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幻优秀作品·优秀文章

2021-10-25 14:38

832

【2021优秀作品】海底的黄昏

【摘要】霍普斯金看向大海。原本,这只是人类对深海征服欲的又一次作祟,第一百零一次窥视深渊的野望而已。然而,凡人窥伺深渊之时,深渊也凝视着不敬的恶徒。

霍普斯金看向大海。

原本,这只是人类对深海征服欲的又一次作祟,第一百零一次窥视深渊的野望而已。

然而,凡人窥伺深渊之时,深渊也凝视着不敬的恶徒。

“船长,当前下潜深度为5000米整,潜艇各部运作一切正常。水压略超过了当前深度的标准,但不会影响到我们的。自上次约翰逊少将失事后,工程部已——”

“不要废话,继续下潜。”霍普斯金船长停顿了一下,“这是‘巴别号’的失事深度,保持警惕,不能步其后尘。”

他回身特别叮嘱道:“我们对南极的海底一无所知,声呐员和领航组,请务必随时做好准备。大副,五千米了,‘巴别号’的潜航日志属实吗?”

他点头:“确有微弱核辐射,正持续加强。”

声呐仍在庄严地发出一圈又一圈扫描音,如同海底的教堂钟声。响到十二下时,屏上陡然出现的阴影像日蚀一样开始一秒、一秒地倾轧过空白处。

一股流向心脏的恶寒迫使声呐员强作镇定,他摸了摸鼻尖说:“后方有不明生物正在靠近,体型,无法……估计。”此时,他宁愿相信这个设备出了临时故障,而不是什么即使仅存在于电影中也会令人胆寒的哥斯拉。

窗外的水流裹挟着气泡向前面冲去,像是在逃离什么。

“报告!僭越者号周边水压差剧烈增大,后侧出现一堵负压水幕……”

伴随潜艇尾部金属尖锐的嘶鸣,船长面前的电子屏上,引擎舱方格瞬间涂满了蓝色,完全被水淹没。

船长!引擎解构,它被乱流甩了出去!僭越者号正在分崩离……

人的声音已经听不见了。天地间只剩下了海的怒号。

他闭着眼睛侧耳听着。最后,船长慢慢地指了指潜水服柜。

透过小窗,被甩入涡流中的核引擎缓缓泛红,挤压,而后爆裂——这是一颗深海太阳,多么像起航前海平面上那永恒的黄昏啊。

要沉入黑暗了,葬于海潮母亲之中。霍普斯金突然想到了很多:所谓黄昏,是太阳沉下了,还是大海张开了怀抱呢?大海啊,生命的起源,万物的终焉————

他突然莫名地愤怒起来。人类为什么要从墓穴中起身?为什么要来这里?为什么要来叨扰最后的净土?真是……老而不死……

再次苏醒时,潜水防护服已破烂不堪,身边也再无一人,但霍普斯金船长意识到他与深渊的对抗还远未结束。他还活着,躺在阴冷潮湿的地板上,眼前是一片无光之域,但并非死域,吹过的风正不断流向远方。

现实就是那个,当你不再相信它时,仍然挥之不去的东西。船长心想着,拖起疼痛的双腿向前挪动。

很快,气流开始湍急起来,看来是走到一个狭窄通道的路口了。这不断的风将一股熟悉又陌生的气味送入船长的鼻腔中,与往昔的记忆共鸣。一直以来,潜艇内过滤后的空气是如此清新而令人安心,大海的腥味反而变得陌生,夹杂着硫磺的臭气一同刺激他的大脑。这一切都在不断加深他的疑虑:热裂口的硫磺,海生物的腥浊,代表着深海的气息;但数千米的深海中又如何能容纳这般广阔而适宜陆生动物生存的空间?

