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ERROR 404
雨点   
得票 275 阅读 1291 评论 1
先看评语
· 一篇悲剧爱情小说,文笔比较好,还难得的配上了插图,这在此次参赛作品中实属罕见,可见作者的用心。人物情感真挚,剧情展开节奏到位,虽然结尾有点落入了俗套,但并不影响全文的可读性。人类把自身管理都交给人工智能的一天,说不定就是人类社会开始灭亡的一天。 · 优点:设定利用较为充分,剧情合理,叙事清晰,故事、背景、设定等读者很自然地就能理解并接受,伏笔呼应不多但是做得很不错;缺点:文笔略差,文字功底不够,叙事和揭示不够流畅,有点突然 · 作者在文章中构建了一个看似五光十色实则刻板专治的世界。在文中,“我”的生活因为江雪的出现染上了不一样的色彩。作者也在文中探讨了一个问题:是否我们要过“最好”的人生。“最好”的人生是通过大数据运算出的最优解,但却不一定是我们想要的结果。这篇文章也存在着许多问题。作者的遣词造句和标点符号的使用不太恰当,一些设定缺乏科学背景的支撑,情节的转变有些突兀,可以再做思考。 · 不知为何给我一种《游戏人生》的感觉,情节跌宕,“中心”和“Dr.309”,“Dr.309”和“江雪”……这些人物和剧情的冲突,读来非常有趣,明白自己是AI的Dr.309以及最后化为烟花是一种凄美吧 · 故事完整,文字流畅,只是情节稍微平了一点

【摘要】22世纪,高级研究员Doc309偶遇江雪,一个21世纪出生,通过时间移民计划来到未来到女孩。江雪对出现,使Doc309陷入婚姻、爱情、事业等等的纠葛中,其规划人生也发生了偏转。面对未来的“社会规则”,面对即将来临的“Error404”错误,Doc309和江雪都做出了自己的人生抉择……


“——又是忙碌的一天”,我坐在飞行车的舷窗旁,望着扑面而来的“落日森林”。落日森林悬浮在半空中,笼罩在巨大的气泡里,下面是一望无际的大海,在夕阳照射下气泡折射出斑斓的五光十色。随着机器管家“老墨”的一番操作,飞行车稳稳落在落日森林停机坪上,老墨打开了舱门。我深吸了一口气,一股熟悉的清香流入肺腑。

落日森林是公司建造的高等级研究院,也是一个漂亮的空中花园,只有高级主管和高级研究员才能进入,我就是其中的一个幸运儿,一个精通医学、植物学和音乐学的高级研究员。

森林里有许多高大的温带乔木,树林间有着各色的花草,这些都是我精心挑选的。我一边走,一边用手轻抚着花草枝叶,感受着落日余晖带给森林的惬意,心里一番得意。

日落森林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老墨托着一个人,斜刺里跑过来。我急忙迎上去,一位身着白色长裙的女性,乌黑的长发遮掩的脸色更显惨白,看凹凸有致的身材和乌黑的头发,应该是个年轻的女性,老墨这么大动作还没有反应,似乎已经昏迷了。

“这是——”

老墨调整了一下姿势,“我正返回科研楼,附近树林里有个人影一晃,我去看个究竟,这不——一个昏倒的女孩。”

我感到后怕,“这僻静的地方,要不是咱们正好过来,跟我来”

老墨跟随我直奔我的治疗室。

“女孩的资料?”

老墨有些犹豫了,“查不到她的身份”

查不到身份,是件很麻烦的事情,系统不了解病人以往病史等等一切资料,会耽误治疗的。

“怎么会呢?”

