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彼岸
寒凉   
得票 0 阅读 195 评论 0

【摘要】当地球环境日益恶化,飞向深空和改善地球,哪个是人类最终的出路?当冰冷的宇宙欺骗了游子,重回青春的地球才是永远的故乡。历经数十年的探索与流浪,终于发现,心心念念的彼岸,就是曾经的家园。

                                                               当我飞向深空

                                                                         1

“你又走神了,依。”我轻拍了一下小姑娘的脑袋,后者调皮的回敬我一个鬼脸。“这道题我不会做嘛…”她仰起脸,可怜巴巴的看着我,紫色的裙角悠悠的折射着柔和的光。我摇摇头,指向那道题目:“当然选40%了,这是目前反物质推进器的速度极限,也正是领航号的最高速度。看来你一年级的推进器课程没有好好学习啊。”女孩嘟了嘟嘴,选下了正确答案后又在下一道题上皱起了眉头。我无视她求助的眼神,转头看向了窗外。依的成绩并不好,她很难通过今年的领航号资格考试,而领航号资格考试将在今年截止,换言之,依没有更多的机会了,那我…

“现在插播一条紧急新闻,G市再次发生暴动,恐怖分子炸毁了位于科技区的反物质研究中心,导致了当地的伽马射线辐射指数上升,一个小时前,G市已经封锁,请各位有前往计划的知悉。现在我们来采访一下科技区中心的负责人…”我关闭了电视,揉了揉眉头,最近类似的暴力事件越来越多,社会似乎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气氛中,治安也有所下降,或许再过几年…。不过,这些已经与我关系不大了,我是一名领航员,一名即将登上领航号的幸运者。

领航号的诞生要追溯到半个世纪前的以为天文学家—维德。当他第一次将那颗美丽的蓝色行星从六光年外识别出来时,世界震动了。数以万计的天文学家和天文爱好者将目光投向了那片星域,精准的天文观测证实了他的发现。人类找到了新的地球,没错,那颗星球与地球的相似度之高,令人赞叹,更重要的是,仅仅六光年,在反物质推进器已经可以将飞船加速到相对论速度的当下,这个美丽的新家园,似乎触手可及。为了纪念维德,新家园被命名为,维德星。

领航号正是在此背景下诞生的。为了开辟新疆域,摆脱地球能源危机,联合政府同意共建一艘载人飞船,飞向维德星。新飞船计划承载一万人,在全球范围内挑选,只有通过领航员资格考试的人才能够登船。所有人都清楚,在地球环境已经大不如前的当下,留在资源枯竭的地球没有未来。只有登上维德星的人类,才是未来文明的希望。因此,领航员资格考试的竞争激烈程度,比之历史书上的高考,犹有过之。而我,就是去年那批在角逐中脱颖而出的新人类,我将在不久的未来登上领航号,飞向维德星。我本应高兴的,可是,看着身边女孩明媚的侧颜,我心里竟萌生了些许犹豫。我走了,她呢?

                                                                          2

能通过领航员资格考试的人,从来都不是靠运气。

当颤抖着手点开成绩查询网站时,我一时竟不敢睁眼去看。直到屏幕缓缓变暗,我忐忑的睁开眼睛,怀着一份不该存在的希冀,看到的,却是冰冷无情的三个字—未通过。虽然我早就知道可能会是这个结果,可当这一切真正出现,我还是感到了绝望。依,真的只能留在地球上吗?

令我惊诧的是,依对此毫不介意。与我的忧愁不同。她还是那个无忧自在的女孩。在她的父母身上,我也感受不到一丝丝的失望。每天,依仍会穿着那条紫罗兰裙,盈盈含笑的出现在我的门前。

而我也不得不接受依的命运。或许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再好好的配她度过这剩下的欢愉时光吧。也许我们终将分离,但至少现在,我们还在一起。

