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火星计划
九夜    来源社团:模拟联合国
得票 0 阅读 332 评论 0

【摘要】高扬一行人是中国国家航天局火星计划任务的执行者,在经历了一场意外的沙尘暴后小队减员过半,而高扬也发现原本用以星球改造的M细菌也已经泄露,虽然环绕飞船上的成员还保存着能够杀灭M细菌的病毒样本,但毕竟只是近火星环绕轨道。 一边是队员的生命,一边是千年星球改造大计,作为中国宇航员的他们改如何抉择?

                                                                        1

火星日的清晨。

太阳开始炽烤着火星的地表,栖息仓的周围只有一层细碎的红沙,坚硬的土地上散步着一些零碎的石子。

“嘿,老高,又交给你啦。”队长万馨晨探前,帮高扬调试了下设备后走向到渡通道的门前。

“杨哥,加油。”队内另外两个成员李金方和里维斯说道。

“老高,加油。好不容易从20年代太空计划的停滞和冷落中出来,提高人们对星辰大海的向往就交给你了。”万馨回头竖了个大拇指,然后打开了过渡通道的门。

高扬进入中国国家航天局后执行过几次近月探索,积极引起各国人民对太空事业的发展的关注,尤其是积极参加科普活动而让他的形象深入人心。同时他也是一名细菌病毒学家、机械工程学家。每参与火星计划的成员都至少需要精通两门学科。

高扬头也不抬的往后比了一个“OK”的手势,继续调试设备。

其实高扬酸了。

因为过渡通道对面的小房间里放着一个模拟生态仓需要他去照看,往后的任务当中高扬都不能离开栖息仓。

“杨哥,还有我们两个陪你呢。”通讯频道传来火星环绕飞船流火号上叶雨泽和程樑的声音。

“待会要有啥意外,直接给你剪掉,反正这里的信号也要有21min才能传到地球呢。”叶雨泽憋着笑说道,程樑也假装正经的补充到:“嗯嗯,保证不会有黑照流出去。”

高扬翻了个白眼,调整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点击开始了直播。

“大家好呀,很高兴再次和你们见面。”接着,高扬一如既往的进行了他们队内的介绍和这个计划的简介。

“现在我就在火星地表的栖息仓。这次直播科普呢会分为两个部分,第一部分是我们怎么去火星,第二部分是我们如何改造火星。”

“首先来回答一下,我们怎么去火星吧。说到这个,就必须要提起一个人。”

“在科学界,人类的火星梦大致始于一个德国人冯·布劳恩,他是一名出色的航天学家,也是一名纳粹军官。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他和德国其他一些火箭科学家作为战俘被带到美国,为美国人研发导弹。在工作之余,他写出了一本《火星计划》,于1952年出版。可以说,这本65年前的小册子为之后的星际旅行设想奠定了基础,其中的不少观点仍然指引着目前的火星探索计划,可谓相当超前了。难能可贵的是,他不仅提出了设想,还给出了具体的可行方案,甚至完成了实际的运算,考虑到了各个环节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并提出了解决方法。

然而在那个年代,太空探索的梦想虽然有大众的支持,却受到了《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的嘲笑。布劳恩在为阿波罗登月计划作出贡献后有了名气,他趁热打铁,向当时的美国总统尼克松递交了在20世纪80年代登陆火星的计划。然而美国政府并不买账,他们认为把钱投入航天飞机和空间站研究更有意义。火星探索计划就被搁置了。”

“虽然人类已经成功向火星发射过探测器,但这一过程是艰难而曲折的。有三分之二的发射尝试以失败告终。这是因为地球与火星的距离是地球与月球距离的140到1000倍。我们去月球可以走直线距离,往返只需要6天,但我们去火星是不能走直线的,因为飞船搭载不了直线飞行所需的大量燃料。根据布劳恩的设想,我们需要先烧一次燃料,让绕地球运行的飞船的轨道逐渐接近火星公转轨道,在进入轨道后,飞船将不使用燃料,而是通过滑行来靠近火星,在接近火星时,第二次燃烧启动,让飞船进入绕火星运行的轨道并最终降落。所以在去往火星的途中,飞船既要绕远,又不能加速,以目前的技术水平,是无法将单程时间缩短到250天以下的。

