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封神
彼岸星空   
得票 21 阅读 621 评论 0

【摘要】正午明媚的阳光洒到了摘星楼上,这座俯视朝歌的高楼就那么静静伫立,岿然不动

正午明媚的阳光洒到了摘星楼上,这座俯视朝歌的高楼就那么静静伫立,岿然不动。

大巫把骇人的头骨用青铜盆呈给帝辛。帝辛慵懒得从肌肤滑如绸缎的妲己身上爬起,他隔着一层又一层的纱帐,走到大巫身边。把头骨当作酒爵,移步走到宫殿中样的酒池中间,舀了一爵美酒,顺着干涩的喉咙一饮而尽。

那是敌人的头颅。帝辛像许多位殷商的帝王那般,把敌人挫骨扬灰,带回的头骨制作成酒具器皿,摆设在他的祭祀殿之中。妲己曾好奇祭祀祖先的铜殿之中,为什么幽幽的青铜巨灯中万载不灭的火光给人以恐怖的感觉,把大殿衬托着阴森可怖。因为祖先的牌位之前,是一个个用部落首领的头颅制成的宫灯,帝辛从容不迫地亲手为宫灯添油,让灯中的火光永不熄灭。他告诉妲己这是保证大商传承的使命,因为大巫用密法禁锢了这些部落首领的灵魂,用他们的命数来烧旺大商的江山。尽管他不怎么相信,但还是每年照做,大商的江山一直固若金汤。

妲己披上了纱衣,她赤着双足走在兽皮缝制的地毯之上,帝辛背对着他,酒池内散发着浓郁迷人的香气。一杯接着一杯,帝辛突然转身揉着妲己,她天生媚骨,把他的整个灵魂都燃烧了。仿佛累积世代那青铜殿中不灭的魂火,正在烧灼着他凡人的身躯。他昨天做了一个梦,梦见和心爱的妲己葬身火海。天下诸侯都欲食他的皮肉,以泄心头之恨。朝歌依然是天下之望,没有人可以藐视帝王的威严。

大巫的存在就是为殷商存续它的江山。

大巫没有名字,他们世代都是商王朝的守护神。在漫长的帝王交替之中,他们一直保持神秘的模样。连王也没有看见过他们的样子。他们就在祭祀祖先的青铜大殿里,看守着魂火,殷商的一代又一代帝王身前庇护大商,死后也不得安宁。都说这是神的世界,而大商却是以巫鬼洞彻人心,冥冥之中让百姓敬畏,不再起反抗之心。

直到帝辛即位的那一天。青铜大殿里祖先牌位之前的魂火全部熄灭。

大巫慌忙从后殿里跑出来,他并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在他传承的使命之中,魂火是不会熄灭的。如果发生了,将有灭国之祸。

大巫,你怎么了?突兀的声音划破了寂静的大殿。

妲己,美丽的妖后。这是国人,大臣,外夷给她按的罪名。她其实就是一个可怜的女孩。但是帝辛即位以后种种自大,全都成功嫁祸在这个女孩身上。她惊世的皮囊之下,有一颗脆弱无助的心。

大巫把衣袖挥舞起来,然后妲己望见数堆的星点,抑或是荧光,瞬息把命牌之前的宫灯擦亮,然后青铜大殿又恢复如初。

大巫戴着面具口气生硬道,娘娘,可有事情找臣商议?

妲己坐在了青铜阶梯上,九十九格阶梯,象征九九至尊。帝辛给予她世间所有的财富和权力,甚至为了他毒杀了姜后。她一想到姜后每夜冤都潜入她的梦镜,以冷笑毁容的面目,尖酸刻薄的话语荼毒她的梦镜。

她到底是一个少女,荣登侯位,也不能安静如春。她想到了帝辛说得大巫,大巫是一个法力通天的高人。成汤六百年的江山,一直温如泰山,都是拖庇大巫。

你怕什么?大巫平淡如水,那种收敛在骨子里的桀骜,妲己只有在伯邑考身上得见,王公贵族,不外乎如是,琴瑟和鸣,动人心魄。一个是有求于人,一个是求于人。

姜后日日入我梦,大巫可有解脱之法?妲己幽幽叹气,这声音像天籁之声,让人不可抗拒。

你要得还不够吗?你已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还不能够填满你内心的孤独吗?大巫好像在诉说一个事实,他从盛满灯油的青铜三足鼎之中又舀出少许,走到台阶之下,给,填满这些灯油,我会告诉你破解之道。