然而,命运似乎又跟我开了个玩笑。我接到了来自领航号的通知,所有领航员须参加驾驶培训,为期一年。一年过后,是全人类关注的时刻,是领航号起飞的时刻。

                                                                          3

尽管我已经无数次的背过领航号的内部结构和设计参数,可当我真正踏足这艘被寄予厚望的顶尖飞船,我仍然感到无比震撼。足以维持三千人生活数十年的生命循环系统,帮助人类跨越时间的冬眠舱,坚硬昂贵的抗辐射磁罩,目前最完备的推进器系统…不愧是领航号,目力所及,皆是巅峰。

在这里,所有领航员第一次聚在一起,来自世界各地的文明火种,将第一次在命运之舰上学习,竞争,进步。一年以后,奔赴彼岸。

“游,你今天的飞行操作简直帅呆了!”我一边微笑作为对这位俄罗斯青年的回应,一边利索的脱去身上的训练服,走进了浴室。抛弃了最初的兴奋后,繁琐且复杂的训练工作便成为了日常。得益于父母的教诲,我的理论知识虽不够扎实,但我的驾驶技术却一枝独秀,在这个四人的小分组里赢得了尊敬。然而,回到床上,静寂的夜里,我还是会想起那道熟悉的背影,那抹紫色的衣角。

我和依是在我七岁那年认识的。

父母在临终前将我托付给了依的父母。沉浸在失去家庭悲痛的我甚至无法再次融入正常生活,所幸,依和她的父母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那段本该是我人生最黑暗的时刻,我反而感受到了家人的温暖。一家人一起吃饭的温馨,和依一起玩耍的快乐,学习成绩的蒸蒸日上,渐渐将我从那个黑色的事故中拯救出来。除了偶尔的噩梦,我甚至不再想起曾经的一切。遗忘,成了一种解脱。我现在想要握紧的,是手中来之不易的一切。

如果不是那个每个夜晚为我擦去额角汗珠的温柔女孩,就不会有今日的领航员叶游了。思绪至此,我轻轻握紧了拳头,依,等我,我一定会带你去维德星!

                                                                          4

领航号起飞的日子到了。

这是人类历史上注定载入史册的一天。无数人通过网络直播观看着起飞场景,这也是领航号第一次出现在大众眼前。同当初的我一样,公众无不对领航号的宏伟感到惊叹,这艘巨舰凝结了人类智慧的结晶,如同圣经中的方舟。其规模之大,以至于后来一句诗人的话竟成为经典:“我无法站在它的面前,我只能匍匐在它的脚下。”

为了防止不法分子对发射过程的破坏,发射场地被严格封锁,依和她的父母无法送我最后一程,想到接下来数十年都无法在触碰到她,我那早已被磨砺的坚韧的内心,竟隐隐作痛。此去经年,应是良辰好景虚设,便纵有千种风情,更与何人说!

“依!你怎么在这儿?”看着眼前吹弹可破的脸颊,我竟一时不敢相信。“哎呀,才一年游哥哥就不记得我啦?那从维德星回来,哥哥是不是就把我给忘记了。”少女蹙起眉头,嗔怒道。我如梦初醒,急忙将依拉入身边的房间。“你是怎么到这儿的?这里很危险的!”我虽然为依的出现高兴,但我更怕依被当作恐怖分子处理掉。“呐,哥哥,这个给你。”依并未直接回答我的问题,反而将一个小盒子交给了我。轻轻接过盒子,我却并未好奇,里边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眼前这个女孩。我用力将少女揽入怀中,将头埋入发丝,仿佛拥抱的是整个世界。

“领航号即将起飞,请所有领航员登舰。重复,请所有领航员登舰。”机械提示音将我从幻想中唤醒。怀中的小人动了一下,“哥哥,你是不是要走了?”我轻拂过依的发梢,“是啊,哥哥要走了。”不远处传来机械门打开的声音,似乎有人在靠近。我不敢再犹豫,将依推入逃生通道,“从这里走,这个时间看守人员会轮换,有十分钟的空缺。”少女轻轻回头,眼中似有星辰流转,我狠下心,将倩影推向远方。泪光闪烁间,一切恢复如旧,只有指间轻盈的发丝,宛如梦幻。

“游,登舰了,快快快!”罗伯特粗犷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我握紧手中之物,暗暗抹去泪痕,回头笑笑,“来了!”

