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天梯
简妮   
得票 41 阅读 526 评论 0

【摘要】天梯这词用来形容面前的景象简直是无懈可击,我分明看见一座晶莹剔透的螺旋状梯子从盐滩一直延伸到头顶倒挂着的海水里,每一级阶梯都是透明的,薄薄的一小片,像是要融化到空气里。如果不是在流淌的阳光照射下发出七彩的光,我们很容易忽略它的存在......

“林晓,快进来!……快进来!快进来!……进来!……进来!……进来!”何一铭在山洞里头大声喊我的名字,回声一遍一遍沿着洞壁盘旋而上,洞穴形成了一个天然的扩音器,震得我的耳膜嗡嗡作响。

东南亚海岛上一个被野生藤条遮蔽的废弃山洞,能有什么特别的?这人真是大惊小怪,我一边想着,一边漫不经心地伸出腿跨了进去。不料,运动鞋的脚底一滑,我重重地摔了一跤,手上黏糊糊的满是青苔。

“何一铭,你站那么远干嘛?我看哪,你就是故意让我摔一跤的!不说话?不说话那就是承认了!”我强忍着疼痛扶着湿漉漉的洞壁站了起来,发现何一铭在两米开外立着,背对着我,他被什么东西吸引住了。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我隐隐约约看见了远处跳动的光。这光像是白色,又像是蓝色,时而蓝白相间,时而像彩色的万花筒。不是在做梦吧,我使劲揉了揉眼睛,沿着光的方向踉踉跄跄向前走去。

山洞很狭窄,我们俩一前一后走了大约数十米,到达洞口后豁然开朗。眼前出现了奇异的景象,脚底下的沙滩上是纯白色的晶体,一望无际。这些晶体踩着沙沙作响,在阳光下闪动着熠熠的光。我伸出食指小心翼翼地蘸了一点雪花状的透明晶体放到嘴里,苦涩的咸味刺激到舌根部,呛得我一下子全吐了出来,“一铭,太咸了,是盐!地上真的是盐,一大片白花花的全是盐!”

何一铭半仰着头,一动不动地望着天空,像是一座雕像。我盯着他的侧影,一米七八的身高,栗色短卷发,大眼睛,黑框眼镜,手指白皙、修长。他脸上出现了从未有过的严肃神情,即使从前我把他的屋子弄得乱糟糟的,饭菜煮成一锅粥,他也没有如此严肃过。

“林晓,你看头顶!”低沉的嗓音从何一铭雕像般的嘴里传了出来,犹如牧师在布道。这声音带着磁性,像清晨的阳光一样暖融融的,曾无数次迷惑了我,使我甘愿忽略彼此持续了整整两年的冲突。这一次旅行,我想,也许会是最后一次了。

抬头望去,天空的景象更奇妙了,在我们俩的头顶几米外倒挂着湛蓝色的海水,水像绸缎一样在缓慢流动,可是却丝毫不受地球重力影响。阳光穿透海水洒在身上,在海水和盐滩之间,我们的影子被拉得长长的。

“这是什么?”我忍不住叫出了声。

何一铭也被眼前的景象震住了,他深吸一口气,缓缓吐出了一个恰如其分的词:“天梯!”

天梯这词用来形容面前的景象简直是无懈可击,我分明看见一座晶莹剔透的螺旋状梯子从盐滩一直延伸到头顶倒挂着的海水里,每一级阶梯都是透明的,薄薄的一小片,像是要融化到空气里。如果不是在流淌的阳光照射下发出七彩的光,我们很容易忽略它的存在。

一个小灰球滚到了何一铭的脚下,是一只瞪着圆眼睛的英短蓝猫,也许是跟着我们俩进来的。它用毛茸茸的头蹭他的小腿,何一铭顺手捡起这只猫,抱在怀里。猫在他的抚摸下蜷缩着一动不动,肚子微微起伏着,舒服地闭上了眼,随即又睁开,盯着散发光芒的天梯。

“你看,你对一只灰不溜秋的猫都比对我好!”这次我倒不是真的生气,他一贯喜爱小动物。

“好了,女人真是小心眼儿,说这些有意思吗,难道你不想上天梯去看看?”何一铭瞪着我。

“要去也是我自己上去,你最好别跟着,不是我要来这个破岛的!”我说,可我知道他一定会跟上来。

阶梯像被施了魔法一样悬浮在空中,我小心翼翼试着用脚踩上去,真担心这块透明薄片会承受不了我的体重从空中掉下来。可事实证明,我的担心是多余的,踩在阶梯上,就像脚底有磁力吸附,把我的腿牢牢地支撑起来,看似脆饼片的阶梯在空中纹丝不动。我盯着头顶流动的海水,一级一级稳稳地朝上面走去,几分钟后,我的手竟然触摸到了海水,阳光晒后舒适的温热。海水在我的手掌拨弄下,像流动的音符,蓝色的液体向下泛起几个大小不一的水泡,随即又迅速被吸附回丝绸般的海面。

