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逆转游戏
马天明   
得票 20 阅读 332 评论 0

【摘要】你的这个行为,会不会给那里的原住民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第二次的发射失败了,3.9个亿的投资在十秒内烧成了废墟,康敏教授看着屏幕上不断下坠的部件,焦虑又一次占领了他的内心。他扔下了戴在头上的耳机,也不顾众人的劝阻,径自走向了建筑另一头的吸烟室。这个时候,只有一根烟,才能让他稍微缓一缓,否则他的过呼吸症又要爆发了,就像上一次记者发布会上那样。

“我们的这次发射是为了验证我多年以来研究的一个理论,就是只要有足够多的纳米机器人,一个星球的生态环境就能在短时间内得到改造。如果我们可以成功改造木星,今后就能用到火星甚至整个太阳系的殖民中去。”

“康教授你有没有考虑你这枚火箭能够给木星内核带去的生态灾难,那些纳米机器人会不会给那里的原住民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为什么在科学院还没有给出审议结果前,你就直接发射了火箭,这是不是侧面暴露了有关部门的管理混乱?”

“无稽之谈,木星这种气态星球能有智慧生命,我们都派了多少探测器过去了,找到过吗?”

“那么你如何解释科学院对你的内部处分,怎么看都是要和你撇清关系,连你赞助商的股价都因为这件事情跌停了,你不觉得愧对长期以来支持你的王总吗?康教授请你正面回答一下我们这个问题。”

发布会上接连而至的闪光灯变得越来越刺眼,众人的提问也变得越来越像是家里的诵经机一般嘈杂。康敏的呼吸越来越急促,等到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所有的人已经走光了。

“教授,你前面又发病了吧,我让那些记者先回去了,但是今晚的新闻,估计不会太好看了,你要不要考虑先卸载掉新浪微博。”贴心的秘书给康敏端上了一杯路易波本茶,然后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奈的走出了会议室。

在尼古丁的帮助下,康敏的思绪好不容易回到了现实。现实就是发射失败了,他即将面对的是比上一次更严重的非议,也许还得再开一次记者招待会,毕竟整个事因他而起。像他这种著作等身的人,本可以选择一条更轻松的路,写写科普进进校园,混混讲座当当嘉宾,录点视频搞网课,然后每年花三分之一的时间到处旅游顺便搞搞游学,毫无风险地安享自己的下半生。但是康敏并不是这样的人,他连50都不到,还想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于是他选择了那条荆棘之路,联系上了自己最成功的那个同学,在把对方喝趴下的前提下,终于拉到了启动资金,然后启动那个官方永远不会支持的项目。

但现实是,第二次发射把康敏再一次推到了风口浪尖,他的反对者不仅在视频站做了康敏的鬼畜视频讽刺他,还跑到科学院和赞助商的微博上去骂人。无奈之下,科学院直接把“闭门思过”的决定升级成了“停职查看”,意思是康敏你要是再闹下去,就不用吃公家饭了,可以滚蛋回家了。

“这帮老不死懂个屁,不就是一次火箭发射失败吗,你看看人家马斯克的火箭,都炸了多少颗了,做火箭哪有不炸的,妈的怂得像个娘们似的,老子就算炸也没炸国家的钱啊,老子就算对不起也只是对不起王总啊。”康敏打了一堆话,想去微博上好好的发泄一下,仔细想了下,还是全删掉了,这帮键盘侠就是要逼着他发飙然后继续来闹事的,自己有这时间生闷气,还不如和团队一起把之前的发射数据再核对一遍,尽快找出事故的原因。毕竟从王总那里拿到的钱,还够再发射一次。这次要是再失败,真的就可以提前退休了。

康敏退掉了所有无关紧要的微信群,关掉了手机,让秘书没有什么事也不要打扰他,闲杂人等恕不接待,他要集中精力来进行第三次的发射。很快就是王总他们公司的股东大会了,必须要在这之前放个好消息,起码不能让股价继续再跌下去了。

“康教授,你看我们要不要把发射周期推迟一下,如果延迟到王总他们开会之后,带来的影响也小一点。”

“开会之后炸了,就不是事故了吗,还不是一样股价要跌,我们现在要考虑的是怎么让火箭成功上天,之前我们又不是没有发射成功过,你不要有点想法就打内线电话给我,我很忙的。”