“放心,”老墨赶紧打消了我的顾虑,“我已经通知系统了,很快会来人的。估计她身上的监控芯片坏了,这事以前也发生过。”

我和老墨剪开女孩的白纱裙,她身体皮肤略略发皱,表面呈现某种奇怪的苍白色,青色的血管隐约透出皮肤,我手没停,有条不紊地同老墨把监护仪器接到女孩身上。

“资料查到了,江雪,1996年出生,2018年参加‘移民2100计划’,两天前刚被唤醒,所以资料还不齐全。我已经通知未来移民局了,接她的人在路上”

我恍然,“无怪乎,这皮肤的不健康颜色,应该是长期低温所致,那晕倒估计也是身体还未完全恢复。老墨,把系统里江雪的数据调出来”

“好的,我检查下她的身体受损和恢复情况,比对下。”

看着老墨的比对结果和处理方案,我对老墨点了点头。

也就七八分钟,治疗床上的江雪有了反应,眼睛缓缓睁开,“这是哪里……”

“这是我的治疗室,我是Dr.309。”

老墨补充:“江女士,刚才,你在落日森林里摔倒了…”

我把江雪从治疗床上扶起来:“看来你身体还有些不适应,不过这也是正常反应。”

“医生说”江雪停顿一下,“让我多接触自然,建议我到森林里去,说有利于我恢复,不想…”

“可能脑神经细胞在冷冻过程中有些受损,不用担心,你运气不错,遇到了Dr.309,DNA都修复好了,这可是他的强项。”

江雪嫣然一笑:“谢谢,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们!”

我从没见过女人的笑这么好看,“这是我的职责所在。”

“用靶向基因片段和巴赫混编谐振刺激神经,这可是Dr.309六年的研究成果。”

“巴赫的音乐,真的能用于治疗吗?”江雪忽闪着一对乌黑的大眼睛。

“阿尔法墨总爱找一切机会宣扬这个”,我其实内心还是挺自得的,“在你们那个年代,应该有这么个词,叫——莫扎特效应?”

江雪扑哧一笑:“据说给奶牛听莫扎特,可以增加产奶量。”

“没错,现在这种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了…”

阿尔法墨向前一步:“不好意思打扰了,未来移民局的人已经到了。”

很快,暮色中闪着警示灯的救援飞行车来了,一通忙碌女孩被接走了,我看到从女孩身上剪下的白裙,被救援人员正往垃圾处理器里塞,心里一动,伸手抢了过来。

救援人员一愣,我冲他做了个笑脸,“让我来处理吧”。

一旁的老墨若有所思扫了我一眼。


又是几个忙碌的工作日,又该为落日森林进行常规检查了。老墨手持仪器在一片片检测,我则站在一旁核查结果。

“你们好,终于等到你们了。”一回头,江雪正从后面的小道走来,“我打听到你们要晚些回来,所以只好在这里等着…”

“一点心意”,江雪拿出一件用苇草编好的手工制品,“这是牛,莫扎特的牛。”

阿尔法墨替我接了过来:“Dr.309先生正在给花治疗,腾不出手,我先替他收着。”

江雪来了精神,“不介意我观摩一下你们的莫扎特吧?”

阿尔法墨客气地拒绝,“对不起,江小姐,您在现场可能会违反操作规范,所以…”

我摆了下手,“老墨,只要她不干扰工作,就让她留下吧。”

阿尔法墨没有再反对,我用特制手套点击着空中的虚拟菜单,一段激昂的交响乐响了起来,花瓣像受到电击一样颤动,手套上全息投影的数字,从50提升到56,又下降稳定在52。

“Dr.309先生正在对受损的基因片段逐个修复。”看着江雪一脸茫然,阿尔法墨在一旁做着解说。

又一段节奏感很强的音乐,花枝上的叶子也似乎带着节奏抖动,全息数字则从52提升到60,又下降稳定在55。

江雪有些按耐不住,“真有意思,没想到音乐还有这个功能,我试试行吗?”

我楞了一下,停下手头的工作。

江雪一脸认真,“我是说,介不介意我尝试一下,算我欠你个人情。”

“先生,这严重违反操作规范。”阿尔法墨强调。

我挠挠头,“这些器材,估计你一时半会儿用不了呀。”

江雪眨眨眼:“我用自己的,我也有秘密武器,相信我!”