站在接近海水的高处往下看,何一铭也抱着灰色的小毛球跟了上来,这毛茸茸的小东西恐惧地东张西望,用爪子使劲攀住他的衣领。

我的头顶触碰到了海水丝绸般的表面,正发愁怎么上去。没料,海水自动让了路,让我可以继续往上走,不多时,我半个身子都钻进了海里。海水在我的周围行成薄薄的可以自由呼吸的空间,像一件巨大的湛蓝色绸缎外衣披在我的身上。要是从何一铭的角度,他看到的应该是一幅怪异的景象,我站在他斜上方,半个身子都浸入了海里,只露出两只手比划着在示意他赶紧上来。

在海水的包裹下,我进入了一个寂静的空间,周围是一层薄薄的空气,空气外围是咸水。我被无形的海水包裹着,却没有窒息的感觉,轻轻摆动手臂,海水随着身形变幻,我还能像水中鱼儿一样自由地呼吸。走了一小段阶梯后,我突然发现梯子旁有一个平台,平台的四周是几扇刻有简洁花纹的门。

“一铭,你跟上来了吗?海里竟然有门!”我走到平台上,隔着海水摸到结实的门把手,沉甸甸的。

“上来了,等等,我来看看!”何一铭也走到了门跟前,他聚精会神地看着,黑框眼镜也像穿了一件蓝外套,上面一滴水也没有。

“要打开吗,可我们不知道门背后会藏着什么?深海巨鲨,史前怪兽,还是天外来客?” 我哈哈大笑着,笑声变成一连串的气泡在海水里飘散开去。

动作是最好的回答,何一铭并没说话,他只是伸出手用力推开了离我最近的一扇门。

嘎吱一响,我探头向门外望去,看见了在海水深处绝不可能出现的东西——一条璀璨的银河。

我被银河里璀璨的群星吸引了,不假思索几步就跨到了门外,何一铭紧跟在我身后。面前的景象似曾相识,我低头看看手背上的表,脑袋里面各种碎片信息拼凑之下突然冒出一个不可思议的地点,难道这是2048年的黄石公园?我脑袋里各种信息快速聚合又炸裂开来。

之所以知道时间、地点,是因为我手腕上的表日期已自动发生了变化。在群星和银河底下一群野牛正气定神闲地从原野上走过,大棱镜热泉正冒出汩汩的热气。何一铭与我像两个傻子在木栈道边上哆嗦着,在接近零度的气温下,仅穿着T恤和短裤。

身后的门却消失了。

“一铭,这,好像是2048的黄石公园,我想,我们是不是到了未来!快要冻死我了,你冷吗?”我哆嗦着,舌头在打颤。

“是的,更要命的是——门不见了!”何一铭说完,拉着我的手快步小跑了起来。

要知道,目前最要紧的问题是保持血液流动,不能被冻僵。木栈道嘎吱嘎吱地在我们脚下发出均匀的响声。也不知道跑了多久,我们终于见到一栋木质建筑。

“看,里边好像是一个商店,还有咖啡馆,应该有别的人吧,我们去问问!”我高兴地叫了起来。

“很多年前我们曾来过这里,你忘了么?”何一铭记忆力一向比我好。

进了大门,暖气包裹住全身,整个人似乎从冬眠状态苏醒过来。眼前的景象果然似曾相识,可和多年前不一样,环顾四周一个人都没有,商店橱窗都开放着,挂着许多冬日御寒的外套。墙壁上的电子钟显示着当天的日期,果然和我的手表一致,是2048年。

“这么说,这里真的是2048年的无人商店了?”我沮丧地发现只有商品,没有服务人员。

“先买件外套穿上吧!”何一铭提醒我。

非常幸运的是,跨越多个年头后信用卡还能正常支付,从试衣间里出来后,我俩已经从头到脚包裹得严严实实,足以抵御零度的严寒天气。

“一铭,回去的门不见了,怎么办?”我略带哭腔地问。

“既然来到了2048年,难道你不想先逛一逛再找门回去吗?刚才门出现的位置我特意记了一下,晚些我们再走到那里去试试。”何一铭脸上的表情一点儿也不慌乱,他的好奇心更加强烈。

