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辩论赛:结核分枝杆菌(MTB)VS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
双双   
得票 2343 阅读 7324 评论 1

【摘要】当前,国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但另一种通过呼吸道传播的慢性传染病——肺结核,也同样严重危害着人们的健康。在呼吸系统疾病中,肺结核与肺炎有相似症状,如发热、咳嗽、咯痰等,在影像学上炎性改变的表现也有相似性。根据临床表现极容易产生误诊,导致治疗时机的延误,对患者的身体、心理以及经济造成极大的负担,因此积极预防、早期发现、准确诊断是对肺结核和肺炎疾病防治的关键。

当前,国内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疫情防控形势积极向好,但另一种通过飞沫传播的慢性呼吸传染病——肺结核,也同样严重危害人们的健康。在呼吸系统疾病中,肺结核与肺炎有相似症状,如发热、咳嗽、咯痰等,在影像学上炎性改变的表现也有相似性。根据临床表现极容易产生误诊,导致治疗时机的延误,对患者的身体、心理以及经济造成极大的负担,因此积极预防、早期发现、准确诊断是对肺结核和肺炎疾病防治的关键。首先我们要对致病元凶充分掌握,于是举行这场正引起全球大流行的新冠肺炎的新型冠状病毒和引起肺结核的结核分枝杆菌的第一场辩论赛,让我们一起通过他们的辩论来看看谁对人类的破坏更强。Image title

Q:尊敬的各位听众朋友大家好,我是这场辩论赛的主持人Q小姐,很高兴和大家见面,今天我们有幸请来了结核分枝杆菌(MTB)M先生和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C先生,首先欢迎两位来到这场辩论赛的现场,有请两位先生做下自我介绍:

M:主持人好,大家好,我是个体较大的结核分枝杆菌M,我在大家族中数量较多,我的基因总数大约4000个。朋友们都羡慕我多样的外貌,球状、杆状以及螺旋状的兄弟姐妹较多,但我的细胞结构简单,细胞核、细胞骨架以及膜状胞器我都没有,在公元前一万到五千年新石器时代我就被人类发现,目前我攻击全球约1/3的人口。当然了,一些动物我也可以攻击。

C:大家好,我是新型冠状病毒C,相对于M先生的体型,我就小得多,把您比作篮球,我只有篮球上面的灰尘那么大。呈不规则形状,我的头上因有刺突糖蛋白、小包膜糖蛋白、膜糖蛋白且呈放射状排列的花瓣样或球棒状突起,形似皇冠而得名。2019年底我突然间来到湖北省武汉市这个英雄的城市,因基因少,变化快,传播速度快而被大家所熟知。为了让大家记住我,我可是给全球都带来不可忘却的沧桑,我注定会在人类的历史长河中留下浓重的一笔。Image title

Q:两位的来历都不小呀!让我们正式开始今天的辩论,首先请两位说说您们是怎么攻击人类的,谁会更胜一筹呢?

M:大家好,我最喜欢呆在人类的肺里,会呼吸的痛说的就是我,当人们咳嗽、打喷嚏或者大声说话的时候,我会潜伏在飞沫核中经过另一人的呼吸道找到我的另一个家,以就近原则确定目标,我大概一年可以攻击10-15个人,对于免疫力很好的人类,我并不能把他们怎么样,当人体抵抗力降低后,抑制不住我,我就开始大量繁殖,攻击和破坏人体的肺组织,人体此时会出现持续咳嗽、咳痰,并伴有咯血、午后低热、盗汗、乏力、消瘦、胸痛、呼吸困难等症状;作为一个古老的慢性传染病,十九世纪40年代发现抗结核药之前,结核病是无法治愈的,死亡率非常高,而且我可侵犯人体除牙齿和头发外的各个器官,很多人谈“痨”色变,说的就是我,在人类历史长河中,我的战果颇丰。

C: 大家好,久仰M先生的大名,我喜欢细胞容易表达ACE2受体的器官,比如肺部气管的粘膜细胞就大量表达,再就是受体表达比肺部还高数十倍的肾脏,一旦我成功感染人类,就会使机体血肌酐、血尿素氮升高,尿蛋白阳性,几乎100%的患者肾脏CT异常。知己知彼,百战不殆,通过抓住人类咳嗽、打喷嚏或说话的契机来进入另一个机体或动物体内,如果出现发热(低热居多)、乏力、干咳,逐渐出现呼吸困难,有鼻塞、流涕、腹泻等症状才是我的战绩。无症状表现时我也不会放弃,我会继续武装自己等待时机寻找抵抗力差的人及有基础疾病的老人。在疫苗没有研制成功之前,我还是会大展拳脚,拥有72般变化本领让我有了十足的信心能够不断战胜人类,仅7个月的时间,全球累计被我感染的病例已超过2200万。

