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幻优秀作品·优秀文章

2021-10-25 14:15

1068

【2021优秀作品】凤凰坑

【摘要】上古之时,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万民混杂于飞禽走兽,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然而万千神祇早已参透一切,他们或凌驾于云端,呼风唤雨,腾云乘雾。或蛰伏于地火之中,山崩地裂,江河改道

上古之时,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万民混杂于飞禽走兽,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然而万千神祇早已参透一切,他们或凌驾于云端,呼风唤雨,腾云乘雾。或蛰伏于地火之中,山崩地裂,江河改道,无所不能。他们有别于凡间,便是因为他们能化天地万物为己所用。化木土石为宫阙万间,化金银铜铁为刀戈,化百草为五谷,化禽兽为佳肴美味,化天地之灵气为万千神机重器……

然诸神之中,其中亦有善恶美丑之别。或视黎民为同类,使其善于农桑。或视百姓为猪狗,霸占其家园,乃至于食肉衣皮。然则诸神之间利益不均,自人类结绳记事以来,诸神不宜相互残杀,从而导致怪状为百姓所目睹记录。因而,逐渐不常有若干奇怪之事降临于人间。

但若他日神迹降临,无论凶吉,皆切勿沉溺于此,否则必然招来灾祸。唯有躬耕于山间,渔猎于大川森林。躬亲事农桑,方为自己所应有也。

——传说

既济

我携带尺规,同时和几个随从一起走在河对岸的荒原上。这片土地是我们新发现的农田,但是还没有丈量开拓,如今我来这里自然是前来丈量并禀告大王。虽然我脚下早已被砂石磨出了老茧,但是我手持的木棍,为我分担了不少旅途的压力。我身穿的兽皮,也为我遮风挡雨,让我安全。天上烈日高悬,用天火炙烤大地。地上江河澎湃,用流水滋润万物。虽然天地之间的万物,都是阴阳调和的产物。然而人类疏导江河,以规矩划分大地,让美味的五谷菜蔬茁壮成长,让温顺的六畜发达进化,从而有了今天我们所食所衣的一切。如今这里是一片荒地,但经过几个春秋的耕种,也将五谷丰登,六畜兴旺。

我们正仔细打量着每一块土地,有时候我弯下腰将土壤抓起来捏碎。我看见了荒原上居然长着一篇竹林。这是一种很适合做房子的植物,也能砍断然后做成竹排。然而,它们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样一片荒原上,让我不得其解。于是,我们走了进去,发现这些竹子竟然放出一股奇异的清香味。披荆斩棘,穿过竹林,竟然有个大坑突兀地出现在竹林中央的空地上。这个坑里面放满了拔了毛后,烧焦的鸟,发出阵阵烤肉香味。鸡、鸭、天鹅、孔雀,甚至还有很多叫不上名的鸟,全都烤好了放在坑内。而竹林发出的香气也驱散了前来这里的虫豸,避免它们腐败变质。

我不知道是什么人做了这样一个“百雉坑”,但是这些食物的确令人欲罢不能。虽然,盗窃别人的东西是部落里的禁忌,但是对于无人认领的东西,我们也会当作猎物的。出于安全起见,我让随从品尝了一块鸡肉,他顿时感到欣喜若狂,仿佛吃到了从来没有吃过的东西一样。我顿时惊住了,我从坑中拿起了一块鸡肉,放在嘴里大嚼一番,这种感觉真是无与伦比。当我看见这块鸡肉的时候,我发现它与我们通常吃的鸡,很不一样。它的外壳脆脆的,呈现出橘黄色,像是熟透的水果,但却那样油腻多汁。当我的牙齿咬到那脆脆的外壳时,口中油香四溢,这是用恰到好处的火烤出来的感觉。而脆皮之下的鸡肉,吃起来又像是白煮的嫩鸡,这比大王用的鼎煮出来的还好吃。

鼎,那是一只用铜做的大锅,上面刻着各种各样的花纹。或者是日月星辰,或者是飞禽走兽,或者是威严的人面。它不怕火烈,将其充水并用烈火灼烧,只需加入水,并把各种各样的食物放进去,便可熬成汤。鼎是用闪闪发光的金属汁铸成的,想要熔化这些金光闪闪,但却锋利无比的石头,需要大量的火焰。然而,熔融的金水,像洪水一样汹涌,又像火焰一样灼热,所到之处无一幸免。这是天地之间,人类所能创造的最为狂暴的东西。但如此狂暴的生灵,最终在泥塑的土坯中被驯服,变成了各种我们想要的形状。我们能在土坯上面刻各种各样威风凛凛的图案,从而让铸造而成的大鼎重新变成一个活物。能用这样的重器熟饭吃菜,是莫大的荣幸。这是我们的大王,辛王,才拥有的权力。当然,他也会把用这口铜锅做出来的东西分给我们一些。

