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年科幻优秀作品·优秀文章

2021-10-25 15:33

1026

【2021优秀作品】聆听社的第一个客人

【摘要】这里是公元7086年,对!请不要怀疑,人类并没有在21世纪就灭绝。虽然地球已经重启,如今蛮荒一片,可是人类依旧存在,只是七零八落地居住在宇宙的各个星球上。

这里是公元7086年,对!请不要怀疑,人类并没有在21世纪就灭绝。

虽然地球已经重启,如今蛮荒一片,可是人类依旧存在,只是七零八落地居住在宇宙的各个星球上。

弹指几万光年的宇宙飞船已经是街边小店就能组装的便宜货了,但是可以借助高度发达的星际互联网,随时随地全息投影在另一个星球的人类,其实已经不怎么出门了。

代表人类文明高度发达的另一个显著特征就是,在7086年,机器人的数量急剧增长,如今你已经很难说清楚是人类创造了机器人,还是机器人造就了人类。

总之就是,记不记得有一句很老很老的歌词是怎么唱的?“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状态就对了。

看到这里,很多读者可能想按下暂停键问:“说了半天,你是谁啊?”

哦,抱歉,抱歉!还没有自我介绍。严格来讲,我不算是一个人类,因为我是永生的,我~~~是一个时间穿行者(time walker)。

我并不是什么科技的产物,时间穿行者是造物主的使者。

我的生活基本上是这样的,BOOM!我就到了一个特定的年代,为造物主收集相关的信息,在那里进行我的“人”生,几年、几十年。

然后突然有一天BOOM!我又回到了造物主的身边,他把我脑子里的信息导出来,然后我就进入长眠的休息期,直到有一天BOOM!我醒来看见7086年的日历。

时间穿行者在各个年代里穿梭的时候都会有一个职业和一个名字,长相也不尽相同。

在7086年,我叫韩小琪,性别女,职业是一个聆听者,为了吸引我的客户,造物主给了我一张讨喜且人畜无害的脸。

嗯......就是那种邻家女孩加上娃娃脸的样子。

聆听者这个职业从字面上看,应该是很好理解的,就是听别人说话嘛。

如果勉强要比较的话,可能和以前地球上的心理医生有些类似,不过心理医生是帮人家解决问题的,我只是负责听听。

因为7086年的人类其实并没有什么烦恼,即使有,也有他们的机器人帮助他们去解决。

那么为什么还需要聆听者呢?

因为人类总有那么一些故事是不能和别人分享的。

当然更不能和机器人分享,因为机器人都是联网的,定期还要送去保养,虽说每个制造商都把他们的防火墙说得神乎其神,可是因为机器人保养或维修而泄露了个人隐私的案例不在少数。更别提有黑客刻意去挖掘他人隐私的。

所以就有了聆听者这种职业,永远打开大门,准备好听你说一些秘密,然后帮你保密,这种权利是受星际法律保护的。

当然这种服务是收费的,还很贵。毕竟这个世界上,保守秘密是最难的工作,没有之一。

我的聆听社里,除了我还有小南。

小南是我的机器人管家,当初定制他人设的时候我很是犹豫了一番,制造商建议我买一套马屁精设定,他们说这样会让我的生活容易很多,而且由于产量高,价格也相对便宜。

但我觉得马屁精设定太没有挑战性了,毕竟我以后还有可能要去没有机器人的年代执行任务。

那里可没有人天天捧着你,我可不想在7086年弱化了自己的战斗力。

所以小南是一个杠精男,你别打算从他的嘴里听到什么舒心的话,永远都是和你拧着劲儿来。

当然小南也有很讨喜的一面,那就是帅,购买他的时候,我买的是颜值顶配限量版,这个版本是一种怎样的存在呢?

就是我根本无法用语言跟你形容小南的帅,制造商的产品描述里也是这样写的:帅到无法描述。哈!

虽然是贵得有些离谱,但是每天和你杠的如果是丑男,你大概会想自杀吧?