距离的影响不仅体现在去程上,它也会让地球和火星之间的数据传输变得漫长。在地球和火星之间,无线电信号单程就要走21分钟。那么一旦登陆火星的探测器或飞船出现问题,遇到突发情况,很可能无法及时从地球获得支援,在没有专业人士的情况下,需要人工智能自行判断和处理。这大大增加了火星探索活动的难度。”

下一部分我们就讲讲:“我们这个任务当中的名字的全称:火星探测和改造计划,这里的改造就是指我们现在打算在栖息仓内进行初步的实验来验证改造火星计划的可行性

由于时间关系,这里直接介绍本次计划的任务。

早在20世纪60年代,就有天文学家提出过改造星球的可行计划。改造星球并不像科幻小说那样遥远。改造火星的第一步是让火星变暖。这样便可以让一些气体从地表释放出来,进入大气层,形成温室效应。温室效应会继续使火星温度升高,形成良性循环。当温度升到一定水平时,赤道附近的固态水便融化了,人们有机会在室外耕种。而作物又会释放氧气,长此以往,人们在室外自由呼吸也不再是个梦想。

其中一种成本最低的方法是使用特殊细菌将氮和水转化为氨气,或将水和二氧化碳转化为甲烷,这两种气体还能隔离辐射。问题是细菌的生长很容易脱离人类的控制,已经有很多恐怖片表现了这一点。

可随着生物技术的发展,我们已经发现并改良了几种针对这种M细菌的病毒了,我们已经在地球上成功模拟了病毒和细菌共存的情况,两者能够稳定持续的在火星地表发挥作用,直到火星改造的完成。”

接下来我回答一下问题就结束今天的直播啦。”

转眼间,快一个小时过去了,高扬回答了几个零碎的问题之后就关掉了直播频道,转而循环播放他们这些天在户外作业的时候拍摄下来的火星户外作业录像

航天局不会放过一点能够引起公众注意的机会,只有人们关注,才会有更多人愿意接触了解这个事业,一切才可能正向循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

                                                                   2

高扬作为唯一精通细菌病毒的人,自然要留守在栖息仓当中照看搭建起来的火星地表生态模拟仓。

从外观上看,这就是一个平淡无奇的玻璃箱子,里面是局部火星地表的等比例缩小地形图。可里面的M细菌已经经过了10多天的自由繁殖,连接在箱子周围的仪器记录分析着里面的空气组分的情况。

这是一个火星地表的生物实验,必须有人专门照看,但一想到自己未来20天时间都只能守着这个小箱子度过,高扬难免有些郁闷。

一晃几个小时就过去了。

就在高扬分析着万馨他们带回来的样本时,通讯频道传来了叶雨泽的声音。

“呼叫万馨,呼叫万馨,祝融号检测到有沙尘暴,时速测定到...... 90km/h,还有可能更高。”

一阵电子杂音过后传来了万馨的声音“万馨,收到。”

“高扬,你先换上太空服,留意箱子状态,准备提前进行病毒投放。”通讯频道上传来队长万馨的声音。

命令下达后,高扬就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迅速停下手上的工作,起身到栖息仓另一端换上太空服,以防突然减压。

高扬刚带好头盔,就传来万馨着急的声音。

“呼叫高扬,风速过大,我们直接上悟空号MAV(火星升空载具)等待,高扬直接进行生态仓灭活处理。”

由于通讯间隔问题,制定火星登陆计划时就写好如果在火星地表发生意外情况,可由队长先行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待安全后再请示航天局指挥中心。

“高扬收到。”回来经过过渡通道时,高扬瞄了一眼外面黄的有点发黑,铺天盖地的沙尘暴,迟疑了半秒钟,转身就跑向生态仓。

就在那半秒中,一些想法在高扬脑海中一闪而过:是存着侥幸心理继续实验,还是坚决执行命令,迅速灭活然后赶紧到MAV上等待命令。

其实没有什么可纠结的,第一个想法只是高扬和细菌病毒打交道这么多年生出来的一点个人小情感而已,作为中国军人,高扬自然时会选择坚决执行命令。

可就在高扬转身跑向关着模拟生态仓的时候,一声细微的撕裂声从过渡通道传来消失在沙尘暴呼啸的声音当中。

刚跑了一步,过渡通道就炸裂开来,巨大的吸引力将高扬狠狠的往外甩出去......

