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命运迭代
氚    来源社团:复旦科幻协会
得票 2 阅读 1044 评论 0
先看评语
· 一篇不错的科幻文章,作者在描述,模拟人类文明的文明时,花了很大心思,构造了一个奇美瑰丽的文明,看出来作者是下了功夫的。但是文章分解比较严重,两个文明之间关联性少,没有“调整”部分,希望进行修改 · 描述了一个模拟与现实的故事,这一类故事并不少见,但是本文在塑造模拟世界的现实世界上下足了功夫,塑造了一活的现实世界而不是一个功能性现实世界。但是在这个现实中,主人公的顿悟是作为故事高潮存在,这里未免有些单薄,在铺垫了更多的甚至有一些名词的堆砌之后,只是简单的顿悟感觉没那么有力。此时如果可以再回到地球视角,再做一个点思考和感悟,可能会更加深刻一些,让高潮和结尾更加深刻和留下足够的空间去回味这个故事,此处的戛然而止稍有突兀了。不过,本文在世界观的塑造是是上乘的,勾勒出了一个类似于我们又不尽相同的世界,但是有些时候确实有些新名词的成堆出现可能在阅读上有一点点的困难,不过对于世界观是一个好的帮助。 · 该篇作品探讨数字宇宙及文明迭代的话题,想象力比较丰富,从第三者的视角来窥探文明的兴衰,能引起读者的一些思考;但前半部分的环境描写力图凸显教授的殚精竭虑,给人的感觉却很粗陋;此外,最大的问题是故事的若干转折都处理得略显仓促。 · 文明是可以被模拟的吗?这是目前学界的难题之一,也是许多科幻小说使用的桥段。设定上并不新鲜,全文缺少高潮,比较平淡,结尾戛然而止。但作者对景色和环境的描写能力十分不错。创作是木桶效应,一方面长处不能掩盖其它方面短处的弊端。需要扬长改短。

【摘要】一个物种的进化,是需要时间的。而仿生学能给人类带来的财富,也仅限于大自然所拥有的。 又是谁规定这些的? 关丰教授一心想通过数字宇宙一窥人类进化的命脉,激进的主张几近疯狂。而此刻,她不知自己便也是另一个数字宇宙中的一个个体。而那个数字宇宙的缔造者——罗斯帝国,却早已陷入了模拟进化之失败的接连困境。执政者正犹豫,是否要将地球文明的这一数据全部清除……

东非,贝纳迪尔平原。

似是为了多盛些阳光,他的额头向太阳的方向倾斜,长成这副模样,而下颌又生得稍向前凸,像是嘴里偷含着一颗甜果子似的。可是那十六岁少年的身高,跳起来,怕是都够不到长最低的浆果。但当他真的一跃而起,电光火石间,爬上一棵酸枝树的树梢乃是轻而易举,与一支成年非洲象平起平坐,不在话下。无论是酸甜而发人醉意的马鲁拉果,或是口味清爽的绿猴橙,尽已是他盘中肴。

公元前十万年的太阳照耀着他裸露的暗色皮肤。干热的风吹得他眼睛发涩,使他揉了揉眼。再望去,似乎眼前皆是梦境,似乎有微小的荧光碎片散落在空中,不真实地飘散,消失,聚拢,似乎天边积累起空间本身的结晶,酿出一勾勾醉人的远古的酒。身后的滩头上是一片茂盛的芦苇,芦花密如棉。十万年后,他的后代,那些会思考的黑皮肤芦苇将在同一片大地上举办盛大的芦苇节,来为他们的国王选妃。

不过能否称这个个体为“他”,还是值得商榷的。有人会说智人,哪怕是晚期智人也不能算现代意义上的人类。有些讲生物学分类的家伙还会把南方古猿和人亚科区分开来。

但两者无疑都属于人科,无论是南方古猿,还是尼安德特人,还是哈比利斯人,还是梭罗人人与后来的智人,都无疑是“人”字号的大标题下的不同篇章。正是风格迥异而主题恒一的它们,组成了人类雄壮的进行曲。现代人作为收尾的华丽最终音,本就不该抹杀它们的功绩。

可谁又能断定,人类的进化已经杀入了终盘?

