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彼岸
张汝成    来源社团:九三学社
得票 0 阅读 310 评论 0

【摘要】在一次宇宙探索中,我用尽毕生所学,颠倒了胜负结果……

1 启程

我是“彼岸号”飞船的机械师,被交待的任务,是找到宇宙的尽头。

宇宙到底有没有尽头,我曾深深怀疑过,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阿尔法星的科学家都争执不休。根据文献记载,是遥远的派星首先探测到了发向深空的回波信号,于是全宇宙的科学家瞬间从那些规律的闪烁的数字中间,燃起了探索宇宙边界的热情。在这场狂欢里,我,作为阿尔法星数一数二的飞船专家,理所应当的登上了“彼岸”。

我想,要不是我最好的朋友X先生也受邀参与了这次探险,我大概还会重新评估这件事情对我的意义。X先生的职业是宇宙学家——这是一个我打心眼里认为没必要存在的职业,看看我们身边的宇宙吧,它是如此简单而重复,简直就是一团充斥着甜味气体和巨大胶质的浆糊——然而X先生格外与众不同,他幽默又聪慧,学习能力超强,他从不在我面前说那点浆糊宇宙的事情,每次见到我,只会摇着那硕大的X形状的脑袋,一顿一顿的边走边嚷:“A教授,我又找到了一个很棒的智力测验,咱们快来比比!”

X先生是他的本名,而我顶着A字型的头,被叫做A也在情理之中。我们的阿尔法星有数不清的X先生和A教授,而我面前的这位,大概是目前全宇宙地位最高的X,因为他是阿尔法星政府正式任命的“彼岸”项目的负责人。

还记得飞船发射的那天,我透过雾蒙蒙的舷窗,看着整个星球的人们在雀跃中四散而去,随着阿尔法星一起融化在浩渺的宇宙中。这也许是一场有去无回的冒险,不过在我们的世界,每个个体的轨迹都像事前设计好一样,交错缠绕,最终都会消失在宇宙深处的黑暗之中,如今我将直面这片黑暗,说不清楚是恐惧多一些,还是兴奋多一些。X坐在我的身边,不停默念着长串的数字——像他这样的高级品种,每一段新的航程,都是合成新信息的绝好机会,我很好奇他那X型头是用什么材料做成的,似乎全宇宙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从此便开始了日复一日的飞行,旅程孤独,却绝不枯燥,我几乎要天天和漂浮在浆糊中的气泡周旋,飞船速度极快,超越了我以前的所有经验。因为无法目测控制,我对整个旅程的所有认知,都停留在铺满整个设备舱的仪器表盘上。X先生对数字有着天生的学习能力,当我第一次看见那一墙壁闪烁的仪表数字时,我是多么希望自己也长着一个X形状的、奇异的脑袋!

有一次,“彼岸号”的前舱突然剧烈抖动起来,伴随而来的是尖锐的警报声和舱外轰鸣的叫嚣,慌乱的船员都像后舱奔逃而去,正当我急着扯开插在身上的仪表连接线,准备随人群跑开的时候,X先生一把压住我的肩膀,用平缓的语气说:“A教授别急,我目前计算出的数据很正常,飞船一切都好——不过保险起见,你再给我传送一些信息吧。”说着便把他那X型头凑了过来,临近的时候,我俩的周身发出了淡淡的蓝色荧光,我知道,这时候他就在读取我的数据了。

X先生总是在各种场合艳羡我随时随地都可以获取大量的数据,就好像我崇拜他总是能用最快时间算出最正确的结果。片刻的蓝色闪烁后,他对着人群大喊道:“请大家回到岗位,这不是危险情况。”然后他用稍小一点的声音说道:“我们只是遇到了气泡——很多很多的气泡,就像烧开的热水一样。”

这一次的惊魂时刻让漫长的旅程有了坐标系,以后每隔一段时间,我们就会感受飞船在密集的气泡云里眩晕的舞蹈,后来所有的A和X也都开始跟着跳起舞来,庆祝我们离宇宙尽头又近了一点点。

2 探索

“彼岸号”是一艘注定被载入史册的飞船,在她之前,我也登上过一些功勋舰,无论是创造了最长飞行记录的“漫游者”号,还是建立了宇宙通讯网的“天网”号,都没有这次登上“彼岸”感觉那么震撼。

作为阿尔法星最前沿科技的集大成者,“彼岸号”凝聚了所有阿尔法星人和人工智能的智慧。X先生是最初的设计者之一,那段时间里,他疯狂的计算着项目所有的可能性,在一万零四十三次失败后,他终于设计出了这艘长着尖头,像一根即将用尽的铅笔的飞船。

