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真相之后
艾嘉辰   
得票 2 阅读 416 评论 0

【摘要】那次浩劫之后,银河系中只有P000001幸存了下来,记得在以前人们的口中,它被称作地球。大家都说我是个疯子,我不止一次地怀疑我生存的世界和我周遭的一切,否定所有的真理,相信所有的不可能。冥冥中,有一个声音一直在对我说:找到真相。但当我终于最接近真相的时候,我却多么希望这,不可能......

太阳的记忆

我叫岚修,现在我又在天体物理学基础必修课上走神。

“同学们,大家记住,P000000的毁灭过程及原因是我们本门课程结业时的必考点,现在有哪位同学可以自告奋勇地带领下大家再复习一遍这个内容?”

“老师,我可以!首先,P000000是我们前不久也就是2770年出版的第七版《宇宙天体命名编号法》中第一页第一章第一节的第一个天体的法定命名编号,它的俗称是太阳。当然喽,考试的时候可不能写太阳,要写P000000,否则会扣分的!”

学霸同学就是学霸,能够把教材内容和考试要求完美结合。他与老师用眼神交流,老师点了点头,露出了赞许的表情,并示意他继续。

“P000000的本质属性是一颗稳定星,它原本是一个可以自行发光和发热的类球状星云。但由于‘2199湮灭’事件的发生,现在的它已经彻彻底底地死亡了,所以以前‘恒星’的说法也随之改变了。至于‘2199湮灭’事件,老师,这个好像我们只需要完整写上这个专有名词就可以了吧?”

“好的,感谢这位同学的精彩回答,请坐。不错,对于现在的你们而言,你们只需完整写上这个专有名词就可以了,具体的来龙去脉不需要你们去掌握。那么,我们继续……”

“老师,我想具体地了解下‘2199湮灭’事件。”坐在最后一排的我举手打断了老师。

“哦?岚修同学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开始听我的课了?”听着老师对我的嘲讽,其他的一些同学捂嘴偷笑了几声。

“这个事件你会在‘人类宇宙史’这门课程中学到,你应该去问问教那门课的老师,而不是在我的课上问我。”

“可那位老师的答案我不满意。”我压低了声音说道。

“哦?你还不满意?”老师的嘴角明显露出了一丝狡黠的笑容。

“准确一点来说,是我不相信他的回答。我去过图书馆翻阅过相关书籍,在几百年前的大众科普读物上都明确写着太阳是一颗恒星,它还有着将近50亿年的寿命,怎么可能在22世纪初突然死亡了呢?而且我们的我们的‘人类宇宙史’这本教科书上给出的解释也很荒谬,说是因为太阳表面的氧气浓度不知何种原因急剧增加,使太阳中心氢物质的燃烧效率超越了完全燃烧,达到了不可思议的十万兆倍,使得太阳在极端条件下以惊人的速度‘自杀’了,这又怎么可能呢?不说这个数据之夸张,就说太阳即使达到了完全燃烧,那它的热能也将超越想象地增加,它的体积也将膨胀到足以吞噬地球,我们怎么可能……”

“够了!不要再说了!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我也无法回答你的问题,你现在给我坐下,我们继续上课。”老师突然情绪激动起来,他的两腿微微颤抖,上下两排牙齿死死地咬在一起,就像是混沌未分之前的天地一样。

我没有听他的话,而是继续说

“但老师,您是亲身经历过‘2199湮灭’事件的人,您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你…你从哪里听说的?我只有459岁,我怎么可能去过黑核,你在胡说些什么……”

“老师,我们现在都已经是28世纪了,年龄还造不了假吗?还有,您说的黑核是……?”

“岚修!你给我现在出去!立刻出去!”老师的脸色由红润到发紫变化到现在的煞白,汗珠一颗颗从他那象征着绝顶聪明的脑袋上滚落,流到了他的额头、他的眼角,汗水的酸涩刺激着他的眼睛,他举起胳膊用手背擦汗,露出了他那已被腋下的汗水浸得透明的白衬衫。

“老师,我没有冒犯您的意思,我只想知道真相,我……”

“岚修,出去……”他的身体现在已经控制不住地发抖,他用左手紧紧攥住右手手腕,用力地压于腹部,期待这样能使自己稍稍缓解一些,缓解一些他内心深处不断在蔓延生长的恐惧。

我背上书包,走向门边,即将走出门时,我微微侧过头,低声向着那个此时像一个融化了的雪人的老师问了一句:

“您究竟在害怕什么?”

