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但愿人长久
浅山   
得票 1 阅读 184 评论 0

【摘要】在万物互联和意识上传技术实现的大背景下,讲述了一次太空观光飞船意外所揭开的人类意识危机,平凡与野心、善与恶的相遇和博弈;展现了意识、孩子、思念、传颂等不同的传承方式,并将之巧妙组织成悬念层出、矛盾渐紧的故事,以小见大,一气呵成,意蕴悠长。

—1—

“亲爱的乘客朋友们,欢迎回到漫步发射中心。本次漫步费用将退回您的账户,由衷感谢您的包容和体谅。“船票”业务上市两周年,限时优惠,欲购从速。派迪期待您的下次光临。”M&W公司“彼岸”事业部代言形象——卡通小派迪微微鞠躬,随着投影光束散去,消失在每位乘客眼前。

“漫步者”号穿过云层,开始减速。乐青透过刚刚打开的窗户,俯视快速展开的城市景象。经历了首次离地600公里的外太空观光洗礼,熟悉的一切已在她眼中笼上一层迷离的光环。匆匆的城市,仿佛永恒如深空中的星光;匆忙的人生,或也能安详宽阔如缓缓旋转的蔚蓝地球。

她低头看了一眼手中身着合金太空服的小派迪玩偶,心中充满了对生命、对派迪的感激。为什么他被称为“征服者”派迪,“漫步者”不是更适合?一个念头在她脑海中如浪花般转瞬即逝。她想不起自己忘记了什么,略一怔便再次抛到脑后。

正下方,隔开发射场和彼岸事业部大厦的绕城河,很快从细如蚯蚓放大成一匹飘逸的丝带,斜阳的火种在河面跳跃,下班时段的无人车飞梭般在银色桥面相对而过。

“漫步者”号平稳降落,乘客们一路败兴而归的抱怨略略疏解。乐青将小派迪收进背包,后怕地看了一眼后排烧得焦黄的船票用户的座位,随众人下了船。

手腕的皮下植入装置一阵粗短的振动,乐青按下腕际亮起的接收键,后颈的意识增强插件瞬间读取了信息——退费到账。她有些惊讶,没想到北扬的彼岸事业部员工福利——免费漫步票也在赔偿之列。

发射场出口,上书“但愿人长久”五个大字的纪念碑傲然矗立,5年来在纳米复合涂层的保护下簇新如一。地平线尽头残存的夕阳给它涂上一层金红色,拉出一道细长锋利的影子劈过河流,直插城市楼群,不见阴影尽头。

原本仍有怨声的乘客们安静下来,对塑像行以最诚挚的注目礼。

纪念碑为“彼岸”事业部奠基人派迪而立。天才与先天之疾在他身上激烈碰撞,为着一句“愿探索宇宙奥秘,直到时光尽头”,他征服了一个又一个科技难题,奠定了“彼岸”事业部两项核心业务——“船票”意识上传和“漫步”太空观光的成功之基,引导人类实现了从“肉”向“灵”、从地面向外太空摆渡。却终究没能亲手征服自己的身体。他点燃全身心,烟火般的人生映亮人类文明的天空,为人类创造了世代不竭的福祉,英年早逝后被尊称为征服者派迪。

