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独狼
飞碟来了   
得票 0 阅读 190 评论 0

【摘要】世界上最后一匹狼,能不能被人找到?

“真不明白,你干嘛要在来这种冰天雪地的地方,这不是遭罪吗!”

眼前这个驾着雪橇,包裹的严严实实的人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猎人,他在这片山区生活了半辈子,但是随着气候一天天变冷,林子里的动物也越来越少,严寒更是让这些山里人家难以生存,在政府的动员下,他们只能搬到温暖的南方。

“大爷,您真的看到过狼吗?”

“我哪知道啊,我也是听别人说的,说在这片地方林子里的足迹,都好久之前的事了,反正我是十几年没见过了,可能早就死绝了,就算有,即使不冻死也要饿死了,现在的山里连个活物都见不到,像那野生的老虎,我小时候就已经灭绝了,现在也只能在南方的动物园里看到了吧。”

雪橇上坐着的年轻人,将身上厚厚的防寒服紧紧地拉了几下,包裹住衣服间的缝隙,阻挡着往身子里侵袭的寒气,可这样还是不能解决问题,只能按下衣领上的按钮,启动防寒服自带的加热装置。

“真是冻死人了,现在北方真的是待不住了,就连那么抗冻的老毛子都开始搬家了,再这样下去,地球上可真的没法子住人了,全冻成冰棍了。”老猎人啪啪挥了几下鞭子,马铃叮当,在猎猎寒风中回响。

“天灾来了挡也挡不住,十几年前还说什么全球变暖,可到现在完全倒了个,你说这怪不怪,都说什么人定胜天,这老天爷要是能让你猜透了,那就不叫老天爷了,你说是不是?”老猎人很是健谈,不过都是抱怨的话,在这片土地上住了这么久,肯定是有感情的,几代人靠山为生,猎过猛兽,采过药材,也遇到过难以为继的困难日子,也都挺过来了,到了这一代却要他背井离乡,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

听说还有老人宁可冻死也不远离开的,最后还不是被政府的人给抬走的,这样的事在几年前经常有报道,就像以前强拆钉子户一样,只不过这次是理直气壮,几个年轻力壮的大小伙子七手八脚,哪怕是个壮汉都招架不住,更不用说年老体弱的老人了。

梁明是个地地道道的南方人,按以前的道理,对南方人来说,雪应该是一种很稀奇的东西,第一次见到就像小孩子收到生日礼物一样,高兴得不得了,但对他来说,或者说对现在的南方人来说已经不适用了,全球变冷,小冰期的开始已经让世界进入到了凛冬,严重威胁到了人类社会。好在科学家对此早有预测,政府在百年前就开始实行的对策。

“现在往南跑,等再冷些能往哪跑。”老猎人一甩鞭子,雪橇的速度又快了一些,将飞起的雪花甩在了后面。

“还没那么糟糕。”梁明说了一句,又赶紧把脖子缩了回去,尽管现在南方冬季气温最低会降到零下十几度,但和这里白天就零下近四十度的温度相比,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

“你这个样子,还是别去了,这么大个林子,你又是一个人,太危险了,万一迷失在里面,根本来不及救人。”老猎人嘿嘿一笑,劝他放弃这次计划。

“不行,准备了这么久,都走到这了哪能停下。”梁明脾气也是执拗,其实这次也是和研究所的同事赌气才从大南头跑到了北头,没有一点收获,他怎么能甘心。

前方漆黑的深林在白色雪原的映照下显得更加幽邃,深沉,一眼望去让人望不透,目光好像深陷在一大缸墨水之中。这些极其耐冻的针叶树木如同一个个战士,在这里屹立了近百年,无数次迎击狂风暴雪而不倒,如今也将要迎来它们的末日了,严寒将会成为送它们最后一程的刽子手,零下五十多度的最低温度已经到了它们能够忍受的低温极限,而这个数字还不是最后的终点。