“咣!”

教室门被狠狠地摔上了,不是我干的,好像也不是那个老师干的。关门声之大就像是盘古用巨斧劈开天地时一样,震开了天地,而这扇教室门,也仿佛将两个世界隔绝开来。

我的世界与其他人的世界,我,与整个的这个世界。

不知道他最后有没有听到我问他的那句话。

他是谁?

我走出了学校,抬头望了望人造电子天幕,摇摇头,轻嗤了一声。

“真的吗?我不相信。”

现在,按照一个之前被奉为某个宗教领袖的诞辰纪念法而言,我正生存在公元2777年。

这里根本不像几百年前的科幻小说写得那样夸张,我们现在既没有发现外星人,也没有在月球和火星上开辟新的殖民地,毕竟人类的技术发展到现在还是不能完全探索宇宙,宇宙实在是太大太大了,根据现有的人类水平,我们还是可悲地没有达到卡尔达舍夫等级的一级,不过是0.97而已。不过我们还是在生物科学领域取得了重大突破,以前人类的三大梦想:永生、飞翔和时空穿梭现在已经基本可以实现两个了。时空穿梭的不稳定性还是很大,所以目前还没有广泛投入使用。

至于永生,我们终于破解了人类衰老的秘密,无论是端粒再生长技术还是自由基清除技术现在都已实践和应用。人类也成功地将水熊虫、海蛞蝓以及灯塔水母三种生物的基因密码成功破译,并突破了人体自身的抵抗,使得人类基因和“三种生物特异质良性可控基因”可以完美结合,突破了人类生老病死的规律。当然了,这也不是所有人都能享受到的恩赐,虽然人类的发展过了几十个世纪,但货币的重要性从货币诞生的那一天起就未曾动摇过。

不过我也不羡慕那些可以一直活下去的人。因为你在每一次呼吸的同时都必须有充足的经济来源保证你的机械义体和大脑营养修复液可以随时更新替换,这可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普通人根本无法承受。在还有“国家”这个概念的时候,记得在现在的4区中,有一个国家的开国元勋曾说过:“在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亡和税收可以完全肯定。”现在看来,他只说对了一半,死亡并不是每个人都要面临的选择了,永生变成了一种昂贵的商品,只有共同议会的税收继续存在着。

电子天幕上利用氕氘氚人工核裂变制造的的假太阳依然在明晃晃地照耀着,街道旁的柳树看上去仍然和千年前的古诗中所写的一样,一树碧玉、万条绿绦。

因为我们1区在征集季节选择意见时,大多数选择了春季,所以我们的春季占全年时间的80%,可以说一年中大部分的时候都是春季,在他们看来,春天多美好啊,象征着盎然的生机。春天的太阳不像夏天时的燥热,不像秋天时的暗淡更没有冬天时的短暂,所以,在太阳死亡之后,他们更希望依赖科技让天幕上永挂一个春天的太阳,告诉他们要好好地继续生活下去,留给他们勇气和希望。

但我知道,太阳是假的,柳树是假的,春天是假的。那电子天幕,根本不会给我带来希望和慰藉,它只每时每刻地告诉我:太阳死了。那个由无数个自动调节银幕和监视器组合成的人工苍穹,不断地昭告着宇宙的伟大与冷酷和人类的渺小与卑微。我知道,这个天幕既是充满着希望的也是充斥着绝望的。太阳死了,太阳对地球的吸引力将会数以亿倍的降低,尽管我们在许多无人区建造了引力产生推进器,但谁能保证地球不会有那么一天脱离它已经航行了46亿年的轨道呢?现在这个天幕,成了我们对抗银河系的严寒、缺氧、无光等极端环境的最后一层保护膜了。但它同时,也将我们与外界密不透风地隔绝开来。

