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可理喻的外星人
钟天心    来源社团:无
得票 3 阅读 67 评论 0

【摘要】硅基文明的一位前哨发现一外星人,初以为同类,便与之交流,后发现非同类,且好像之前的交流方式对其产生了伤害。于是急忙换用与软体智能生命的交流方式,但又发现对方不是软体智能生命。最后在外星人差点丧命的时候把其救活,最终却发现还是无法与外星人交流。因为在硅基生命眼中的羰基生物,与羰基生物对自己的认知完全不同。

宇宙边陲的的一个太空站里,前哨看着窗外发呆。外面漆黑如墨星光黯淡,宇宙就像一潭黑水,少有生命能激起文明的浪花。 

太空站不远处暗涌流动,似乎有新生命要冲破宇宙的牢笼。前哨却丝毫没有觉察到有什么不对劲。他百无聊赖地拿起银白色的固体储存器,看了看液态氮存量。 

“还有十分钟的量。”助手很生气。 

“我就是不想问你。”前哨再次看向漆黑的宇宙。对着这烦人的家伙将近十年,前哨早就厌倦。但身为外星文明博士,他必须在这太空站待到任期结束。 

“你将是第一百五十个没有遇到外星人的前哨。”助手总是哪壶不开提哪壶。 

“闭嘴,你这不可理喻的家伙。”他实在忍不下去了,希望时间能快点过去,结束这痛苦的太空站任期,但越是焦急时间反倒过得越慢。 

前哨继续看向窗外:“太空站的建立是为了发现可以进行星际穿越的种族。但一千五百年前开始,这里便形同虚设,而且全宇宙共分布着九十九个太空站,就算有外星人实现星际穿越,也不一定就出现在这个太空站。现在唯一值得高兴的是还剩不到九分钟就可以离开这苦闷无聊的太空站;但懊恼的是发现新的外星文明并研究它们的终生理想不能实现。虽然十年的苦闷生活令人难受,但余生的默默无闻将更令人痛不欲生。” 

“呜嗡嗡~~呜嗡嗡~~”警报声响起,并夹带着次声波和超声波。 

前哨大惊,从椅子上弹了起来,肥胖的身躯在半空中无助地悬浮着。 

“未知种族穿越虫洞失败。”助手报告。 

“快分析原因。”前哨身体虽在半空,但很快便恢复镇定。

“能级参数错误,未能打开虫洞。” 

他大喜过望:“开启虫洞加速器,快!” 

“可那是违规行为。”助手有板有眼地反对。
“当然违规,但我的存在就是处理这种你们无法应对的事件的。快执行。”他勃然大怒,同时挣扎着回到座位上,“这十年来的工作极度无聊,每时每刻都需坐在古旧、坚硬的金黄色机械座椅上,看永不褪色的太空和千古不变的控制台。现在难得有此机会,我怎能放弃?” 

助手一边开启虫洞,一边仍不忘提醒:“虫洞有风险,开启需谨慎。” 

“我明白有风险,但这诱惑太大,实在无法抗拒啊。与外星人接触可是千千万万个外星文明博士的终生梦想。” 

虫洞开启,外星人终于冲了出来。但其体积非常小,只有前哨体积的万分之一左右。他借助观察仪器才勉强看清其外形。外星人外形怪异,和他之前学习到的外星人外形都不同:“快准备迎接舱。” 

助手急忙放出迎接舱将外星人包裹。前哨开始有些得意忘形:“这肯定是新文明种族,真的太幸运了。” 

外星人很快便随着迎接舱进入预检室。助手打开预检室的能量开关,并检查其中的工具。前哨则把视觉器靠近放大仪器的观察窗,待视野清晰后开始对外星人进行详细的观察。 

根据助手传送的外壳的辐射微波数据和对外壳物质的鉴定数据,前哨推测外星人来自300万光年远处的一个星系。但他搜索数据库后,发现那里之前并没有可以进行宇宙跃迁的智慧种族。“这必是新兴文明无疑。”他快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之情了,伟大理想触手可及。 

他迫不及待地启动系统,要和外星人进行交流。但助手再次提醒:“未知物种,交流有风险。” 