人群渐散,出口离桥头不过百米。此刻只剩乐青,以手扶额,逆着光向桥面眺望,她要亲口诉说她的骄傲,因为北扬参与了本次发射的全程后台操作。

“北扬好样的。”小派迪不知何时已钻出背包,爬到乐青肩头,发出顾爷爷永远劲道十足的声音。

乐青羞涩笑笑。“哎哟!”她的身体猛然被撞得一晃,弯腰扶住了手边一辆悬浮代步机,稳住回头一看,是一辆自动清洁车。

“顾爷爷?”乐青关切地问。

“cool!”小派迪被震得跌进背包,边说边爬回乐青肩头。不知是感叹刚领略的太空奇景,意外撞击时的有惊无险,还是前一秒发生的清洁车意外。

“对不起。”清洁车发出机械的道歉,绕开走了。

路障扫描系统坏了么。乐青蹙眉,继续凝望桥面。

小派迪注视着派迪纪念碑,顾爷爷的念头在小派迪的中央处理器里跳跃——阿英,就差一年,此事古难全。

渐起的暮色模糊了桥与河的边界,一点金光忽然在另一头桥面边缘闪动了一下,似乎是什么东西反射了一下余晖,在空中划出一道微弱而美丽的弧度,继而被灰色河面吞噬。

一切如常。

有条大鱼跃出水面?乐青想着,侧头瞥见出神的小派迪,没有说话。

灰色浓云在天际翻滚,北扬始终没有如约出现、没回信息。乐青无声叹了口气,“咱们走吧。”

“再等等,一会儿就加完了。”

“再等要生了。”

“下个月哩。”

乐青不置可否,左右一张望,一辆无人车停在她跟前。

她摆摆手支开无人车,扫了一眼紧挨成排的M&W和LI悬浮代步机。

她有些感动于“千年老二”LI公司从不放弃的追赶姿态,刷开一辆LI代步机,扣上安全帽,站了上去。

代步机向桥面飞掠,清冽的晚风吹散了她心头的阴云。

顾爷爷的声音跳入她耳朵。“早知道就不蹭票了,差点拖累你。”

“我才后怕出了鬼主意,又喊你一起呢。”

当时,乘客们正沉浸在太空奇景之中,飞船忽然一阵震颤,不算很猛烈,普通乘客尖叫一阵也就没事了。但后排船票用户座位却短路了,那本就是一排插口,插在上面的船票用户们也因此被烧毁。但“漫步者”号一向禁止意识中枢设备登船,因此刚刚意外烧毁的都是意识拷贝,顶多损失了本次太空观光的记忆和体验。总之,除了像普通乘客一样退还漫步费用,M&W再另给他们一笔精神损失赔偿。

顾爷爷正一动不动靠着乐青,通过小派迪的双眼眺望窗外,因突然的震动而地。顾爷爷没有买船票用户座位,藏在具有无线屏蔽功能的小派迪中,作为乐青的随身物品过了安检。

乐青立即弯腰,发现小派迪太空服的腿部不见了,好在转头便在座位缝隙发现了。尽管立即接回原位,两人仍一直担心,飞船的无线电磁波会通过短暂裸露的腿部,扫描发现顾爷爷的存在。

若真被发现,两人都要被扣一大片社会信用积分。顾爷爷会因分低被禁足,不能帮小顾出门买菜办事。乐青的意识增强插件分期还贷则会被取消,并被禁一年不得借贷。恢复增强插件前,她只能去复古体验街区工作,像世纪初的服务生一样端盘子。

“你们都是想哄我老头子开心。” 顾爷爷的语气通达爽朗,“太空观光,完成。咳,左拐。”

“嗯?”

“买只土鸡。“

“有卖成品鸡汤?”

“能和自家的比?被AI管家惯的,碰过菜刀不。”

乐青缩点脖子,露齿一笑。

代步机抵达桥头左拐,一辆无人车忽然从右侧出现,擦着乐青的衣袖飞速而去。

“喂!”乐青冲车屁股气愤大喊,心头一阵起毛,要不是应顾爷爷要求忽然左拐,那车非直接撞翻自己不可。

大鱼跃出水面的画面莫名在脑海浮现,她加快速度。

—2—

乐青拎着打包土鸡走进小区门。一个男人快步出来,从她的余光一闪而过。她那颗在增强插件帮助下实现了精确记忆的大脑立刻反应出:此前从未在小区见过这个人。

乐青没有在意,不时侧头和小派迪说笑着继续走。

前方空地传来欢声笑语,两人沉默了。

王爷爷一家祖孙三代都在那儿。自行车发出王奶奶的声音,转动踏板,向一旁的小孙子演示蹬圈。爪爪发出王爷爷的笑声,三只机械爪分别撑着一把伞、握着果汁和纯净水。儿子媳妇问候着,两个老人连连说:“不累,不累。”

