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微生物失踪
章北海Didact   
得票 89 阅读 860 评论 3
先看评语
· 用新颖的方式,写出了科幻中的爱,但啰嗦了一点 · 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年轻的科学家,不变的是对科学的执着与向往。本文通过互通信件的模式,让大家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十分新颖有趣,而且步步设计,让人一下子猜不出来事情的全貌,在之后的事情揭晓了之后,信的作者还留下了一个遗书,悲壮的结尾。中间的部分甚至感动人心,在明知自己回不来的情况下的信件格外的珍贵,也格外令人惋惜痛心。这样的故事是真正将科幻融进爱情,使得故事更加的凄美动人。唯一有一点小不足就是纳米机器人的设定没有具体些,写出来的话应该更会增加一种科幻独有的悬疑同时和故事主线形成对比。 · 本文以一对恋人的视角讲述了发生在一个星球上的灾难。在叙事方式上,作者并没有选择从宏观的角度、以俯视的方式展开故事,而是从人类个体出发,自下而上的、通过无数细节组合在一起,描绘出了灾难的全貌。而信件的形式更加直接的展现出了人物情感,也使读者能够身临其境地体会到主角经历的一切痛苦与绝望。 · 非常真挚的情感,丝线一般织连起所有分段。穿插着的是爱和思念,推动的是故事情节发展。微生物被纳米机器人全部清除干净的设定为文章整体铺了路,没有了微生物整个生态系统很快就会崩溃。但纳米机器人的能源和增殖的能量是怎么来的并没有解释。

【摘要】一颗遥远的星球,一对恋人进行科研勘探,在地面工作的男孩因意外感染病菌而病危,太空站内的女孩为找出治疗的办法毅然投身疫苗研发。而尚未测试,男孩体内的病原体竟全部消失,又惊又喜的女孩还没来得及下地面团聚,太空站便传来消息:全球的微生物全部不翼而飞。一场计划好的庆祝逐步演变成了全球的灾难,女孩竭力想拯救这颗星球,和她的男孩的姓名。她不知道等待她的是成功的喜悦,还是失败的悲伤……

 微生物失踪

林腾云:

我成功了!

是的,我已经报名成功了,江宁科学院正在审核我的资格,如果一切顺利,我应该就可以参加这次蓬莱之旅了。说起来,你应该是在第一批科考船上的吧?我在之前的船员名单上看到你了,哇你那张照片真的好帅,真不愧是我的云云!就是科考队的队服实在是太丑了,你又不肯把我给你的胸牌给戴上。那可是我自己设计自己制作的!

好啦好啦,知道你的卢教授有各种各样的规矩,我又不是没听你说过……真不知道这样的教授为什么还有那么多的人想要做他学生。而且我听说他对女学生一点都不友善,几乎是把女孩子当男孩子用,完全不考虑女孩子的心境啊体能啊什么的。但你的吴教授就好很多,有时候还亲自下厨给大家加餐。我都好久没吃过你给我做的菜了,你要记得给我做饭吃,就在东君号太空站!

说起来我在航天中心的培训,十分难过。我们都知道东君号太空站招收科研人员的消息,然而由于我的专业限制,这趟去蓬莱四号高轨道开拓地的计划名额可能轮不到我了。其他的竞争者们都很强,而且他们的专业都和开拓地息息相关,和他们比起来,我唯一的优势大概就是我的培训分数是最高的,所有的男人都没有我强。无论是抗负荷训练,高温耐受训练,还是飞行操纵,所有的男人都没有我强。

但那又怎么样呢?我只是一个玩微生物的。我不像李欣恒,那个力场聚焦方面的新星早就扬名立万;我不像俞允修,他在零重力建筑学上的造诣无人能比。但我真的太想去那里了。我真的太想去你那里了。

江宁星这边的准备工作已经快结束了,大概这两天,我就可以拿到通知了,如果真的有机会,我会过来找你的。爱你啊~

挂念你的 丁思仪

仪:

能听到这个好消息真的太棒了!么么~

我这边已经进驻东君号太空站了,计划在太空站净化一个星期,然后就下地去干活。老吴昨晚和我们聊天的时候夸下海口,说要帮我们做一次永生难忘的大餐,不过卢教授貌似有点不开心,我估计他可能得一直啃舰队干粮,从落地到返航——我跟人打了赌。

别为我担心,我这趟科考之旅准备了很久,而且老吴以前和我们透露过,这趟蓬莱之旅获得过来自各方的拨款——甚至包括开拓者联盟最高层的直接赞助。如果传言是真的,江宁星议会怕是老早就盯住我们了,你当初还不肯让我走呢,我这要是落下了这么好的机会,下一班船可就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而且蓬莱星区真的是宝库,三个星系,五个可开拓星球,从跳跃信标到太空站到地面开拓点,全都是第一流的设施,比当初开拓江宁星的环境好上不知道多少倍。而且这边的风景超棒,我在太空站拍了一些照片,都给你发过来,但是别吐槽我的取景,你知道我的取景一直很烂——除了拍你的时候。你永远是我镜头里最美的存在。

不过话说回来,等你入选科考队到我这里,我估计已经在地面上了。目前的轨道航班次数不多,但你来的时候应该会增开班次。在你轮休的时候,我就抽空上来陪你。

爱你,我的小可爱。

你的 云

仪:

展信佳!我这边的工作即将结束,大概一周后就可以回太空站。这次成果总体来说非常不错,带队的老卢用一整个集装箱来装材料、岩芯、资料和零零碎碎的小玩意,当然这也意味着,我们之后的日子会非常非常繁忙,天知道我到时候要在实验室里泡多久。

说到这次出行,我憋了一肚子火,从下地到现在我就没吃过一顿舒服的饭,老吴说好的大餐也泡汤了。当年顶着臭气、强辐射和低气压做的饭都比这边好吃,蓬莱四号开拓地的伙食按理说没这么差啊……但偏偏他们就这样把我们给折腾了。可怜的老吴一周前被航班接了上去,他的肠胃炎又犯了,直接把他干趴下,然后我就被迫跟着卢教授打杂。在行星表面挖洞真是让人心烦,比小行星带的更烦人。

不过话说回来,我们之前打的几个试验点,取出来的岩芯很有意思,据卢教授的一个同事说——我记不得他原话是什么了——像是经历了好几次相似的生物演化过程。就我们钻出来的样本来数,至少有四层。至于这代表着什么,他没说,我想来想去,也没想明白到底啥意思。

平心而论,卢教授非常敬业——当然,另一个意思就是他对他带的学生甚至是同行都不近人情。当初考博的时候幸亏没有跟他,不然,我们就不会相遇了,不是吗?我至今还记得,当初你的模型被我打翻在地的时候,你的一脸愤怒的表情……回想起来,还是能感到你的无助和悲伤。你生气的时候真的凶巴巴——但我现在最想念的就是你,无论你给我的是温暖的笑容,还是一个冰冷的巴掌。

我给你捎了一些礼物,这种叫捕梦网的小玩意据说可以缓解你的失眠,配合我上次给你的香薰灯,对睡眠会有很大的帮助。

我这边夜也深了,我的帐篷里就挂了一个捕梦网。今夜你的梦里,我会过来吗?

祝亲爱的顺利呀,也祝亲爱的蓬莱之旅梦想成真。

你的 云

林腾云:

我已经到了东君号太空站!

难以想象我最后居然真的成功了,说实话,我有时候晚上都不敢相信我到了这里。当初飞船从江宁星太空站启程的时候,我一直以为我在做梦。我真的获得了资格吗?我击败了各路竞争者最终入选了吗?

我一切都好,你不必担心。捕梦网我已经挂起来了,就在我舱室正上方。它真的很蠢,但挺有用。它好丑,就像你以前给我做的那些小东西们,很丑,但很可爱。

当初我不是和你说嘛,如果我最后得到了名额,我肯定要把所有的菌种都扔到东君号上,我要把东君号打造成太空中的微生物研究所!现实稍有不同,我的菌种没法跟着我上来,但我们生物组获得了两个主舱室的使用权限。整整两个主舱室!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比我启程前的梦想还要完美。我要在这里干一番大事业,以后我要去江宁科学院总院!