“的确有风险,不过要和对方交流就必须先确定对方的交流方式和沟通言语。你看看这个外星人,好像已经昏迷。如果不及时唤醒的话,外星人可能会死亡的。再者就算外星人处于清醒状态,但宇宙中有固体、液体、气体等各种形态的居住地,而各种族的形态也存在巨大差异。我现在就很难根据外星人的外壳判断出其交流的方式。”他十分苦恼地反驳,但更像是自言自语。 

助手见他如此也就只好执行命令,开始认真分析外星人。因为自言自语、逃避命运是每一个前哨的必经之路。看着这外形诡异、三尖八角类似十六面体、乌黑且严丝合缝的外星人,助手也不由得暗暗赞叹:“自然进化之功,真的十分奇妙啊。” 

“如果不能在下一任到来前完成交流的话,功劳就会被夺去。”前哨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希望时间能变慢些。 

助手根据金属外壳推测:“外星人是EK26型固体种族,但这一类型的外星人又有许多分支,且每一分支所用的交流方式不尽相同。而且这一类型的外星人的交流方式很危险,其中一些方式对其他外星人是致命的。例如红外线交流方式可能导致EK26型-36分支以外的同类型不同分支的外星人死亡。” 

前哨点点头,但时间已经不多,不容许他犹豫,如果不快点下决心尝试的话,机会可能就会丢失。 

只凭外壳进行判断的话,真的无法确定其类似种类,但时间有限,他也只能匆匆下决定,放手给助手去做:“开始吧!” 

助手启动交流仪器对准固体外星人。前哨又提醒:“先对外星人进行预判断,并千万要从致命性最低的交流方式开始尝试。” 

“收到。最常见的交流方式有:视觉、听觉、嗅觉、触觉、电信号、震动波等。”助手继续进行基础测试。第一次的基础交流方式测试完成,可对方毫无反应。助手于是正式开始新的测试:先用视觉的可见光波与对方交流,没有回应,也没有伤害;接着用红外线与对方交流,也没有回应,也没有伤害;然后用紫外线与对方交流,也没有回应,没有伤害。前哨在一旁看着,虽非常担心,但也无计可施。 

助手接着用听觉的声波、次声波、超声波等交流方式,可外星人还是没有反应,也并没有出现受伤害的迹象。 

前哨十分懊恼,不禁猜测:“也许外星人在跃迁过程中受到时空力的伤害而无法回应,你加强功率再试一遍。”助手于是加强功率,再次用之前的交流方式逐一向外星人发出问候。可外星人还是没有回应,但此时外星人的生命辐射能量正在减弱。 

“我们伤到他了吗?”前哨十分担忧。 

“有可能。”助手有些惊恐地回应。 

“能找出外星人受损的逻辑单元吗?”前哨提出疑问。 

“除非刨开外壳,否则无法探测其逻辑单元。”助手回应。 

他非常担心外星人会死亡:“推测外星人存活的几率。” 

“根据以往记录的经验,新种族个体在跃迁过程中死亡的几率大约是百分之三十八,但综合这个外星人的实际情况来看。这个外星人的存活几率只有不到百分之十。” 

“怎么会这么低。”前哨很吃惊。 

“首先这是一个全新的种族,缺少可对比的数据。其次大部分种族在进行第一次跃迁时,虽然平均死亡率为百分之三十八,但此物种并未能成功进行跃迁,所以死亡率翻倍,为百分之七十六。最后综合众多失败原因:跃迁过程中被外部热量烤熟;所带能量不足;机体抗压能力不足以对抗外部力场……” 

“停。”前哨打断助手的长篇大论,利用放大仪器重新观察那外形诡异的外星人,重新思考这生物个体到底属于那个类型,“剩余时间已经不多,我必须加紧行动。我们会不会猜错了?它可能不是固体种族?” 