我有时呆呆地望着天空,像是几千年前那个忧天的杞人。其实我一直觉得那个杞人也挺可爱的,别的人都在歌颂太阳的温暖,赞美春天的明媚,只有他一个人,担心这天会不会塌下来。我也同样担心,这天幕一旦损毁了,那人类的末日是不是真的就要到了。

但我比杞人稍微厉害那么一点点,我不光担心天会不会塌下来,我还担心我自己是不是真的是我。那天生物技术课去生物所参观,看到那些猫狗老鼠兔子狐狸放在人类制造的完全拟态全息环境中的样子,我的心头莫名生出一丝恐惧。人类的技术已经发展到即使囚禁那些动物,它们自己也不会察觉到自己已经被囚禁,依然在它们以为的大自然中繁衍生息。那么我又如何确定自己不是那批动物呢?我又如何确定自己不是正在被别人囚禁、观察和实验呢?

于我而言,支撑我活下去的不仅是希望,还有对我自己结局的好奇。

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去我头顶上这片天幕的外面看看。

我扬起头,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假太阳,就在这一瞬间,那个太阳突然灭了。

我瞪大了眼睛,头顶上的电子天幕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熄灭,起初是一两个圆点暗淡,后来圆点逐渐向周围扩散,最后变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熄灭。此时在路上行走的人群也都开始惊声尖叫,慌张地向四处奔跑和跌倒,刚刚还沐浴在和媚春光中的人群转眼之间就变成了在生物所里遇到人工投放的天敌时的动物。什么风度,什么尊严,什么道德,统统化作泡影,现在,我和他们心中想的一样:我想活。

我避开慌乱的人群,用尽全力向着远处还没有熄灭的电子天幕下跑去。这一场景我曾在无聊时翻阅的‘人类宇宙史’上看到过,书中把和现在所发生的一切十分相似的毁灭性历史事件称之为‘2199湮灭’事件。

我也不知道我那时为什么要拼了命的向发光的电子天幕下跑去,可能在那时,身为人的理智已经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了,只能凭借我们身为动物的、和那些飞蛾那些深海鱼同样拥有的趋光性本能来指引我的方向。

很可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记住了书中在介绍‘2199湮灭’事件中的几句话:“那时,太阳在绽放出最耀眼的光芒之后顿时熄灭,地球瞬间被黑暗和死寂吞噬,90%的生物没有逃过那场灾难……”死亡可能不完全代表着黑暗,但对现在的所有人而言,黑暗就意味着死亡。

我用尽全力地奔跑,直到把肩上的背包扔掉,直到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越来越重,直到自己喉咙里的血腥味越来越浓,直到自己的眼皮越来越沉,远处的光越来越暗。

“嘭!”

我在黑暗中撞到了一个物体,我被撞倒了,仰着头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我挣扎着想要起来,却发现实在是没有起来的力气了。

那个物体也被我撞倒在地了,好像是个人。

我费力地支起上身,发现那个被我撞倒的人好像正慢慢向我走来。我有一些害怕,摩擦着地面向后退去,他背对着天幕上的光,我看不清他的长相,只知道他走到了我身边时,我的脖子上突然一阵刺痛,然后感觉视线越来越模糊,最后晕了过去。

不过在我完全失去知觉之前,在他转身将要离开时,我还是借助天光依稀看到了他的侧脸。

那是一张完全不可能在这里出现的脸。

他是谁?

“萨尔斯会长,十分抱歉,我们没有抓到实验员LP……”

“我知道了,开启三级警备,不惜一切代价找到他,然后清除!”

月舞

“你醒了吗?感觉怎么样?”

听到声音,我睁开眼睛。眼前的事物看得并不太清楚,只模糊地看见我的身边坐着一个人。

“你是?”我警觉地向后挪了挪。

“你不用害怕,我不会伤害你的。我叫月舞,你是岚修,对吧?”