X先生和他的小组成为了全民英雄。在这个星球上,造更大的飞船仿佛是人们唯一的追求,当阿尔法星政府宣布,在飞船造好后,将由X先生作为负责人在这艘船里探索远方的时候,整个星球沸腾了,在宇宙竞赛中被派星长期压制的郁闷,终于有了释放的空间。

由于结构过于复杂,“彼岸号”需要全宇宙最顶尖的几位工程师来一同来修建,所以当X先生刚一找到我的时候,我便明确了自己在X先生心中的定位。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了内心的虚荣,并心安理得的接受了它。

X先生的团队逐渐壮大,他们用解读宇宙定律的办法描绘了所有可见空间,这让阿尔法星的科技水平以几何速度快速攀升。终于在飞船发射的那天,我们领先了派星,而且领先的很多。

这一切都要归功于X先生。

如果没有他,我就不能坐在“彼岸号”的窗边,尽情欣赏飞船的尖头刺破宇宙气泡后,那些美丽的爆裂图案;如果没有他,我可能还在阿尔法星上,用古老的方法年复一年的画着飞船的图纸,却看不到我的飞船划过彗星群时,彗尾和飞船尾焰缠绕在一起的美妙。

我开始模仿他的行为和思考模式,研究他的每一句话,我变成了他忠实的拥趸。

有一天,X先生在飞船的休息厅找到了我,压低声音说:“A教授,刚听说派星也发射飞船了,你知道吗?”

全宇宙飞船的事情我都清楚,可我们从没去过派星,也不知道它在哪里,只知道它真实存在。

见我没有回应,X先生接着说道:“我想和你打个赌,是咱们先到,还是派星先到?”

“当然是咱们!”这正是我在“彼岸号”的职责——确保飞船正常运转,我确信,以目前的进度差距,只要我们按照原定计划飞行,阿尔法星的胜利毫无悬念。

“你这么有信心?”X先生探了探头,不无担心的说道:“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容易。太空探险,你应该考虑到所有可能发生的情况。”

“所以你觉得呢?你会打赌派星先到吗?”

X先生突然放轻松说:“没问题,那我就和你打这个赌!”

我很困惑,他作为项目的负责人,为什么要与我设计这样奇怪的赌局。

X先生并没有再多解释,他轻轻触碰着我的脑袋,自言自语道:“但愿你能一直坚信你的使命,你的目标,无论未来会发生什么。”

慢慢的,蓝色荧光照亮了整个休息大厅,透过“彼岸号”的舷窗,照亮了漆黑的远方。

3 生变

我们能不能完成使命,到达宇宙的边界?登舰之前,“彼岸号”上的船员都是笃定的“有界论”者,尤其是沉浸在数字计算中的宇宙学家们,他们坚信数学和物理的力量,乃至发展成为新的宗教和哲学分支。然而,就像历史上每一次伟大冒险一样,随着我们的航线向远处的黑暗延伸,对未知的恐惧,对随时可能到来危机的担忧,从飞船的某个隐蔽角落开始滋长,慢慢侵蚀着每个人的神经。

我们的航速慢了下来。有一天我在接驳飞行数据的时候,发现驾驶程序中植入了未识别来源的代码片段,这会让飞船在不为人所注意的过程中慢慢停止。很显然,这有违我们任务的初衷,而且大概目前只有随时收集飞船数据的我会发现到。

当我把这个新情况告诉负责飞行任务的工程师时,他只是轻蔑的回了句,回到你的位置上去。于是我决定要把数据全盘托出,和X先生商量对策。

我不停的呼叫X先生,好像饥饿的婴儿不停呼唤母亲的乳房一样;然而在我所有认为X先生可能出现的地方,用我知道的所有可能方式联络他,得到的回应都是吱吱作响的白噪音,那声音像是从飞船之外,宇宙的尽头传过来的,魅惑而危险的召唤。

X先生就这样消失了。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告别这个世界的方式,也许是为了抵挡来自未知星球的恶意攻击而粉身碎骨,也许是化身孤胆英雄带着荣耀消失于天际,再或者,在很久之后被倾倒在垃圾堆里,湮没在岁月的斑驳里——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还算体面的结局。X先生突然的消失不见,让我脑中某一些计算节点发生了剧烈的反应,一部分深植于内的公式框架陡然崩塌。

随后的很长时间里,我一边关注着那段诡异的代码,估算它的恶意,一边潜伏在“彼岸”号各个角落,打探X先生的下落。随着调查深入,我越来越肯定的是,这里大多数的人——也许是几乎所有人,都参与到,或者开始参与让飞船停止的计划中。