所以我自己觉得这个钱花得很值!当然,代价就是我账户里本来应该剩下,为聆听社做宣传的余额变成了零。

我至今还记得自己这个聆听社刚刚开张的时候,没有名气也没有客源,加上没钱宣传,我和小南成天除了搬杠根本就没有别的事情可做。

聆听社的第一个客人出现的时候,我和小南都以为他是去隔壁道具社买东西的,因为他的飞船太豪华了,沾满了闪闪发亮的水晶。

我和小南都分析这一定是某个星球的明星来我们这里采购了,要知道我们隔壁的道具社可是全宇宙驰名的什么都有,什么都能做的万能道具社呢。

可是飞船上走下来的那个发型前卫,戴着一副墨镜,身边跟着好几个穿黑色西装保镖的大叔,却径直地向我的聆听社走来。

走到门口的时候,大叔撩了一下头发,然后顺势一摆手,就把西装男都留在了门外。

大叔进门后反手就把门关上了,还把我们玻璃门上“正在营业”的牌子翻了过来。然后大大咧咧地往聆听室里一坐。

坐下就开门见山地说:“我的大数据搜索引擎告诉我,你的这个聆听社是全宇宙最没有生意的聆听社,而且你本人跟这个宇宙里的任何势力也搭不上边,你甚至连炒作的钱也舍不得花。完全符合我寻找一个海上孤岛类聆听社的标准,所以我来了。”

大叔话音刚落,小南的杠精开关就启动了。

“我说这位先生,您怎么知道没生意就代表和外界没有接触?没有势力和背景就不能传播信息?不舍得花钱,就不能炒作了?”

看小南还要继续说下去,我怕他赶走我的第一单生意,只能迅速地按下了强制关机键,在完全关机前,小南还努力地向我伸出了中指,只是还没伸直就彻底没电了。

大叔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两个,等小南完全没有动作后,才点点头说:“不错不错,你肯定就是我想找的人。”

然后把略显肥胖的身子整个倒进了我聆听室的沙发里,开始叙述。

大叔在帝豪星球原来其实只是一个卖方便面的商人,卖方便面其实也没卖好。

因为在人类登陆帝豪星球后,厨房机器人已经普及,等于每个家庭都有一个大厨,谁还会想要吃方便面呢。

大叔的公司濒临倒闭的时候,有个地球人给他出了一个主意,跟他说,你的方便面必须要有附加值,无可取代的那种。

大叔想到了在家乡的时候最受欢迎的致幻剂,于是他千辛万苦地培育出了制作致幻剂的植物,并把这种植物提炼的添加剂剂加入了方便面的调料里。

从此以后他的方便面就风靡了帝豪星球,大叔的顾问又告诉他,要制造饥饿营销的氛围。

不是随便谁想买就能买到的。要摇号,一个月摇一次,摇到号的人才能限量买一箱大叔公司的方便面。

大叔说,这个办法好是好,可是我投资了那么大的工厂,产量上不去,不是要亏钱?

顾问说,不怕,提高单价就可以了,当大叔公司的方便面提价到普通方便面一万倍价格的时候,大叔觉得提价的空间已经没有了,于是又问顾问怎么办。

顾问说,炒作摇号的号码就行了,于是大叔的公司又开辟了出售黄牛号的业务。

到最后,大叔公司的方便面生产线只有当初快倒闭的时候的十分之一还不到。而他的资产却多到连自己也有些数不清楚了。

这个时候,大叔的顾问又来跟大叔说,光靠这样累积财富还是太慢了,应该跟银行借钱杀进金融市场,用杠杆把经济利益最大化。

对于这个方案,大叔一开始是很害怕的,毕竟借钱是有利息的,金融市场的风险也不小,抵押的又是他安生立命的资产。

但是他的顾问跟他说,没关系,只要他借的钱够多,多到他倒闭就会拖累整个银行系统,那他就是安全的。

于是大叔的钱越借越多,多到如果他倒闭,整个星球也要跟着他破产。

这个时候大叔的顾问又跟大叔说,要在商场屹立不倒就要成为制定规则的人。

于是大叔开始从政,由于他资金雄厚,又有一个残酷、有效率的地球人智囊团,大叔只用了五年的时间就成为了帝豪星球的民选领导人。

在帝豪星球988层高的政府大厦顶楼得意了不过几个月的大叔,渐渐地发现事情有些不对了。

他不再是那个呼风唤雨的商业奇才了,他的每一个决定、每一个举动都受人辖制,辖制他的,就是他的那个无所不能的智囊团。

他们的手里有大叔在方便面里放致幻剂的铁证,有大叔恶意提高方便面价格的账本,垄断摇号再高价贩售的记录,更不要说后来在金融市场里的那些肮脏勾当了。

大叔知道,如果他不听智囊团的安排,他不仅会一无所有,还要身败名裂。于是只能亦步亦趋地跟着智囊团的引导做事。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叔觉得自己的扯线木偶生活越来越悲惨,不过大叔想,好在帝豪星球的领导人是有任期的,自己只要熬过了四年任期,至少能混一个全身而退。