“哦对了,有个事我要向你报告下,你的那个支持者又来了,搞得我们都没法办公了,你看你能不能见一见他,我和他说好了,就五分钟,拜托了。”这个事终究是躲不掉的。

康敏这个忠实的粉丝有点怪,虽然身材并不高大,但是大热天却还穿着冬天的浅色连帽风衣,还带着一个口罩遮住了大部分的脸。这个年头打扮成这样的,不是隐私保护狂,就是变态了。虽然心里觉得有点隔应,但既然对方来了,还是得见见。

“康教授,久仰大名,今天终于见到你了。”

“先生怎么称呼,你要是不介意的话能不能把风衣脱了,我看着都热,再说这个办公室没监控头,你可以放心说话。”

“我就开门见山了,我是代表我们那里的人来感谢你的,感谢你的火箭给我们带来的希望。”

康敏被这句话说的一头雾水,面前这位到底是火箭工厂的工人代表还是火箭发射场的拆迁户呀,照说自己这两次火箭发射,只给别人添了麻烦,似乎没有值得别人感谢的地方,这他妈不会是什么搞直播的人来恶作剧吧,再加上这老外腔的中文,实在让人无法放下戒心。

“也许我确实该脱了这一身装扮更有说服力。”神秘的访客开始脱起了衣服。

站在康敏面前的是一团巨大红色棉花糖“人”,康敏好奇的把手伸进了对方的身体,却发现什么都抓不到,但是对方只要想却可以拿起房间里任何的东西,对方看康敏一脸的惊讶,便开始继续说了起来:“我是来自木星的赤云族人,我是来请求你加速火箭发射时间表的,有人想阻止你的第三次发射。”

“你们是气态生命?难怪我们的探测器扫了多少年都没结果!”

“是的,我们平时游离在整个星球的各处。有需要的时候就会成为那个被你们称为大红斑的东西”

“你说你是木星来的,你们那也说中文来的,还是带上海口音的?”

“我们那里能收到20年前上海电视大学的信号呀,语言这事只要有天赋,其实很容易的。我顺便还把你们理工科的大部分课程都自学掉了。”

“就当你说的全是真的,那么你一开始说的有人要阻止我发射又是什么鬼。”

“我们木星上生活着两个种族,白云族和赤云族,几万年前的大灾变后,我们赤云族成为了对方的奴隶。你的第一颗火箭改变了我们的大气结构,让白云族异常的不安,让我们看到了重获自由的可能。在特定的环境下,我们赤云族只能发挥出身体机能的十分之一,根本不是那群白云杂种的对手。也因为那个火箭,白云族预感了即将发生的变化,便躲进了你火箭的大气采集返回舱,决定到这里来阻止你的发射。而我,则是尾随他们一起进入返回舱,抢先一步来保护你的。这么说吧,你的第二次发射,是被白云族蓄意破坏的。他们破坏的不仅是你的研究,还有我们的解放事业。”

这次对话,进行了整整五十多分钟才结束。

康敏这辈子都是不会想到自己能遇到这种好莱坞电影一样的事情的,但是事实就摆在眼前,两坨云来到了地球,一个是来杀他的,一个是来保护他的,这剧情再改改就是终结者了。在发射倒计时越来越近的时候,还半路冒出这种事,真是家门不幸了。

赤云族的年轻人比康敏想象的要有天赋,可能是因为早就自修了大部分地球上理科的内容,对火箭工程的门道是一模就会,也因为他特殊的身体结构,能够更方便的检查各个部件,没多久就成了他核心团队的一个重要成员。但是因为他不同寻常的外貌,还是只能让他常年穿的像个硬派小说里的侦探。因为他的木星名字发音过于难读,于是大家干脆管他叫阿红了。

大部分人睡着的时候,是阿红在火箭工厂里来回巡逻,对他们这个种族来说,睡眠似乎并不是太重要,甚至娱乐都不怎么重要。每一次康敏带团队出去唱卡拉ok的时候,只有这朵云一个人留在工厂里盯着那枚火箭,就像是咕噜看着魔戒那样。

第三次发射的前夜,康敏特意去见了阿红,想给他个惊喜。

“阿红,你来我这多久了?”

“用地球历来讲,半年不到吧,我是不是给教授添了不少麻烦呀。”

“没有没有,你可帮了我不少忙啊。我看你想家了吧,你出来那么久,父母不担心吗?”

