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逆行
张行天   
得票 7 阅读 207 评论 0

【摘要】早已经消失的天花病毒再次肆虐,未来人类空有技术却束手无策。 要如何拯救人类? 他们决议去寻找更古老的答案

最近尼尔总在做梦,做同一个梦。

梦里的那个人穿着古怪,而且脸上非常的干净,既没有胡须,也没有面纹。他总是微笑着,指着尼尔家外面的那个菜园子,说着什么。但每当尼尔醒过来之后,他就对那些刚刚还记忆犹新的梦,完全失去了印象。

这让尼尔感到很不舒服。

今天一觉醒来,又做了同样梦的尼尔摇了摇脑袋,将那些稀奇古怪的念头甩了出去。他今天还和村子里的老猎人约好上山狩猎,下午还要回来帮着母亲打理那些田地里的红薯。所以,今天的尼尔会非常忙碌。

……

当太阳开始略微有些离开天空正中的时候,尼尔和老猎人回来了。他兴高采烈的向着母亲展示着他今天所猎到的那些野山鸡。但母亲却眉头紧锁,示意儿子和自己去到菜园子,似乎有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在等待着尼尔。

尼尔不明所以地来到了菜园子,略微有些吃惊地发现:不知何时,菜园的中央多了一个大坑,而在大坑的旁边,是一个通体银白色圆柱形物体。

母亲简单讲述了一遍东西的来历,尼尔惊讶的发现,这个银白色东西居然来自于他梦里男人所指的位置。这让尼尔感觉到后背一阵阵地发凉,双手不自觉的开始去捏自己的皮领子。

看着眼前这个怪异的东西,母亲和尼尔不知所措。而附近的邻居们,更是表现出无法理解的神情。尼尔感到有些不舒服,他让母亲将那东西暂时先丢在那里,等他第二天和村子里最聪明的长者商量后,再来讨论该怎么处理。

……

那个陌生的男人再一次将手指向了菜地,只不过,这一次他的声音终于让尼尔听清楚了。

“打开它!按下红色的那个圆形!”

……

尼尔从梦中惊醒,此刻月亮还在照耀着整个村子,四周安静地有些可怕。

他起身,蹑手蹑脚地离开了屋子,向着菜地走去。

那个银白色的圆柱体,在月光下,显得更加明亮。尼尔按照梦境中男子所告诉他的,轻车熟路地将那个银白色的圆柱体打开。

果然,在里面有一个红色的圆形。

尼尔犹豫了片刻,但最终还是按照梦中男人的指引,用力地将那个红色的按钮按了下去。

乔尼斯略显疲惫的望着窗外的世界。

又是阴雨绵绵的日子,乔尼斯将手捏成了一个拳头,而后又松开。如此反复了数十次之后,乔尼斯长长地吁了一口气,仿佛心中那些不好的情绪,随着这口气的排出而得到了缓解。

片刻后,心绪完全平静下来的乔尼斯转身走回室内。他看了一眼不远处的操作台,屏幕上没有显示任何的输出结果。乔尼斯点了点头,这也在他的意料之内。而后,他继续向着一旁的无菌更衣间走去。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消毒步骤后,乔尼斯走进了并不大的无菌实验室。此时,一名黑人女性正背对着乔尼斯,全神贯注地操作着眼前的滴管,将里面的液体小心翼翼地注入到试管中。

乔尼斯没有打扰她,而是站在比较远的地方观察着她的操作。终于,滴管里的液体,在女人精准的操作下,全部被注入到了试管里。她并没有停下,而是将试管飞快地放进一旁的离心机中,开始了下一步的操作。这时,她抬起头,注意到被倒映在玻璃隔板上的乔尼斯,略带疲惫地问道:“结果出来了吗?”

“没有。”乔尼斯摇了摇头,缓步来到了女人的身后。他为自己拉了一把椅子过来,然后坐在她身旁说:“不过我估计,这次可能也不会有结果。”

女人听完,没有回答。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下后,又转过身去,继续自己的操作。而乔尼斯也只是看着对方,并不发出任何的声音。双方就这样保持着一种略显尴尬的静默状态,似乎是在等待着什么一样。

终于,当她完成了离心分离,并将试管插入到一旁的培育箱后,转过身望向乔尼斯:“亲爱的,我不怪你。”

乔尼斯听到对方的话语,眉头略微一皱。接着,他露出一个尴尬的苦笑,摇了摇头:“可你知道嘛,艾玛什,我们现在是全球最后一个保有原始天花病毒的机构,如果我们不能从中分离出我们所需要的抗体,那人类的命运就只能走向毁灭。”

艾玛什并没有被乔尼斯丧气的话语所打动,她用手将乔尼斯的头拢过来,然后自己靠了上去。双方就隔着两层厚厚地防护服,倚靠着彼此的额头。

“做就行了,亲爱的。”过了一会儿,艾玛什开口道:“不要太过于自责。这只不过是过去的错误在今天的体现罢了。人类又不是没干过这种蠢事,但我们总能找到方法来解决它,不是吗?”

