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蝴蝶
严俊松   
得票 0 阅读 332 评论 0

【摘要】患有遗传疾病的女生、高考失利者、患病者、医生等社会各个角色的人物,在面对人生失意时,挣扎并走出困局的。

道具:两人之间隔有一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个电脑屏幕,屏幕用保鲜膜做成。两个无线鼠标。七张椅子,一个长桌可坐五个人。褐色胶带。

人物:

吴青山:一个普通的高考失败的男大学生。

李蝴蝶:一个患有遗传性大疱性表皮松解症的戴着面具的女大学生。

医生:一个负责照顾李蝴蝶的医生。

五个审讯官:一个人的五个人格。

      小菜:一个H大学同学。

主任:一个老废物乐园的精神治疗师。

何飞:一个救助者。

估计时长:2小时。


 

 

 

【场景一】

【李蝴蝶蜷缩在地上,背对观众。】

李蝴蝶:吴青山,吴青山 ……你听到没,他刚刚问我以前是几班的,他还说他好像从来没见过我。他就是大大咧咧。他是夏日阳光晒过的被子的味道,可一听见他的声音,空气和我,都会变得湿润起来。像广州的雨,呼啸的台风,和一盏茶。我就算现在躺在北京九月的灰尘中,你就算站在几万公里之遥的故土,两千多千米的距离就算阻隔了我们的身体,都无法阻止……

【灯光随着演员的台词逐渐变亮再变暗。】

【配乐停止。】

李蝴蝶:(沉默许久,忧郁)算了,赶紧停止你那无聊无谓的幻想,他不会想你。你浑身上下的每一个毛孔都是错误。这个世界上是没有人,没有人会喜欢我的。我的爸爸就不喜欢我,他只知道投给医院一大笔钱治疗我的病,却从来不见我。一个陌生的医生都会轻轻摸我的手,我妈她甚至不如一个陌生人。我好像从来没有存在过。

【灯光有节奏地忽明忽暗。】

医生:(摆出记录档案的姿势)您已被确诊为EB,经证实,您的EBS与编码角蛋白5和14的基因突变有关,JEB与编码板层素5、xⅦ型胶原等物质的基因突变有关,DEB与编码Ⅶ型胶原的基因突变有关。患者编码表皮和基底膜带结构蛋白成分的基因突变,蛋白合成障碍,不同解剖部位水疱产生。

李蝴蝶:(不停喘息、咳嗽)什么?

医生:请患者保持冷静,您的皮肤在受到轻微摩擦或碰撞后,就会出现水疱及血疱。除了日常的治疗之外,您更不能随意走动。您的病在医学上的名称是遗传性大疱性表皮松解症,俗称为“蝴蝶宝贝”。

【灯光完全熄灭。婴儿的第一声啼哭。】

李蝴蝶:没有人会喜欢血淋淋的东西。它们看起来是生的,是铁锈味的,是肮脏的。我厌恶活着的每一天。从小到大我都不能穿白色的纱裙,极其轻微的摩擦,我的皮肤就会生出水疱,溃烂,然后浸出血水。他们说,活着是上帝的恩赐。难道只有我觉得活着是上帝对一个不能正常生活的人最残酷的惩罚吗!直到那一天,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高中上课的那一天。我太高兴了,我像个正常人——因为我差点儿摔在台阶上!吴青山,就是他,这个声音的主人扶起了我。就是这个声音……我不洁的双臂开始颤抖着,我感到身体部分的血液停止流动。我迅速离开了他的手,抽出双臂来,我怕我的不洁把他吓跑,心跳声却那么清晰。全世界就只有这心跳声。

 

【场景二】

【一束灯光从上到下打在吴青山身上,吴青山背对观众,被绳索绑在椅子上,眼上蒙着白布。面前坐着五个审讯官,从左到右代号分别是12345,1号靠近台灯(或者手电筒),每人面前都有一张纸一支笔,中间的人像《最后的晚餐》重的耶稣一样姿势。】

审讯者3:(日语,大声质问吴青山)你没听到吗?

【审讯者3小声对审讯者4说了什么。】

审讯者4:吴青山,你叫吴青山?你和吴青峰什么关系? 