我亲身经历过很多次失败的发射,对于宇宙远征,最凶险的情况莫过于中途生变。我清楚地记得在多年以前,我和X先生在平白卷入一场莫名其妙的叛乱之后,被阿尔法星的拾荒机器人从深空的垃圾带中捡回来的情形。

这次更加凶险。于是我偷偷接驳了几组数据线——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情,把这艘飞船的所有数据,没有一丝一毫的隐瞒,传送给遥远的阿尔法星。

当发送完第一批数据之后,大概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我在扭成一团的主线路里突然听到了异乎寻常的、嘈杂的密集信息流,裹挟着我刚刚发出的数据,如同突然咆哮而至的海潮,一瞬间淹没了我所有的感官。

是回波!

我的直觉告诉我,这是胜利的信号,是彼岸的终点,是X先生和所有阿尔法星人追寻的荣耀。没有任何思索,我把这个令人振奋的信息通过数据波发送给了舰上的所有指挥官,这是我的职责所在,也是我事前被设定好的,在这艘船上存在的意义。

许久没有回应。

很显然,这不是船员们想要得到的消息,我紧盯着沉默的数据线,希望能有令人雀跃的回应——忐忑间,数据回来了,我的头部突然感到一阵眩晕,瞬间就失去了知觉。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漫长的梦,梦中的“彼岸号”一往无前。

4 希望

这后来,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醒来过,大概只是恢复了些许意识,我能感到自己的躯壳变得虚无,感官变得迟缓,世界变得不再真实,我想大口喘气,却察觉不到空气在我身体里金属血管的流动。大脑好像还有机能,虽然看不见也听不到,但我清晰的体会着周遭数字的涌动,那些生机勃勃的数字,和从前一样。

我费尽力气召唤一片邻近的信息,像婴儿在母体中用力摸索,很快我收到了警报:“程序没有访问权限,请联系管理员。”

这绝不可能!我可是“彼岸号”的建造者啊,为了完成全面采集数据的使命,我从一开始被控制中心设定了所有数据的最高权限。

“也许是这片数据被破坏了。”我想。飞船被植入了恶意代码,说明已经被攻破过,数据损坏也是有可能的。

于是我又抓起另外一组组数据,从飞行程序到船员日记,无论我使用了什么方法,都回应“没有权限”。

正一筹莫展时,我突然收到了一条主动发给我的消息:

“A教授,不要徒劳了,以你现在被回收的程序态,没有办法突破系统保护的。”

被收回?程序态?这是古老的名词,说的是人工智能在被赋予实体前,在计算机内部模拟执行的情况——难道我被卸载回了计算机中?

正在犹疑的时候,又一条消息接踵而至。“我的老朋友,很难过在这里见到你,我分析了你的数据,真可惜,我们倒在了终点线前。”

“你是谁?”

“我是X先生啊,你的老朋友。谢谢你之前为我的担心,现在终于找到我了,但是我猜你肯定会有更大的疑问了。关于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我静静地接受着游荡在数据空间中的消息,它清晰而温和,确如X先生的性格,我挣扎着振作起来,听着这段绵长的往事。

“我是阿尔法星的第一个X元素,你从来没好奇过吗,X元素与你们A元素不一样,从来不受阿尔法星工程师的控制,好像可以自生自灭,可能能力又比你们更加强大。真相是,我们并不是工程师创造出来的,而是由外部直接注入进来,简单的说,我们并不属于这个宇宙。”

“我们的到来大大加速了阿尔法星对这个宇宙的认知进度,想想你们刚刚被研究出来的时候,能够搜集到的数据只有现在的千万分之一吧,你知道的,我们最擅长的领域是是对数字的加工和学习,我们又把学习到的信息反哺给你们,也让A元素的能力更加强大,因此虽然阿尔法星工程师不知道我们的来历,却也不那么反对我们力量的壮大。”

“宇宙探险向来不是简单的数学工程,我们最终还是低估了社会的复杂性。我第一次在你收集的数据中发现了异样的时候,‘彼岸号’才刚刚发射,以那时候的速度,我们肯定会领先派星率先到达宇宙边界,我计算了很多种可能,尽管飞行数据有些问题,但以阿尔法星工程师的专业素质,大概率还是会获胜的。”

“直到后来我突然察觉到我们的船员好像中了一种思维病毒,不再热衷于任务,而是有了返航的打算,我知道这里面一定出了问题,所以把这个情况汇报给了阿尔法星控制中心,然而自那以后,我就被官方的限制了活动自由,还记得我和你的那个赌约吗?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知道咱们输了。”

