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看海
木卫十一   
得票 49 阅读 615 评论 0

【摘要】在核战三百年后,地表幸存的人类早已忘记了科技昔日的辉煌,在哈德逊湾定居的"北面"部族祖祖辈辈依靠海湾里源源不断的"鱼"群为生。 一个名叫夏克的异乡人的到来打破了部族的宁静,这个肤色白皙,来自战前建立的穹顶避难所的年轻人似乎对他们的"鱼"很感兴趣,在一次出海捕鱼中,他看见铁灰色的钢铁造物跃出海面,而水下则有“巨鲸”横陈…… 夏克一辈子都忘不了那样的场景。

一、

哈德逊河在哈德逊湾绕了一个完美的圆弧,汇入了大西洋。

“北面”部族的人们习惯叫她吐鲁河,这在“战后语”里是母亲河的意思,这些世世代代就生活在河流入海口、“大坑”旁边的人们觉得自己享有天然的命名权。

他们的生活虽不算富裕,但一个鱼群四季不绝的海湾,还是让他们远离了挨饿受冻的生活。在温饱之余,他们还能用剩余的收获和内陆的“拾荒者”们以物易物,换点带着点过去的温度,也异常实用的物件。

比如部族酋长的那件明黄色塑料雨披,在传承四代传到年迈的酋长手上之前,还躺在一栋倒塌的购物商城的一楼货架上。

不辞辛劳的拾荒者们把它从成堆的腐朽垃圾中翻找出来,不远万里拿到海滨,用它从“北面”部族那儿换取了三十个完好、能量充盈得都快溢出来的动力核心——刨去一来一回机械驮兽用掉的二十个,多出来的十个足够那幸运儿比同行早一大截完成“拾荒——娶媳妇——生娃——拾荒”的历史轮回。

穹顶历323年,“北面”部族平静的捕鱼生活被打破了:数百年来,部族里第一次来了一个“外人”!这个消息让部族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蜂拥而至,挤在了酋长大屋的门外,想要见见这和大家都不一样的“异类”。

——要知道,这样的行为在见多识广的“北面”部族成员身上可是很少见的,因为在多年的以物易物里,他们见惯了衣衫褴褛的“拾荒者”、头戴羽冠的“保留民”,甚至和那些疯疯癫癫、穿着奇装异服的“拜火箭教徒”也打过交道……

但他们能一眼就分辨出来,这次的来客和他们这些部族民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因为即使他的皮肤因为日晒雨淋而有些黑里透红,他还是太白了,和那些为了适应曾经高辐射环境而进化出来的黄黑色皮肤有着本质的差别。

这位神神秘秘的“外来者”此刻正盘腿坐在看不出颜色的泡沫软垫上,手里拿着刚刚冲泡好的“咖啡”,向披着黄色塑料布的老酋长说明自己的来意。

他操着一口和塑料同样味道的“战后语”说道:

“伟大而尊敬的‘北面’酋长,我叫夏克,是一个漂泊的旅人,也是一个业余的画家,我穿过了‘大裂谷’,在‘死亡沙漠’里侥幸生还,又靠着拾荒者的热情帮助渡过‘紫湖’,终于靠着我的神的指引,找到了哈德逊河,来到了这里……”

他从随身的破布包里拿出一沓被小心折叠的简笔画,向酋长一一展示,上面那简洁而生动的图案展现了一个个奇诡而又壮丽的世界,这让见识不算浅薄的老酋长暗暗点头,基本确认了夏克所言非虚,他确实走过、亲眼看到过那些地方。

“我的神告诉我,在河的尽头有神迹出现;我也很惊讶,能在这里发现一个如此之大的人类聚落。我听别人说过你们有四季不竭、捕捞百年有余的丰富鱼群,我想,这正是我的神对你们的青睐与护佑啊!”