在地球上,为了应对数千米厚的空气施加于人体的压力,人体产生了由内而外的反作用力,但火星上的大气压力仅有地球上的1%,人类如果直接暴露于火星空气中,内外压会完全失衡,无法生存。所以栖息仓自带增压系统,但是这也在爆炸当中给了更大的冲击力。

一块碎片从高扬的腹部穿了进去。在横着飞出去时还撞到栖息仓舱体部分,高扬身上的几根肋骨直接断裂,巨大的疼痛感让高扬直接昏迷过去。经过狂风的裹挟翻滚,高扬最后面部朝下压着碎片不省人事。

从腹部流出来的血液汇聚在碎片插进来的地方,水分在强气流和低压下迅速蒸发,留下了一堆黏糊糊的残余物。随着时间的推移,血液越流越多,残余物也越聚越多。慢慢加强了破损洞口的密封,让太空服的泄漏降低到可以接受的程度。

随后就是太空服里面的氮气罐,氧气管轮番上场来进行补压,随着时间的流逝,管子里面的气体也会逐渐消耗完,不断的发出刺耳的警报声,黄沙一层层的盖在高扬的身上。

                                                                    3

万馨他们已经乘着漫步车来到悟空号MVA基座下。

“直接上去。”万馨思索着如何应对现状,现在的风暴的速度已经愈来愈大了。再过一会高扬能不能穿过风暴还是一个未知数。

“金方,留意高扬的体征;雨泽,持续联系高扬,随时汇报,同时准备MVA和环绕飞船的对接;程樑,留意风暴速度,协助雨泽规划对接路线;里维斯,上去后和我一起,确保MVA随时能发射。”万馨在登上基座的梯子时下了一连串命令。

“收到,队长。”

上到MVA的发射仓后,坏消息一个就又一个传到万馨的耳中。

“队长,检测到栖息仓数据丢失,应该是杨哥......”叶雨泽惊讶的说道。

“呼叫队长,祝融号传过来的数据显示这场沙尘暴的速度已经达到了100km/h,再过一段时间就会达到130km/h,而且还会继续增强。”程樑说道。

万馨被这些消息搞得十分心烦,“你们就不能给我来一个好消息吗?”万馨很想抓一下自己的头发,但只能徒劳的摸了摸头盔。

“里维斯,加大对抗装置功率,再等等。注意保持通讯频道清洁。”

“是!”里维斯说道。

“队长......杨哥......的生命体征消失了。”李金方很是震惊,断断续续的说道。

其实不需要李金方说,队内所有的成员的生命体征检测都是共享的。高扬体征消失那一刻,所有人的头盔都传出一阵尖锐的刺耳声。

一时间,火星上只剩下沙尘暴的呼啸声。体征消失,所有人都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杨哥的遗体......”良久之后,叶雨泽小声的说道。

“队长,赶紧做出决定吧,再拖下去MVA的燃料储备就不够用了。”中央控制系统上的飞船船体倾斜角度越来越大。侧方推进器已经无力抵抗还在逐渐增大的风速。

“里维斯,启动飞船。”万馨缓缓说道。

“但......”叶雨泽想说点什么,却又开不了口。

“不要说但是,现在风速这么大,我们也不可能能够将他带回来。而且规定也明确的写了,如果在执行任务的过程当中有人不幸牺牲了,就让他的遗体留在火星上......”万馨沉稳但坚定的说道。

“飞船将在倒数5秒之后开始启动.....”冰冷的电子音响起。

“悟空号,祝你们好运。”叶雨泽说道。

“悟空号,虽然时间很紧迫,但是别忘了再次按照安全手册上面的去检查火箭发射台上面的内容。”程樑说道。

“收到,我们太空见”里维斯说道。

“我们太空见。”

