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走出桃花源
李安宁   
得票 0 阅读 258 评论 0

【摘要】三人看着远处依旧伫立着的天道塔,不由得有些百感交集,原来无数人趋之若鹜的桃花源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

楔子

清晨的山谷里一片寂静,茂密的树林里偶有几声鸟叫虫鸣,浓雾也削弱了不少,一切都看起来是那么的祥和。突然一阵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这片寂静:“小孟,手机有信号了没有?”

“还是没有。”

“你再往上爬爬看试试?”

“根叔,我再往上,树就要断了!”

“唉,行吧,你下来吧,松树太大,脚下留点神。”王贵根看着眼前巨大的松树,心中是五味杂陈,要是平时看到这种三四个人合抱才能抱住的古松一定会连连称奇,可是在这里一连走了好几天了,也没能走出这该死的山谷。即便二十多年的职业生涯练就了荣辱不惊,王贵根在得知手机仍没信号后,心中不由得焦躁起来。

孟云泽灵活得像只猴子,从古树上快速蹿下来,看着王贵根腰间挂着的脚镣,问道,“根叔,老洛人呢?”

“老洛说他要再去确认一下地形,辨一下方位,我怕他出什么意外,先把他脚镣下了,等会再安上。”

“根叔,你不怕他偷偷抛下我们自己跑了吗”,作为初出茅庐的菜鸟,梦云泽明显很不放心洛寻真这个重刑犯。

“放心吧,跑不了,老洛都这把年纪了,在这种地方没先跑出去就得先饿死了,”王贵根作为经验丰富的老民警,这点洞察力还是有的,“而且我感觉老洛这两天有点奇怪,普通人走了那么些天早就要崩溃了,他一把年纪反倒越精神了,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吧。”

“也许是他捡回了一条命,心态好吧!”孟云泽想到这些天魔幻般的遭遇,不禁感叹道,“如果不是我们都在一块,泥石流爆发的时候估计老洛就嗝屁了。”

回想起十天前的遭遇,纵然根叔见多识广,也有些心有余悸。

第一章

半个多月前,王贵根收到领导分配的特别任务,照顾外地羁押的重犯洛寻真回乡探亲,和他搭档的是刚毕业没多久就考进来的菜鸟协警孟云泽。

洛寻真原本是名优秀的考古工作人员,因为多次私自盗掘重点遗址而被抓捕,虽然对遗迹的破坏性很小,也没有倒卖任何文物牟利,但依旧被判了无期。

由于服刑期间表现良好,经常帮助警察破解盗墓案件立功,洛寻真刑期降到了二十年。本来正常重刑犯是不会被批准监外探亲的,综合考虑到他年事已高,再有六年就出狱了,因此上面批准了洛寻真探亲的机会。

洛寻真直系亲属基本已经去世了,倒是有几个远方亲戚还在武陵山区的山村里生活。七月的天空,要么烈日炎炎,要么大雨滂沱,很不凑巧,探亲的日子天空不作美,接连的大雨让泥泞的山路更不好走,开车也得小心翼翼,一旦车轮陷进泥坑,少不得一翻折腾。

安全第一为座右铭的王贵根有些后悔了,本以为这次出任务就是照顾下老犯人探亲,简简单单还能看风景。没想到好不容易等雨停下来,车才开进山区没多久,又下大了,夹杂着电闪雷鸣声,让他觉得今天肯定是不会停雨了。

“小孟,你的智能机不行啊,说好的今天下午雨会停,怎么又变卦了!”王贵根不禁抱怨道,“早知道还不如看我诺基亚上的天气预报短信了。”

“根叔,这跟是不是智能机没啥关系,你也知道,最近是汛期,天气预测都不会太准的,我这是实时的预报,也会容易变动。”孟云泽一边苦笑着,一边不时往后座瞟一眼那个满头花白,带着手铐脚镣的老人。洛寻真的性子闷闷的,一路上不悲不喜,看不出情绪,并没有流露出回家探亲时意料之中的喜悦。这是孟云泽第一次和重刑犯同在一车,说不紧张肯定是假的。

看出孟云泽的拘谨,王贵根开着车轻声道,“没事的,别紧张,你车座底下我买的有零食,你可以吃点。”

孟云泽翻出车底下的包装袋,打开一看,有些无语,“根叔,你管着一大袋压缩饼干叫零食?”