夏克的脸上流露出不似作伪的虔诚、兴奋与感慨,这些情绪也让老酋长有些动容。虽然老酋长不信神,但他也有着朴素的信条,他相信,有信仰的人不会是坏人。

“我的神赐予了我们穹顶,以躲过‘大灾变’,这也是我的皮肤白皙的原因;而你们部族也沐浴着神的恩典,大家都是神的子民,自然应当相亲相爱。”夏克继续说道。

“我找到了神迹,自私地希望能在这里多停留一会,多多瞻仰,在此请允许我献上一些微不足道的礼物,希望能被这里的主人接纳。”

他从背包里拿出用精美的礼盒、柔软的天鹅绒包装的名贵天然宝石,和两瓶陈年威士忌,双手捧着递给了酋长,然后按照“战后人”的风俗深深行了一礼。

酋长喜笑颜开地接过盒子和酒,打开酒瓶问了问香味,又把宝石随手放在桌上,而把精美的包装认真收好,然后笑眯眯地热情地张开双手:

“虽然我们没有宗教信仰,但热情好客的‘北面’部族,永远欢迎远道而来的客人!”

他拍拍手叫进来一个约莫十三四岁的少年,“这是我的孙子桑吉,桑吉,带我们尊敬的客人在部族里参观参观,顺便告诉所有人,今晚有篝火大会!”

二、

“北面”部族里的外来者夏克摆脱了那些醉醺醺的,直到深夜还围着篝火大跳变了味的“战前迪斯科”的部族居民,把兴奋的小桑吉支开,自己回到了临时居住的小屋。

他仔细检查了周围,确认没有人窥探后,便坐到简陋的钢丝床上,把手枪塞在枕头底下,然后从贴身的隐秘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终端,接通了内置电源。

虽然小屋里摆了个老旧得连原本的颜色都分辨不清的插线板,而且部族里也还有电能,但稳妥起见,夏克并没有接上万用充电线。

他熟稔地点开一张当前时代的地表地图,只见昔日的轮廓已经变得似是而非,巨大的深坑与裂谷星罗棋布,还点缀着一些纯黑色的空洞,那是至今辐射异常、尘埃云没有沉降的地区,所以天上的卫星无法测绘。

他将坐标移到了自己当前的位置,代表自身的蓝点和一个闪烁高亮的红点几乎重合。

“卫星标记的神秘信号源就在这附近,只是没想到这里竟然有一个这么大的人类聚落……他们会不会已经发现了什么?”

夏克皱着眉头低语,原本以为一路上的恶劣环境已经是最大的阻碍了,结果在任务目标触手可及的时候,又多出来如此变数。

“任务书上说过‘战后人’普遍回归了类原始社会,对宗教信仰持积极、尊重的态度,如果无法避免地要与土著打交道,可以考虑扮演传教士、狂信徒。这果然没错。”

“还好之前演神棍没有露陷,能成功留在这里,接下来还是得小心谨慎,做好从长计议的准备。”夏克叹了口气,既为自己的急智有些骄傲,又对现实有些无奈。

“算了,先写记录,之后再慢慢观察。”

三、

夏克的记录(一):

(类型:观察报告 终端状态:预备上传)

…………

“北面”部族的典型性:社会形态初步判断为原始社会晚期。由选举产生、男性占据多数的长老会决定部族大小事项,酋长更像是长老会的召集人和主持人;部族成员地位关系较为平等,没有明显的职业区别,没有专职武士,人人都是劳动者,都掌握了基本的劳动技能,如耕种、狩猎和“捕鱼”;部族成员和部族的文化都对战前科技、工艺异常崇敬,认为那是天生的或者是某些不知名的神灵遗留下来的,并对对那些精美的工业制造物品普遍珍视。同时,虽然还不存在完整成熟的原始信仰,“北面”部族成员对各种信仰普遍比较尊重。

评论:观察所得大体符合预估,在科技文化断层与残留的影响下“战后人”的不完全的退化,有趣。

(我费了好大劲才在酋长面前忍住笑,因为他那一身黄色塑料雨衣实在是太喜感了,然而这雨衣却被他们奉为至宝。这种行为很像生物学家提到过的古典名词——“船货崇拜”,他们部族的名字发音听起来像是诺斯费斯……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就是某个雨衣厂商的名字。)