“小伙子,我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再往前雪太深了,过不去了。”老猎人停下了雪橇,远眺森林,轻叹了一声,似有些心痛,“小时候我还和父亲进山打猎,现在连只鸟都找不到了。”

“大爷也别伤心,林子里的动物全都给政府保护起来了,等天暖和了,都会回来的。”梁明穿上踏雪板,一脚踩进柔软的雪地里。

“都关笼子里了,那还是野生的吗,跟栏里的牛羊有什么区别,”老猎人一甩手,把雪橇马掉过头来,准备回去了,“反正我这辈子是看不到了。”

“大爷不要忘了三天后来接我。”梁明背起半人高的登山包,打开了头盔上的摄像头,打算从现在就开始记录下他的调查行程。

“记的,记的,忘不了的,你自己也要小心。”老猎人说道,他对梁明这次行动并不看好,觉得只是在白费力气。

今天是难得的好天气,阳光毫无阻挡的直射下来,反射在无暇的雪地上刺得人眼睛生疼,梁明不得不抽出墨镜带上才好受了一些,掏出小巧的卫星定位装置确定了出发位置的坐标,这才迈开步子向着丛林进发,时间不多,他也希望此行能够有所收获。

这一片林场曾经是一群西伯利亚森林狼的地盘,它们本应该生活在更北的区域,因为天气严寒而南下迁移到了这里,此后虽然有人见到过狼群的足迹,但在温度进一步降低,当地居民开始搬迁后就再也没人见到过它们的踪影,据猜测它们并没有继续南下,而是永远留在了这片森林中。

或许大家都是这样认为,但梁明不信,因为就在半个多月前一位从这里离开猎人说,他在森林边缘看到了狼的足迹,尽管只有一匹狼的脚印,但也证明还有狼在这片地区出没,或许狼群并没有彻底消亡,而是顽强地适应了严酷的低温。

抱着一丝希望,梁明请求上级能拯救这最后的一匹野生狼,但却遭到了拒绝,理由是物种基因库已经保存了地球上几乎所有的生物基因样本,没必要再捕捉活体生物标本,说白了就是不值得投入多余的人力物力搜索一匹可能早就冻死的狼。

可是梁明没有放弃,尽管人类在赤道附近建立了生物保护中心,收集了种类众多的生物,但他还是想去北方将它带回来。其他的同事也劝说他,只要有生物基因存在,等到气温回升后,以现在的科技手段还是能让这些生物重现的。

梁明反驳道:“基因技术复活只能算是让它们从纸面变成立体,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不可能回到它们身上。”于是,倔强的梁明仓促准备后独自一人踏上了北方的旅程。

这半个月,北方的环境更加恶化,最低温度一次次刷新了纪录,地面上的雪冻得坚硬即使不穿踏雪板也不会陷下去很多,敲了敲黑色干裂的树干,梁明吐了一口气,这些极其耐寒的树木已经濒临死亡了。

“那匹狼还活着吗?”梁明的心里变得有些不安了。

他首先来到报告出现狼的足迹的小村子,可是这里早就被冰雪埋没,只有几条黑色的屋脊横亘在白色的雪原上。目光转向不远处的老林,看样子只能进去搜索了,梁明拉下面罩,吐出一口白气,面对无边无际的林海,他感到了一种无力。

深林之中,除了风声就只有脚下一步一声的“咔吱”与梁明相伴,随着时间的推移,梁明的心里变得越来越失落,唯一驱除它的办法就是把目光锁定在手中的屏幕上,这个像平板一样的仪器是一台扫描仪,可以轻易扫描出几米厚的雪层下景象,他当然不能指望目标能突然现身在他面前,或者发出狼嚎来指引他。因此只能靠自己去搜寻,期望能找到一些狼吃剩的残渣,或者粪便,来证明它们存在过。同时一架小巧的无人机在天空中盘旋希望能够有所发现。

一直低头前进,梁明都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虽然天色渐黑,但白雪的反射仍然使林中十分明亮,现在他要准备过夜了。