他不必无事自扰。他是人类的先祖,一无所知,也无所应知,无论是对自己的命运还是整个种族的命运。比起这些宏大的词汇,他更关心让自己与族群生活下去,更关心如何利用他在地球俱乐部中可观的脑容量,更好地打磨出一块石斧,学会利用剩下的石核做一块石砧。

暮色将近,背后飒飒生风。一百公里外是波涛汹涌的印度洋。

教授对手头的这个项目已经中邪一年了。

当周帆抱着资料进来时,她正通着电话,用几乎是吵架的音量说着什么难懂的语言。关教授对着电话念叨个没完,这语速,这表情,这气场,怎会是快要打完电话的人?但总归还是亲手交给关姐的好,她想。

她先是站在原地,四处打量关教授的杂乱的办公室——瓷砖地面上,三桶方便面就摆在教授脚边,深红色的包装,给空气都染上了发腥的红。干皱的洗脸毛巾挂在桌子一旁的木衣架上。桌上,摊满了各色外文资料与五颜六色封皮的大部头。她只好把芜杂的资料放在一旁的桌子上,划了一会儿手机。当她回过神来时,关教授打电话的语气甚至都没发生变化。

她只好想尝试弄清楚关姐究竟在聊些什么。她尝试了,她真的尽力了,但还是只能从中听出那些意义不大的虚词,常用词跟充斥情绪的语气词。她姑且捕捉到几个能暗示主题的字眼。比如DNA,夹在一堆汉字中很容易分辨,而且还出现了好几次。她似乎听到了人类学,那是关姐的研究方向,还有计算机算法,甚至地理词汇,还有数不清的怪异的名词组合。关姐与对面的人简直是在进行第一次接触,用外星人的语法讲着佶聱难读的变种地球方言,甚至加快语速来配合外星人的听译速度。

她的思维探针如大浪中的浮萍,在这团旋涡中越来越找不着北,她放弃了。

“关姐——”周帆轻声唤道,小心翼翼地把那叠人类学资料摆在关丰教授的桌上,唯一还露出一块桌面的地方。她指指资料,又挥挥手告别。

关姐终于注意到了。她飞快地瞟了眼周帆,又立即把目光移回电脑屏幕。周帆自我解嘲般笑了笑,走向门外,刚出办公室的门,便听到挂断的提示音,接着,她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帆儿,最近难得看到你啊!”教授的语速慢下来,才叫人发现较之前沙哑了几分。

“因为忙啊。是忙,但哪比得上你啊!教授。”

“哈哈,”面带倦意的她莞尔,“其实我这一个多月都没见到多少人,这层楼本来人就少,我平时门也懒得关了。”

“那……难道你还不出门吗?”

“是啊,饭都让学生送来的,资料也是。喏,你不就来了吗?”

“你就一直吃这个?”周帆指着地上几桶不知道猴年马月的方便面,红油油的汤汁仿佛在里面发着酵,“这怎么行呢?别说一个月了,再来这么一周,你的身体绝对会垮掉的。好歹像个教授一样,别让人笑话。还有你看看你的黑眼圈都……”她开始翻包里的小镜子。

关教授伸出手按在周帆的手上,指甲好久也没剪了,大概是没控制好力度,拍得周帆生疼:“我清楚得很!偶尔一下也没事,至少是值得的——”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她表示抗议。教授像是变了个人。据她所知,教授已经推了好几个讲座与学术论坛了,她能听到一些不满的声音。但人们因着她的威望,依然把她奉为领域中无法绕过的一座高山。

“项目进入到突破阶段了,想闲也闲不下来。实际上,就在刚才,第一次模拟就成功了。”教授的脸上泛起一点血色。

“模拟?模拟什么?”

“第一次野心没那么大,我就让小曹给我搭了一个DX89的环境,颗粒度调的不算高,总之,二十个个体规模的晚期智人社群是可以在我们的环境里安然无事地度过一年的!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什么?”

“意味着我们说不定真的可以实现溯源计划!”教授兴奋地喊道。

周帆感到一阵眩晕。三年前,中国最大学术丑闻,如今,学术界的笑柄,溯源计划的始作俑者,正是她俩所在的高校。

现在,没有哪个学者不知道,以亚原子级别的精度,拼上哪怕一百台还没研发出的量子计算机的算力,去模拟一个岛屿的环境,都是不可能做到的。如果让人知道领域里最富盛名的关教授竟被同样的执念所胁……

“可是计算机也……”