…………

“北面”部族的非典型性:依然保留着部分使用电能、电器的能力。这与大部分文明完全退化,只能从头开始的“拾荒者”和其他部族有显著不同,但他们也只停留在使用阶段,并不懂得背后的科技原理,也不知道如何维修、制造。他们只将这一切当作理所当然,只是与外界以物易物换来的外地特产。

评论:这是目前的观察无法解释的一点,到底是什么因素导致了不同,我很好奇。

现有的可能方向:地理位置——海湾、贸易、资源——鱼。

…………

一点疑惑:

“鱼”:从各个途径了解到的消息都表明,人们普遍认为“北面”部族盛产鱼,是知名的渔村。他们还会对外出口,这是他们的财富来源,那么鱼与鱼类制品应该能在部族的饮食、文化中占据相当的地位。但目前没有发现任何与我认为的鱼有关的图腾、壁画,伙食里也没有鱼的踪影。

而穹顶派出的早期探索队曾得出结论:由于两极核爆导致大量被污染的冰川融水汇入海洋,这片生命的摇篮实际上已经不再适宜生物生存。

所以,他们所说的鱼到底是什么?“北面”部族盛产鱼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说法?

会不会……“战后语”语境下的“鱼”,和我们战前语里的意思有很大区别?

之所以会产生这样的猜测,是因为我发现“北面”部族会有意识地把“狩猎”与“捕鱼”做出区分,而在战前语系统里,捕鱼这一意象是可以被包含在狩猎这一更大的意象中的。

“电能之谜”:我在部族里没有发现任何类似发电机的东西,“北面”部族的电能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样。他们的用电器不是依靠电缆电线供能,而是由一种战前科技的产物——动力核心供电。从部族成员的言语可以判断出,这些东西在他们眼里并不稀少,只是日常用品。

但电能是不会凭空出现的,即使是战前的技术也没能做到从雷暴闪电等自然现象中稳定地获取电能,那“北面”部族的电能是怎么来的呢?

四、

温暖而慵懒的午后,夏克和桑吉靠坐在高大的棕榈树下,借着树荫,悠哉游哉地旁观老酋长坐在大屋的前的空地上,为幼童们讲述祖先口耳相传的故事。

“又是那些关于‘黎明之战’的老掉牙的玩意,我都听了两百零七遍,可以背给你听了。”桑吉揉了揉肚子,打了个哈欠。

夏克已经知道战后语中的“黎明之战”指的就是穹顶居民所谓的“大灾变”,但他还是津津有味地听着。毕竟,能免受穹顶当局那永远千篇一律、永远苦大仇深、永远在结尾号召团结一致复兴祖国的政治宣传的机会实在是稀少。他记得,只有在自己非常年幼、当政的还不是现在的那个当局的时候,和善的汤姆叔叔才偶尔讲起真正的历史。

“在那天边亮起无数个太阳的战斗中,挑起争斗的恶魔们自作自受,被火焰烧成了灰烬,而火焰熄灭的战后,才是无数英雄崛起的广场。他们在部族民之中留下赫赫威名,我们应该铭记……”老酋长一脸专注,絮絮叨叨地说着。

“嗨,不就是发现并向拾荒者们分享简易净水器制作方法,让他们将这个知识传递给大平原上所有部族的凯迪拉克;协调曾经的八大部族,让他们共享大平原的草、木薯与猎物的圣芭芭拉;发现了‘太阳’遗迹,为了封闭那里、保护其他部族民而回归自然的巴拉克这些嘛!从来没点新意……”小桑吉换了个更加舒服的坐姿,眼睛都快闭上了,“你之前没听过这些故事吗?还能听得这么认真,你真奇怪……”