王贵根看来一眼孟云泽,道,“小子,你懂什么,压缩饼干虽然硬,好吃也耐吃,关键时刻比别的东西都抵饱。千错万错,安全无错” 坐在后面的洛寻真也好似认同的微微点头。

“是是是。您说的对!”孟云泽并不想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与前辈增加代沟。

车外的雨越下越大,没有一丝要停的节奏,王贵根只能小心翼翼的慢慢开着,距离目的地还有一段路程,山区虽然没有洪水的风险,但这么看着冲刷着车窗的雨水,老民警的心总是有些隐隐的不安。

“轰隆”一声巨响,一道闪电仿佛就在他们眼前劈下来,眼前一阵炫目的强光,连孟云泽都感觉到了车身在猛烈的颠簸。王贵根也不由得急刹住了车。

恢复视觉后,看着车外树林的一片狼藉,王贵根敏锐地察觉到山体在微微震动。

“地震?泥石流?”不管是哪个都是异常棘手,王贵根当机立断,立刻调转车头,向山下开去。还没开出多远,只觉得山体震动越发剧烈,瞥了眼外面裹着树木石头快速下滑的泥浆,王贵根的心里越发绝望。

千钧一发之际孟云泽眼尖,“根叔,前面的小坡震出了个大洞,我们去这里面躲躲,起码不会被活埋。”王贵根看着前方山体被震出的大石洞,求生的本能令他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

冲进石洞后,本以为安全的众人高估了石洞的稳固性,石洞结构快速塌陷,连车带人都掉入了地下暗河,突如其来的状况让王贵根连连叫苦不迭,一阵天旋地转中,大家都失去了意识。

也不知过了多久,孟云泽最先苏醒,快速观察了四周,虽然车还泡在水里,但已经安全了。衣服浑身湿透,警车在慢慢渗水,不过还算幸运,他们随着警车被地下河冲道了一个湖泊的岸边,

孟云泽立刻摇了摇边上的边上的王贵根,“根叔,醒醒,我们安全了。”

王贵根悠悠转醒,问道:“小孟,现在情况怎么样了,洛寻真呢?”

“他还躺在座位上没醒呢!”

“把他叫醒!”

孟云泽推了推仰躺在后座上的洛寻真,只觉得有些不对劲,用摸了摸洛寻真的额头后,“根叔,他好像发烧了。”

“坏了,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也找不到医院,”王贵根试图发动了几次警车,但都熄火了,只好放弃开车回去的念头,“小孟,我手机没信号了,用手机叫一下局里来救援吧。”

孟云泽苦笑道:“根叔,我的手机在裤兜里被水泡了,早开不了机了。”

“哎,关键时刻掉链子,果然智能机靠不住。”

湖边就是一片茂密的森林,孟云泽捡一些枯枝用打火机点了个火堆,把衣服烘干。王贵根弄了点水边的杨柳枝和一堆野草药的混合做成土方子嚼碎,和着保温杯里的枸杞茶一起给洛寻真灌了下去。在两人照顾下,洛寻真休息了一天一夜终于退烧醒过来了。

暂时脱险的三人此时又面临着新的问题——生存,孟云泽的手机始终无法开机,王贵根的诺基亚还算坚挺,不过也只能简单的开关机,根本没信号。

年轻人的灵活性好,寻找信号的任务就交给了孟云泽,王归根经验丰富,专门去收集野菜,再整点林子里的藤蔓结网捕鱼,虽然水里只有些小鱼,但也勉强够垫垫肚子了。

洛寻真也不是一无是处,泥条盘筑的土方法烧制了些简便使用的陶土罐子烧水喝,总算解决了用水问题。三个难兄难弟在求生过程中渐渐熟络起来,两人也对洛寻真有了些直观的了解。

三个人将吃不完的野菜和小鱼烤干当做干粮,便踏上了寻找救援的路。可无论是湖泊还是森林,都笼罩着一层薄雾,能见度多少有些受限,北斗星或者太阳辨别方位的方法都无法奏效,长期没有直射阳光的森林里,观测树年轮的方法也失败了。

走了两天后,孟云泽在树顶遥遥看见了一个村落的轮廓,就连一向稳重的根叔也耐不住心思,也爬上巨树确认了一番。可是他们分明已经朝村子的方向走了三四天了,村落的轮廓依旧是那么朦胧。

第二章

一会儿,洛寻真回来了,手里捏着一块满是青苔的泥块,眉头紧锁,道:“这个地方,不简单啊!”