王爷爷和王奶奶是“船票”的首批购买者,趁着推广优惠,一次性大手笔买了两张30年期。

可惜阿英去世一年后才研发问世。小派迪耸耸眉毛,都赶上了又如何,家里也只买得起一张一年期船票。

乐青摸了摸后颈的意识增强插件,充满期待和信心,继而想起顾爷爷又有些黯然,还剩三个月了。

“女娃,我睁不开眼了。”小派迪说完瘫软在她肩头,胸口显示电量5%。

“奇怪,昨天充一晚上电了呀。”乐青忙跑进电梯。

从10层电梯口出来,乐青立即把顾爷爷家门口的接头插入小派迪的插口。

临时代管的AI管家得知业主归来,打开大门、亮起厅灯,然后退出。顾爷爷的意识接管了家里的智能系统。

家里其他人还没回来。顾爷爷家的爪爪离开窗口,底盘滑轮在地板上滚动没有一丝声音。它一只手臂把一杯刚泡好的热茶递给乐青,另一只手臂接过她手中的土鸡,还有两只手臂伸长捏捏她的肩颈。

乐青咯咯笑了出来。

被人们昵称为“爪爪”或“小爪”的,正是每家必备的全能居家机械臂,挂衣杆造型。不用时,它会手臂下垂,自动找一处能晒到阳光的地方呆着充电。

爪爪此时电量满格,发出顾爷爷的宏亮声音:“女娃,回去歇歇,汤好了喊你。” 同时,厨房里的厨具炊具也都蹦跶起来,水龙头哗哗流水。

乐青告别出来,捏着小派迪,打了个颤。自从上周她第一次成功带着顾爷爷出去,就有点害怕和小派迪独处。

当时,公司组织外地考察,乐青突然想到问顾爷爷一起出去散心。她带着接入小派迪的顾爷爷到公司乘车,刚走到安检器下方,头顶上方便大作其响,老板气势汹汹地赶过来。她脸都白了,却发现所有人都看着另一扇安检器。同事用小派迪带家人同行被发现。

两人不约而同背着在M&W工作的男友,带出一模一样的彼岸事业部员工纪念品小派迪。顾爷爷却全程没被发现。

——北扬的小派迪与众不同,他有秘密。

乐青叹口气,摁向指纹锁,门却提前开了。

她一阵惊喜,“北扬?”。

夜色笼罩着静悄悄的客厅,没有开启静音防护的窗口透入虫鸣——他关了AI管家?

她瞥见沙发上似有一个矮胖的人形,心砰砰跳起来,那是大学时北扬送她的爱心熊。

乐青笑了,北扬一定准备了一个惊喜。

她迅速关门,把小派迪别在身后,经过玄关时塞进挡板后方。

她环住爱心熊坐进沙发,安静等待着,心中浮想联翩,莫非是求婚?她的双颊发烫。

“乐青,我是北扬。”熟悉的声音震动着乐青的心口。

“我知道你……”乐青的话噎在喉咙口,她跳起来,双腿发软。声音来自爱心熊。

它是北扬?

“今天玩得开心吗?”爱心熊缓缓站起,圆圆的眼睛看着乐青。

“我最讨厌恶作剧了。”乐青听见自己故作玩笑的声音在发抖,“咱们攒的钱还不够买船票。”

爱心熊萌态十足的脸露出忧伤,“LI公司的意识上传技术,还在实验阶段。”

—3—

“LI能意识上传?你毕业时不是拒了它?”乐青抽噎起来。意识上传会对大脑造成不可逆的损伤,只有濒死的身体才能启动船票。这说明北扬已经死了。

“大三,我已经加入LI。”

爱心熊插上数据线,传给乐青一段新鲜记忆——

北扬准时离开彼岸事业部,一心想接到乐青,只恨无人车开得不够快。余晖温柔如纱,M&W无人车驶上桥面,忽然冲向外侧,越过围栏,坠入河中。

那条大鱼,那道美丽的弧线。

“我竟然眼睁睁看着,什么也没做?”全身血液上涌,泪水喷涌太快,乐青上气不接下气。

爱心熊抱着乐青,轻抚她起伏的后背,沾满泪水的绒毛黏倒一大片。

乐青哽咽着抬头,双眼充血:“你是LI的卧底?小派迪根本就不是M&W发的?”