夏克没有回应,只是在心里无声地说着。

是啊,我们都很奇怪……

他逐渐意识到战后人一个很奇怪,也有意思的特点:他们似乎崇尚着在自己看来有些奇怪的“美德”——如果还有这个词的话。这些“美德”就是英雄事迹里的“分享”、“牺牲”、“友爱”……统统利他得不像话。

不知不觉中,老酋长的故事结束了,熙熙攘攘的人群逐渐散开,只有夏克和已经睡着了的小桑吉留在原地。夏克沉默着,既是因为不想吵醒身边的部族民朋友,也是因为他想起了自己在穹顶之下的所见所闻。

一切都与“北面”部族的情况相反:

穹顶之下的避难所里,初生的孩子们在床头听着的,是战争英雄们的事迹,是“确保互相毁灭”,摁下了最后一个按钮的“老上校”;是为了向不知名的敌人复仇,舍生取义的少年义勇军;是中央避难所墙壁上写着的箴言:“我们是这片土地唯一合法的主人,我们将征服一切,复兴荣光!”。而《复兴宣言》所规定的社会应崇尚的美德与品质,是“进取”、“团结”,当然还有“牺牲”——不过是为了复兴大业牺牲,或者被牺牲。

不难想象他们会做出什么样的行为:以复兴的名义掠夺,杀戮……甚至不会把只是肤色、形态有所不同的“战后人”当人,只当是有着不弱智慧的畜生而进行屠宰——反正装饰性的长矛也无法反抗火药、枪弹。

作为被寄予厚望的“远行者”,夏克一路上看到了不少这样的情形,哈德逊湾能如此平静,只不过是因为穹顶的触手还没能蔓延过大平原罢了。

而当成群的士兵出现脱离控制的倾向时,便到了他们“被牺牲”的时候了。

是啊,被牺牲。

夏克无声地叹了口气,他一度非常相信当局许诺实现的复兴梦想,也觉得将“使命”、“梦想”这些宏大的词汇置于一切之上没什么不妥,毕竟小时候的记忆早已模糊不清,只有几个混乱不堪的噩梦一直标记着那段让人想要主动遗忘的记忆的存在感。不然他也不会被选中,成为执行任务的“远行者”了。

只是走到现在,不知不觉地,他的信念似乎没有那么笃定了。

五、

“夏克!今天我和同伴要出海捕鱼,你来吗?”

正倚靠着广场上的图腾柱,对着酋长大屋夸张的弧线穹顶画速写的夏克的思绪被桑吉和其他几个同龄孩子的喧闹声打断,一股惊喜与释然之情迅速爬上他的脑门:

自从三天前以外出写生的借口爬到部族旁“大坑”高耸的边缘上连接卫星,夏克已经确认,那个神秘信号的准确位置在哈德逊湾中,信号似乎从水下传来。

这让他相信,一次出海,可能可以一次性解决困扰他许久的两个问题。

“好好好,乐意之至!”夏克连忙回答道。

很快,一行四人便来到曾经被玻璃化,现在还能找到巴掌大小的浑浊碎片的海湾边,推出两条用巨大榉木剖开挖空制成的独木舟,下了海。

坐在桑吉身后的夏克这才注意到,独木舟里早已放好了一个破旧的布口袋和一个红蓝两色的盒子,他忽然觉得这盒子有点眼熟。

“诶,这不是战前很常见,战后穹顶里也还有在用的动力核心收纳盒吗?为什么要带这个……”夏克心里暗暗嘀咕,有些纳闷。

于是他拍了拍正专心划桨的桑吉的肩膀,问道:“桑吉,这收纳盒是用来干什么的啊?”

“原来你也认识它啊,装电池的嘛。”

“哦,”夏克故意拖了个表示自己明白了的长音,“那这布包装的是什么啊?”