于是我们带走了几块鸡,走回了部落的所在地。我们要向我们的辛王汇报此次土地丈量的结果,同时也将百雉坑的事情加以禀报。木头搭建的寨子宛如一头巨兽横卧在平原之上,人们在这样一个寨子的保护下才能免受野兽袭扰。寨子里面,有无数的青铜器,或是用于烹饪,或是用于祭祀,或者仅仅是用来装饰。它们造型各异,大多数有着各种美好的向往。太阳的形象,代表着光明、强大。月亮代表着美丽、柔和。山代表承载万物,河代表着交融贯通。各式各样的飞禽走兽,代表着我们对自然界的认识,以及它们所拥有的一些人类值得学习的“美德”。但最为重要的动物图腾莫过于龙,这是一种拥有多种动物特征的神兽,它是我们部落多次征伐,多次融合的结果。

相比于这些光鲜亮丽的青铜物件,我们的部落同胞大多显得面容憔悴。毕竟人类的血肉之躯,短暂的寿命,自然无法和天地日月山河这些永恒的神圣相提并论。但我们一代又一代,依靠改造自然,假借万物,在土地上顽强地生活。我是部落里面首先度过河流的人,因此大家叫我“既济”。这次,我要让大家知道在河对岸发现的东西。穿过了集市,我们走到了最大的一个宫殿里面,在这里见到了我们的辛王。他与人民同样面容枯黄,但却略显精神焕发。他正跽坐在王宫中央,周围的谋士和武将围绕在一旁,商讨着整个部落的运转。

“禀告大王,既济已探明河外之土,但有此物甚奇,堆放于竹林中一坑内。”我随后命令随从将发现的炸鸡给大王看。其他的官员看见后都感到奇怪,只有辛王镇定自若。突然,他两眼放光,欣喜若狂,“这是什么好东西?我一定要先吃一口。”

大王身旁的一位精神矍铄的长者劝道,“大王,先让卫兵尝尝吧,也许有毒。”这位老人是少庚,是辛王的叔叔。先王太庚驾崩后,曾托孤给他。

然而辛王一意孤行,吃下了鸡肉,发出啧啧称赞的声音。他随后舔了舔手指头,便恢复了平静,说起了过去的事情。“叔叔,或许您忘了。奶奶曾经有过一口鼎,上面刻着她年轻时候的样子。曾经,东方的一个部落进贡过一大块鲸鱼脂,听使臣说,那是龙膏龙脂。后来,我们用它熬了油。东夷人说,这些可以用来点灯,在晚上照明。但是奶奶觉得,这些油和猪油很像,就把它们当中的一部分放到鼎里面,煮沸,将鸡拔毛裹面,放进去炸,然后捞了出来。那真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鸡,今天我终于再次见到了。奶奶逝世后,那口鼎和她一起埋葬在地下,以后我就再也没有吃过这样的美味佳肴了。”他转向我,“既济,立刻在那里安营寨扎,不允许其他部落进入那片区域……不过,怎么称呼那里呢?”

“臣曾称之为百雉坑。”我回应道。

“百雉坑?古人云,凤凰浴火重生,不如叫‘凤凰坑’,你看如何?”

少庚摇了摇头,摸着自己长长的胡子,慢慢说道“唉……可是,凤凰是浴火重生的,而不是变成了烤熟了自己让人吃。”

后来,大王与群臣也看到了凤凰坑,并为其中的景象感到惊喜。凤凰坑内的烤鸡、烤鸭,不仅味道鲜美,而且数量似乎不会减少。逐渐地,凤凰坑中的各类禽肉变成了整个部落主要的食物来源之一。而发现凤凰坑的我,也被任命为大国师,拥有了调动无数武夫、苦力的职权。

未济

经过的五年的征战,辛王的部落如日中天。但是没有谁人知道,这力量的根源,只是源自于国师既济在竹林中发现的那个凤凰坑。

辛王每天让国师既济征召民夫,从百雉坑中挖取禽肉,用来犒劳前线的将士。这些吃了极高热量饮食的壮汉,在战场上表现非凡。他们身手敏捷,力大无比,挥舞着青铜的战斧,将敌人的头颅一一割下,仿佛是在锄草。青铜战斧上刻着龇牙咧嘴的人面,当沾上了敌人的鲜血后,也仿佛露出了满意的笑容。由于食物的充足与瞬间的进化,人们的观念也在改变。不少人放下了了犁锄,拿起了青铜斧钺,只为能吃上凤凰坑里鲜美的烤鸡烧鸭。