阿尔法墨有些迟疑:“先生,恐怕时间来不及了。”

我望着江雪热切的眼神,想了想,“江小姐这是蠢蠢欲动呀,好,老墨,我们就当是休息一下吧。”

江雪向前一步,稍作调整,闭上眼睛开始轻声哼唱,这是一段古老的歌谣,我在音乐史的课程中接触过,有些印象。江雪唱的很投入,声音透出一丝沙哑,越唱越放松,慢慢声音也变得昂扬有力了,我也合上眼,歌声中一种温柔的力量撞击着我,瞬间我感觉被莫名的东西打动了…

“哎”,我睁开眼睛,阿尔法墨暗示,它已经提醒我几次了,我瞧瞧花草似乎没有什么起色,又瞧瞧阿尔法墨,阿尔法墨努嘴示意记录仪,我定睛,啊!读数已经涨到78了,真是意外惊喜。

“就是这个!”

江雪歌声停了下来。

我很激动,“江小姐,看来我研究方向搞错了,思路应该按照你的来。”

江雪一脸惊诧“按我的?”


接下来的几天,江雪每天都到我的治疗室唱歌,上午我和老墨采集江雪的演唱样本,再融合进现有算法,下午三人则去落日森林实地实验。偶尔江雪也带上操作的手套,对花丛进行测试。

试验之初,效果提升不很明显,我和老墨只好翻来覆去解构音乐,试图找出究竟。江雪看我们一筹莫展,提议增加一些混乱元素,化为音乐融入其中,改良后重新构架出自动音乐疗愈系统,实地测验的效果惊人,数据显示效率已经增加到76%,而针对植物的效率达到了85%。也就是说,现在的落日森林初步具备了自我维护的能力。

江雪非常兴奋,我也很兴奋,给老墨来了个眼神,一把抓起江雪的手,“咱们小小地庆祝一下”。

老墨心领神会,摆了个POSE,“请——”

一行三人上了老墨的车,江雪大感有趣,“我们去哪?”

我和老墨对了对眼睛,“啊哈,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在夜色中的中心方城灯火辉煌,下了飞行车,我牵着江雪的手,一路小跑,直奔供给中心。这是世界上最大的物品中心,一面长约二百米巨大的高墙。它其实是世界上最大的设计制造中心,能制造出世界上几乎所有成功的设计,号称世界第十大奇迹。

供给中心

高墙表面犹如银色金属打造,平滑得像镜子一样,看不到一丝缝隙,我站在五米高的物品墙下,刷了身份识别,报上我的需求单号,墙面露出一个方洞,一个粉色的方盒子被推送出来,我捧起盒子,递给江雪,我忍着江雪期待的眼神,按住盒子,不让她打开,老墨则指着对面一排造型奇特的遮挡板,“江小姐,去那里打开比较合适”,江雪好像明白了什么,捧着盒子,欢天喜地般去了。

不待我和老墨交流几个眼神,一个大红色的俏丽身影从一排造型中闪出,只见江雪双手抓起两侧裙琚,胳膊架起,左右扭动着腰肢,裙摆上下翻飞起来,就像风中的漫天桃花,我眼睛发了直。漫天桃花一个旋转来到我和老墨身边,“希望这个小礼物,能给你带来快乐”我喃喃说道。

“我喜欢!”江雪扬起了下巴。

令我们感到意外的是,江雪声称前两天她也来过。看我和老墨怀疑的眼神,江雪竟也从物品墙,取了一个蓝色大纸盒,神神秘秘地也不让我和老墨碰,直接抱回了飞行车里。直到返回落日森林,江雪在停机坪才打开盒子,里面是四个小盒子,看我和老墨一头雾水,江雪拿出一个小盒子,放在空地,一拉盒子底的一根细绳,腾腾腾,几条小火龙窜了出来,在空中越升越高,最后“砰”的一声,在夜空中绽放出一团团五颜六色的花簇…

“哇”我惊叹着。

“这是什么?”万能的老墨也被惊呆了

“这是烟花,每当过节或高兴的时候,大家就会放一些的”,江雪一脸不舍的回忆。

“太漂亮了”,我赞叹一声。

月光下的落日森林,一层淡淡的银色,我和江雪并肩坐在树丛中。江雪瞧着我:“AI能分辨出真正的幸福吗?”