他继续前行,直到左手触碰到了穴壁。船长停住了脚步,靠边歇息,抚摸着令人安心的岩壁的质感,任思绪飘远。但久之,他发现自己手上早已覆上一层粘液,自己瘫软的身体快要躺倒了。岩壁正在移动。船长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他不敢再停留,踉踉跄跄地扶着墙向前赶。

那是光吗?此刻远方的洞口泻出的那一缕,久违的光?

船长闭着眼默念道:我早已不想再被疑虑缠身了。

在逐光之前,基督徒在心口划出一道十字。但这个过程伴随着沉默持续了良久——为让后心口那东西继续沉默下去。

“就到这吧,霍普斯金。或许,我该叫你大副,还是新的——船长?”

霍普斯金默然。

“够了,你的寡言依旧让我厌烦。永别吧,霍普斯金。”

“等一下。”霍普斯金说,“你的声音如此扭曲,语气却如此熟悉。还有这地方,这一切。你决定让我在一片无知中死去吗?”

左轮手枪重重地顶了一下船长。身后的人讥笑着:“霍普,这可是你最心爱的大海。”

约翰逊!……该死,你管不着。

霍普斯金说:“我知道,可你是孤身一人吧?

约翰逊少将。

多久了?距离上次‘巴别号’失事——”

“够了!”

霍普斯金感觉到一团腥臭的血肉强力地包裹他的肩。“走。同事一场,我便了却你的遗愿。”

那道光是什么?身后的“约翰逊少将”又是什么?外面还是海吗?

转过角落,面前是一片小湖泊,暗红色的迷你“夕阳”与奇形怪状的鱼一同摆放在水波摇篮里,前者文静,而后者狂躁不堪。这一切都和船长记忆里的画面重合了。唯一的区别仅仅是,头顶的天空变成大地。霍普斯金闭眼,微微侧倾上身;睁眼,用余光一瞥。

头顶的天空变成了大地。是的。身后的同事变成了怪物。

“海底的黄昏,对吧,对吧!它是多么像南极港停留在黄昏的极昼,此前啜饮红酒享受不落夕阳的惬意生活啊!如此鲜红,无穷无尽!

但事实是,我亲爱的霍普斯金,我们现在在一个大东西体内。那‘夕阳’,不过是它用来供能的核融聚变组织罢了。”

霍普斯金觉得自己的心与世界一同静默了,只剩下背后的一切狂乱之源彻底现出原形。

“你听见了吗,核聚变生物组织!我们曾因为那些煤炭、石油、天然气、可燃冰——这些该死的化石能源,因为它们……因为它们!我们失去了美非、欧亚、大洋洲,失去了天空、海洋、大地,我们失去了一切!

人类,已迈入黄昏了!兄弟!

除了头顶的南极洲‘乐土’,一切都变得污秽、灼热。那些该死的科学家,我们等了他们多少年,他们给了我们什么?是泄露的高能核堆,还是熔化的宏地磁电谐振场?***的,全部都烂在地球的皮肤里了!”

船长想说些什么,内心却被哽住了,只努了努嘴。

“不过,谢谢你,船长。你失事的‘僭越者号’成为了中微子通讯仪的跳板,这无尽能源的一切即将被上面知晓。到时候,你,与我,就是全人类的救世主!”

身后那辐照变异的怪物突然用枪柄重击了霍普斯金。他癫狂地喊叫:

“救!世!主!”

这只言片语成为了压倒霍普斯金的稻草,他也开始喊叫:

“这都是人的错!你想加害于无辜,这片净土上还剩下多少无辜?!现在,我与我死去的兄弟,成为了万千生灵的罪人,你这怪物的同谋!”

“我有什么错?我有什么错!霍普斯金,抱着你天真的幻想溺死吧!”

话音刚落,约翰逊笨重的左臂便向着船长的后颈伸来,而船长侧身一避,随即握紧怒拳重击在这个怪物虬结着搏动血管的手臂上。

缠斗与混乱中,只听得一声枪响。

然后是一声爆炸——

黄昏寂灭。

全文完

发表评论

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理性发言!

点击我更换

媒体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