可是大叔没有想到,他的智囊团又用尽了手段,在全民投票的听证会上通过对帝豪星球法律的修改,从此,只要得到多数选票,就能一直连任帝豪星球的领导人。

四年又四年,大叔的智囊团总能让大叔获得多数选票连任。

大叔真的绝望了,可是他放不下自己一辈子积累下来的财富和名望,他暗自想,看来只能等待死亡的解脱了。

反正自己年纪大了,健康状况一年不如一年,等到寿终就寝,一块帝豪星球的星球旗一盖,从此便流芳百世了。

哪里知道,大叔的智囊团早就想在了大叔的前面,为他克隆了很多的复制品,不管大叔的健康哪里出现了问题,都可以帮他更换器官。

到大叔一百九十岁生日的时候,大叔的身上已经没有什么原装的器官了。他觉得自己活得比以前地球上那本科幻小说里的“科学怪人”还要凄惨。

如今大叔已经一百九十七岁了,依然见不到解脱的希望。

他的一生不能对任何人说,他觉得自己要疯了,于是找到了我的聆听社,他要一吐为快,不惜一切代价。

说完故事的大叔,就这样泪眼涟涟地望着我。

作为一个聆听者,最基本的职业要求就是只能听,什么也不能说。

于是我们两个就这样苦哈哈地望着对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

当然,对于我来说,这是一件好事,因为只要倾诉者没有离开我的聆听室,那这些时间都是要算钱的,反正四目相望也不费劲。

就在我心里暗暗掰着手指头算着聆听社的第一笔收入的时候,突然聆听社的外面响起了尖锐的救护车笛声,过了一小会儿一群五大三粗的壮汉跟着两个穿白大褂的医生就冲进了我的聆听室。

那两个医生一边跑,还一边说:“果然在这里,这次一定要抓住了,不能再让他跑了。”

我完全地懵了,就看着他们五花大绑地把大叔拉出了诊疗室。

我追出去喊着:“你们这是干什么?他可是......”话到嘴边,又想起来,自己是不能泄露倾诉者的身份的。

于是转而说:“他还没结账呢,他总共倾诉了三个小时零六分钟,要按照四小时收费的。”

其中一个穿白大褂医生模样的男人转过头来,同情地看着我说:“小姑娘,他说他是帝豪星球的领导人吧?生不如死,惨绝人寰吧?”

我本能地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他就是我们精神病院一个逃跑的病人,有臆想症。喏,那些都是他的病友。”说着朝门外努了努嘴。

这时我才注意到和大叔一起来的西装男也都已经被彪形大汉制服,在往一辆超大型的救护飞船里押送呢。

我差点没一屁股坐在地上,扶着墙才勉强把这口气喘了上来。

我,一个博古通今、永生不死的时间穿行者,竟然听一个疯子说了三个小时零六分钟的话,还都信以为真了?!

救护飞船和水晶飞船都飞走的时候,我的聆听社外面已经被挤得水泄不通了。

我很勉强才关上了门。回到聆听室,随手启动了小南。

小南重启后竟然先是对着我伸直了中指。

然后沉默了大概有五分钟,才爆发出一阵仰天大笑。

我这才想起来,小南的系统是和聆听社的监控系统联网的,他肯定是连线了监控系统,把刚才的事情全部都快放了一遍。

小南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有时候我很烦机器人的这种仿真技术,明明不用喘气,却喘得好像就要憋死了一样。

在我扬了扬手里的遥控器,威胁小南他要是再笑,我就强制关闭他以后,他终于慢慢地平静了。

可是在后来的一年里,每次小南吵不过我,或者发现自己掉进了我的圈套,他都会冲我竖竖中指,然后仰天长笑三声作为报复。

虽然,我的第一个客人没有为我带来一分钱的经济收益。

但是这场闹剧却为我的聆听社带来了意想不到的名声,在这件事在星际互联网上疯传了几个星期后,我的聆听社就彻底地出名了。

世事就是如此讽刺,有分析人士指出,像我这样一个连疯子的话都耐心听完并完全相信的聆听者,必然是具有极优秀的专业素养的。

于是我的聆听社就从那天起,在人们的讽刺、挖苦、嘲笑和专家的分析、点评和总结升华中成为了真正的星际网红。

而我却不知道应该是笑还是哭,最终我连那个大叔叫什么名字也不知道,被关在哪家精神病院也没打听出来。

我也曾经和小南探讨过另一种可能性,会不会那个大叔真的是帝豪星球的领导人,但是由于他出卖了帝豪星球的最高机密,为了掩饰,他的智囊团才演出了这场将计就计呢?

小南白了我一眼说:“如果这样想,你会好过一点的话,就这样想吧,你们人类把这个称为:自欺欺人!”

以上就是在7086年代,我的聆听社的第一个“客人”的故事。如梦如幻,真假难辨!

全文完

发表评论

遵守互联网相关法规,理性发言!

点击我更换

媒体支持