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忆往昔:飞船
梵帝森   
得票 22 阅读 276 评论 0

【摘要】过不了多久,飞船将会陷入瘫痪状态。如果无法找到下一个中继站,他们将直接暴露在宇宙辐射中,痛苦地死去。

“爷爷,今天您还没有跟我们讲故事了。”

“哦呵呵~”

爷爷笑呵呵地抚着雪白的长胡子,一脸慈祥地看向坐在自己身旁的两名小孩,一男一女,他们长有一张非常端正的脸面,骨骼细长,小小年纪估摸已有1.7米高。

“爷爷,您就快说了。”女孩撒娇道,刚才男孩让爷爷讲故事,爷爷却只顾在那里笑,这让女孩很着急。

“好好好,你们想听什么故事啊?”

“我们想听听关于地球的事情。”男孩一脸渴望地说道。

“嗯——”爷爷沉吟片刻后,“好,今天我就跟你们讲一个关于地球的故事。这个故事是从一对男女开始的。”

故事一

她衣着朴素,没有半点妖艳。盘旋的发髻下留着蓬松却显得有点稀疏的刘海,隐约之中会看到平滑的额头。眉毛微弯,弧线正好;睫毛平伸,细柔飘忽。水灵汪亮的眼睛略带笑意,柔弱似水的目光稍有妩媚。

她脸戴面纱,但丝毫不掩其皎洁的面孔。面纱下的尖摆,随着她轻幅度的摇动而轻盈飘扬,像一只美丽的蝴蝶在飞翔。

此时,她正端坐在古琴后面,娇弱的指尖拨动着丝韧的琴弦。琴声犹如一阵清风,吹拂着,带动着万物,悦耳动听。

馆内,在坐的基本上都是些自命不凡的风流才子。他们目光都投向女子,脸上的爱慕之情丝毫不作掩饰。他们把酒言欢,不时还会对着女子指指点点,点头示好。更有甚者激动得站立起来,手把酒杯,笑吟作诗。

一人起头,多人呼应。

一人诗罢,另人便起。

风流才子们一杯水酒下肚,随即昂头扬手,目光直指女子,然后动口慢音,神态似模似样。

不知所云,众人却放声叫好。一连哗声,馆内吵闹不已。

如此纷扰的环境,唯独一人静坐其中。他衣着破旧,但不失整洁大方。他气宇轩昂,却身影落魄。只见他闭目聆听,好像耳边只有那优美而又显得幽远的琴音。他端起左手中的杯茶,细细呷上一口,畅爽的感觉配合着动听的音律,仿佛如神灵丹药般治愈了他内心的哀愁。突然,音律一变,轻快中渗杂着尤为显得纷乱的哀痛,好像在演绎着他自己的人生。刹那间,他眼睛睁开,目光下意识地移向女子。

下一刻,俩人目光相碰。没有躲避,俩人静静地对视着,心神中进入了一个只有他们俩人的世界。

没有纷争,只有那平静安逸的世界,只属于他们俩人的世界。

……

女子嘴角平伸,纤弱的指尖一停,然后骤然划动,音律粗中带细,豪气而又悲壮。

他顿时从失神中慌乱惊醒,慢慢地,他双拳紧握,呆滞的目光顿时变得明亮。

……

一曲终了,唯有他起身想离开。他轻折着一张宣纸,然后压在茶具下面。他看了眼女子,女子也在看他。他点了点头,转身便走。

女子一急,立马从台上小跑而下,浑然不顾旁人那惊讶的目光,然后跑来到他身后,喊道:“公子请留步。”

他停了下来,背对着女子,没有说话。

女子拿起他留下的纸张,轻轻打开,一幅用茶水蹭着墨粉即兴画出的“花蝶图”便映入眼帘,栩栩如生,入眼便感觉眼前这只蝴蝶像是活生生地飘飞在面前一样。

“好漂亮,这是送给我的吗?”女子问道。

他还是没有回答。

“你为什么不敢转身来看我?是因为我长得很丑吗?”女子带有点诉冤,追问道。

“不,你很美。”他没有回身,直接答道。

“可是为什么你不敢看我?”女子继续问道。

“因为,我怕我看了就舍不得离开。”他回答道,他笑了笑,显得十分沧桑。

女子身体微微一怔,眼睛顿时布上一层白雾。

“我们之前是不是认识的?”女子幽幽地问道。

“不!”他拉长地叹声道,“你我不过萍水相逢。”

说罢,他对着后背摆了摆手后,便提步离开,很是洒脱,又显得沧桑。

女子手抬起又放下,欲言又止。她呆呆地看着他的背影逐渐远去,视线越来越模糊。忽然,一滴泪水从眼角处溢出,慢慢地顺着脸颊滑落……她没有去擦,就这样任凭泪水沾湿面纱。

最后,她抽泣着说道:“我好像记起了你!”