燃料点燃之后产生巨量气体,将堆积在底座上的沙子全部冲散,巨大的升力推动着悟空号的升空。

飞船的倾斜角在狂风之下越来越大,再这样下去飞船就有因为倾斜角度过大而坠毁的风险。

“悟空号,注意控制你们的飞船姿态。”雨泽着急的说道,因为从环绕飞船上面的监控参数上面来看,悟空号的倾斜已经接近临界值了。

“里维斯,加大输出功率!快!”万馨坐在颤抖着的座椅上面大喊。

“不行,侧方已经是最大功率了。”里维斯一脸颓然的说道。

“调整底座右下喷射方向。”万馨说道。

“是。”里维斯一边操作,一边紧张的看着火箭上面的模拟箭体数值表。这样操作虽然会大幅度偏离航线和损耗燃料,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

在推进器和狂风的作用悟空号在空中的剧烈的抖动着,坐在悟空号内的三人虽然经受过了专业的训练,但是还是不免有一些紧张。

叶雨泽时刻监控着上面的数值表,三人的体征突然都消失了。

一时间,流火号环绕飞船上的两人的心都悬到了极点。

“流火号呼叫悟空号,收到请回答。”

“流火号呼叫悟空号,收到请回答。”

“流火号高频道呼叫悟空号,收到请回答!”

“流火号高频道呼叫悟空号,收到请回答!!”

“流火号高频道呼叫悟空号,收到请回答!!!”

                                                                    4

寂静。

叶雨泽和程樑看着火星表面,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收到,这里是中国航天航空指挥中心,流火号请报告你们现在的状况。”电磁波经过了漫长的路程终于传到航天指挥中心上,但是后面发生的状况报告还在路上。

叶雨泽按下了通讯频道的发射键,“这里是流火号。现请求汇报。”

待把全部发生的状况都报告给了中国航天指挥中心之后,两人就呆呆的看着火星表面那巨大的沙尘暴。那巨大的云团就像是一只大眼,盯着流火号上的两人。

就在航天指挥中心做出让流火号上的两人等待进一步决策时,时间已经过去了四个多小时了。这个时候的高扬的太空服已经开始了尖锐刺耳的警报声。

高扬终于被警报声吵醒,那是氧浓度过高的警报。

太空任务所需要的训练繁杂到不可想象。在地球上面的时候,高扬他们曾经花费了数个星期进行太空服应急状态演练,什么状况应该如何操作,高扬已经形成了肌肉记忆。

醒来后,高扬甩去了身上不知道堆多厚的沙子,顶着晕乎乎的感觉进行自救操作,过高的氧浓度已经开始灼烧高扬的视网膜和神经元了。

等高扬放完气之后,一股钻心的疼痛从身体的各个部位传来。

翻过一个小坡,栖息仓出现在高扬眼前,长长的过渡通道已经被炸飞了,一边的悟空号也已经不见了,只留下光秃秃的火箭底座。

高扬用着和蜗牛差不多的速度走向栖息仓,栖息仓内部显得有些凌乱,但固定的物资却没有什么影响。连接着模拟生态仓的门还保持着高扬离开前打开的状态,但里面生态仓已经不见了踪影。

高扬轻轻的捂着自己腹部的伤口的位置,尽量不让走动的抖动再次让里面已经接近密封的洞口的气体泄露出去。

此时的栖息仓已经失去了原来应有的模样,虽然这个时候风暴已经开始逐渐减弱,但是还是将大量的尘土刮到了栖息仓内,原本干净到有点泛着金属蓝色的栖息仓已经蒙上了厚厚的一层黄沙。

高扬艰难的扶着墙壁,拿着一套新的太空服走到了医疗器械的柜台旁边,应急气仓一瞬间涨了起来,将高扬包裹在内。

在地球上的时候,那些工程师就已经想到有可能会出现宇航员因为太空服不够,或者因为受伤而不能移动的情况,所以在栖息仓里面设置了医疗器械柜,并且设计了能够携带在户外的小型气仓,让因为受伤而不方便行动的人或者不能穿上宇航服的人能够在里面等待直到救援的到来。

