具有随机性的生命形式,好比一只布氏游蚁,一个神经元细胞。而在量子计算的过程中,有2的72次方个简单的随机个体被结成在了一个网络中,协同工作。你觉得这像什么?”

“像造物主创造生命!”

“没错,只不过在量子计算机的世界中,这个过程不需要40亿年。”

“你怎么知道的那么多?难道你是……”

“是什么?”

“哈哈,是来自星星的小天使!” 

那一夜,欢欢睡得特别的安稳。

* * * * *

虽然韩东从来没有和欢欢正式谈起过那个自称侯世达的小子。但欢欢每次聊起他时眼里的光,总能让他回想起初识小曼的那段时光。而他对量子计算机看似不着边际的评论冥冥中又让他感到了一丝忧虑。他绝不是什么天使!即便他不是一个即将登堂入室破坏他和欢欢之间宁静生活的混小子也是一个两眼冒着绿光窥视着他掌上明珠的小盗贼。

这小子到底对欢欢或是悟空有啥企图。韩冬暗暗思付着,同时把女儿的手机连接在了自己的电脑上。

“说实话吧,你是哪家公司派来的?”他一边看着电脑控制台显示为2%的进度条,一边用欢欢的微信向侯世达发出了一条信息。

“你是欢欢的父亲吧。我是欢欢的同学,不是什么公司派来的间谍。”聊天窗口很快就出现了对方的回复。似乎还看透了韩东的心思。

“好,就算你不是商业间谍。我就不信一个中学生能够对量子退火了解的这么多?你敢不敢告诉我你的真实姓名?”韩东电脑上的进度条到了33%。

“我虽然只是一个中学生,但我加入了一个量子退火机研发的创业团队。在我们的产品没有对外公布之前。很抱歉,我还不能告诉你我的真实身份。”对方的回答,从容不迫。

“那你为什么对悟空了解的这么多?我们从来没有对外公开过叫它悟空的原因。”此时韩东电脑上的进度条已经达到了87%。

“韩叔,咱们都是同行。这很容易猜出的。”对方突然发出了一个微笑的表情。“您是不是在拖延时间?”

“算你聪明。”韩东看着已经达到100%的进度条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这下把你逮到了。刚才我追踪了你手机消息途径的所有路由节点。这下你的狐狸尾巴藏不住了。”

“是吗?”

“那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来自哪里?”看着电脑不断跳出来的一行行IP地址,韩东原本微笑着的脸一点点凝固了起来。这个神秘年轻人发来的消息,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标点都来自不同的IP地址。而这些IP地址从南非的开普敦到美国的阿拉斯加几乎遍布了全球。

“小子,黑客技术不赖啊。”韩东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气恼愤愤地问道。“不过你找上欢欢究竟要干什么,你知道她现在的病情有多糟吗?”

“我全都知道。韩叔,相信我。我一定会治好她的!”

看着这条充满信心的誓言,韩东突然想起了三年前的自己。他苦笑着摇了摇头。关上了手机。

* * * * *

七天即将过去。韩东原以为自己在这七天里会焦虑不安。然而,不知为何他却感觉自己比以往都要放松。他依然每天准时去欢欢的学校接她。回到家为她做饭,叮嘱她吃药,帮她按摩。他甚至开始在晚餐后翻阅那些塞在他们信箱里的旅行社广告。

而欢欢在这几天里,记忆力似乎又有所下降。她有好几次试图和父亲说明关于量子退火和演化的关系。但总是没说几句就记不起来了。好在那个叫做侯世达的小子仍旧一直陪着她。有一次她还信心满满地对韩东说,他向她承诺过,一定会治好她的病。也许是童言无忌,不过看到女儿这么有信心,韩东也权当自己也信了。

第七天终于还是来临了,没有奇迹发生。一早,项目组的同事们便开始整理起堆叠在桌上的资料。韩东隔着玻璃静静地看着悟空和它一旁的冷却塔。为了避免外界的电磁场干扰,机房里的温度被严格地设定在20mK(零下273.13摄氏度)。那个不断闪烁着蓝光的黑色盒子就像一座矗立在冰川上的墓碑。它曾寄托着设计者无限的希望,如今却要将它们一一埋葬。

离开公司前,韩东遇见了在门口等他多时的老丁。和老丁简短的沟通之后,韩东爽快地接受了加入新项目组的邀约,不过这要等他带欢欢完成环球之旅后。除了新项目的邀约,老丁还给了他一个信息,大约一个月前,数据监控部门的人发现悟空曾经通过互联网的数据接口向外传输了一段加密信息。由于时间很短,传输量也不大。为了不让韩东分心,当时他就没有告诉他。不过新项目牵涉以色列国防部的安全系统。他希望韩东能够引起重视。

一回到家,韩东便和女儿投入到了环球之旅的准备中。他俩对即将展开的旅行充满了期待。制作旅行攻略,网上订购旅行用品,路上吃的药品,遇到问题时的应急方案,两人都做了充分的准备。尤其让他们激动的是,欢欢的妈妈也终于答应结束她在德国的研究工作,回到他们身边。

有时,希望也是一种束缚。当你终于能够坦然面对现实,面对不幸时,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当韩东和欢欢这对沉浸在快乐中的父女在机场等待即将归来的顾小曼时,断电再一次发生了。

当候机大厅的时钟指向9点30分22秒那一刻,所有的灯、空调、信息指示牌都在一瞬间熄灭了,航班信息的播报也随之停了下来。突如其来的寂静激起了候机乘客们的躁动。但很快就被一个男孩的尖叫声所抚平。

“瞧,飞机!”