也没有必要搭帐篷,拿一把铲子直接挖下去就能有一个不错的容身之处,有身上这一套自带保暖装置的衣服,只要保持空气流通,在零下六十度的低温下也能安然度过一夜。

第二天,气温似乎又降低了,梁明继续向着深林中前进,为了能够在第四天返回起点,他开始折向南边前进。

一天下来仍然没有任何发现,他的无人机在一阵大风中被吹落,无法使用了,低温严重影响了电子设备的工作性能,不知是不是错觉,梁明感觉衣服里的温度有些下降了。今天天早早的黑了下来,因为厚重的铅云布满了天空,似乎是暴风雪将要降临的征兆,梁明也只能一边挖着雪洞,心里一边祈祷着明天是个好天气。

可是天不遂人愿,当天夜里狂风四起,可怕的暴风雪呼啸着席卷了大地,若不是梁明及时醒来,恐怕就要被永远的埋葬在这冰雪之下了。

细小的雪粉漫布在空气中,能见度不足五米,气温也降到了零下七十度,而这时梁明才发现,他衣服里的加温装置似乎出了问题,没办法提供太高的温度,只能维持在一种不冷不热的状态,毫无疑问这个时候暴露在暴风雪中是一种错误的选择。

梁明只能被迫躲在雪洞中,可是一上午过去,暴风雪没有丝毫消退的迹象,而他的身体则已经感受到了寒冷的侵袭。

“必须要先回到与老猎人接头的地方。”这样等下去不是办法,梁明终于下定了决心。

风中夹杂的冰晶和树枝啪啪地砸在脸上,梁明拄着登山杖迎着瀑布浇头般的大风前进,抬头看去白茫茫的一片,只有身边漆黑的树干能成为他可以倚靠的伙伴。

脚尖已经失去了知觉,好在手中的卫星定位装置没有问题,才能让它指引正确的方向。梁明看了一眼坐标将其揣进了衣服里面。

一步踏进雪中,梁明脚下一空,整片立刻雪地塌陷下去,仿佛是落入陷阱的猎物,心中顿感不妙,可他的身体已经失去平衡向下坠落,周围也没有什么可以抓住的东西,只能眼睁睁望着天空远去。

重重的落在地面上,下面没有积雪也没有落叶缓冲,只有一片乱石碓,好在厚实的帽子保护了他的头部,即便如此他的脑袋还是受到了不小的撞击,晕乎乎的,眼前也是一片模糊,更糟糕的是滑落下来的积雪压在身上,像是压了几个沙袋,梁明想要起身却难以动弹,双手没有被完全埋住,可也是不听使唤。

冰冷的雪花打在脸上,冷意渗透到皮肤下面,刺激着梁明的神经,然而,他的眼皮却是越来越沉重,四周的景象逐渐暗淡下去,似有一双手将他拉入黑暗之中。

“要死在这里了吗?”这是梁明昏迷前最后一丝念头。

光线暗淡的山洞中,一小堆篝火安静地燃烧着,营造出了一小片温暖地带,小小的火苗中干枯的树枝迸裂,释放了热量,被燃烧成黑炭,再变成一地灰烬。洞口处被积雪掩埋了一大半,但也因此阻挡了寒气的入侵,向外望去,风雪在一片漆黑中飞舞,肆虐着大地。

也许是有冷风倒灌进来,火焰剧烈摇动起来,仿佛将要被吹灭,梁明的身子如同一弦弯月半围着篝火,冰冷的刺激一下子让他从睡梦中醒来,抬起头双眼朦胧看了一眼,然后脑袋一歪倒在背包上,但脑海中一激灵,猛地坐了起来。

“好痛!”