“LI的屏蔽材料制成。” LI的小派迪正是为这样的告别而准备,他只是没想到真会用上。

“LI已经研发出了船票技术,为什么还要你去卧底?”乐青嘴唇哆嗦。告别?

“只能维持3小时,LI始终无法突破其稳定性…和持……续性的。”北扬的声音开始卡壳、含混,像一个人话说了一半忘了自己要说什么,甚至很快要忘记自己是谁。

“不要。”乐青抱紧爱心熊。

“对不起。我想让你幸福快乐,早一点。”爱心熊看着乐青的腕际,声音仍然沉静。

乐青顺着他的视线,才发现有一条未查收的新消息——她的账户到账一张1年期船票。

她表情复杂,胸口起伏,猛地推开他:“这就是你的卧底回报?!”

“不要。”爱心熊来不及阻拦,乐青已拒收删除。

“自以为是。我偏不要。”她再次落泪,“傻瓜。我们说好一起努力!”

“对不起。”爱心熊发出呜咽。

“你原本要进入小派迪,因为没想到我带走了它。所以才关掉AI,进入爱心熊。你和顾爷爷一样,不敢被无线网络发现。” 乐青扶着爱心熊软软的双肩,“你究竟发现了什么,M&W要致你于死地?你发现了什么?”

“把小派迪给我。我的时间不多了。”北扬的意识将从爱心熊进入小派迪,独自走回楼下的同事车里,不给乐青留下一丝隐患。

乐青头略后仰,露出探究的神情。“你不告诉我真相,是怕连累我?你又想错了,因为我已经不安全。”

她用数据线传出离开彼岸发射场后的记忆片段,清洁机和无人车看似无意的出现。

“M&W应该不知道我的意识还在。况且你那时什么都不知道,为什么会遭到攻击?”爱心熊心痛惊诧的双瞳深处是深不见底的恐惧。

乐青握紧他的双手,大大的眼睛闪耀着无畏的光彩。“我们一起面对。”

爱心熊沉默片刻,开口了:“你知道5年前征服者派迪为何而死?”

“谁不知道。”

5年前,全球瞩目下的首次意识上传实验,饱经病痛的派迪为自己注射了安乐死试剂。带着微笑,他微笑着合上双眼,“愿探索宇宙奥秘,直到时光尽头”说完,他的双眼再没有睁开。实验失败,人类永远失去了一颗天才大脑。直到3年后,后续团队完成了他未尽之事,成功研制出意识上传技术。

“LI一直怀疑是障眼法。”爱心熊发出北扬的声音。

“不可能,全球直播,全人类的眼睛都盯着,所有公司都在监控。他没有机会造假。”

“如果他掌握了不损伤大脑的船票技术呢?”

乐青倒吸一口凉气,全身无力,好一会儿才说话,“派迪心向星辰大海,不可能。”

“人设都是包装出来的,崩的少吗?”

“他从未崩。”

“我的坠车,新闻推送了吗?LI一直以来发布揭露他的文,你看到过吗?”

“没有。”乐青脱口而出,黑瞳却透出迷惑,“有?我想不起来了。”

北扬抛出最关键的问题:“他以前被称为‘漫步者’,你记得吗?”