算了,我是不是太傻了?我为什么要为总院想那么多?就像我为什么还要在你身上投入那么多精力?我们聚少离多,越来越多的时间里,我们都在忙着各自的事业,仅有的见面也都很忙……我知道你爱我,我也爱你,但这种生活,真的有意义吗?我很想你,你到底什么时候能回来?我真的很难受,昨天生理期,肚子又疼起来了,我太想让你陪着我了。

我知道蓬莱四号开拓地和江宁星的环境不能比,不过这里还是有那么十几个大型的居民点,吃住什么都没问题,而且听说还有探险旅游。等我忙完这阵子我就下来找你玩。不要为我担心,也不要难过,更不要为我买什么东西,你给我留的那些红糖,我一直在熬水喝,现在还有好几片呢。不过这些红糖真的没有什么用处,你花大价钱买的“古法”红糖,和空间站里的袋装货没什么区别,我做过分析,根本就没有什么有效成分。你的臂弯比这些东西有效千万倍。

快上来啊,我真的太想你了。

你的小可爱 丁思仪

仪:

这是我在颠簸的车上写的,今天夜里卢教授给我们来了个紧急集合,大家都背着设备滚到了车上。路上卢教授把自己关在驾驶舱,一句话没和我们说,后来只是简单地宣布带我们去调查什么东西。大半夜的能有什么东西……派卫星和小眼睛过去看看不就行了。

实在是架不住困倦,写到这里我都快睁不开眼睛了……我想你。我想抱着你,听你念你的那些宝贝们的学名,它们真的是催眠利器。

好想睡觉。

困成狗的 云

林腾云:

抱抱亲爱的。你的卢教授是个大坏蛋!路上一定一定要注意安全呀!

就在你发消息之前,我这边也接到了警报,一次恒星风暴过境,强度不高,但足够把我们全部赶进防护主舱室。反正有惊无险。

我在上面的情况一切都好,除了这几天胃口不好吃不下饭。组长这两天给我分配了几项任务,都比较忙,也很重要,给你发信息的时间会大大减少,不过不要担心啦,我还是想你啊。

但是有什么用呢,你又没时间上来陪我。我越来越后悔来这里了。

气鼓鼓的 丁思仪

仪:

我昏迷多久了?一个星期?两个星期?抑或是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我不记得了。

听别人说,我在搬运材料的时候倒在地上,是被医疗队扛回宿舍区的,但这些医疗队后来也倒下了。然后我们这批人就被全副武装的应急反应小队送进了ICU。

之后就是昏迷,断断续续的清醒。你中途是不是见了我一次?我好像看到了我之前给你的那个小熊挂件。或者说我在梦中见到了你?我不知道。

请原谅我没办法写更多,医生不允许我做任何事,如果你回信,我也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收到。

爱你的 云

林腾云:

这封信……我不知道我该怎么说。我哭了好久。

你们这种奇怪的出血热,正在进行分析,我们怀疑是某些已有的细菌种类在蓬莱星区的变异型,详细的情况医生应该会给你们解释——虽然我怀疑你不一定能坚持听完医生的废话。

我没办法下来看你,只好托人把那只小熊带来了,就在你的床头。好好保管它,然后在我回来的时候亲手交给我啊。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培养室封闭工作了。地面送上来了你们的一些生理培养材料,我们组现在第一个任务就是这个,给你们找疫苗。如果没记错的话,你们应该是开拓者联盟中最倒霉的一批科考队成员。

说实话,我现在很怕,非常怕。虽然我知道我们的理论储备足够应付简单的生物入侵,但每想到你的情况,我就心神不宁,我不知道我会不会犯错,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及时找出你们的感染源,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们能不能成功。

你为什么要给我惹事啊……我好讨厌你这样的坏家伙。可是我还是好想你。你一定要尽快好起来啊。

想你的小可爱 丁思仪

仪:

我没多久时间了,医生说那些细菌繁殖的很快,毒素正在全面侵蚀我的身体。如果我走了,不要想我,把我以前的物品都丢掉吧。我只是你人生中的一个短暂的过客,你有更远大的前途和更美好的生活,不要为我悲伤。

云 绝笔

林腾云:

不要放弃,任何困难都可以扛得过来……但我真的很难过。

我写了太多,又重写了好多次,我只想说,我等你来。

我给你录了音,医生我问过了,他说可以放给你听。

我等你。

你的 丁思仪

林腾云:

医生刚刚和我说,你的血液检测不到病菌了,但由于之前的病情太严重,你还需要长时间休息,再进行后续治疗。我不知道这封信,你能不能及时看到。希望你尽早苏醒。我好难过。

想你。每天,每分,每秒。工作,休息,梦境。

你要快快好起来啊。

茶饭不思的 丁思仪

林腾云:

奇怪,我原来的同事跟我说,我放在地面的一个对照组菌种没有了繁殖痕迹。这太奇怪了。以前从来没有过,而且我当时所有的操作都符合规程,不可能有别的物质或菌种污染。

太空站的生活,待久了还是让人不舒服,我这次姨妈出血速度太快了,一个上午时间,棉条就该换了。离回地面还有很久,我都在想要不要申请让你来太空站这边治疗了。

好心烦啊。好想你啊。

不行我要申请回地面一趟。太空天梯运力还是充足的。

心烦意乱的 丁思仪

仪:

我死里逃生了……

我的确死里逃生了。医生说,我体内的毒素还没完全代谢掉,反正……我现在可以说形销骨立,不成人样,但以后如果运气好,可以恢复到生病之前的状态。

这封信,我断断续续写了一个星期。医生之前帮我录了音,我知道很难听……甚至声音都不像是我的了,是吧?苦笑。毒素破坏了我的肌肉、淋巴,好像还有消化系统?反正我现在全身都插着管子,而且因为神经系统暂时还是正常的……所以我一直都能感觉到疼痛。之前的止痛剂医生说不能再用了,我必须要自己扛着,等待身体逐步恢复。

说到那事,医生也觉得不可思议,我们这帮倒霉蛋体内的病菌真的是可以说,一夜之间就没了,但它们留下来的毒素还是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感谢那种神奇的疫苗,等我恢复了,一定要抱住那个制造疫苗的医生亲几口——当然,是征得你同意之后。

你要下来的话,估计还是见不到我,医生现在不仅禁止任何形式的探视,还不让我们联网,我都快闲的长草了,只能天天听有声书。

至于之前的那些……我知道你想打我,等我康复了你再打回来。

爱你。

你的 小云

林腾云:

你要吓死我啊!!

你的声音……太难听了!一点都不像以前给我唱歌的那个笨蛋。

还有照片呢!我才不管你多丑,反正我要看照片。插着管子的也要。

另外关于你的康复有新情报,地面许多实验室都报告了菌种消失的情况,其中就有一些常见菌,然后他们去采集了样本之后,进行了培养,培养结果……都是空白。它们消失得无影无踪,干干净净。非常彻底。

我们暂时还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但我们怀疑,让你躺在医院的病菌,应该在之前就消失了。这对你当然是好事,但是……我开始为我的菌种们担心了。如果这种情况持续下去……我感觉很不好。

说点开心的吧!昨天我在休息的时候,看到一群学生在太空站参观。他们去的是零重力区域,然后有一个小男孩的磁力鞋没贴好,在爬梯子的时候飘飞了。看着他在半空中手舞足蹈的样子,真的好滑稽好滑稽!照片和视频我都拍了,你快看看,嗯,笑的时候要克制点!

另外不出所料,去地面的申请又被驳回了。所以,照片照片照片!还有你欠我的歌!你这个大猪蹄子!

气鼓鼓的 丁思仪

仪:

难以接受!我的东西全都被没收了!