所幸,每个人都受过基本的伤口的基本处理训练。只不过身上还有各种地方的疼痛高扬就没有办法了。他现在只是想简单的处理一下伤口,然后赶紧去查看一下生态模拟仓的情况。

因为爆炸的时候生态仓里面的门已经开了,虽然经过了一些简单的固定,但是在巨大的冲击力之下,里面的东西还是被吸了出去并且跟着沙尘暴不知道已经到了什么地方。

“得赶紧找通讯碟。”高扬心里想。

本来计划在模拟生态仓中的实验就是打算将M细菌进行完全情况模拟,然后再将数据传回给地球,最终评估实行火星改造的可行性。除此之外,在M细菌经过S型曲线生长之后,高扬还将投放病毒,同时查看这种病毒对M细菌的效果。

这一切本来应该在为期30天的实验当中完成的,病毒的投放应该是在最后的十天。但是此时却没有机会投放了,因为这个时候保存在栖息仓旁边的病毒已经不知道被卷到哪里去了。

高扬看着地上黄黄的尘土,决定先找到那个通讯碟,于是顺着那长长的天线往外走了出去。

“呼叫流火号。”高扬调试了一下通讯碟,他需要通过通讯碟联系上在流火号的两人,然后才能将这里的情况报告给指挥部。

“呼叫流火号,我是高扬,收到请回答。”高扬修复了一下可能损伤的地方,继续尝试。

                                                                     5

“杨哥!杨哥!真的是你吗?”叶雨泽激动坏了,毕竟是一个部队里面出来的生死兄弟,他自然是十分的激动。

“杨哥,杨哥发生了什么?”程樑也是有种梦幻的感觉,两人也不管什么通讯语言了,直接说道。

“先说正事。”高扬一本正经的说道,“现在的情况很紧急。”高扬简单的把他受伤的经历说了下,重点放在细菌泄漏。

“我去报告一下地球指挥部。”叶雨泽沉声说道,不一会,程樑说:“杨哥,流火号上面有病毒和细菌的备份.....”

高扬沉默了,他知道本来设计就是环绕飞船的流火号,如果想要到火星地面上的话,只能硬着陆,虽然飞船本身的设计强度会让飞船不会破碎成渣都不剩,但是里面的人估计也是凶多吉少。

“我们已经向地球上面报告了这边的情况,还有我们的想法。”叶雨泽说道。

“雨泽,帮我申请直播。”高扬一边在舱外行走,将装备在太空服上的摄像头开启,还有将栖息仓内的直播仪器也拆了下来,固定在漫步车上。

接着高扬开始着手准备一些能够拆解船体的轻工具。高扬自认为能活下去是希望渺茫的,但在这最后的时间里,高扬还是想去做点什么,不论是什么。

“呼叫流火号,这里是中国航空航天指挥中心。我们已经收到了你的报道,现在的状况十分的复杂,我们正在商讨如何应对。”

过了40分钟之后,来自地球的回复已经传到了三人的耳中,但是此时高扬还沉浸在队长他们的意外当中,雨泽已经将队长的意外和高扬说了,程樑则在一边不断的申请着着陆计划。

地面上,中国国家航天局则在各大电视台和广告电视上面紧急转播火星上面发生的情况。国家航天局局长发表紧急演说,简明说要情况。

“......我们知道全体国人人同此心,这真正是全国人乃至全世界的损失......”

全国人民乃至全世界人民的心都在这高扬几人的身上,许多人们聚集到城市广场中央的环形电视机前,守候着最新一步的进展,更多的人则是在手机前着急的等待,等待着奇迹发生。

就在高扬他们执行任务的时候,下一次火星计划的物资也已经在路上了,可距离下一次发射载人部署等至少还需要2到3年的时间。

经过数学家的建模推算,那时M细菌已经遍布火星上所有适宜生存的地方了,在这段时间内,火星空气组分会不可逆的改变,到时候即使筛选研制出更加强力的病毒也来不及了,而且还没有考虑细菌进化的情况。

这对于坐在指挥部的聪明大脑们来说,是一个死局。就如同在一盘围棋里面,濒临绝境,看似有所选择,但又没有选择。

雨泽提案一次又一次的被指挥部讨论,但又一次又一次的不了了之。能够做出决定的每一个人都无比的纠结。

“报告,流火号传来消息,高扬请求实况直播。”一个卫兵走进会议室,立正身子,中气十足的报告道。

“批准吧,我们的人民有权知道火星上面发生的一切。”局长揉着太阳穴说道

“同时联系一下之前跟我们合作过的转播火星科普直播的别的国家的部门,也申请转播。”局长继续补充到。

“是!”卫兵走出会议室。

叶雨泽和程樑还有高扬的脸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了地球频道上。

经过了简单伤口的处理的高扬已经能够正常行走了,但是断掉的几根肋骨让他不得不有点驼背,但是长久的军事训练有让他尽力想要挺直自己的腰背,虽然穿着太空服在户外,但屏幕上的高扬还是有一种凌然的气势。