乐青震惊了,她完全没有印象。

“自他去世后,网络上的信息和人们对他的称呼就变成了‘征服者’。这不是人们对他的尊称,而是他的自称。”

她恍觉黑暗中有无数无处不在的幽灵,汗毛倒竖,贴紧爱心熊。“你是说,他利用死亡为掩护,不为人知地潜藏在网络里,甚至通过意识增强插件影响人们的意识?太疯狂了。”

“这暂时还是一种联想,合理推测。”

“你一定是查到了什么才会出事。”

爱心熊露出一丝苦笑。“下班前,我查到一组外太空信号。查不出确切位置,大约是一直在远离地球。”爱心熊压低声音,“第一条由太空发回的信息是,5年前。有来有往,直到3年前中断。”

“两年多的信号往来。你怎么会发现?”

“事业部电脑系统查不出什么。我最近开始排查仓库废弃设备的运行痕迹,今天刚查到的。”

乐青沉吟,“有没有查5年前的发射记录?”

“还没查到。我原以为这些信号可能只是派迪的秘密外太空实验,天才嘛。但紧接着就出事了……”

两人长叹。爱心熊接着说:“实验失败,发射飞船,二者间必有联系。但我还不明白,是什么联系呢?”

两人面面相觑。

“为了完成一个心愿。探索宇宙奥秘,直到时光尽头。”地面传出一个熟悉而陌生的声音。

乐青一阵眩晕,仿佛被一条冰冷的蛇攀上脊梁。那是派迪的声音。

—4—

小派迪从沙发底钻出,跳上茶几。

“没断电?”乐青叫起来,“你是派迪的意识?什么时候进去的?你有没有对顾爷爷怎么样?”她抓起手边的背包砸过去。

小派迪不动不移。

爱心熊拦下靠垫:“如果他想动手,我们已经不在了。”

小派迪递出自己的数据线,目光悠远而忧伤。

乐青拽住爱心熊的手臂,眼神充满恐惧和戒备。

“星空很美,对吧。”小派迪说。他神情平和,甚至有些圣洁,那超然旷达的语气仿佛把观光所见的无垠星空带到乐青眼前。

乐青怔住了,这怎么可能是北扬口中的派迪呢,这分明就是自己一直以来印象中的派迪。他此刻还在装吗,有必要吗?

乐青松开爱心熊。

通过数据线,北扬和小派迪的意识开始共享记忆。

爱心熊的双眼渐渐凸出,毛发竖立,身体紧绷,露出不可思议的震惊。

爱心熊拔下数据线,说:“漫步者派迪,欢迎回来。”接着,示意乐青接入小派迪的数据线。

乐青逐渐了解到真相,露出极度震惊变幻的表情——

在举世瞩目的所谓“首次”意识上传实验前,征服者已经用从未公开的不损伤大脑的技术上传了自己的意识,并复制了一份。

他用网络报道中的事件描述替换了意识备份中的真实记忆之后,漫步者——征服者亲手描绘的人设,他所分裂出去的自身纯然天使的那一部分,真正诞生、存在。

漫步者与征服者进行了第一次对话。

“你好,我是派迪。”“你好,我也是。”

“我向宇宙深处进发。”“我向人心深处探求。”

“我将与你分享一切。” “我将与你分享一切。”

“我,不再孤独。” “我们,不再孤独。”

“派迪,再见。”“再见,派迪。”

搭载漫步者意识的飞船升空,在黑色海洋一般的太空中悠然前行,与征服者分享信息。直到三年前,飞船遭遇小行星群并卡住。

漫步者发挥派迪的天才,围绕驾驶舱进行改造组装,脱离飞船逃出了小行星群的钳制。残余的飞船空壳却很快爆炸。

那时,他才明白,飞船里有内置炸弹,当他与地球失去联系一段时间后自动爆炸。

因为困惑,因为燃料严重损耗,漫步者踏上返程。

两年后的今天,经长途损耗、摇摇欲坠的驾驶舱与乐青搭乘的“漫步者”号擦肩引发振动。在小派迪太空服腿部断开的那一刻,漫步者通过无线电波,进入了小派迪。

“于漫步者,这是一桩同为赤子之心的约定;于征服者,这是又一个满足天才好奇的精妙实验。”乐青拔下插头感叹,“他欺骗了你。”

北扬加快语速问派迪:“他有没有发现你?”