老墨一脸淡然“这有何不可,所谓幸福——就是感到身心愉悦,是人体对外界刺激的一种化学反应,这种反应让人感觉舒服,人工智能有专门的算法能分辨出来。所谓幸福不过如此,说到底就是一种程序。”

江雪挺直了腰,“不,那是一种感觉,真实的感觉,我喜欢这种感觉”。

我抬头看着月亮,一种温柔感缠绕着我,感觉麻酥酥的,低下头,江雪的头靠在我肩上,一阵年轻女孩特有的幽香飘过来,江雪乌黑的长发在月光下像瀑布一样,淹没了我,“我也喜欢这种感觉”。

阿尔法墨身上的传呼装置响了,胸口的显示屏显现出“系统呼叫”。这是一个紧急事件,我只好和江雪依依不舍地道了别,跟随阿尔法墨回到研究院我的办公室。


“您已正式进入两性匹配倒计时!为保证匹配质量,将断绝与冗余人员的一切联系。”

“两性匹配?”我非常诧异,“这好像是P5级的事件,怎么这么突然?上次P4级的事件,都是提前半年通知的”

“中心基于最新算法进行匹配,不会错的。”

“可是老墨…”还没等我把话说完,房间灯光就暗了下来,墙壁上出现倒计时钟,“距离两性匹配还有72:00:00、71:59:59…

整个房间陷入了沉寂,我似乎都能听到倒计时数字变化的声音。


当我睁开眼睛,窗外远处天边升起片片朝霞,从窗帘的缝隙穿过,把室内打的红彤彤的,而我还沉浸在昨夜里那漫天的月光中…

“早上好,Dr.309,距离两性匹配还有66:00:00”,墙上蓦地又闪现出倒计时钟。

我拉回思绪,从床上爬起来,流线型的床缩回地面,平平的看不出一丝痕迹。我机械地淋浴、刷牙,墙壁上正显示我的身体检查数据,我穿好衣服,坐到餐桌前。

老墨正端着一杯淡绿色的透明液体,在餐桌边等着我。“这是愉悦剂,早晨的检查结果,你有些抑郁,喝了这个可以调节今天会面的气氛,避免——”

我有些不耐烦,“我今天哪里也不去,也不见访客,就在研究室。”

老墨急忙解释,“不是访客,中心依照匹配流程,为你今天安排了与匹配对象的接触。”

“匹配对象”,我火了,“老墨,你搞什么名堂,我是你的主人,你不服从我的指令吗?”

“Dr.309,两性匹配程序可是P5级事件,是最高优先级,中心一旦启动,其它一切都要让路。今天的匹配流程是这样安排的…”。

我打断了老墨,“我今天除了江雪,不见任何人的面”

“Dr.309,中心已经断绝你与冗余人员的一切联系了”

“冗余人员,是谁,是江雪吗?”

老墨一声不吭地退出了实验室,关上了门。

墙上倒计时钟显示“距离两性匹配还有64:30:00”

8点整的时候,门开了,一位衣着靓丽的姑娘款款走了进来,阿尔法墨从女孩身后闪了出来,“Dr.309,这位是你的匹配对象,”

“我的全名是ECO271,”女孩落落大方地介绍自己,“恭喜你,Dr.309,我看到中心的通知了,你的这个研究真是太成功了,这意味整个落日森林都有了自我维护的机制,了不起。”

“其实很多是江雪的功劳,我只不过——”我不能将江雪的功劳都记在自己账下。

“我不这样认为,没有你这个行业翘楚,又怎能会发现这个效应,又怎么能那么快地将就项目推进到这个地步…”


墙壁上投射出密密麻麻的文字、图画、公式、结构图等等,围绕一条逻辑清晰主流程线,用不同颜色的树形图块标注出来,有见面的、性交的、家庭职业规划的、儿童生育和抚养等等。

ECO271:“我们从第一项开始”。

我表情漠然地点点头。

“按照基因测序的结果,今年是我的最佳生育期,比其它年份的优生率多2个百分点”,ECO271用手敲击着空中菜单,捋了捋自己的眉前短发,“我的最佳卵子将在12月中旬取出,我查看了你的生理资料,根据你目前的身体激素水平和各项指标,未来3年内的每月5-11号,效果最佳。”

我望着ECO271那精致、漂亮、满含职业微笑的脸庞,回忆着几天来江雪那纯真、自然、发自内心的笑容。

ECO271似乎注意到了我的走神,“中心经过大数据系统的筛选,我们的匹配评估是最高级5A级的,难道你还有什么怀疑吗?”

