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尺八,是一种什么乐器?
忆水中   
得票 0 阅读 329 评论 0

【摘要】它,古老而神秘。它,近似于笛、箫,而又有很多不同之处。它,既是日本的乐器,更是中国的乐器。佐藤康夫用它演奏了《火影忍者》和《阴阳师》的主题曲。小凑昭尚用它救赎着灵魂、感恩着知音。无论在中国、日本、美国,它都是一些人的小众爱好。但同时,它又传达着跨越国界的人间大爱。它以顽强的生命力,正在“声声不息”地被传承、被发扬下去。

尺……八?这两个字,确定没写错吗?

“请问您知道‘尺八’是什么吗?”这是纪录电影《尺八·一声一世》开场的一段街头采访,听听大家都是怎么回答的吧。注意,别喝水,以免笑呛了!

“啊?是什么地方?”

“是一个什么贴吧吗?”

“是那种吃的东西‘糍粑’?”

各种试探性的、千奇百怪的答案中,能与“乐器”贴边的,真是寥寥可数啊。至于能够准确说出“近似于笛子和箫的乐器”者,真可谓行家!

甚至还有人怀疑:“尺八”这两个字是不是写错了或者写反了,本应是“八尺”?

哎呀好啦,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尺八”究竟是什么吧!


从火影忍者开始走近这种神秘的乐器

在上面的街头采访中,记者后来提到了《火影忍者》,那么,你首先会想到什么呢?

可能无论资深“火迷”还是普通观众,都会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漩涡鸣人”、“宇智波佐助”这些如雷贯耳的主角名字。

即使你仅仅完整看过一集,那么想必,你对于“下集预告”的背景音乐也不会陌生吧?

鸣人总是在那充满激情与斗志又不乏诙谐的旋律中,信心百倍地呼朋引伴道:“请看我下集的精彩表现噢!”

太熟悉了!好多人都能顺口哼唱出来。

这首曲子叫《Naruto Main Theme》。Naruto是“鸣人”的日语读音,顾名思义,这段主旋律就是漩涡鸣人性格特点的高度浓缩与集中体现。

然而,咱们是否想过,这首曲子究竟是用什么乐器演奏的呢?

没错,就是尺八。

听音色,基本可以确定,它是一种吹奏的管乐器,接近于咱们常见的笛、箫。难道,是同种乐器在中国与日本的不同名称?仔细分辨,却又有区别。

所以,现在正式揭晓谜底:“尺八”两字的顺序不仅没错,而且,它正是一种与“箫”比较相似而又不同的竹制吹奏乐器。

说到这里,对日本文化有研究的伙伴们就很有发言权了。没错,“尺八”是日本著名的古典乐器之一,罗马字读音为ShaKuHaChi,有《虚铃》、《虚空》等代表作品流传至今。

然而,您可能仍有所不知的是,早在1300多年前的南北朝至隋唐时期,尺八原本可是由中国传到日本的乐器呢!

咱们来打个比方:尺八这个“孩子”,生于中国,长于日本。

相传,最早的尺八也曾叫“竖笛”。而唐太宗为了统一律制,开始以“一尺八寸”为标准,将竖笛规范化,并统称为“尺八”,这也是其现在名称的由来。

中国的隋唐时期,大约对应着日本的奈良时代。在这段中国文化鼎盛且与日本来往密切、交流频繁的时间里,“遣隋使”、“遣唐使”将大量的乐器从中国带到了日本。

而尺八作为其中的一种,得到了当时日本主要领导人——圣德太子的格外偏爱,从而在日本为这种乐器的传承与发展提供了一片富饶的土壤。

而在中国的音乐尤其是宫廷音乐的演奏中,尺八的地位则逐渐被笛、箫所取代,宋朝以后甚至一度无人问津。

这一点,也直接体现在了古诗词的创作上。“笛”、“箫”等意象愈发成为了宠儿,如杜牧那首著名的《寄扬州韩绰判官》:“二十四桥明月夜,玉人何处教吹箫?”却几乎再也难以找到“尺八”的影子。