“对,我是岚修,你是怎么知道的?你怎么会找到我?这是哪里?”听到是一个女人的声音,我紧张的心情稍稍缓解了一点,但我依然要保持警惕。

“我一个一个地回答你。第一,我是从黑界出来专门找你的,是岚珀告诉我的,因为只有你能阻止萨尔斯的计划。”她说道。

“黑界?岚珀?萨尔斯?这些都是什么?”我插话问道。

她没有理我,而是继续说:

“第二,你是被共同议会的警卫军发现了,他们怀疑是你破坏了1区的电子天幕,要把你抓到共同法庭进行审判,是我在他们押解你去往共同法庭的路上救了你。”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根本没有破坏电子天幕!这一定是搞错了……”我怒吼道。

“第三,我们现在正在共同议会警卫军专用的‘迅龙’一号火箭的仓库中,我们要搭乘‘迅龙’一号到达共同议会的中心,也就是黑界的核心——黑核。好了,你的问题我都回答完了,你说吧。”

“这,这些都是什么啊!什么黑核,什么‘迅龙’火箭,我只是一个普通学生,我为什么要被你抓到这里!”一时之间太多未知的信息涌入我的脑中,我无力思考,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假的,我一定是在做梦。

“岚修,你先冷静下,我知道一时之间告诉你这么多肯定会让你难以接受,但你必须要明白,你别无选择,因为这就是你的宿命。”

我仍然讶异地说不出话来,此时的我感觉就像是从幼稚园一下子步入了成人社会,以前的平稳安逸刹那间被击得粉碎,我突然觉得有些可笑,现在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梦吗?还是之前的一切才是一场梦呢?

“距离我们到黑核还有一段时间,我就尽量地给你讲一讲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及我们这个世界的真相吧。”月舞说道。

听到“真相”二字,我的精神又变得振奋起来。

难道,我一直苦苦追寻的真相马上就可以得到了?或许,这个叫做月舞的女人真的可以带领我去找到这个世界的真相!

毕竟,现在的我除了相信她,也别无选择。

“你在民众区的身份是一个学生,但你其实是共同议会‘上帝之手’计划的执行人员。而且你还是‘上帝之手’计划的主要提出人和首席执行科学家。因为‘2199湮灭’事件,你的有关‘上帝之手’以及黑界的全部记忆被共同议会抹去了,所以你不知道这一切很正常,对于生活在民众区的普通民众,的确没有必要知道黑界,知道的话,反而是一件坏事。”

原来以前我的那些对自我的怀疑都是有理由的!我真的不是“完全”的我。我稍稍理了下思路,感觉有些事情可以解释通了,但有些事情还是无法解释。

“那我为什么离开了黑界来到了民众区呢?”我问道。

“因为是你一手策划了‘2199湮灭’事件,导致共同议会的‘上帝之手’计划遭到重创,黑核主席兼议会裁判长萨尔斯判决你终身驱逐,并抹掉了你有关黑界一切的记忆。”

“等等,为什么你对我了解地这么清楚,你也是黑界的人吧。”

“岚修先生,我是您之前的首席助手兼议会1区警卫军队长——月舞。”

“月舞…月舞…可恶!我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我握紧拳头敲打着自己的头,希望自己能够回忆起一丝以前的记忆,但这无济于事。

“您不必如此,等我们到了黑核进入了您的研究所您就会恢复记忆了。”

我听她说完这句话,眼前突然一亮。

“哦,为什么?”

月舞笑道:

“您在准备施行您的‘真相光明’计划时,就做好了计划失败被放逐的打算。所以您专门在计划施行前就将您有关黑界的所有记忆导出在了‘桃源’并保存,所以您回到了实验室就可以从‘桃源’中导出您之前的所有记忆了。”