【审讯者3咳了咳。】

审讯者4:哦,抱歉。重来一次哈。吴青山,男,19岁,高三五班的二十四号,现就读于H大工业设计专业一年级,自我评价是F级。为什么呢?

吴青山:我……这学期高数和大学英语没及格……

审讯者3:(穿插日语)为什么不及格?你知不知道爸爸(咳嗽)一直都对你寄予了很高的期望吗?

吴青山:我不喜欢学习啊,到了大学不该玩吗?什么破专业破学校,我又没什么梦想的啦。

审讯者4:那你认得她吗?

吴青山:(心虚)她……她谁啊?

全部审讯者:李蝴蝶啊!

吴青山:真没见过吧……

审讯者2:(湖南话)没见过就说喜欢你,怎么可能嘛?

吴青山:(大声)那我怎么知道?(小声)人格魅力吧……

审讯者4:(偷笑)说不定是个有故事的小姐姐呢。

审讯者1235:故事!什么故事?

审讯者4:说不定她长得太丑从不出门,你从来都没看到过她。

审讯者5:听着声音觉得她很温柔啊……吴青山,说实话你对她有感觉的吧?

审讯者1:(打开灯,把灯对准吴青山)说实话,你是不是想约她去看电影?你知道她喜欢看什么样的电影吗?你问过吗?你怎么不问啊?

审讯者3:你懂个屁!他这样的社会败类也配谈恋爱吗?再说了,人家在大北京读书呢。你看看你学的什么破专业啊,成绩还不好,陪吗?

审讯者2:恋爱和这些有什么关系?彼此喜欢就好了啊。来,答应她的告白,约她出去玩……

吴青山:我还不认识她呀!

【QQ铃声响起,吴青山赶紧摘掉白布挣脱掉身上的绳索趴在电脑前。】

审讯者1:(迅速起身)她说她不能出门?为什么不能出门?要不要放假的时候去她家看看她?不见面还能谈恋爱吗?

吴青山:我还没说喜欢她呢!(指着审讯者1)你坐下!

审讯者5:(念出吴青山的话)如果你要我喜欢你的话,走在没有光的隧道里,我会摸你的头发,牵你的手,我们拥抱,我们亲吻,这才算是谈恋爱。哇,你好骚。

吴青山:我这叫诗。

审讯者4:这叫恶心。

【另一束灯光打在李蝴蝶身上。两人隔着屏幕。】

李蝴蝶:(慢慢转身面对吴青山)对我来说,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不是灿烂火花和山脉海洋,只是有一段非常特别的音乐响起。

吴青山:什么音乐?我怎么没听到?

李蝴蝶:(沉默,拿出手机)你等等,我找找看分享给你。

吴青山:我和你开玩笑的啦这么认真干嘛。其实比起在电脑上听你分享的音乐,我更想和你靠一起听呀。我想要在现实中真正拥有更多的时间和你。

李蝴蝶:(沉默)其实我有很严重的病,不能抱得太紧……

吴青山:没事啊,我就轻轻抱你。

李蝴蝶:你不好奇是什么病吗?

吴青山:哦,什么病啊?

李蝴蝶:我现在不想告诉你。

吴青山:不是什么大病吧?你还能说话,你还能听我说话,你还会玩游戏,你也没什么精神上的毛病吧……总不至于一捏你就碎了吧?

李蝴蝶:我不在广州啦,你也不会这么快见到我的。

吴青山:为了你,我不会在乎这个世界。

李蝴蝶:这个世界也不怎么在乎我们吧。

【两人慢慢触摸屏幕,戳开、撕开屏幕,双手紧紧合十在一起。响起音乐。】

吴青山:北京看得到星星吗?你不是学画画的吗,你会画星星吗?