如果实在要说,那就要将目光直接转向近现代了。中日混血诗僧苏曼殊曾写过一组《本事诗》,其中有“春雨楼头尺八箫,何时归看浙江潮”的名句,然而即使是在这里,尺八也是与箫“结伴登场”的。

如今,随着世界各国文化艺术交流的增加,尺八才逐渐重新传回到了中国,并且开始在全世界为人所知晓和关注。


尺八,就是与不同的人相遇

在2019年上映的纪录片电影《尺八·一声一世》中,作为领衔主演之一的日本著名尺八演奏家佐藤康夫这样概括道:“尺八,就是与不同的人相遇。”

佐藤康夫(き乃はち、Kinohachi)的名字,常被译为“启乃锋”或“贵之八”,曾是摇滚乐队“六三四(musashi)”的重要成员。

咱们上面提到过的那首活泼动感的《火影忍者》主题旋律,以及唯美动人的《阴阳师》主题曲《夜明》,都是出自他的手笔。

然而,这样一位名副其实的“大神”,却在影片里讲述道:

“其实我直到上大学都还没有明确的志向,整天无所事事。后来偶然听到前辈三桥贵风演奏的尺八,我深深为它着迷,于是拜他为师,从此走上了这条路。最初的几年,我只是‘帮师父拎包’的小角色,但一直坚守下来,逐渐成为了现在的我。”

尺八的造型,相比笛箫来说,略短而粗。因此,它的音域也更加广阔,时而如同呼啸的风声,时而又如颗粒的质感。

可能是因为其最早的代表作《虚铃》是由一位浪迹天涯的僧人“虚无僧”演奏的,所以早期的尺八曲子,普遍听起来有些苍凉,仿佛是在嘶哑地吟唱一首悲歌。

而中国古代的音乐,主要服务于宴饮等热闹的场合,讲求喜庆。这或许正是自从唐宋以后,尺八一度在中国失传的原因之一。

日本人却一直将尺八传承至今,并重新开始来中国“寻根”。佐藤康夫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他那桀骜不驯的形象与气质、对于梦想的执着与专注,确实与漩涡鸣人有着许多契合之处。

因此,他的尺八演奏,是传统经典与流行元素的融合,用新潮的载体,传递着久远的精髓、燃烧着“火的意志”。

如果说,这还不是他最具魅力乃至“魔力”的作品,那么,他堪称“神曲”的代表作又是什么呢?答案是——《宙》。

你能想象用笛箫来表现宇宙这样宏大的主题吗?尺八却可以!

佐藤康夫在尺八中得到治愈、找到自我、进入“一音成佛”的境界。宇宙中有自由的灵魂,也有纯粹的自己。

通过《尺八·一声一世》的拍摄,佐藤康夫认识了另一位优秀的演奏家——小凑昭尚。也正是以这部影片为契机,他们共同与上海天人慧致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正式签约。

小凑昭尚(KOMINATO Akihisa)出身于尺八名门世家,又毕业于东京艺术大学邦乐(日本传统音乐)系尺八专业。

可能有人羡慕他的身世,从小就能接受艺术的教育、熏陶在文化的氛围中。

然而,小凑昭尚的追梦之路却走得充满艰辛。

尽管父亲是日本民谣“小凑流”的掌门人,却因现在的年轻人普遍已经对传统的民谣失去了兴趣,认为它“过时了”,小凑昭尚也曾在大学毕业之初,遭遇到了难以就业的困境。

他与朋友挤在狭窄的小屋里、吃着最廉价的食物,甚至一度为了谋生而暂时放下了高贵的尊严,做起了街头艺人这份“工作”。

时至今日,当他再次来到那个他曾献唱的地铁站,仍会感叹“好怀念啊!”