                                                                          5

利用木星引力效应,领航号成功在太阳系内加速到了光速的百分之五十。由于在驾驶训练期间的优秀表现,我被上级提名为领航号的巡航人员之一,在航行期间无需进入冬眠,对此,我的同伴纷纷祝福,而我一笑置之。

领航号作为最先进的载人飞船,其自动驾驶功能几乎无人可比,与其说我是驾驶人员,不如说我是检修人员更确切些,每天在各个控制室里检测,做着最无聊的工作,似乎还不如进入冬眠呢。

所幸我还可以趁机和依通信。利用飞船上的中远距离通信系统,我成功的给依发出了一份信件,安慰伯父伯母和依不必为我的离去而伤心,也承诺自己一定会回到地球。在两个小时后,来自依的回信到了我的手中。我耐心的读完那些溢满温柔的信,心也似乎飞回了地球。这段连光也要近一个小时走完的路程,因为两个人的问候,不再遥远。

“喂!你在干嘛呢?”一个不合时宜但却不失好听的声音在我身边响起。我慌忙关闭通信页面,回头对不速之客怒道:“难道不知道进门之前先敲门吗?”

来者丝毫不惧我的质问,从容不迫的走到我的身边,一双鹰隼般的眼眸直盯着我。我这才注意到,这是一个面容姣好的女子,目光下移,她的胸前别着和我一样的巡航牌。是另一个巡航员!计划中的巡航员虽数量不少。但由于领航号体积巨大,加之每个人都有对应的负责区域,巡航员之间很少来往。我也只是在定期会议上见过其他的巡航员。而在众多优秀的巡航员中,眼前这位欧洲公主,维多利亚,无疑是一位佼佼者。

尽管依是我心中的唯一,但当我第一眼见到维多利亚,我也同我的队友一样,惊艳于其美貌。然而,更令我惊奇的是,这样一位出身皇室的女子,在驾驶训练中表现出的坚韧和勇气竟压倒了一众竞争者,甚至隐隐接近了我。我也不得不承认,她的理论知识几乎碾压了我。如此完美的领航员,被选中巡航理所当然,但我好奇的是,她居然不愿在冬眠舱里保留青春,而是心甘情愿的接受了任务。

“哦,我以为这里没人呢,毕竟现在的领航号活人不多。”公主殿下冷漠的回应,看样子并没有道歉的打算。我回过神来,亦无话反驳,毕竟事实如此,否则我也不可能不在门上加上密码锁就与依通信。

“你来这里干嘛?”我率先发声,想要支开话题。然而公主殿下并不买账,“你先说你在干嘛。”

“我…我在进行维德星的观测,这里视角清晰。”我找的理由简直无脑。还好公主殿下没有深追,而是冷漠的点头,转身离开了舱室。我趁机删除了通信记录,悄悄的离开了这里。

                                                                          6

领航号已经航行至奥尔特云,从地球发来的信息时滞已经增加至接近一年,然而我却愈发担心地球上的局势。联合政府对环境资源的无限制攫取极大的影响了人类生存,而环境保护署在恢复地球生态方面的不作为完全则激怒了公众。一个名为ESO的地下组织逐渐兴起,他们号称领航号只是联合政府的骗局,保护地球环境才是人类唯一的出路,其规模的日益增大甚至有了威胁联合政府的意味。所幸由于ESO高层的限制,大规模的武装冲突并未发生。ESO一直致力于与联合政府对话,而联合政府也同意了并拟定了谈判计划。令我意外的是,在那份谈判名单里,出现了依的父母的名字,作为ESO的代表。

谈判的过程及结果并未向公众公开。然而,ESO代表的离奇消失和联合政府的我行我素揭示了谈判结果的失败,代表的失踪更是在ESO这个庞大组织的内部掀起了战争思潮,主和派的精英大多参加了那场谈判,在失去宝贵的领导者后,主战派成功掌握了ESO的多数力量。于是,没有征兆,毫不掩饰,席卷全球的反联合政府战争拉开了序幕。