妲己不情愿地接下酒爵,酱紫的液体流动在杯中,清澈见底,乌油油地照亮她盛世容颜。她幽怨地看了他一眼,覆在他青铜面具之下到底是怎样的一张容颜,丑陋不忍卒睹,抑或是如伯邑考般的俊美青年?

等到这大殿再次被明亮的光线包围,妲己才松了一口气。

闻听大王对比干不满,屡次上奏,娘娘不妨吹枕边风,言比干七窍玲珑心,能治娘娘心疾。大巫云淡风轻,妲己却深深震撼,他怎知比干心有七窍?朝廷重臣早就对其不悦,妖后人人得而诛之,现在又要添一无辜冤魂吗?

大王的江山,需要名臣大将的魂火来维系他的江山安宁,难道他还真以为这火能千年不熄吗?大巫把酒爵从她手中夺走,走向那高高的祭台。他沉稳的外表,坚定的步伐,如重锤打在妲己单薄的身上。

夏桀的妖后吗?想起比干献出那一副药后的头像,可是有着与自己几分相似的眉目。

大巫,我还需要一场奇迹!

奇迹?大巫转身,他太了解妲己为了自己可以付出一切代价,我要大王相信是神灵的旨意,需要比干的活心入药。然后要他自己挖出心肝,献于陛下案前。

黄蜂尾上针,最毒妇人心。那你需要我做什么?

请大巫降下神迹,让大王相信,神灵会保佑大王,打赢这些叛军。

你还爱着大王?大巫自知失言,梦境需要你二人心心相印,不然很容易露出不可逆转的破绽。

妲己仿佛没有听出大巫那言不由衷的声音,这是在干涉帝王家事,但她还是说了,大王是我的天,我不会让天塌方在我面前。

穿过长长的甬道,青铜大门轰然关闭,妲己意味深长看了一眼大巫,他,像一个人。

大巫摘下青铜面具,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年轻人。多少年了,他承祖训,守护这一片净土。然而,无休止的战争带来了改变,他一个流落街头的乞丐成为了这个天下的守护者。讽刺的事,他的部落就是被闻太师所灭,大商敬仰的战神。

他的师傅大巫临终之际,告诉他,我们的巫祖是这个世界的天外来客。从黑暗的宇宙之中进行时空旅行,燃料耗尽以后被迫在留这个世界,他花了数年的时间穿越了西伯利亚的冰雪,来到了由大禹统治的部落联盟。因为他的奇特言行,遭到了许多部落的驱逐。但是他有许多神奇法器为他带来了便利,他投影山呼海啸的灾难来警示众人,驯服各种猛兽为己用。这个信奉图腾的时代,一个又一个出现在神话里狰狞的怪兽就由他在实验室里培育出来。他为世人带来了祥瑞。

他戴上了青铜面罩,然后在这华夏土地上,大巫便诞生了。大禹是个野心勃勃的首领,他找到了大巫,他希望大巫帮助自己登上王位。大禹答应封他为国师,和他一起执掌这个时代。他在大禹的诱惑下,大巫利用实验室里的原始胚胎创造了狮头,鹿角,虾腿,鳄鱼嘴,乌龟颈,蛇身等等百兽合成的华夏祖龙,现身世间,翻江倒海。最后他还帮助大禹平定了水患。

但是禹的儿子夏启登基以后,打击排斥大巫。他惊恐大巫的能力,他偷偷派人学习大巫的巫法,学会他所操作的仪器。大巫毕竟只是一个外来访客,他害怕失去力量以后会被杀死。因为在漫长的时间里,他已经和禹造就了洪荒的历史。许多传说中的生物已经来到了这个世界,它们的出现就是在完善这个神话的体系。