小派迪顿了一下摇头:“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这样对我?”

“你还不明白吗,无法掌控你,便要毁灭你!你确定要接入网络直接问他?”

小派迪神情坚定。

“你不能在居民区接入,他会逆解你,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他更了解你。去LI寻求技术支持,你才有可能赢过他。”

“我不想赢任何人。”

乐青一直沉默。一个不甚清晰的念头在脑海中跳动,令她对于北扬言之凿凿的语气感到不安却还不知如何表达。

“别天真了,你没有选择。他的目标从来不是乐青。更何况,事关全人类。你……他的意识中枢在哪里?”

“我不知道。”

“你从哪儿来?”乐青忍不住问。

小派迪仍是摇头。

“他不会让你知道。立刻跟我去LI。”北扬的声音斩钉截铁。

“从何而来,归于何处。”小派迪不置可否。

“叮铃铃。”传来清脆的门铃声,冻结了屋内的争执。

“乐青,”没有开启静音的大门透出小顾兴奋的喊声,“生了!”

“去吧,我在这里想一想。”小派迪说。

“我陪你。你最好明白,他会随时出现。”爱心熊愧疚地看了乐青一眼。

乐青快速整理了下情绪,独自打开门,“恭喜!不是下个月?”

小顾太兴奋了,没有留意乐青还有些浮肿发红的眼睛,“小小顾懂事啊,想多陪陪爷爷。”他的神色黯淡下来,“你帮我劝劝,爸非要把剩下三个月退费。”

“不行!”乐青脱口而出,她无法忍受一天内失去两个人。

小顾惊讶地看着她。

此刻,顾爷爷家就像一个魔法城堡,拖鞋、相框、靠垫……屋里的一切都在抖动,展示着各自中央处理器中共同的顾爷爷的激动和快乐。

“顾爷爷。”乐青进门便想劝。

“乐青,啥也不说了,喝汤。”客厅顶部的扩音器发出顾爷爷的声音,“顾扫兴,进屋看看你媳妇去,否则我立刻走。”

顾爷爷发现乐青神色有异,只当是与北扬闹矛盾了,“乐青,来。”

新生宝宝在婴儿车的透明隔音防护层下方睡得安然,肉嘟嘟的小脚趾偶尔动一动。

“好可爱。”乐青绽开笑容,眼睛蒙上一层薄薄水光。

小顾一脚迈进卧室又立刻出来,看着孩子:“爸,她的眉毛和你一模一样。”

顾爷爷呼哧呼哧喘气,“瞎讲,毛都没长全。”