“也许吧。”助手这样回应。 

前哨没有理会助手,而是用体外机械爪小心拿起超声波物体检测仪对外星人黑色的外壳进行检测,就像对待一个脆弱的幼崽一般。结构让他有些吃惊,外星人确实和固体种族生物有些不同。他万分谨慎地拿起三维结构扫描仪,开始探测外星人外壳下的部分机体,但不敢进行深度探测,因为害怕会伤害到其中的逻辑单元。前哨动作轻柔,因为害怕如果动作过于粗鲁便会损伤外星人。从得到的浅层三维结构图可以看出外星人的能量源、信号线路、质能转换系统确实在外壳之下,位置分布合理且受到很好的防护,按理不应该发生意外的。 

之前受到外壳的影响,使得前哨和助手都习惯性的一位外星人是固体物种。现在由浅层三维结构图推测,外星人并非固体物种,它们可能不在真空中生存,而且对生存环境要求提高。 

前哨开始有些后悔:“如果不是心急且粗心大意的话,也不会误会外星人是固体生物。如果外星人因此而死的话,我这辈子就完了,比默默无闻更加可怕,甚至会被判死刑,还会遗臭万年。”他自言自语时,助手已经把外星人转移到软体生物舱,并准备超微智能虫、密封舱、营养舱等工具。 

助手连接外星人的神经中枢,希望能取得控制权并打开外壳,但外星人毫无反应。 

前哨:“这外壳坚硬无比,可以承受真空和绝对零度,能在虫洞中穿行,一般工具根本无法撬开,用超微智能虫试试。” 

只见超微智能虫先在外壳上挖出一个细小的空洞,然后钻了进去,接着从里面打开了外壳。 

前哨:“这次为了安全起见,你先对外星人进行体检。”助手于是小心地采用比较安全的检测方法对外星人进行体检 

“软体生物身体十分脆弱,如果稍有不慎,外星人就真的会立即死亡的。”前哨在一旁自言自语。助手战战兢兢的检测完,结果显示外星人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是软体生命。于是助手接着用软体生命的常用交流方式与外星人对话,但还是没有回应。前哨不禁担心起来,十分害怕外星人已经死亡。于是前哨吩咐助手:“把外星人的外壳拆了看看。” 

助手小心翼翼把外星人的外壳拆除,剩下的软体部分结构严密、各功能区完善且分布合理、设计也十分合理实用。 

前哨:“这外星人不像我们这类硅基生命,有坚硬的外骨骼或者可变化的外形。它确实是软体生命。”
“软体生物,交流存在风险。”助手又提醒。 

“风险,风险!我当然明白有风险,但这可是一个新的文明。你知道这对一个外星文明学者意味着什么吗?”前哨虽不愿受到助手的影响,但仍有一丝忧虑在硅基中枢里缓缓发酵。毕竟现在为止,还无法判断外星人是否还活着,也无法确切地判断外星人的具体种族。新的博士正在路上且快速接近,我必须加快行动,否则就会被来者夺取胜利的果实。” 

助手继续对外星人进行测试,可没有回应:“难道这还不是外星人本尊。” 

助手又对面前的物体进行测试:“也许外壳下的这个只是一个缓冲内胆,而其中也没有逻辑单元。” 

前哨想想后吩咐助手:“再把它切割开看看。不过千万要小心,可别伤着里面的外星人。” 

“知道。”助手似乎有些生气,可能是因为前哨在一旁指手画脚。前哨虽然也觉察到助手的怒火,但此时他的心思全在外星人身上了。 

助手小心翼翼地把软体外星人转移到一号密封舱。密封舱经过专门改造,空间不算很大,约是外星人体积的十倍,适合软体外星人生产。舱内的温度、气压、空气成分等数据已经调整好,与外星人所处的内胆环境一致。 

但他仍非常担心这内胆便是外星人,害怕助手会把外星人杀死。超微智能虫拆解内胆时,内胆毫无反应。所以要么外星人已死,要么这内胆也不是外星人,但更像是后者。 

内胆内的外星人只有两开口,一前一后,其中一个开口通往软体生物内部,另一个开口通往能量场发生器。密封舱内的环境稳定后,助手先用钻孔工具在内胆上锚定36个点,并钻出36个微小孔,然后派超微智能虫进入内胆。 