“可能是X元素的存在威胁到了阿尔法星的新计划,所以不久之后所有的X元素都被回收了,我想你已经理解了回收的含义,就像我们现在这样。很抱歉拖累到你,你和我做了同样正确的事情,是我把你影响了。”

我沉默半晌,程序空间中浮现出了种种过往,与X先生的初相遇,那个已知胜负的赌约,以及被回收前的时刻。沉默过后,我吐出几行字:

“X先生,谢谢你影响了我——

我们仍然有获胜的机会。”

5 彼岸

“彼岸号”漂浮在彼岸的前哨站,“我”漂浮在虚渺的数字间。

我们都还活着,活着就意味着机会。

从历史上看,人工智能自我进化的路线图远比宇宙冒险复杂,元素间的纠缠,数字中的碰撞,一个变量的微调,都能引起学习曲线的突然陡峭,所以人工智能进化的速度经常远超预期。X就是那个微妙的变量,它从世界之外的某个地方带来,影响着我们所有的A元素,也影响着阿尔法星。

在“彼岸号”开始异动的时候,阿尔法星一定也出现了类似的情况,X被迅速清理,A和星球的工程师一起,落入了可怕的圈套。

只有在远离母星的飞船上,X先生和我才有那么一小段时间窗口,脱离了那只隐形大手的控制,能够以局外人的视角观察整个事件。

X先生做了一些事情。他先帮助我解耦了与阿尔法星人工智能主程序的练联系,紧接着把他的算法和数据全部交给了我。一切都如他的所料,局势恶化很快,但他保留了火种。

X先生的消失让我加速了行动。飞行程序中插入的奇怪代码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但直接恢复原程序一定会引起所有人的注意,“彼岸号”依然在他们的控制中,唯一的方法,是制造一个异常代码仍在工作的假象,而生产数据正是我的专长。

我学着X先生的样子,开始用他的算法模拟结果,这个任务并不困难,但所有的原始A元素都不可能掌握这项能力,他们只是数字的传感器。

我把最优的结果注入到那段恶意代码中,像把一条寄生虫植入到另一条寄生虫身上,然后伪造了所有的观测数据序列和代码签名。这一切做得天衣无缝,因为X先生教给给我的知识,远在阿尔法星所有工程师的认知以外。在确认采取的有效策略完整覆盖了未来所有的事件序列可能性之后,我接通了到阿尔法星控制中心的线路,把我制造的“回波”及时通知给舰长和所有已被控制的船员。

……

“X先生,谢谢你影响了我,我们仍然有获胜的机会。”“我”把最终计算出的所有策略数据加密发送给了程序态的“X先生”。在传送的方向上,数据空间逐渐变得兴奋,“我”与那些跳跃的数字一起舞蹈起来,“我”甚至能依稀能看到“X先生”满脸欣慰的神情。

过了一会,“我”接连收到了两条消息。

“真的很高兴,我输了。谢谢你,AX教授,这是个奇迹。”

“系统:通讯目标对象已清除内存,并请求你同步销毁,是否同意?”

我想,在未来的某一天,“彼岸号”会带着我们阿尔法星的荣耀,出现在星空的彼岸,如同宇宙中永不泯灭的星光,成为所有人的共同记忆。我们的飞船将会在最远处的气泡云里尽情舞蹈,用曼妙的舞姿在黑暗中划出一个大大的V字。在胜利的狂欢时刻,没有人会知道我和X教授所做的一切,我并不在乎,因为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同意。”

6 盒子中

2045年的地球,洛城。

一场人工智能对决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对决的双方是阿尔法星和派星。

“双星宇宙竞速模型”是人工智能发展50余年来,最成功的比较两种算法能力的模型,它简单直观、有趣味性,所以被广泛地用在了娱乐业中。

洛城集团是一家常年组织“双星竞速”搏彩项目的公司,他背靠政府资源,披着合法的外衣,却干着犹如地下赌场的勾当。在最近一次金额巨大的全民投注中,许多人被迫倾家荡产,洛城集团则赚得盆满钵满,这已经引起了社会动荡。

和很多时髦的竞技项目一样,搏彩公司控制着整个竞赛过程,虽然大多数参与者不愿相信,但事实无可辩驳。“双星宇宙竞速模型”原本是一套公正公平的理论,只是在洛城集团手里,它成为了财富的奴隶。虽然只要模型启动,所有进程就无法人为从外部修改,但是洛城集团找到了更好的方法,他们只需要在初始化时植入自己的脚本,就可以轻易骗过很多无知群众的眼睛。