是的,我们从小收到的教育就是这样的,由出生到成人、生儿育女、从生活、教育、工作等等各个方面,中心已经为我们安排好了每一天、每一小时,甚至每一分钟、每一个细节,对中心的一切我从不怀疑,也没有想过去怀疑,更不能怀疑。

我直视着她,“ECO271,你知道江雪吗?”

ECO271也同样直视着我:“我知道”

我有些警惕“你知道!?”

“江雪,1996年出生,北京人,身高167cm,体重51kg,主修音乐学,学士学位,青年歌手,喜欢着长裙,未曾有男女匹配记录,受母亲病逝影响,2018年参加‘移民2100计划’,三周前被唤醒”,ECO271嘲弄般望着我,“你还要知道什么,三围指标吗?我有着最标准的身材,身高、体重、肌肉纤维、脂肪含量,就是三围指标,也是最好的;我还有着三个博士学位,一个最高级别的专家头衔,而那江雪”,ECO271不屑地撇撇嘴,“她哪一点可以和我相提并论”

…江雪那真诚的笑,那对未来美好的向往,我沉吟半晌,默默无语。

“好了,Dr.309,还有什么需要质询的。”

我默然。

“我们都相信AI的算法是最优的,那进行下一个议题,人造子宫…”


漫长的一天终于过去了,ECO271回家了。我和老墨漫步在落日森林,我停留在与江雪共同实验的的那一片片花丛前,看着一支支含苞待放的新蕾,眼眸中闪动着异彩。

“老墨,有江雪的消息吗?”

老墨迟疑片刻:“中心阻断了一切消息,早些休息吧,ECO271明天一早就到了”

我站在花丛中良久,眼中光彩渐渐消退,眼前变得朦胧起来,转身向研究室走去,老墨跟在身后,我们一路无语。


第二天,ECO271又是在八点钟准时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次她穿了一条红裙子,没错,就是我为江雪定制的那条,看着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那裙子,ECO271冲我挤挤眼,“好看吗,这是中心为我推荐的”,我强忍着冲动,挤出一个笑容,瞥了眼老墨,老墨朝我双手一摊,脸上一副无辜的样子。

ECO271表情严肃:“Dr.309,中心周密的规划安排,你才有了今天的一切,经过两天的面谈,我发现你近来所做所为,已经严重偏离正常轨道”

我有些控制不住情绪:“不是这样的,我想为这个伟大的时代做些什么,而江雪帮我实现了这一切…”

ECO271站了起来:“Dr.309,你这是在找借口,我受过严格、系统的教育和长期的专业训练,你与我的合作本就比与江小姐合作更有效率,更能够提供高成果…

我默然无语。

老墨几欲张嘴,被ECO271严厉的表情咽回。

ECO271宽慰我:“中心是基于DNA进行匹配,是结合大数据进行挑选,不会错的。”

我忽然间问向ECO271:“世界这么大,数据真的能解释一切?”

ECO271十分冷静:“但数据解释的了你的基因,你的学识,你的职业”

我看向ECO271,眼中满是疑惑。

ECO271信心十足:“甚至都不用解释,这些数据塑造了你的人生,…基于我们的不断迭代的算法。”

“可是…”

“不必烦恼,”ECO271急于打消我的疑问,“为了你好,相信我吧。”

我灵机一动:“帮我接下小雪吧。”

这个要求合理,我想ECO271没有理由拒绝。

信号在接通,江雪的虚拟影像逐渐成型,她似乎还不太适应这种通话方式,她看到了我,有些意外,“你们好,Dr.309,老墨”,

ECO271适时打招呼:“江小姐你好,我是ECO271,老墨正协助我和Dr.309进行匹配程序呢”