而旁边的叶雨泽和程樑则是给人一种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感觉,他们也知道自己接下来要面对什么。

                                                                         6

早就在他们申请通讯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商量好。

从时间上来讲,高扬不可能也没有机会重现《火星救援》那样的奇迹,虽然叶雨泽和程樑两人还有回去的机会,但是作为一个军人,尤其是中国军人。他们深知不论是对于国家还是对于全世界,他们飞船上面的病毒都有着非凡的意义。这不仅仅是他们两个人生命的问题,而是事关整个人类在走向太空当中第一颗能够有希望实行改造计划的行星的百年乃至千年大计。

高扬三人一边对着眼前的摄像机沉稳而坚定的再次向所有在屏幕前的人们说明火星计划当中的情况还有细菌泄露之后的危害,还有他们接下来的打算。

“我们明白,或许对于你们每一个人来说这是难以接受的,我们的身后也有家人,但是个人的感情应该让步给集体利益,我们要去守护我们想要去守护的东西。我们是中国的航天员,同时,我们也是中国军人,中国共产党员。我们有这个必要也有义务去这样做......”

没有人回答,也没有人说话,许多人只是眼眶湿润的,默默的看着,更多人则是低声的抽泣。

“敬礼!”高扬喊道,虽然抬手会造成二次损伤,但是高扬还是敬了一个极其标准的军礼,叶雨泽和程樑也是立正敬礼。

三人正式着眼前的摄像头足足立正了1分多钟,才放下手,准备待会的登陆。

“呼叫指挥部,这里是流火号。请求发送矫正参数,确保落点在栖息仓附近。”叶雨泽说道

“指挥部收到,已经将参数开始传输,请注意保护好你们的安全,同时注意保护好病毒样本的安全。”

“收到。”

等着环绕飞船计算出的着陆路线后,叶雨泽和程樑还有高扬就开始没头没脑的打趣起来。或许这就是他们哥几个最后一次聊天了呢。

“杨哥,等着我下去找你,你不是说伤到骨头了嘛,让叶大医生给你好好正正骨。”雨泽一边调控着机器,一边笑着说道。

“切,就你那三脚猫功夫,待会杨哥本来没啥事的也被你整的半身不遂了。”程樑怼叶雨泽说道,将从从军医大学里面毕业出来的高材生说成是三脚猫也就只能发生在关系好的几个人之间了。

三人就这样一直开着玩笑一直骂,完全不在意摄像机还在拍着他们。

“好呀,叶大医生,我这断掉的几根肋骨还等着你下来看呢。”高扬将工具搬到漫步车上时说道。

就算知道这样下来两人没有一丝可能生还,但是兄弟几人还是若无其事的在那里打趣。

“雨泽,把着陆点传送过来。我在那等着你,别等我扒开你们的舱门的时候发现你已经咽气了”高扬说道。

“怕啥,火星上面有没有阎王爷还不知道呢,我去了也不知道谁收我,估计一下就把我打回来了。”

几人就在那里一边互骂,一边准备着着陆的东西。

时间飞逝。

                                                                  7

高扬用工具打开了环绕飞船仓。

虽然防止着陆的时候飞船上面的燃料殉爆,飞船在近地环绕了好几周之后才开始着陆,将剩下部分的燃料用来减速。但是毕竟只是减速,又不是专门为了着陆设计的飞船,控制的再好也只能是同样的下场。

等到飞船准备落地的时候,已经是同一个火星日的傍晚了。

这是他头上的摄像头一直记录着,地球上的人们也是跟随着高扬的第一人称视角看着环绕飞船上的一切。

太阳逐渐落下时光线逐渐减弱,火星上的温度也开始慢慢的变低,失去了白日时那种炽热的窒息感。相反,傍晚下的火星有一种隐隐的淡红色笼罩在天际,一望无际的平原上只有高扬的漫步车和环绕飞船,从太空上看或许这是一个十分渺小的点,但此时的高扬却在做着人类开发火星进程中最伟大的事情。