事情是这样的,老吴被送回江宁星后等我接东西回来,结果我在医院里躺了这么久。昨天我问老吴项目进展如何……结果就听说我们的东西全部被海关没收。这太荒谬了!我们取回来的那些实验材料,全都是一等一的贵重物品——都被没收了。我简直没法理解海关那帮人,一堆建筑材料和当地土样有什么可检查的?而且还都是用的等级最高的密封手段,这下老吴肯定在骂娘。

照片拍过了,不要骂我!不要骂我!我都说了我现在丑到不行,你还非要看,别怪我没提醒你,略。

你碗里的大猪蹄子 云

林腾云:

我之前几天一直在做梦,梦到你走了,离开了星区,一个招呼都没打。我吓坏了,醒来的时候眼睛哭得红通通的,害得我化妆花了好久才盖住。

我今天跟我们组长去转移样本,听说了一些事,主要是关于地面的。第一批移民带过去的一些小动物开始消化不良,生活垃圾处理设施运转失常。我感到有一点不安,但不知道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空间站的菌种样本茁壮成长,但地面菌种的事还是不知道原因,整个组都在分析数据,但始终不知缘由。我已经不想去考虑这种事情了。

想看你的照片。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都等你回来。我都会等你。

始终忐忑不安的 丁思仪

仪:

我发誓我真的发了照片!如果没收到,只能是有人拦截了我们的通信……

医生给我做康复训练的时候,我问他啥时候能出去,他说我这个状态最适合去太空疗养了——见鬼,我上哪去买疗养院的票,何况现在空地交通全被封锁了。

今天终于拔了管,吃了第一口饭——我要疯了,这饭菜味道有问题,印象中的病号饭绝对没有这么吓人。其他的病友也是这么想的,然后医生毫不留情把我们怒斥了一遍——现在我们不能吃普通的病号饭,这是医院给我们这帮“重伤员”的“特供”版本。味道真差,样子也难看,就不给你看了。饭菜的样子,真是活像早期的太空食品,那叫一个……但你们现在也不用吃那些玩意了。

窗外风和日丽,而你住的地方甚至没有窗子。不开心。

开玩笑啦,太空站的舷窗也算,甚至还能直接看到星星。我都好久没有看到星星了。也好久没有看到你了。

你的 小云

林腾云:

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收到我上次发的信吗?

地面的情况有问题,几个水培农厂的生产线出了故障,培养液里面的酵母全都不见了——这让我联想到了你们的“康复”。据说行政部门的人已经在地面调查了,不知道你那边有没有受影响。

我好害怕,现在什么靠谱的消息都没有,有人说地面有什么杀菌剂泄露,也有人说是生物制品失控,还有人说这都是殖民联合体的间谍在捣鬼……空间站虽然一切安全,但安保人员活动次数明显多起来了。我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我好害怕。

你现在情况到底怎么样啊,我好担心你。

焦虑万分的 丁思仪

林腾云:

刚刚空间站拉了警报,把太空天梯的对接口给封锁了,现在整个空间站一团忙乱。这意味着空地交通已经被断开了——至少目前为止我们都被困住了。

我们组长被叫去开会了,现在我们实验室外面站了三个陆战队员,他们看上去随时都要开枪打人。这太吓人了,我以前从来没有这么近距离看过激活的武器,那些士兵对我们虽然还算有礼貌,但很明显他们的神经已经绷紧了。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情况。

昨晚吃饭的时候似乎听到更多有关地面的事情。好像有几个生活设施的垃圾处理器因超负荷工作而检修,水培农厂更是接近停摆状态,不知道你那边受影响程度有多大。

另外我也感觉到有人在检查我们的信件,甚至是删改。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

揪心的 丁思仪

仪:

你那边情况怎么这么严重?听起来就好吓人。

我这边目前还没有什么问题,除了饭菜越来越难吃——还不如病号餐了都。其他的目前还可以。

恢复训练只能说勉强,我的肌肉萎缩太厉害,到现在还没能恢复好,现在大腿怕是跟你小腿一样粗细,真的很难看。上肢就勉强拿个东西都觉得累,不过好歹能拿得住。之前答应你的抱抱,大概做不成了吧……

另外我现在想试着恢复我之前的思维能力和分析能力,但我做不到。最近总是容易累,哪怕我什么都没做。医生说我还需要继续观察,所以……我还是没法出来。好难过。

林腾云:

我们真的需要认真谈一谈。

你到底怎么了?连续好几天都没有你的消息,每次来信我都兴冲冲跑过去结果失落地发现不是你,你到底出了什么事?或者说,你到底还在不在?