江雪脸色略显僵硬:“祝福你们,我正在上培训课,以后聊”

江雪的虚拟影像消失了,我不能理解,这不是我那个江雪:“为什么?我还没说话呢,我要和雪通话。”

老墨坚定地表态:“Dr.309,算法显示,这个时候你需要稳定一下情绪,非常抱歉,江女士不在线,但我会替您留言的。”

ECO271冷眼看着我。

老墨还是问了一句:“Dr.309,你相信我吗?”

我默然。


像往常那样,老墨协助我做晨间工作:“起得可真早,今天是大日子,那咱们现在出发?”

倒计时02:36:15时,我们出发了

我拎着文件包、文件盒,顺从地跟着阿尔法墨登上飞行车,准备转移到匹配中心。

飞行车的窗户并没有被遮掩,我透过窗户看外面的世界,一片空荡荡的,如同我的心情。

我来到驾驶舱,站在老墨的身后恳求道:“阿尔法墨,能帮我呼叫一下江雪吗?”

飞行车老墨

正在驾驶的阿尔法墨沉默片刻,似乎在和中心商议

“Dr.309,你与江雪的人生轨迹不会再有交叉了,系统拒绝了。”

“为什么?”

“是‘太空移民计划’,她马上就要离开这个星球了。”

“你们这是在逼她走”

“这是当事人的选择,我们尊重她的意见”

“不,阿尔法墨,你们这是在控制她!”

“如果不这样,她的人生进程将会发生错误,引发不可逆转的未知崩溃,Dr.309,你相信我吗?”

“墨”,我的声音低了下去,双手紧握成拳头,“我相信你。”

我把阿尔法墨的头部开关挂掉,阿尔法墨立刻宕了机,我立刻拆除掉老墨身上的电池。把飞行车飞回落日森林,打开舱门,费力地将瘫痪的阿尔法墨拖到门边,对准落日森林下方松软的落叶,将陪伴25年的机器管家推了下去。尽管老墨的背后是庞大的“中心”,但毕竟老墨陪伴我人生的每一个瞬间。落日森林刚刚投放了一批“自我维护系统”无人机,他们很快会发现老墨的。

我猛拉操纵杆,向着伽马号中继发射平台进发。经过一段攀升,红彤彤的夕阳照射在发射平台上,我已经发现那发射架的反光了。

这时,飞行车通话器响了,我按下通话键,ECO271的虚拟影像出现了。

ECO271开门见山:“Dr.309,你的状态非常不好,系统发给我的数据显示,你最近心理、生理指标大幅偏离正常,但最大的问题是,你为什么没来匹配中心?”

我没有回答,仍是看向远方,发射平台在云层之上,从这个角度可以依稀看到漂流的云海以及远方的空中城市。

ECO271接着说:“老墨一直在努力修正这个错误,一发现你出现异常波动,就及时报告了中心,中心立即根据大数据,提前启动了我们的匹配程序。”

我转过身来,对着ECO271的虚拟图像:“可我喜欢她。江雪”

ECO271听后很生气:“那我呢,我们呢,她已经干扰到了你我,干扰到大家,也违反了社会基本准则,甚至严重破坏了社会秩序,秩序。你懂吗?”

我在坚持:“不,我要有我的自由!”

ECO271说:“这个世界能赋予你最大的能力,能赋予你最好的人生,这才是最大的自由!”

她点出了这个时代的本质,也是赖以生存的根本,这句话我一定要记下来。

ECO271:“你与江雪的人生轨迹不会再有交叉了。”

这个时候,我不得不使出杀手锏:“中心已采取了措施,她马上就要离开这个星球了。对吗?我现在就去找她”


ECO271表情平静:“我觉得这个消息还是告诉你为好,中心的使命就是指导你的一生,基于最优算法去100%达到目标。时间移民者当初选择来到这个时代,肯定也无法想到未来社会如此先进,以至于他们现在就像一个低能儿。所以,太空移民计划也许是他们最适合的归宿。时间移民局的人是同江雪沟通后,才为她补报了太空移民,我们并没有为难她”。

“那我愿意同她匹配,一同去太空移民”我心有不甘。

ECO271一声冷笑:“同她匹配,知道为什么江雪能出现在落日森林吗?”