相比于地球上正如火如荼进行的战争,我更担心依。她的父母参与ESO的活动已经让我始料未及,如今他们的失踪,或者说,死亡,将对依产生何种打击,我不敢想象。由于领航号的时滞,实际上,一年前甚至更早,依就已经成为了一个孤儿,我甚至无法知道这一年间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那个曾经柔柔弱弱的小女孩,是否扛得住如此打击,她此时,又在何处?本应在此时出现在她的身边的我,却身处一光年外,顾念及此,心如刀绞。

担忧和恐惧笼罩着我,我不顾风险再次向地球发出信件。承载着我的关切和思念的电磁波以光速飞向地球。然而即使如此,也需要整整一年,这封信件才能抵达地球。在此期间,除了等待,我无能为力。

                                                                         7

我没有想到,我得知依的下落的时刻,亦是我的死亡之时。

在半数船员的注视之下,领航号审判法庭宣判了对我的惩罚——流放——作为利用舰载通信系统与依通信的后果。在远离地球三光年的茫茫星际空间被主舰抛弃,不啻于慢性死亡。仅仅是利用宝贵通信资源与一个普通的地球女孩通信还罪不至死,讽刺的是,一直忠于联合政府的我,相隔光年之外心心念念的那个女孩,如今是ESO的领袖之一。

隔着屏幕,我再次亲眼看到了她。所不同的是,她的脸上,少了份昔日的稚嫩与温婉,多了份成长后的坚毅与决然。谁又能想到,眼前这个辗转在战争中心的领袖,曾依偎在我的怀里,一同期待着未来。依啊,你终究还是长大了。

流放仪式将在三天后进行。与直接击毙不同的是,被流放者将在一艘无动力飞船被发射至星际空间,在茫茫宇宙中度过余生(由于没有补给,其实只有几天)。这种惩罚方式其实与十八世纪那位著名军事家拿破仑被流放圣赫勒拿岛异曲同工。不同的是,身处茫茫宇宙中的孤寂与绝望,远非在地球上的封锁可比。而我,将是有史以来第一个被流放在奥尔特云之外的人类。奇怪的是,身处逼仄狭小的领航号底层监狱,我竟丝毫未心忧自己不久的死亡流放,也不再怀疑去是谁记录了我的通信记录,反而感到无比的心安。她还活着,那就好。

                                                                          8

“轰!”一声巨响过后,我悠然的扔掉手中的震荡炸弹开关,轻松的进入了逃生舱室。笑话,依还活着,我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就凭这个小小的舰载监狱,怎么关得住我?毕竟,在我的童年,我可是曾无数次记下这里的一切。对这里,我可是像家一样熟悉。我想要离开,谁也拦不住。

象征袭击警报的红色灯光不停闪烁着,我却丝毫不慌。领航号进入战斗状态的恐怖威力我是知道的。一旦领航号启动二级以上戒备,别说是我了,一只没有身份标识的苍蝇都会被舰上的扫描系统找出来。然而,此时已经被剥夺身份标识的我却不以为然。我太熟悉这艘庞然大物了。要进入二级以上战备状态,以领航号现在的苏醒人数,还远远不够。而苏醒处于冬眠状态的领航员,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抓住这段真空期,我成功拿到了我想要的——逃生舱的驾驶权限。

再见了,领航号。我在心中默念一声。轻轻按下了逃生舱系统的启动按钮。在隆隆的裂变发动机启动声响中,逃生舱如一支离弦之箭,带我离开了这艘陪伴我半生的飞船。身后,领航号的动力系统正发出幽幽的蓝光。我知道,更多的领航员正在醒来,但他们,不可能留得住我。

倏忽间,我注意到一个黑点离开了领航号主舰,在逃生舱的监控系统界面,我清楚的看到,一艘小型战斗舰艇正在加速,向我而来。而从信号识别系统的反馈看来,追击者不是别人,正是那位与我有一面之缘的公主,维多利亚殿下。