……

“好可怜啊,那个姐姐肯定很伤心了!爷爷,那个男的为什么不肯去见她,他们之前应该就已经相互认识的啊?”女孩心疼地问道。

“你别插话,爷爷接下来肯定会讲到的。”男孩不满地瞪了一眼女孩。

“诶,小森,怎么能凶妹妹的啊?”爷爷绷着脸面说道。

“就是,哥哥他就喜欢欺负人,哼,我讨厌他。”

“好了,小灵,你就别生气了,我不说你了,总可以了吧?”

“哼,这还差不多。”

“那我继续说下去了。”爷爷见哥妹俩相互和好后,又抚着雪白的长胡子继续说道。

故事二

他迎着劲风骑着骏马,在夜雨中驰聘,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会冒着如此恶劣的天气赶路,只知道他看上去非常焦急,像是下一刻就会发生他追悔莫及的事情。

“驾,驾……”

他急促地叫喊着,左手拉着缰绳,右手用力挥动着手中的藤鞭,双腿紧紧地夹着骏马的腹部。骏马的蹄子践踏着街道上的水洼,所过之处均带飞了泥水,让旁人不由得紧急躲避。旁人对着骏马背上的人影叫喊着、咒骂着,声音在雨中飘荡而消逝,没有引起后者的注意。

“让开!”

他扬着手中的藤鞭叫喊着,试图提醒着盲目穿梭的行人。他的喊声有效了,行人在他的叫喊声中收回注意力,然后纷纷往一旁躲避开来。要不是这场大雨来得迅猛,由不得人有半刻准备便砸向地面,街道上恐怕不会有任何行走中的路人——大家都恨不能躲在家中避雨。

街道上,防雨的灯笼照耀着昏暗的地面,原本喧哗的世界已经沉寂,宵禁提前开始了,许多店铺都陆陆续续关门。可是他依旧在街道上,不同于前不久,现在的他下马了,手中牵着骏马来到一处破旧的府邸,从恢弘的设计可以知道,这座府邸曾经有过非凡与辉煌,但是他无暇顾及府邸如何,他将骏马系在府邸大门旁的一处角落里头,随后推开大门。沉重的木门发出一股古老的声音,在“哗啦啦”的雨声的衬托下尤为显得洪亮。

看着前院的花园早已杂草丛生,他稍微停顿一下,随后便顺着廊道,借着头顶挂着的灯笼的灯光而径直往后院走去。来到后院,他终于发现府邸中人,只不过,当他看到人群中一个单薄的身影静静地坐在椅子上,憔悴的面容没有半分血色之时,他终于忍不住跑了过去,一把跪在其面前哭喊着:“夫人,是我对不起你啊。”

“起来,男儿膝下有黄金,你向我一个弱女子下跪,成何体统!”女子喊道。她吃力地站起来,伸出双手扶起他,他也没有犹豫就站起来,然后搀扶着女子坐回去。他不想自己夫人的身体再受到不必要的伤害——她受的伤害已经够多的了。他挥手支开围在一旁的仆人,才俯身认真审视着自己的夫人。

“还记得5年前,你离我而去的场景吗?”女子拉着他让他坐在自己身边,然后开口问道,看到他身体明显一怔,然后挤出一个微笑来继续说道,“你说,你我不过萍水相逢。那一刻,我的心就像是被刀割一般疼痛。”说到这,女子忍不住流下泪水。

“夫人!”男子激动地摇头喊道。

“你让我说。”女子说道。

女子吸了吸鼻子,没有抬手擦掉脸上的泪痕,她停顿下来,然后直直地看着男子,继续说道:“当时,我看着你离开的背影时,我终于想起了你,想起了我们小时候约定的婚约。我知道,当时你是不想连累我,不想让我跟着你一起受苦受累。你还记得当初你送给我的那幅花蝶图吗?”