李蝴蝶:不,我从来没看到过。

吴青山:来,躺下。

【所有演员肩并肩站在舞台上排成一排,女生低头,男生抬头。吴青山和李蝴蝶隔着最远躺在地上。配乐:夜明-佐藤康夫。】

审判官1:这是一条彷徨的路。逝去的人们,活着的人们,低头的女人,抬头的男人,都在等待一个结局。

审判官2:左手边白色的墙壁,贴着一张广告,后面是浓密茂盛的松树和一片小小的墓园。

审判官3:为什么南方要长松树?这里雨总比晴多,他们多数生得扭扭捏捏的,像排着队、愁眉苦脸的亡灵。

审判官4:风大雨大的时候,他们喜欢诗,他们吟唱,他们笑。

审判官5:“每棵树,有每棵树的猫头鹰——”,树与树之间面面相觑,“他们总喜欢提起过去。过去嘛,我和你。大伙都是烂鱼。”。他们总欲追逐着车飞驰而过的声音,日复一日,寻找那些什么梦。只是如果你贴着墙走,他们会挡住大半片艳阳,可总挡不住那瓢泼的雨。

审判官3:晚上,这天台上有星空。它们丑陋的,羞涩的,小心翼翼的。只是光落在地球的另一面,我们就看不见星星们偷偷捂着嘴脸红。

审判官1:打开手机的照明,一颗颗楼道里迷途的灰尘,引着我们走向华灯初上的天台。

审判官4:我们都不懂酒,却在微微摇晃的血色湖泊中,找到了你,深不可测的眼睛。

审判官2:秋天,老旧的留声机音乐让我们像被最后的黑暗融化了一样。日出之际,时间停滞,即将枯萎的生命,就这样陷入未成型的蜂蜜色琥珀,布满褶皱的皮肤仿佛在余晖中舒展开一张年轻的面庞。

【审判官们陆续下场。配乐停止。】

吴青山:李蝴蝶,喜欢我是什么感觉?你是有多喜欢我?我哪里值得你这么喜欢了?

李蝴蝶:就是感觉……一切都有了希望,有了托付。

吴青山:原来爱情是这么沉重……

李蝴蝶:你知道梁祝吗?

吴青山:知道啊。

李蝴蝶:同心结若今生不绾, 

        愿与你地下那阴间,

        同眠共挽。

        祝英台与你不再分散。

 

【场景三】

【李蝴蝶上场,坐下,灯亮。两人打电话的手势。】

吴青山:李蝴蝶,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是什么病?我应该愿意和你一起承担。我现在成绩不好,我妈妈被我气晕了,各方面压力都很大,也没什么精力来见你。

李蝴蝶:你知道“蝴蝶宝贝”吗?

吴青山:我只知道,我爱你的灵魂,胜过一切。

李蝴蝶:可我们的灵魂谁也不攀附谁,我们是分分明明的两个人。你也有自己的梦想,想靠自己的努力和意志,为了一个欲望清白地奔波,用汗水和泪水,换取被看见的机会。

吴青山:这是遗传性……大疱性……表皮松解症?

李蝴蝶:是。

吴青山:(扶额,强打镇定)没事,你在哪,我去找你。

李蝴蝶:我在第一医院住院区5楼510病房。EBS阻隔了我们的身体,却无法阻止我奋不顾身地爱上你……

吴青山:你等我,我马上就来。

【吴青山坐在椅子上许久,缓缓起身,去拿胶带。】

【吴青山拿着一卷褐色胶纸,疯狂地来回在舞台上奔跑,斜拉出一道又一道线作为屏障。李蝴蝶慢慢脱下病服,穿上白纱连衣裙。拉完屏障后,吴青山背对观众站在观众一侧。李蝴蝶穿好连衣裙站在屏障另一侧面对观众,慢慢脱下面具,面具后的脸上有墨水渍。 】

李蝴蝶:(把手慢慢伸进墨水桶里)他就是那么大大咧咧,调皮捣蛋,可爱有趣。他是夏日阳光晒过的被子的味道,可一听见他的声音,空气和我,都会变得湿润起来。像广州的雨,呼啸的台风,和一盏茶。EBS阻隔了我们的身体,却无法阻止我奋不顾身地爱上你!(把手伸出屏障)

【吴青山看见了她伸出的手,往后退一步。】

李蝴蝶:真正的爱情会让你变得勇敢,变得坦白。让你不得不承认,这是如果一趟列车,我们都是享受这旅途的乘客。我们直视对方,逐渐变得赤裸,直到没有疲惫的谎言,没有秘密。(停顿许久)你不是说,你爱的是我的灵魂吗?