小顾笑了,笑得腮帮子放光。

“这小眉毛,多像她奶奶。”顾爷爷用全身心拥抱着她。小小顾在梦中咂咂嘴,扬起嘴角。

小顾的眼眶湿润了。

乐青别过脸去,“不好意思,去下洗手间。”刚关上顾爷爷家大门,她已泪流满面。

乐青忍住泪水,迅速打开自家门。三人彼此相望,还没出声,屋里的一切忽然都抖动起来。

—5—

所有物品开始疯狂攻击,爱心熊立即抱起小派迪冲出大门。

乐青迅速关上大门,接着抓起爱心熊和小派迪便转身朝楼梯口跑。电梯显然已经不安全。

“砰!”乐青家大门被撞破。

顾爷爷不放心乐青,让爪爪出来看看,恰好看见乐青家爪爪的三根机械爪臂先后破门而出,缠住三人。

三根爪臂却好像只想抓住小派迪,对乐青和爱心熊都比对他凶横。

小派迪很快发现了这一点,上蹿下跳替三人挡住攻击,爪臂甚至不敢碰到他。

爪爪转身进屋,转眼抡了把菜刀出来。他身后跟着一串桌椅板凳取暖器,围护着三人抵挡爪臂的攻击。一个接一个地被击碎,地面一片狼藉。

“顾爷爷,你别管。”乐青大喊。

“让你见识见识阿英的宝刀。”爪爪直奔楼道侧壁,一刀劈开防护罩,一刀节接一刀砍向电缆。

一根爪臂转而攻向爪爪。

爪爪没有回头,更加快狠准地砍下。

小派迪跳出爪臂的缠斗,扑向爪爪的方位,爪臂避开他撞到墙角。

众人还未来得及缓口气,爪臂已重新飞起,领着另外两根一起冲破顾爷爷家大门,直扑客厅里的婴儿车。

乐青全身血液凝固,见车内空空才恢复流动。

三人齐齐奔进屋去,离门最近的爱心熊冲在了最前面。

然而,她耳畔响起了顾爷爷的失声惊呼。婴儿车在客厅里转动躲避,顾爷爷操纵的锅碗瓢盆电磁炉等,在三只爪臂的攻击面前像碎纸屑一样纷纷掉落。

小顾把孩子抱给母亲后回到客厅,恰好看见爪臂把婴儿车逼到墙角,高呼一声,飞身便挡在婴儿车前。

“顾爷爷的意识中枢在婴儿车。”乐青恍悟。

“都走。”顾爷爷急切高亢的喊声在客厅和楼道回荡,爪爪加快速度,密集的铛铛金属猛烈撞击声不绝于耳。

三只爪臂近在咫尺,小顾全身血液涌向大脑,他紧闭双眼。

铛、哐当、铛铛,刀砍电线、撞击声、爪臂撞地声依次响起。最后关头,爪爪砍断了电线,两家的电断开。菜刀刀口起卷开裂。

小顾睁开眼睛,自己和婴儿车都毫发无损。

“北扬!”乐青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一把抱住倒下的爱心熊。他的胸口已穿透,胸内的中央处理器被贯穿,精细电路碎裂一地。

北扬挡下了这一击。

“不,不去……LI。”北扬再发不出一丝声音,双手合拢,朝乐青比了一个心形,永远合上了双眼。

乐青握住爱心熊的双手流泪,发现好像他手心有个小东西。

    “傻孩子啊。”顾爷爷哀叹。

小派迪做了一个沉痛默哀的姿势,随即跳上乐青肩头。“车到了楼下,快走。”

乐青泪如泉涌,把爱心熊交给爪爪,冲下了楼梯。

单元门就在眼前。

LI的车已候在楼道口。一个男人从驾驶座探出头,镇定地招呼乐青,正是在小区门口与乐青擦肩的那一位。

乐青拉开车门,一段电缆忽然从高空悠悠落下,她没有看到。

“小心!”男人高呼一声,推开乐青,被电缆击中。

两辆M&W无人车同时出现,一前一后夹着LI的无人车和尸体离开。

—6—

肉体烧焦的残留气息仍然浓烈,极度的绝望、恶心之下,乐青近乎呆滞地望着人来车往、一如往常的小区。

在征服者的网络操控下,没有人会看到或听到任何异常。他再次抹去了一切痕迹。

她踉踉跄跄,跌坐地上,五脏翻涌,欲哭无泪。然而,一直模糊的念头却清晰起来。

此时,两人同步接到一段无线信号直播——

顾爷爷家卧室,顾爷爷和小顾在愤怒呼喊,孩子妈妈在哭喊、尖叫。窗外伸入的一截电缆,卷起小小顾,通电的断口离孩子不到5公分。

屋内撕心裂肺,屋外天空静谧、星光闪烁。

一段网线落在乐青眼前。征服者要在网络中逆解漫步者,否则就杀死小小顾。

小派迪伸手去够网线接口。

乐青出手截住他,通过数据线传输出自己刚刚发现的真相——

这是一段伪装成网线接口的电缆,目的是要一次性彻底毁灭你。

飞船爆炸、绝缘的清洁机垃圾袋、不敢破坏小派迪屏蔽宇航服的爪臂、通电电缆,这一切都指向一点。彻底毁坏小派迪,让暂时还没有意识备份的漫步者彻底消失。因为从分离之日起,你一直是能与之抗衡的独立意识。