终于,女子拿起手中的纱布轻轻地点了点自己的眼角处。

“记得,5年来你一直都珍藏着,你担心图纸回潮而损毁,还绣了一幅一模一样的刺绣,你说要将这幅刺绣留作日后给我们孩子的礼物。”男子回答道。说到最后,他终于动容了,禁不住抽泣了起来喊道:“夫人,我们不要说了,好吗?”

“不,我要说,要不然我就没机会说了。”女子语气平静地摇头说道,“相公,有件事情我想跟你说。”

“夫人,你说,我听。”男子深吸一口气,回应道。

“昨晚,我梦见了我们的儿子,他喊了我一声‘娘亲’,我当时笑着醒了过来。这是不是因为我寿命将尽,儿子来找我了呢?”女子微笑着说道。

“夫人,我不允许你这样子说。”他起身将女子抱进怀里,痛哭着喊道,“我们不说这些了,我先扶你回房。”

“不,我不想回房间,我想在这里坐,听听外面的雨声。”女子摇头拒绝道。

“那好,我陪你一起听。”男子迁就地说道。

“相公,你知道吗?我刚才跟你说那么多,就是希望在我离开之后,你能够将我放在你的心上,永远永远不会忘记!我不希望我之前的遭遇发生在你身上,因为那个时候我已经不会出现在你面前,重新让你忆起。”女子平静地说道。

“不会的,不会的……”他泣不成声地喊着,用脸面磨蹭着女子的秀发,视线早已经模糊不清了,“夫人,你不会有事的,我还要你陪我度过下半辈子,我不要你有事,我不要……”

……

“呜呜——”女孩听着听着,忽然忍不住哭起来。

“小灵,你别哭了。”男孩安慰道,“爷爷的故事还没有结束呢,他们肯定不会有事的。”

“嗯,小森说得对,故事还没有结束呢。只不过,……”爷爷刻意停顿了下来,目光慈祥地看向身旁的哥妹俩,“有时候,命运就是这样。”

“那姐姐的命运会是怎么样了?”女孩用她那只纤细的指尖抹去眼角处的泪水,问道。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想把这个故事讲完,让你们自己去想象,你们说好不好啊?”

“好!”哥妹俩异口同声地回答道。

故事三

哀乐缓缓响起,他披着寿衣静静地站在坟前,墓碑上新刻着几个鲜红的大字,大字旁附上一段碑文。当哀乐渐渐消逝后,他遣散了送葬队伍,有很多不愿意走的都被他赶走了,他给了每个人一笔遣散费,已经花光了他的所有财产。他独自一人来到墓碑前跪下,双手颤抖着抚摸起墓碑上那几个鲜红的大字,眼泪无声落下,滴落在黝黑的泥土,像是在诉说着自己心中的苦痛,也在滋润着干枯的灵魂。

天色骤然变暗,他依旧跪在坟前,低着头在哭诉。大雨伴随着他的眼泪落下,砸打着他憔悴的身影,他俯身下去,将自己的头枕在泥土上。黑云压顶,大雨没有丝毫减弱反而有种越来越大的趋势。也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他才无力地在雨中站起来,摇晃着的身体摇摇欲坠,似乎下一刻就会被大雨刮倒。

迎着风雨,他提着沉重的脚步走回家,偌大的府邸空无一人。他站在内院门口,看着大堂内的座椅,眼泪又再次落下,浑然不觉身后慢慢走近一个人。

“王兄!”一道声音在男子身后传来。

来人站在他身旁,伸手按在他的肩膀上,宽大的衣袖迎风飘扬,轻轻地拍打着他身上的寿衣,像是在抚慰着迷失的灵魂。

“主公。”他侧头看向来人,尽管他表情呆滞,但是他依旧还是恭敬地转过身来对着来人抱拳喊道。

“恩,王兄,不必拘谨。”来人双手扶起他,然后安慰道,“王兄,我没能及时赶来为大嫂送行,心中愧疚万分啊。”

“主公,我……”他泣不成声地抱头痛哭着。

“是我对不起你,你为国家付出那么多,我却无法为你做什么,是我对不起你们啊!”来人满脸悲伤地说道。

“不,不是的,主公,我……”他猛地摇头回应,可是却不知道该如何表达。

“要不是战争,你和大嫂也可以相伴终老。……王兄,走,我带你回家。”来人叹了一口气后,说道。

他回头定定地看着大堂内的座椅,像是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等过了一会儿后,他毅然跟随着来人走出前院,然后上了来人的马车,随着大队一起离开。