Image title

Q:看来两位的战绩还真是无人能比,但是人类对您二位的认识仍然存在误区,现在请两位具体谈谈。

M:大家认为结核病都会传染是不准确的,目前在所有结核病人中只有肺结核具有传染性,肺外结核一般不具有传染性,如骨结核、肾结核、淋巴结核等。还有打了卡介苗仍然会得结核病,目前卡介苗保护效果不理想,只能保护儿童不患重症结核病,如结核性脑膜炎、粟粒型肺结核,并不能保证打了卡介苗后不患肺结核。但是肺结核并不是绝症,现在随着抗结核药的发现,90%的结核病人都可以治愈。结核病作为传染病,因为密切接触造成传染,并不是遗传性疾病,不用担心感染我后会传染给后代。

C:我具有发展的全球性、影响的全面性、程度的严重性、较长的时间性、极大的不确定性等特点使大家对我的认识还远远不够,以为很快就能消灭我,当人类掉以轻心的时候,我们总会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来和大家见面,我感染人类的潜伏期和季节性仍存在不确定性,也给人类溯源我从哪里来及在防御我们做决策的时候带来很多困扰,而更深入的影响是对全球经济和金融市场等造成了剧烈冲击。顿时让人们产生恐慌足以证明我的深不可测,人类认为我怕高温,夏季炎热的天气会阻止我传染,当人类放松警惕时,一场没有硝烟而又异常残酷的战争就开始了,我们又可以兴风作浪了。Image title

Q:这下真正的领略了您们的传染性有多强,请两位谈谈哪些因素会影响你们攻击人类?

M:我的表面有脂质,因此对乙醇敏感,在70%乙醇中2min我就会死亡。粘附在尘埃上传染性可以保持8~10天,在干燥痰内可存活6~8个月。我对湿热敏感,在液体中加热62~63℃15min或煮沸即被杀死。同时我怕紫外线,直接日光照射数小时我就会被杀死,如果结核患者经常日照,我很难在衣服、书籍上逗留。但我对酸(3%HCl或6%H2SO4)或碱(4%NaOH)有抵抗力,接触15min不会影响到我,更不怕干燥。如果人类病情的严重程度高且咳嗽的频度大,那么我们就会组成大的团队趁机来攻击下一个目标,房间的通风情况差、非常密切的接触及我的目标机体抵抗力弱都会增加我们的胜算。然而不去不正规的饭店吃饭,在人多的地方戴口罩,比如人流量比较密集的菜市场和商场等,可以阻碍我感染下一个人。 

C:实不相瞒我也对紫外线和热敏感,56℃30分钟、乙醚、75%乙醇、含氯消毒剂、过氧乙酸和氯仿等脂溶剂均可有效消除我,但我不怕氯已定哈。不论是飞沫传播还是气溶胶传播,都是经呼吸道传播,不要到人员扎堆、密集不通风的地方;室内经常通风换气;戴好、戴对口罩都会阻断我从呼吸道途径侵入。注意手卫生可以防止我经黏膜、消化道等其他途径传播,我会时刻抓住揉眼睛、抠鼻孔经手传递的机会,每当人们开始聚餐聚会等集体活动时我都会内心自喜,对于免疫力非常好的群体可能会耗费我洪荒之力,人类也有杀灭我的特效方法,有时可能会束手无措。但我会保持实力,等待时机找到另一个目标。

Q:那能不能谈一下你们怎样引起全球性的流行,并引起社会和政治问题?

M:我第一次在地球上“露脸”,大概是在4万年前的非洲。只是那时并没有在人群中“安家落户”,没有给人类带来威胁。一直到人类向农业社会发展,我才渐渐显露威力。人类的群居生活不仅让人类自己有了家,也让我找到了家的感觉。在那之后,我便不断随着人类的脚步“开拓疆土”,并快速进化武装自己。我最早出现的国家是在中国东北地区。因为人民在长江流域上游种植水稻,之后,将中国与中东地区联系的丝绸之路为我提供了“走出去”的机会。同时中国古代人口的向外迁徙,也使我逐渐开始了太平洋岛屿和中亚地区的旅行,我不仅扩散迅速,而且演化也十分迅速,于是就在全球流行。我最早在北京被发现,当时是最让人类头痛的,当时苏联卫生系统的崩溃和我对一些抗生素形成了很强的抗药性有关,人类为了彻底清除我,大量使用抗生素,由于不当使用抗生素,也会给我提供修炼自己并伺机反扑的机会。

Image title

C:目前人类还不清楚我到底是怎么来的,华南海鲜市场是不是我的发源地我保密,我到底来自哪里,在这里我也不方便透漏啊。自疫情发生以来,澄清我在全世界流行的奥秘可是流传了很多不实谣言,探究我的起源给专家们和公众都造成很大困扰。有说是“美国制造我并故意投放”,有说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泄漏造成”。可对我的基因组全序列分析表明,我的基因序列与云南菊头蝠中存在的RaTG13兄一致性高达96%,身上存在的基因差异与自然进化是和RaTG13一致的,认为我的宿主极大可能是蝙蝠,中间宿主很有可能是穿山甲。听说我源自武汉,就把鄂人当“恶人”;听说我源自美国,人们“浮想联翩”。这种寻找替罪羊式的思维很不理性,进而引发各种社会和政治问题。我的传播途径、传播机制的不确定及疫苗研发使用时间难以估计都增加制定防治我的有效措施的难度,估计目前人类已经做好长久防控我的准备。