“啊,里面装的是‘捕鱼神器’,一会到了渔场,你就知道了。”桑吉嘻嘻笑了一声,故意卖了个关子。

其实从岸边到渔场的直线距离也没有多远,只是因为是纯人力的独木舟,他们也航行了大约十分钟才到达目的地。夏克和桑吉开始减速,船没有完全停下来,而是在缓慢地巡游。

桑吉从独木舟上站起,在夏克不解的目光中戴好从包里拿出来的“胶皮手套”——一双粗制滥造的普通布手套外面裹上了厚厚的天然橡胶。他把摆在一旁的船桨拿起,递给夏克,“帮我拿一下。”

然后桑吉又从包里小心翼翼地拿出了一件外壳锈迹斑斑,但依稀可以看见军绿色条纹的古怪仪器。看到那标志的圆盘天线和绘上了栅格的扇形显示屏,夏克的双眼一下就充满惊讶地瞪大了——

因为他认出了那是什么,那是一台战前科技巨头西格森工业出产的M314军用运动跟踪器,曾被广泛用来侦测和追踪周围环境里较大的运动物体。

“它,和胶皮手套,就是所谓的‘捕鱼神器’?捕鱼怎么会用到这些东西,我看过的小说都告诉我捕鱼要用网或者钓竿啊……”接过了船桨的夏克更加纳闷了。

“好了,我要准备捕鱼了,”桑吉对着远处的另一艘船打了个唿哨,然后偏头对夏克笑笑,“我得请你帮个忙,替我拿着船桨,轻轻拍击我们周围的海面,把鱼引出来。”

万分好奇的夏克依言照做。很快,在人为的有规律的拍击声中,夏克感受到了一个不和谐音的出现,而桑吉手中运动跟踪器的显示屏上也出现了一个位置不断变换的闪烁绿点。

“继续继续,鱼马上就要‘上钩’了,把船桨收回来一点,尽量靠近船舷。”

很快,更大的波澜出现了,夏克能感受到独木舟在上下起伏,似乎有什么巨大的物体在水下游动,被单调的拍击声所吸引。

未知的事物让他不由得有些紧张,他把一只手背在背后,随时可以从枪套里拔出手枪射击。

而当下一秒,夏克手中的桨再次落下,击中水面的时候,一股沛然大力从桨上传来,让他差点没能抓住船桨。

夏克的眼前一花,似乎看到一个巨大的灰影跃出了水面,像一个优雅的掠食者,甚至让人无端联想起“大灭绝”前的海豚。

它力量与优雅并存的身躯带起的阵阵水花,切碎了午后热烈的阳光,也模糊了他的双眼。

夏克似乎看到,站在一旁准备已久的桑吉猛地探出双手,用力抓住那“大鱼”的侧鳍,把它完全拖出了海面。蓝白色的电流在他的手上闪烁,却因为厚厚橡胶的隔绝,只是让空气里多出了些许焦糊味。

然后又过了几秒,揉了揉溅入了咸腥海水的眼睛,夏克才看清楚已经躺在独木舟里抽搐的那条“大鱼”,它灰黑的体表散发着金属的光泽,一些微小的电流还在游走闪烁。

“看,今天可是丰收!”桑吉喘了几口气,开心地笑道。

六、

夏克的记录(二):

(类型:个人日记 终端权限:不公开)

…………

今天我目睹了“北面”部族和隔壁的一个不知名的部族的“冲突”,起因似乎是“大坑”周围的猎物分配问题。在我的认识里,在这种影响整个部族生存的问题上,双方肯定是不死不休的,我都准备拔出手枪加入战斗了。结果让我惊讶的是,他们根本没有打起来,只是各派了一个壮汉出来互相秀肌肉,然后对面就迅速认怂,选择离开了……

看到这我才想起来,穹顶的生物学家似乎说过,“穹顶之外的残存人类在险恶的自然环境中,不约而同地发生了巨大但相似的异化,他们对‘战争’、‘冲突’都已经没有了清晰的概念,‘战后语’的词典里甚至都没有了‘斗争’一词。"