大巫不忍他的技术荼毒这个时代。他预感自己也活不长久,假意答应把自己的巫术传给夏启。

他要求夏启铸造一座青铜大殿,大殿里将供奉夏王朝自他之始的大夏君王,将用他们不灭的魂火来保佑大夏万年。夏启一听当然高兴,但他毕竟是一个王者。他派人监视了大巫,把他的做法工具锁在了另一个地方,此时此刻,大巫就是一个没有力量的老人。而他夏启将开始缔造自己的神话。

斋戒沐浴七天以后,仪式开始。夏启站立在祭祀台之下,仆从跪了一地。夏启望着大巫慢慢走上高台,他为大禹点上了第一盏宫灯。一幅大禹活生生的治水图便清晰印在青铜大殿的顶端。谁也没有注意到大禹牌位前的宫灯被他扭过。大巫告诉夏启,青铜大殿之外的承天棒是接受天外雷电自然力量,而透过风雨雷电的加持,大禹的丰功伟绩就会传送到上苍,证明他是上天之子,来沐浴万民,教化百姓。

夏启龙颜大悦,许诺了大巫好处,大巫说我准备指定雨师作为大巫,继承我的遗志。夏启点头,因为雨师是他安排的人。

还有最后一步,大巫说完走向青铜后殿,等到大禹的身影消失在青铜殿的天穹,大巫仍旧没有从后殿走出来。

夏启派人去寻找,侍卫跑出来跌跌撞撞,大巫不见了。夏启大发雷霆,派人寻找,可是当年铸造说一座青铜大殿的工匠早被他派人殉葬了。巫族的去向就一直是个谜。经过了几百年时间,魂火越来越弱,后代以大巫名字的继承者,总要以敌人的鲜血浇灌着长明灯,今天这灭魂灯还是毫无征兆熄灭了。已经挽救不了青铜大殿储存的雷电能量以激发大殿的正常运转,他们这些巫族的后裔只会操作,而不会出创造那些淹没在历史之中的真相。

年轻人的名字早就无从考究,他此刻叫大巫,现在他从历代的大巫口中得知了巫族有一台制造动物血脉相融的机器装置就藏在青铜大殿的某处。

他打开房内机关,拿出了一个青铜盒子,盒子内有前端凸出的琉璃镜的一个长方形精密器物,它有一排红绿黄的按钮,只要按动红色按钮就会有海市蜃楼一般的仙境出现。琼楼玉宇,天庭瑶池,仙鹤飞舞,真龙腾空。曾几何时,这样的神器装置挽救了大夏的几次危机。真的以为魂火长存就永垂不朽吗?这座大殿本来就是放大的幻境,那些大禹治水的片段就是从另一台录好的神器播出,师傅说那叫投影圣器。

至于那次帝辛继位,大殿的投影仪发生了故障,天意作弄人。

大巫换了一身装束,潜出了青铜大殿。他经常游历人间,因为那位二祖雨师始终坚信巫族是为了避祸离开的。他有丰富的阅历和知识,他要修好自己的仙船离开大夏简直不可能,他说过要建造一台穿越古今的时空机器,就能离开大夏。他发现许多超古代的文明遗迹,说不定可以借助古代人超越远古的智慧。巫祖在阐述他的时代科技,只有雨师死记硬背,他越是接触越是心惊,他要杰出的后人知道这一切。

龟甲兽骨之上,大巫把前人的知识刻在上面。

他在寻找巫族的后人,只有他知道,巫族的后人不会甘于寂寞,他们要那一件东西。

六百年了,巫祖后人一点音讯也没有。

然而妲己突然想看歌舞,帝辛下令百族无论贵贱,皆可满足有才艺奴隶们的一个要求。朝歌沸腾了,他这个东夷族,已经融入华夏的血脉之中,然而巫祖,和大巫缔造不朽传奇的先哲今何在?哪怕只有一丝希望他也不会放弃。这些天已经有许多外族人蜂拥而至,他们的装束透着岁月的痕迹,一批又一批的歌者舞者进入摘星楼,大巫笑了,因为这是在史书的册子里详细记录,大巫的着装异于常人,华服长裙,有北海陨铁和南海珍珠点缀腰间,一时族人争相模仿。