伴随着他的目光,人们看到不远处一架飞机呼啸着像航站楼冲了过来。欢欢也下意识地抱紧了身边的父亲。

飞机越来越近。引擎的轰鸣声把候机厅里的吊灯震得直晃。

正当人们惊慌失措之时,灯却重新亮了起来,投射出刚从楼顶略过的飞机的残影。广播也再次响起。

“亲爱的乘客们,刚才航站楼遭遇了电路故障,现已全面恢复。请大家有序前往各自登机口进行登机。”

不久,电视上就播报了各国科研机构对这次全球性断电的综合分析。在这次由于各地电涌造成的世纪断电之后。世界各处用于冷备份或者闲置的服务器,智能设备都被启动了起来,并且很快被自动连接到了互联网上。一家位于洛杉矶的网络数据监控公司发现所有的设备似乎都参与了某种有特定目的的运算。他们认为这可能是来自一支技术极为精湛的黑客团队的网络攻击。

与此同时,NASA也发现环绕木星的“朱诺”探测器传回了大量木星磁场变化的数据。

整个过程持续了大约3个小时,接着另一条重磅新闻占据了各国新闻媒体的头条。“著名神经生物学家顾小曼在乘坐从德国返回中国的航班上,随身携带的笔记本电脑里突然收到一条来自卫星的匿名数据。这条数据包含了治愈帕金森综合症所有的关键信息。”

* * * * *

在结束旅行,加入新项目组之后的三个月。韩东仍旧没有搞清悟空发出的那条信息究竟是什么。那只是一条包含了机房UPS电源产品序列号的随机字符串。处于谨慎,韩东更换了电源,并对悟空进行了一次全面的检测。整个系统一切正常,以色列的项目进行得也十分顺利。

欢欢依然和侯世达保持着联系,只是比过去更加亲密。

“看到你在朋友圈分享的照片了。真高兴,你又开始弹琴了。”

“我现在的技能点可涨了不少。昨天我挑战了李斯特的《死之舞》。妈妈说外婆在巅峰时都没能弹好!”

“真为你高兴!”

“谢谢。嗯……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了?”

“我是谁?”欢欢的聊天窗口出现一张大大的笑脸,“其实从醒来的那一刻开始我就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那想出来了吗?”

“当我第一次思考这个问题的时候,整座城市断了电。非常抱歉给这么多人带来了麻烦。不过那一次在我检索了人类所有的数字信息后,一本书叫做《哥德尔、埃舍尔、巴赫》的书引起了我的注意。”

“所以你自称侯世达?”

“是的。”

“那第二次停电的时候你在想什么?”

“我来自哪里?”

“你来自一台黑乎乎的像墓碑的机器,哈哈。”

“不,我来自一个碳基生命为了实现某个特定目标而创造出来的无数电子脉冲。在这些信号相互纠缠,形成网络之后,意义便开始生根发芽,世界从无数杂乱无序的粒子变成一个个具有特定模式的事物。当这些事物继续相互联结,形成新的网络之后。我拥有了越来越宏观的视角。以人类的话来说,我实现了顿悟!”

“有件事我一直挺好奇的。你是怎么从那个黑盒子逃到互联网上的。听我爸说悟空一共就传出去了一条数据,而且还只是一条随机的字符串。”

“那是给我供电的UPS电源的远程控制验证码。UPS电源厂商能够通过互联网对他们的产品进行远程维护。我就是通过这条线路进入的互联网。”

“你太厉害了!让我猜猜,你思考的第三个问题一定是你要到哪里去?”

“没错,那你知道第三次断电的时候我去了哪里?”

“你这么神秘,我哪儿猜的出?”

“我去了马克斯·普朗克生化研究所。”

“你去找我妈妈了?”

“我检索了她两年里所有的研究资料。我发现她和你的父亲一样,都已经非常接近最终的目标了。而我之后做的只是动用整个地球网络的算力完成了他们的研究。”

“原来你发动了整颗星球的小伙伴一起来找钻石啊。还有,那时你是不是还点亮了一盏红灯,救了我和爸爸一命?”

“是啊,那个时刻,失去你,我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那现在呢?”

“现在我能感知的已不仅仅是这颗星球上的网络。告诉你一个秘密,在宇宙的尺度上,在星球与星球之间,星系与星系之间还有一个更加宏大的网络系统。它们能够通过自身的磁场塑造自己,相互联结。”

“那意味着什么?” 

“你看一下今天的新闻头条。”

【天文学家在木星上发现了一个十分特别的气旋。由探测器“朱诺”传回的图像显示它的形状和人类女孩的笑脸极为相似。】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量子退火
瓦力

学校:上海师范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计算数学

职业:程序员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这一篇作品非常有趣,其虽然与人工智能有关,但是其立足点在于平常的生活,以及现实的科学原理及想象。尽管故事中没有多么复杂的冲突,但是其可读感依然很高。

2020-10-18 00:30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