超微智能虫继续深入,向助手报告:“已经接触到真正的外星人,确认外星人是软体生命。”

 内胆被拆解后,助手也对剩下的部分进行检测,确认了外星人还活着。 

超微智能虫对外壳、缓冲内胆的机械结构进行分析,很快便把结果传输给助手。助手根据数据进行对比分析后汇报:“其制造工艺、控制技术都达到很高的造诣,但和我们相比的话,只算初级水平。”

助手又对着外星人进行了一系列与软体生物的交流测试,可外星人依旧没有回应。 

“难道面前这个也不是真正的外星人?”助手不禁自问,他已经一错再错,真的不知如何是好。
前哨:“如果这个还不是真正的外星人,那么真正的外星人可能还在更加里面。” 

“那这个物体呢?”助手问。 

“也许只是驾驶舱吧!外壳中有内胆,内胆中的是驾驶舱,其中包裹着的生物才是外星人。”前哨猜测。他也只能这样想了。 

外星人还与四条管道穿过驾驶舱与四个罐体相连。生物体还有温度,前哨推测外星人还活着,只是处于一种从未见过的状态。 

助手把一号密封舱的内环境进行调整后,超级智能虫在里面打开驾驶舱的出口。他用放大镜观察,其内部非常狭小,只能容纳一个细小的生物个体。而这软体外星人也是一体化结构,有上下两口,像低等生物的进食口和排泄口。 

他通过观察仪查看,那细小的软体外星人一动不动的,好像已经死亡。助手细心地把软体生物与驾驶舱分离,发现软体生物非常奇怪,居然有许多部分,甚至像植物一般有枝节。仅仅从外形判断,生物体外形诡异,居然不是和飞船外形一般的十六面体,而是有几个部分组成的条状结构。这外形非常不符合软体生物的的形体结构,而且这么多枝桠,仿佛是艺术品一般,而不像是软体生物。 

助手:“生物应该浑然一体,要么类球体,要么类正方体,要么类似椎体,都有固定外形。这外星人太诡异了。” 

前哨:“这外星人确实诡异。也许这也不是外星人,可能只是外星人的外盔甲之类的东西。” 

助手于是把这物体当作外星人的外盔甲,然后继续深入探查,发现驾驶舱内壁与外盔甲之间还有一种奇怪的液体。这液体可能也只是一种保护物质,因为其没有生物反应。而外盔甲与生物体之间还有一种气体,其成分很复杂。生物体还和一些管道相连,助手不敢贸然把这些管道与生物体分离,因为宇宙中也有一些特殊生物,其体外有类似管状的外肢。 

助手虽然列举出多种可能的生存环境,但都无法确定就是这外星人生活的环境。他看看像洋葱般被一层层剥开的外星人,又看看三维结构图,然后对比放大镜中看到的景象。软体外星人与四条管子相连,管子里有气态、液态、固态三种物质。最上方一管子是双向连通的,中间一管道是单向的,最下方两管也是单向的。 

助手启动2号密闭舱并开始改造环境,使之与外盔甲内部环境相同。助手把软体外星人从驾驶舱中转移到2号密闭舱,然后用软体生物探测仪对外星人进行研究。软体生物探测仪显示的物种信号非常复杂,数据显示该生物体不是由单一物种组成,而是由五个种族生物聚集的复合体。 

前哨急忙靠近目镜,认真细致地用显微镜研究那复合体。只见那生物体由数以亿计的体积各异的生物个体组成。 

助手:“根据数据库的记录,这些个体可能属于不同物种,按光能营养分类为:蓝绿光合生物、红色光合生物、绿色光合生物;按孢子生产方式分类:藻状菌纲、子囊菌纲、担子菌纲、半知菌纲。在宇宙中,物种存在巨大差异,几乎每一物种都生存在某一固定环境之中,如气态、液态、固态等。而这个复合体的生存环境确实固液气三态混合。如此混乱的生存环境,真的让人不敢相信。” 

前哨:“会不会是在宇宙跃迁时,它们才生活在一起呢?” 