忽然,世界瞬间变化,眼前的景色转换到了一个杀戮纷乱的战场。战场上,一个身穿将领铠甲的身影骑着骏马领着士兵冲锋陷阵,所过之处,满目疮痍。厮杀不断,地上不断倒下残缺的尸体,零散的碎肉无声诉说着战争的残酷。直到最后,战场上只站立着几个狼狈的身影,其中就有他。他身上的铠甲已经破碎,肉体的创伤还在不停地冒血,他用手紧紧地捂住自己腰身的伤口,满是胡渣的脸上迎着风沙。他凝望着战场上黄沙片甲,嘴角处动了动最后终究没有喊出声来。他回身看了一眼跟随在自己身后的几名士兵,说道:“我们回家!”

他提步向前,没有留恋战场上的胜利时光。他脚下避开地上表情不堪入目的尸首,无论是己方还是敌方,小心翼翼却都充满敬意,哪怕其中就有死在自己手中宝剑之下的敌人,同时也交代自己身后的士兵务必做到自己的要求。他迎着西斜的夕阳走去,并没有留意到夕阳红中的黑点。

黑点慢慢变大,由点及线,由线到面,由面成体,逐渐成形。直到黑影降临在他前方,他才发觉其中的神秘。他看着椭圆的柱体静静地悬浮在前方,表情一下子惊呆而不知所措。

“将军,这是不是敌军的援军?”士兵紧张地问道。

他回头看向自己的士兵们,看着后者惊恐的神情,一脸坚决地巡视着每个士兵的眼睛,说道:“或许,今日便是我们兵败的时刻,但是,尽管我们只剩一兵一卒,我们也要为国捐躯!”

“愿追随将军!”士兵群声喊道。

“好!”他抽出自己的佩剑,指向空中的椭圆柱体,高喊着,“冲锋!”

下一刻,静静悬浮着的椭圆柱体发出一道白光,白光照射在他身上,他瞬间便消失在空气当中,士兵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什么而一下子就呆滞在原地。就在士兵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椭圆柱体也消失不见了。

……

“爷爷,那个人最后去哪里了?还有,那个椭圆柱体又是什么?”男孩问道。

“小森,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为什么会生活在这艘古老的飞船上?”爷爷伸手摸上男孩的头,“你们有没有想过我们的祖先究竟是如何来到这里的呢?”

“没有想过。”男孩摇了摇头,如实地回答道,“爷爷,那您知道我们的祖先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呢?”

爷爷笑而不语。

“爷爷,您怎么会知道这些的?”女孩见爷爷没有直接回答哥哥的问话,于是便好奇地问出自己心中的问题。

“因为爷爷跟你们讲的这个故事就是爷爷的爷爷的人生经历,我小的时候听他跟我讲过。”

“那最后,爷爷的爷爷去了哪里?”

“你们觉得呢?”

“我觉得爷爷的爷爷肯定去一个美好的地方。”女孩一脸憧憬地说道。

“错了,爷爷的爷爷来到了这艘飞船上。”男孩纠正道,“小灵,你难道忘记了我们所处的这艘飞船正是椭圆柱体?”

“可是,为什么飞船要抓走爷爷的爷爷?为什么要让爷爷的爷爷来这里啊?”

“因为,只有这样,才会有爷爷,才会有你们啊。”爷爷解释道。

“那,是不是说明,爷爷的奶奶没有死,她也来了这里?”女孩见爷爷笑着点头,开心地手舞足蹈,“我就知道是这样的,就好像我们拥有爸爸妈妈一样,如果没有妈妈,就不会有我们了。”

爷爷看着哥俩在那里开心傻笑,心里面也满是欣慰。他没有跟他们明说,人死是不能复生的,故事中的女子并不是爷爷的奶奶,爷爷的奶奶是在飞船上和爷爷认识的,她不是地球人,而是飞船在另一颗星球上捕获到的类人形智慧生物。

一开始,女孩还沉浸在悲伤当中,她在为故事中的那对男女感到伤心难过,不过现在她的心情好转了。她的父母亲一直向她灌输很多童话故事,来自宇宙两种文明的童话故事,这些故事都无一不是美好的。于是,她总会认为这个世界上都是美好的,结局都是美满的。