而他们处理部族之间的纠纷的方式也很简单,就像“大灾变”前的大猩猩一样,各自选派部落里长得最强壮的雄性,进行不动武的威慑、比试。

这么看来,“北面”部族可谓占尽了优势,充足的资源让他们的身体素质普遍优于隔壁的部族,想要落败都难……

不过更让我惊讶的还在后面,战胜了挑战者的“北面”部族依然将落败部族的代表迎进了聚落,酋长与长老们与他们在大屋里谈了很久,最后的结果似乎是“北面”部族让出了一些多余的收成,从对方那换来了些什么,双方算是达成了一项共赢的协议。在我看来,作为获胜者的他们没有义务再做出退让与妥协,但这一切还是切切实实地发生了。

或许这就是小桑吉的那句评论的真实写照吧:“大平原上的部族民都是同父同母的兄弟姐妹,理当互相帮助。”

这一切都与老酋长的故事、战后人崇尚的所谓英雄事迹是吻合的。与人为善,互相帮助,即使动武也只是最小限度的比划比划……这都是他们推崇的行为准则。

这种被生物学家戏称为“和平主义天性”的东西,实在是有趣……也引人思考。

…………

七、

直到桑吉把连接线从“大鱼”的背脊接口上拔下,把已经重新充满了电的动力核心收好,夏克才逐渐回过神来。在看到这条充满力量与科技感的“大鱼”的第一眼,他便模模糊糊有了明悟的感觉,而终端传来的识别信息更是让他确定了自己的猜想:

这种战前被称为“蝠鲼”的军用水下无人潜航器,就是“北面”部族一直以来赖以生存的“鱼群”,部族民们用单调而机械的拍击声吸引海湾里的“蝠鲼”,捕获它们,用它们在水下运动产生的电能给动力核心充电,维持生活,参与贸易……

这些“蝠鲼”的自我修复、自我增殖的能力,让它们跨越了百年,依然活跃。

但是……大海那么宽广,为什么它们会不寻常地集中在这里,集中在哈德逊湾呢?一个新的问题骤然冒出。

看到桑吉处理了一下因为离开了水而自动休眠的“蝠鲼”,准备把它抬起,重新丢回水中,出了神的夏克突然眼睛一亮:

“水下!桑吉,我能下水看看吗?”他大叫了一声,吓得桑吉手一抖,“蝠鲼”直接落入了水中,溅起了大片水花,让独木舟也一阵摇晃。

“呃……这不太好吧……我爷爷说过,水下很危险,外人不能下去……”一直有求必应的桑吉这个时候却开始支支吾吾。

“借我一副泳镜,我只是看看,只要大家不说出去,你爷爷怎么会知道?”夏克呵呵一笑,解下手腕上的古董机械表,在手里扬了扬,“借我泳镜,替我保密,它归你了。”

他的声音充满了诱惑力,那锃亮的抛光表壳和复杂的机械结构晃得少年两眼发直。

“好,不许反悔!”

桑吉从包里拿出一副贝壳磨制成的简陋泳镜递给夏克,然后便小心翼翼地捧着手表开始把玩。

“水下其实并不昏暗,有一些植物会发出荧光……”

夏克还没来得及听完少年絮絮叨叨的话语,便三下五除二脱掉衣服戴好泳镜,用不标准的姿势下了水。

八、

虽然夏克已经有了些心理准备,可是当他在泛着荧光的水下,第一次看见那头搁浅的“巨鲸”时,还是差点倒吸了几口海水。

毕竟他此前一直生活在逼仄的穹顶之下,见过最庞大的人造物件不过是避难所出口那直径五米的铁门。

而现在横陈在他面前的,却是一条长171米,宽13米的庞然大物,这条“粗雪茄”就这么静静地沉在海底,周围旋转、飞舞着密密麻麻的“蝠鲼”鱼群,就像巨兽尸体上盘旋的秃鹫。