“嗯……‘桃源’是什么?‘真相光明’又是什么?”月舞解释得越多,我的疑惑也就越多。听了她的解释,我还是一头雾水。

“先生,‘桃源’是您自行研发的人工智能信息组织系统。它最重要的用途是搜集信息并汇集到黑核,使得黑界可以监控民众界,防止各种恐怖事件及暴力危害的发生。同时,它也可以借助在它接近无限的存储空间中记载的所有样本和情况来分析现在发生的各种事件以及预测未来的事情,使得联合政府可以根据数据的预测趋益辟害,做出提前的判断和行动。当然了,作为‘桃源’之父的您享有这个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秘钥,您可以用这份秘钥将‘桃源’作为您的私人‘大脑’,将您的记忆完整地储存在‘桃源’之中,以备意外的发生,就像现在的情况。”

“所以说‘桃源’就是一个我的记忆备份盘?”我问月舞。

她笑了笑,说:

“您当然可以这么理解,但‘桃源’的作用远远不止于此。您在研发完成后,还曾经向共同议会提出建议,希望把记忆储存推广至民众区的平民,因为这样他们就可以最大化地享受低廉的‘永生’了。”

听到这里,我的后背却窜上了一股寒意。月舞说得没错,如果‘桃源’真的如她所说,那么普通民众的确不需要花费高昂的费用去维持肉体上的永生了,他们完全可以利用‘桃源’实现数据上的‘不朽’。毕竟在很大程度上,一个人的记忆就代表着他的存在。能够将一个人的记忆永久地保留下去,那么他也将永远地停留在那个时间点,停在死亡的终点线前。

她说我曾提议过将这种技术推广至平民,我怯生生地问她:

“那,那联合政府同意我的提议了?”

“先生,当然没有了。当初您的那份独一无二的秘钥还是您自己费了100多年的时间才争取来的。毕竟您是‘桃源’之父,共同议会代表和萨尔斯也不好意思否定您,因为‘桃源’和议会已经紧紧地联系在了一起,您对于整个黑界乃至于整个世界都做出了突出的贡献!但萨尔斯也同时规定,这世界上有且只有您才可以享受‘桃源’的私人记忆储存备份功能,这个世界上只有您做得到在数据上不朽和永生!”

听完月舞的话,我突然松了一口气。是为我那份独一无二的“永生”吗?我不知道。

“那个‘真相光明’计划又是什么?”我接着问她。

“您不知道‘真相光明’,但您肯定知道它的另外一个名字——‘2199湮灭’。”

“什么!?难道是……”

“是的先生,您在执行‘真相光明’计划失败后,萨尔斯决定封锁消息,消灭一切相关资料,并经由共同议会将它改名为‘2199湮灭’事件。所以在民众区生活了数百年之久的您不知道它的原名也是合理的。毕竟这件事对我们整个世界的影响实在是太大太大了。”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2199湮灭’事件的具体内容?”

月舞迟疑了片刻,但她还是选择了告诉我:

“您既然问我了,我还是告诉您吧。‘真相光明’计划是为了阻止您自己之前提出并主导的‘上帝之手’计划的。无论您的记忆是完整的还是部分缺失的,您的直觉一向如神明般敏准。的确,我们现在的这个世界,是被‘篡改’过的世界。”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

月舞继续说:

“在22世纪初,由于人类无节制地向地球索取资源,再加上全球自然变暖和人类的助力,地球上出现了各种极端环境和重大自然灾害。粮食、土地、水甚至是空气都被大量的污染破坏。面对资源的匮乏以及接近100亿的人口压力,人类选择了最为直接的方式用以分配资源——战争。在一系列的天灾人祸后,地球上的总人口锐减至20亿,这引起了当时全人类的反思。但是各个国家的领导人一直认为发动战争没有错误,人口的减少和战争的发动都是由于环境的破坏、资源的减少。所以他们没有从自身出发,而是想要人为的制造一个极端环境,以训练后代人们的耐抗性,并以此预演如果地球在未来真的面临危机时人类的反应。所以在2139年各国领导人签署协议,决定将2140年后出生的所有新生儿投放到‘末日避难所’也就是我们现在如今身处的世界……”

听到此处,我抑制不住自己的愤怒,浑身发抖着。

“所以这就是我当时提出的‘上帝之手’计划?”