“什么嘛,这我早知道了,我们之前明明在山里。醒来就冲到了湖边,鬼知道我们在什么地方!”孟云泽一边给老洛重新装上脚镣,一边抱怨道。

“我说的是这片地区的风水位非常奇怪,好似不在人间!”

“我们还没脱困呢,你的职业病犯了?”根叔听的摸不着头脑,也忍不住抱怨道。

“你们看我手里这块土,在野外被植被和风雨侵蚀了那么久还依旧这么坚固。”老洛用了很大的力气才勉强把这块泥巴掰断,“这是三合土,石灰、砂石、泥土混合夯制的,是人为制造产物,可我观察了附近的土层并没有发现近期任何人类的活动痕迹,离我们最近的人为制造产物就是这块夯土,可是这种夯土一般只用在古代城池中,而这里并没有符合城池的痕迹。这么多天下来,甚至没遇上什么中大型的的哺乳动物,蛇虫鼠蚁都不太多,在这样一个森林里面,你们不觉得很奇怪吗?”

老洛摸了摸长出来的短胡茬,滔滔不绝道:“古树常青、生机盎然,却又地势不显、生机凋敝。如果按照风水位去理解,七星隐匿,阴阳倒转,廉贞入文曲,水抱山丘,长水连横木,化气为囚,我们之前看到的那片村落倒有可能就是蜃,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海市蜃楼…”

“等等,你说的那些迷信我们听不懂,”根叔疑道,“但你说我们看到的村子是海市蜃楼,有什么凭据么?”

“我这不是迷信,是科学,我们所在的这片地区,除了自然形成,也有一定人为改造的痕迹,虽然这些痕迹有些久远,但说明这里曾经是有人存在过的。我们走了那么多天,虽然感觉上一直在往前走,但是人直线走路有误差角度的,我观察了一些小溪的流向,每半天左右要颠倒一次方向,所以我们行进的方向有可能是打转的,就算走死了,也走不到那村子。”老洛迟疑了一会,道,“我们现在的干粮不多了,就算手机待机时间长,也不一定能经得起我们这么耗到救援。水雾气长年不散,如果再没有办法联系到外面,我们就出不去了。”

虽然对老洛的风水定位理论不是很相信,但还是觉得有些可取之处的,孟云泽道:“老洛,我们现在往前也不是,返回也不行,那该怎么办?”

“索性赌一把吧,有水的地方就有活路,顺着小溪上游走说不定有山脉,能离人烟近些,哪怕源头是个泉眼,也好过在这里面迷路累死。”

稍微整顿了一下,把行动不方便的警服全部换成了常服,老洛的手铐脚镣也暂时下掉了,顺着水流而上。森林里树木纵横,小溪分叉密布,但遵循水往低处流的原则一路逆行而上,虽然一路上总会不知原因的绕不出来,但这么不死心地走了两天时间,竟然找到了水流源头。

行至水源,大山遮蔽,山体陡峭,难以攀爬。小溪尽头有片桃林,已然七月,硕果累累,却无人烟。三人摘了些桃子充饥,吃了那么些天野菜和干粮,总算有些能吃的,虽然果子没完全熟透,却是三人能尝到的人间绝味。

爬山的计划已经没用了,孟云泽看了看诺基亚,还有两格电,却依旧没有信号。根叔却把大家叫住,原来他刚刚发现溪水尽头的大山口竟然有个洞口勉强够一人钻进去,最关键的是他往里面探头看了看,竟发现有一丝光亮,说明这石洞的背后应该有出口,但具体有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孟云泽看了看桃花林,再看了看溪水这里的洞口,突然觉得有些熟悉,说道:“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感觉我们现在的遭遇有些似曾相识。”

老洛显得格外激动,声音微微发颤道:“眼熟就对啦,课本读过没有,我们这遇上了桃花源啊!真没想到这片世外桃源居然真的存在!”