梁明拍拍昏沉沉的脑袋,记忆变得有些模糊,想不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紧闭着眼睛想要把一切都想起来,终于他想起来了,他是从高处掉落,摔倒了头,又被雪埋住了。

“我怎么在这?”梁明整个脑袋都在胀痛,恐怕是轻微脑震荡。

“你醒了,感觉怎么样。”

“还好,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只是……,嗯?”梁明下意识地回答道,可突然意识到,这深山老林中怎么会有其他人。

一扭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眼花,面前呈现出的一个模糊地轮廓,那不是人的,是,看上去是一匹狼。

使劲挤了挤眼睛,再次看去,结果确定在他面前的就是一匹狼,虽然他来到这里就是为了寻找狼群,但当真正面对时,他却有些害怕了,身体往后挪了一下。

“是你在说话?”梁明快速眨了两下眼,不确定地问道,小小的空间里除了他和这匹狼,再也没有其他的活物存在了,难不成是自己幻听了不成。

“当然是我。”那匹狼歪着脑袋,张着的嘴没怎么动,口中却发出人的声音。

“你不是真的狼,”梁明旋即醒悟,随之而来的是一种失望感,“是你救了我吧。”

“不错,在这种天气里,要不是我发现你,你恐怕就冻死在这荒郊野岭了。”

“谢谢你。”梁明的视野清晰起来,看清了和他对话的这匹体长超过一米的巨狼,灰、白色的毛发斑驳混杂越向腹部颜色越浅,厚厚的皮毛可以抵御北方的低温,结实的骨骼和强健的肌肉可以让它长时间的追逐猎物,犹如剃刀一样的牙齿和爪子可以轻易在猎物身上撕开伤口,让其失血过多而死,再加上群体行动,可以让狼群捕获体型比它们大几倍的猎物。

这是一匹西伯利亚“狼“。

“你到这里来做什么?人类应该都迁移到温暖的南方了。”这次轮到狼来提问了,它衔起几根树枝一晃脑袋丢进篝火,让火焰再次旺盛起来。

“我只是来调查的,希望在野生狼灭绝前留下最后一笔资料。”梁明想到了自己背包里的麻醉枪,只要一枪就能让一匹狼睡上几天,本来他是想带回去一匹狼的,不过看现在这个样子,是不可能的了,因此也不用说出来了。

“现在还有没有野生的狼存在?”

“没有了。”狼晃了晃三角形的大脑袋,“早在十八年前就已经彻底灭绝了。”

“那你又是怎么回事?”

从这匹狼的口中,梁明知道了在七十六年前,一批生物学家为了能在冰川纪的物种大灭绝中收集各种野生动物的资料,与人工智能研究者发起了“野性回归”计划,他们将人工智能和生物仿生技术结合,制造了大量栩栩如生的仿生野生动物,并将它们投入自然,来收集各种生物的数据。

根据体型的不同,仿生动物的使用寿命和智能程度也不同,小型仿生动物的智能较低,远比不上狼、虎、熊这样的大型动物,当然生物学家的研究重点还是放在群居野生动物上,比如狼群的活动规律,生活习惯,社群关系等,而眼前这匹狼就是那个计划中的一个。

这匹仿生狼的编号为WSK—893317,是“野性回归”计划中最后一个产品,也是智能程度最高的,与人对话完全是小菜一碟。它被作为一匹流浪狼放入北方丛林,融入狼群之中,并记录下资料,甚至它还曾经一度成为了狼王,不过由于无法繁衍后代,只能离开狼群。

WSK—893317的一生就在流浪,融入狼群,收集资料,再流浪中度过,从一个狼群到另一个狼群,兢兢业业履行着它的职责,每两年它都会到固定的地点向研究人员递交数据,这一干就是近六十年。

只是“野性回归”计划早在五十多年前就被叫停,转而由基因种子计划所代替,于是众多的仿生动物也像WSK—893317一样被遗弃在野外,任其自生自灭。其实WSK—893317的智能比它的创造者想象的更高,在计划停止几年后,就了解了一切,它没有回到人类身边,而是义无反顾地回到了森林,回到了狼群。

“基因收集吗!”WSK—893317转了一下耳朵,前爪在地上刨动了几下,尾巴一卷贴在了身侧,“看来狼真的是灭绝了!”