“是的。但计划仅仅过去了50多年后,您就觉得这个计划是不道德和错误的,剥夺了后辈们与我们共享资源的权利,为了终止它,您就策划了‘真相光明’。因为在避难所里,黑界是核心,其他12个区以同心圆的形式围绕黑界,称之为民众区,在避难所之外的真实世界黑界人员称之为‘真界’,所以您当初带领了一众起义军想要打破电子天幕,破除避难所与真界的阻隔,您便把此计划命名为‘真相光明’。”

“所以你们阻止了我?”

“不,您成功的打破了电子天幕,避难所中的所有民众时隔60年再次沐浴到了真正的太阳!只不过,是外面真界的各国元首击溃了您的所有部队并将天幕重新修复了。”

“什么?不是黑界?是真界的人!?他们为什么这么做?”

月舞没有说话。

“呵,真是句废话!难怪教科书上那么写。那现在呢?我要再一次去执行我那被真界阻止了光明计划吗?”

“是的先生,不过这次真界不会阻止您,因为这此是他们希望您做的。”

“什么?”

“第一,真界的自然已经自我修复了很多,现在可以满足整个世界所有人的生存了,我们的后代没必要在这里继续受苦了。第二,真界的领导人也反思了自己的行为,觉得这个计划一开始就是个错误,现在他们想挽回,所以您是唯一的最佳人选。第三,萨尔斯切断了与真界的联系,他想自立为王,真界的老家伙们想让您除掉他。”

“嗯,和我想的差不多,但为什么在这个时间呢?还有那个人的脸为什么……”

“哈哈,和您长得一样吗?我就知道您最后肯定会问他。”月舞笑了笑

“毕竟在一无所知的情况下遇见自己的克隆体是件相当可怕的事。”她看了看表,继续说:

“您在记忆传输至桃源完毕后,就下达了一个自动指令,当您‘觉醒’后就自动向真界和您的克隆体发出信号,收到信号之后,真界、您的克隆体便和我一起做协助您的准备。这还要感谢您克隆体给您注射的一针麻醉剂,不然在那么慌乱的情况下我又能如何找到您呢?”

“那你之前说的审判我是骗我喽?”

“不,先生,这是真的。”月舞脸色一沉。

“不知何种原因,您的在黑界编号为LP,身份为助理实验员的克隆体岚珀自行摧毁了电子天幕!由于您有克隆体的事只有您和我知道,而您的克隆体可以说与您的相似度达到了100%,所以黑界乃至于真界的人都误以为是您破坏了天幕……”

“但他为什么这样做?”我问道。

月舞耸耸肩。

“我也不太清楚,克隆体原本的唯二任务只是帮您收集您在民众界时无法得知的黑界信息及研究成果进展,和协助您配合真界再次开始您的计划,他为什么这样做我也不知道。”

“也许他和当初的我想的一样吧……等等,你说他和我的相似度是100%?!那你……”

“先生,最搞笑的是我们安插在您的学校负责观察您觉醒程度的老关。那天老关回来向我报告说您是‘彻底’觉醒了,都认出他了!可以开始计划了!那张煞白的老脸笑得我哟!老关也算是您手下的几个骨干科学家了,这人就一个毛病,太怕您!您在执行真相计划之前因为他输错了一个数字把他骂了个劈头盖脸,把他害怕极了,这一怕就怕了500多年!”

“哦,这样算觉醒啊,只要我开始怀疑周遭的世界就算觉醒了?之前的我自己也算简单粗暴。原来如此,我说老师怎么……诶,我好像还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咚!呲!”

“先生,我们到了。”月舞说完,只见火箭仓库的门开了,她径直走了出去,我一时想不起来还要问她什么问题,只得跟上了她。

走出门一看外面我吓了一跳,地上都是尸体,血溅了满地。

“哦?看来您的部下等您等的不耐烦了,提前动手了。”

看着月舞竟然不为所动甚至有些习以为常,一丝怀疑从我的心头浮现。

跟着她继续向前走,不自觉走到了长廊的终点,是一个大厅。

“萨尔斯在吗?”

月舞一脚踹开了门,走进了大厅。

只见大厅中央的地上趴着一个人,那人见到月舞,喃喃着:

“月舞,你这个叛、叛徒!”