大巫望着摘星楼,眼神日趋坚定。

摘星楼前,穿过酒池肉林,妲己莲步款款。诸侯作乱,也乱不到朝歌。朝歌依旧歌舞升平。鹿台,摘星楼,美人。

妲己正在看着楼下的人们,他们从遥远的国度而来,带着精彩的节目,有喷火的异人,有驾驭猛兽的老人,更有骑着庞然大物长鼻子的怪物招摇过市。帝辛慷慨地撒着金银,稀有金属遍地。人们匍匐在地上,捡起来闻着味道,耳朵听着铜钱叮叮咚咚的声音。每个人脸上都洋溢开心的笑容。这是暴君的恩赐,他能把你丢进毒蛇的洞窟,也能带你进入仙境。

只有两个人无动于衷。垂首而立的大巫,他带着青铜面具,面具上是一条玄色的龙王。龙王无晴。然后就是摘星楼下的一个男人,他的服饰有别于其他人,白色的长衫上有金色线绣成的日月,腰间有玉带,玉带上有一块硕大的明珠。南海鲛人的夜明珠,大巫盯着那个男人,男人平视四周,他没有穿着草鞋或者鹿皮的靴子。他赤足踩在一尺方面的不知名的兽皮上,眼睛慢慢跳过跪倒的人们,仰望楼上的帝辛,大巫和妲己。

大王,您不妨找见一下那个踩着兽皮的平民,微臣卜卦应在今日大吉。帝辛魁梧的身躯一动,他的双眉上扬,那么内侍叫人把那个平民带上来。内侍慌忙传达大王的旨意,躬身立再帝辛身后的大巫,青铜面具下嘴角漾着微笑。

在众人羡慕或者嫉妒的眼中,那个特立独行的平民卷起兽皮,向摘星楼走去。

宫廷侍卫望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平民,平民卷着兽皮把它夹在胳肢窝,赤着一双粗糙的大脚,脚上有不好瘢痕和伤疤,他的脚竟然踩在名贵大理石的地面,光滑如镜,映出红尘万象。楼外天光云影,妲己俏丽的面容,帝辛威严的气机交错在这顶层的摘星楼,还有那一位神秘的大巫,青铜覆面,难窥真相。

姬周故地,凤鸣岐山。平民开口说得第一句话令在场所有人勃然色变。

放肆,周围几个阿谀奉承之徒气急败坏,帝辛端坐在王位上,嘴角浮漾几许冷意,是吗?一群乱臣贼子。难道你也这么认为?

平民把卷起的兽皮缓缓撑开,兽皮有鱼鳞纹,鳞片焦灼着每一个人的目光,祥瑞出于西岐,但麒麟归于我王,所以西岐之革并不圆满。

针可落闻。只有在皇室秘典里可阅的凤毛麟角的记述,活生生摆在眼前。传说大禹始,有神兽出于山川水泽,江河湖海,兴奋作浪。有大禹身边大巫将之平定,未几年,夏启窃鼎,分封建国。至末年夏桀无道,成汤先祖取而代之,大巫投诚,献策出力,成汤纳之。登基之时,有神龙出世,举国欢腾。

你说得是真的?这是麒麟之皮?一代雄主帝辛豁然起身,走下台阶,来到平民近前,手捧兽皮,两眼放光。

这世间总有欺世盗名之徒,大巫云淡风轻道。

这?帝辛失态,妲己自从逼死了比干,少有人忤逆其意志,大巫说得对,你还有什么证据?鱼鳞皮固然珍惜,但不够。

一对龙角够吗?平民石破天惊,每个人都睁大眼睛,那一副打磨出岁月力量的龙角就展现在世人面前,在皇家图画之中,仿佛如枯枝斑驳的龙角就这么出现了,它不同于鹿角,那是久居枯萎脑部的印记,而龙角随着日中天光流传,剥去伪装,露出琉璃般的色泽,晶莹剔透,明艳照人。一双双贪婪的眼睛在四下打量,没有人可以抵制出诱惑,都伸出若有若无得觊觎之心。