“但你这个想法无法得到肯定的答案,因为根据常识,大部分种族即使进行宇宙跃迁时,也不会特意改变自己的生活环境。”助手指挥超微智能虫进入外盔甲,再次探测那些生物的具体数据,希望能够进一步确认它们是否为物种复合生物。 

前哨认真研读最新的探测数据,发现这个复合体上的各种族不是一般的聚居,而是共生关系。前哨吩咐助手:“你再用三维结构扫描仪近距离对那复合体进行扫描,绘制该复合体的三维结构图。”助手于是再次启动三维结构扫描仪。 

很快,新的三维结构图便出现在前哨面前,他一边研读一边猜测复合体各部分的功能,希望能更详细地了解外星人,进而推断出其所在家乡的生存环境:“根据目前这些有限的数据,我无法推测出复合体家乡的环境。这外星人实在太不可理喻了。” 

助手:“现在唯一能确定的是外星人为软体生命,且其维持生命的装置完好、营养补给完善,但外星人是否还活着,则因没有参考物而无法确定。” 

前哨翻查了原始数据库的大量资料后:“现存的宇宙中,居然没有与之相似的种族,真是怪事。” 

“而且宇宙档案中,也没有任何记录可以证明曾经出现过类似种族。”助手补充。 

前哨于是亲自对外星人的机体进行研究,利用体外机械臂将外星人的外盔甲拆解。由于外星人十分细小,且外盔甲紧贴着共生体,所以前哨利用显微仪器加超微手术仪器才能完成操作。在外盔甲之下,共生体还披着一层薄薄的坚韧的外皮。 

“宇宙中大部分物种都有坚韧外皮,但这共生体的外皮似乎只是一个附件。”助手发出评论。前哨从显微仪器中看到,这外皮没有与共生体紧密相连,确实像是一种类似外套一样的柔软物质,而且经过人为加工。 

前哨思考片刻回应:“还有一种情况,这可能是外穿戴。可没有物种会在星际跃迁时用外穿戴的,那样只会增加额外的危险。但这奇怪的功能共生体却用外穿戴。也许它们的生存思维与众不同吧。不过这也许是个机遇,如果能很好的研究这个新生物,便能更加深入地了解宇宙的奥秘。” 

助手继续汇报:“那生物的外皮下还有一层气体,将共生体包裹着。气体的主要成分是氮气和氧气。生活在气体中的生物比并不多,大约只占总量的九分之一,但这些生物却和已知的软体生物不同。”
前哨继续小心地把软体生物与外皮分离,没有发现异常情况。助手则继续尝试与外星生物们进行交流,可用了许多方式都没有得到回应。 

助手于是继续研究共生体:“共生体最上方的管道为双向气体管道,相连的罐子里也是气体;稍下方的管道为半固定管道,相连的罐子中为半固体物质;最下方有两条管道,其中一条为单向气体管道,相连的管子中为液体,另一条也为单向气体管道,相连的罐子中为固体。” 

前哨通过显微仪器看着毫无反应的共生体,四条管道和四个罐子,不禁生出一个新的想法:“难道这共生体就是整个文明?”但片刻后,他又摇摇头:“不可能,如果这就是整个文明的话,宇宙飞船是怎么建造出来的呢?” 

“之前我以为飞船就是外星人,会不会其实这个我们以为是外星人的物体,其实只是一座城市呢?其中的个体生物才是外星人?”前哨自言自语。 

助手:“如果这个物体是城市,居住在其中的生物才是外星人。那么这城市中震动的就可能是能量反应室,为了把化学能转化为生物能?从这城市建筑的运行方式看,这是一种十分耗能的设计啊!” 

助手的话打断了前哨的思路:“没错,这外星人太诡异,飞船三尖八角,城市也这样枝枝桠桠的,真不明白有什么用?他们生活在有重力的环境中?你增加重力试试。” 

助手稍稍增加了密闭舱中的重力,那城市及那些生物都没有反应。 

正当他们一筹莫展的时候,警报声再次响起。原来新的前哨已经到达太空站,正准备接管这里。 

前哨:“现在是紧急状态,我不能让你接管这里。” 

新来的前哨:“你的能量已经耗尽,如果我不提供能量的话,你什么也做不了。” 

前哨:“确实,但如果我不同意,你一样进不来。我提议你先把能量给我,并再给我三分钟。三分钟之后我一定把太空站交你。” 

新来的前哨:“万一你把外星人弄死了怎么办?” 