空间站昨天被江宁科学院总院远程接管了,现在我们所有人,都在总院的直接领导下开始了新任务。地面的实验室似乎已经无法进行任何形式的微生物培养,太空站里的我们忙的不可开交。

组长放了口风,说地面现在已经一团乱——我当然知道一团乱!我甚至不知道你到底在哪里……求求你快点证明,写信的人真的是你自己。我现在只能用工作去麻痹自己的心。

痛苦万分的 丁思仪

林腾云:

组长把一切都告诉我们了。至少是目前知道的一切。

你们被装车拉去发掘一处断层,但那处断层其实不是普通的断层。你们发现的是一处纳米机器人集群休眠地。病菌放倒了你们,但很快纳米机器人集群苏醒,你们幸运地被“感染”,然后得救了——是的,纳米机器人清除了你们体内的病菌,但也清除了体内的所有微生物。

然后便是附近的土地,接下来逐步扩散,现在应该已经扩散到整个蓬莱四号了。太空站目前为止尚未发现纳米机器人的痕迹,但我们不敢掉以轻心。毕竟,蓬莱四号的微生物应该已经被清理得差不多了……我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你还在吗,我们一起,想想以后会怎样,好吗?

茫然失措的 丁思仪

林腾云:

今天空间站播报了一个简短的通知,目前蓬莱四号的所有居住点均检测不到微生物痕迹,这种现象源于某种蓬莱四号本地的纳米机器人。这种纳米机器人的来源无从判断,我们对其唯一的认识是它们能以某种方式彻底清除其附着环境的所有微生物。

云,你知道我想起了什么吗?我想起了本科时选修的地球古生物课,教授用平平无奇的语气讲述了一个时代:千百万棵古树倒在地面,风吹雨淋,日照霜打。这样的日子持续了数百万年,因为没有任何生物可以分解纤维素,它们要么是在雷电与火焰中燃烧,要么是被撕裂并埋藏。教授说,那些倒下的树木在地层运动中被掩埋,经历了漫长时间的变化,最终变成了一种化石燃料,叫做“煤”。这种燃料为人类的科技进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一直到太空大开发时期,地球上仍然有很多地方在使用它。

但代价是什么呢?数百万年间,那么多的树木就堆积在地表,等待着被水流、山石、风暴和雷电摧毁……我不知道蓬莱四号会不会出现这个场景,但我怀疑,氧气会在此之前就会被消耗干净。

我好害怕。我好害怕这一幕。我好害怕你会离开我。

无比心碎的 丁思仪

林腾云:

云,你现在,还在么?

我们组实验性地投放了一些藻类下去,但很快就检测不到了,那些纳米机器人的效率非常高。听地面的人说,这些纳米机器没有任何办法可以净化,整个地面都被它给“感染”了。

我不知道接下来究竟应该怎么办,总院那边迟迟拿不出解决办法,我们组长都快被憋疯了,整个空间站的氛围甚至都快凝固了。

空地交通至今还被封锁,没有人提过重新开放的事情。我感觉,我见不到你了。

昨晚姨妈来的时候,我好疼,在床铺上疼得直不起腰,甚至都下不了床。室友给我几片止痛药,可是我还是难过得哭。我疼,但我更委屈。你都不理我。

痛到落泪的 丁思仪

林腾云:

地面站的数据分析今天出来了。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迷茫?绝望?恐惧?