他们为了自己的荣华富贵,卖掉了爷爷辈暴霜露、斩荆棘才得来的田地,不远万里,到其他部落大肆杀伐。这些被打败部落常常男人被大量杀戮,或作为苦力来辛王的土地上做最为繁重的工作,而女人则被抢来到辛王的宫殿里面当舞女。这些舞女曾经也对部落感到恐怖,但自从吃过凤凰坑中的鸡肉后,就忘记了最为俘虏、女奴的屈辱。除了人以外,也有无数的敌对部落的粮食被运送到辛王这里。他们堆积的太多了,辛王让手下人把它们酿成美酒,并灌到宫中的一个水池中,称为“酒池”。同时,还把凤凰坑中的鸡块挂到木头架子上,称为“肉林”。不过,这些东西可不是辛王自己单独享用的,辛王常说,“独乐乐,不如众乐乐”,所以他也很愿意把这样巨量的美好和快乐和庶民们享用。尤其是每个农历的七月初七,辛王让全部落的青年男女一起来参加聚会,甚至一些有才华的奴隶、苦力,也能加入其中。不少平平常常的男士,在这酒池肉林的聚会中遇到了自己的心仪的美女。

随着部落的征战,其规模越来越大,几乎快要成为一个帝国了。但是此时,帝国的运输与通信成为了大难题,辛王为此感到头痛。但是善于土地测量的国师既济对此颇有想法,一时之间无数的能工巧匠被征召来修理驰道。通过便利的驰道,每天有无数的鸡肉、鸭肉、鹅肉从百雉坑中拿出,去犒劳远方守卫边疆的将士。既济甚至还让民夫挖了一条几百步的渠道,从此便可以用大船将鸡肉运往河流周围。

当然,为了保卫凤凰坑,既济也征召民夫,用一道道高墙将凤凰坑周围的土地封堵起来。同时,整个部落最为武艺高强的几位武士,也被派遣去驻守这样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他们有的力大无比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有的身手敏捷,能瞬间绕到对手的后面,将其一击毙命;还有的可以张开笨重的弓,射穿一百步以外的杨树上面的叶子。其他部落虽然有人来此观看侦查,但要么被守卫凤凰坑的卫兵杀死了,要么就是什么也看不见。据说也有极少数的幸运儿发现了竹林,发现了竹林中抬出了用大鼎装满的烤鸡。但这些只言片语的介绍,被外界视作荒诞,从不被相信,直到自己的部落被消灭或兼并。

固若金汤的城墙与工事,如同野兽坚硬的毛发和兽皮。四通八达的渠道与驰道,恰似畅通的血管与神经。这些巧夺天工的神作,让曾经横卧在大地上的部落巨兽,雄立于宇宙之间。在这固若金汤之中,大家能安逸地享用酒池肉林;而在这四通八达之中,大家一样阡陌相通,互通有无,当然也能在大船上看见叫卖烤鸡的人。而整个帝国的心脏,仅仅是竹林中的一个凤凰坑。为了维护这样的城池与渠道。天下几乎所有的金属,都被用来打造保卫凤凰坑的斧钺和盾牌;天下几乎所有的民夫,都被用来维护凤凰坑周围的城墙和运河;天下几乎所有的牛马,都被用来驮运一车车的烤鸡烤鸭,运往全国各地。

但只有一个地方除外,那就是少庚的封地。在那里,人们仍然过着“吃鸡”之前的日子,仿佛世界上从来没有凤凰坑一般。有一些少庚封地的人,不甘心自己的生活现状,因此逃出了少庚的封地。他们甚至宁可在外面给挑烤鸡担子的民夫修脚,也不愿意在自己老家安心种地。甚至有人在少庚的封地里散布谣言,说少庚故意封锁消息,不让他们知道外界。而少庚总是拿出一些迂腐的传说,告诫大家“只有自己的劳动才是真正安稳的”。为此,不少人,尤其是精力充沛的青年人感到不满,这导致社会上上下下弥漫着一股紧张而恐怖的氛围。在辛王周围,有些大臣认为少庚企图谋反,并劝说辛王发兵剿灭。但辛王并不在乎,因为那毕竟是他的叔叔。更况且,有些事情终究会以对他有利的方式爆发……

一天夜里,在少庚的封地,一群暴徒举着木棍和竹竿,高喊着“想要吃鸡”的口号冲向少庚的住处。外面的门卫用青铜斧砍死了几个冲在最前面的暴徒,但是在口号的反复冲击和影响下,他们竟然倒戈了,一样也加入了暴徒的队伍。最终,熟睡中的少庚被人拽下了床。几名凶神恶煞的暴徒将他五花大绑,抬到了宫殿前面的广场上。当太阳升起的时候,暴徒将少庚的胸膛剖开,并挖出了心脏。现场流出的鲜血,甚至溅射到了宫殿旁的一尊辛王青铜雕像上。辛王闻讯后大怒,立刻派兵稳定局势,并下令用同样的酷刑处死了几个带头造反的暴徒。但是从此之后,关于凤凰坑的一切,再也无法被人封锁。少庚殒命之后,他的封地在经历了多年的窘困后,变成了最为向往凤凰坑的地方。虽然辛王隐约觉得,自己叔叔生前的做法有一定的道理,可他并没有如此的魄力来继续维护发现凤凰坑之前的传统了。最终,帝国四通八达的运河和驰道同样修往了少庚的封地。帝国巨兽的血管和神经,终于填满了天下每个角落。一只只鲜美肥嫩的烤鸡烧鸭,放上了这些饥民的饭桌。少庚曾经的子民们也和部落其他部分的年轻人一样,不再农牧和渔猎,而是想方设法吃到凤凰坑中的更多鸡肉。