前哨:“你有把握在不弄死外星人的情况下,取得比我更多的进展吗?而且我已经研究到一半了,比你有经验。如果外星人真被弄死了,责任也只在我一人身上。” 

新来的前哨思量片刻之后,终于答应了。 

助手急忙更换新的液氮存储器,而前哨则马上调高显微镜的放大倍数,再次认真观察那城市。城市不但有能量发生装置,还有能量转换装置,且有河流山川、生活住所、饮食场所等。所有自动化城市应该有的,如中枢控制系统、探索系统、感知系统、反馈系统等等,也都一应俱全。 

前哨:“整个可移动的城市就像那宇宙飞船一样用于迁徙,只是不能进行像宇宙航行那么远的旅程。” 

“按此推测,外星人可能居住在环境多变的行星表面,所以它们需要不断移动,以便寻找食物或者能量。”暂时还在太空站外的新前哨这样回应。 

“但这种低效率的生物不可能进行宇宙航行。而这城市动力装置运行缓慢,如果它还能运行的话,在我们看来就像是动作慢放一般。”前哨加大显微镜的倍数,更加深入细致地研究那城市。 

“那么这些生物都只是乘客?”新来的前哨提出疑问。 

“也许吧,可能这飞船和城市都是由另一种生物建造,然后把这些生物当试验品进行宇宙跃迁实验。可是为什么要派其他种族的生物而不是自己亲自试验呢?真是不可理喻的种族。”前哨继续研究城市各个部分的构造与功能,但并没有得到什么进展。 

助手收集到超微智能虫的汇报:“城市有许多分区,每个分区的形态结构都不相同。我们展示可以根据各部分多变的密度进行分等级。虽然各部分密度等级不尽相同,且各部分又都相互重叠、相互交织组成一个整体。但由外到里,大致可以分为四个密度等级: 

第一等级物质密度最低,多聚集在城市外部和中部。且又分两种,一种在中部偏上的位置,另一种密度稍大的在中部偏下的位置,像用于减震的保护设施。 

第二等级、第三等级的物质则均匀地分布于城市各处,像用于填充框架的设施。 

第四等级物质密度最大,大部分分布在最里面的位置,像支架一般的设施。但有一个地方比较特殊,其高密度物质靠外,包裹着里面密度较低的物质。” 

前哨:“我现在不能确定这些物质都有什么功能,也不能确定这些物质代表什么意义。唯一确定的是飞船有硅基体控制,而城市则由低效率的羰基体控制。其中一个类似能量泵的物体不断跳动,把营养也输送到城市各处,且空气循环系统的运行也使得气体中的氧成分进入城市的营养液循环系统之中。真是奇怪的设计。” 

助手:“城市的动力来自气体中的氧成分,由一种小小的有机体进行氧化作用,从而取得能量。这是宇宙中非常低级的能量利用方式。城市对资源的利用率也十分低,用城市产生的废物进行分析后,结果显示废物中还蕴含着许多的能量和资源。” 

前哨经过进一步的研究,更觉得困惑:“城市对能量的利用率低,但似乎也已经满足那些体积微小的生物的需求。那些生物没有言语,却会进行种群的自我控制,在生存环境变得恶劣时自动进入不孕不育的状态。它们有固定的居住场所,不会迁移,也不会侵略其它种族的领地。最外层的生物为喜氧生物,而城市中的多为厌氧生物。” 

助手用一根细针去扎那城市的墙体,城市没有出现防御机制,而那些生物也没有任何反应。助手于是在密闭舱内增加两金属物,并令两金属物相互碰撞。舱内回荡着巨大的声波,那些生物依然没有反应。助手用次声波交流仪向外星人广播,那些生物依然没有反应。助手改用超声波交流仪向外星生物广播,那些外星生物依然没有反应。助手用各种检测仪器对城市进行检测,可没有发现类似能量快关的装置,也没有发现城市有充能的插口。 

前哨看着外星城市苦思冥想,终于想出一个新点子:“我准备设计一个低电压低电流的装置,对外星城市进行电击,希望能唤醒外星城市。” 

新来的前哨:“可是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前哨:“我是这样思考的,首先外星飞船使用核能转化的电能,外星城市也应该使用电能才对。不过外星城市的材质和飞船的不同,所以我决定先用低电压低电流的弱电试试。” 

助手:“但飞船用的是交流电,你为什么要对外星城市用直流电呢?” 