“既然选择了来地球,我就已经做好了回不去的准备了,我要在地球上支持教授你一辈子。”

“回去吧,把你在地球学到的一切带回家乡,把那里建设成更棒的地方。只要我的火箭落了地,你们就能有足够的力量复兴种族,再也不用做奴隶了。”

“教授你是不是嫌阿红的改进拖累了你的发射进度,我。。。”

“你想多了,要不是你发现的技术缺陷,我们第三次肯定也是爆炸的命运了。今天我找你谈话,是想告诉你,这次的火箭我增加了一个货舱,你可以回家了,我还给你搞了一套大英百科和一套四库全书,回家慢慢看。”

“教授我不知道该如何感谢你才好,回家以后我一定好好建设自己的故乡,总有一天我会用自己造出来的火箭带着我的孩子们,来地球再看你的。”

发射的那天,阿红没能坐上火箭。他为了阻止白云族的特工,一起在气密室被抽干了最后一丝气息。

所有的人都没能拦住康敏,他依然踏上了前往木星的旅程。他说是他害死了那个年轻人,他必须亲自去向他的父母谢罪。

这枚火箭成功的改变了木星的大气圈,就像阿红一直梦想的那样,因为环境被压制了几万年能力的赤云族恢复了祖先的勇武,一举把白云族赶出了自己的领地。

为了纪念阿红给种族复兴做出的巨大贡献,赤云族的领地里各处都竖起了他的雕像,他曾经住过的地方改建成了纪念馆,他的父母也过上了各处演讲的生活,赤云族甚至把他的忌日都定为了一个国定纪念日。

人们用阿红的名字命名了木星内核上第一所航天大学,康敏被任命为校长。他又过上了和地球上30年前一样忙碌的生活,和求知欲强烈的年轻人们打成一片,一起探讨科技之美。他甚至忙到,再也没有踏出过校园一步。而整个木星赤云族的居住区里,到处都兴起了建造气密室,苦练本领,争取早日去地球学习先进文化。

那个晚上,康敏阴差阳错,决定偷偷地溜出校园,去看看民间的气密室造的到底如何。热闹的广场上,大批的赤云族正围着一个气密室,似乎正在看什么大热闹,好奇心促使他走了过去。

可他却看到了和他想象中截然不同的画面,集会上赤云族正在围殴许多被抓来的白云族,然后挑出一名关了进去。

人们看到了康敏,把他簇拥到了台上,塞给了他一个遥控器。

“血债血还!血债血还!”人群爆发出疯狂的叫声。

“你们这是干什么,嫌以前流的血还不够多吗,再这样下去阿红不就白死了吗?“

“康校长,难道阿红没告诉你吗,几万年前得大灾变前,那些白云杂种本就是我们的奴隶。我们不过是恢复了原本就属于我们的权利罢了。奴隶的命,是属于主人的。“

康敏的大脑一片空白,拿着的遥控器的手不断发抖,话也说不出来,他大口的喘着气,过呼吸症又发作了。

接下来的几个小时,无数朵白云被关进气密室,噗的一声就彻底走向了毁灭。康敏瘫坐在了地上,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的发生。

他脑中反复回想着当年记者招待会上的那个问题:“你的这个行为,会不会给那里的原住民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幻作品
逆转游戏
马天明

学校:ETO

学历:专科

专业:计算机

职业:策划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虽然没什么科学性,但是本篇开了很大的脑洞,结尾处大反转很有意思。这是单纯凭借情节取胜的科幻作品,作为科幻的多种风格之一,也值得尝试。不过,前面讲中科院和企业的那段情节,在后面并没有发展,有点画蛇添足,应该压缩。

2019-09-04 12:17 郑军 ——

别过问,问了就是干涉,干涉了就意味着事情会朝你意想不到的方向发展。别只听一家之言,听了就是不客观,不客观了就意味着失去通盘考虑和长远计议。不客观地干涉,更可能让事情变成极端的不可挽回。也不知故事中的康教授目睹一个种族的灭绝,会不会对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一些羞愧?

2019-08-22 09:52 巨星海 ——

70年代美剧星际迷航有一条“不干涉”原则,任何文明都有自行发展的权力,更高层次的文明不可因为拥有更先进的科技,就自居为他们的造物主,改变他们的命运。说到底,改变其他种族的命运,并不是因为怜悯之心,而是高级文明的傲慢。本文主题类似,主人公解放了一个种族,却压迫了另一个种族,也是出于拥有高科技的傲慢之心,虽然情节偏简单,但立意较为深远。文章很多细节与现实生活连接紧密,这反映了时代特色,但也要考虑长久性,毕竟文学需要时间验证,不能朝生夕死失去长久活力。希望作者能继续加油。

2019-08-18 11:25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