                                                               当我待你归来

                                                                         1

我的父母是对的,领航号是个骗局,或者说,领航号的目标——维德星,是个骗局。

联合政府的不作为收获的恶果比我们想象的更多。作为地球上最具权力的组织,联合政府居然在ESO的进击下节节败退。在领航号启航后的第十年,联合政府已经失去了大多数统治地区,除了部分顽固的旧势力派统治的城市,大多数城市已经归于ESO管理。ESO没有忘记最初的承诺,在执政伊始便开始了地球环境的治理。利用先进的科技,地球环境放缓了变得更加恶劣的步伐。而这也成功的得到了一部分原联合政府统治地区官员的支持,从而让ESO拿到了部分领航号的航行数据。正是在对这些资料中的分析中,ESO的科学家发现了这个震惊全人类的发现。所谓维德星,只是个泡影。

借助领航号的飞行记录和光谱分析,ESO发现,在领航号逼近维德星的过程中,来自维德星的光线并未发生蓝移。换言之,飞行了十年的领航号丝毫没有接近那片梦想之地。消息一出,举世哗然。然而,受限于地球观测的局限,处在地球上的人类无法证实这个发现。控制着领航号通信基地的联合政府不知出于何种心理,丝毫未向领航号透露这个消息。在一片令人心悸的死寂中,领航号继续飞向那片未知之地。

我毫不怀疑维德星只是一个骗局,那观测中的美好或许只是宇宙的海市蜃楼,欺骗着懵懂的人类投向死亡。然而,我最后的亲人,却仍在那艘船上,仍在向着死亡前进。

                                                                         2

“什么?游驾驶逃生舱出逃了?”我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技术人员,丝毫没有注意到我自己已经抛下了一贯的从容冷静。

“是,是的。”被电脉冲手枪指着脑袋的技术人员一面忐忑的望向我,一面战战兢兢的继续说道;“游少校由于与您私自联系,被宣判了流放刑罚。但他在行刑的前一个晚上炸开逃生舱室驾驶逃生舱出逃了。”

“出逃了?领航号上的战斗人员是废物吗?那么多人拦不住一个?”我几乎失去理智。虽然领航号本身正在驶向深渊,但流浪太空,无疑是必死的抉择。我宁愿我的游哥哥在追逐虚幻中失去生命,也不愿让他在黑暗中孤寂至死。

“游少校对领航号的熟悉程度甚至出乎了舰上高层人员的意料。他准确的判断了领航号进入战备状态需要的时间,利用仅有的空档期完成了偷袭和出逃。甚至躲过了战斗舰的截击。”技术人员看着我阴晴不定的脸色,又补充道:“不过,游少校做了充足的准备。他带走了足以维持三年的生活储备,加上逃生舱本身的生命循环系统,理论上…”技术人员咽了口唾沫,”理论上可以维持十年。“

“十年…”我嗫嚅道,十年又如何,以逃生舱那几乎可以忽略不记的航行能力,十年时间连一光年都无法航行。对游而言,这十年的每一秒都是生命的倒计时,而由于没有足够功率的信号发射装置,他甚至连呼救都做不到。茫茫太空,何处是家。

我离开了审讯室。从这个被捕的领航号基地工作人员身上,我已经拿到了所有我想要的。然而,结局却如此惨淡。我在地球孤独,你在太空流浪,这就是我们所期望的未来吗?

我突然想到了什么,匆匆折回审讯室,焦急地问道:“领航号逃生舱配备了信息接受系统吗?”技术人员愣了一下,显然知道了我的意图,沉吟了一下,“逃生舱是配备了信息接收系统,但是由于体积限制,只能接受足够强度的电磁波,这种强度的电磁波,即使以基地的输出功率,只能一年发射一次。”我点了点头,离开了这里。

一个月后,领航号基地,一束高强度电磁波直冲云霄。

                                                                          3

维德星的梦幻破灭了。

尽管来自地球的劝阻信息已经抵达领航号,但舰上的狂热探索者却执意要见到事实的真相。当穿过六光年的空间到达那片星域,迎接领航号的,不是生机磅礴的美丽星球,而是一颗包围在强大引力场中毫无生机的黑色行星。