我们转悠了半天,商店里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也许这里的客栈也升级为无人客栈模式了,并没有看到一个夜晚值班人员。凌晨,天色尚未泛白,也许游客都还在酣睡之中,又或者根本没多少游客。

墙角的玻璃橱窗里电子炉火烧得正旺,一只硕大的黑熊靠墙站立着,两只眼睛直愣愣地瞪着我们。

“呀,原来是个黑熊标本,吓死我了!”当发现面前不是真熊的时候,我紧张的心情才稍微放松下来。

“瞧你这眼神,标本和熊也分不清!”何一铭轻蔑地冲我说。

周围静悄悄的,我们在炉火旁边的柔软的沙发上陷了进去,不知不觉睡着了。

“咖啡还是茶?”耳边响起的声音把我从梦中惊醒,我看见面前站立着一位侍者,正向我们询问要喝点什么。

“你是……人,还是机器人?”看上去面前这服务型机器人做得挺逼真的。

“女士,注意您的措辞,从法律意义上来说,我的大脑还没有被更换过,当然是人类。”面前的人腰板挺得直直的,似乎在捍卫着自己的自尊心。

我注意到他的手和脚都像是被改造过的,皮肤表面露出金属的光泽。两只眼睛也在灯光下不断变换着色彩,灰蓝、褐黄、漆黑、墨绿、枣红,最后还是呈现出灰蓝色。

“对不起,请问今年是哪一年?”我又问。

“2048!”侍者停顿了大约两秒钟,吐出了一个数字,他的回答和我的猜想一致。

“给我们冲两杯热茶吧,这鬼地方冻死了!”何一铭也醒了。

“可以跟我们说说这里吗?对于2048年的黄石公园,我们很好奇。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一边喝茶,一边问着侍者。

“冬季游客特别少,很乐意跟二位聊聊,可以叫我大卫!”侍者说了他的名字。

“几十年前的信用卡现在还能刷,这是怎么做到的?”我首先问的是比较重要的支付问题。

“噢,您是说有效期,信用卡的有效期早就取消了,只要身份确认无误,都能使用的。”大卫不紧不慢地说着,有时候会觉得不像人,是机器腔。

“这里的其他人呢,都还没醒吗?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在服务?”何一铭插话进来。

“系统监测到只有两位客人,于是就唤醒了我来服务,要是客人数量更多,就会安排更多服务生提供服务的。”大卫语速特别慢。

何一铭突然碰碰我的胳膊,与此同时,我观察到有几个警察模样的人正穿过长廊朝着我们走来。

大卫的脸上也露出了异样的表情。

“大卫,你竟然偷偷叫了警察?这些警察是冲我们来的吧?”我感觉不对劲,质问这位看上去像机器人的人类侍者。

“不,不,系统什么都知道,你们,不是这儿的人,对吧,我一早就看出来了。既然我看到了,系统自然也同步看到了,别怕,警察过来只是例行公事!”大卫辩解着。

何一铭和我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起身推开大卫,跑了起来,小灰球心有灵犀地也跟着我们一起飞奔。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终于甩掉了身后的警察。在这种情况下被抓住估计没什么好事,未来世界的人对古人也有着实验研究的兴趣吧,我可不想被关在这里做一只可怜的小白鼠。

天亮了,我们循着记忆里的坐标,重新站在消失的“门”前面,这扇消失的门从无到有,在金灿灿的晨光下再次显现出来。何一铭拉着我的手,快跑着进入门里面,我们又重新站在海水里螺旋上升的天梯上。这里仍然是夏天,我们把厚重的冬装脱了下来,甩在一旁。暂时安全了,我松了一口气。

在海水里沿着天梯朝上走了好长一截路,我感觉腿有点酸痛,蹲下来休息,一抬眼不经意看到了何一铭的腿。

“一铭,你的腿毛怎么没了?”我发现他不但腿毛没了,皮肤也变得更白,脸上原本暗淡的斑点在消失。

“啊! 发生了什么?你的下颚竟然变尖了,你以前不是瓜子脸呀!”何一铭捏了捏我的下巴。

“难道是——我们进化了?”我说,我摸了摸自己的脸,感觉脸上细小的绒毛也不见了。而我的皮肤表面就像剥了壳的鸡蛋一样光滑,最近没用什么特殊护肤品啊。

“有这个可能,林晓,你感觉到了吗?在我脑袋深处就像突然裂变出了一束光!我突然觉得现在思路无比清晰,整个人也灵光了不少!小灰球也掉了不少毛,瞧,它歪着头,好像能听懂我们说话的样子,再往上走走试试!”何一铭镜片背后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