【他们用手拉扯开屏障,他们对视,然后分离。】

【灯光熄灭。】

 

【场景四】

【李蝴蝶面对观众坐着,眼上覆着白布。后面坐着五个审判官,从左到右分别是审判官12345。】

审判官3:这里是地狱人民广播电台,地狱人民广播电台。欢迎各位听众给我们拨打求助电话,这个世界在2019年2月的最后一个夜晚公布了他对李蝴蝶小姐虚拟爱情的最终决定。请李蝴蝶小姐自己宣布自己对这个世界最后审判。

李蝴蝶:这个世界决定确定以及肯定真的不在乎我了。

审判官2:这个世界的看法很重要吗?

全部审判官:请李蝴蝶小姐陈述观点,我们才能给您在地狱安排一个好工作。

【沉默。】

审判官3:李蝴蝶小姐,李蝴蝶小姐,请你回答我的问题。你认为你是完整的人吗?

李蝴蝶:很明显,没有人可以做到真正完美。

审判官1:如果你有下一世,你想要变成什么?

李蝴蝶:我想变成完整的人,如果不能的话,我大概想变成蝴蝶吧。那是我们约好了的。

审判官4:他要是不想变成蝴蝶呢?

李蝴蝶:那也没关系,反正他从来不在乎这个世界,也不在乎我。世界在乎的,也只是一个结果。

【灯光渐暗,只剩一个灯照着李蝴蝶。配乐停止。】

【吴青山艰难地走上台,李蝴蝶看着他离自己慢慢远去。】

审判官1:可这个故事结局并不好,你难道不期待新的故事吗?

审判官2:还是先请李蝴蝶小姐宣布自己的决定吧。

李蝴蝶:既然这是神的安排,那就让死亡来的更快一些吧。

【审判官们上前抱紧李蝴蝶。】

【灯亮。】

审判官3:基于您的精神状况,我们推荐您订购了一千元的精神疗养课程。请把腿张开,没什么事情是过不去的。

【所有人把腿张开,审判者1发出奇怪的呻吟(上厕所)。审判官2打开灵魂音乐。】

审判官3:哎,肃静。想象自己躺在棉花糖里,软软绵绵的,轻轻松松的。

审判者1:如果能躺在棉花糖里嗝屁,那就太幸福了。

何飞:哎,你好,我是你的主治医生,我叫何飞。

【两人握手。】

李蝴蝶:你好,我叫李蝴蝶……

何飞:李小姐,你怎么在这里呢?

李蝴蝶:你认识我吗?

审判官4:他何止见过你,他还救了你。

何飞:不过在哪不重要,你还在就好。

审判官5:主任,我对棉花糖过敏。

审判官2:他是对爱情过敏。

审判官1:主任,这场戏太久了,我想上厕所。

审判官4:主任,我也想上厕所。

李蝴蝶:对不起,打扰了,我也想上厕所。

何飞:啊,好的。

 

【后续待联系再提供全文】

 

作者:严俊松,中国戏曲学院国际文化交流系大三学生,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会员,广州市作家协会会员。联系电话:18011902164,邮箱:1017213860@qq.com

 

 

 

 

 

 

 

-完-
关注科普中国官方微信
科普作品
蝴蝶
严俊松

学校:中国戏曲学院

学历:本科

专业:国际文化交流

职业:大学生

评委点评 评语汇总

本文不是一篇传统意义上的科普文章,以话剧的形式展现了不同人走出人生困局的过程,希望可以加入科普内容。

2020-11-09 01:27 匿名 ——

严格来说,该篇文章并不算是真正的科普文章或科幻文章。明显内容更偏向舞台话剧,通过一个算是凄美的爱情故事展现了各类人性思考。希望作者能更注意审主题,同时注意表达的通俗性!

2020-10-15 22:11 匿名 ——

以小舞台剧的形式展开对话、叙事,有新意也有一定可读性,但科普内涵略少,对话中的个别词句不雅。

2020-10-14 14:27 匿名 ——

本篇讲述了一个虚幻的爱情故事,更像一个舞台剧剧本,科普的要素几乎没有。

2020-10-11 22:18 匿名 ——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点赞拉票需在微信中进行!

请用微信扫描下方二维码

欢迎登录

记住我忘记密码戳这里

登 录

没有账号点此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