“这跟之前不一样,那连算法都经不起质疑。我把算法优化了。很快,说不定一个月内,我们就能得到能胜任百万规模模拟的计算机。十年内,我们就能提高到上亿,就能把地理范围扩展到现在的千万倍。再过几年,我们就能进一步提高精度,仅仅对星图,以及彗星等进入太阳系的天体进行约化计算。此外,还能将范围下限扩展到下地幔层。”

“那接下来,你只需要借到一台超算就可以了是吗?既然如此,就是告一段落了吧。不如今天我们去北区食堂……”周帆没怎么听明白教授的话,因为她又开始加快语速了。

“最后,我要开发一套新的算法来对未来进行模拟,同时当然也得改变一些无关紧要的环境参量,免得一些给我扣上预测未来的嫌疑。”

“这是为什么呢!溯源计划不是为了补全古人类族谱吗?”周帆有些震惊。

“之后,我们就可以成为那个世界的上帝,甚至可以把环境修改成特定的样子,操控自然选择!我可以缓慢拉高海平面,让人类成为天生的善水者;我可以放大智力因素的选择效应,培养出一群智商超群的动物;我如果将食物都变得硬如泥砖,让动物都变得凶残如虎,人类就会进化出能够撕裂最凶猛的野兽的獠牙与利爪;我如果把细菌与病毒的杀伤能力放大一百倍,人类就能进化出超人般的体魄与奇迹一般的免疫系统……”

周帆张大了嘴,已经惊讶地说不出话。

“这么做——有什么意义吗?”

“你知道仿生学吗?”

“只是大概了解一点。”

“人工永远超不过自然,设计永远敌不过进化,这个道理你明白吗?”教授脸上露出了叫人费解的笑容,“讽刺的是,正是我们的这颗生物学的大脑限制了我们对仿生的理解。”

“我们何曾想过用仿生学来改造自己,而非改造工具?如果我们就有希望看到一百年后的人类。不,是一万年后的人类,十万年后的人类,乃至在各种极端环境下顽强生存下来的人类——我们就能够了解我们进化之路的终点在何,并以此为指导来改造我们自身。你知道吗!这才是未来,人类的未来……”

“教授,这……”

“其实人类早就应该成人长大,脱离自然赋予我们的这副身体了。它既肮脏不堪,又有许多毫无意义的欲望,只要施以手段,善加引导,我们就有办法将这些无用的东西去除掉!令人憔悴的性欲,泛滥的同情心……”教授的声音大得叫人没法忍受,嘴唇似乎在被魔鬼接管,“周帆?周帆!你去哪!给我回来!”

回答她的是一声沉重的关门声。

所以,这就是答案?

“是的,首领,这就是最终答案。”

两人站在占满了整整一面墙的屏幕面前,十分钟里,偌大的房间中只有寂静在回响。

“计划终止了,正如您所见,52号数字宇宙中,一个个体启动了跟我们如出一辙的计划。”梵的声音冷酷,不带迟疑。

“我明白了。无论将会耗时十日还是千年,这种意图一旦形成,不会在漫长的时间中自行消失。这种可悲的琢磨劲,我们也有,看来上帝在这点上,还是公平的。”

梵的额顶泛出一丝黄光。这是罗斯帝国表示赞成的通用光识,类似于人类的手势。接着他开口道:

“但上帝可不会垂怜他们。他们的灵魂,如果有的话,也被囚禁在数据海洋中,也理所当然接触不到先代者的智慧,甚至他们传播最广的基督教也只是建立在虚构之上。他们的努力终将是徒劳。”

我同样用阳光的色彩回应他。

我望向窗外,黄彤彤的太阳把街道映得酥软,一队披金戴银的王裔侍卫正穿过熙熙攘攘的大街。越过尖锐的帝国方尖塔,晚霞正显出好看的红与紫。再往上,一轮同手边金碗一样大小的月亮高挂穹顶。

无垠的黑暗宇宙被霞光完美地收容,免得被贪恋光明的人们过早地睹到。

“时空结构中隐藏的谬论啊……他们会发现亚原子级别的模拟是不够的,动用整个太阳系的物质,恐怕也造不出能计算此类问题的计算机。”我喃喃。

“首领,您的判断完全正确。”黄色的光芒在仆从的额顶跳跃,如同日光的颜色。千百年来,罗斯人都用太阳光的温暖色彩来表达内心的激动,喜悦,与发自心底的共鸣。罗斯星围绕的,是一颗代表生命与希望的金黄色恒星。

“这是最后一次了吗?”我回头问他。

“首领,这已经是第五十二次模拟,计划总共花费了四百年时间,消耗的资源也远远超出了预算。当然,一百多年前便已如此。”看来,他不肯直接回答我的问题。

“之前的模拟,全都失败了?”