在女人的安慰下,乔尼斯的眼神中,终于又燃起了一丝丝的希望。只不过,他此刻所想的,却是不久前另一个朋友的建议。碍于这个计划过于疯狂,他一直没有告诉过艾玛什。但今天,当看到自己的爱人再一次在这么危险的状况下,为了寻求到拯救人类的方式而拼命的时候,乔尼斯终于动摇了。他决心找自己的好朋友,也是知名的物理学家,埃尔彭·卡夫曼博士,将那个疯狂而又可怕的计划执行下去。

“愿主怜悯我们,阿门!”

一袭黑袍的男子带领着身后的众人,完成了祷告。他转过身去,面向依旧还在虔诚跪拜的信众,心中既有安慰,又有担忧。

安慰的是,这座城市里暂时还没有出现大规模的瘟疫,领主也答应封锁与周边地区的交通。这样,短期内他的教区将会是安全的,暂时不用担心会出现不可控的疫情传播。

而让他担忧的是临近的几个教区已经开始出现大规模的天花疫情。虽然当地的教会和世俗领主大多在第一时间就封锁了发生疫病的村庄,但并不能保证不会有漏网之鱼逃出来。

在这个依靠草药和祷告来治病的时代,哪怕是经验最丰富的教士也可能会死在瘟疫的诅咒之下。所以,一切都尽量小心一点,总不会有错。

唯一让黑袍男人感到欣慰的是,几名圣一派的隐修士已经从他们的修道院里出发,开始在周边的疫区进行巡诊。虽然这个过程会比较漫长,但这总比待在原地等死好。

想到这里,黑袍男人不引人注意地叹了口气。随后,修士们将信徒们组织到一起,开始领取圣体。信众们如同温顺的绵羊,挨个从修士手中接过象征圣杯的酒碗,从里面饮用一点点的葡萄酒,再吃下一小块面饼。整个仪式过程庄严肃穆,仿佛疫病与这里毫无干系。

只不过,这份平静被黑袍男人给打破了。当他将手中的面饼,喂向眼前那个同样带着兜帽的男子时,他察觉出了异样。对方躲闪着,并不愿意将自己的面孔向黑袍男人展示。后者的心跳开始加速:一般而言,人们在进行弥撒的时候,大多数都十分乐于接受神父的赐福;可眼前这个怪异的男人,却始终想要躲避着神父的注视;这种行为在多数时候,是可以被视为对主的蔑视,会给自身招来巨大的麻烦。

黑袍男人感觉心里不详的预感开始变得愈发强烈。当他再一次被拒绝直视之后,他猛地将男人的兜帽给拽下。此时,他被眼前的景象给惊呆了。

只见,眼前这个男人的脸上满是血红色的水痘,面颊呈现出病态的红色,似乎正在发着高烧。他那双眼睛里,一半是恐惧,一半是疲惫。显然,这个男人已经度过了天花的初始发病阶段,进入到传染性阶段。

……

黑袍男人已经处于半昏迷的状态,没有太多的力气去在意路途的颠簸。因为,他的生命也快要来到终点,即将在公正的审判过后,被裁定去到天堂,或者地狱。

现在,唯一还能引起他注意的,是那些圣一派的隐修士们。

这些人是五天前来到自己教区的,他们果然和传闻中一样,会随身携带非常奇怪的袍服——据说,这可以隔绝该死的瘟疫。

他们先是将所有已经表现出症状的人隔离起来,防止他们四处流动后带来新的感染者。接着,他们又在那些尚未发病的人中,逐个用一种看上去似乎是银质的小管子进行着甄别。如果没有通过测试,就会被单独隔离在另一片房屋中。

这里面,就包括了黑袍男人。

至于剩下的那些人,隐修士们也没有放松警惕。他们让这些通过测试的人,回到自己的家中隔离三天后,隐修士们会再对这些人进行一次测试。如果能够通过测试的话,这些人才算是真的逃过了死神的收割,可以在隐修士们划定的界限内,自由活动。

第五天时,已经开始发病并伴随高烧的黑袍男人病倒在了隔离区内。他很快就被隐修士们转移上了一辆马车,和那些同样感染但还没有死去的人一起被运出了镇子。

马车上的人并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什么,他们现在浑身无力,还伴随着抽搐、呕吐和痉挛,只能任由隐修士们摆布。

经过了一段并不长的路途,隐修士们将所有已经发病的人再次集中到了一个更大的隔离区内,开始为他们实施放血的治疗方式。

只不过,对于黑袍男人而言,隐修士们所做的努力已经回天乏术。恍惚间,在他弥留之际,隐修士们最后一次从他的身体中放出了一些血液,然后将血液放到一个带着红色小盖的玻璃管内,再将这玻璃管放入到一旁通体银白色的圆筒之中,便再没有任何的动作。

片刻后,黑袍男人被发现了带着略微扭曲的笑容,没有了呼吸。

“各位,这项计划是十分秘密的行动,一旦加入,就意味着你将在逆流之中,度过剩下生命的大部分时光。”