“不管了,先出去再说”根叔现在只想逃离这个有些光鬼陆离的鬼地方。

第三章

为了穿过洞口,大家不得不将随身携带的瓶瓶罐罐都抛下,只带了一些轻量的必需品。就像《桃花源记》里写的那样,初极狭,才通人。复行数十步,豁然开朗,当穿过洞口的时候,豁然开朗,三人彻底震惊了。

“老洛,这里真的是桃花源吗?”孟云泽张了张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好。

入眼一座被大山包围的村落,村还是那个村,似乎建筑风格还停留在上世纪的黑砖小平房,田还是那个田,田里沉甸甸的的稻穗已经开始转黄,可以准备收割了。可是,村落的中心却伫立着整体黝黑的巨大八棱柱金属塔,明显与周边建筑有着明显的差别。

“不可能啊,记载里明明是个古村,怎么会…”洛寻真喃喃道,感觉说错了话,立马改口,“我也不知道,我听说桃花源是存在的,可是传说的东西怎么可信呢!”

看着异常活跃的洛寻真,孟云泽和王贵根都觉得眼前的人也怪异起来。跟着老洛一起走入村落,村子里却一个人都不在。布置规划有些吻合几十年前小县城的布置,就连供销社、书店、插卡电话亭都有,这些有些老气的建筑与远远看着高耸入云的奇怪金属黑塔的反差更让人觉得奇怪。孟云泽试了试电话亭,果然只有一片忙音。

正当三人观察这村落时,旁边的书店木板门突然被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肉嘟嘟的小女孩,背着小书包走出来,一脸疑惑的看着站在街上的三个陌生人。三人也愣了,冷不丁从这诡异的地方冒出个孩子,搁谁谁不奇怪。

孟云泽轻声对老洛说道:“这什么情况?你看这小女孩有没有什么问题?”

“我哪知道,我又不是警察,你想知道就自己问她。”老洛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随口敷衍道。

“根叔,你经验丰富点,跟孩子沟通肯定也有一套,要不你去套套话?”在老洛那吃了个闭门羹,孟云泽又把主意打在了优秀的老警察根叔身上。

“哎呀,小孟,以前工作忙,孩子也没怎么带过,都是你婶在家含辛茹苦带大的,根叔老了有代沟,还是你去吧!这是组织交给你的光荣考验!”根叔笑着拍了拍孟云泽肩膀轻轻往前推了一步。

事情转了一圈又落到了他自己头上,孟云泽只好硬着头皮上前问道:“小朋友,你是人吗?啊,不对,小朋友,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叔叔。我是人哦,大家都在忙着,没人陪我玩。”

“这样啊,小朋友,你叫什么名字啊,村里的其他人在忙什么呢?”

“我叫琪琪,今年五岁,村里的人现在都在塔里面,你要我去叫一下村长爷爷吗?”

“哦,这样啊,琪琪,谢谢你哦,还有纠正一下,要叫我哥哥,不是叔叔。”

“好的,没问题,叔叔。” 看着小女孩傻乎乎的笑,孟云泽有些无语。

小女孩脱下书包,从书包里拿出一个老式大哥大的物件,也不知是拨了什么号码,奶声奶气地对电话那头的人说道:“村长爷爷,村子里来客人啦!有三个呢!”

等了些许时间,塔的方向走出来一名老者,陆陆续续地又出现了一些村民,脸上带着好奇迷茫的样子。

老者一脸复杂地看着眼前风尘仆仆的三人,轻声喃喃道:“那难怪了,那难怪了!”

老者行了一礼,道“我是这儿桃源村的村长,几位客人远道而来,我深感荣幸,请问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我们想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是传说中桃花源吗?我们该怎么出去?”

“几位贵客莫急,按照桃源村的规矩,初来此地,待我等先招待几日再说不迟。”

看着村长欲言又止的样子,三人也不勉强,加上连日的奔波,根叔和老洛也快到达极限了,只能先安顿下来修整一下再想办法。

第四章

也没有顾得上继续追问村子的情况,三人就被安排在招待所里住下了,村民热情地提供了一些家常菜肴,水电也能正常供应,但总觉得有种隔阂感。村民大多数时间都在塔里呆着,不知道忙活什么。根叔和老洛连续奔,身体脱力,只能留在招待所修养,孟云泽陪着琪琪玩,顺便打探一下村子的情况。虽然琪琪年纪小,但孟云泽通过一番旁敲侧击,也大概也对村子的情况有所了解了。