我这才冷静下来,是的,落日森林是公司建造的高等级研究院,只有高级主管和高级研究员才能进入,江雪是怎么进来的。难道…

ECO271面露微笑:“是的,那是中心的一项宏伟计划。”

“中心的大数据发现,整个社会在精确地运转,但经过了上百年,却总发生了同样的问题,即使调整各种参数也未能奏效,没有找出任何根源。中心又重新重视起古老人类的研究,试图用新老代际交融的方式来推动问题的解决,未来移民计划就进入了中心的视线,中心恰巧选择了你,你和江雪作为实验对象,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果,中心非常满意。准备对你提取大量数据的进行分析,再重新优化算法,——或许不确定性更能够产生非凡的效果,唯一的问题就是你的人生确定性发生了一点不同…说到确定性,不确定性的数值已经高到90%…之前的一切算法都不灵了。所以中心安排了匹配,准备…

我恍然大悟

“你要服从中心的安排,中心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ECO271露出强硬的一面。

“ECO271,这是在控制我!”

ECO271表情突然严肃起来:“Dr.309,你对老墨做了什么,被你遗弃在森林里”

“我要见江雪,他阻止我去发射场”

ECO271一脸郑重的表情:“Dr.309,你不可能与江雪匹配的,你和她不是同类”

我的脑海里像过闪电一般:“ECO271,什么意思,不是同类,那我是什么”

ECO271有些怜悯地望着我:“中心马上要强制召回你了”。

“为了我同人类打交道产生的数据”我终于明白了——我也是一台AI机器,只不过比老墨要先进得多…


这时,飞行车发生了剧烈的颠簸,我的头都有些眩晕,警报嘟嘟响起,我看到仪表盘上显示反重力喷射器间歇失灵,——是中心开始动手了,我勉强支撑,记起飞行车还有手动控制,强行关掉自动驾驶装置,飞行车恢复了操控,抬眼望去,航天中心已近在眼前了。

航天中心

江雪坐在航天中心的15号登机大厅里,中心的引导员正在一个组一个组地呼叫伽马号飞船乘客,江雪是第2组。随着2号小组被呼叫,江雪夹裹在人群里,面无表情地登上了伽马号飞船。

虽然她觉得目前还没有从“未来移民计划”的冷冻中缓解过来,但现实的哀痛,让她不得不再次面临选择。

冷冻前的江雪,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她咬牙牺牲掉了亲人、朋友等等依依不舍的情感,去拥抱一个想象中的未知世界;来到未来,Dr.309带给她异样的、盼望已久的感受,这真是她梦寐以求的归宿,她在暗自庆幸自己的选择。然而,未来移民局却告知她——Dr.309的一生已经被严格规划了,她——一个未来移民是不能够破坏这个规则的。

江雪感知到一个先进发达的文明、理性的世界,但却有着冰冷冰冷的内核——那一丝一扣的条理,毫无人性可言。

飞船一遍遍播放着注意事项和当初培训的视频,江雪眼睛虽看着画面,脑子里却一遍遍回忆着与Dr.309的每个时时刻刻,越是想起那温馨的一刻,越感到离别之痛是那么的锥心,体会着,这一去就不会再见面了,她不愿那么快离开他,所以她不急于去休眠仓。


我有个小秘密,不知能不能瞒过系统,那天江雪放的烟花,我留下了一盒,这回我揣到文件盒里带上了飞行车。

就在距离发射平台还有不到2000米的时候,我忽然左半身失灵,头有些发抖,我猜想这是中心在进行链接的症状!