“是。但他们的每一个过早消亡都恰恰说明了,一个帝国若是没有了圣科索亚的恩泽,绝不能持续到现在,绝不能繁荣不息似眼前,绝不能国脉旺达如我们罗斯。是先代神赐我们以洪水,烈焰,岩浆,暴雨的考验,赐我们以油,氧,萝沓果,科技和团结的心灵,我们才能一如既往沐浴在太阳的光芒中。”

我用欣赏的眼神注视着他念完。

“要终止吗?”我问。

“首领?您是在问我吗?”额顶,橙红色是岩浆的颜色。

早期的罗斯人开荒时遇到地表岩浆的一刻,便是他开始动摇的一刻。活跃的地质活动可以为一个小镇工业的腾飞加注燃料,也可能眨眼之间,便成为罗斯人血红色的裹尸布。

“是的!我是在问你!”

一个看似无害的科研项目,是如何渐渐臃肿成帝国的第一负担的?连我自己,作为帝国的管理者,也无法解释这个问题。

“我没有决定这种事务的权利,首领。”梵谦卑地弯下腰来。这是预示黑夜的颜色。退缩,畏惧。

“那我现在就赋予你这种权利!”我的颜色脱离了控制溢了出来,就像历史上那些最为情绪化的领导者,我也开始隐藏不起我的情绪了。

长久的沉默。

钟声响起,晚祈的时间就要到了。

“首领。我认为我们应该继续。”

“圣科索亚不会允许你的轻慢。”我道,“你思考的时间太短了。”

“我所言的每个字都发自本心,发自最透彻的思考。”他说得有些焦急,“我们种族脱离先代者们设计的自然法则已经太久了。正如圣科索亚所说,‘这一天必将到来,你们心中的光明将化为黑暗,混淆你们的方向,回旋的道路在脚下无限展开’。”

“这是《新约》里的话。但众所周知,它是预言五百年前的文化剧变的。自那以后,遮起自己额头的罗斯人确实越来越多了,我们作为管理者也一直在引导子民将自己的心光交给天地来评判,而不是喂给黑色的丝织。”

“首领,请我斗胆献芹。这是我十几年前修读经典时的意外发现。此话并非预言那次世界大战末的文化震荡,而是预言我们种族的进化之路。事实上,它和此项目的宗旨暗合。”

“此话怎讲?”

“首领,我很清楚对错误解读经典的下场,我再次请您允许我斗胆说出自己的想法。”梵的额头上显露着犹疑的橙。

“这里可不是教堂。”我打量着他的表情,依然波澜不惊。很难想象他会是那种对经典存疑的人。“不妨讲讲你不知从哪里听来的狂放之辞。”

“首领可知?四万年前,罗斯族并不食用纯的萝沓浆?”

“确实不知。”

“那时的人将萝沓果脱水后,在岩浆池旁或者烈日下晾晒成干。今天有人从事这一行业,萝沓饼的制作工艺中也依然保留了这一环节。不像现在,那时,很少有人食用其中的果肉与浆水,因为那时的罗斯人胃中缺乏一种特殊的,能消化萝沓果果肉的酶,如果随意地食用萝沓果的果肉,很容易造成纤维堆积,进而损伤消化道。”

他接着说:“但是萝沓果中富含丰富的硅,而这又是我们身体所必须的主量元素。这种硅的特殊化合态却不宜被人消化吸收,实乃罗斯人之遗憾。”

“你是想说,我们进化出了消化萝沓果果肉的能力吗?”

“正是。我为此特地查阅了帝国图书馆中的资料,像这样的食谱微调出现过多达三次。四万年里,罗斯人属的平均身高也出现了明显下降,脑容量进一步提高,血管截面积也有增大,血液的脂溶量明显提高,从而提高了身体综合机能。但是这些变化若以坐标形式排列,可以发现在近五千年里,出现频率有明显下降的趋势。”

他紧接着补充一句:“可以预见,我们的种族很快将不再进化!永远囿于这成型的设计!”