村子与世隔绝,确实是传说中的桃花源,但和书中所描述的却有些出入,村子虽然封闭,但也绝不是和外界不联系的,但基本都是几十年联系一次,对外界的变化有些不了解也是正常的。琪琪的爸妈从出生就没见到过,一直是老村长他们在照顾着,

在桃源村的第三天,根叔和老洛基本上也修养的差不多了,三人正准备商量着开口问村长出去的办法,没想到村长竟然晚上主动找上了他们。

三天没见,村长似乎比之前沧桑了许多。

"按照这里的规矩,本来应该我们好生招待你们,只因今年多了些许变故,只能让你们在这里休息。我知道你们肯定想问出去的办法,我会全部告诉你们的,但我希望在回答之前,你们能告诉我,中国还打仗吗?"

老村长有些突兀的问题让三人有些奇怪,但为了出去,也就如实的回答道,"还算太平,国家强盛了,好些年没打过仗了。"

"那,小东洋呢?走了没有?"

村长的话让三人突然有了一个诡异的想法,难道这些村民不是最早的桃源村民,莫非是抗战左右逃来的?

"早走了,1945年就走了,美国投了三颗大原子弹,吓得他们的头头立马就投降了!"

听到这个消息,村长的嘴角不断抽搐,深陷的眼窝里似乎有泪光打转,"太好了,真的是太好了!"

村长长叹了一口气,坐在椅子上好一会才平复了心情,道:"其实,我并不是桃源村的先民,我是民国33年也就是1944年逃至此地的,你们既然有缘来此,那我自然也该如实相告。"

三人一听,猛地吃了一惊,七十多年过去了,可老村长哪怕是按刚出生来此,也该是个年近八旬老人了,可看现在的老村长满打满算也不过六十左右啊!

 “这片土地自成天地,封闭隐秘,自秦起,已有人来此,小国寡民,有如共和,偶有误入者,可按原路返还,晋后多有人逃至此地避灾,本是清净之地,沾染世俗,便有了纷争。后有诸子百家为存火种,在此避世,借山川地势设立机关。” 村长看出了众人的震惊,道:“43年的时候到处都在打仗,飞机大炮的声音天天都耳边响起,我不过是一名刚刚而立之年的教书匠,村子里组织乡勇护送一名大学问家去山里避险,我便想着混在队伍里去山里躲躲,没想到这一躲便再无回归之时。”

“沧海桑田啊,历史上这武陵之地也曾经历过常德会战这等血肉磨盘”老洛叹道,“那你们之后就没有人来过此地吗?”

“有倒是有,庚子年倒是掉进来个先生,不过奄奄一息,我们还没来得及救治就死了…”

老洛沉默了,这是根叔立马发现了一个有些不对劲的地方:“等等,而立年?莫非村长如今已经有上百岁了?”

“你们应该也有所察觉了吧,这里的时间其实和外面是不对等的。我资质愚钝,没有被天道塔所选上,常年只能为天道塔做基础维护,也是有所了解的。天道塔,也就是村子深处那座黑色金属塔。我们所处的这片空间就是由天道塔所衍化生成的,这里的历代诸子先贤用一生所学不断完善,才开辟了这片世外天地。”老村长道,“你们是从外围的山洞里进来的吧,那才是最初的的桃源迷境,本是和外界相连的,后来天道塔不断地发展,原先的地方就被废弃了。”

“你所说的诸子先贤如今又在何方?我们所处的这片位置,既然空间和时间上都与外界不对等,难道我们所处之地是个类似海市蜃楼的幻境吗?”老洛还是对他的蜃楼理论念念不忘。

“其实如今的这片桃源,既是现实,也是虚幻。先贤为开辟桃源之地,探寻天地奥秘,机关妙术演算世间变化,但人的寿数终有穷尽,先贤也不例外,穷其一生,所得终化尘土,便集众人之力几经研发,造就这玄妙无穷的天道塔,天地万物演化万千,撑起了这片天地。而演化后的天道塔,会抉择一些大限将至的智者,以能量为代价延续其生命,相对的,智者就要以自由为代价,维持天地运转的规则。”

老村长的一席夜话,让众人有了更全面的了解,也知道了只有通过天道塔考验才能回归外界,但这神秘无穷的天道塔却让众人的心底都笼罩着一层阴霾。

躺在招待所的床上,但此时大家早已无心睡眠。根叔道:“小孟,你说这天道塔究竟是不是真的,我咋感觉那么玄乎呢?”