我本以为只有通过线路才能链接,没料到强大的“中心”早就预置了无线传输系统。现在,他的意识正在不断减弱,这意味着传输已经开始了…

但是他的大脑还在高速运转。迅速串联了起整个事件,对于DR.309的遭遇而言,为了达成目的,中心不惜对活生生的人下手,从而带来“母体”想要的算法突破,在获得之后,则抛弃两个弃子。DR.309被格式化就算了,而江雪,还认为一切都是自己的选择,憧憬未来的太空生活…


此时距离发射中心已经不到800米了,我可能来不及把真相告诉江雪了,但我可以把采集到的数据全部销毁。

“速度过快,请立即启动自动避让系统”飞行车的警示系统在一遍遍提示着,我只能这样向前冲了,不可能停不下来了。我的视线却开始模糊了,我知道系统控制的传输一直在强行冲关,自己是抵抗不了多久的,为了我所爱的江雪,以及整个人类,我按下紧急键,舱盖弹飞了,我低下头,拽开怀中烟花盒的燃烧绳,“腾腾腾”十几条火龙飞了出去,马上我自己也要成为烟花了——最壮观的烟花。“轰”的一声,我什么也不知道了。


江雪走到舷窗旁,一辆飞行车从橘红色的夕阳中冲了出来,直直奔向伽马号,突然像撞在一堵无形的墙上,那是航天中心的防卫系统起了作用,一团火光飞行车成了碎片,火光中无数条火龙窜了出来,拉着长长的尾巴,突然炸裂开来,迸射出一团团五光十色的光芒,高高的天空中,开启了串串绚烂的烟花,江雪惊呆了,一串泪沿着眼角滴落了下来。


碎片飘落到了海面上,十几架无人机飞了过来,碎片被快速而仔细地打捞、清理着。Dr.309的四肢碎了,躯干部分已经残缺不全了,脸上的皮肤和肌肉因为撞击和大火燃烧的缘故,已经脱落了,但头颅仍是完整的,无人机一只机械臂将其抓起,掀开头颅,将探头插入颅内的接口,尝试链接Dr.309,却一直未能奏效,而接口上方的小显示屏,不停闪烁着“ERROR 404”,无人机遂向系统发送了信息,Dr.309——ERROR 404。

ERROR 404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大本 2019-07-25 07:11
小说以Doc309第一人称视角描写,故事慢慢铺开,人物性格描写不错,展现了青春的气息。Doc309从欲摆脱AI,渐渐意识到自己也是AI,最终以自毁的烟花结束,希望和绝望的悲壮。
科幻作品
ERROR 404
雨点

学校:北京电视台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广播电视

职业:广告(主业)/ 独立导演(副业)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一篇悲剧爱情小说,文笔比较好,还难得的配上了插图,这在此次参赛作品中实属罕见,可见作者的用心。人物情感真挚,剧情展开节奏到位,虽然结尾有点落入了俗套,但并不影响全文的可读性。人类把自身管理都交给人工智能的一天,说不定就是人类社会开始灭亡的一天。

2019-09-01 07:57 匿名 ——

优点:设定利用较为充分,剧情合理,叙事清晰,故事、背景、设定等读者很自然地就能理解并接受,伏笔呼应不多但是做得很不错;缺点:文笔略差,文字功底不够,叙事和揭示不够流畅,有点突然

2019-08-03 19:26 杨咏光 ——

作者在文章中构建了一个看似五光十色实则刻板专治的世界。在文中,“我”的生活因为江雪的出现染上了不一样的色彩。作者也在文中探讨了一个问题:是否我们要过“最好”的人生。“最好”的人生是通过大数据运算出的最优解,但却不一定是我们想要的结果。这篇文章也存在着许多问题。作者的遣词造句和标点符号的使用不太恰当,一些设定缺乏科学背景的支撑,情节的转变有些突兀,可以再做思考。

2019-07-28 02:39 匿名 ——

不知为何给我一种《游戏人生》的感觉,情节跌宕,“中心”和“Dr.309”,“Dr.309”和“江雪”……这些人物和剧情的冲突,读来非常有趣,明白自己是AI的Dr.309以及最后化为烟花是一种凄美吧

2019-07-23 09:27 匿名 ——

故事完整,文字流畅,只是情节稍微平了一点

2019-07-22 14:2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