“嘭!”

是月舞开枪打死了那个人。

“先生,您这次的运气实在是太好了!什么都不用做,别人都替您解决了!”

看着眼前这个与我长聊了数个小时的女人,我的心中突然涌上一股极度的寒意。我向后退了几步。

她仿佛没看见似的继续说:

“先生,您现在只需从大厅中央发光的光梯上一直往上爬,就能到达真界啦!没想到他们连这个也给您炸好了……”

原本慢慢后退的我听到她说完立刻停住了脚步。什么?真界?真相?就在这梯子的上面?爬出去就能看到真相?

我还是被“真相”诱惑得丧失了理智,急忙冲到了大厅中央,抬头一望,果然有一个我伸直胳膊就能抓到的梯子。那梯子好像是金子做的,通道尽头的光照耀在梯子上,把梯子照得无比灿烂与神圣,这梯子好像就是神话中的雅各布天梯,只要我攀上去就一定能找到真相!

我伸出双手,抓住梯子,在我踏上第一根支架时,我弯腰看了一眼在梯子下面浸在血泊中的萨尔斯。

我兴奋地快速攀着,恨不得一秒钟爬到尽头,来见识我期待了一生的真相究竟是什么样。迎面吹来的风变得愈发清爽,我的体感温度变得越来越舒服,看着梯子尽头的光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亮,我的心跳也越来越快。

啊!就要爬到了!那就是真正的太阳吗!

在我爬出去的那一刹那,我突然想到了我没来得及问月舞的那个问题:

“既然那个克隆体岚珀和我的相似度达到了100%,你是怎么区别我和克隆体呢?”

“啊,这就是真正的太!”

“嘭!”

不止一个真相

“萨尔斯会长,你这次的简单模式实在是太简单了吧!”月舞娇嗔道。

“哈哈,我们重来,我们重来。这次换一个普通模式。你去把岚先生请来,毕竟让他自己杀了自己也怪难受的,把他再次消除记忆扔到民众区。还让老关去监视他。对了,这次的克隆体可要看好了,别让他自己又跑出去了,要听我的命令,让他在最后一刻出现杀了自己就好。”萨尔斯命令月舞道。

“好好好!也只克隆一个?还是100%的相似度?”月舞问道。

“数量还是一个,相似度降至99%吧,记忆停留在他要执行真相计划时,我们看岚先生会怎么做。”

萨尔斯接着说道:“毕竟,作为整个世界里唯一可以依赖数据不朽的人,他自己给我们提供的玩法实在是无穷无尽啊!”

萨尔斯和月舞走后,整个大厅又回归了寂静。在大厅的一个角落里,有一个注满了不明液体的玻璃柱,柱子里有一具浑身插满了管子的尸体,幽幽地飘荡在中间。

尸体前面有一个牌子,上面写着:

姓名:岚

职业:科学家

罪名:叛国

刑期:永恒!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真相之后
艾嘉辰

学校:内蒙古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汉语国际教育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本篇的想象力很丰富,但缺乏对主角的刻画,比如主角追求真相的最初动力是什么?为什么与众不同?“真相”对于角色来说这可能意义重大,但对于读者来说,小说世界的真相也许没那么有吸引力,要让读者像角色一样渴望真相,关键在于创造代入感。

2020-09-18 14:58 葛麟 ——

一个建构在科学知识基础上的宏伟构思,逻辑上基本没有问题,最后的反转也很有力。叙述节奏上稍有缺陷,前面铺垫少而解释得过多。这和篇幅有关,这种构思至少需要一个中篇的体量才能讲清楚。希望作者将来把它发展成型。

2020-09-18 07:35 郑军 ——

“我不要锦衣玉食,也不要金山银山。我要真相。”——本篇作者具备相当的科幻知识储备,故事设计也抖足了包袱,将主角追求真相的经历描绘得传神而淋漓尽致。不足之处在于文字描述比较繁琐,而且大量使用了“以对话交代设定”的写法,降低了情节性,一定程度上也影响了阅读体验。

2020-08-10 15:39 巨星海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