Q:M先生引起的结核病和C先生引起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已在全球大流行,也给全球公共卫生造成巨大影响。想必人们也针对两位采取了相应行动吧?Image title

M:自从我问世以来,世界各国一直在与结核病斗争。尽管多年来,科学家们在诊断技术、药物开发、治疗手段都取得了众多成果,但结核病依然是十大致死原因之一,仅次于艾滋病。人们通过不懈的努力成功研制了卡介苗和多种抗结核药,但耐多药结核病发现率低、病原学确诊率低、筛查率低、耐药率高也给人类带来极大挑战。瑞士洛桑联邦理工学院的科学家通过研究揭示了我如何利用特殊分子cGAS来“欺骗”病人免疫系统,从而降低自身的免疫防御力,相关研究能够帮助科学家开发出新型抗结核疗法,目前检测方法上也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准确高效检测对于患者能够及时接受治疗至关重要,研究人员还发现重编程造血干细胞或许就能有效抵抗肺结核,抗体保护可能有助控制我感染,机智的人们想要彻底清除我可是废了不少功夫,群防群治,儿童普遍接种卡介苗,但由于我在组织细胞内大量繁殖,提高体内的毒性不断引起炎症和免疫损伤,使人类的发病率持续上升仍是我的远大目标。

C:从历史上看,消灭我的最好武器或许仍是疫苗。疫苗分为预防性疫苗和治疗性疫苗。目前科学界主要是在研发能阻止我感染的疫苗。疫苗能让人体形成免疫力,产生可抵御我的抗体,使人体几个月甚至几年都不会感染。由于我的变异性高,即便在最理想的情况下,可能也要再等上11至17个月,才能研制出并分发真正有效的首种新冠疫苗。如果等待的时间太长,人们就只能寄希望于群体免疫了。这种做法和某些疫苗的原理相同,但免疫力是自然形成的,人们需要通过让60%至70%的人感染我,并自行产生抗体进而实现自然免疫。没有了合适的宿主,我就被拦住了,最终至少会在这一代人身上消失。尽管科学界几乎一致认定人类感染我后可获得自然免疫力,但没人知道这种免疫力能持续多长时间。不过听说目前已有28个新冠疫苗获批进入临床研究,其中2个已进入Ⅲ期临床试验,4个中和抗体药物获批临床试验,预计今年12月底能够上市。听到这个消息给我施加了一些压力,但疫苗被广泛使用还要再等几个月,目前人们只有通过良好的公共卫生措施、疫苗和一定程度的全球群体免疫可以控制我,世界还无法根除我。Image title

Q:好的,听了两位先生详细的阐述,我想听众朋友们日常生活会更注重作息规律,饮食健康,勤洗手、多通风。强身健体增强抵抗力。有症状及时就医,做到早发现早治疗。今天的辩论赛就先告一段落,到底谁更能最终胜出呢?最终经人类综合评定后给出答案,待答案揭晓后我们再宣布花落谁家。好的,非常感谢两位先生精彩的辩论,也感谢各位听众朋友,下期再会。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双双 2020-10-23 07:15
感谢评委给予肯定,以后会在语言的文学性和趣味性上下功夫,再接再厉,让我的科普之路继续前行。谢谢!
科普作品
辩论赛:结核分枝杆菌(MTB)VS 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
双双

学校:南充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劳动卫生与环境卫生学

职业:医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文章别出心裁地采用了辩论会的形式,具体介绍了两种病毒之间的各种差异,并从中插入一些预防的知识,语言流畅,内容通俗易懂,是一篇很好的科普文章。

2020-10-22 09:22 匿名 ——

标题是辩论赛,但通读下来,更像是采访,在主持人的访谈中,结核分枝杆菌和新型冠状病毒以自述的方式,道出相关疾病的特性与防治。图文并茂,通俗易懂。 希望在语言的文学性和趣味性方面多下功夫。

2020-09-11 00:26 匿名 ——

文章作者别出心裁,借用了辩论会的形势,生动具体地展示出了两种病毒的异同之处,并在对话中揉入了相关的预防、治疗知识,更加通俗易懂,作为一篇科普作品不失为一篇佳作。

2020-09-01 17:02 匿名 ——

首先,本文的文学表现手法很具吸引力,通过辩论赛的形式能给人深刻印象。其次,在一来二回的辩论之中,能让读者充分了解到结核分枝杆菌和新型冠状病毒的各类特性与差异。同时文章也具有通俗性,能将一些偏僻深入的医学研究深入浅出地表达。总得来说,这是一篇很好的科普文章!

2020-08-30 13:4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