是的,爷爷的故事也是美满的。

自从听到爷爷的这个故事之后,女孩发现自己的世界发生了微妙的改变。不知道为什么,她对这个世界多了一层认识,尽管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否清楚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爷爷看着哥妹俩手拉着手静静地离开,表情也慢慢变得凝重下来。爷爷其实也考虑了很久,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给他们讲这个故事,他害怕故事内容会让他们感到不适,甚至会引起不良反应。可是,最终他还是决定将这个故事讲出来,因为他认为,提前让他们了解历史,或许能够让他们重新审视这个世界,他们所处的真实世界。

这个世界并不都是充满美好,而是处处充满危机,尤其在茫茫的宇宙当中。如果他们无法坚强面对,恐怕将无法生存下来。

过不了多久,飞船将会陷入瘫痪状态。如果无法找到下一个中继站,他们将直接暴露在宇宙辐射中,痛苦地死去。

希望,一切安好。

爷爷心中暗想道。他来到飞船的瞭望台坐下,看着窗外被异彩光芒充斥着的空间,飘絮的能量轨迹像一缕缕散发着异常光芒的烟雾,看上去十分迷人。

飞船此时正在时间恒河中航行着,过不多时,飞船就会自动从时间恒河中跳跃出来,回到真实宇宙中。没有人知道飞船跳跃出来的空间是什么,也无法保证那个空间就有补给站。但是,爷爷知道,就是因为飞船的一次意外跳跃,飞船出现在他的爷爷所处的世界,改变了他爷爷的一生,也改变了他奶奶的一生。

爷爷抬起手来抚摸着自己那张光溜溜的脸面,脸面装饰在一个硕大的头颅上,狭长的四肢灵活地在半空中舞动着。他一直想不明白,飞船为什么捕获了他爷爷之后,便离开了地球,一路远航。他终其一生都无法参透这艘飞船历史,包括它的年龄以及它航道的终点,飞船依旧保持着既定的航道飞行,按照设计的方式补充能量。

可是,随着飞船内人口的增加,飞船的内部系统将会超出预定负荷,飞船将难以继续保持原定航线和原定计划飞行和补给。

爷爷一直担心的事情终究还是发生了,他心里面非常清楚他们必须控制飞船,以便抓紧补给。但是,他们依旧无法达到目的。飞船就像是一座神迹,不是凡人所能参悟的一般。

忽然,飞船外面的神奇空间消失了,随之黑暗袭来,笼罩着整片视野。

爷爷急忙忙地赶到飞船的控制中心,那里已经有一对男女坐在那里忙碌着。他看着那对男女忙碌的身影,还有他们与他相像的容貌,他仿佛看到了他年轻时候的场面。

为了避免近亲联姻所造成的遗传疾病,爷爷的奶奶利用飞船上先进的仪器设备改造了父母双方的基因,然后通过人工培育技术进行人工授精,确保每一代都只保留一男一女,保证每一代都可以正常繁殖的同时控制人口。

“爸,您来了。”年轻男子喊道。

“嗯,能不能知道我们出现在哪里了?”爷爷问道。

“智脑显示,我们正出现在一个偏远星系。在这个星系中,我们找到了一颗宜居星球,属于该星系的第三行星。现在我把图像放到大屏幕上。”女子操作着投影到半空中的全息影像,道,“飞船将自行飞往到主恒星旁进行维持十个小时的自动充能,在此期间,我们可以派遣登陆艇飞往该宜居星球收集物资,时间设定为五个小时。”

很快,控制中心大屏幕上投影出一幅美丽的蓝色星球的画面。爷爷看着这颗美丽而令人向往的蓝色星球,心里面竟然浮现了他奶奶向他展示的关于爷爷故乡的星球图像。

莫非……

爷爷屏住呼吸,眼泪下意识地涌现出来。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忆往昔:飞船
梵帝森

学校:肇庆学院

学历:本科

专业:环境工程

职业:环境工程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不知道前面的故事和主线有什么联系,也难以理解作者想表达什么

2020-11-06 00:25 匿名 ——

前后脱节比较明显,几个小故事没能形成有机的整体。

2020-11-04 20:17 匿名 ——

将飞船作为完整的世界,小说在设定上有所突破。不过,在爷爷叙述的三个故事中,至少前两个与飞船世界的危机没有关系。给它们过多笔墨,导致小说前后两部分显得脱节,全篇到一半以后才进入主线。

2020-10-30 08:46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