“你知道,有人会解释说:圣科索亚的造物正在趋近完美,所以调整也不再那么必要了。”我问。

“是的。所以我还进行了横向比较。结论是其他物种,包括那颗卫星上的”他伸手指向窗外萤黄的月亮,”文明程度相对落后的尾珂族,在这几万年里还是一如四万年前‘积极’地进化着。根据《圣经》所说,圣科索亚对待造物是公平的,在这件事上,原教旨主义者也许会把人属跟其他动物区分开来,但他们一定会在尾珂族身上犯难。”

我点头道:“非常有趣的观点。我隐隐约约想起过去两百多年里,不断有人提出过类似的看法,但他们的声音,往往传不到我这。你知道,这些脏活都归裁决院管。不得不说,这个项目能进行至今,除了仰赖于科学院的特殊编制,也许如你所言……”

“是先代者的意志,首领,这是预言。对先进科技的盲目追求,已经化为我族飞升的最大障碍,若是项目终止,余下的历史,我们恐怕只能原地打转了。‘回旋的道路在脚下无限展开’。我们不会再进化出酶来消化萝沓果,因为我们可以直接从地下提取足够的硅,将其掺入我们的食物。我们也不会想跳得高,跑得快,因为我们有了核力车,有了动力骨骼。至于对额光的操控能力,当我们用染上杉湖墨的布盖起额头的时候,就已经生疏了这门本能了。”

“我们可有替代方案?倘若演算不可避免,非模拟不可吗?”

“项目组尝试过交给神识级AI直接做定向进化。但这样简单化的求解,只会让人类进化成某一方向的极端,而且也无视了环境,文化等多因素的影响。目前看来,唯一的方法依然是不断提高模拟规模,以求最优化的结果。”

轮到我沉默了。

“之前的模拟,都是因为什么原因失败的?”

“我们尝试过许多组参数。结果大多是,核冬天,文化闭环,恐怖袭击导致的生态崩溃,因为生物特性不再兼容被项目组抛弃……”

“够了。像这次模拟一样的情况,之前出现过吗?”

“没有,目前是第一例。我也尚不知是什么教唆了他们如此狂妄。”

霎时,三声钟声撞破研究所的大门。我看向窗外,方尖塔塔顶迸出金光万道。

无声中,沉默的人流从广场的四条支道汇流而来,整齐有序如围棋棋盘的延长。满目衣着泛金的棋子随时而动无时不动,斜线兀地融成曲线,进而构成一个刺目的锐角。连线在收缩,汇拢,如同谐着另一个世界不存在的节拍,每条道路上,一个身穿红色礼服的高个子领着身后的舞队,变幻莫测的舞步在黄黑相间的砖地上扫出一道道不确定性的涟漪。

刹那间,暮色降临,万物失掉了原本的颜色,只有人们的额头相映着微弱的黄色光芒。人们开始歌唱,开始和着遥远的地方传来的颂歌。

“给我讲讲人类。”

“创造力如泉涌般的种族,但贪欲,权力欲也如火般灼烧他们的灵魂。我们给他们的花园太过理想,充足的水与有机质,充分的自然竞争,无虞的宇宙环境。再加上一些幸运之神的眷顾。由之,他们始终在高速发展。”

“但却是无数次模拟中,最危险的一种族?”

“是。危险到有发现真相的潜力,尽管我对于其最终成功不抱希望。”

我叹气道:“火焰太盛,不得不掐灭了。然而,我们之前的火苗,甚至都不足以取暖?是这样吗?”

“如您所言。”

我望向在天穹中央缓缓揭开的星空,有些怅然若失了,仿佛又回到一百三十多年前的维特会战,当我乘雷霆战车驰于战场之上时,我才如临门一棒被打醒,清晰地发觉我挥剑下令与否,便是另一个曾生生不息的民族的存亡了。倘若夜幕中那一颗亮子便是一个文明,不知有多少文明已繁荣,多少已归于寂寞,又有多少文明的光永远无法到达我们的眼睛,电波永不消逝,但文明已陷落为时间的废墟,但他们都是伟大的文明。而之前那么多的电子文明,都如顽猴般可笑,愚蠢地玩弄命运之弦,以致早早毁灭了自己,要么便胆小如鼠,视踏入星空为痴心妄想,文明的发展进程已然终结。如今,却遇上这样一个狂放的盗火者,抑或是芦苇终于学会了思考……