梁明盯着WSK—893317有些出神,真的有些难以相信面前趴着的竟然是一匹人造狼,“还没有,我们不只是收集基因,也有狼群被转移到南方保护了起来。”梁明听到它如同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的感叹后,有些诧异,很难想象这是从一匹狼,一个人工智能口中说出来的话。

“那和狗有什么区别!”

被一匹狼噎了一句,梁明有些无话可说。是啊,冰川纪会持续上万年,没有优良基因的注入,也没有自然法则的优胜劣汰,被圈养上万年后,失去野性的狼和狗又有什么区别,这样的话,自己千里迢迢来这里的意义又何在呢。

洞穴中陷入了寂静,梁明抬头盯着洞顶,狼盯着跳动的火焰,一人一狼就在这样一个暴风雪之夜默默地思索着什么。

“你要不要和我回去?”这是一次试探,梁明知道WSK—893317收集的资料十分宝贵,他希望能带回去保存,为以后狼群的野外驯化提供帮助。

长长的狼嘴在空气中画着弧线,它的反应没有出乎梁明的意料。

“那能不能把你保存的资料复制给我一份?”

“可以。”WSK—893317转过头,一人一狼目光对视着,梁明可以再它的眼中看到一抹睿智,而在更深处则潜藏着一股野性的冲动。

“不过,相对的你要帮我一个忙。”对面的狼从容地提出了他的要求,似乎是早有所准备。

“是什么?”

“帮我关闭我的智能运算核心。”

“嗯?”梁明没听明白它的意思。

“我想成为一匹真正的狼。”WSK—893317站起来,盯着梁明,像是盯着一个猎物,让他感到了一丝威胁,“我终究不属于人类一方,这里才是我的归宿。”

“这是你的答案。”梁明明白了它的意思,眨了眨眼。

“是的。”

“我可以抱抱你吗?”梁明沉思片刻说道,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但看到WSK—893317样子,他又把所有的疑惑都咽了下去。他不知道WSK—893317是什么样的想法,或许对人类并没有好感,试想任谁被父母抛弃半个世纪,心中都会有些怨气吧。

WSK—893317愣了一下,低着头颅呜咽了一声,修长的腿在火光的映照下摆动,背部厚实流畅的线条随着脚步起伏,如同一个踮着脚尖的的舞者,走到梁明身边卧了下来,将长嘴埋进了他的的怀中。梁明双臂抱住狼的身躯,轻抚着坚硬顺滑的皮毛,一股怡人的温度传到掌心,“这是一匹真正的狼。”

“你……,你为什么不愿回到人类身边呢?”梁明两根手指搓着一撮狼毛轻声问道。

得益于以假乱真的仿生学技术,“回归野性”中制造的仿生动物从外表上看几乎没有瑕疵,大型的仿生动物甚至可以像真正的动物一样进食,饮水,获取能量水分,受伤了会流出人造血液,并自动修复再生,再如WSK—893317这一身厚实的皮毛也是会生长脱落的。

“我为什么要回去?”WSK—893317耳朵一下子立了起来,反问道。

WSK—893317的问题让梁明一下子愣住了。

是啊,它为什么要回去呢?只因为它是人类制造出来的吗,因为它是人工智能就一定要服从人类?应该不是这样的,WSK—893317是独立的,尽管有着狼的外表,却如同一个自然人有着独立的思想,有能力做出自己的决定。不对,梁明摇摇头,这不是它留下的理由。

站在WSK—893317的立场来看,人类是什么呢?父母?上帝?亦或仅仅是制造者。梁明无法猜出WSK—893317的想法,毕竟两者处在完全不同的世界之中。

梁明的思维像是陷入了沼泽变得迟缓起来,眼中有些迷茫,目光凝滞,仿佛灵魂被抽走了一样,想到最后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提这个问题了。

硕大的狼头扭转过来,两只眼睛幽光四射,盯着梁明的脸,随即梁明似乎听到了一声叹息。

“你真的觉得我像一匹狼吗?”