大气氧含量正在逐步下降,虽然下降速率目前暂时处在较低水平,但我们组长说,这颗星球应该没救了。“缺少了微生物的生态系统是没有未来的,这颗星球已经不可逆转地走向了衰落,几乎没有任何方式可以扭转这个局势。”如果那些纳米机器人继续这样不受控制地泛滥,恐怕整个星球真的会被它们给毁掉……虽然目前它们只对微生物起效果。

我今天凌晨失眠,还在不停流虚汗。我好害怕。我好想你陪着我啊。

绝望的 丁思仪

仪:

我不知道这份信息什么时候能发到你的手上,我不知道这份信息能不能完整地被你收到,我更不知道我能不能活着等到你的回信。

自从轨道天梯被封锁,我们就一直被困在地面,得不到任何消息的我们逐渐焦躁不安,就连医生们都情绪不佳,甚至有流言说蓬莱四号遭到殖民联合体的袭击,某种新式武器把这颗星球当做试验场。我当然知道这是无稽之谈,但究竟发生了什么,没有任何人知道。

我现在还在医疗点,饭菜还是一如既往难吃,而且我的消化系统也变差了——就和这里的下水道一样。老卢前几天还特地看望了我们这群病号,他的精神还可以,就是那张脸黑得吓人。我的一个医生开玩笑说,他那个样子,不像是啃舰队干粮的后遗症,而像是“写了好几年的论文在一夜之间被一字不剩地烧掉了”。这一点都不好笑。

说真的,我现在很迷茫,我不知道你在哪里,我不知道你怎么样,我不知道我们的未来。空地交通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啊,我得上来找你。

到时候我任你处置。怎么处置都可以。

被困在地上的 云

林腾云:

抱抱!

我真的吓坏了,你为什么一直不回我!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你知道我这段时间一直在提心吊胆吗!你知道我这段时间的痛苦吗!你知道我这段时间对你的思念担忧和期盼吗!你根本不知道!你到底死哪里去了!

我也想下来找你啊,但是空地交通已经被彻底封死了,所有的航班都被无限期停航,轨道天梯也全部停运。那些纳米机器人,它们真的太危险太危险,总院的分析结果已经发过来了,它们的设计之先进,以及制造时间之久远,是远超我们想象的——也许,在这颗星球,不,在这个星系形成之时,就已经存在了。

我昨晚做了个梦,梦到这些纳米机器人在这颗行星上泛滥。它们毫无感情毫无意识地清扫这颗行星每一个角落,清除每一个细胞,只要还有一个地方没有被它们覆盖,它们就绝对不会停下吞噬的脚步。它们清扫每一块生物质,却丝毫不触及任何岩层。我想,之前你提到的岩芯分析,那几次演化的痕迹留存,可能就是被这些纳米机器人给打断的。

醒来之后我浑身颤抖。我真的感到害怕。原来江宁星一直不派救援船,而是远程接受数据分析——我们这颗星球,真的不能和别的星球有交流。虽然不确定这些纳米机器人在别的星球上会不会依旧具备这种恐怖的功能,但一旦把它传播到任何一个主要开拓地……我已经不敢去想象这个画面了。如果下一个受灾的是江宁星呢?是幽云双星呢?又或者,是地球呢?

我写不下去了……

泪眼滂沱的 丁思仪

仪: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不在世上了。

是的,地面分析结果已经被我们知晓了。整个蓬莱四号地表所有居民都接到了公告。

具体内容我就不用重复了,这场灾难究竟是怎么爆发的,已经不重要了。氧含量的下降已经宣判了这颗星球上所有开拓者的死刑,但至少太空站还能继续生活,足够支撑两个多世纪。

我们几个一致同意自我终结——我们不喜欢安乐死这个称呼——至少还能够以一个人类的身份,自由地选择自己的命运。

我们去了北方的大裂谷,那里原先有自由繁衍的动物群——都是从各个星球上挑选并调整的食草动物和少量的食肉动物。如今那里已经是真正意义的修罗场,失去了微生物的分解,白骨和残肉覆盖在大地上,就连昔日辉煌的翱鸥群也早已消失不见。

我们去了赤道海,那里目前依旧美丽,只要忽略偶尔浮在水面的死鱼——很快就会有饥肠辘辘的捕食者去吃掉这些死鱼。只是以往随处可见的飞龙掠光景象,再也看不见了。

我们去了当初的那个发掘场。现场早就没有人了,空空如也的地面上,突兀地凹下去几个断层,整个场景就像是古代的一种艺术风格,许多熟悉的物体被刻意扭曲,又以一种杂乱无章的方式拼凑在一起。我感觉非常不舒服,但这已经不算什么了。