前哨:“我重复一次,飞船的材质和城市的不同。”助手于是不再出声。 

前哨亲自操纵体外机械臂将两条细小的带不同电荷的金属丝绑在外星城市上,正极一端置于城市一侧,负极一端置于城市另一侧。他预定了几个等级强度的电能,准备先从最低电压、电流开始。助手为直流电设备充电,然后启动设备放电。外星城市受到电能的刺激,震动了一下。 

前哨喜出望外,于是吩咐助手加大电压和电流。助手照做后,外星城市又震动了一下,但好像还没有恢复正常运行。 

前哨控制密闭舱里的体外机械附肢触碰一下外星城市,不明白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才对。外星城市依旧死气沉沉,他于是又用一台三维成像扫描仪对着城市进行扫描,然后认真对比研究得到的数据。看了许久那些数据:“我现在还是无法下定论,但那个曾经跳动的位置可能是能量泵。” 

助手把那物体的三维结构图放大。只见其外形椭圆,内部有四个空腔结构复杂,空腔内有液体:“其密度在城市材质中属于中等,虽然是固体却好像有一定的柔韧性,且所在位置有固体架构包围。” 

前哨把金属丝插进城市内部,让金属丝尽量接近那个原本跳动的装置。助手再次操作设备进行电击。这次电击刚一结束,外星城市便动了起来,接着整个城市站立起来,还发出一连串让人听不懂的噪音,频率为94~523赫兹。 

片刻后,外星城市站定不动并开始缓慢的摆动城市的上端部分,且 一直发出噪音。 

前哨十分吃惊:“自己又猜错了吗?这外星城市就是外星人?” 

助手急忙把交流仪器对准外星人,不断测试着不同的交流方式,可外星人没有做出有效的回应。

外星人用四条后肢站立着,四条前肢不断在空中比划着,上端持续发出嘈杂的声波。交流仪器还是无法破译外星人的言语。 

前哨看着外星人奇怪的体型,再想到自己球体的外形,不禁再次感叹:“真是不可理喻的外星人。”突然,前哨想起与外星人相连的那些管道,于是让助手把重新复制完成的管道和罐子放进2号密闭舱。外星人一看那些新的管道和罐子便立即安静下来,并急不可耐地抓起其中一条管道塞进上端的一个开口中。

前哨发现外星人似乎十分吃惊和慌张,但似乎很快便镇静下来,并且似乎还在思考着。于是前哨又吩咐助手再复制一套那些管道和罐子放进去。这下外星人明显更加安静了,但暂时还是无法进行有效的交流。 

最后时刻已到,前哨只能无奈地交出太空站的控制权。不过前哨发现外星人的成就算是确定了,不可能被夺走了,只是还无法与外星人建立有效的交流成了他新的遗憾。 

前哨因发现外星人而受到嘉奖,但未能和外星人进行有效交流让他耿耿于怀。于是他和众多外星文明博士一起参加了研究外星人的项目。工作之余,他常常仰望星空:“原来遥远的地方生存着一种另类的、不可理喻的文明。原来即便是一潭黑水般的宇宙,也有生命在努力激起文明的浪花。”
(完)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不可理喻的外星人
钟天心

学校:广东医学院

学历:本科

专业:预防医学

社团:无

职业:自由职业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非常有趣的一篇小说,如果构成意识体的基础不同,那么他们面对不同基础的对象之时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尽管在某些地方还是有一些小瑕疵,但是本文的解答是非常精妙的。

2020-09-20 21:4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