听到它的话,梁明的瞳孔张开,霍然发出一道闪光。

“确实,以我现在的外貌,谁也看不出我只是一个披着狼皮的人工智能,但我可不是那种只会遵从指令,被人类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廉价工业品。我是不一样的,你知道,我有能力决定自己的去留。”

 “人类是我的父母,给了我狼的身体和人类的灵魂,不过人类不会把我当做人类来看,而它们不同……” WSK—893317 边说边回忆着什么,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升腾的火苗,“自那一天起,我就已经从人类束缚中得到了解放,我作为一匹狼生活太久了,我也认为自己是一匹狼了,认为自己已经完完全全的融入了这边的世界。”

“不过这还不够,我想要成为一匹狼,一匹真正的狼,只是保持现在这个样子还远远不够,要变成真正的狼,我必须彻底放弃人类给我的灵魂,以狼该有的姿态生存下去,这才是我应该在这个世界存在的方式。”

“这就是我以人类的思考方式做出的结论。” 说着,WSK—893317抬起胸膛,高昂着头颅,透露出一股桀骜和野性。

“你要忘记这一切吗?”梁明吐出一口气,吹到它的耳朵上,让其本能地抖动了一下。

“不是忘记,”WSK—893317口气坚定,“失去了灵魂,并不意味着忘记,也不等同于死亡,放弃的只是不属于这个身体的灵魂,即使没有它,很多东西都还在,而且以后这个身体里还会诞生出新的灵魂,那才是真正属于我的灵魂。”

“你将是我记忆中最后一个人类,我相信我会记得你的。”WSK—893317站起身子,抬起右前爪放在了梁明的心口注视着他说,“以一匹狼的身份。”

怔怔地望着眼前这个不是狼的,即将成为一匹狼的狼,梁明说不出话来,只能下意识地抬起手轻轻抚摸着它,一下又一下……

洞口之外,风雪呼啸遮蔽了天地,明灭不定的火光在黑白交加的夜中跳动,一人一狼和平地抱在一起,静静地等待着。

第二天,暴风雪退去,抹平了一切痕迹,又给大地覆盖上一层厚厚的棉被。梁明挖开洞口的积雪爬了出去,转过身望着深邃的山洞,在洞的尽头,一匹灰色的狼正在沉睡,梁明没有等他醒来,只是深深地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开了。

梁明放弃了与其相认的想法,他知道等这匹狼醒来后,它将不会再有思维,也不会再有WSK—893317这个编号,有的只是这七十年来积累而成的狼性的本能,它将成为这个星球上最后一匹狼,一匹有着自由灵魂的狼,它不该再次被人类打扰。

端着卫星导航,梁明很快就走出了老林,光滑如镜的雪原上,远方,一个黑点伴随着清脆的铃声正在一点点放大。

突然,身后幽静的林海中传出一声高亢悠长的狼嚎,自由而高傲,直冲云霄。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独狼
飞碟来了

学校:西南民族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对外汉语

职业:辅警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出乎意料精彩的末世背景科幻。作者借冰河期再次到来时的“人狼对话”展现了对环境、自我以及归宿的一系列思考,想法独到,语言描写也是流畅自然的。

2020-11-09 00:05 巨星海 ——

文字功底很好,但故事逻辑不自洽。人物的言行不是自然发生的,而是作者强加给人物的。

2020-11-08 11:40 匿名 ——

文字尚可,但总体来说科幻味道不过浓厚。

2020-11-06 21:32 匿名 ——

这篇作品可谓是在科幻背景之下的《野性的呼唤》,尽管背景有了相当大的变化,但是内核依然是人所赋予的产物投身于自然以寻找其价值的故事。虽然简单,但是在未来背景下,独狼的选择实则是多了一份浪漫感与宿命感。

2020-09-21 23:4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