一股无言的震撼与历史的沧桑摄住了夏克的心魄:在这世界末日之后的废土上,竟还有这么多旧日的幽灵在游荡。

他忽然意识到,这条搁浅了不知多久的“哥伦比亚级”战略核潜艇,可能就是他苦苦寻找的信号源。

出发之前,穹顶下达给他的任务书告诉他,他的目标是一个持续播送了几百年,但直到最近才被捕获的未知光波信号。分析称这可能是一个战时军事单位的信标。而他的任务,就是找到它,把它带回来以供进一步分析。

穹顶当局一直致力于回收战后遗留下的各色战前科技、武器,以复兴这个国家旧日的荣耀。

夏克麻木地移动着视线,把它投向高耸出舰体的指挥塔,按照一般的设计,向外发送信号的信标就在那里。

但在水下沉浮了片刻,夏克还是选择了上浮。

甫一出水,他便看到桑吉坐在船沿,一只脚踢踢踏踏,随意地踩着水花,似乎有些焦急。

“你看到了?”见到夏克出水,爬上独木舟,桑吉扯了扯衣摆,问道。

“……对,我看到了,看到了那头更大的‘鱼’。”夏克的语气莫名有些飘忽。

“小桑吉,你也下过水吧,你觉得那是什么?”

“呃……夏克,你可千万别和我爷爷说起这些啊,只要你不告密,我就告诉你。”

“好,我向我的神发誓,不会把你说的任何东西告诉酋长。”

“我也不知道那是什么,感觉和平时见过的鱼都不像,它太大了,但是有一次我偷听我爷爷和其他长老的谈话,他们说,是那条‘大鱼’的尸体吸引来了鱼群,这是我们部族的根本秘密……”

“哎呀,反正我们也潜不了那么深,搞不明白那是什么,就别管那么多别好奇了……”桑吉拍了拍手,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喊上同伴,我们回去。”

有些出神的夏克没有接话,他忽然想起了终端里关于“蝠鲼”用途的介绍:“在需要定位与追踪敌方的水下力量时,成群的‘蝠鲼’是性价比最高的选择,它们会不知疲倦地仔细搜索海底的每一个可疑信号,直到找到答案。”

再加上“蝠鲼”复合材料制成的翼板上那鲜红的图案,夏克猛地一惊,豁然开朗:

原来,不止是回收战前技术的人在追寻这个幽灵,连幽灵也在寻找自己的同类——

那些“蝠鲼”,就是追逐那艘搁浅沉没的核潜艇而来,哪怕是在始作俑者早已化为灰烬、幸存者们早已忘却历史的几百年后,这些机器还一直忠心地执行着被设定好的任务,从四面八方赶到这个海湾。

但在“北面”部族这些部族民眼中,这些冰冷的战争机器变成了赖以生存的资源,钢铁狂潮变成了带来富饶的鱼群……

夏克不禁有些感慨命运就是如此神奇。

九、

夏克的记录(三):

(类型:个人日记 终端权限:不公开)

…………

昨天晚上又做噩梦了,梦见了那个夜晚死去的人们,梦见了因为不愿杀人而被杀的汤姆叔叔,梦见了被迫自杀的老市长,梦见了被那些暴徒整个烧毁的克里公园避难所……只是因为他们不愿意交出“避难所核心”,支持“复兴”事业……

当局许诺给我们所有人一个光明伟大的未来,这个国家的辉煌将会重现。曾经的我是多么深信这样的谎言……

穹顶里的生物学家一直在嘲笑,嘲笑穹顶之外那些残存的部族民的退化,愚蠢,不自知!连战斗都不会!他们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简直玷污了他们的祖先!

可是真的是这样的吗?经过了这么久的接触,我认为不是。

他们的和平主义性格,是适应废土恶劣环境的产物:只有避免同类间的冲突,才能减少损失,保存力量,在永恒的危机中抱团生存;而他们的直率热情,友善互助,也是如此……

他们真正地适应了这个改变了的世界,并且积极乐观地活着。

而我们呢?