越往上,我的腿脚愈加灵便。也不知爬了多久,一只巨大的漂流瓶来到了我们身边,它里面装着许多纸条。瓶身底色斑驳,文字却很鲜亮:“欢迎来到智人的黎明,人类的黄昏!——2089年。”

何一铭把猫放在海水里悬浮着,他打开瓶塞,掏出里面的纸条。我好奇地凑过去看,小灰球也蹭了过来。纸条上有许多人名,有的认识,有的不认识,可他们都走到这里就折返了,还写了不少劝诫的话。王晋康、刘慈欣、何夕、马化腾、保罗·艾伦、埃隆·马斯克、史蒂夫·乔布斯……他们都曾到达过这里。

“原来我们不是第一个到达这里的人,有这么多的人来过了,看来天梯的入口不止在这一个岛上!他们留下了纸条,却放弃了继续向上攀登!这是为什么?”我感到十分困惑。

“你想啊,要是再往上走,我们就进化成了另一种生物,不再是通常意义上的人类了。大多数人都是守旧的,不愿意丢弃作为自然人类的那部分,名人也是这样。可我觉得现在的状态好极了,一定得往上走试试!”何一铭眼里闪着被好奇心点燃的光,这光灼得我不敢直视。他的好奇心一向比我强烈很多,以前我认为这是一个极大的优点,可是现在……

“你说的另一种生物,是智人吗?或许你成为智人以后,就不会再想回到这个年代了。就像人类不愿意返祖回去做一只穴居的类人猿。一铭,别去!这次旅行回去后我们再也不吵了行吗,你别再往上走了!”我恐慌地拉着他的手,可我意识到自己拉不住他,他脑袋里面此刻有无数个神经元突出在生长,在相互碰触、连接,并透过眼睛的瞳孔闪耀着火花。

“不,不,你别拉着我!林晓,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我一定得试试!”何一铭好像生怕自己会反悔一样,猛地挣脱我的手,越过漂流瓶,朝着天梯上方的门小跑着走去。门打开的时候,有一道强烈的白光射入我的眼睛,何一铭变成了一个微微晃动的不真实的影子。很快,门又自动关上了,我坐在地上,无奈地看着他和小灰球一起消失在门后。

我无法丢弃自己作为人类的感受,可消失在门后的何一铭会变成半人半机器的形态吗?或者大脑被植入一个可能有副作用的芯片?前面这些都是较为保守的猜想,又或者他会进化成一个我永远无法理解甚至无法想象的高级生物,我痛苦地抱着头,心脏砰砰地剧烈跳动着,不敢更加深入去想。我唯一确定的是何一铭将会迷失在未来有着无数个岔道的迷宫里,再也回不来了。没想到这次真的成为了我俩的最后一次旅行。

继续向上攀登或放弃,这个问题在我脑海里膨胀成一只史前巨鸟,它展开双翅高速盘旋着,像是要把我的意识撕扯成碎片。我紧紧地抱住一个漂流瓶,头疼欲裂,绸缎般丝滑的海水也无法抚慰我焦躁的情绪。

先不去想吧,明天,也许明天就能想到最适合的答案。

<完>

作者后记:小时候看过一篇郑文光的《天梯》,大兴安岭白石头房子里的时空迷阵,对这篇小说印象特别深,可由于年代实在太久远,再也找不着了。心里始终挂念着,于是用作了本篇标题。另外一个原因是,看过《时间不存在》里滕野写的一篇《时间之梯》,向下走,回望历史,有迹可循,有许多历史资料可以参考。可是向上走,未来的未知部分,对于我个人来说,却更加具有吸引力。原作者不打算让主人公向上走了,那我试试吧。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天梯
简妮

学校:科幻基地

学历:本科

专业:计算机科学,汉语言文学

职业:科幻作家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从文中和作者后记中可以看出,这是篇致敬意味浓厚的作品。我还没有拜读过郑文光老师的《天梯》,仅以阅读一篇科幻游记的观感来看,故事写得足够有浸入感,细节也很充沛了,不过前因后果有些不足,条理也稍显欠缺。

2020-11-07 13:59 巨星海 ——

老文新写,但是很多细节没有处理好,让故事显得琐碎无趣。

2020-10-27 15:16 匿名 ——

这篇小说可算是对郑文光同名作品的致敬之作。这种志怪小说式的科幻曾经很流行,但是已经消失了很多年。作者能再度进行尝试,值得鼓励。文字叙述流畅生动,细节到位。不过,本篇没讲前因后果,人物只是走到哪里,看到哪里,显得琐碎,对这个题材来说有些浪费。

2020-09-13 06:21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