“该晚祈了。”梵略显不安。

“首领?”他又唤道。

“首领,皇上传唤你立刻到祈坛准备司礼!”门被撞开,露出卫兵因奔跑而涨红的脸。

窗外,无数的人们跪倒在广场边沿。一双双手掌按在自三千年前,就连一条拇指长的划痕也不曾,甚至也无法留下的圣台上,即便黑暗一片,人们也能感受到圣台大理石般的冰冷,不符合其材质的剪影,以及圣科索亚在卷曲着的时空中,对他的子民从不曾移开的凝视。所有人都能见证的神迹,就是最好的证明。

我想起,即便是帝国最富智慧的材料学家使尽浑身解数,也无法分析出圣台大理石的构成……

“如果你是造物者,你会因为自己的造物欲自立为神,而大动肝火吗?”我转过身问身边的仆从。

“神只是创造,他已将人间的代理权交予他创造的生灵。所以神定不会为此烦恼。正相反,这证明了他的造物绝非碌碌无能之下品。”

“正是如此。”他脸上夹杂着不快与疑问的表情,无疑正为无法参加晚祈而受折磨着。我说:“我已决定了。”

“继续这次模拟。”我说,“我将于三时后向科学院发出行政令。”

“首领,可惜的是,这是不可能的,数据已经预定要删除了,也许现在就正在执行清除操作。”

“那就去把数据救回来!”我斩钉截铁。

他怔住了。

“听懂了吗?给我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数据库,把地球世界保存下来!”

“可是……”他又急急忙忙闭上了嘴——他清楚我的行事风格。我看向窗外,而他则转身向门外跑去。“是!首领。”

为什么模拟会失败?我也曾无数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每十年的财政预算上,我都要将“文明”计划用红色记号笔圈起来。若干年前的一次会议上,当时的科学官跟我们解释说,模拟对文明的特性具有很高的要求,他数次提到一个字眼,称之为“大过滤器”。财政官质问他时,他却说对大过滤器的运行规律一无所知,如同永恒存在着却不可测的黑夜。光点稀少,罗斯族恰是其中之一。

如今,我只感到冥冥中有一个声音对我厉声说道:不可错过人类!

卫兵依然恭敬地立在门口,时不时看一眼墙上的钟。我转过头,正当着方尖塔顶端重放光芒之时。炫目的射线把我的影子服帖地熨在铁质的墙面上,连同那突然从每一个角落爆发出来的咏唱。我的心不知为何抽动了一下,短暂的一下,已足以让我扶立窗沿,为圣科索亚创造的人间而热泪盈眶。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命运迭代

学校:复旦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数学类

社团:复旦科幻协会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一篇不错的科幻文章,作者在描述,模拟人类文明的文明时,花了很大心思,构造了一个奇美瑰丽的文明,看出来作者是下了功夫的。但是文章分解比较严重,两个文明之间关联性少,没有“调整”部分,希望进行修改

2019-09-01 18:22 匿名 ——

描述了一个模拟与现实的故事,这一类故事并不少见,但是本文在塑造模拟世界的现实世界上下足了功夫,塑造了一活的现实世界而不是一个功能性现实世界。但是在这个现实中,主人公的顿悟是作为故事高潮存在,这里未免有些单薄,在铺垫了更多的甚至有一些名词的堆砌之后,只是简单的顿悟感觉没那么有力。此时如果可以再回到地球视角,再做一个点思考和感悟,可能会更加深刻一些,让高潮和结尾更加深刻和留下足够的空间去回味这个故事,此处的戛然而止稍有突兀了。不过,本文在世界观的塑造是是上乘的,勾勒出了一个类似于我们又不尽相同的世界,但是有些时候确实有些新名词的成堆出现可能在阅读上有一点点的困难,不过对于世界观是一个好的帮助。

2019-08-05 18:45 匿名 ——

该篇作品探讨数字宇宙及文明迭代的话题,想象力比较丰富,从第三者的视角来窥探文明的兴衰,能引起读者的一些思考;但前半部分的环境描写力图凸显教授的殚精竭虑,给人的感觉却很粗陋;此外,最大的问题是故事的若干转折都处理得略显仓促。

2019-08-05 18:26 匿名 ——

文明是可以被模拟的吗?这是目前学界的难题之一,也是许多科幻小说使用的桥段。设定上并不新鲜,全文缺少高潮,比较平淡,结尾戛然而止。但作者对景色和环境的描写能力十分不错。创作是木桶效应,一方面长处不能掩盖其它方面短处的弊端。需要扬长改短。

2019-07-24 11:24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