“我也不知道,但我们这一路上遇到这么多事,应该有可能是真的吧。”

这时老洛开口道:“天道塔的存在一个是真实的,毕竟华夏文明中,被历史隐藏的科技数不胜数,这也可能就是天道塔存在的原因。”

第五章

在一片朦胧里,孟云泽明明感觉刚刚还在和根叔他们说话,突然就回到了小时候在小镇里无忧无虑的日子。那时候,天很蓝云很白,不用担心未来,慢慢的人长大了,烦恼就多了。上学的时候,烦作业、烦成绩,毕了业终于不烦了,因为工作和催婚又成了新的烦恼。老爸有些严厉,老妈有些唠叨,这两人仿佛从未曾变老的样子,突然有一天,他俩没有再催孟云泽早点工作和结婚,只希望他,慢慢地、好好地生活着变得充实而幸福,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

他的身边也出现了好多快要消失在他记忆里的人,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甚至小学后就不曾见面的同桌也在他生活的镇子里,熙熙攘攘却不拥挤、热闹非凡也不吵闹。

“小孟子,我不走了!”大学时的女友习惯性地拉着他的衣角,最终也没踏上异国之路。看着眼前的一幕幕,孟云泽明明心中充满了激动,眼眶却还是很没出息地涌出眼泪。

恍惚间,他好像看到了根叔的影子,在人群里漂泊不定,对啊,根叔怎么会在这呢,根叔不应该会在这儿啊,他想着,本能地想把根叔带出去,却发现自己怎么也迈不动步子。他犹豫了,他其实已经回想起一切,但害怕这一步迈出,这些在眼前活生生的人会霎那间消失不见。

对啊,这些人怎么可能还会一一出现在他的世界呢,有的人或许还可以久别重逢,可有的人早已是天人永隔。眼前的一切虽然无比真实,摩挲着童年时爸爸做的玩具木枪,啃着着奶奶给的炸鸡腿,看着电视里重复了无数遍的电视剧,很平凡很真实,却又渐渐地在眼前模糊,“我要出去,我还得带着根叔和老罗一起回去,这是工作,也是任务!”孟云泽暗下决心,狠狠地咬了下舌头,刺痛并未一下子把他带回现实,只有一道道如同魔鬼般的诱惑声,“留下吧,留下吧!你想要的我们都可以给你实现!”

“不,这不是我要的,我想要的,可以靠自己争取,用不着你们来给我。”孟云泽低声吼道,“我不管你们是什么科技造物也好,牛鬼蛇神也罢,别再用这些虚幻的东西笼络我。如果这就是所谓的创造一切,那你们就做着春秋大梦,和这破塔一起腐烂去吧!”他全想起来了,他们三个跑去接受天道塔考验,如果能通过考验自然可以出去,如果通过不了,就会留在塔里,沦为“造物主”中的一员。

对啊,天道塔虽然本意是好的,开辟世外桃源,本是为世人创造一片安详净土,但逝去了原有的意义,在虚假创造的现实中慢慢变质,成为避世者另一个牢笼。那些一个个追求着世外桃源的人们,寄生在天道塔内,醉生梦死全然不顾外面的发展,终究被历史解开了虚伪的面纱。

第六章

怀着对天道塔的厌恶和逐渐坚定的意志,孟云泽突然被一阵斥力踢出了塔里。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好似有人在拍打自己的脸庞。猛地睁眼一看,竟是老洛,而根叔则是在一根又一根的抽着自己的那宝贝似的烟。孟云泽道:“我在里面多久了?”

“你运气很不错,塔外的时间差不多是两小时五十八分,离村长说的融合时间就差两分钟。”天道塔就像一把满是蜜糖的毒药,令人沉浸其中,一旦考核超过三个小时就会彻底停留在桃源村里。

看着眼前的两人,孟云泽此时却有些不确定了,他生怕眼前的是虚幻,而自己还在塔里,问道,“你们怎么这么快出来?”

