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Z1 数字货币:信用本位接班人
梵松   
得票 0 阅读 117 评论 0

【摘要】随着数字人民币的试点,人们对于未来的货币形态又出现了不同的猜想和担忧。从货币的历史来看,数字货币的出现或许是顺应信用本位货币发展而来的必然。

我有个朋友,居住在西城区西交民巷17号附近的四十七岁的热心北京市民老钱。最近,老钱约我吃午饭,在饭桌闲谈之中,突然挑起了一个话头:

“我最近补看了一个电视剧,《人民的名义》。看完之后就想,是不是该像那里面赵德汉那样,在家里多存点现钱了?”

四处看看,我压低声音说:

“谢谢你,把我当朋友。不知道你这钱什么来头,只是违法违纪啊,咱们还是尽早投案吧。”

老钱哈哈一笑,说:

“咳!你想哪儿去了,是那数字人民币的事儿。”

数字人民币(E-CNY),又名“数字货币电子支付”(Digital Currency Electronic Payment,DC/EP),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央行)从2014年起开始研究的法定数字货币。深圳作为封闭测试试点区域之一,已经在2020年10月12日面向在深个人发放了5万个、共计1000万元的“礼享罗湖数字人民币红包”。 

简单地说,数字人民币现阶段只是现金人民币的一种变形,人民币能怎么用,数字人民币就能怎么用。只是起步阶段,有很多地方设备要陆续才能支持数字人民币的交易。我感觉在此之外,老钱可能对数字人民币有更多的误解。我先给碗里夹了两块腰花,说:

“你是怎么从数字人民币,跳跃到家里多存钱的?讲讲你怎么想的吧。”

老钱说:

“我看网上说,深圳那边有人在买房的时候,强迫业主收数字人民币。说是因为他手上的数字人民币太多了,既不让买黄金、又不让兑外币,所以他只能用在买房上。还有说,等将来数字人民币普及了,纸币就少了,到时纸币金贵,100块的纸币能换更多的数字人民币。”

嚼完了嘴里的腰花,我说:

“这俩谣传啊,我也在群聊里看有人转发过。我给你捋一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吧。先说第一个,这事儿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所长穆长春在2020外滩金融峰会上专门讲了,用纸钞和硬币能买的,数字人民币就一样可以买。数字人民币既能买黄金,也可以兑外汇,买房炒股都是可以的。那第二个,简单的说就仨字:不可能。看你这满脸写着不信,展开给你说说,就稍微有点长了。我先问你,你觉得,历史上有没有过类似数字人民币发行的事儿?”

老钱放下了筷子,说:

“历史上还能有这事儿?你可别逗我啊,互联网不是最近几十年才出现的吗。”

我端起杯子喝了半杯水,说:

“互联网的历史挺短暂,而货币的历史很漫长,数字人民币是信用本位货币的下一步发展。以货币演进的视角来讲,一般来说会经历从实物本位到金属本位、再到信用本位的发展历程。

“货币本位的发展也不是一步到位的,其中出现过多种形态:实物本位出现过的货币形态有珠玉、龟贝、布帛、米谷等;金属本位出现过的货币形态可以分为一种以铜币、铁钱为代表的贱金属本位,与另一种银币、黄金为代表的贵金属本位;信用本位的历史也就比互联网略长一些,宋朝与铁钱挂钩的代用货币‘交子’是贱金属本位,带有兑换黄金义务的美元是金汇兑本位,以1973年美元与黄金脱钩为标志,布雷顿森林体系瓦解后,全球才进入了信用货币时代。”

老钱把咀嚼着的肥肠用力咽了下去,说: “1973年,这信用货币和我同岁啊。”

我说: “是啊,还挺年轻的,是不是?货币本位的演进动力来自两个方面,一方面伴随着市场对货币交易量的需求持续增长,另一方面是技术和制度的配套进步。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加深和新技术的发展,黄金或是白银这类贵金属,难以匹配这么大的经济规模,在萧条、战争和多种因素的共同作用下,从金本位过渡到信用本位时代恐怕是必然的。

“只是,以纸币为主要载体的信用本位,蕴含着不可回避的缺陷。”

老钱说:

“这个我知道,纸币不记名,贪污、贿赂、洗钱不好跟踪,还有就是,纸币更容易被伪造。”

我说: “你说的这些,在微观层面上是没错的,但在宏观上,还有个更重要的因素。你随身带现金了吗?拿一张出来放桌上。”

老钱从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一百元,放在桌上。我说:

“假如你有两张一百元,一张你随身带着,另一张你存到银行里,都不花出去,一年之后,这两者会有什么变化吗?”