生命的旅程,注定将有各种各样的不期而遇。喧嚣浮华的人生,也许会遇到很多泛泛之交;而与寂寞为伴的人生,则会遇到几位同样寂寞的真正知音。

终于,小凑昭尚与一些志同道合的伙伴组建起了乐队“ZAN”。然而不幸的是,队长却在一次登山活动中遇难辞世。

此后,小凑昭尚的每一次演奏,都不仅仅是为了自己与家族,同时也是对于队长的告慰。

“演奏尺八,是一种灵魂的救赎,也是一种感恩的方式。而我自己,也希望能够一直演奏到生命的终结。”小凑昭尚感慨万千地说。

因为与队长的心灵默契,他也开始喜欢登山。当他来到中国、登上长城、以一曲《晚霞》来致敬天地万物之时,仿佛在冥冥之中,他与队长隔空再次相见。

如今,小凑昭尚不但已经成为了远近闻名的音乐家,更是一位出类拔萃的尺八传承者。而他的孩子小凑千丸,也刚刚出生不久。

这个孩子,将是小凑家族未来的第四代继承人。

持续将一个梦想追求到极致的境界,是日本人所崇尚的精神品质。而小凑昭尚之于尺八,一如他的家族之于传统民谣,正是这种精神品质的履行者。


当这位美国人也吹起了尺八,音乐果然是无国界的

未来,尺八会不会也成为全世界的乐器呢?这还要从一位美国人说起。

他,原本生活在大洋彼岸的夏威夷,英文名字叫 John Neptune 。

与多数欧美人相同的是,他也喜欢刺激,对于任何有趣的事物都抱有热情。就连大学的专业和课程,他也是完全遵照自己的兴趣爱好来选择的。

但又与多数欧美人不同的是,偶然的一次机遇,竟让他从此开始深深痴迷于尺八——这种当时还完全属于“黄种人”的乐器。

“我看那些大名鼎鼎的尺八演奏家,都是黑眼睛、黄皮肤的啊!”在《尺八·一声一世》中,作为另一位领衔主演的他这样感叹道。

即使是在当今尺八最为流行的日本,它也是一种较难掌握精髓的古老、神秘乐器。

而在它最早的发源地——中国,现在多数人更是已经对它闻所未闻了。

那么,更何况是远在地球另一端的美国人呢?身边就连能查找到的资料都少之又少,学习尺八的难度可想而知。

他也曾短暂地自我怀疑和动摇过,但最终,他不肯服输。他决定来到中国和日本,继续深入探索尺八的奥妙。

并且,他还为自己取了一个具有东方特色的新名字“海山”。

都说真正的艺术是无国界的。具体到音乐,再具体到尺八,这一点在海山身上得到了最好的体现和证明。

多年的不懈努力,让他不仅成为了独树一帜的尺八演奏家、发布了优质的专辑,而且,他现在还是一位备受景仰的“导师”级人物。

要说他最引以为傲的学生,当属取得了尺八专业硕士学位的蔡鸿文了。

蔡鸿文来自台湾,如今在大陆也已经是闻名遐迩的尺八教师和制作者。

而在他将自己新做的一支尺八呈现给海山“验收成果”时,海山仍挑出了一处问题。这个问题是只有“具备一百分的演奏功力的人”才能意识到的。

海山与蔡鸿文,跨越国界,因尺八而结缘。所谓莫逆之交,应该指的就是像他们这样的友谊吧。

“在吹尺八时,口型要自然,不要嘟嘴去‘亲’它,也不要把嘴唇收回来。对,你做得不错,现在你是学得最好的。”蔡鸿文带领着他的学生们这样起步入门。

“我认为你能做好任何事情,但我希望你永远不要放弃尺八,尽管它可能不会让你在经济上很富裕。”海山则对蔡鸿文这样谆谆教诲。

当他们共同吹响一声尺八,这便成了他们一生一世的坚守,更是他们今后或将传承几世的梦想。


普通爱好者如何学习尺八?他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当今如雷贯耳的尺八演奏家,显然还是以日本人居多。而对于我们中国国内的普通爱好者来说,既没有名师指导,更没有家学渊源,究竟该如何学习它呢?