乔尼斯说完话,再一次望向了场内。120名行动参与人员目光坚定,没有丝毫的表情。

看着眼前众人的神情,乔尼斯微微点了点头。因为他知道,伴随着下一刻命令的下达,眼前这120个人,会从当下的世界消失,这无异于宣告了这些人的死刑。

抿了抿嘴,抽了抽鼻翼,乔尼斯说道:“各位,‘逆行’计划正式开始执行。”

台下的120个人用极其整齐的步调,向乔尼斯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他们按照早已分派好的队伍,向身后的机器分批次走去。

一旁的埃尔彭博士望向了自己的老朋友说道:“老伙计,恐怕剩下的日子里,你只能自己走了。”

乔尼斯眼角一湿。作为当今世界上最优秀的物理学家之一,埃尔彭发现了逆熵原理。通过实验,可知当一个物体的熵值由增向减变化时,物体将会呈现出一种诡异的逆行状态。也就是说,当一个人从熵增进入到熵减状态后,他整个人将会产生诡异的时间逆流现象。在他的眼中,整个世界如同倒放一般,从无序向着有序变化。而在这个过程中,熵减的人就完成了一次很诡异的时间穿越。在此之后,当这个人再一次将自己的熵减状态转化为熵增状态后,那么他就可以恢复到正常的时间流中,进而重新从有序进入到无序的熵增状态。

所以,便有了这支由埃尔彭博士组织的精干队伍,向着不确定的那个爆发源点逆流而行。

考虑到过去的人并不可能理解逆熵的原理,所以这120个人都会携带一套便携式的逆熵设备,以便他们在到达事件源点的时候,完成自己的熵转过程。与此同时,这些便携式逆熵设备,会伴随着这次逆转而失去作用。

所以说这是一趟单程旅行。

当队伍开始进行逆熵转化时,乔尼斯将埃尔彭带到了另外的房间里。这里的地面被挖出一个巨大的坑洞,一旁放着银白色的巨大胶囊状物体。

“这是PLAN B。”乔尼斯拍了拍它,然后望向自己的挚友。埃尔彭先是疑惑,然后明白过来。

“你的意思是要从最初的起点去寻找答案?”埃尔彭望向老朋友。

“嗯。”乔尼斯点了点头,“最开始,艾玛什认为只是病毒从旧时代的实验室里发生了泄露。但我们都错了,那些病毒并不是来自于现代。”

“什么意思?”埃尔彭听到这个消息,眉头紧锁。

“外面的那些人里,有人走得很远。”乔尼斯说罢,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了埃尔彭。他从乔尼斯手中接过了照片,上面是另一个银白色的胶囊。只不过看上去非常的陈旧,仿佛在地下埋藏了许久。

“我要怎么做?”埃尔彭不太清楚好友的想法。

“越远越好,我们需要更古老的力量支持。”乔尼斯的眼中满是坚定。

“可以。”埃尔彭点了点头,“但设备呢?没有设备,走得再远也无济于事。”

“我会准备好的。”乔尼斯欲言又止,埃尔彭只是看着眼前的男人,不再说话。

乘坐着一辆老式吉普,卡琳终于来到了父亲地图中所描绘的大山脚下。

说实话,她并不太相信父亲的那些睡前故事。因为,那些都太过诡秘和神奇了,几乎无法被现代人所信服。

但当她真的见识到父亲那堆遗物里的逆熵物品后,卡琳的世界观被彻底颠覆了。她开始疯狂地按照父亲所留下的信息,寻找那台逆熵转换机的各个部件。

这耗费了她整整十年的时间。

现在,她成功了。

当她独自一人来到这个地图中被标注的地点时发现,一切都和地图上所描述的一模一样。

此刻,卡琳为自己这十年来的执着流下了泪水,更为眼前的一切所震撼。

她十分小心地探索了整个洞穴,发现除了那台设备以外,这里似乎还有着别的一些痕迹。

那面显然是由人工开凿出来的墙壁上,是一个巨大的圆形标志。一个看上去似乎是胶囊的东西,被竖直放置在整个图案的中心。围绕着它的是一个倒放的三角形,外围则是两圈十分规则的圆环,镶嵌着繁复且精美的装饰纹。

那是圣一派的标记!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幻作品
逆行
张行天

学校:四川鸿通

学历:本科

专业:生物工程

职业:房地产策划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看起来是有一个时间旅行的作品,不过其问题在于故事情节和结尾稍显空洞,虎头蛇尾。

2020-11-08 15:08 匿名 ——

小说显然受了《信条》的影响,其实,那个“熵减”的设定只是时间旅行的另一种说法,没增加多少叙事元素。本篇仍旧是个传统的穿越故事。不过,作者对中世纪传统医疗活动,以及对人们遭遇瘟疫的状态描写得不错。将科技史素材用于科幻值得鼓励。它会使读者领略到人类进步的艰难。另外,结尾有些草率。

2020-10-28 12:58 郑军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