我们去了几处航空港和轨道天梯基站。地面被封锁得严严实实,几个防空阵地赤裸裸地扫视着天空,所有的武器都处在激发状态,随时都会朝着不知死活妄图升空的太空船开火。有人打算就这么抢一条船——要么死在去驾驶舱的路上,要么死在升空的路上,但他实际上是倒在老卢的巴掌下的。说实话,我以前没想到老卢真的这么能打。

最后,我们一致同意把我们的飞机设定为自动巡航,所有人都分发了几片药——至于是什么药,对我们来说不重要了。我们只知道这玩意吃下去就睡了——永远地睡过去。没有任何痛苦。

亲爱的,请允许我最后一次这么叫你。谢谢你这一年多来对我的爱,谢谢你这一年多来对我的不满,谢谢你这一年多来陪我的日日夜夜,也谢谢你和我的相遇。我知道我这么做很不负责任,但我不想让你看到我的尸体。不用去找我了,我们的飞机最后会在不知道什么地方,以不知道多高的速度,坠毁在地面。高温会彻底焚毁整个机身,也会让我们彻底火化。老卢知道高温可以让这些纳米机器人彻底失效,至少我们在魂归地球的时候,我们留下来的骨灰,是干净的。

我一直以来都是一个彻底的无神论者,唯有此刻,我希望会有来世。我多希望能再一次迎面撞上你,我多希望能再一次被你掌掴,我多希望能再一次抱住你,我多希望……我多希望我当初没有离开你。

再见了。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我要评论
Q版叶文洁 2019-09-17 11:57
从满怀期待到被未知恐怖侵袭到希望初现再到绝望和诀别,看似平凡的书信却在最后爆发希望破灭的悲壮感,比起堆砌专业术语,动不动扯上全宇宙,空洞的标榜理性和硬度,这样真挚和贴近人性所向往的美好的作品才更让人映像深刻啊。
章北海Didact 2019-09-16 17:27
作者稍微说两句,本来我对纳米机器人设定了一番,后来发现因为一万字限制太紧,写不下…
星陆野狼 2019-09-06 12:50
小清新的狗粮越发沉重,天灾之下暗流涌动,看起来是个现成的电影剧本
科幻作品
微生物失踪
章北海Didact

学校:芜湖市不动产登记中心

学历:本科

专业:土木工程

职业:事业单位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用新颖的方式,写出了科幻中的爱,但啰嗦了一点

2019-09-19 19:00 匿名 ——

爱,远在天边,近在眼前,年轻的科学家,不变的是对科学的执着与向往。本文通过互通信件的模式,让大家了解到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十分新颖有趣,而且步步设计,让人一下子猜不出来事情的全貌,在之后的事情揭晓了之后,信的作者还留下了一个遗书,悲壮的结尾。中间的部分甚至感动人心,在明知自己回不来的情况下的信件格外的珍贵,也格外令人惋惜痛心。这样的故事是真正将科幻融进爱情,使得故事更加的凄美动人。唯一有一点小不足就是纳米机器人的设定没有具体些,写出来的话应该更会增加一种科幻独有的悬疑同时和故事主线形成对比。

2019-09-15 21:30 谭景天 ——

本文以一对恋人的视角讲述了发生在一个星球上的灾难。在叙事方式上,作者并没有选择从宏观的角度、以俯视的方式展开故事,而是从人类个体出发,自下而上的、通过无数细节组合在一起,描绘出了灾难的全貌。而信件的形式更加直接的展现出了人物情感,也使读者能够身临其境地体会到主角经历的一切痛苦与绝望。

2019-09-14 00:38 匿名 ——

非常真挚的情感,丝线一般织连起所有分段。穿插着的是爱和思念,推动的是故事情节发展。微生物被纳米机器人全部清除干净的设定为文章整体铺了路,没有了微生物整个生态系统很快就会崩溃。但纳米机器人的能源和增殖的能量是怎么来的并没有解释。

2019-09-06 21:50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