他不敢让你联网,他一直在拖延,甚至一直误导我们,让我们以为你直接联网就会被逆解。

因为,他最害怕的就是你接入网络。你很有可能无需LI帮助就能战胜征服者。

记住,你不记得什么。

——乐青拔下数据线,小派迪怔住。

乐青摊开手掌,手心赫然是爱心熊倒下时留给她的无线路由,

“你是人类心中的派迪。你是独一无二的。”乐青的话在夜色中消散。

小派迪通过无线网接入网络,开始挣扎、扭曲。征服者瞬间明白自己已被识破,全力出击。双方在网络中博弈。

自我意识源于与外界的互动,后者具象为个体人生时间序列中的一个个事件,产生的所有事件顺序和思绪产生。通过替换事件细节,征服者创造了理想型的漫步者意识。逆解,逆向而为。

漫步者感受到逐渐强烈的凌迟痛苦,他的意识仿佛被一点点撕开,他的欢笑、骄傲、悲伤……所有一切曾令他双眼闪闪发光、随着他发育成长的身体灌注进他人生的事物,毫无一丝怜悯抽离想象中的躯体。

越挣扎,越痛苦。他快速干瘪的身体仿佛置身于一个快速扩张的以“漫步者”为名字和主题的博物馆中央,不再挣扎的他木然看着眼前的一切,已然不知自己是谁、“漫步者”为何。

自己真能如乐青所言战胜征服者吗?剧烈的痛苦令他渐渐消沉、失去信心。

“谢谢你,派迪”记忆中无数个感谢的声音响起,那是全人类的信任和感激。

漫步者再次振作、抗拒,用痛苦换取时间,在意识的相互渗透博弈中比对记忆,用排除法确认。征服者比自己多出的地点记忆应是征服者意识中枢所在。

乐青忽然收到一条信息,一阵狂妄的笑声“我没有意识中枢。凡人才有限制,我乃无边无限。”

征服者的威胁?漫步者所截取转发。她心头抽紧,这是征服者意图瓦解漫步者意志的威胁恐吓之词,还是真的?如果征服者5年前有不伤害大脑的意识上传技术,他还有什么其它黑科技?

“我来自X&%^*@#$”乐青再次收到一条信息、一个地址,她双眼发热,含着泪光,转发给LI总部。

原来,征服者的意识中枢就是漫步者的诞生地。

与此同时,远方传来一声巨响,天空与城市相接的一角被瞬间映亮。LP发射的微型定向导弹准确击中目标。

乐青接住已不成人形的小派迪,“谢谢你,派迪。”

一切重归静谧。漫步者还在网络里吗?他会变吗?

长久寂静,恒如繁星。

一个声音忽然响起,乐青寒颤,无力动弹。

“乐青,”爪爪发出顾爷爷疲惫慈爱的声音,一只爪臂扶住她,“你没事吧?”

“都没事了。”

“谢谢。给小小顾讲完你们的故事,我就去陪北扬。”爪爪递给乐青一颗红色爱心。

“是我们的故事。”

爪臂和乐青腕际相遇时同时收到一条新信息。

——乐青账户收到两张30年期船票。

——顾爷爷续费10年。

我是独一无二的,谢谢你们的信任。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但愿人长久
浅山

学校:南京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传播学

职业:社会科学普及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似乎讲述了一个上传到网络的意识彼此之间对抗的故事,行文有些过于琐碎了,因此不仔细反复阅读的话可能就难以判断作者想要说什么。

2020-11-09 11:35 巨星海 ——

作者以“意识上传”为核心,构想出不少新奇技术来营造未来环境。同一个人分成两个意识进行斗争,也是很新奇的设定。这个素材有挖掘潜力。但是文字功底比较差,并且写起来有些随意,似乎是想到哪里写到哪里。不少地方标点符号都有错误。应该是写完草稿后缺乏修改的结果。

2020-09-27 10:22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