领航号全景观测系统中,庞大的黑色行星缓缓自转,在行星的大气层外,来自遥远星系的光芒绕过黑色行星,形成一条美丽的光带,经过引力透镜效应,投向太阳系方向,投向地球。

“暗物质。”舰上传来一声低语。

所谓的美丽,不过是遥远星球的投影。甚至可能,是曾经地球的投影。

海市蜃楼越是美丽,得知真相的人就越是失望。而领航号,就是这样一个被欺骗的行者。

这就是骗局,这就是真相。

……

我暂停了领航号航行日志的播放,沉默的转过头,静静注视着所有领航号基地工作人员。

无人敢与我对视,或者说,无人愿意与我对视。这里的所有人,都曾为了寻找另一个家园而努力,可如今,血淋淋的现实摆在眼前。希望与绝望,有时只在一瞬间。

“ESO已经与联合政府和谈,双方已经同意将牺牲于维德星事故的领航员授予烈士功勋,而你们,也会得到应有的待遇。好好珍惜余生吧。”我缓缓念出公告,犹如死神,宣告一个时代的死亡。

一个名叫领航号的时代终结了。

                                                                          4

尽管我已经无数次梦到这个场景,可当那艘几近损毁的逃生舱出现在太空监视系统中时,我还是抑制不住的留下了眼泪。

三十年,整整三十年的等待过后,游,是你回来了吗?你看到了吗?地球已不是你离去时的模样,她找回了曾经的美丽,这里曾经是我们的家园,现在仍是,未来也将会是。我努力让这里回到当初的模样,只为等你回家。如今,这个时刻到了吗?

身边的操作人员欲言又止了几次,终于善意的提醒道:“监测系统的确观察到了那艘逃生舱来自领航号,但无法证实里面是否存在生命痕迹,况且理论上游少校离开领航号时携带的补给似乎不足以维持至今,所以,您要做好最坏的打算。”

我并未理会操作人员不合时宜的提醒,只是愣愣地注视着那个监视系统上逼近土星轨道的微不足道的蓝色光点。那里,有着我等待一生的人。

“发射牵引飞船,携带额外50%冗余燃料及补给,目标领航号逃生舱,航向锁定,预期用时四小时,接驳与返航预期用时五小时。发射时间初定为三天后。”

操作人员从容不迫地下达指令,我反而手足无措起来,最多三天,我就可以再见到他了。他还好吗,这些年的流浪和孤独,他是怎么熬过来的?三十年未见,他还记得我吗?会不会他已经……

三天后,巨型火箭冲天而起,带着我的期望和人类的目光,接游子回乡。

                                                                         5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照耀在牵引飞船背面的领航号逃生舱,折射出彩虹般的色彩。

尽管在太空流浪数十年的难度人尽皆知,可当那艘斑驳破旧的逃生飞船出现在视野中时,每个目击者都为之战栗。动力系统的发动机已经折损近半,昔日锃亮平滑的钛合金外壳已经在漫长的岁月中变得崎岖破损,抗辐射系统虽已伤痕斑斑,但所幸仍发挥着作用。如果将此时的逃生舱出现在垃圾堆里,怕是不会有任何人意外。

我静静地站在降落场边,等待着斯人的归来,等待着命运的审判。

常年封死的舱门缓缓启动,发出痛苦的呻吟声,一点点的抬升着。在夕阳模糊的光晕中,我看到了一个瘦削但仍挺拔的身影,悠悠的暮光遮住了他的脸,但我知道,他一定在笑,因为,我也在笑。

你曾为了我寻求彼岸,但其实,彼岸即是家园。

-完-
关注科普科幻青年之星计划
科幻作品
彼岸
寒凉

学校:华南理工大学

学历:高中

专业:临床医学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问题在于文笔比较絮叨,且过于流水账,尤其是后面感觉无法圆回设定。

2020-11-08 13:44 匿名 ——

科技思考尚可,文学描述稍显不足。

2020-11-06 22:34 匿名 ——

故事尝试描写时代大背景下的个人情感,这是很好的切入点,但由于缺乏足够的铺垫,难以令人理解主角与女主人公的“深情”从何而来。

2020-11-04 18:22 匿名 ——

和之前一篇发表在科幻世界上的小说撞梗了,故事的后半段处理太着急,让人摸不到头脑,不知道作者想表达什么。

2020-11-04 17:07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