终于,鸡成为了辛王的部落,或者说帝国,的一切。吃鸡的这种新的生活方式甚至影响了人们的文化喜好——鸡的形象逐渐出现在在各式各样的新铸造的青铜器铭文里,甚至逐渐取代了山川鸟兽纹路。后来,鸡铭文越来越大,越来越逼真。最终,他们连太阳和龙的铭文也不要了,只剩下了烤鸡。又过了五年,已经是花甲之年的辛王召集群臣,他身上穿着龙袍,或者说“鸡袍”,威仪堂堂地站在文武百官面前,展示帝国最新的图腾标志。在宦官一声令下,辛王身后的巨大青铜烤鸡雕塑从帷幕后面展现出来,显得十分华丽。在太阳的照射下,这只鸡仿佛刚从凤凰坑中拿出,流淌着鲜美的肥油。在场的人一片欢呼,仿佛历经寒冷和黑暗的黎民百姓看到了新的太阳一般。唯有一位曾经来自少庚部落的老将军,看到了这样的纹路,他感到有些疑惑。“我年轻时,也曾经来过先王太庚的庙堂,但那时候看到的那个青铜雕塑,难道不是太阳和龙吗?”

从此,整个部落、整个王国、整个人类的命运,再也没有了太阳,没有了信仰,剩下的只有鸡。诚然,鸡给了人类一切,但是那凤凰坑会永远存续下去吗?

尾声

“626号星球。疑似智能生命居住,善于改造动植物,为自身生存所需。自食物爆发之后,亡于农业废弛导致的饥荒。经宇宙仲裁法院批准,可以进行全面军事化殖民,全面由宇宙联合会军事接管。”

这奇怪的电波,以人类无法理解的信号在太空中穿行。无数的外太空星球发现了这条令人振奋的消息——终于又可以大捞一笔了。毕竟,在被宇宙条约“不可贸然侵犯殖民有智能生命存在的星球”所束缚的条件下,很多蠢蠢欲动的外星文明都等待着这一天的到来。因为条约中还有另一条件——若文明星球因为“技术爆炸却无法控制,而陷入全面瘫痪”除外。

为首的一艘太空飞船,正飞速前往626号星球。此时的飞船内,两位长相奇怪的外星人正在念叨着什么,但大概内容是这样的:

甲:“你是如何把626搞成那个样子的?”

乙:“我每天晚上给他们吃用那里的一种大型动物的油,炸的小型羽毛动物的肉吃。或者按照他们的话说,‘炸鸡’。”

甲:“这怎么可能?他们有城墙和运河,怎么会害怕烤鸡呢?”

乙:“自从他们吃过烤鸡以后,就变得挑食了,然后就忘记了如何耕地,只懂得吃投放点里面的烤鸡,人也变懒了。”

甲:“还会有这等奇事?”

乙:“宇宙之大无奇不有,我们的侦查员曾发现,有天他们的星球发生了日食。但是所有人都不去看太阳,而只是去看家里还有没有鸡吃。后来我停止了鸡肉供应,他们就乱作一团了。”

随后,这两位外星人按下了一个电钮,一个地面上的人被吸到了太空飞船里来。此人正是曾经在地面上大名鼎鼎的国师既济……

既济醒来后,看见自己正躺在草地上,周围有不少散养的鸡,远处好像还有一台巨大的机器。他感到好奇,为什么会来到这样一个地方。突然,一位美女出现在他面前,手里端着做好的烤鸡。既济拿起烤鸡,说“我的部落毁灭了,我不配来天堂啊。”突然,美女变成了她原先的样子,一个像狐狸一样的外星人。说了声,“这里难道不是地狱吗?”随后,他指了指身后那台机器——制作烤鸡的流水线,有无数的鸡正在被勾着送到这仿佛来自地狱的钢铁魔鬼中。

既济顿时沉默了,他不知道自己自始至终做了什么。所有的努力,所有的宏图,竟然最终灰飞烟灭。但仅仅是因为这一切美好的根基,从未被自己所掌握。

全文完

发表评论

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理性发言!

点击我更换

媒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