外乡人,你可以得到我的一个承诺。我会满足你。帝辛把龙角和兽皮一把枪在手里,这只有至尊才能拥有的东西,其他人谁也不行。

平民低首,应有的礼仪一点没有怠慢。

我想大王恩准我向大巫学习一些巫术。大巫没有出声,他脸正视着这个平民,想看透这一切。

大巫,帝辛不容置疑的声音询问他,你跟我走吧。大巫欠身答道,我不会令大王你失望的。

你来自于哪里?西岐?北海?东方?亦或者南蛮?大巫不紧不慢,他们穿过热闹的街市,越过层层宫禁,历史扑面而来,一座青铜大殿就这么突兀出现。

这是大禹命人铸造的吗?这个外乡人赞叹道。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我的祖先来自于一个很遥远的地方。外乡人似笑非笑,那种居于骨子里的傲慢已经感染到大巫了。

是吗?希望你喜欢这里。青铜殿的大门被一群奴隶缓慢地推开,一条漆黑的甬道,甬道上有火把照明,通向未知。

我时常梦见这个地方,从小就是。我的家族就是这样,每一个成年男子都会做这样一个梦镜。有人说这是来自于祖先的血脉,我从来不相信,因为我看到我的父亲时常会熬制草药给我喝,那味道辛辣刺鼻,和这里的一样,大巫能给我解释一下吗?

传言大禹在位的时候,喜欢湖畔生长的一株红珊瑚,那辣味就源自于那里。也有传闻,是巫族采自昆仑山。大巫微笑,他确信这是一个几百年前的故人。他来找回失落的力量,这种天外的力量有可能帮大商度过这一次劫数。但是,他骨子里的灭族之源也是大商。大巫为世人解答疑难?可是谁又为大巫来解惑通透呢?

青铜大门关闭,妲己透过摘星楼目光沉沉,他们之间到底有什么秘密瞒着自己?

你有我熟悉的感觉。魂火点燃青铜大厅,也照亮了外乡人年轻的面容。

大巫摘下了青铜面具,这是一个年轻人,无所畏惧的年轻人,外乡人在他眼神里看到了坚定和毫不迟疑,另外还有一层潜藏在灵魂深处的忧郁。

我一直在寻找青铜大殿的出路,穷几代之功,还是没有找到。大巫说。

卑微的障眼法而已,只有放低身段,你才能逃出生天。外乡人走上了台阶,青铜灯里的火焰依旧炽热。

大巫说,史书中大巫的寿命都很漫长,为什么到了商代,大巫从没有长寿,你知道,这座伟力的青铜大殿都是一个笑话。

照明技术,光影聚合,精神干扰,我们的先祖用这些就蛊惑了一批先民,确实了不起。外乡人用手准备掐灭青铜灯的火焰,诡谲得是,他的手穿过了豆大的烟火。

你的技术已经落伍了,由避雷针引发的电能不足以维持大殿的正常运行,如果我们能远行到北海的冰原之下,找寻核电池,那还是大有希望的。

大巫摇摇头,来不及了,还有几年,这里的神秘将消失。我也将跌下神坛。

外乡人简短沉默之后道,最初的基因合成技术它诞生了许多图腾崇拜之中的瑞兽,但是它也成为了不稳定因素。当我的祖先不再能驾驭它们,只好实行格杀,但是有人反对。

大夏的君主?大巫与他并肩站在一起,他感受外乡人的眼里深切的悲痛。

他们需要神兽为他们带来祥瑞之气,所以基因合成尽管有缺陷,他们还是命令先祖为其制造瑞兽。这已经违背先祖的初衷了。他毁了基因合成的芯片组和机器,然后逃离了夏启的掌控。

大巫翻阅过这段史料,他的话可信度极高。这就是先祖利用大殿里的视频干扰装置,造成他失踪的真正原因吗?

外乡人不可否认,大巫的天资确实高。他已经成为了一名在他们那个时代合格的科研人员。有了世人难以企及的高度。如果不是历代的家训和薪火相传,他已经站在了这个时代的高度。

你觉得没有雨师的帮助,巫祖能顺利逃跑吗?