徐浩鹏这位小哥哥,为我们做出了榜样。

在河南省的一个极其普通的家庭里,徐浩鹏原本也被父母寄予了“长大后学医”的期望。然而,他却“一发不可收拾”地爱上了尺八。

要问他最崇拜的偶像和学习的目标是谁,毫无疑问,就是《宙》的创作者——佐藤康夫了。在这首荡气回肠的“神曲”的感召下,徐浩鹏开启了对尺八的探索之旅。

“我是对着校音器吹的,自我纠错。而且那时也感觉自己的手很笨,经常堵错指孔什么的。我也曾有过放弃的念头,但是想想,买这一支尺八花了四百多块钱呢,于是就坚持下来了。”

徐浩鹏的语言非常质朴。他的家境不是很好,经济条件是在追寻梦想的路上不得不考虑的因素。而当时的“四百多块”,与现在也并非相同的概念。

但正是这种淳朴而执着的追求与坚守,让他终于成功地将《宙》演奏了出来。发到网上,引来一片惊叹之声:“哇,你能把《宙》吹下来啊,太了不起了!”

如果说,兴趣是最好的启蒙老师,那么,成就感,就是最能持续激励你前进的同行伙伴。

“质量好的尺八是不是都很贵啊?”相信这是多数正在准备学习尺八的伙伴首先要问的一个问题。如果花了很多钱买了一支,又学不好的话,岂不是太可惜了?

而作为资深爱好者的徐浩鹏这样回答:“确实很贵。正宗的竹制尺八,成千上万元的都有。但我现在练习的这种是用树脂做的,相对便宜些。我已经学习了三年多了,却还没见过竹制的尺八呢,好想听听‘真正的尺八’吹起来是什么样的啊!”

看来,从比较便宜的树脂尺八开始学起,对于新手来说,确实是个可行的方案。

即使如此,在徐浩鹏还是初学者的时候,他也是偷偷买来的,不敢告诉父母,尤其是父亲。并不是所有的家长都会同意孩子学习一种连他们都没听过的奇怪东西的。

那么如今,父母又持什么态度呢?

慈爱的母亲一边准备着早餐,一边对着镜头说:“只要孩子开心快乐就好,我支持他!”

这简简单单的表态,已经足够令人感动。

而《尺八·一声一世》的拍摄,给了徐浩鹏千载难逢的机会拜访了他的偶像佐藤康夫。同时,他自身也早已成为了我们更多爱好者心目中的榜样。

刚刚起步或即将起步的伙伴们,要多向徐浩鹏小哥哥学习噢!


人间大爱,“声声”不息

2020年1月,新冠肺炎在武汉肆虐,而佐藤康夫深情创作并演奏了一曲《生命之遥,呼吸同在》,用尺八传达出了人间大爱!

从三桥贵风到佐藤康夫再到徐浩鹏;从海山到蔡鸿文再到他的学生们;从小凑昭尚的父辈到他本人再到他的后代:尺八,这种冷门、小众而又生命力顽强的古老乐器,正在“声声不息”地被传承、被发扬下去。

最后,在欣赏并学习着尺八的同时,如果你也有一位日本朋友,那么,不妨用一句风情与调侃并存的“玉人何处教吹尺八”来向他传达问候与思念吧。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普作品
尺八,是一种什么乐器?
忆水中

学校:大连外国语大学

学历:本科

专业:日语翻译

职业:文案编辑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围绕一种古老而又神秘的乐器——尺八,演绎出这么多丰富的故事情节,纠缠于几代人的故事,追溯到上千年的历史,凝聚了东西方文化的交流,用声音传递着灵魂的归宿。作者用较好的文学语言围绕尺八这一乐器串起的各色人等,历史渊源、文化背景、情怀与梦想。故事性较强,可读性也较高。语言激情四扬,充满魅力,把文化要素嵌合在一种乐器中有相当的文学功力。但本篇更像一种文化随笔类文章,在科普方面中性语言较少,科普的知识点上科学内容不多。

2020-11-07 18:53 匿名 ——

文章详细地介绍了尺八,这种我们在生活中不常见到的乐器的起源及其背后的文化,是一篇不错的科普文章。

2020-11-07 11:08 匿名 ——

本文介绍了一种较为小众的乐器——尺八。介绍了尺八的历史发展、乐器特色以及几位世界上知名的演奏家。文章语言文字生动流畅,将科普很好地融入期中,是一篇很好的科普文章!

2020-11-06 13:09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