只有真正离开穹顶,进入这让人既憧憬又有些惶恐的世界,我才意识到,原来人,社会,文化……乃至生活的方方面面都能如此不同。

我才意识到,原来我们之前那漠视所有人的生命,畸形地摧残人们的生活,甚至不把人当人,只偏执地追求一个宏大而空洞的口号式目标的行为,并不一定是合理的……“北面”部族民那看海捕鱼的简单生活就是明证。

我们这些旧时代的遗民,还死抱着把整个世界毁灭成这样的自私自利、尔虞我诈,得不到的就摧毁,而不是大大方方地分享……

…………

梦到这里我就已经醒了,惶恐的眼泪湿透了枕头。

已经很久没有梦到这些了,是因为这些天看到的“北面”部族人民的和睦幸福的生活刺激到了我的内心吗?

我不知道。

但平心而论,我喜欢这里的生活,我喜欢这里的大海,鱼,还有人。

…………

我即将完成我的任务,取走信标,回去复命,一切都轻轻松松,可是没有了信号源,那些“蝠鲼”还会停留在这吗?“北面”部族若是失去了“鱼群”,还能在这恶劣的废土里坚持下去吗?

我不知道。

…………

蜷缩在铺着毛皮的床上,夏克缓缓地放下终端,双眼呆呆地望着有弧度的屋顶。窗外不时闪过几声虫鸣,一股祥和安宁的寂静缓缓地爬进了他的心灵,这是一种和穹顶之下的喧闹截然不同的寂静。

远处有人在呜呜地吹奏一种不知名的木管乐器,却一点也不显得吵闹,夏克翻了个身。

“明天去打听打听这是啥,还挺好听的……”他无声地嘟囔了一句。

夏克忽然意识到,这种宁静的感觉是如此之近,包裹着他,让过去几十年的穹顶生活显得如此遥远,仿佛是一场拂手即可擦去的旧梦。

他意识到,就连“北面”部族的寂静都在吸引着他。

这并不意味着这里没有吵闹,这里也有声音,但都出于自然,出于那让不少一辈子也不敢“登陆”的穹顶居民恐惧的自然:风吹过树梢的声音,流水潺潺悦动的声音,生活起居的声音,人们的话语与歌唱,孩子的欢笑与哭叫……

这一切,都与穹顶之下激昂的电视宣讲、刺耳的行政训话、尖刻的讽刺嘲笑截然不同。

寂静包容着夏克,让他的心里那种早已种下、即使翻遍了穹顶的词典也找不到合理表述的感觉抽条、成长,开花,结果。

那是“爱与归属”。

十、

后来,在原定的离开日期前,那个月黑风高的晚上,一个身影划着独木舟来到“巨鲸”的上方,他把一支手枪和一块终端丢了下去,看着它们缓缓沉入波澜不惊的大海深处。

从此,吐鲁河边多了个看海、捕鱼的快乐的人。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看海
木卫十一

学校:中国人民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行政管理专业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可以看出作者具有扎实的写作功底,文章结构匀称,情节设置合理,能用简短篇幅管窥庞大的末世世界观,也能集中笔墨详述一两个具体的点子,详略取舍值得好评。

2020-11-10 13:26 葛麟 ——

末世废土风格的科幻短篇看过很多,论文学性、想象力和完成度,却很少有见过比这篇高的。文中除了对北方部落和平、友爱,乐观求生的讴歌之外,也反思了所谓的“高科技遗民”死死把握着的那套极端而残暴的生存法则,两者相比显得高下立判,但我个人以为这二者除了矛盾,也并非没有共存的可能。如果能在未来看到这样的发展,或许会更好也说不定。

2020-11-07 15:08 巨星海 ——

这是最近流行的废土题材加反乌托邦故事。科幻设定前后统一,且能用悬疑式的手法把它讲清楚。但有点虎头蛇尾,主人公只是事件的旁观者,全篇没有矛盾主线。另外,想象一个倒退的未来比想象一个进步的未来要容易,所以,这类故事的想象力有限。

2020-09-11 07:11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