“哎,人家也是看资质的,我们两个年纪大了,想象力早匮乏了,能记得的人更是少了,没一会就把我俩踢出来的。”老洛道。

一旁抽烟的根叔突然开口的:“我反正考核的内容挺简单的,也就是和那些战友聚了聚,当年出任务牺牲的几个老战友,好像就在眼前似的,哎,虽然知道是假的,但能见到也算了了一桩心事,这破塔也算做了点人事。”孟云泽点点头,确定了眼前的根叔是真实的,因为根叔这一遗憾,是孟云泽以前发现的,并未在这地方提起过。

老洛苦笑道,“也不知道怎么跟你们说,说来惭愧,有件事一直瞒着,虽是这次是去监外探亲,其实只是借个机会再试试能不能有桃花源的线索,没想到竟意外牵连到大家。我爷爷甲申年被一群民兵乡勇护送避难,行至此地山林竟再无音讯,父亲在我小时候曾多方寻找爷爷,后来也不知去向,没想到他们竟然都在这塔里了,这就是命啊”

“不过也还好,如今遇见他们也算了一番心愿。”老洛叹道,“我曾多方挖掘有关桃源地的遗址资料,可惜所获不多,有记载的大多是误打误撞进来,稀里糊涂出去的,也不知我们这番经历出去,会不会也出现这种情况。”

“那我们之前在塔里见到的那些大脑就是控制者?”

“对,那就是依附着天道塔的造物者,所有造物者都放弃了自己的身体,只需要以最低的消耗供给大脑。虽然仅存大脑连接着天道塔,但某种意义上他们还活着,只不过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庆幸的是并不是所有人都自甘沉沦,也不是所有人都觉得虚幻是一种美好,所以我们这次能侥幸出来,也有父亲和爷爷他们的一番助力。”

“那老村长他们有没有可能是天道塔塑造的吗?”

“这倒不是,天道塔既然是古科技造物,就不会具备对独立生命的操控。”

“那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这估计得问问村长了。”

村长此时早已在塔外等候多时,众人也纷纷来送行。村长道,“虽然我知道这会增加你们很多麻烦,但有件事还是希望你们答应。既然你们说国家太平强盛了,我真心希望你们能把这孩子带出去,琪琪不应该和我们这些老头子在这片小天地里生活。”

“好,没问题!我答应了!”根叔做主答应了下来。

回到来时的洞口,孟云泽看着熟悉的洞口,问道:“这次我们真的可以回去了吧?”

老洛道:“应该没问题,记载也都是这么描述的。”三人看着远处依旧伫立着的天道塔,不由得有些百感交集,原来无数人趋之若鹜的桃花源并不是想象中那么美好,琪琪背着装的满满的小书包,一脸好奇的看着这陌生的洞口。

带着琪琪钻入洞口,前方有了一阵亮光,突然一股熟悉的天旋地转感涌上心头。当三人悠悠转醒,发现自己完好无损的坐在当初那石洞的警车里,不由得一惊。孟云泽连忙掏出手机,看着完好的手机显示时间,离当时只过去了六七个小时,不由得轻声道:“难道这是一场梦。”

只听见后面传来了老洛的声音:“不,这一切应该都是真实发生的,你们看!”

根叔和孟云泽回头,猛然发现从桃源村一起出来的琪琪,此时在车后座睡的正香甜。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走出桃花源
李安宁

学校:常州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电子信息工程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对桃花源的另一种科幻性的阐释,增加了诸如“回忆”和“选择”及“读脑”等成分,看完故事之余不由让人遐想:许多人穷尽一生渴望找回人生最初的美好,而所谓的“桃花源”,是否其实就存在于每一个人自己心中?

2020-11-09 10:38 巨星海 ——

本文的结构相对比较完整,各方面都中规中矩。故事在桃花源的设定中加入现代性的诠释,尽管在合理性和科学性上稍显不足,但也达到了故事新编的效果。

2020-09-29 14:20 匿名 ——

《桃花源记》本来就是一篇科幻色彩的古文,这篇戏仿小说挖掘出了原文的科幻内涵。故事从开始就遵循探险风格,前后统一。主题也扣上了“世外桃源”的本意。当然,这样的故事很难与科学知识有关,更多地是在发挥想象力。

2020-09-26 07:18 郑军 ——

本篇小说可以说是桃花源记的现代性再创作,尽管说在核心设定上科学性的展现还是有着机械降神的嫌疑,但是在文中所展现的对于过去人与物的怀念来驱动桃花源这个设定倒是契合了原作的精髓。除此之外,另外一个不足之处是主角的背景设定在这个故事主线的作用中并没有充分展现。

2020-09-24 13:1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