大巫说,我也觉得,雨师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人。

家祖说过在这座城市的废墟上有无数文明建立的痕迹,家祖想要进一步探明其中联系的时候,有人就迫不及待了!他说这话时,脸上的痛苦之色越来越浓。

雨师是罪人,他设计家祖出逃,又软禁了他。

莫非他也想要那些瑞兽为其助长权威嘛?大巫非常不解,雨师到底是怎样的人?他精通农作,鼓励生产,调节四时气候,是一个呼风唤雨的大巫。但是在外乡人的叙述中,他已经是变得面目全非。

外乡人继续道,他想要家祖的时空飞船,和家祖这些年勘验宝地得来的手书,为自己建造一个庞大的帝国。

大巫震惊道,他想取而代之吗?夏启会如此愚蠢吗?

事实证明,雨师是一个聪明人,他要建立的是个神的国度,只有他是神,连夏启也是他的臣子。这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利用家祖的科技力量来达成他不可告人的目的。

他不是没有实现吗?因为你的存在。大巫从最初的摇摆之中清醒,他还在,外乡人也在,那么所谓雨师的野望就还是一个笑话。

我的家祖最后还是把雨师引到了一处绝地,那不是北海,而是西方的犬戎部族,这些部族身上有浓厚的迷信风气,他们信奉的是狼神,多年以前,家祖的飞船就在此降落的,他的第一个成功的试验品就是人狼,人在满月之后会变成人。所以,雨师成为了人狼的祭品。说完这些,外乡人面不改色,但是大巫突然想到什么,他退后几步,恐惧蔓延开来,我应该想到,你是他,你又不是他。

外乡人开口,基因图谱你们每个人都看过,女娲与伏羲这一对兄妹不正是我给你们讲述生命的奥秘吗?基因可以传承我的知识,在我每一次出生以后,我都由船体的母仓孕育我自己,那雨师的尸体就是我的养料,还有那些优秀的年轻人。

你到底是谁?雨师?巫祖?还是那个最初的天外之客?大巫现在极度混乱,他已经不知道如何形容此人了,他帮助人类学习知识,他又帮助自己获得另类的复制。从最初的迫害者到漠视人类进程的上帝视角。他的到来,预示着什么?

我不懂。大巫处在混乱之中,他张皇失措,当一切大白天下,他又不知所所措。

你听说过永生吗?

听说那些我和大禹编造的神话吗?

听说过人类历史上那些天纵奇才吗?他们只是觉醒了我给他们赋予的基因密码,知识的积累,人类的不朽传奇,皆来源于此。我已经厌倦在动物身上创造传奇,人才是这万物灵长,深藏在他们之中的血脉遗传终于有一日会苏醒,但那时他会感到寂寞,举世皆醉,我独清醒。

那你会什么回来?

看看我当年的杰作。我渴望新奇,又感到疲惫。外乡人似乎要摸遍那一道道青铜云纹,当他摸到雷纹时,大巫开口,你到底回来干什么?

我太累了。什么?我不明白。大巫快步走向他,人类不应该得到太多的东西,那样会害了他们。

我以前和你们说过,不懂建筑,按部就班的建设是错误的。大巫,我教会了你们一切,但是你们不懂这座城市青铜大殿的构造。

外乡人按向了大殿左侧的青铜雷纹,一阵地动山摇,青铜大殿倒塌。

妲己心有余悸,帝辛眺望远方,那种忐忑不安,那种亡国之日的预言来临了。

祭祀殿倒塌。决战提前来临。

妲己仿佛觉醒了一种记忆,在帝辛焚烧鹿台的那一刻,她想起女娲的嘱咐,毁灭大商。真实与虚拟交融,她只是无缘得见青铜废墟下的大巫,她临死之前反复和纣王说,我们会轮回的,我们会永生不死的。

这是留给武王的答案,这是西周书写的历史。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封神
彼岸星空

学校:东方航空股份有限公司

学历:专科

专业:法学

职业:公司职员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想象力比较丰富,但是构造的这个时间宏大而不细致,还有很大提升空间。

2020-11-08 16:05 匿名 ——

用历史题材写科幻是可以的,但这种直接引入外星人元素的作法比较生硬。在这个故事里,真实历史人物都成了配角,前面给妲己做的新人设也就没发挥作用。总之,这是一次比较失败的写作实验。

2020-09-12 07:23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