 老钱说:

“我身上带着的这张过一年可能旧点,这一年洗衣服得拿出来,要不可能皱了,还得小心别被偷了。银行里的那张,能有什么变化,多点利息?”

我说:“你说得很接近了。手上的现金与银行账户余额,最大的区别在于利率不同。现金是零利率,而账户余额是有利率的——有利率不等于有利息,‘多点利息’是经验错觉。”

老钱说:“错觉?不会吧,那我放银行的钱还能倒扣我不成?哪天要真这么干了,我肯定全取出来。”

我说:

“这还不用担心,有生之年咱们可能还看不到。不过,以名义基准利率而言,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瑞典央行在2009年7月率先将隔夜存款利率设为-0.25%,是最早实施负利率的央行。到了这2020年,日本、欧洲央行和瑞士、丹麦、匈牙利等国家也都在实施负利率了。学术界认为零利率乃至负利率出现货币政策边际效应递减的现象,其中一个因素可能就在于现金对货币利率的‘零下限约束’。就是你刚才说的,要是放银行的钱越存越少,作为一般人肯定宁愿全取出来,像赵德汉那样都放在家里,对不对?”

老钱说:

“那必须的。”

我说:

“是的,这是人之常情。我接下来要说的就是一些尚未发生的事了,来自于最近我看到的两个有趣观点。一个是厦门大学教授赵燕菁提出的现代增长与信用货币‘双螺旋’增长假说中的命题9,认为在信用货币下,只可能通缩,不可能通胀;另一个是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项研究,认为电子货币很可能是让负利率可行的必要技术基础,也就是能让你随身带着的钱、和你存在银行里的钱一样,都能受到负利率影响。这两个观点和前面说的结合在一起,就提出了一种可能性:因为全球经济市场如此之大,发行信用本位货币是顺应发展需要的;而信用本位货币的内生性通缩,使得发行能够有效执行负利率的数字货币是顺应发展需要的。”

老钱放下了筷子,再用手抓起桌上那张一百元,看看钱,又看看我,说:

“我这天天随身带着的钱,还能变少?难道,剪个角下去吗?”

我说:

“还记得去年咱们去马尔代夫,除了用当地货币之外,是不是还能用美元?你也可以这样简化理解为,到时可能会通过市场、技术和制度配套,让同样的商品有数字货币与现金货币两种不同的计价方式,使得负利率可以传导到现金上。到时提前在家里囤积现金就没有用了,白占地方不说,还会有各种存储损耗。或许将来的人们,只能在钱币博物馆里才能看到咱们现在用的纸币了。当然,这不是眼下会发生的事。

“现在会发生的,是在国际贸易需求和国内经济发展的双循环形势下对货币的需求量开始出现加速上升,以及技术前提具备且日益成熟的情况下,逐步推广与现金完全等价的数字货币,完成一次信用本位的货币形态升级。”

结账的时候,这顿饭正好两百元。我看老钱一手拿着钱、一手拿着手机,看了看钱之后,老钱用了手机扫码结账。我说:

“怎么着,讲了这么多,还是舍不得纸钞?”

老钱指着那张纸币的编号,满面红光地说:

“这张的编号有三个8,吉利!我得存着,传到孙辈说不定就是个值钱古董呢!”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普作品
Z1 数字货币:信用本位接班人
梵松

学校:北京格致璞科技有限公司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广告心理学

职业:内容运营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以对话形式展开对数字货币的介绍,亲切自然,知识容量大,可读性也较强。

2020-11-09 23:49 匿名 ——

文章以对话的方式介绍了数字货币相关知识,希望可以在语言方面加以改进,增强文章可读性,避免大段的专业介绍语段。

2020-11-09 01:15 匿名 ——

文章就将要到来数字货币做了很好的介绍,饭桌上的对话也使金融知识显得不那么枯燥是一篇不错的文章。但在专业术语的处理上可能稍显不足,对于没有金融知识的读者来说可能读起来稍显吃力,希望作者可以加以改进。

2020-11-07 09:21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