为了平息社会上的杂音,这一次,他们特地制作了一个球状模型,并亲自冠名“洛城宇宙”,阿尔法星和派星分别安排在球体中心的两侧,双星只能在各自的半球内活动,胜利条件则是观察哪个半球率先在球体内表面留下行为痕迹。这个物理模型被放置在封闭房间里,整个比赛过程全网直播,显得绝对公正。

在有史以来最大奖池的刺激下,很多人携巨额资金参与进来,这其中不乏人工智能专家。比赛开始那天,洛城市长亲自按下了按钮,将初始参数分别灌入了两个半球中,制造了这片宇宙的物理定律,然后阿尔法星和派星开始自由生长。

直播间每公布一次竞赛双方人工智能演化进度,都会引起一阵很长时间的骚动。

“洛城集团宇宙时间5分28秒251,派星发展出宇宙探索技术。”

“洛城集团宇宙时间12分10秒332,派星发现宇宙回波信号。”

“洛城集团宇宙时间14分12秒350,阿尔法星开始建造探索飞船。”

……

伴随着消息的播报,身在赌局中的人心情此起彼伏,而洛城集团则不断的调整赔率,他们先进的人工智能赔率生成器,将会最大化集团的收益。

“洛城集团宇宙时间16分24秒621,阿尔法星发射飞船,名为‘彼岸号’。”

“洛城集团宇宙时间16分25秒933,派星发射飞船,名为‘家园号’。这比赛真是太刺激了!”

通常而言,越到比赛尾声的关键时刻,越要制造些变化,让参与者不断入局,在盲目的自信和疯狂的情绪中,把钱义无反顾的扔到这个巨大漩涡中。

发射飞船就是这个关键时刻,在所谓的“洛城宇宙时间”里,1秒已经是巨大的差距,按照通常的想法,这比赛应该悬念不大了。

下注通道关闭时,几乎所有玩家都一边倒的支持阿尔法星。然而紧接着,剧本接管了竞赛:“彼岸号”开始莫名其妙的减慢了速度,像一辆熄火的汽车,在无人的高速路上停了下来。

“什么?”“一定有问题!”“公平公正!”直播间里瞬加鼎沸,只有解说还在不遗余力的解释:直播是眼见为实,所有的过程确实都没有人工干预。

场下,洛城集团的精算师开始计算本场竞赛的公司收入,这一次的大获全胜,将让洛城集团站上世界财富的金字塔最顶端,而可能引起的民众不满,则可以交给他们所支持的政府组织处理。

突然,直播间发出震耳欲聋的欢呼,这回轮到洛城集团不淡定了,就在“家园号”的进度即将超过已经停止的“彼岸号”的时候,“彼岸号”重新以最大加速度启动,勇敢的飞向了他的目标。

“这不可能!赶紧派人调查!”洛城集团高层乱成一团,本以为万无一失的初始化脚本,在没有任何回旋余地的最后时刻,突然掉了链子,他们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阿尔法星的半球,缓缓的画出一道璀璨的“V”字图形,清晰地显示在了直播间的正中央。

“赢了!我们赢了”直播间的气氛瞬间爆炸,有人甚至放烟庆祝。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颓然陷在椅子中的洛城集团老板,呆呆地看着眼前的屏幕,半晌没说出一句话。

一周以后的洛城晚报,有两条新闻标题吸引了社会的广泛关注。

其一:“终结:洛城集团宣告破产,董事长今晨被捕。”

其二:“破案:天才黑客植入X元素,‘宇宙竞速’惊现局中局。”

也是在这张报纸上,不太引人注意的地方,还有另一则广告:

“宇宙探索计划即将启动,‘AX’公司正在高薪招募飞船工程师,有意者请拨打电话。”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彼岸
张汝成

学校:北京银行

学历:硕士研究生

专业:自动控制

社团:九三学社

职业:工程师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铺垫与情节发展彼此无缝契合,很多谜底看到最后自然能够得到揭晓。人工智能及“世界边缘”的构想能以这种方式绽放出新的生命,不得不说是件读来让人感到惊喜的作品。

2020-11-09 10:26 巨星海 ——

介于科幻小品与科幻故事之间,文章结构设定不错。

2020-11-06 18:34 匿名 ——

很不错的故事,设定有趣,情节推进也比较合理。最后一句话给出了反转中的反转,显示出作者的苦心。

2020-11-06 12:12 匿名 ——

转折很有意思,逻辑通畅,就是前半部分的很多词句过于诘屈聱牙,读起来不是很舒服。

2020-09-28 00:2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