高扬拿着轻工具快速的从舱体最薄弱的部分进去了,环绕飞船着陆时让船体上很多地方都震脱落了,电线在不时的闪着火花。高扬忍着身上的阵阵疼痛,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走向主控室。

两人坐在安全座椅上,手中拿着中国国旗盖在自己的身上。安全带虽然给了他们很好的保护,但巨大的冲击力,已经直接把两人的颈椎都给震断了。

高扬只是在他们两个人的面前停留了许久,一直听着自己在头盔内那特有的呼吸声,将微微有点脱落的国旗重新盖到他们身上,才按照两人留下来的指示去找病毒样本。

保存病毒样本的仪器还比较完好,高扬按下了按钮,过一会后才听到“噗呲”的一声,几份装有病毒的小试管才缓缓从箱子里面出现。

“没有辜负你们的希望。”高扬手上拿着病毒样本,回来的时候经过两人的时候说。

走动的撕扯让高扬感觉伤口又开始裂开了,里面的血有想要流出来的趋势,但是因为太空服紧紧的压在皮肤上,只是鼓出了一小个包。虽然在刚才已经补充过一点营养,但是高扬还是感觉有一种钻心的寒冷的感觉,现在的他因为身上的各处手上已经站不直走不稳了,没走几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下。

地球上的人们看着眼前的屏幕在不断的晃动着,一会看着前面大片的平原,一会又低着头看着自己手上的试管。所有人都在担心着高扬的身体状况。

高扬打开了用留下来的电脑连接了祝融号,分析现在周围哪里的M细菌的分布最密集,然后拿着病毒一点点走过去了。

这时太阳已经完全落山了,诺大的火星上可见的范围之后高扬太空头盔上手电筒照到的那一小片区域。在地球人们的眼里,屏幕上的除了沙子,就是石头。

高扬总算撑到走到了标记点的地方,艰难的弯下腰,双手撑着自己的膝盖,大口大口袋喘着气,然后将病毒打开时候释放出来。

高扬感觉自己快要到意识的崩溃点了,只是靠着最后一点意志力来支撑自己走完最后一程。

高扬往回走了几步,依靠着一个小土堆,看着地球的方向,高扬一屁股坐到了土堆上。

高扬记得最后出现在脑海当中的是一颗淡蓝色的行星,听着自己呼吸时候那一阵阵的气流声,感受着意识已经到了最后的临界点,强大的困意像滔天海啸般朝着高扬涌来,就如同一根紧绷的线一样,一到那个临界点,就断了。

地球的人们着急的守候在手机或者广场中央电视机前,共同陪伴着高扬,一夜未睡。

第二个火星日,等太阳照亮火星的时候,人们从漫步车上的摄像机上看到了高扬。

“狐死必首丘。”

那是一个弯腰坐在土堆上的男人,身穿着太空服,面朝着一个方向,那是他临死前最后看向地球的方向。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幻作品
火星计划
九夜

学校:华南理工大学

学历:高中

专业:临床医学

社团:模拟联合国

职业: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差不多是致敬《火星救援》的作品,但遭遇如此险情,真实结局往往不会像电影描述的那样美好。故事后半段主要刻画了光荣的牺牲,航天员们为人类的火星计划献出宝贵的生命,如果将这一个部分进行细写,或许能够带来更加震撼的阅读体验。

2020-11-09 17:37 巨星海 ——

作为致敬《火星救援》的作品,本文具有同样严谨科学的态度,在细节方面有认真的设计和思考。尽管剧情缺乏新意,但从整体看来也不失美感

2020-11-08 11:39 葛麟 ——

科技与想象方面不够特别出彩,文学描写稍显一般。

2020-11-06 16:17 匿名 ——

作者尝试塑造悲情英雄的努力是值得称赞的,只是情节设计上的缺陷和细节描写上的匮乏,让最终的结局无法产生作者期望的震撼力。

2020-11-03 16:32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